【2021陸劇 千古玦塵】結局.分集劇情21~49



千古玦塵》劇情根據星零所著仙俠小說《上古》改編,講述了真神上古與白玦幾經生死、依舊情深不負的愛情故事。

凡間百姓若遇坎坷離合會去求神拜佛,上古界四位真神中白玦(許凱飾)與上古(周冬雨飾)之間幾經生死離別的三世情深虐戀。以上古的成長為主線,從靈力低微的小「菜鳥」成長為身負蒼生之重的主神,卻終究逃不過命運的劫難枷鎖。 神生長遠,情根深種,有人為了她不惜毀天滅地,即使三界化為虛有也在所不惜,有人默默等待了六萬年,用自己還給她三界永生。

千古玦塵




 

【相關文章】

千古玦塵~分集劇情1-20

 

【分集劇情】 

第21集清穆不顧一切護后池

后池在紫晶宮閒逛,準備打探紫月妖君的下落,天啟前來會一會后池,他揭開了后池是清池宮之人的身份,想知道后池為何要尋紫月妖君。后池向來機靈,她只巧言稱她萬年前便愛慕於紫月妖君,此番來玄晶宮便是想一見紫月妖君真面容。看著眼前沒有說半分真話的后池,天啟也並不惱,他同樣沒有自暴身份,只讓后池前去紫月泉尋紫月妖君。

鳳染戴著面紗與景澗同進玄晶宮,景澗知曉鳳染與妖族的仇恨,只委屈鳳染先假扮成景昭,他向森羽表達了此番來意,天宮願與妖族和談共同開神。森簡還在閉關修煉,森羽作不了主,只稱此事會向森簡轉達。雖然森羽疑心鳳染的身份,可景澗一直護著鳳染,森羽也並不知曉鳳染的存在。出了玄晶宮後,景澗眼見鳳染眉頭緊鎖,不由得上前詢問起來,他想幫扶鳳染。鳳染知曉二人如今受縛神鎖所困,必須一同行事,只好讓景澗天黑之時陪她再入一趟玄晶宮,她猜測后池就在玄晶宮中,但妖皇因她的關係素來與清池宮不睦,后池若被妖族之人識得身份,怕會有危險。

后池來到紫月泉,她本以為紫月妖君就是柏玄,可在看到紫月妖君的真面容時,還是免不了幾分失望,她對紫月妖君並沒有什麼好印象,只當紫月妖君是在戲弄她,而天啟看到后池手上的手鏈時,不由得微征了征,三界只有上古一人有著白玦親手所刻的手鏈,若后池擁有此手鏈,她便是上古。

小漓知曉后池正在醫治自己,她前來試探后池實力,卻無意間碰到了清穆,清穆在意外小漓有高深的妖法修為時,也無意間施仙法傷了小漓。小漓恐自己所做的事情敗露,只好哭哭啼啼先行向森羽告狀,揭發了清穆與后池是仙界之人,並非常媚的徒弟。

鳳染與景澗碰到了常沁,鳳染與常沁關係交好,她將后池失蹤一事和盤托出,請求常沁帶他們二人進玄晶宮找后池。殊不知,森羽聽了小漓的話只怒氣沖沖想搜宮,他定不會放過后池與清穆兩名仙族之人,正好鳳染一行人來到了玄晶宮,鳳染與玄晶宮有仇,二人相互看不過去只動手起來,在二人打得難分勝負時,小漓趁機偷襲鳳染反傷了自己,清穆與后池也在這時找到了鳳染。鳳染是清池宮之人,后池力護鳳染,她本巧言令森羽對她這位上神有所忌憚,可森簡卻在這時出關,他沒有看到后池的面上,依舊想取鳳染性命。后池靈力低微,清穆護在后池身前,他與森簡定下約定,若他能擋住森簡三招,森簡必須放他們離開。

森簡受不得清穆的激將法,應下了此約,他乃是半神,區區一個仙族上君他自然不放在心裡。后池擔憂清穆,只將自己的手鏈交給了清穆,兩條手鏈加在一起釋放出了強大靈力,令森簡有所忌憚,也令清穆擋下了最後一擊,森簡只好如約放一行人離開玄晶宮。

清穆在妖界釋放的靈力喚出了白玦的太蒼槍,太蒼槍出世於瞭望山,卻由火麒麟紅日守著,天宮之人近不得太蒼槍半分。天帝收到了此消息,他當下便公佈三界,仙妖二族無論何出身,只要能拿下太蒼槍,太蒼槍便歸其所有,屆時他會親自前往瞭望山坐鎮。

第22集白玦神器太蒼槍現世

清穆與后池回到客棧休息,后池想著方才玄晶宮的一幕,依舊有些後怕,幸虧清穆平安無事。清穆心悅於后池,后池初次紅鸞星動,神情有些不自在,清穆知曉后池現如今一心想找柏玄,他不會耽誤后池,但他話已出,日後他便會像狗皮膏藥一直賴著后池,絕不放手。

鳳染一行人前來見后池,后池有些意外於鳳染竟會跟景澗在一起。景澗乃正人君子,他知曉三人還有話談,便自封了神識,不打擾三人敘舊。后池感謝於常沁在玄晶宮的相助,常沁十分羨慕清穆在玄晶宮毫不猶豫護著后池,而她卻所遇非良人,鳳染知曉常沁因森羽的事情傷神,只將小漓被森羽重罰一事道出,她認為常沁不該被兒女私情牽絆於玄晶宮,她讓常沁處理完三重天的事情後前來清池宮討一杯烈酒喝,她們三人不醉不歸,常沁欣然應允。常沁離開後,鳳染將太蒼劍現世的事情告訴后池,后池認為此事必與柏玄有關,她準備前往瞭望山,不帶上清穆。此話被房中清穆聽到,清穆焦急走出來,想要與后池一道,見后池不肯帶他,他只好拉著景澗做靠山,讓景澗說話公道話。

景澗知曉鳳染與后池不好惹,他連忙拉著清穆離開。二人離開後,鳳染轉過頭來一臉正色,她提起火麒麟性情暴虐,曾打傷了東華門下閒善上君一事,她不放心后池獨自前去,這才想讓清穆陪同。后池知曉清穆的打抱不平跟善良,她怕清穆有危險,才不肯讓清穆同去。二人談話之時,門那邊傳來動靜,鳳染對於景澗跟清穆聽牆角一事不免有些無奈,景澗拉著清穆離開,此次清穆可算是欠下了他一個人情,他堂堂天宮二殿下竟如此行事。清穆對此不以為然,只提起了他跟后池之間的緣分,他早已心悅后池。聽此,景澗決定幫清穆一把,再加上鳳染從旁勸說,后池這才鬆口願意帶著清穆同去。

森簡前來見天啟,當年白玦並未對天啟趕盡殺絕,他留了天啟與紫涵一縷神魂,這才讓天啟活了下來。天啟記恨著當年白玦的不信任,卻容不得身邊人詆毀白玦半句。這多年來,蕪浣為吞併妖族使了眾多卑劣之事,暮光也一直與蕪浣狼狽為奸,天啟始終記著蕪浣暗算殺死月彌的仇恨,他得知天界想集齊四大神器開神界,故先讓森簡答應了天界的求和,屆時他們再派妖族中人奪得太蒼槍。

鳳染與景澗回天宮見天帝,天帝幫二人解開了縛神靈鎖,他讚賞著景澗此次前往妖界所行的成果,也關心起了后池如今的近況。清池宮與天宮向來不和,鳳染也並未同天帝多談后池之事。

瞭望山底下,景昭使一把羽化傘震懾住了準備取太蒼槍的眾妖,她心性高傲,只覺得太蒼槍非她莫屬。同時,清穆與幻化成小孩般的后池也來到瞭望山,清穆本是獨自上前會景昭,可景昭明顯是對清穆有意,后池只頗有幾分吃醋地出來喚了清穆一聲「爹爹」,她伶牙俐齒激得景昭不悅,景昭欲讓后池向她行禮,后池嘴角一勾,只尊敬向景昭行了幾禮。后池乃是上神,景昭不過是仙位,竟敢讓她行禮,只見后池行禮之時,天色大變,她將天雷引向景昭,景昭記起上次瞭望山天雷的滋味,這才知曉眼前之人是后池。后池恢復原身,清穆見景昭想對后池出手,只堅定護在后池身前。正在景昭想動用羽化傘時,天帝出現,天帝一見后池便有些恍惚,后池與上古容貌相似,只不過未等天帝多想,后池與清穆便先行離開。

后池與清穆來到竹屋,后池提起景昭對清穆的看重,清穆不在乎名利地位,他只想好好護著后池,故他想知曉景昭為何會對后池敵意這麼大。后池提起她初次與景昭的相見,當時景昭欺她靈力低微,將她丟進水裡出言欺辱,幸虧柏玄及時趕到,否則她便成了第一個被淹死的上神了。

太蒼槍出世,后池誤以為柏玄會是守護槍的火麒麟,她讓清穆務必要保護好火麒麟。此次奪劍不分仙妖,故仙妖二族都躍躍欲試,景昭便是第一個嘗試的人,只不過她被火麒麟所震懾。天啟與紫涵在遠處也看著瞭望山的一切,他認出了守護的火麒麟並非紅日,而是紅日的一縷殘魂。只見那邊瞭望山,后池認出了火麒麟並非柏玄,火麒麟卻目光望向了清穆,將清穆帶到結界內。

 

第23集太蒼槍擇清穆為主

瞭望山結界內,景昭自傲與紅日神識動起手來,景澗上前護景昭,他讓景昭收手,景昭卻自恃有羽化傘,傷了紅日,紅日的最後一縷魂魄消失,白玦也在這時恢復神識。太蒼槍認主,一時間真神之力動山海,就連遠在天宮的天帝與東華上君都察覺到了,天帝當下便知曉此乃真神之威壓。真神之力震懾眾仙,唯獨上古毫髮無損,眼見清穆擇了太蒼槍為主,景昭想上前邀功,是她解決了火麒麟助清穆一臂之力。清穆腦海中如今有著白玦的神識,他眸光冷掃,只道景昭闖他修煉之地,殺他護山神獸,罪無可恕,后池在一旁看著清穆的言行,她與率著眾神拜見白玦神尊,白玦一見后池便認出了她是上古,故緊緊將后池擁在懷中,他回來了。之後,白玦看著一旁的景昭,不由得冷笑出聲,金龍與鳳凰的後代竟敢擅闖他結界,正在白玦想殺景昭時,后池出聲求情,她恐白玦殺了二人,日後清穆難逃此事,而天帝與東華也前來拜見白玦,正在白玦想出聲時,他的神識退散,暈倒在了后池的懷中。天帝探得清穆體內並沒有白玦的神識便收了手,如今太蒼槍已認主,他也遣散了眾仙妖,后池對天帝態度冷冽,也帶著清穆回清池宮。

太蒼槍已認主,天啟也知曉了清穆與后池的真正身份,他欲前往清池宮走一趟,讓后池重新喜歡上他,而東華回到瞭望山,只道瞭望山的清靜也即將結束。清池宮內,后池耗盡清池宮上好藥材為清穆治療,無論如何,整個清池宮都會護著清穆。長闕認出清穆的身份,且清穆如今是太蒼槍之主,他認為收留清穆定有麻煩,鳳染在一邊卻心細看出后池對清穆的不一般,只怕清穆過不久便要成為清池宮的人了。

夜晚,天啟前來見后池,他自稱是來解開后池心中的疑惑,卻沒有將當年的一切全都告訴后池,只道后池是當年上古神尊座下的小侍女,他與后池有著前世鴛盟,而清穆上一世恰恰是拆散他們的元兇。聽此,后池只打斷了天啟的話,她壓根不信天啟半分胡話。正在這時,清穆前來尋后池,他將后池護在身後,天啟只譏諷起了清穆如今的上仙實力根本不敵他,二人一言一語,天啟佔了上風,只將清穆氣得夠嗆離開,后池話中護著清穆,也請天啟盡快離開清池宮。因著清穆黑著臉離開,天啟只心底小得意,自打乾坤台降世以來,這還是他第一次將白玦氣得這副模樣,總算出了一口惡氣。

清穆因天啟而吃醋,他與后池鬧了幾分彆扭,還是決定前來跟后池道歉。眼見后池換了一身新衣裳,清穆只覺得后池十分貌美,卻不知后池是專門為清穆而換的。未待清穆出聲誇讚,天啟便又向后池粘了過來,他再度來到清池宮想與后池踏春飲酒。清穆看著天啟十分彆扭,他醋意大起,決定同二人一起踏春飲酒。清穆有傷在身,后池不讓清穆飲酒,天啟施了個結界將清穆困在其中,自己則與后池前去飲酒。二人落座,后池向天啟打聽起柏玄,天啟這才知曉后池是為此而來,只不過他並不知柏玄是何人。在后池的要求下,天啟解開了清穆的結界,清穆與小紙人兵分兩路尋找后池,小紙人先一步尋到后池,卻被天啟發現,天啟故意說出愛慕后池的話,后池不願與天啟有過多糾纏,也與天啟說個明白,希望天啟不要再示好於她,與天啟相配之人並非是他。

第24集清穆真情表白后池

清穆到祁連山尋后池,遇到了清池宮的迦葉,迦葉仰慕清穆許久,上前與清穆攀起話來。另一邊,天啟如今已化名為淨淵,他希望后池能隨他前往妖界,后池之所以靈力施展不出來是因為體內有極強封印,而她的手鏈能讓她有足夠靈力自保,若后池願隨他前往妖界,他定會助后池解除體內封印。

一路上,后池都糾結要不要去妖族恢復靈力,清穆在這時送上一束花,這束花是他尋遍祁連山所得,本清穆想將心裡話告訴后池,后池卻稱這幾束花是長闕從蛟龍族尋來的無價之寶,用來入藥的,他花了一百多年的時間日盼夜盼才培育養出花來,可清穆卻倒好,直接將長闕的心思都毀了。聽完后池的話,清穆只目瞪口呆,決定去幫長闕尋回種子,好彌補長闕。

天宮,景昭談起她對清穆的愛慕之心,也提起了羽化傘在瞭望山有片刻失控,蕪浣讓景昭拿出羽化傘,十分震驚傘上有著天啟的妖力,令她不得不回想起當年她闖入滅世陣法誤殺月彌的一幕。隨後,蕪浣來到朝聖殿,自神界關閉之後,朝聖殿落於天界,她曾以為她與暮光、古君乃神界最後之人,沒想到竟然天啟還活著,但如今六萬年已過,四大真神已隨神界永封,就算天啟來了又如何,在她的天界,她絕不讓天啟好過。

蕪浣蒙著面具前來清池宮尋天啟,得知現如今的紫月妖君便是天啟,她想殺了天啟,天啟應付之時,白玦與后池也出現,蕪浣只好先行離開。蕪浣探出天啟尚未恢復上神之力,只不過此事她定不能告訴暮光,不可讓天啟成為制衡她的把柄。為此,蕪浣願意利用清穆此人,若清穆是白玦,定可成為滅天啟的一柄長矛,若清穆不是白玦,也可成為她一大助力。

天啟與后池坦白談道,后池體內封了一道極其強大的神識,這道神識也一併封了她的靈脈,若后池想解開封印,她便能成為三界之中最強大的存在,三界之人無人再可欺她辱她,但也必須付出相應的代價,他並不知道那道神識能否與后池如今的神識相融合。話落,天啟留了時間給后池考慮,他在后池面前裝起柔弱重傷,后池知曉天啟今日受了傷,也同意讓天啟留於清池宮休息,清穆心底裡滿是醋意,只上前稱他會醫術,對天啟行針灸,痛得天啟齜牙咧嘴。

清穆為太蒼槍之主,暮光賜婚於清穆與景昭,欲讓清穆入天宮執掌三軍。景澗知曉清穆對景昭無意,他替清穆婉拒,蕪浣卻容不得景澗拒絕,當下便要求景澗給清穆傳信,還下令三軍與景澗同去。

清池宮中,后池拒絕了天啟,她只想做后池,不想解開另一個神識,天啟並不勉強后池,只將自己的令羽留給了她。另一邊,清穆得知了后池的生辰,他知曉后池在柏玄離開後便不過生辰,還是頗為用心為后池煮了一碗長壽麵,帶她到祁連山看漫天螢火。在漫天螢火的見證下,清穆道出了自己的心聲,他喜歡后池,會亙古不變地陪著后池看盡三界風花雪月,喜她所喜,避她所厭。后池自知身上肩負著重任,她還有柏玄要尋,故她無法答應清穆,清穆只帶著后池來到北海,在這片荒涼的海裡,他日復一日斬妖除獸,他從不知他的真實身份,卻在瞭望山初見時認定了后池,他不會攔著后池肩負責任,只願能一直陪在后池身邊,守護著她。聽著清穆的真情告白,后池也不再藏著自己的感情,只緊緊與清穆相擁在一起。

清池宮內,清穆將自己最珍愛的劍送給后池,還為后池放了一場絢爛煙花,二人相擁看著煙花,后池萬年來過了最開心的一個生辰。只不過暗處裡,天啟看著二人相擁的背影有幾分寂寥,他終究還是得不到上古的心。

 

第25集清穆上天宮拒賜婚

蕪浣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暮光前來詢問蕪浣,蕪浣只稱自己是因兒女之事煩憂,暮光知曉景昭對清穆癡心一片,只不過清穆與后池關係較好,他認為兒女之事不可勉強,若清穆若不願意,也不應當強求。蕪浣不以為然,她提起了太蒼槍的認主,如今清穆有太蒼槍,若不能為天宮所用,暮光離開啟神界的願望又遠了一步。

景澗率天兵至清池宮門口,清池宮並非閒雜人等可入內,鳳染只讓景澗一人進清池宮。景澗在清池宮中見到了清穆,天詔是傳給清穆一人,后池帶著鳳染先行避開。清穆得知暮光想讓他執掌三軍,他出言拒絕,且他也不願意和景昭成婚。景澗與清穆多年好友,他分析出目前的局勢,只怕此次蕪浣點兵隨他來清池宮是想要震懾清池宮。清穆不願意牽扯到清池宮,他決定陪著景澗前往天宮一趟,向蕪浣暮光明明確確拒絕此事。二人的話被不遠處的后池聽得,后池追了出來,她知此退婚一事並沒有那麼簡單,暮光是想要清穆的太蒼槍,她叮囑清穆要謹言慎行,她在清池宮等著清穆歸來,若暮光想用清穆不利,她清池宮絕不答應。二人緊緊相擁,羨煞了一旁的景澗,景澗向后池保證,他定會全力助清穆退婚。

妖族點兵完畢,隨時可以出戰仙族,天啟知曉如今局面,他道蕪浣還想利用森簡找到紫月鞭,如今定是不敢向妖族宣戰。為了牽制仙族,天啟決定助淵嶺沼澤的三首火龍成神,好震懾蕪浣。天宮中,清穆前來見蕪浣,他拒了自己與景昭的婚事,蕪浣一沒發怒,二沒同意,只讓清穆再多加考慮。

清穆離開後,后池一直愁眉苦臉擔憂著清穆,鳳染與長闕一直陪在后池身邊,想著法逗她開心。景昭得知清穆退婚本就心生不滿,再從景澗那裡得知清穆喜歡的是后池,她認定是后池蠱惑了清穆,故大張旗鼓跑到清池宮向后池示威。后池一身上神之姿現於景昭面前,景昭自知自己靈力不如后池,只出言稱她母親的壽辰便是她與清穆的定親禮,清穆已答應賜婚之事。景昭的挑撥離間落在后池耳裡,后池神緒微恍,卻還是定了心神,讓景昭速速離開清池宮,否則她引幾道天雷下來必是景昭承受不住的懲罰。

淵嶺沼澤,三首火龍得了天啟給的一縷神力,森簡讓三首火龍盡快晉神,一切事宜需三思而後行,可三首火龍卻因著與景陽之間的舊仇,他不顧森簡的勸說,一意孤行盯上了景陽,將景陽困於淵嶺沼澤內。景陽被困淵嶺沼澤,清穆主動請纓,只不過淵嶺沼澤一行危險至極,他向暮光討要了一個許諾,準備用於退婚一事。清穆尋到了退婚機會一事傳到后池這邊,后池心底裡終於微微放心,且她也從鳳染那裡知曉淵嶺沼澤將有半神破境之象,故她認為極有可能是柏玄,準備與鳳染前往淵嶺沼澤。

清穆與景澗來到淵嶺沼澤,恰好鳳染與后池也抵達此處,清穆一見后池便滿眼欣喜,他本想上前見后池,卻被景澗攔下。景澗為清穆引開了鳳染,將獨處的機會留給了清穆與后池,清穆十分感謝景澗。卻不知,景澗也想與鳳染單獨相處,鳳染看出了景澗的刻意引開,但還是配合著景澗,將獨處空間留給二人。

第26集清穆后池淵嶺沼澤患生死

淵嶺沼澤是鳳染先前的家,鳳染前來祭拜老樹妖,老樹妖是她唯一的親人,也是死在景陽與森雲手上的人。鳳染乃是鳳凰,卻因自幼生來不祥,被扔於淵嶺沼澤內,是老樹妖用內丹為她暖了三天三夜的身子,這才讓她活了過來,自此她與老樹妖相依為命。只不過,當年的仙妖大戰,景陽與森雲二人將淵嶺沼澤毀得面目全非,老樹妖為了護她被活活燒死在了那場天火之中。景陽是景澗之兄,只不過鳳染恩怨分明,她並沒有將景陽之仇算於景澗身上,但她絕不會原諒景陽。

三首火龍欲吸光景陽仙力,卻因清穆一行人而停住,準備先解決了這四人。外邊,清穆告訴后池,他已經想辦法讓天帝退婚了。天帝賜婚,四海皆知,后池深知退婚一事並非易事,清穆提起景陽與一眾仙將不久前在淵嶺沼澤消失一事,景陽靈力不淺,卻消失得毫無聲息,清穆與景澗懷疑景陽是被三首火龍所抓,特請此戰,天帝承諾於清穆,只要他將景陽帶回,到時候便可退婚。后池聽完,也提起了鳳染殺了玄晶宮三殿下之事,當年仙妖兩界之戰,森雲與景陽相爭,誤殺了老樹妖,鳳染為報殺親之仇不惜與仙妖兩界為敵,她對景陽恨不得除之而後快,而清穆如今卻要營救景陽作為退婚籌碼,這勢必會令鳳染兩難。鳳染是后池的人,清穆無法不顧及鳳染感受,只決定再想退婚之法,此次后池來淵嶺沼澤是因為這裡有半神破鏡之象,她懷疑柏玄在這裡。二人話說一半,三首火龍的人前來抓二人,二人也並不反抗,隨著他們一起走。

清穆與后池發現了三首火龍竟逆天而行啟動聚靈陣,強行吸食仙兵靈力,只怕他的靈力不低。二人被帶到景澗面前,清穆一見景澗便上演了一出仇人相見的戲碼,讓看守他們的人放鬆警惕,清穆再逐一擊破,準備救出景陽。景陽並不領清穆此番情,只道清穆剛對他動手是有意讓他難堪,后池看著景陽這副高傲模樣,不由得出言譏諷起景陽如今的境地。如今,洞中有著三首火龍的結界,他們不易劈開,只好將三首火龍引過來,讓他親自劈開結界。上神晉陞勢必要渡雷劫,后池欲引天雷至洞中將三首火龍誆來,故她向景陽行了禮,她這禮引來了天雷,也引來了三首火龍。

三首火龍現身,他如今已是半神之巔,並非后池與清穆所能抵擋。鳳染與景澗現身助二人,鳳染一見景陽,這才得知清穆與景澗是前來救景陽,用此事作為退婚的籌碼。仇人相見分外眼紅,鳳染想殺了景陽報仇,景澗攔下鳳染,他不願意看著鳳染在這裡做錯事,而清穆與后池則無條件尊重支持著鳳染,鳳染最終還是決定放了景陽,來日她定會親手殺了景陽,但此時她必須帶后池離開淵嶺沼澤。見鳳染殺心消失,三首火龍動怒,準備直接殺了這幾人,雷劫卻在此時來到,后池知曉三首火龍一旦成神必生靈塗炭,故清穆與鳳染、景澗幾人上前攔下三首火龍,三首火龍晉神失敗。

三首火龍晉神失敗,勢必不會放過幾人,鳳染帶著幾人來到當年天啟啟動滅世陣法之地,此地無人敢踏進,清穆的太蒼槍震懾了陣法中的真神餘威,讓幾人安然呆著。鳳染因景澗剛剛護景陽而動怒,景澗夾在二人之間兩難,只道若有一日二人兵刃相見,他定用自己性命解二人之怨。看著二人這副模樣,清穆歎了一口氣,景陽之過終究是害了景澗,景澗與鳳染定無可能。談話之際,后池只聽得有人在呼喚上古,她朝著月彌的神像走過去,在月彌身上看到了一些過往的片段,卻不知這是她與月彌之間的過往。

三首火龍發現了四人還安然無恙呆在陣法之中,他大怒之下準備取四人性命,清穆駕馭了太蒼槍的白玦神力,打敗了三首火龍。三首火龍負傷回妖界覆命,他此次雖晉神失敗,卻在清穆體內留下了龍息,清穆活不久了。聽此,森簡只讓三首火龍不要將此事告知天啟,清穆顯然是天宮之人,他死了對他們妖族百利而無一害。另一邊,清穆與景澗回天宮覆命,后池與鳳染一同前往天宮陪著清穆解除婚約。

 

第27集朝聖殿擇后池為主

景昭得知清穆帶著后池與鳳染回天宮,她氣勢洶洶前往天宮大殿。大殿下,暮光正準備嘉獎清穆,清穆提出當時暮光對他的許諾,他所求並非三界疆土,而是解除與景昭的婚約。清穆執意解婚約,景昭衝出殿來攔下此事,眾仙議論紛紛,清穆卻心意不改,他只鍾情於后池一人。看著清穆的情深模樣,蕪浣不肯解除婚約,暮光卻道罷了,他當場解除婚約,成全了清穆。

解除婚約後,清穆前來見后池,與后池緊緊相擁在一起,可清穆卻忽然渾身疼痛難忍,暈倒在了后池懷中。景澗為清穆療傷,發現清穆所中的是三首火龍的龍息,三首火龍已是半神,只有上神之人才能救清穆,而三界之中除了行蹤不定的古君之外,如今也只有暮光與蕪浣能救清穆。后池想去求二人救清穆,景澗憂心道出自暮光解除清穆婚約後,二人便爭吵不休,暮光不堪其擾入了朝聖殿,沒有半載數月是出不來的,而朝聖殿只有上神才能進入,清穆只怕撐不過明天。

天界之中目前只有蕪浣能救清穆,后池為救清穆前來求蕪浣,她向蕪浣道出三界如今的形勢,若蕪浣能救清穆,她願率清池宮歸順天宮,從此妖獸不足為患。清穆的條件確是十分誘人,蕪浣卻不願意輕易答應后池,她想要的是景昭與清穆的婚事。蕪浣緊緊相逼,后池不明白蕪浣身負她母神之名,為何對她如此厭棄,蕪浣絲毫不掩飾自己對后池的厭惡,且景昭次次輸於后池,她為了給景昭報仇,欲羞辱后池,讓后池在這裡跪上幾個時辰,她再行考慮答應救清穆一事。

后池與蕪浣同樣身為上神,按禮節后池可不必跪蕪浣,清穆前來攔下了后池,他寧死也不願意看著后池為他卑躬屈膝。蕪浣譏諷起清穆的不自量力,她如今是唯一能救清穆之人,只要后池一日不跪,她便一日不出手,若后池有能耐,可直接上朝聖殿尋暮光前來相救。朝聖殿外有上古神界的結界守護,后池雖為上神,實力卻停留在上仙,她若強闖朝聖殿只會被雷劈得魂飛魄散,清穆不僅不肯讓后池跪蕪浣,更是不肯讓她前去朝聖殿。死對於清穆來說並不可怕,他只想要與后池安靜呆在一起,故讓后池陪著他前往北海一趟。

清穆帶著后池前往北海,這是二人定情之地。在這裡,清穆告訴后池,他在千年前便夢中有了后池的身影,若有來生,他希望后池能在他遇到后池之前先遇到他,若沒有來世,他希望后池一個人能好好活著。后池不願來世,只求今生,清穆不忍看到后池為他捨棄清池宮,也不想后池為他交付了尊嚴和性命,就算后池為他求得了今生,他也會在遺憾和愧疚中度過,他只願后池能夠幸福。

清穆與后池回到天宮,清穆危在旦夕,后池還是冒險前往朝聖殿,蕪浣得知后池強闖朝聖殿,只笑后池不要命,她天宮地界,又豈容后池撒野。朝聖殿外,后池獨自一人對峙天兵,鳳染前來助后池,后池獨自一人踏進朝聖殿,蕪浣十分震驚朝聖殿結界竟對后池並沒有半絲影響,她出手對付鳳染,正當她準備處置鳳染時,景澗前來護住鳳染,坦言道鳳染是他鍾意之人,蕪浣看著眼前的景澗,只恨鐵不成鋼地放過了鳳染。

后池來到朝聖殿見到了暮光,見暮光入定,她用微弱的靈力向暮光傳音,也因此損耗了靈力。暮光被后池喚醒,他正準備傳靈力給后池時,朝聖殿卻在這時擇后池為主,殿中的混沌之力向后池襲來,暮光震驚之餘擔憂后池吸收不了混沌之力,他出手助后池吸收殿中的混沌之力,殿內的動靜被蕪浣見得,蕪浣直呼不可能。

 

第28集景昭以龍丹救清穆

暮光抱著后池從朝聖殿走出來,鳳染帶走了后池,暮光前去看望清穆,卻探得景昭將自己的龍丹給了清穆。景昭失了龍丹便失了靈力,與凡人無異,暮光與蕪浣大斥景昭,景澗勸景昭放過清穆,景昭卻至死也要清穆記住她,哪怕清穆與后池成親,但她的龍丹在清穆體內,清穆必會記她一生。看著眼前任性胡鬧的景昭,暮光因此大發雷霆,蕪浣知曉景昭如今的體虛,她決定讓清穆暫留天宮,等他們想到救景昭的法子,才可讓清穆離開。

后池醒來第一件事便是尋清穆,見清穆安然在自己眼前,后池終於放心。如今,后池是響徹天宮的上神,她探得清穆身上的龍息消失,靈力又增強幾分。此番二人因禍得福,還好天帝及時出手,這才撿回性命。因著天帝的相救,清穆決定多留天宮幾日參加壽宴,只不過如今后池吸收了朝聖殿的靈力,他不讓后池勉強參加壽宴,反讓后池先回清池宮等他。

鳳染前來見景澗,她只以為景澗昨夜之言是為救她的權宜之計,景澗心底裡鍾情於鳳染,卻還是沒有將自己的真心道出。蕪浣在殿中想著后池之事,后池與上古容貌相似,她總覺得此事不簡單,而她也並非后池之生母,只不過當年暮光對古君心中有愧,這才讓她做了那顆蛋的生母。古君乃蛟龍之體,若后池是古君之女,救景昭一事便有望。清池宮內有一禁地華淨池,除了古君以外無人可進入,蕪浣認為其中必藏著后池真正生母的秘密,故她讓鳳女前往清池宮一探。

后池與清穆二人越發甜蜜依賴彼此,若三界世間沒有彼此,縱然成神於他們而言也毫無意義。清穆因龍丹之事暫留天宮,他向景陽許諾,若天後壽辰之時他還還不了龍丹,他便會以畢生修為抵過。景澗聽此只直搖頭,金龍丹可解萬毒,景昭雖救了清穆,卻也害了清穆。

清穆前來向東華詢問取龍丹之法,取龍丹也只有真神才能做到,除了真神之外,只有一冒險之法,那便是清穆在青龍台上修煉成神,取代龍丹,將龍丹取出。清穆距晉神實力尚遠,稍有不慎便會魂飛魄散,但他已決定利用此法冒險一試,東華將他在瞭望山拾得的一小黃犬贈給了清穆,相信清穆此次定能逢凶化吉。

后池與鳳染下棋時神緒恍惚,這才從鳳染口中知曉蕪浣當年曾經打理過朝聖殿,故天宮處處效仿著朝聖殿,蕪浣定與上古相識,而她在吸收朝聖殿靈力時也看到了上古,上古與她容貌一樣。先前天啟曾說過她體內有一道封印,若解開了她便可能不再是她,她總覺得事情並不簡單。隨後,后池本想收拾東西回清池宮,景昭卻前來見后池,她明確告訴后池,清穆的龍息之毒是她所解,此次清穆定會娶她,她就算得不到清穆,也要做二人心底裡的一根刺。這時,清穆前來后池身邊,他再次向景昭表明,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娶景昭,一生只愛后池一人。

鳳女前往華淨池一探,發現華淨池乃是一房間,房間內有著柏玄的畫像,可蕪浣卻不知曉柏玄的身份,只對后池起了殺心。妖界內,天啟得知了淵嶺沼澤一事牽扯到了后池清穆,可森簡卻未上報,他出手懲罰了森簡,森簡擔憂天啟會為后池惹上天宮,天啟卻冷笑出聲,當年他可為上古負了三界眾生,區區一個天宮他也不在話下。懲罰完森簡後,天啟還是讓紫涵前去向森簡送紫金丹,他對森簡的信任不言而喻

 

第29集清穆上青龍台擋天雷

后池與清穆同看漫天星辰,二人相互依偎在彼此身旁,后池提起蕪浣的壽宴,她決定陪著清穆同參加壽宴,待此事了結,她便回清池宮。清穆疼愛后池,也依著后池所言。另一邊,蕪浣讓鳳女故意打暈景昭,造出景昭靈力潰散太快,即將保不住仙軀之景象,暮光想要用自己的龍丹渡給景昭,蕪浣不同意,她想要讓清穆上青龍台,受七七四十九道天雷之刑,還出景昭內丹。

景澗夾在清穆與景昭之間兩難,他始終愁眉不展,鳳染心底裡又何嘗好過,她雖然嘴上不說,可心底裡待景澗還是不一樣,特地陪著景澗借酒消愁。看到鳳染醉得睡過去,景澗不由得想起他初次見鳳染的模樣,鳳染並不記得二人小時候已見過,當年鳳染在淵嶺沼澤救了他,還曾將令羽給了他,只不過二人一別多年,鳳染早已認不出他。

次日,后池前來見清穆,清穆望著后池不由得想起了上古的身影,如今后池越發喜愛神界的服飾,清穆贈了她一根親手雕刻的簪子,親手為她插上,二人攜手同參加壽宴。壽宴上,蕪浣顛倒是非黑白,稱景昭與清穆情投意合,景昭為救清穆才讓出內丹,現清穆變心喜歡上后池,便應當歸還內丹。后池笑蕪浣顛倒是非黑白,但既然清穆承了景昭的情,她便造用自己的丹歸還便是。后池當場取內丹,可她卻取不出內丹來,蕪浣當場揭穿了后池並非古君之女的身份,清穆見不得后池受委屈,他信后池,為了還天宮的人情,清穆當場請命登青龍台,引四十九道天雷入體,歸還龍丹。

清穆進青龍台引天雷入體,后池不捨清穆受難,也陪著清穆同進青龍台,同受天雷。降天雷並非常事,此事驚動了古君,而天啟也來到仙妖交界處,看著青龍台所發生的一切。清穆與后池扛著天雷,景昭哭著來到青龍台,她一邊擔憂清穆,一邊哭著見證了二人的生死與共。上神天雷並非小小仙君所能扛,看著后池虛弱的模樣,清穆只身為后池撐起一道屏障,獨自擋天雷。四十九道天雷只剩下最後一道,后池已經做好了與清穆一同死在這裡的打算,她此生不後悔遇到清穆,與清穆相愛一場,清穆將后池護在自己身下,他上前迎天雷卻靈脈俱損后池為救清穆想將自己的神力渡給他,鳳染不忍看到二人死在這裡,她哭著懇求暮光出手相救,再加上景澗一同求情,暮光欲出手相救,可天雷已降完,結界卻還是打不開,他也無法出手相助。

天雷雖降完,可半空之中還閃爍著雷火,清穆醒了過來,連蕪浣都直呼不可能,清穆只深情地抱著后池,再次將后池護在了自己的身下,自己上前對付天雷,今日他便 要告訴眾人,他想活,連天都無法收他。

 

第30集清穆晉陞為神

一道道天雷劈向清穆,清穆起身抵擋天雷,誰說與天相爭不能活,他今日便要讓三界眾生看看他定勝天。清穆執起神力抵擋天雷,看著清穆擋天雷的模樣,蕪浣震驚發現清穆執神力的手法便與白玦一樣,而暮光也發現了清穆是想引雷電入體,重塑靈脈。天雷一道道劈下,如今已是八十一道真神之雷,暮光也震驚發現了清穆便是白玦,只有真神才能引動八十一道天雷。

清穆渡完天雷,他上前為損耗靈力的后池療傷,蕪浣想趁此出手傷二人,天啟從中阻攔,而古君也在這時趕到青龍台。古君警告蕪浣不得再傷害后池,他出手恢復后池的靈力,蕪浣當場質疑起后池的真實身份,她體內並無龍丹。古君面色不改道后池自小孱弱,她內丹殘缺,故早已被他化煉,用心血養之,而今日他也澄清了后池並非蕪浣之女,今日蕪浣所做之事夠他殺蕪浣一百次,后池與清穆他今日便要完好無損地帶走。天後提起剛剛清穆身上的那一絲妖力,不肯放清穆離開,古君笑天宮太過咄咄逼人,若清穆是妖族又如何能扛得過九天玄雷,而清穆剛救過景陽,天宮竟如此對待救命恩人。古君身為上神,他有著放肆的資格,再加上暮光一直覺得虧欠古君,也沒有再為難清穆,清穆當場向后池求親,古君並沒有答應將后池許配給清穆,只道今日起他會在清池宮待上萬年便帶著后池離開,清穆心底裡有失落之色,卻也離開天宮。景昭看著清穆毫不留情的離開,她心灰意冷,萬念俱失地回了房間。

天啟看到了青龍台所發現的一切,蕪浣竟敢傷后池,他定不會讓蕪浣好過,故天啟現身,他毀了青龍台警戒暮光與蕪浣二人,暮光因著天啟的出現而大為警惕,忙敲響青龍鍾,喚三界上仙入天宮。大殿中,暮光下令讓景陽帶兵駐守羅剎地,同時各仙家應當守護好自家門戶,以防妖族有機可乘。之後,暮光因蕪浣隱瞞后池並非她親生女一事而大感憤怒,他想知道當年究竟發生何地,蕪浣哭著提起自己這六萬年打理天宮的苦心,當年也正是因為古君常年不在清池宮,暮光一直來看她,她這才跟了暮光,也因愧疚之心做了后池的母親,不曾想卻牽扯出這麼多誤會。聽著蕪浣的話,暮光一片心軟,將蕪浣擁在懷中,讓蕪浣日後不要再找后池與清穆的麻煩。

清池宮中,鳳染向古君說清楚了清穆與后池之間的淵源,古君得知二人再次相愛只心底煩憂,不知該如何是好。正在這時,后池前來端藥給古君,古君寵溺地看著后池,哄著后池喝下他從雪山之巔採來的昂貴仙藥。喝過仙藥後,后池跟古君提起清穆之事,清穆也前來清池宮拜見,古君見了清穆,卻不同意二人的婚事,還讓清穆莫要再來清池宮。聽完古君的話,后池第一個著急無比,鳳染卻勸說安慰二人,認為古君是在考驗二人。

暮光前來見景昭,見景昭借酒消愁,暮光出言安撫。經歷此番事情,景昭也看清了許多事情,暮光只盼著景昭這次吃了苦能夠好生愛惜自己。如今景昭靈力受損,暮光只讓景昭閉關修煉,好生恢復。另一邊,蕪浣深知天啟既已現世,必離真神覺醒不遠,屆時天啟若再以月彌為由向她發難,她必招架不住,故她準備用魔器來提高自己的修為。之後,仙族以仙將失蹤為由向妖界發起進攻,兩方敵對下來互有勝負,天啟傳令讓三首火龍駐守羅剎地。

清池宮內,清穆為討古君歡心,親自打掃兵器房,可古君卻對清穆沒有好臉色。一連幾日,古君對於清穆的慇勤視而不見,清穆還未氣餒,后池便開始心疼起了清穆。

 

第31集后池得知真正身世

清穆為古君親自下廚,后池討好地餵著古君,古君心底裡深知這輩子可能也就只能吃上這麼一頓了,故乾脆放開了吃。見古君吃得歡心,后池也大為高興,可古君卻以十顆夜明珠相贈於清穆,讓清穆離開清池宮。清穆再次向古君表明自己對后池的愛意,古君始終不同意二人在一起,只讓鳳染送清穆離開清池宮。古君一再反對二人之事,后池想知道古君的想法,古君只道他有自己的苦衷,此事他做不了主。后池當著古君的面懷疑起了自己的身世,古君知道后池長大了,他也不該再瞞著后池,故將她的身世告知。

后池的體內藏著一道強大神識,而后池便是那道神識,六萬年前那場浩劫中,古君拚命全部神力保存了上古的一縷神識,只過那縷神識太過虛弱,古君才到華淨池中蘊養了千年,誕化了后池,至於柏玄則是一名普通的仙君而已,當年正是柏玄助他封印了上古的那道神識。古君之所以封印上古神識是因為她的遺願,她在渡混沌之劫時只願來生不再成神,后池聽此,只心底失落,她認為自己只不過是一道神識所化而已,柏玄與古君之所以待她千萬般好,只不過是因為上古,哪怕讓她成為三界的笑柄,他們也無動於衷,她后池自始至終只不過是一個笑話。

后池哭著跑出清池宮,清穆看著后池這副神傷模樣,只認為后池是與古君置氣了,不由得出言安慰。后池搖了搖頭,她已知曉古君並非她父君,只問起了清穆是否喜歡她后池,清穆一口應下他已喜歡了后池千年萬年。后池並不知自己是上古,只推開了清穆,她想要知道清穆究竟是選她,還是選擇她體內的一道神識,清穆答不上來后池的回答,后池心底裡難過萬分,消失在了清穆的面前。未等清穆去追,古君出現在清穆面前,他將后池的真正身份告知,讓清穆好好想清楚自己的內心,待后池體內的那道神識甦醒,她便會失去所有記憶,后池也不復存在,而清穆如今卻連自己的真實身份都搞不清,又如何談起對后池的情愛。

鳳女按照蕪浣所吩咐,以仙族名義擄走妖族名將,挑起兩族紛爭,之後再奉蕪浣之命暗中帶兵支援景陽,助景陽策反妖族。帝北城內,后池無意間從妖族手中救了白城主的女兒白爍,且她已布下仙障抵擋妖族入侵。白城主感謝后池的相助,但城中近日來屢有孩童走失,白城主不知該如何守護一城百姓,還望后池留下來鼎力相助。

后池在城中助白城主守護百姓,清穆尋到了后池,卻知后池不願見他,只暗中守護著后池。城中的妖魔是三首火龍的手下,六萬年前天帝定下約定,仙妖兩族不得踏足人間,此次三首火龍來犯,后池猜測是妖族出事了,故傳令羽給天啟,她在人間等著天啟。

暮光來到清池宮見古君,他提起天啟妖神出世一事,想重啟神界,攔著天啟重次出現血祭三界之事。想重啟神界務必要集齊四把神器,太蒼槍已認清穆為主,而日月戟於擎天柱中無法打開,暮光想讓古君帶著清穆前往擎天住一試,清穆或許能以太槍之力拿下日月戟。此次事關三界蒼生,縱然古君與暮光有解不開的心結,還是答應了暮光,命鳳染前去人間帶回清穆。

暮光知曉了蕪浣擅自增兵給景陽,他訓斥了蕪浣幾句,讓蕪浣下不為例。蕪浣挑起兩族紛爭,是為吸食戰死的仙將煞氣,如今正是她神力大漲的關鍵時刻,她並不願意停下手來。

 

第32集清穆取得神器日月戟

清穆回到清池宮見古君,古君向清穆提起妖神天啟之事,清穆聽罷只向古君承諾,他如今已承太蒼槍,定會肩負起大任,不會任由仙妖兩族開戰。得了清穆這句話,古君倒也欣慰,只讓清穆明日隨他去擎天柱取日月戟。另一邊,鳳染見了景澗,景澗稱此次前來是代家人向鳳染賠罪,鳳染用不著景澗的賠罪,景澗只好道出自己的心聲,他想鳳染了,鳳染對景澗也並非沒有情意,當下便同意讓景澗跟著她回清池宮。

天啟準備去一趟人間,他吩咐紫涵轉告森簡,羅剎地的戰局由森簡來定。紫涵知曉是后池約天啟人間一走,只盼著后池是想起了過往之事,不負天啟一番苦心。羅剎地兩族交戰,靈火不斷掉落到人間,導致帝北城百姓禍亂不斷,苦不堪言,后池用自己的仙障撐起靈火,讓白城主先行帶著百姓離開。白城主當下便命人疏散城中百姓,欲保一城百姓安然。

蕪浣吸食著魔器煉天弓裡的煞氣,她如今已達到了上神之巔的境界,不再是當年那個小小神侍,也不再畏懼任何人。

古君帶著清穆來到擎天住,這世間除了炙陽本人,能取日月戟的也只有清穆一人了。清穆上前以太蒼之力取得日月戟,日月戟與太蒼槍均被清穆所取,而隨著日月戟的現世,沉睡於北海的一副冰棺也破冰而出,冰棺中不是他人,正是沉睡的白玦。清穆取得日月戟,也再度發現了自己身上存有一股妖力,古君並不以為然,只讓清穆用好這股妖氣,助於修煉。清穆想以日月戟換得自己與后池的姻緣,可古君卻暗歎一口氣,讓清穆帶著日月戟回北海,他與后池不過是露水情緣而已。今日清穆已取得日月戟,他也大概猜到了自己的身世,也許他與后池日後將被真神所代替,但他與后池之間的情意是真摯的,他絕不會放棄與后池之間的情意。見清穆如此執著,古君也不再攔著二人,只希望二人日後莫要後悔,也懇請清穆好好待后池。

鳳染前來尋古君與清穆,清穆得知后池在羅剎地解決仙妖禍亂,不由得立即前往羅剎地,而古君則讓鳳染隨他同往天宮。羅剎地,后池以上神之名想攔下仙妖之戰,景陽不肯罷戰,后池想以上神之威壓迫,蕪浣卻來了羅剎地,她誣陷后池勾結妖族,同后池出手。天啟前來護住后池,后池這才得知天啟竟是妖神,蕪浣如今已是上神之巔,她想趁此機會解決了天啟與后池,故出手引發戰火。

戰火一觸即發,卻苦了帝北城的百姓,后池不忍百姓受靈火之苦,她攔下此戰,蕪浣卻對罔顧人間百姓的性命,再度引發戰火。蕪浣的神力令天啟大為吃驚,天啟的真神尚未覺醒,他對付蕪浣尚有些吃力,清穆在這時帶著兩把神器趕到,蕪浣忌憚於三人,只好構陷清穆盜取仙族寶物,帶著仙族之人先行離開。蕪浣離開後,后池不願理會清穆也離開,清穆追著后池而去,天啟料理著妖族之事,讓森簡親自過來鎮守羅剎地,妖族士兵將以森簡之令為準,至於三首火龍,他不聽命令私自煉邪法,自然要讓他吃些苦頭與教訓。

后池回到帝北城,只見帝北城內一片狼狽,白城主為了救白爍死於靈火之下,一瞬間一家三三口天人永隔,后池欲衝往天宮討個公道,清穆攔下了后池,他深知百姓之命於天宮而言不過是螻蟻。后池知曉清穆所說之話有理,只不過她自責不已,故她按約前來見天啟,讓天啟停了仙妖大戰,天啟應下后池,若仙族不再來犯,妖族也不會主動挑起事端。之後,后池懇求天啟助她解了體內封印,她想擁有強大力量護住三界,天啟答應后池,只不過他如今真神之力尚未恢復,若要破封印還需取回紫月鞭,紫月鞭化成紫月守護著整個妖界,在仙妖停戰之前取回紫月鞭並非明智之舉。后池願意等天啟取回紫月鞭之時,清穆也在這時來找后池,他稱古君已經答應了他與后池之間的婚事,想帶走后池,后池依舊賭氣不肯理會清穆,只讓清穆先行回北海。

天宮內,蕪浣回到天宮便倒打一耙稱清穆與后池勾結妖神,要求暮光下旨捉拿二人。景澗為二人說話,景陽卻稱他親眼所見二人勾結妖神,正在暮光下旨要捉拿二人時,古君趕到天界,他稱二人前往羅剎地是奉他之命令阻攔仙妖大戰。此次仙妖大戰已連禍人間,暮光自知仙族理虧,只不過此次二人總歸是助了妖族,他給了古君三日時間,讓清穆在三日內將日月戟歸還天宮,以示誠心。

清穆追上后池,他明白白告訴后池,他喜歡的是后池,不管后池體內是誰,他都只愛后池一人,他之所以攔著后池不讓她解開體內封印,只不過她不願意后池變成其他人而已。日後無論發生何事,他都會陪著后池,護著她。隨後,二人一同來到白城主的靈堂,經歷這一切,后池這才明白了古君待她的真情,而她也決意解開封印,護著這三界。正在二人準備回清池宮時,清穆靈力紊亂,他頭疼難忍,也看到了正處於北海深處的柏玄。

 

第33集后池尋回柏玄

蕪浣回到殿中,她因暮光還惦記天啟神界而大發雷霆,如今她的修煉之法已有成效,故她準備繼續挑起仙妖之戰,以提起她的神力,將眾神踩在腳下。此次羅剎地之戰,蕪浣擄來了三首火龍,她在三首火龍身上下了神印,讓三首火龍效忠於她。

古君下令讓鳳染去尋清穆,清穆必須在三日內交回日月戟。清穆帶著后池前來北海,他探得柏玄於北海海底,天啟也隨著二人前來,他笑清穆無稽之談,跟著二人一同進北海。蕪浣得知三人在北海,她將上神之力附於三首火龍身上,且給了他鷹族的神鏢,讓三首火龍去北海奪回日月戟。

清池一行人來到海底,清穆破了一道冰封之門,此冰封乃門乃是上古神期留下來的萬年寒冰,而柏玄就封印於其中。清穆與天啟合力解不開封印,清穆只好獨自上前以太蒼槍破了封印,他揭開冰棺,柏玄出現在三人眼中,卻見一神識入了清穆體內。正在這時,洞中即將崩塌,清穆喚了一句天啟,讓他不要輕敵,此乃八角困陣法,天啟十分意外清穆的呼喚,也知曉了此陣是三首火龍所設。天啟與清穆合力退敵,三首火龍有上神之力,他在交戰時傷了天啟,奪走了日月戟,天啟臉色蒼白,卻為了不讓后池擔心,強撐著身子,鳳染也在這時找到幾人,準備帶著清穆與后池回清池宮。

三首火龍奪來日月戟,獻給了蕪浣。后池帶著柏玄回到了華淨池,古君前來見后池,與后池化開心結。看過柏玄,古君心底一歎,白玦到底還是為了上古忍受本源撕裂之苦,他只告訴后池,柏玄是渡雷劫之時傷了靈識陷入沉睡,待靈識補好便會醒來。之後,古君獨自見了清穆,也解了清穆之惑,柏玄便是白玦,待他修補好神識後便會醒來,他醒來後清穆便會消失不見。清穆執意守護在后池身邊,古君問起了日月戟,這才得知日月戟落入了蕪浣手中。蕪浣性子雖跋扈,可卻不至於為了這一件小事與清池宮為敵,古君猜不到蕪浣所做一切究竟是為了什麼,且后池自吸收朝聖殿靈力後,暮光都知曉后池與上古必有聯繫,蕪浣卻對后池趕盡殺絕,究竟蕪浣對上古的忠分有幾分。當年,蕪浣一人所言是天啟殺了月彌,就連白玦都是聽了蕪浣之言才出手殺天啟,他只怕當年蕪浣之言有假。

柏玄的靈力潰散,身子開始結寒冰,后池擔憂柏玄,鳳染提起聚靈力之法,需將鎮魂塔、聚靈珠、聚妖幡三件寶物匯齊,再將身體孕育其中才能重聚靈力挽回乾坤。聚靈珠乃天宮物,聚妖幡掌管妖族凶獸,鎮魂塔更是鎮著人間煞氣,守護人間安寧,三件寶物並不易取,如今古君前往天宮,清穆希望后池待古君回來再決定取三寶之事。

古君前來見暮光,他提起月彌與四大真神的感情,認為月彌之死另有緣,他懷疑起了蕪浣說謊。如今妖神與四大神器已經出世,他們總有一天要重開神界,古君希望暮光能夠在此之前查清月彌之死真相,而他還要去一趟人間淨化兩族交戰所帶來的煞氣。古君私見暮光之事傳到了蕪浣的耳中,且二人還提到了月彌,蕪浣心底裡大為生氣,她喚來三首火龍,從三首火龍的口中知曉了柏玄此人。

后池對柏玄感情深厚,她已決意去取三寶救柏玄,清穆願助后池取回三寶,只不過此行兇險,他願替后池承擔下一切罪行。二人緊相擁在一起,后池卻趁清穆不備時以封神符封了清穆靈力,她不願讓清穆涉險。后池獨自一人來到人間皇陵的地宮,鎮魂塔處於地宮內,卻有碧璽仙君鎮守,后池與碧璽動起手來,她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取得鎮魂塔。

【圖片cr:千古玦塵,人物介紹轉載百度百科】



(Visited 2,766 times, 4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