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陸劇 千古玦塵】結局.分集劇情21~49

千古玦塵》劇情根據星零所著仙俠小說《上古》改編,講述了真神上古與白玦幾經生死、依舊情深不負的愛情故事。

凡間百姓若遇坎坷離合會去求神拜佛,上古界四位真神中白玦(許凱飾)與上古(周冬雨飾)之間幾經生死離別的三世情深虐戀。以上古的成長為主線,從靈力低微的小「菜鳥」成長為身負蒼生之重的主神,卻終究逃不過命運的劫難枷鎖。 神生長遠,情根深種,有人為了她不惜毀天滅地,即使三界化為虛有也在所不惜,有人默默等待了六萬年,用自己還給她三界永生。

千古玦塵



贊助商連結



贊助商連結


 

【相關文章】

千古玦塵~分集劇情1-20

 

【分集劇情】 

第21集清穆不顧一切護后池

后池在紫晶宮閒逛,準備打探紫月妖君的下落,天啟前來會一會后池,他揭開了后池是清池宮之人的身份,想知道后池為何要尋紫月妖君。后池向來機靈,她只巧言稱她萬年前便愛慕於紫月妖君,此番來玄晶宮便是想一見紫月妖君真面容。看著眼前沒有說半分真話的后池,天啟也並不惱,他同樣沒有自暴身份,只讓后池前去紫月泉尋紫月妖君。

鳳染戴著面紗與景澗同進玄晶宮,景澗知曉鳳染與妖族的仇恨,只委屈鳳染先假扮成景昭,他向森羽表達了此番來意,天宮願與妖族和談共同開神。森簡還在閉關修煉,森羽作不了主,只稱此事會向森簡轉達。雖然森羽疑心鳳染的身份,可景澗一直護著鳳染,森羽也並不知曉鳳染的存在。出了玄晶宮後,景澗眼見鳳染眉頭緊鎖,不由得上前詢問起來,他想幫扶鳳染。鳳染知曉二人如今受縛神鎖所困,必須一同行事,只好讓景澗天黑之時陪她再入一趟玄晶宮,她猜測后池就在玄晶宮中,但妖皇因她的關係素來與清池宮不睦,后池若被妖族之人識得身份,怕會有危險。

后池來到紫月泉,她本以為紫月妖君就是柏玄,可在看到紫月妖君的真面容時,還是免不了幾分失望,她對紫月妖君並沒有什麼好印象,只當紫月妖君是在戲弄她,而天啟看到后池手上的手鏈時,不由得微征了征,三界只有上古一人有著白玦親手所刻的手鏈,若后池擁有此手鏈,她便是上古。

小漓知曉后池正在醫治自己,她前來試探后池實力,卻無意間碰到了清穆,清穆在意外小漓有高深的妖法修為時,也無意間施仙法傷了小漓。小漓恐自己所做的事情敗露,只好哭哭啼啼先行向森羽告狀,揭發了清穆與后池是仙界之人,並非常媚的徒弟。

鳳染與景澗碰到了常沁,鳳染與常沁關係交好,她將后池失蹤一事和盤托出,請求常沁帶他們二人進玄晶宮找后池。殊不知,森羽聽了小漓的話只怒氣沖沖想搜宮,他定不會放過后池與清穆兩名仙族之人,正好鳳染一行人來到了玄晶宮,鳳染與玄晶宮有仇,二人相互看不過去只動手起來,在二人打得難分勝負時,小漓趁機偷襲鳳染反傷了自己,清穆與后池也在這時找到了鳳染。鳳染是清池宮之人,后池力護鳳染,她本巧言令森羽對她這位上神有所忌憚,可森簡卻在這時出關,他沒有看到后池的面上,依舊想取鳳染性命。后池靈力低微,清穆護在后池身前,他與森簡定下約定,若他能擋住森簡三招,森簡必須放他們離開。

森簡受不得清穆的激將法,應下了此約,他乃是半神,區區一個仙族上君他自然不放在心裡。后池擔憂清穆,只將自己的手鏈交給了清穆,兩條手鏈加在一起釋放出了強大靈力,令森簡有所忌憚,也令清穆擋下了最後一擊,森簡只好如約放一行人離開玄晶宮。

清穆在妖界釋放的靈力喚出了白玦的太蒼槍,太蒼槍出世於瞭望山,卻由火麒麟紅日守著,天宮之人近不得太蒼槍半分。天帝收到了此消息,他當下便公佈三界,仙妖二族無論何出身,只要能拿下太蒼槍,太蒼槍便歸其所有,屆時他會親自前往瞭望山坐鎮。

第22集白玦神器太蒼槍現世

清穆與后池回到客棧休息,后池想著方才玄晶宮的一幕,依舊有些後怕,幸虧清穆平安無事。清穆心悅於后池,后池初次紅鸞星動,神情有些不自在,清穆知曉后池現如今一心想找柏玄,他不會耽誤后池,但他話已出,日後他便會像狗皮膏藥一直賴著后池,絕不放手。

鳳染一行人前來見后池,后池有些意外於鳳染竟會跟景澗在一起。景澗乃正人君子,他知曉三人還有話談,便自封了神識,不打擾三人敘舊。后池感謝於常沁在玄晶宮的相助,常沁十分羨慕清穆在玄晶宮毫不猶豫護著后池,而她卻所遇非良人,鳳染知曉常沁因森羽的事情傷神,只將小漓被森羽重罰一事道出,她認為常沁不該被兒女私情牽絆於玄晶宮,她讓常沁處理完三重天的事情後前來清池宮討一杯烈酒喝,她們三人不醉不歸,常沁欣然應允。常沁離開後,鳳染將太蒼劍現世的事情告訴后池,后池認為此事必與柏玄有關,她準備前往瞭望山,不帶上清穆。此話被房中清穆聽到,清穆焦急走出來,想要與后池一道,見后池不肯帶他,他只好拉著景澗做靠山,讓景澗說話公道話。

景澗知曉鳳染與后池不好惹,他連忙拉著清穆離開。二人離開後,鳳染轉過頭來一臉正色,她提起火麒麟性情暴虐,曾打傷了東華門下閒善上君一事,她不放心后池獨自前去,這才想讓清穆陪同。后池知曉清穆的打抱不平跟善良,她怕清穆有危險,才不肯讓清穆同去。二人談話之時,門那邊傳來動靜,鳳染對於景澗跟清穆聽牆角一事不免有些無奈,景澗拉著清穆離開,此次清穆可算是欠下了他一個人情,他堂堂天宮二殿下竟如此行事。清穆對此不以為然,只提起了他跟后池之間的緣分,他早已心悅后池。聽此,景澗決定幫清穆一把,再加上鳳染從旁勸說,后池這才鬆口願意帶著清穆同去。

森簡前來見天啟,當年白玦並未對天啟趕盡殺絕,他留了天啟與紫涵一縷神魂,這才讓天啟活了下來。天啟記恨著當年白玦的不信任,卻容不得身邊人詆毀白玦半句。這多年來,蕪浣為吞併妖族使了眾多卑劣之事,暮光也一直與蕪浣狼狽為奸,天啟始終記著蕪浣暗算殺死月彌的仇恨,他得知天界想集齊四大神器開神界,故先讓森簡答應了天界的求和,屆時他們再派妖族中人奪得太蒼槍。

鳳染與景澗回天宮見天帝,天帝幫二人解開了縛神靈鎖,他讚賞著景澗此次前往妖界所行的成果,也關心起了后池如今的近況。清池宮與天宮向來不和,鳳染也並未同天帝多談后池之事。

瞭望山底下,景昭使一把羽化傘震懾住了準備取太蒼槍的眾妖,她心性高傲,只覺得太蒼槍非她莫屬。同時,清穆與幻化成小孩般的后池也來到瞭望山,清穆本是獨自上前會景昭,可景昭明顯是對清穆有意,后池只頗有幾分吃醋地出來喚了清穆一聲「爹爹」,她伶牙俐齒激得景昭不悅,景昭欲讓后池向她行禮,后池嘴角一勾,只尊敬向景昭行了幾禮。后池乃是上神,景昭不過是仙位,竟敢讓她行禮,只見后池行禮之時,天色大變,她將天雷引向景昭,景昭記起上次瞭望山天雷的滋味,這才知曉眼前之人是后池。后池恢復原身,清穆見景昭想對后池出手,只堅定護在后池身前。正在景昭想動用羽化傘時,天帝出現,天帝一見后池便有些恍惚,后池與上古容貌相似,只不過未等天帝多想,后池與清穆便先行離開。

后池與清穆來到竹屋,后池提起景昭對清穆的看重,清穆不在乎名利地位,他只想好好護著后池,故他想知曉景昭為何會對后池敵意這麼大。后池提起她初次與景昭的相見,當時景昭欺她靈力低微,將她丟進水裡出言欺辱,幸虧柏玄及時趕到,否則她便成了第一個被淹死的上神了。

太蒼槍出世,后池誤以為柏玄會是守護槍的火麒麟,她讓清穆務必要保護好火麒麟。此次奪劍不分仙妖,故仙妖二族都躍躍欲試,景昭便是第一個嘗試的人,只不過她被火麒麟所震懾。天啟與紫涵在遠處也看著瞭望山的一切,他認出了守護的火麒麟並非紅日,而是紅日的一縷殘魂。只見那邊瞭望山,后池認出了火麒麟並非柏玄,火麒麟卻目光望向了清穆,將清穆帶到結界內。

 

第23集太蒼槍擇清穆為主

瞭望山結界內,景昭自傲與紅日神識動起手來,景澗上前護景昭,他讓景昭收手,景昭卻自恃有羽化傘,傷了紅日,紅日的最後一縷魂魄消失,白玦也在這時恢復神識。太蒼槍認主,一時間真神之力動山海,就連遠在天宮的天帝與東華上君都察覺到了,天帝當下便知曉此乃真神之威壓。真神之力震懾眾仙,唯獨上古毫髮無損,眼見清穆擇了太蒼槍為主,景昭想上前邀功,是她解決了火麒麟助清穆一臂之力。清穆腦海中如今有著白玦的神識,他眸光冷掃,只道景昭闖他修煉之地,殺他護山神獸,罪無可恕,后池在一旁看著清穆的言行,她與率著眾神拜見白玦神尊,白玦一見后池便認出了她是上古,故緊緊將后池擁在懷中,他回來了。之後,白玦看著一旁的景昭,不由得冷笑出聲,金龍與鳳凰的後代竟敢擅闖他結界,正在白玦想殺景昭時,后池出聲求情,她恐白玦殺了二人,日後清穆難逃此事,而天帝與東華也前來拜見白玦,正在白玦想出聲時,他的神識退散,暈倒在了后池的懷中。天帝探得清穆體內並沒有白玦的神識便收了手,如今太蒼槍已認主,他也遣散了眾仙妖,后池對天帝態度冷冽,也帶著清穆回清池宮。

太蒼槍已認主,天啟也知曉了清穆與后池的真正身份,他欲前往清池宮走一趟,讓后池重新喜歡上他,而東華回到瞭望山,只道瞭望山的清靜也即將結束。清池宮內,后池耗盡清池宮上好藥材為清穆治療,無論如何,整個清池宮都會護著清穆。長闕認出清穆的身份,且清穆如今是太蒼槍之主,他認為收留清穆定有麻煩,鳳染在一邊卻心細看出后池對清穆的不一般,只怕清穆過不久便要成為清池宮的人了。

夜晚,天啟前來見后池,他自稱是來解開后池心中的疑惑,卻沒有將當年的一切全都告訴后池,只道后池是當年上古神尊座下的小侍女,他與后池有著前世鴛盟,而清穆上一世恰恰是拆散他們的元兇。聽此,后池只打斷了天啟的話,她壓根不信天啟半分胡話。正在這時,清穆前來尋后池,他將后池護在身後,天啟只譏諷起了清穆如今的上仙實力根本不敵他,二人一言一語,天啟佔了上風,只將清穆氣得夠嗆離開,后池話中護著清穆,也請天啟盡快離開清池宮。因著清穆黑著臉離開,天啟只心底小得意,自打乾坤台降世以來,這還是他第一次將白玦氣得這副模樣,總算出了一口惡氣。

清穆因天啟而吃醋,他與后池鬧了幾分彆扭,還是決定前來跟后池道歉。眼見后池換了一身新衣裳,清穆只覺得后池十分貌美,卻不知后池是專門為清穆而換的。未待清穆出聲誇讚,天啟便又向后池粘了過來,他再度來到清池宮想與后池踏春飲酒。清穆看著天啟十分彆扭,他醋意大起,決定同二人一起踏春飲酒。清穆有傷在身,后池不讓清穆飲酒,天啟施了個結界將清穆困在其中,自己則與后池前去飲酒。二人落座,后池向天啟打聽起柏玄,天啟這才知曉后池是為此而來,只不過他並不知柏玄是何人。在后池的要求下,天啟解開了清穆的結界,清穆與小紙人兵分兩路尋找后池,小紙人先一步尋到后池,卻被天啟發現,天啟故意說出愛慕后池的話,后池不願與天啟有過多糾纏,也與天啟說個明白,希望天啟不要再示好於她,與天啟相配之人並非是他。

第24集清穆真情表白后池

清穆到祁連山尋后池,遇到了清池宮的迦葉,迦葉仰慕清穆許久,上前與清穆攀起話來。另一邊,天啟如今已化名為淨淵,他希望后池能隨他前往妖界,后池之所以靈力施展不出來是因為體內有極強封印,而她的手鏈能讓她有足夠靈力自保,若后池願隨他前往妖界,他定會助后池解除體內封印。

一路上,后池都糾結要不要去妖族恢復靈力,清穆在這時送上一束花,這束花是他尋遍祁連山所得,本清穆想將心裡話告訴后池,后池卻稱這幾束花是長闕從蛟龍族尋來的無價之寶,用來入藥的,他花了一百多年的時間日盼夜盼才培育養出花來,可清穆卻倒好,直接將長闕的心思都毀了。聽完后池的話,清穆只目瞪口呆,決定去幫長闕尋回種子,好彌補長闕。

天宮,景昭談起她對清穆的愛慕之心,也提起了羽化傘在瞭望山有片刻失控,蕪浣讓景昭拿出羽化傘,十分震驚傘上有著天啟的妖力,令她不得不回想起當年她闖入滅世陣法誤殺月彌的一幕。隨後,蕪浣來到朝聖殿,自神界關閉之後,朝聖殿落於天界,她曾以為她與暮光、古君乃神界最後之人,沒想到竟然天啟還活著,但如今六萬年已過,四大真神已隨神界永封,就算天啟來了又如何,在她的天界,她絕不讓天啟好過。

蕪浣蒙著面具前來清池宮尋天啟,得知現如今的紫月妖君便是天啟,她想殺了天啟,天啟應付之時,白玦與后池也出現,蕪浣只好先行離開。蕪浣探出天啟尚未恢復上神之力,只不過此事她定不能告訴暮光,不可讓天啟成為制衡她的把柄。為此,蕪浣願意利用清穆此人,若清穆是白玦,定可成為滅天啟的一柄長矛,若清穆不是白玦,也可成為她一大助力。

天啟與后池坦白談道,后池體內封了一道極其強大的神識,這道神識也一併封了她的靈脈,若后池想解開封印,她便能成為三界之中最強大的存在,三界之人無人再可欺她辱她,但也必須付出相應的代價,他並不知道那道神識能否與后池如今的神識相融合。話落,天啟留了時間給后池考慮,他在后池面前裝起柔弱重傷,后池知曉天啟今日受了傷,也同意讓天啟留於清池宮休息,清穆心底裡滿是醋意,只上前稱他會醫術,對天啟行針灸,痛得天啟齜牙咧嘴。

清穆為太蒼槍之主,暮光賜婚於清穆與景昭,欲讓清穆入天宮執掌三軍。景澗知曉清穆對景昭無意,他替清穆婉拒,蕪浣卻容不得景澗拒絕,當下便要求景澗給清穆傳信,還下令三軍與景澗同去。

清池宮中,后池拒絕了天啟,她只想做后池,不想解開另一個神識,天啟並不勉強后池,只將自己的令羽留給了她。另一邊,清穆得知了后池的生辰,他知曉后池在柏玄離開後便不過生辰,還是頗為用心為后池煮了一碗長壽麵,帶她到祁連山看漫天螢火。在漫天螢火的見證下,清穆道出了自己的心聲,他喜歡后池,會亙古不變地陪著后池看盡三界風花雪月,喜她所喜,避她所厭。后池自知身上肩負著重任,她還有柏玄要尋,故她無法答應清穆,清穆只帶著后池來到北海,在這片荒涼的海裡,他日復一日斬妖除獸,他從不知他的真實身份,卻在瞭望山初見時認定了后池,他不會攔著后池肩負責任,只願能一直陪在后池身邊,守護著她。聽著清穆的真情告白,后池也不再藏著自己的感情,只緊緊與清穆相擁在一起。

清池宮內,清穆將自己最珍愛的劍送給后池,還為后池放了一場絢爛煙花,二人相擁看著煙花,后池萬年來過了最開心的一個生辰。只不過暗處裡,天啟看著二人相擁的背影有幾分寂寥,他終究還是得不到上古的心。

 

第25集清穆上天宮拒賜婚

蕪浣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暮光前來詢問蕪浣,蕪浣只稱自己是因兒女之事煩憂,暮光知曉景昭對清穆癡心一片,只不過清穆與后池關係較好,他認為兒女之事不可勉強,若清穆若不願意,也不應當強求。蕪浣不以為然,她提起了太蒼槍的認主,如今清穆有太蒼槍,若不能為天宮所用,暮光離開啟神界的願望又遠了一步。

景澗率天兵至清池宮門口,清池宮並非閒雜人等可入內,鳳染只讓景澗一人進清池宮。景澗在清池宮中見到了清穆,天詔是傳給清穆一人,后池帶著鳳染先行避開。清穆得知暮光想讓他執掌三軍,他出言拒絕,且他也不願意和景昭成婚。景澗與清穆多年好友,他分析出目前的局勢,只怕此次蕪浣點兵隨他來清池宮是想要震懾清池宮。清穆不願意牽扯到清池宮,他決定陪著景澗前往天宮一趟,向蕪浣暮光明明確確拒絕此事。二人的話被不遠處的后池聽得,后池追了出來,她知此退婚一事並沒有那麼簡單,暮光是想要清穆的太蒼槍,她叮囑清穆要謹言慎行,她在清池宮等著清穆歸來,若暮光想用清穆不利,她清池宮絕不答應。二人緊緊相擁,羨煞了一旁的景澗,景澗向后池保證,他定會全力助清穆退婚。

妖族點兵完畢,隨時可以出戰仙族,天啟知曉如今局面,他道蕪浣還想利用森簡找到紫月鞭,如今定是不敢向妖族宣戰。為了牽制仙族,天啟決定助淵嶺沼澤的三首火龍成神,好震懾蕪浣。天宮中,清穆前來見蕪浣,他拒了自己與景昭的婚事,蕪浣一沒發怒,二沒同意,只讓清穆再多加考慮。

清穆離開後,后池一直愁眉苦臉擔憂著清穆,鳳染與長闕一直陪在后池身邊,想著法逗她開心。景昭得知清穆退婚本就心生不滿,再從景澗那裡得知清穆喜歡的是后池,她認定是后池蠱惑了清穆,故大張旗鼓跑到清池宮向后池示威。后池一身上神之姿現於景昭面前,景昭自知自己靈力不如后池,只出言稱她母親的壽辰便是她與清穆的定親禮,清穆已答應賜婚之事。景昭的挑撥離間落在后池耳裡,后池神緒微恍,卻還是定了心神,讓景昭速速離開清池宮,否則她引幾道天雷下來必是景昭承受不住的懲罰。

淵嶺沼澤,三首火龍得了天啟給的一縷神力,森簡讓三首火龍盡快晉神,一切事宜需三思而後行,可三首火龍卻因著與景陽之間的舊仇,他不顧森簡的勸說,一意孤行盯上了景陽,將景陽困於淵嶺沼澤內。景陽被困淵嶺沼澤,清穆主動請纓,只不過淵嶺沼澤一行危險至極,他向暮光討要了一個許諾,準備用於退婚一事。清穆尋到了退婚機會一事傳到后池這邊,后池心底裡終於微微放心,且她也從鳳染那裡知曉淵嶺沼澤將有半神破境之象,故她認為極有可能是柏玄,準備與鳳染前往淵嶺沼澤。

清穆與景澗來到淵嶺沼澤,恰好鳳染與后池也抵達此處,清穆一見后池便滿眼欣喜,他本想上前見后池,卻被景澗攔下。景澗為清穆引開了鳳染,將獨處的機會留給了清穆與后池,清穆十分感謝景澗。卻不知,景澗也想與鳳染單獨相處,鳳染看出了景澗的刻意引開,但還是配合著景澗,將獨處空間留給二人。

第26集清穆后池淵嶺沼澤患生死

淵嶺沼澤是鳳染先前的家,鳳染前來祭拜老樹妖,老樹妖是她唯一的親人,也是死在景陽與森雲手上的人。鳳染乃是鳳凰,卻因自幼生來不祥,被扔於淵嶺沼澤內,是老樹妖用內丹為她暖了三天三夜的身子,這才讓她活了過來,自此她與老樹妖相依為命。只不過,當年的仙妖大戰,景陽與森雲二人將淵嶺沼澤毀得面目全非,老樹妖為了護她被活活燒死在了那場天火之中。景陽是景澗之兄,只不過鳳染恩怨分明,她並沒有將景陽之仇算於景澗身上,但她絕不會原諒景陽。

三首火龍欲吸光景陽仙力,卻因清穆一行人而停住,準備先解決了這四人。外邊,清穆告訴后池,他已經想辦法讓天帝退婚了。天帝賜婚,四海皆知,后池深知退婚一事並非易事,清穆提起景陽與一眾仙將不久前在淵嶺沼澤消失一事,景陽靈力不淺,卻消失得毫無聲息,清穆與景澗懷疑景陽是被三首火龍所抓,特請此戰,天帝承諾於清穆,只要他將景陽帶回,到時候便可退婚。后池聽完,也提起了鳳染殺了玄晶宮三殿下之事,當年仙妖兩界之戰,森雲與景陽相爭,誤殺了老樹妖,鳳染為報殺親之仇不惜與仙妖兩界為敵,她對景陽恨不得除之而後快,而清穆如今卻要營救景陽作為退婚籌碼,這勢必會令鳳染兩難。鳳染是后池的人,清穆無法不顧及鳳染感受,只決定再想退婚之法,此次后池來淵嶺沼澤是因為這裡有半神破鏡之象,她懷疑柏玄在這裡。二人話說一半,三首火龍的人前來抓二人,二人也並不反抗,隨著他們一起走。

清穆與后池發現了三首火龍竟逆天而行啟動聚靈陣,強行吸食仙兵靈力,只怕他的靈力不低。二人被帶到景澗面前,清穆一見景澗便上演了一出仇人相見的戲碼,讓看守他們的人放鬆警惕,清穆再逐一擊破,準備救出景陽。景陽並不領清穆此番情,只道清穆剛對他動手是有意讓他難堪,后池看著景陽這副高傲模樣,不由得出言譏諷起景陽如今的境地。如今,洞中有著三首火龍的結界,他們不易劈開,只好將三首火龍引過來,讓他親自劈開結界。上神晉陞勢必要渡雷劫,后池欲引天雷至洞中將三首火龍誆來,故她向景陽行了禮,她這禮引來了天雷,也引來了三首火龍。

三首火龍現身,他如今已是半神之巔,並非后池與清穆所能抵擋。鳳染與景澗現身助二人,鳳染一見景陽,這才得知清穆與景澗是前來救景陽,用此事作為退婚的籌碼。仇人相見分外眼紅,鳳染想殺了景陽報仇,景澗攔下鳳染,他不願意看著鳳染在這裡做錯事,而清穆與后池則無條件尊重支持著鳳染,鳳染最終還是決定放了景陽,來日她定會親手殺了景陽,但此時她必須帶后池離開淵嶺沼澤。見鳳染殺心消失,三首火龍動怒,準備直接殺了這幾人,雷劫卻在此時來到,后池知曉三首火龍一旦成神必生靈塗炭,故清穆與鳳染、景澗幾人上前攔下三首火龍,三首火龍晉神失敗。

三首火龍晉神失敗,勢必不會放過幾人,鳳染帶著幾人來到當年天啟啟動滅世陣法之地,此地無人敢踏進,清穆的太蒼槍震懾了陣法中的真神餘威,讓幾人安然呆著。鳳染因景澗剛剛護景陽而動怒,景澗夾在二人之間兩難,只道若有一日二人兵刃相見,他定用自己性命解二人之怨。看著二人這副模樣,清穆歎了一口氣,景陽之過終究是害了景澗,景澗與鳳染定無可能。談話之際,后池只聽得有人在呼喚上古,她朝著月彌的神像走過去,在月彌身上看到了一些過往的片段,卻不知這是她與月彌之間的過往。

三首火龍發現了四人還安然無恙呆在陣法之中,他大怒之下準備取四人性命,清穆駕馭了太蒼槍的白玦神力,打敗了三首火龍。三首火龍負傷回妖界覆命,他此次雖晉神失敗,卻在清穆體內留下了龍息,清穆活不久了。聽此,森簡只讓三首火龍不要將此事告知天啟,清穆顯然是天宮之人,他死了對他們妖族百利而無一害。另一邊,清穆與景澗回天宮覆命,后池與鳳染一同前往天宮陪著清穆解除婚約。

 

第27集朝聖殿擇后池為主

景昭得知清穆帶著后池與鳳染回天宮,她氣勢洶洶前往天宮大殿。大殿下,暮光正準備嘉獎清穆,清穆提出當時暮光對他的許諾,他所求並非三界疆土,而是解除與景昭的婚約。清穆執意解婚約,景昭衝出殿來攔下此事,眾仙議論紛紛,清穆卻心意不改,他只鍾情於后池一人。看著清穆的情深模樣,蕪浣不肯解除婚約,暮光卻道罷了,他當場解除婚約,成全了清穆。

解除婚約後,清穆前來見后池,與后池緊緊相擁在一起,可清穆卻忽然渾身疼痛難忍,暈倒在了后池懷中。景澗為清穆療傷,發現清穆所中的是三首火龍的龍息,三首火龍已是半神,只有上神之人才能救清穆,而三界之中除了行蹤不定的古君之外,如今也只有暮光與蕪浣能救清穆。后池想去求二人救清穆,景澗憂心道出自暮光解除清穆婚約後,二人便爭吵不休,暮光不堪其擾入了朝聖殿,沒有半載數月是出不來的,而朝聖殿只有上神才能進入,清穆只怕撐不過明天。

天界之中目前只有蕪浣能救清穆,后池為救清穆前來求蕪浣,她向蕪浣道出三界如今的形勢,若蕪浣能救清穆,她願率清池宮歸順天宮,從此妖獸不足為患。清穆的條件確是十分誘人,蕪浣卻不願意輕易答應后池,她想要的是景昭與清穆的婚事。蕪浣緊緊相逼,后池不明白蕪浣身負她母神之名,為何對她如此厭棄,蕪浣絲毫不掩飾自己對后池的厭惡,且景昭次次輸於后池,她為了給景昭報仇,欲羞辱后池,讓后池在這裡跪上幾個時辰,她再行考慮答應救清穆一事。

后池與蕪浣同樣身為上神,按禮節后池可不必跪蕪浣,清穆前來攔下了后池,他寧死也不願意看著后池為他卑躬屈膝。蕪浣譏諷起清穆的不自量力,她如今是唯一能救清穆之人,只要后池一日不跪,她便一日不出手,若后池有能耐,可直接上朝聖殿尋暮光前來相救。朝聖殿外有上古神界的結界守護,后池雖為上神,實力卻停留在上仙,她若強闖朝聖殿只會被雷劈得魂飛魄散,清穆不僅不肯讓后池跪蕪浣,更是不肯讓她前去朝聖殿。死對於清穆來說並不可怕,他只想要與后池安靜呆在一起,故讓后池陪著他前往北海一趟。

清穆帶著后池前往北海,這是二人定情之地。在這裡,清穆告訴后池,他在千年前便夢中有了后池的身影,若有來生,他希望后池能在他遇到后池之前先遇到他,若沒有來世,他希望后池一個人能好好活著。后池不願來世,只求今生,清穆不忍看到后池為他捨棄清池宮,也不想后池為他交付了尊嚴和性命,就算后池為他求得了今生,他也會在遺憾和愧疚中度過,他只願后池能夠幸福。

清穆與后池回到天宮,清穆危在旦夕,后池還是冒險前往朝聖殿,蕪浣得知后池強闖朝聖殿,只笑后池不要命,她天宮地界,又豈容后池撒野。朝聖殿外,后池獨自一人對峙天兵,鳳染前來助后池,后池獨自一人踏進朝聖殿,蕪浣十分震驚朝聖殿結界竟對后池並沒有半絲影響,她出手對付鳳染,正當她準備處置鳳染時,景澗前來護住鳳染,坦言道鳳染是他鍾意之人,蕪浣看著眼前的景澗,只恨鐵不成鋼地放過了鳳染。

后池來到朝聖殿見到了暮光,見暮光入定,她用微弱的靈力向暮光傳音,也因此損耗了靈力。暮光被后池喚醒,他正準備傳靈力給后池時,朝聖殿卻在這時擇后池為主,殿中的混沌之力向后池襲來,暮光震驚之餘擔憂后池吸收不了混沌之力,他出手助后池吸收殿中的混沌之力,殿內的動靜被蕪浣見得,蕪浣直呼不可能。

 

第28集景昭以龍丹救清穆

暮光抱著后池從朝聖殿走出來,鳳染帶走了后池,暮光前去看望清穆,卻探得景昭將自己的龍丹給了清穆。景昭失了龍丹便失了靈力,與凡人無異,暮光與蕪浣大斥景昭,景澗勸景昭放過清穆,景昭卻至死也要清穆記住她,哪怕清穆與后池成親,但她的龍丹在清穆體內,清穆必會記她一生。看著眼前任性胡鬧的景昭,暮光因此大發雷霆,蕪浣知曉景昭如今的體虛,她決定讓清穆暫留天宮,等他們想到救景昭的法子,才可讓清穆離開。

后池醒來第一件事便是尋清穆,見清穆安然在自己眼前,后池終於放心。如今,后池是響徹天宮的上神,她探得清穆身上的龍息消失,靈力又增強幾分。此番二人因禍得福,還好天帝及時出手,這才撿回性命。因著天帝的相救,清穆決定多留天宮幾日參加壽宴,只不過如今后池吸收了朝聖殿的靈力,他不讓后池勉強參加壽宴,反讓后池先回清池宮等他。

鳳染前來見景澗,她只以為景澗昨夜之言是為救她的權宜之計,景澗心底裡鍾情於鳳染,卻還是沒有將自己的真心道出。蕪浣在殿中想著后池之事,后池與上古容貌相似,她總覺得此事不簡單,而她也並非后池之生母,只不過當年暮光對古君心中有愧,這才讓她做了那顆蛋的生母。古君乃蛟龍之體,若后池是古君之女,救景昭一事便有望。清池宮內有一禁地華淨池,除了古君以外無人可進入,蕪浣認為其中必藏著后池真正生母的秘密,故她讓鳳女前往清池宮一探。

后池與清穆二人越發甜蜜依賴彼此,若三界世間沒有彼此,縱然成神於他們而言也毫無意義。清穆因龍丹之事暫留天宮,他向景陽許諾,若天後壽辰之時他還還不了龍丹,他便會以畢生修為抵過。景澗聽此只直搖頭,金龍丹可解萬毒,景昭雖救了清穆,卻也害了清穆。

清穆前來向東華詢問取龍丹之法,取龍丹也只有真神才能做到,除了真神之外,只有一冒險之法,那便是清穆在青龍台上修煉成神,取代龍丹,將龍丹取出。清穆距晉神實力尚遠,稍有不慎便會魂飛魄散,但他已決定利用此法冒險一試,東華將他在瞭望山拾得的一小黃犬贈給了清穆,相信清穆此次定能逢凶化吉。

后池與鳳染下棋時神緒恍惚,這才從鳳染口中知曉蕪浣當年曾經打理過朝聖殿,故天宮處處效仿著朝聖殿,蕪浣定與上古相識,而她在吸收朝聖殿靈力時也看到了上古,上古與她容貌一樣。先前天啟曾說過她體內有一道封印,若解開了她便可能不再是她,她總覺得事情並不簡單。隨後,后池本想收拾東西回清池宮,景昭卻前來見后池,她明確告訴后池,清穆的龍息之毒是她所解,此次清穆定會娶她,她就算得不到清穆,也要做二人心底裡的一根刺。這時,清穆前來后池身邊,他再次向景昭表明,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娶景昭,一生只愛后池一人。

鳳女前往華淨池一探,發現華淨池乃是一房間,房間內有著柏玄的畫像,可蕪浣卻不知曉柏玄的身份,只對后池起了殺心。妖界內,天啟得知了淵嶺沼澤一事牽扯到了后池清穆,可森簡卻未上報,他出手懲罰了森簡,森簡擔憂天啟會為后池惹上天宮,天啟卻冷笑出聲,當年他可為上古負了三界眾生,區區一個天宮他也不在話下。懲罰完森簡後,天啟還是讓紫涵前去向森簡送紫金丹,他對森簡的信任不言而喻

 

第29集清穆上青龍台擋天雷

后池與清穆同看漫天星辰,二人相互依偎在彼此身旁,后池提起蕪浣的壽宴,她決定陪著清穆同參加壽宴,待此事了結,她便回清池宮。清穆疼愛后池,也依著后池所言。另一邊,蕪浣讓鳳女故意打暈景昭,造出景昭靈力潰散太快,即將保不住仙軀之景象,暮光想要用自己的龍丹渡給景昭,蕪浣不同意,她想要讓清穆上青龍台,受七七四十九道天雷之刑,還出景昭內丹。

景澗夾在清穆與景昭之間兩難,他始終愁眉不展,鳳染心底裡又何嘗好過,她雖然嘴上不說,可心底裡待景澗還是不一樣,特地陪著景澗借酒消愁。看到鳳染醉得睡過去,景澗不由得想起他初次見鳳染的模樣,鳳染並不記得二人小時候已見過,當年鳳染在淵嶺沼澤救了他,還曾將令羽給了他,只不過二人一別多年,鳳染早已認不出他。

次日,后池前來見清穆,清穆望著后池不由得想起了上古的身影,如今后池越發喜愛神界的服飾,清穆贈了她一根親手雕刻的簪子,親手為她插上,二人攜手同參加壽宴。壽宴上,蕪浣顛倒是非黑白,稱景昭與清穆情投意合,景昭為救清穆才讓出內丹,現清穆變心喜歡上后池,便應當歸還內丹。后池笑蕪浣顛倒是非黑白,但既然清穆承了景昭的情,她便造用自己的丹歸還便是。后池當場取內丹,可她卻取不出內丹來,蕪浣當場揭穿了后池並非古君之女的身份,清穆見不得后池受委屈,他信后池,為了還天宮的人情,清穆當場請命登青龍台,引四十九道天雷入體,歸還龍丹。

清穆進青龍台引天雷入體,后池不捨清穆受難,也陪著清穆同進青龍台,同受天雷。降天雷並非常事,此事驚動了古君,而天啟也來到仙妖交界處,看著青龍台所發生的一切。清穆與后池扛著天雷,景昭哭著來到青龍台,她一邊擔憂清穆,一邊哭著見證了二人的生死與共。上神天雷並非小小仙君所能扛,看著后池虛弱的模樣,清穆只身為后池撐起一道屏障,獨自擋天雷。四十九道天雷只剩下最後一道,后池已經做好了與清穆一同死在這裡的打算,她此生不後悔遇到清穆,與清穆相愛一場,清穆將后池護在自己身下,他上前迎天雷卻靈脈俱損后池為救清穆想將自己的神力渡給他,鳳染不忍看到二人死在這裡,她哭著懇求暮光出手相救,再加上景澗一同求情,暮光欲出手相救,可天雷已降完,結界卻還是打不開,他也無法出手相助。

天雷雖降完,可半空之中還閃爍著雷火,清穆醒了過來,連蕪浣都直呼不可能,清穆只深情地抱著后池,再次將后池護在了自己的身下,自己上前對付天雷,今日他便 要告訴眾人,他想活,連天都無法收他。

 

第30集清穆晉陞為神

一道道天雷劈向清穆,清穆起身抵擋天雷,誰說與天相爭不能活,他今日便要讓三界眾生看看他定勝天。清穆執起神力抵擋天雷,看著清穆擋天雷的模樣,蕪浣震驚發現清穆執神力的手法便與白玦一樣,而暮光也發現了清穆是想引雷電入體,重塑靈脈。天雷一道道劈下,如今已是八十一道真神之雷,暮光也震驚發現了清穆便是白玦,只有真神才能引動八十一道天雷。

清穆渡完天雷,他上前為損耗靈力的后池療傷,蕪浣想趁此出手傷二人,天啟從中阻攔,而古君也在這時趕到青龍台。古君警告蕪浣不得再傷害后池,他出手恢復后池的靈力,蕪浣當場質疑起后池的真實身份,她體內並無龍丹。古君面色不改道后池自小孱弱,她內丹殘缺,故早已被他化煉,用心血養之,而今日他也澄清了后池並非蕪浣之女,今日蕪浣所做之事夠他殺蕪浣一百次,后池與清穆他今日便要完好無損地帶走。天後提起剛剛清穆身上的那一絲妖力,不肯放清穆離開,古君笑天宮太過咄咄逼人,若清穆是妖族又如何能扛得過九天玄雷,而清穆剛救過景陽,天宮竟如此對待救命恩人。古君身為上神,他有著放肆的資格,再加上暮光一直覺得虧欠古君,也沒有再為難清穆,清穆當場向后池求親,古君並沒有答應將后池許配給清穆,只道今日起他會在清池宮待上萬年便帶著后池離開,清穆心底裡有失落之色,卻也離開天宮。景昭看著清穆毫不留情的離開,她心灰意冷,萬念俱失地回了房間。

天啟看到了青龍台所發現的一切,蕪浣竟敢傷后池,他定不會讓蕪浣好過,故天啟現身,他毀了青龍台警戒暮光與蕪浣二人,暮光因著天啟的出現而大為警惕,忙敲響青龍鍾,喚三界上仙入天宮。大殿中,暮光下令讓景陽帶兵駐守羅剎地,同時各仙家應當守護好自家門戶,以防妖族有機可乘。之後,暮光因蕪浣隱瞞后池並非她親生女一事而大感憤怒,他想知道當年究竟發生何地,蕪浣哭著提起自己這六萬年打理天宮的苦心,當年也正是因為古君常年不在清池宮,暮光一直來看她,她這才跟了暮光,也因愧疚之心做了后池的母親,不曾想卻牽扯出這麼多誤會。聽著蕪浣的話,暮光一片心軟,將蕪浣擁在懷中,讓蕪浣日後不要再找后池與清穆的麻煩。

清池宮中,鳳染向古君說清楚了清穆與后池之間的淵源,古君得知二人再次相愛只心底煩憂,不知該如何是好。正在這時,后池前來端藥給古君,古君寵溺地看著后池,哄著后池喝下他從雪山之巔採來的昂貴仙藥。喝過仙藥後,后池跟古君提起清穆之事,清穆也前來清池宮拜見,古君見了清穆,卻不同意二人的婚事,還讓清穆莫要再來清池宮。聽完古君的話,后池第一個著急無比,鳳染卻勸說安慰二人,認為古君是在考驗二人。

暮光前來見景昭,見景昭借酒消愁,暮光出言安撫。經歷此番事情,景昭也看清了許多事情,暮光只盼著景昭這次吃了苦能夠好生愛惜自己。如今景昭靈力受損,暮光只讓景昭閉關修煉,好生恢復。另一邊,蕪浣深知天啟既已現世,必離真神覺醒不遠,屆時天啟若再以月彌為由向她發難,她必招架不住,故她準備用魔器來提高自己的修為。之後,仙族以仙將失蹤為由向妖界發起進攻,兩方敵對下來互有勝負,天啟傳令讓三首火龍駐守羅剎地。

清池宮內,清穆為討古君歡心,親自打掃兵器房,可古君卻對清穆沒有好臉色。一連幾日,古君對於清穆的慇勤視而不見,清穆還未氣餒,后池便開始心疼起了清穆。

 

第31集后池得知真正身世

清穆為古君親自下廚,后池討好地餵著古君,古君心底裡深知這輩子可能也就只能吃上這麼一頓了,故乾脆放開了吃。見古君吃得歡心,后池也大為高興,可古君卻以十顆夜明珠相贈於清穆,讓清穆離開清池宮。清穆再次向古君表明自己對后池的愛意,古君始終不同意二人在一起,只讓鳳染送清穆離開清池宮。古君一再反對二人之事,后池想知道古君的想法,古君只道他有自己的苦衷,此事他做不了主。后池當著古君的面懷疑起了自己的身世,古君知道后池長大了,他也不該再瞞著后池,故將她的身世告知。

后池的體內藏著一道強大神識,而后池便是那道神識,六萬年前那場浩劫中,古君拚命全部神力保存了上古的一縷神識,只過那縷神識太過虛弱,古君才到華淨池中蘊養了千年,誕化了后池,至於柏玄則是一名普通的仙君而已,當年正是柏玄助他封印了上古的那道神識。古君之所以封印上古神識是因為她的遺願,她在渡混沌之劫時只願來生不再成神,后池聽此,只心底失落,她認為自己只不過是一道神識所化而已,柏玄與古君之所以待她千萬般好,只不過是因為上古,哪怕讓她成為三界的笑柄,他們也無動於衷,她后池自始至終只不過是一個笑話。

后池哭著跑出清池宮,清穆看著后池這副神傷模樣,只認為后池是與古君置氣了,不由得出言安慰。后池搖了搖頭,她已知曉古君並非她父君,只問起了清穆是否喜歡她后池,清穆一口應下他已喜歡了后池千年萬年。后池並不知自己是上古,只推開了清穆,她想要知道清穆究竟是選她,還是選擇她體內的一道神識,清穆答不上來后池的回答,后池心底裡難過萬分,消失在了清穆的面前。未等清穆去追,古君出現在清穆面前,他將后池的真正身份告知,讓清穆好好想清楚自己的內心,待后池體內的那道神識甦醒,她便會失去所有記憶,后池也不復存在,而清穆如今卻連自己的真實身份都搞不清,又如何談起對后池的情愛。

鳳女按照蕪浣所吩咐,以仙族名義擄走妖族名將,挑起兩族紛爭,之後再奉蕪浣之命暗中帶兵支援景陽,助景陽策反妖族。帝北城內,后池無意間從妖族手中救了白城主的女兒白爍,且她已布下仙障抵擋妖族入侵。白城主感謝后池的相助,但城中近日來屢有孩童走失,白城主不知該如何守護一城百姓,還望后池留下來鼎力相助。

后池在城中助白城主守護百姓,清穆尋到了后池,卻知后池不願見他,只暗中守護著后池。城中的妖魔是三首火龍的手下,六萬年前天帝定下約定,仙妖兩族不得踏足人間,此次三首火龍來犯,后池猜測是妖族出事了,故傳令羽給天啟,她在人間等著天啟。

暮光來到清池宮見古君,他提起天啟妖神出世一事,想重啟神界,攔著天啟重次出現血祭三界之事。想重啟神界務必要集齊四把神器,太蒼槍已認清穆為主,而日月戟於擎天柱中無法打開,暮光想讓古君帶著清穆前往擎天住一試,清穆或許能以太槍之力拿下日月戟。此次事關三界蒼生,縱然古君與暮光有解不開的心結,還是答應了暮光,命鳳染前去人間帶回清穆。

暮光知曉了蕪浣擅自增兵給景陽,他訓斥了蕪浣幾句,讓蕪浣下不為例。蕪浣挑起兩族紛爭,是為吸食戰死的仙將煞氣,如今正是她神力大漲的關鍵時刻,她並不願意停下手來。

 

第32集清穆取得神器日月戟

清穆回到清池宮見古君,古君向清穆提起妖神天啟之事,清穆聽罷只向古君承諾,他如今已承太蒼槍,定會肩負起大任,不會任由仙妖兩族開戰。得了清穆這句話,古君倒也欣慰,只讓清穆明日隨他去擎天柱取日月戟。另一邊,鳳染見了景澗,景澗稱此次前來是代家人向鳳染賠罪,鳳染用不著景澗的賠罪,景澗只好道出自己的心聲,他想鳳染了,鳳染對景澗也並非沒有情意,當下便同意讓景澗跟著她回清池宮。

天啟準備去一趟人間,他吩咐紫涵轉告森簡,羅剎地的戰局由森簡來定。紫涵知曉是后池約天啟人間一走,只盼著后池是想起了過往之事,不負天啟一番苦心。羅剎地兩族交戰,靈火不斷掉落到人間,導致帝北城百姓禍亂不斷,苦不堪言,后池用自己的仙障撐起靈火,讓白城主先行帶著百姓離開。白城主當下便命人疏散城中百姓,欲保一城百姓安然。

蕪浣吸食著魔器煉天弓裡的煞氣,她如今已達到了上神之巔的境界,不再是當年那個小小神侍,也不再畏懼任何人。

古君帶著清穆來到擎天住,這世間除了炙陽本人,能取日月戟的也只有清穆一人了。清穆上前以太蒼之力取得日月戟,日月戟與太蒼槍均被清穆所取,而隨著日月戟的現世,沉睡於北海的一副冰棺也破冰而出,冰棺中不是他人,正是沉睡的白玦。清穆取得日月戟,也再度發現了自己身上存有一股妖力,古君並不以為然,只讓清穆用好這股妖氣,助於修煉。清穆想以日月戟換得自己與后池的姻緣,可古君卻暗歎一口氣,讓清穆帶著日月戟回北海,他與后池不過是露水情緣而已。今日清穆已取得日月戟,他也大概猜到了自己的身世,也許他與后池日後將被真神所代替,但他與后池之間的情意是真摯的,他絕不會放棄與后池之間的情意。見清穆如此執著,古君也不再攔著二人,只希望二人日後莫要後悔,也懇請清穆好好待后池。

鳳染前來尋古君與清穆,清穆得知后池在羅剎地解決仙妖禍亂,不由得立即前往羅剎地,而古君則讓鳳染隨他同往天宮。羅剎地,后池以上神之名想攔下仙妖之戰,景陽不肯罷戰,后池想以上神之威壓迫,蕪浣卻來了羅剎地,她誣陷后池勾結妖族,同后池出手。天啟前來護住后池,后池這才得知天啟竟是妖神,蕪浣如今已是上神之巔,她想趁此機會解決了天啟與后池,故出手引發戰火。

戰火一觸即發,卻苦了帝北城的百姓,后池不忍百姓受靈火之苦,她攔下此戰,蕪浣卻對罔顧人間百姓的性命,再度引發戰火。蕪浣的神力令天啟大為吃驚,天啟的真神尚未覺醒,他對付蕪浣尚有些吃力,清穆在這時帶著兩把神器趕到,蕪浣忌憚於三人,只好構陷清穆盜取仙族寶物,帶著仙族之人先行離開。蕪浣離開後,后池不願理會清穆也離開,清穆追著后池而去,天啟料理著妖族之事,讓森簡親自過來鎮守羅剎地,妖族士兵將以森簡之令為準,至於三首火龍,他不聽命令私自煉邪法,自然要讓他吃些苦頭與教訓。

后池回到帝北城,只見帝北城內一片狼狽,白城主為了救白爍死於靈火之下,一瞬間一家三三口天人永隔,后池欲衝往天宮討個公道,清穆攔下了后池,他深知百姓之命於天宮而言不過是螻蟻。后池知曉清穆所說之話有理,只不過她自責不已,故她按約前來見天啟,讓天啟停了仙妖大戰,天啟應下后池,若仙族不再來犯,妖族也不會主動挑起事端。之後,后池懇求天啟助她解了體內封印,她想擁有強大力量護住三界,天啟答應后池,只不過他如今真神之力尚未恢復,若要破封印還需取回紫月鞭,紫月鞭化成紫月守護著整個妖界,在仙妖停戰之前取回紫月鞭並非明智之舉。后池願意等天啟取回紫月鞭之時,清穆也在這時來找后池,他稱古君已經答應了他與后池之間的婚事,想帶走后池,后池依舊賭氣不肯理會清穆,只讓清穆先行回北海。

天宮內,蕪浣回到天宮便倒打一耙稱清穆與后池勾結妖神,要求暮光下旨捉拿二人。景澗為二人說話,景陽卻稱他親眼所見二人勾結妖神,正在暮光下旨要捉拿二人時,古君趕到天界,他稱二人前往羅剎地是奉他之命令阻攔仙妖大戰。此次仙妖大戰已連禍人間,暮光自知仙族理虧,只不過此次二人總歸是助了妖族,他給了古君三日時間,讓清穆在三日內將日月戟歸還天宮,以示誠心。

清穆追上后池,他明白白告訴后池,他喜歡的是后池,不管后池體內是誰,他都只愛后池一人,他之所以攔著后池不讓她解開體內封印,只不過她不願意后池變成其他人而已。日後無論發生何事,他都會陪著后池,護著她。隨後,二人一同來到白城主的靈堂,經歷這一切,后池這才明白了古君待她的真情,而她也決意解開封印,護著這三界。正在二人準備回清池宮時,清穆靈力紊亂,他頭疼難忍,也看到了正處於北海深處的柏玄。

 

第33集后池尋回柏玄

蕪浣回到殿中,她因暮光還惦記天啟神界而大發雷霆,如今她的修煉之法已有成效,故她準備繼續挑起仙妖之戰,以提起她的神力,將眾神踩在腳下。此次羅剎地之戰,蕪浣擄來了三首火龍,她在三首火龍身上下了神印,讓三首火龍效忠於她。

古君下令讓鳳染去尋清穆,清穆必須在三日內交回日月戟。清穆帶著后池前來北海,他探得柏玄於北海海底,天啟也隨著二人前來,他笑清穆無稽之談,跟著二人一同進北海。蕪浣得知三人在北海,她將上神之力附於三首火龍身上,且給了他鷹族的神鏢,讓三首火龍去北海奪回日月戟。

清池一行人來到海底,清穆破了一道冰封之門,此冰封乃門乃是上古神期留下來的萬年寒冰,而柏玄就封印於其中。清穆與天啟合力解不開封印,清穆只好獨自上前以太蒼槍破了封印,他揭開冰棺,柏玄出現在三人眼中,卻見一神識入了清穆體內。正在這時,洞中即將崩塌,清穆喚了一句天啟,讓他不要輕敵,此乃八角困陣法,天啟十分意外清穆的呼喚,也知曉了此陣是三首火龍所設。天啟與清穆合力退敵,三首火龍有上神之力,他在交戰時傷了天啟,奪走了日月戟,天啟臉色蒼白,卻為了不讓后池擔心,強撐著身子,鳳染也在這時找到幾人,準備帶著清穆與后池回清池宮。

三首火龍奪來日月戟,獻給了蕪浣。后池帶著柏玄回到了華淨池,古君前來見后池,與后池化開心結。看過柏玄,古君心底一歎,白玦到底還是為了上古忍受本源撕裂之苦,他只告訴后池,柏玄是渡雷劫之時傷了靈識陷入沉睡,待靈識補好便會醒來。之後,古君獨自見了清穆,也解了清穆之惑,柏玄便是白玦,待他修補好神識後便會醒來,他醒來後清穆便會消失不見。清穆執意守護在后池身邊,古君問起了日月戟,這才得知日月戟落入了蕪浣手中。蕪浣性子雖跋扈,可卻不至於為了這一件小事與清池宮為敵,古君猜不到蕪浣所做一切究竟是為了什麼,且后池自吸收朝聖殿靈力後,暮光都知曉后池與上古必有聯繫,蕪浣卻對后池趕盡殺絕,究竟蕪浣對上古的忠分有幾分。當年,蕪浣一人所言是天啟殺了月彌,就連白玦都是聽了蕪浣之言才出手殺天啟,他只怕當年蕪浣之言有假。

柏玄的靈力潰散,身子開始結寒冰,后池擔憂柏玄,鳳染提起聚靈力之法,需將鎮魂塔、聚靈珠、聚妖幡三件寶物匯齊,再將身體孕育其中才能重聚靈力挽回乾坤。聚靈珠乃天宮物,聚妖幡掌管妖族凶獸,鎮魂塔更是鎮著人間煞氣,守護人間安寧,三件寶物並不易取,如今古君前往天宮,清穆希望后池待古君回來再決定取三寶之事。

古君前來見暮光,他提起月彌與四大真神的感情,認為月彌之死另有緣,他懷疑起了蕪浣說謊。如今妖神與四大神器已經出世,他們總有一天要重開神界,古君希望暮光能夠在此之前查清月彌之死真相,而他還要去一趟人間淨化兩族交戰所帶來的煞氣。古君私見暮光之事傳到了蕪浣的耳中,且二人還提到了月彌,蕪浣心底裡大為生氣,她喚來三首火龍,從三首火龍的口中知曉了柏玄此人。

后池對柏玄感情深厚,她已決意去取三寶救柏玄,清穆願助后池取回三寶,只不過此行兇險,他願替后池承擔下一切罪行。二人緊相擁在一起,后池卻趁清穆不備時以封神符封了清穆靈力,她不願讓清穆涉險。后池獨自一人來到人間皇陵的地宮,鎮魂塔處於地宮內,卻有碧璽仙君鎮守,后池與碧璽動起手來,她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取得鎮魂塔。

 

第34集蕪浣被罰放逐九幽百年

后池識破了鎮魂塔所布下的陣法,也發現了碧璽已經與塔融為一體,真身不離塔。鎮魂塔就在眼前,后池想破了此陣,碧璽釋放出此處獨有的煞氣,卻發現后池身上竟有諸多平凡恩護,為她去除煞氣。后池身上的恩護來自於帝北城,碧璽知曉了后池是護帝北城的清池宮上神后池,他將塔借給了后池,當日后池既澤被蒼生,他此舉便是感念后池善舉。

鳳染向長闕要了治傷的靈藥,準備將其給景澗。清穆尋到鳳染,他準備去天宮跟妖族取其他二寶,兩地相距較遠,鳳染對妖族較為熟悉,她攬下聚魂幡此寶,讓清穆前去天宮尋聚靈珠即可。

蕪浣來到暮光身邊,見暮光又在思念月彌,心底裡頗為不高興。暮光已經懷疑起了月彌之死,蕪浣假惺惺在暮光面前掉起了眼淚,將月彌之死推在天啟身上,暮光心軟,反倒安撫起了蕪浣。

鳳染來到妖族,見森羽苦苦糾纏常沁,卻被常沁拒之千里。待二人走後,鳳染破開密室結界取出聚魂幡,紫涵前來慰問,原來鳳染之所以得進密室是因為天啟的關照,天啟為后池可謂是付出一切,紫涵心中暗歎,若是森簡知道天啟就連妖族至寶聚魂幡都借給了清池宮,不知道是否會生出異心。鳳染拿到聚魂幡便與后池會合,后池得知清穆正在天宮取聚靈珠,連忙趕過去天宮與清穆會合。天宮中,清穆的蹤影被蕪浣發現,蕪浣只當清穆是為日月戟而來,她帶著暮光前往藏寶閣,將剛取到聚靈珠的清穆抓個現行。

鳳染前來尋景澗,卻意外發現景澗身上有著她的令羽。正在鳳染想要詢問之時,景澗因受煞氣過重而身體不適,鳳染匆忙渡靈力給景澗,也將自己為景澗所準備的仙藥拿出。同時,鳳染將自己前往妖族借聚妖幡一事告知景澗,他們已經尋到了柏玄,正準備為柏玄重塑靈識,而后池與清穆也已經前往天宮借聚靈珠。聚靈珠並非罕見之寶,暮光向來恩怨分別,他認為暮光必不會為難清穆與后池。

后池一到九重天便被鳳女攔下,鳳女本想拿下后池,后池一介上神豈容鳳女施威,只見后池將靈力注入手鏈,她靈力大增,直達天宮殿堂。天宮殿堂內,清穆已解釋清他此番來天宮是為借聚靈珠一用,蕪浣卻對清穆緊緊相逼,清穆不明白蕪浣為何總要將他跟清池宮與妖族勾連在一起,莫不成蕪浣希望清池宮成為妖族的附庸,而不是天族的助力,蕪浣只道是清穆背叛在先,投靠清池宮在後,如今倒要說她冤枉了人,她倒是想問問三日之期已到,日月戟何在。聽著蕪浣的話,一身玄色上神衣袍的后池冷笑出聲,日月戟何在想必蕪浣最是瞭解,她今日便想讓眾人看看九重天的天後到底是一副什麼面目。北海海底,三首火龍設計偷襲,奪走日月戟一切皆是蕪浣所為,羅剎地交戰,仙妖皆看到蕪浣擄走了三首火龍,蕪浣屢次挑起事端,構陷清池宮,不說今日天帝在此,就算是真神主神在此,若有不公,她也一要辯到底。話落,后池出手逼蕪浣,蕪浣為了自保亮出了日月戟,一切事實不言而喻,此次就連暮光也不再保蕪浣,只罰蕪浣放逐九幽百年。

蕪浣之事已解決,暮光也決定不計前嫌借聚靈珠給后池,景陽卻在這時帶著碧璽來到天宮,原來景陽以仙界不發兵踏足人間千年為條件,讓碧璽顛倒是非黑白,稱是后池硬生生搶走了鎮魂塔。鎮魂塔鎮著人間煞氣,並非尋常之物,暮光要求后池歸還鎮魂塔,后池一心想救柏玄,只與暮光達成條件,她願以自身靈力淨化人間煞氣百年,暮光暫將鎮魂塔借與后池,待此事了結後他再清算后池此次之過。

蕪浣被罰放逐九幽百年,卻在臨走前吩咐景陽前往地宮放出煞氣,好加深后池的罪孽。另一邊的妖族,森簡已經發現聚妖幡被鳳染所盜,他怒氣斥責看管不力的森羽,讓森羽帶兵前往羅剎地整軍,取回聚妖幡。

 

第35集清穆與后池即將大婚

鳳染留於羅剎地與景澗共下一盤棋,棋罷鳳染想回清池宮,妖界卻率軍來到羅剎地。此次妖界帶兵之人是森簡與森羽,二人想取回聚妖幡,莫說聚妖幡不在鳳染身上,就算是在她身上,聚妖幡也是天啟所借,森簡又何必苦苦相逼。森簡不相信天啟會罔顧妖族借出至寶,他挑起仙妖大戰,欲拿下鳳染。景澗一心護著鳳染,古君剛淨化完羅剎地的煞氣也前來攔下這場大戰,他在三界之中頗有盛名,就連森簡也要敬他幾分,今日之事他向森簡承諾,來日清池宮定會給妖界一個交待。聽古君如此說,森簡也不再苦苦相逼,只賣了古君一個面子。

景陽趕在后池與清穆之前來到地宮,他暗中放出地宮煞氣,一時間煞氣流入人間,以后池與清穆目前的修為也無法輕易擋下煞氣。煞氣因后池而起,后池今日就算散盡一身修為也要困住煞氣,清穆不忍后池受傷,只將煞氣引到自己身上,在煞氣流失有所好轉後,他讓后池回天宮報信,獨自一人留在天宮抵擋煞氣。

天宮中,景陽一口咬定清池宮的后池因聚妖幡挑起了仙妖之戰,古君與景澗說明聚妖幡是天啟所借,可眾仙紛紛不信,直到紫涵奉天啟之命前來傳達聚妖幡是妖族所借,這才平息了眾仙的揣測。不料,景陽卻質疑起了后池與天啟之間的關係,認為清池宮勾結妖族已久,古君行得正,坐得端,他與清池宮都無懼於這些流言蜚語,正在古君想離開天宮之時,仙君又上報地宮煞氣流落人間,禍害一方百姓。此事因后池而起,古君護短想護著后池,后池卻在這時來到大殿,她自知自己難得天規責罰,如今她願自請削去神位,入神隱山百年消除煞氣。后池此自罰並不輕,暮光讓后池思量清楚,見后池神色堅定,暮光應了后池所提,且按她所求免去了清穆的責罰。

地宮煞氣已經鎮住,后池也自請了責罰,古君始終還是心疼后池,后池經歷這樁樁件件的事情,她早已成長,願為救柏玄承擔自己的過錯,哪怕柏玄甦醒後已不再是當年的柏玄,她也無悔。清穆前來天宮,他從景昭口中得知后池自請責罰一次,匆忙前來找后池,他願陪著后池入神隱山百年,后池想獨自面對自己所犯下的過錯,她與清穆定下了百年之約,百年之後她定與清穆生生世世在這一起,但這百年內她與清穆只能分隔兩地。二人依依不捨,清穆向后池許下了白首不分離的誓言,他心悅后池,只願與后池相守一生。

森羽對於天啟屢次維護后池之事頗有意見,天啟出手教訓森羽,森簡為森羽求情,天啟看在森簡的面上饒過森羽,只不過他讓森簡記住,妖界之事由他做主,若有人再敢傷害或者連累后池,他絕不輕饒。

蕪浣前往九幽之際,她叮囑景陽,務必要殺了碧璽,人間煞氣之事便無人知曉。清池宮內,后池為柏玄重聚靈識,她相信柏玄百年後定能與她相見,一旁的清穆卻只希望柏玄能在三件寶物內呆上千年萬年,好給他與后池朝夕相處的時間。

清穆與后池即將大婚,古君下令讓二人新婚之前不得相見,清穆想送一份禮給后池,卻為此愁眉苦展。在景澗的提點下,清穆決定送活物與后池,好伴著后池神隱山百年。解決完清穆的事情後,景澗眉間也有一抹愁色,清穆倒是比他幸運得多,他雖愛慕鳳染,這滿腔的心意與赤誠卻無處可說。

 

第36集后池清穆大婚之喜

鳳染自天宮歸來後便眉頭緊鎖,后池知曉鳳染對景澗的心意,故出言提點鳳染,景澗不僅是景陽的弟弟,天後的兒子,更是有著自己思想靈魂的景澗,他為人正直,又多次維護清池宮,鳳染應當給他一個機會,給自己一個機會。得了后池的開解,鳳染欣喜前來見景澗,可景澗卻支支吾吾沒有透露自己的心聲,鳳染當下便帶著景澗一同逛集市。逛完集市後,鳳染帶著景澗一同看日落,景澗知曉自己對鳳染的愛慕,卻因著自己的身份不得不將這份愛慕壓下去。日落雖美,卻不過短暫,就如同神生漫長,也只不過是茫茫天地中的滄海一粟,鳳染與景澗對著日落同飲,相互珍惜著眼前的美好時刻。看完落日後,二人分別,鳳染素來不喜彎彎繞繞,當下便表明了她對景澗的心思,也讓景澗明日在后池的婚宴上給她一個答覆。她心中有景澗,也知景澗心中有她,二人若想在一起勢必要歷經重重難關,但只要二人在一起,她願陪著景澗天上地下永不分離,一同面對難關。若是二人無法走到一起,她也願意與景澗成為生死相交的好朋友。

清穆買通了清池宮的人,他匆忙將自己的禮物帶來給后池。神隱山寸草不生,又危險重重,清穆為后池備好了藥跟靈符,還將東華所贈的神犬送給了后池。為了哄后池開心,清穆帶著后池來到帝北城,他一直教著白爍功夫,讓白爍重展笑顏,這一份禮物令后池十分感動,清穆只嘴角微勾地親吻了后池的額頭,只要后池開心,他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今日走一遭帝北城,后池對成親禮也有了新的想法,她想同人間夫妻一般對著日月行禮,身邊只有真心祝福他們的朋友親人。聽著后池所言,清穆二話不說應了后池,準備一切按照后池要求的來。

蕪浣來到九幽,她想在這裡憑借煉天弓釋放吸收魔氣,突破上神之巔,達到足以與真神匹配的實力,否則待真神覺醒之時,只怕她沒命享受天後之福了。天宮內,景昭乖巧陪在暮光身邊,東華前來見暮光,暮光讓東華去查人間煞氣流失一事,他認為此事有蹊蹺。這話正好被身邊的景昭聽得,景昭也同樣知曉煞氣一事是蕪浣命景陽所為。

后池與清穆前往人間成親,古君心中暗歎,如今這一切並非白玦所願,這六萬年他對白玦言聽計從,卻唯獨這一樁他還是違背了白玦的意願,他早在不知不覺中將后池當成了自己的親生女兒,故他不願意看著后池與清穆過得不幸福,這是他們虧欠后池的,若白玦將來要怪,就怪他一人便好。

后池與清穆在人間成婚,清穆前來迎新娘子,景澗自稱是娘家人堵著清穆的門,讓清穆過了重重難關迎娶后池。正在清穆準備見后池之時,一身喜服的天啟前來攔下了清穆,他不許清穆同后池成婚,今日便是來搶親的。后池出來見到了天啟,她坦言告訴天啟,她並不是上古,而是后池,今日是她與清穆的成婚禮,她並不想與天啟鬧得不愉快,故讓天啟移步前往偏廳吃喜酒。天啟並沒有為難后池,他站在人群之中,與古君一同觀望了二人的婚禮,之後寂寥地離開。

景昭將暮光懷疑人間煞氣一事告訴景陽,勸景陽不要一錯再錯,景陽卻決定去殺了碧璽。無奈,景昭只好來找景澗,卻無意撞見了后池與清穆的成親禮,她暗中將景陽之事告訴景澗,景澗本想先行一步,后池知曉定是出事了,她讓賓客先行移步偏廳吃酒,在聽得景澗所言之事後,一行人前往地宮阻止景陽。景陽欲殺了碧璽,卻被后池一行人攔下,景澗想帶景陽回天宮覆命,景昭卻放走景陽,她深怕此事牽連到蕪浣,不僅讓景澗要瞞下此事,更是讓景澗勸后池跟清穆保密。景澗心中懷有大義,他不肯同意此事,與景昭不歡而散,而碧璽則命垂一線,他自道雖他是為人間不受苦與天後勾結,卻也是罪有應得,只不過他一死,人間煞氣再無人鎮守。聽此,后池允諾碧璽,在這百年之間,她定會滌蕩煞氣,守護人間。

 

第37集后池懷有身孕

碧璽深知后池是大功德之人,能得到后池原諒,他也了無遺憾,只形魂俱散消失在了后池與清穆面前。景澗回到帝北城,他因私自放走了景陽而十分自責,鳳染並不怪景澗,她想同景澗同面對一切,可景澗卻後退一步拒絕了鳳染,鳳染強忍著心中的難過離開,往後二人再見之時便只是朋友,絕無其他。

后池與清穆大婚之夜,二人喝了交杯酒,從此後,二人同甘共苦,清穆知曉后池心繫三界蒼生,在后池離開的這百年間,他便替后池守護這世間萬物。這夜,二人都為彼此沉淪,緊緊地相擁相愛著對方。

次日,清穆送后池到神隱山門口,他讓小紙人陪著后池。后池與清穆吻別,叮囑清穆百年之後要記得來帶她回家,卻不知,清穆已做好與后池分別的打算,待白玦靈識修補完成歸來之時,他便不復存在。后池獨自一人進神隱山,神隱山雖被神封印了六萬年,其神力依舊強大,后池在山中發現了一處房子,與柏玄在瞭望山的竹屋一模一樣。天啟現身於后池面前,這竹屋是他搬來的,他準備在此伴著后池百年,哪怕后池已為清穆之妻,他也只願默默守護著后池。

清穆將后池之話傳達給景澗,讓景澗自己決定是否公開景陽所做之事,如今碧璽已死,殺了景陽也於事無補,若景陽能因此受管束造福三生,也不失為一件好事。后池的心胸令景澗十分佩服,景澗將人間遭受煞氣之處告訴了清穆,想與清穆一同去人間化解煞氣,清穆讓景澗留在天宮好好輔佐暮光,同時他也告誡景澗不要一昧逃避,感情之事若一再逃避便會消失無存。

景澗性子優柔,他因著清穆之話來到清池宮門口,卻還是沒有進清池宮。長闕將此事稟報給鳳染,鳳染對於景澗的猶豫不決大為生氣,也賭氣著不想再見景澗。古君前來開導鳳染,他認為景澗行事思慮周全,是鳳染值得托付之人,且鳳染也身負重任,一身義氣,鳳染屬實不該錯過景澗。

清穆在人間六城清煞氣,景昭一直陪在清穆身邊,暗中助清穆,可清穆一直與景昭保持距離,他心中唯有后池一人。一晃眼兩年時間已過,這兩年清穆一直送信與后池,后池雖有著天啟相伴,卻還是十分思念清穆,二人藉著小紙人傳情,清穆只覺得這百年流轉竟十分難熬。

東華已經查到了景陽與人間煞氣有些許關係,暮光讓東華查清此事,若此事是景陽所為,他絕不輕饒。同時,他也從東華口中知道了三界再現魔氣,魔氣一事非同小可,他讓東華先行保密,待查清此事再作定奪。之後,暮光召來景澗,景澗身為白鳳之軀,如今蕪浣在九幽無法料理鳳族之事,故他讓景澗前往梧桐林繼承長老之位。蕪浣從鳳女處得知此事,她大為不悅,梧桐林中藏著她的秘密,這些年來她煉化魔器之時不慎讓魔氣入體,故她一直讓鳳女為她吸食妖兵仙將的靈力,以靈力來淨化體內魔氣,而如今,蕪浣準備犧牲鳳族為她淨化魔氣,她讓鳳女帶著附有她神識的令羽前去見丹鳳長老,只有取了丹鳳長老之命,她才可守住梧桐林的秘密。

景澗前來梧桐林,卻遇到了鳳染,如今梧桐林有變,鳳染是受丹鳳長老之命回到鳳族,丹鳳長老即將坐定,準備在此之前將鳳染的身世告知。同到梧桐林的還有清穆,清穆一見鳳染便對她出手,稱眼前的鳳染是妖魔所化,讓景澗不要受鳳染蒙騙。另一邊,后池懷有身孕,她得知此事之時開心無比,準備到時親口告訴清穆。

 

第38集白玦覺醒

清穆認定鳳染是妖魔所化,鳳染出聲辯解,清穆一番探問才確認了鳳染的身份。原來,今日人間煞氣忽濃,他發現煞氣的源頭是鳳族之地,便想前來找丹鳳長老一問究竟,不曾想鳳族眾人皆遇害,還是被化成鳳染模樣之人所殺。梧桐林之中存有魔氣,三人都不得不提起警惕,故決定分頭尋找景昭與魔氣,若遇危險便用令羽傳信。

清穆在梧桐林之中聽到了景昭的呼救,只見景昭被魔氣所困,清穆上前救景昭,卻反被魔氣所困。正在清穆抵擋魔氣之時,柏玄甦醒,柏玄感應到了清穆的危險,前來與清穆一同抵擋魔氣,清穆在施法之時震驚發覺他的本源竟是妖力。柏玄站於清穆面前,他收了太蒼槍,清穆知曉柏玄便是白玦,命運如此他無法抗拒,只不過百年未歸,他還未接后池回家,心有不甘。面對著清穆的心有不甘,柏玄的神識進了清穆體內,清穆知曉自己即將消失於三界之中,他回想起與后池的點點滴滴,不由得落下淚來,他懇求白玦定要好生待后池。與此同時的神隱山中,后池心底十分不舒服,只覺得今夜有什麼大事發生,天啟前來安慰后池,后池卻依舊感到心底不舒服。

白玦已經覺醒,他體內卻依舊響著清穆聲音,清穆叮囑白玦要好生待后池,白玦頭痛難忍,只怪他一時倉促融合,神力只恢復了四成。梧桐林之事是蕪浣所做,蕪浣瞧見了梧桐林裡所發生的一切,原來,清穆竟是白玦的本源割裂所化,她今日想趁靈力大增之時對鳳族趕盡殺絕,卻意外喚醒了白玦,她猜測白玦常居清池宮中,后池與上古容貌相似,二人必有淵源。白玦並未發現蕪浣,只不過蕪浣今晚大意讓丹鳳長老逃走,她必須盡快找到丹鳳長老,以免生出更多禍端。

景澗與鳳染失足跌落鳳族禁地,景澗看到了兩塊斷裂的玉,上邊刻著梧夕與鳳焰之名,他將兩塊玉合二為一,竟化出了一隻火鳳。鳳族並未出過火鳳,景澗想著鳳染來到梧桐林的原因,一時間也震驚猜到了鳳染的身份,她乃鳳族鳳皇。

白玦昏倒在梧桐林中,景昭救了白玦,白玦察覺到了景昭是金龍體脈,從她口中得知她是暮光與蕪浣之女。正在這時,古君前來見過白玦,他請白玦移步清池宮,白玦十分意外神界已經關閉,他沉睡多年,許多事情已經忘記,包括清穆是誰他也並不知情,故讓二人先行下去,他想獨自休息片刻。暮光帶著仙君前來見白玦,白玦只單獨見了暮光一人,他如今記憶有所缺失,與當年的白玦判若兩人。

白玦入主天宮,景昭稱她昨日看見鳳染在林中以魔力吸食鳳族靈力,鳳染行得端,坐得正,她不顧這栽贓之名,白玦自稱自己不偏袒任何人,卻下令將鳳染押入天牢,嚴刑拷打,至於清穆之名,他讓暮光下令,往後三界不得再提及此名。隨後,白玦與暮光談起魔族之事,稱他知曉鳳族之事並非鳳染所為,他只是怕打草驚蛇這才將計就計,待過幾日暮光將鳳染放了即可。本凶之人白玦心中有了些許判斷,其人本命令羽是仙根,他想知道暮光執掌天宮六萬年後是否能推測此心懷魔凶之人的身份,暮光推測不出來,白玦提起了蕪浣,暮光只道蕪浣絕不可能會墜入魔道。白玦也並未懷疑起蕪浣,他將天宮之事交由暮光做主,自己則準備前往蒼穹之境,景昭自請陪在白玦身側,白玦念景昭救過他一命,他此次便承景昭一份情,讓景昭留在他身邊。出九重天,白玦遇到了景澗,景澗問起清穆,白玦坦言告訴景澗,他已覺醒,世間便再無清穆,清穆一仙軀於他無足輕重。

暮光下令讓蕪浣出九幽,蕪浣如今只不過是下階神力,她準備效仿當年的玄一,將神力統統轉換為魔力。另一邊,景澗前來私放鳳染,他擋下了天兵天將,讓鳳染前去神隱山尋后池。神隱山內,天啟已經知道白玦覺醒,只不過白玦在這時覺醒,只怕上古知道定要責怪白玦無情。后池如今已有身孕,她許久未有清穆消息,只懇求天啟能出去尋一尋清穆。正在這時,結界震動,后池與天啟到結界口救下了鳳染,縱然世人道鳳染血洗梧桐林,殘害鳳族,可后池還是深信鳳染,同時她也得知了白玦已覺醒,且她深知白玦便是清穆,白玦既已覺醒,世間便再無清穆。

 

第39集白玦裝失憶不認后池

天啟告訴后池,白玦已覺醒,后池與清穆之間的這段情於白玦而言便沒有任何意義,后池不相信天啟的話,她始終認為白玦便是清穆,此時的鳳染已經醒轉過來,她也坦白告訴后池,白玦不再是昔日的清穆了,她會落得這副模樣便是白玦所賜。白玦如今在蒼穹之境重建了長淵殿,以真神之稱御令三界,后池想出結界見白玦,天啟攔下后池,他再三告誡后池,白玦不僅不是清穆,更是不會記得清穆與她發生的一切,清穆只是一絲靈識而已,被真神之力震碎的靈識就連祖神也無法重建,清穆是永遠地回不來了。后池心中牽掛著清穆,她不信天啟所言,執意要見到白玦。天啟無法,只好助后池出結界,他希望后池能夠接受現實,與清穆好好告別。

蕪浣徹底淪為魔族,她一心想殺了白玦與天啟,重恢復上仙之名,故讓鳳女助她瞞下墜魔之事。出九幽後,景陽前來接蕪浣回天宮,將鳳族出事與白玦覺醒之事告訴蕪浣。蕪浣假裝不知道此事,她作出欣喜之色,決定去拜見白玦。如今景昭正侍奉在白玦左右,蕪浣前來拜見白玦,她先會見了景昭,見景昭對白玦存了不一樣的心思,蕪浣教導著景昭,讓景昭設法取得白玦的歡心,只有做了蒼穹之境真正的女主人才對景昭是最有利的。經此一事,景昭也明白了真神的尊貴,更是對白玦多愛慕了幾分。

后池來到蒼穹之境,她聽得幾名仙娥在嚼舌根白玦對景昭的寵愛,心底裡百般吃味。站出身來,后池打探得知白玦在桃林,她前來尋白玦,看著眼前一襲黑衣之人,后池不由深深想念起了清穆,百年後清穆始終還是沒有來接她回家。隨後,后池對著白玦喊著清穆之名,試圖喚醒清穆,可看著白玦的冰冷神色,她方才明白清穆回不來了,而景昭在一旁也對后池譏諷出聲,讓后池有自知之明。眼前的后池與上古十分相似,白玦出聲卻深知她並不是上古,見后池一直討要著清穆的神識,白玦這才下令在北海之境為清穆立一處衣冠塚,但日後不得有人以清穆之名擅闖蒼穹之境。

蕪浣前來拜見白玦,白玦提起了鳳族沾染魔氣之事,讓蕪浣盡快查清鳳族之事。蕪浣應下,她提起了天啟覺醒,想知曉天啟為何會在當年的大戰中留有一絲神識,白玦只以當年他元神大傷為由遮掩了過去,而聽到蕪浣拿后池與上古相比來試探他,他更是震怒,區區一介上仙又如何能與上古相比,徹底打消了蕪浣的猜忌。

后池從蒼穹之境回來便靈力受損,她虛弱倒在河邊,幸虧古君發現及時救了后池。后池醒來後哭成淚人,看著后池如今的痛苦模樣,古君頗為自責,他出言安撫后池,只要有他在,天便塌不下來,清穆之事由他來替后池想辦法,如今后池有喜了,她應當好好保重自己。

蕪浣存了想要剷除后池的心思,如今她已經探得白玦的神力虛弱,她必須要盡快加強修煉,到時她魔神同體的靈力大境,就算是上神也奈何不了她。之後,蕪浣讓鳳女去尋丹鳳長老,只要丹鳳長老在一日,她便一日睡得不安穩。

古君前來見白玦,詢問白玦是否記得六萬年前那場混沌之劫,當年正是白玦孕育了上古的神識四萬年,轉神咒也是白玦耗費半身神力才畫下的,而上古便在轉神咒失效的前一天轉世,也就是如今的后池。當年白玦封了后池的神力,只希望她能平安無憂一生,就連后池之名也是白玦所取,白玦更是化身為了柏玄守護在后池身邊。上古復活就意味著混沌之劫並沒有消失,故白玦不惜忍受撕裂本源之苦,也分出一具身軀去吸收天地妖氣,萬年前更是前往北海準備將自身仙力與妖力相融,練就混沌之力,所以他想知道白玦此次歸來是否還會為了上古,為了三界蒼生犧牲自己以身赴劫。若白玦初心未變,又為何要毀了清穆,假裝失憶,讓后池痛苦難過。

白玦坦言告訴古君,他並沒有料到清穆會產生出神識,二人合併之時清穆更是吞噬了他,待他甦醒才發現那具軀體已與后池相愛,他之所以假裝失憶是為了后池著想,他已是將死之人,只有蒙蔽了后池,了卻這樁婚事,才能善終。就算將來上古甦醒,得知他非但苛刻后池,更是以身赴劫會恨他,他也無怨無悔。提起后池,白玦也怪起了古君沒有攔下二人相愛,非但如此,更是讓后池放逐神隱山百年,讓原本相愛的二人分別了數十載。

 

第40集鳳染得知自己身世

白玦知曉清穆與后池之間分隔百年的痛苦,只是往事再提無用,連他也無法改變這番命運。古君願與白玦同守這個秘密,白玦道出他已知曉鳳族之事是蕪浣所為,只是他未在蕪浣身上探得一絲魔氣。小小天後白玦並不放在眼裡,不過白玦曾去過淵嶺沼澤,為了延緩混沌之力而神力受損,故他此次只能小心應對,不想再生出任何意外。未來已成定數,白玦讓古君好生安撫后池,而他只有絕情,別無選擇。古君離開後,景昭前來見白玦,她想與白玦定下婚約成婚,嫁入長淵殿,讓白玦與清池宮有個了斷。白玦思慮再三,出聲應下了此事。

后池在夢中見到了上古,見上古的神識游於虛空中,她與上古進行了談話,將清穆之事告訴上古。上古不相信白玦會因一己之私傷害他人,后池出聲反駁上古,上古只道命運之下每個人都只能承受,就如同她身為真神不得不為天下蒼生應混沌之劫,而她之所以許下來世不成神的遺願也只是想圓一個來世與心愛之人相守一生的心願罷了。

景澗在清穆的衣冠塚前獨自對弈,白玦站在景澗身後,知曉了他當初身為清穆時一直輸給景澗的原因,只不過他卻無法上前與景澗談話,他必須控制自己的情義。隨後,景澗前來天宮,他得知景昭要嫁給白玦,自請命前往羅剎地駐守,暮光讓景澗先參加景昭與白玦的成親禮,之後他提起了鳳族的丹鳳長老失蹤一事,景澗更是想起了鳳染的身份,獨自隱藏住這個不為人知的秘密。出大殿後,景澗遇到了蕪浣,他避蕪浣如洪水猛獸,蕪浣猜測景澗知曉了梧桐林的秘密,故讓鳳女前去查。

白玦迎娶景昭之事傳到了清池宮,清池宮欲瞞著后池,古君知曉這是白玦想出來為后池斷情的法子,只不過此法對於后池來說太過殘忍。后池發現華淨池底的鎮魂塔消失不見,她猜測此事與清穆有關係,故準備獨自前往北海。

蕪浣已尋到丹鳳長老,她知曉了丹鳳長老曾讓鳳染前去梧桐林,原來,鳳染是鳳焰與梧夕的孩子,當年蕪浣讓丹鳳殺了鳳染,丹鳳一時心軟偷放了鳳染,如今她自知自己活不成了,只告訴蕪浣,待鳳皇歸來,等待蕪浣的便是無盡煉獄。蕪浣向來心狠手辣,既然她已經知曉了鳳染是鳳皇,她也欲對鳳染下殺手,只以白玦之名引鳳染前去蒼穹之境,再偷偷擄走鳳染,她對鳳染試探一番,見鳳染生出雙翼,這才確認了鳳染是火鳳的身份。當年,蕪浣被傳得了鳳族族長之位,老族長曾讓她守護鳳皇降生,再將族長之位歸於鳳皇。鳳皇降世,涅槃重生,才是鳳族希望,而鳳焰與梧桐也是她親手所殺。聽得自己的身世,鳳染欲殺了蕪浣報仇,卻被蕪浣困在了混元大法裡,十二個時辰之後她便會被吸盡靈力,化為骨血靈丹,到時蕪浣吞了她便成為真正的鳳皇。

今日便是景昭與白玦的婚事,蕪浣已在蒼穹之境布下了天宮重兵,若后池想來鬧事,她定向后池有來無回。另一邊的北海,后池來到衣冠塚面前,將自己有身孕一事告訴清穆,她本想當著清穆的面親口道出此事,不曾想清穆早已離她而去。清穆在走之前留了一段倒影給后池,自后池救回柏玄後,很多不屬於他的記憶便被開啟了,早在北海海底打開冰棺之時,清穆便意識到了他便是白玦,也是柏玄,他希望后池不要因他而難過,他這一生雖然短暫,但擁有過后池便足矣,他愛后池,他這一生唯一的妻子。

景澗身上有著鳳染的令羽,令羽有異,他得知了鳳染出事,心底裡生出一股焦急擔憂,故順著令羽尋到了鳳染,他拚命一切欲救鳳染出去,三界之間有他在,他絕不會允許任何人傷害鳳染,就算是他的母神蕪浣也不能。

 

第41集古君命隕救后池

景澗告訴鳳染,早在梧桐林他便知曉了鳳染身世,他以為他離鳳染足夠遠,蕪浣便不會傷害鳳染,可如今他只後悔沒有將這一切早點告訴暮光。眼見鳳染支撐不住了,景澗只拼盡一切破了混元之陣,緊緊地抱住了鳳染。鳳染在混元之陣待得過久,她縱然出了混元之陣,卻也支撐不住。

后池來到蒼穹之境,只見漫天的螢火繞著白玦,白玦知曉后池已經來了,只暗中傳信給古君。 古君未來,后池便已到了白玦面前,她想知曉清穆是否還在,白玦再次對后池冷言冷語,景昭笑后池如今也能嘗到被心愛之人拋棄的滋味,而她便是名正言順嫁給了心愛之人。聽著景昭的心愛之人,后池只冷諷出聲,只怕景昭壓根就不愛,只是不想輸給一個永遠贏不了的人而已。后池的話激怒了景昭,景昭出手打了后池一巴掌,蕪浣更是出手傷后池,后池的簪子掉落,白玦一看便想起了清穆與后池之間的過往。蕪浣緊抓著后池不放,白玦見不得后池受苦,卻因著蕪浣的試探只能一忍再忍,幸虧古君及時來到,古君欲為了后池跟蕪浣交手,白玦從中攔下,讓古君帶著后池回清池宮。

后池不願回清池宮,她當初既是嫁給了清穆,如今白玦想娶他人,她想從白玦的手中要得一封休書。白玦不願意寫下休書,卻為了后池不得不違心寫下休書,斷了他跟后池的情義。得此休書,后池也心灰意冷,決定隨古君回清池宮。此事已罷了,蕪浣卻不肯善罷干休,天宮重兵圍著后池,天啟前來護后池,他讓白玦取消今日的婚事,也提醒著蕪浣月彌之死,他與蕪浣之間的賬來日再算。今日白玦娶景昭,辱后池,將來上古知曉此事定會無法原諒白玦,天啟也見不得后池與上古受辱,白玦欲瞞下上古復活之事,只稱天啟胡言亂語,與天啟交起手來。天啟一直將本源之力化為紫月供妖族之人修煉,如今天啟忽然收回紫月,對妖族之人的修煉折損嚴重,可天啟顧不得其他,只一心滅了仙族,為上古贏回顏面。二人交手之時,后池上前攔下二人,可蕪浣卻暗中出手傷了后池,她傷得后池靈脈盡斷,哪怕是祖神在世也難以扭轉她的生死。天啟欲拼盡一切性命護后池,今日蕪浣傷后池至此,若后池有個好歹,他必血洗天宮,讓蕪浣償命。

古君知曉后池如今靈脈盡斷,天啟救不了后池,故他將后池的真正身世告知,他一介蛟龍又如何是后池的父神。抱了一下后池之後,古君當著眾仙眾神的面對后池行真神跪拜之禮 ,混沌之劫那日他得到了上古一絲本源之力,他用了萬年時間滋養至今,就連白玦都不知此事,今日他便將這本源之力跟一併尊榮都還給上古,只求上古覺醒之後能妥善安置他的女兒后池,善待她肚子裡的孩子。話落,古君取出體內的本源之力,后池聲聲懇求古君不要行此之事,她已經沒有清穆了,萬不可再失去古君,可古君執意救后池,只取出本源之力,隕落於后池的面前。

古君用自己的命換了后池一線生機,上古的混沌本源覺醒,白玦與天啟知曉后池的身體承載不了混沌本源,只讓她將混沌本源逼出。后池落淚不止,她看著白玦一字一句道,白玦因一己私利扼殺了清穆與柏玄,縱然天宮斷她靈脈,這所有的不共戴天之仇她一定會親手向白玦討回,她本想一生只為一人女,一生只為一人妻,一生只為一人母,卻不想天宮與白玦逼她至今,既三界不容她,她便逆了這三界。話落,后池喚出本源之力,她召回了原本屬於她的古帝劍,親手將劍刺入白玦體內。取回古帝劍時,后池告訴白玦,今日恩怨,一筆勾銷,從此以後二人再無羈絆。

景澗知曉蒼穹之境出事,他一人之力無法攔下天宮的重兵,只獨自來到羅剎地假傳軍令,將天宮重兵引至羅剎之地。穹蒼之境內,蕪浣想殺了后池,暮光攔下蕪浣,恰好這時羅剎之地的戰鼓響起,暮光派景昭率兵前往羅剎地駐守,而他也問起蕪浣關於月彌之事,蕪浣並未多解釋,只跟暮光不歡而散。

 

第42集后池誕下元啟

天啟抱著失去意識的后池回妖界,並讓紫涵前去尋鳳染。后池醒來後,她感覺到自己腹中的孩子即將降世,她將孩子托於天啟,天啟欲救后池,他將紫月用於后池身上,一時之間神力消耗過多白了頭髮。

羅剎境地,妖族之人皆因紫月被收而修為大減,這時景陽還帶重兵來到羅剎地。羅剎地並非森羽與常沁能守,森羽卻上前擋著景陽,讓常沁先行離開。常沁不肯捨森羽離開,只自爆妖丹護著森羽,護著妖族之兵。正在這時,景澗前來攔下景陽,他坦稱鐘鼓是他所敲,只讓景陽退兵,不要逼他出手與景陽敵對。

蕪浣回到殿中大發脾氣,她越來越無法控制自己的魔力,更是恨暮光滿口仁義道德。如今上古還未完全覺醒,天啟的真神之力也未恢復,她決定趁此時間對二人趕盡殺絕。妖界內元氣大傷,森簡更是因紫月的突然抽離而死,森羽將所有的一切過錯歸於天啟,欲反了天啟。常沁希望森羽冷靜,天啟是妖族的根基,若在此他們同室操戈必會被仙族趁虛而入。小漓鼓動森羽反了天啟,她挑撥離間,森羽聽了小漓之話,不顧常沁勸說,怒氣沖沖來到紫月泉。

紫涵守在紫月泉外,他得知森簡因失去紫月力量而死有些意外,認為其中定有蹊蹺,也道日後天啟必會給大家一個交待。眾妖本是神色有所鬆動,小漓再度挑撥離間,紫涵生氣對小漓對了手,森羽因此帶領著眾人欲殺天啟,奪紫月。

后池醒來,她將孩子交給了天啟,天啟為孩子取名為元啟,看著眼前的孩子,后池只稱往後孩子若是問起親生父母,便說他父親是北海上君清穆,一生緊守自己的摯愛和正義,他母親后池一生幸福,有三五知己好友,亦得父神和她丈夫寵愛,一生無憂無慮。話落,后池的本源逐漸消散,她知曉自己即將不復存在,能做為上古的覺醒之軀,她雖有怨,卻也感到三生有幸,沒有辜負古君為她爭來的上神之名。

紫涵以自己的本源之力擔保,百年內天啟必能還眾妖修為,眾人這才願意罷休。不曾想,這時景陽來到了妖界,他本是一屆仙君無需放在眼裡,可景陽手中卻有著魔族之物弒神花。弒神花令妖族之人元氣大傷,小漓傷在了弒神花手下,森羽想取內丹救小漓,可小漓卻先一步斷氣。正在這時,天啟外出護妖族,妖族只有他能負,別人沒門。天啟剛救了后池,他的神力空虛,眼見天啟擋不住弒神花,白玦及時趕到,救下了妖族。妖族雖被救,可紫涵中毒太深,他活不久了,心底裡卻深深擔憂著天啟日後沒人照顧,也讓天啟替他完成他剛應下的百年之約。先是月彌,現在是紫涵,天啟眼看著自己最愛之人一個個死去,他出聲答應紫涵,日後他定不會再任性妄為。

鳳染欲帶后池離開,可途中卻遇到了鳳女。眼見鳳女要為難二人,三首火龍出來解了二人之困,稱他如今已效忠白玦,此次正是白玦授意讓他前來解圍。白玦此舉鳳染並不領情,只獨自帶著后池離開。

大殿上,白玦稱日後妖族歸入蒼穹之境麾下,他讓暮光百年間助森羽恢復妖族實力,暮光並無異議,白玦提起了景陽的罪行,暮光也大為震驚,問起景陽何來弒神花。景陽手中的弒神花是從蕪浣那裡得來的,他本想供出蕪浣,暮光卻為護蕪浣故意隱下此事,求白玦不殺景陽。眾仙皆為景陽救求情,白玦也只罰了景陽二十道天雷,關禁閉百年。

清池宮內,后池陷入沉睡,鳳染想知曉白玦的言行究竟何意,天啟只道白玦一切也是為了上古。蒼穹之境,景昭與白玦坦明瞭她知曉白玦答應婚事是為了上古或者后池,她別的不求,只想圖尊榮二字,見景昭坦誠了,白玦也應允景昭,她只要守己安分,他便不會驅景昭出蒼穹之境。

 

第43集上古覺醒

白玦取走了上古九幽之後的記憶,不希望上古知曉混沌之劫,盼著上古平安一生。另一邊的天宮中,蕪浣前來見暮光,暮光質問起弒神花的來由,蕪浣並未否認弒神花是她從九幽帶出來的,她之所以帶出弒神花是想要殺了天啟,而當年月彌確實是她所殺的,她瞞了這個秘密六萬年。暮光對於蕪浣的話十分震驚,蕪浣辯解稱她是誤殺的月彌,並非心存刻意,而她這些年一直挑起仙妖紛戰也是為了守護這個秘密,她之所以不告訴暮光是不想連累到暮光,二人夫妻六萬載,暮光何其忍心看到蕪浣受罰,哪怕弒神是大罪,可暮光認為蕪浣並非心存刻意,他願為蕪浣遮擋下來,只願蕪浣能夠心存善念,改過自新。殊不知,蕪浣心中並非存有悔意,她只想著繼續修煉魔氣,成為三界之主。

天啟前來見白玦,白玦將所有的事情都一併告知天啟,二人輪番為上古扮演惡人以身赴劫,如今白玦已練成了混沌之力,他認為自己是必死之人,這才對后池冷漠相對,不願給她多餘的希望。除此外,白玦與天啟也知曉了蕪浣墜魔一事,只不過蕪浣在天宮六萬年已久,她根基深厚,二人不願意打草驚蛇,只暗中提防著蕪浣。

白玦為了元啟的安全著想,讓元啟隨著天啟留在清池宮。轉眼間百年已過,天啟已長成一個小男孩,天啟帶大的孩子終歸是多了些調皮搗蛋,而上古也甦醒過來,古帝劍感受到上古氣息應召而來,卻被鬼精的元啟拆成了幾塊研究。時隔六萬年,上古甦醒過來,記憶卻停留在了九幽,她問起天啟關於白玦之事,天啟將混沌之劫解除,神界關閉一事告訴上古,他瞞住了月彌跟古君之死,只道他們留在神界助炙陽打理事務,而元啟則是白玦與凡仙女子有的孩子,但白玦將孩子拋棄了,與蕪浣的女兒景昭成了婚。一切切事情都變化得太快,令上古不知所措。

元啟跟天啟討要武器,天啟寵溺元啟,卻在這件事情上沒答應他,只稱不出幾年元啟必會擁有一件屬於他的獨一無二的法器,令眾人忌憚不得,這才將元啟哄開心了。看著元啟的嘴饞模樣,天啟也無奈起身,準備去給元啟做糖葫蘆。

蕪浣百年間一直吸收煞氣,她的魔力增長不少,鳳女依舊為蕪浣收集煞氣,只不過百年了,鳳族不少幼鳳從殼中降世,鳳女想回梧桐林料理重建鳳族之事,蕪浣雖嘴上答應了鳳女,卻在鳳女不備之時將魔氣侵入她體內,凡墜魔者,無論生死,皆受她所號令。

上古醒來已有些時日,她一心想見白玦,這日和鬼精的元啟達成共識,二人深夜夜探了一回蒼穹之境,元啟按照天啟吩咐的隱藏了自己的混沌之力,上古帶著元啟一同前來偷窺白玦。二人在屋簷上偷窺白玦沐浴之時,元啟故意將上古推向白玦面前,二人六萬年終得相見,卻彼此之間透露著生分之感。從浴池出來後,上古問起了元啟之事,白玦只對元啟作不管不顧模樣,引得上古頗為不滿。

 

第44集上古時隔六萬年見蕪浣

白玦在上古眼中儼然成了一個不負責任,拋妻棄子的形象,白玦卻並未辯解半分,只讓上古無事不要再來蒼穹之境,讓上古失望不已,帶著元啟回了清池宮。清池宮中,白玦偷溜進清池宮給上古送東西,天啟搖頭輕歎,生怕白玦長久下來會驚動蕪浣,他已分明決定好了斷情,卻還是捨不得放下來,看著白玦的癡情模樣,天啟還是讓白玦暗中見了上古一面。

清池宮流傳起神界的八卦,多半是天啟的醜事,鳳染將這些醜事說與天啟聽,天啟只又羞又氣,他查清八卦來源,一一過問了清池宮眾人,讓眾人不得再傳這些八卦。因著這次八卦,天啟再度想起神界之事,只不過心中唏噓,六萬年了,他也懷念著當年的神界。

天宮中,蕪浣為暮光端來瓊漿,東華壽宴將至,蕪浣想以自己千年靈力滋養瞭望山作為賀禮,暮光心疼蕪浣,這百年來蕪浣未出天宮,故暮光讓蕪浣代他前往瞭望山,參加東華壽宴。之後,蕪浣前來見景陽,景陽當年因弒神花被罰二十道天雷,卻並未將此事歸咎於蕪浣,且這百年他的心境已經發現改變,他只願仙妖兩族能和平共處,他練就的一身本事能夠不派上用場。

景澗與鳳染二人情投意合,早已芳心暗許。上古甦醒,景澗前來拜見上古,上古已從天啟那得知了鳳焰與梧夕是蕪浣所殺,她萬萬沒有想到她當年竟看錯了蕪浣,因此也對蕪浣之子沒有幾分好感。只不過,景澗性子謙虛,也寵著鳳染,就連天啟也看好景澗,上古與景澗交談幾句也發現了景澗確實是好的。景澗離開後,鳳染提起了東華的壽宴,天啟不同意二人前去瞭望山。只不過兵不厭詐,上古何其瞭解天啟的性子,她與元啟聯合起來誆著天啟,讓天啟無奈之下受不了二人的軟磨硬泡,讓二人鑽了出去前往瞭望山。

瞭望山內,蕪浣與景昭前來參加壽宴,蕪浣問起了景昭如今的處境,景昭只道她如今已不再活得如履薄冰,反倒逍遙自在,經過這百年,她也明白了自己能得的只是尊榮,故也不再對白玦或者清穆抱有幻想。另一邊,上古帶著元啟來到瞭望山的竹屋,她看著這破敗的竹屋,不由得想起當年她跟白玦的過往,而元啟始終對白玦心有膈應,記恨著白玦這百年來的拋棄。六萬載光陰,上古重新回到舊地,卻早已物是人非。

瞭望山的閒善等仙君議論起了蕪浣跟景昭的虛榮架勢,二人一來瞭望山便想取山中修煉之人專飲的泉水當水喝,閒善雖頗為不滿,還是帶了仙娥前去取仙泉。不曾想,元啟正好在仙泉邊小解,小仙娥交不了差,她氣急敗壞,元啟向來是知錯就改,他得知這並非普通仙泉,非但主動認了錯,更是願隨仙娥前去向蕪浣跟景昭認錯。仙娥帶著元啟來到蕪浣面前,這些年元啟經常去蒼穹之境,他認得景昭,也與景昭關係不睦,蕪浣得知元啟是后池與清穆的孩子,只出手打了元啟一巴掌,欲教訓元啟,幸虧上古及時趕到。上古身為三界主神,她受了在場眾人一拜,更是讓眾人退下,單獨留下了蕪浣一人。

 

第45集上古對白玦死心

上古從蕪浣的口中得知了后池此人,她問起蕪浣關於鳳焰和梧夕之事,蕪浣並不承認自己所做之事,反將一切都推給了丹鳳長老。如今丹鳳長老已死,上古也無從對證,只與蕪浣結束了六萬年前的主僕情誼,且她向蕪浣下令,她不願再見到蕪浣,他日神界重開,蕪浣不得踏入神界半步。結束了蕪浣之事,上古前來壽宴上尋元啟,她將自己無聊時修煉的渡劫丹作為賀禮送給了東華,此丹可助東華飛昇成神君,且她有意開神界,他日若東華飛昇成神,可到朝聖殿一坐。

景昭前來拜見上古,上古根本不把景昭天宮公主的身份放在眼裡,只稱景昭根本無資格前來拜見她。正在這時,蕪浣也來到壽宴,上古當眾打回蕪浣一巴掌,為元啟討回了公道。元啟回到清池宮,將瞭望山的一切都告訴天啟,天啟早已看蕪浣不順眼多年,如今聽到蕪浣當眾顏面掃地,只心裡覺得十分解氣。從瞭望山回來,上古也問起了后池此人,天啟敷衍過去,上古也只決定勤心修煉,盡快重開神界,並讓元啟幫她盯著天啟,有任何風吹草動前來向她匯報。

甦醒十分高興,他為了讓上古勤心修煉,決定不去叨擾上古。隨後,暮光問起鳳女下落,無數仙君近日來都死於非命,一切都與鳳女有所關聯,蕪浣卻稱她並不知鳳女下落,暮光決定前往蒼穹之界一趟,讓蕪浣有鳳女下落盡快告知。暮光走後,蕪浣命鳳女速去羅剎地,她需要有更多的煞氣修煉成魔,好分化瓦解三大真神。

元啟將天啟偷溜出清池宮的事情告訴上古,上古一路跟隨,見到了天啟跟白玦呆在一起,天啟還將她的古帝劍交給了白玦,二人談著上古之事,天啟將景昭洩露后池之事告訴白玦,且他讓白玦務必要多拒絕上古,以絕了上古的念想,白玦心中自分寸,只出聲應下。之後,上古前來尋古帝劍,卻被白玦發現,白玦再次趕著上古離開蒼穹之境,他與上古的緣分早在六萬年前已盡,若上古想再續前緣,他不介意陪著上古重夢迴一次。看著白玦這副輕薄模樣,上古只噁心的離開,卻意外遇到了三首火龍。見三首火龍這副諂媚模樣,上古只覺得此人與白玦如今沒什麼兩樣。

暮光與森羽前來蒼穹之境議事,二人意見不合,白玦知曉上古還留在蒼穹之境,只召來舞姬,辦了一場宴席,與二人一邊飲酒一邊議事。舞姬的動靜確實是引起了上古的注意,上古肚子也有些餓了,她幻變成三首火龍前去參加宴席,在宴席上聽到暮光與森羽之間都收買了三首火龍鬧出的衝突矛盾,她還是亮出了自己的身份,讓暮光一行人先行退下。眾人退下後,上古前去敬了白玦一杯酒,見白玦身上有劍傷,上古猜測到了這一劍是元啟的母親所賜,在九幽的千年內,上古一直想念著白玦,可她卻不曾想,白玦會變成如今這副模樣,她對白玦的喜歡都是一分一分積攢起來的,如今也因為白玦一分一分消散。看著上古逐漸遠去的身影,白玦落下淚來,只心底難過。

蕪浣召景昭來天宮,得知白玦因瞭望山之事罰了景昭一年禁閉,她咬著牙告訴景昭,蒼穹之境已經沒有了景昭的立足之地,她們不應該將希望寄托於他人身上,而是要主宰在自己手上,她想要助景昭成為蒼穹之境的主人。

上古欲離開蒼穹之境,景昭前來見上古,她希望上古不要再踏入蒼穹之境,還她一席之地,而她願意將清穆與后池的故事告訴上古。上古不受景昭所脅,三首火龍也連忙將景昭之事告訴白玦,白玦匆忙前來見上古,將清穆與后池之事告訴上古。白玦口口聲聲稱清穆與后池不過一介凡軀,他對二人絲毫沒有愧疚感,只讓上古加緊修煉,不要再因這段無關緊要的往事傷神。見白玦如此不念舊情,對元啟也沒有半分疼愛感,上古心灰意冷,徹底對白玦死心。殊不知,這些年來白玦一直默默守護著上古,也多次扮著鳳染的模樣陪著元啟玩,他默默承認著一切,只為了上古能夠平安一生。

 

第46集蕪浣逆天弒神

上古回到清池宮,她雖知曉古君已為了后池命隕,卻還是問起了古君的下落,天啟並沒有說出真相,上古落下淚水,她已經猜測到了天啟告訴她的都是善意的謊言,只怕月彌也已經不在了。看著上古落淚,元啟出聲安慰,上古心有默契般地說出了后池離開前讓天啟轉告給元啟的話,也讓元啟多給白玦一些時間,待白玦心中的結解開自會來找元啟。后池生元啟之時,她的神識在這副軀體內,她願意做元啟的娘親,元啟聽此,只哭著撲向上古懷中,叫了一聲娘親。

蕪浣的魔力大成,待渡劫成功便能飛昇成魔君。只見天空劈下一道道天雷,蕪浣上前渡雷劫,白玦已察到了天象異動,東華與暮光也提起了九幽異動之事,且他查閱出若是修成至神之巔是可以隱匿週身魔氣,暮光不由得想起了蕪浣,這才知道蕪浣早已墜魔,這麼多年來蕪浣並未改過自新。

妖族多年來一直休養生息,森羽想娶常沁為妖後,常沁並未立即應下此事,只抽回手決定再想想。正在這時,景澗與鳳染前來妖界勸森羽退兵,森羽與景澗已經成為多年好友,見景澗與鳳染如今情意正濃,森羽不由得向景澗討教。

仙族內出現仙兵靈脈枯竭而亡的屍身,景澗相信森羽定不會做出此事,此時正值退兵當口,景澗不由得懷疑起了蕪浣,他匆忙回天宮稟報。暮光臉色凝重,他懷疑起誅殺仙兵之人是魔族,二人談至一半,蕪浣來到二人面前,二人只好止住話題。蕪浣時隔六萬年親自下廚,本該是一家人其樂融融之象,景澗卻因對蕪浣有心結而提前離開,暮光在飯桌上故意提起了天兵將士受害之事,景陽對妖族向來沒好感,他懷疑是妖族做的,暮光質問起景昭為何沒上報九幽異象,經此百年,景昭的性子更為凌盛。未等景昭出言,暮光已經揭開一切真相,所有的一切都是蕪浣做的,他今日不願意再袒護著蕪浣。蕪浣承認了一切事情,只不過她的魔氣大增,暮光根本不是蕪浣對手,景陽想護著暮光,卻被蕪浣打暈。蕪浣露出真面目,她對暮光出手,並讓景昭去殺了白玦,她現在的魔力能與真神相較量,只要白玦一死,她便什麼都不放在眼裡,三界也該由她來主宰。

妖族本想退兵,仙族卻因三名將士之死而再欲再發兵,景澗決定從中周旋,盡量不讓兩族開戰。淵嶺沼澤之中,天啟一邊喝酒一邊想著月彌,將自己所有的心事說與月彌聽,這時蕪浣幻化成月彌的模樣,她蒙蔽了天啟,以月彌之名緊擁著天啟,趁著天啟不備之時出手,殺了天啟。天啟乃水之真神,他一死天便顯現出異象,入秋的天暴雨不止,遠在清池宮的上古也心中一陣不安。

蒼穹之境內,白玦探得魔神降世,他決定將蒼穹之境的靈務用來抵禦魔神,故讓景昭離開蒼穹之境。景昭聽從白玦的話,想與白玦飲一杯餞別酒,卻在酒中下了毒。白玦出事,三界內漫天飛雪,大地成冰必是真火之力潰散,白玦本源是火,上古心中暗叫不好,只怕白玦出事了。

蒼穹之境釋放出無盡魔氣,聚妖幡落入鳳女之手,鳳女利用聚妖幡引起仙妖兩族巨大浩劫,常沁與森羽共同抵擋魔氣,森羽也不慎中了魔氣。

 

第47集蕪浣蒼穹之境大敗

森羽中了魔氣,他心智被蒙蔽,欲自殺謝罪,常沁提醒森羽是妖皇的身份,讓森羽堅持下去,森羽看著如今的局面,深知唯有兵解之法才能解此難。另一邊,上古來到蒼穹之境見蕪浣,蕪浣的墜魔令上古大為失望,她如今已不再是當初那個小神侍,如今與主僕兩人再度相見,只一心想要贏過上古,故蕪浣扔下了白玦的太蒼槍,正式挑釁上古。上古乃混沌主神,她身負三界使命,今日她不管蕪浣有何原因墜魔,於公於私她都無法放過蕪浣。

蕪浣如今已經解決了天啟與白玦,區區一個上古她並不放在眼裡。不曾想,白玦與天啟卻在這時趕到,原來二人早已經識破了蕪浣的計謀,天啟喝了白玦備下的殮息之酒,演的這齣戲便是為了盡快解決蕪浣。

羅剎陣地,仙族兩族均被魔氣所籠罩,鳳女帶來蕪浣的命令,她請景澗離開此地,保全自身。見此,景澗便知曉蕪浣便是九幽今日誕生的新魔神,他讓鳳染幫他護陣,開啟了仙陣。仙陣只能支撐一陣子,聚妖幡卻一直吸收著眾仙妖的煞氣,景澗不得已,只好以身護陣,為仙妖兩族擋下了陣陣魔氣,摧毀了鳳女的聚妖幡。景澗以身護陣奄奄一息,他手中一直緊攥著鳳染的令羽,鳳染這才知曉景澗是她幼時救過的小男孩。面對著景澗的仙逝,鳳染痛苦落淚,也因此激發了體內的能量,涅槃重生成為鳳皇。

天啟、上古與白玦共同對抗蕪浣,蕪浣卻依舊勢在必得,沒有炙陽,三人根本不是她的對手。只見天地間都陰雲密佈,魔氣吞噬了整個蒼穹之境,天啟、上古與白玦拼盡全力抵擋,白玦更是化出了清穆,四人聯手對付蕪浣,蕪浣處心積慮終是一敗,她敗下陣來,白了頭髮。蕪浣雖敗,她卻猜到了上古的復活與混沌之劫有關,她笑白玦處心積慮為上古著想,但上古來日得知真相必會後悔終生,心若死了,活永久又有何用。

鳳皇出世,上古來到鳳染身邊,鳳染求上古救景澗,上古搖頭,景澗用的是兵解之法,仙人和妖君用了此法都會魂魄俱毀,不能往生輪迴,縱然是上古也無能為力,三界之中,鳳染再也尋不到景澗了。景澗的死同樣令蕪浣大感難過,終究是自己的孩子,蕪浣將怒氣都撒在鳳染身上,認為一切都是鳳染所害,她懇求上古救景澗,上古無能為力,看著眼前可悲的蕪浣,白玦只認為一切也該真相大白了。

天宮中,白玦讓蕪浣承認當年淵嶺沼澤之事,蕪浣承認了月彌是她所殺,她笑四大真神被她戲耍得團團轉自相殘殺。上古想起當年是她帶蕪浣回朝聖殿的,月彌也悉心教導著蕪浣,她不明白蕪浣怎麼下得了狠手,蕪浣只道自己永遠只是鳳焰的代替品,白玦坦白告訴蕪浣,當年上古帶蕪浣進朝聖殿便知曉了鳳焰跟梧夕隱居一事,她從沒有想過讓鳳焰代替蕪浣,一切只不過是蕪浣一人的多想。蕪浣直呼不可能,三首火龍也招認了有關蕪浣的一切罪行,上古當場下令,她身為混沌主神,決定三日後親自將蕪浣斬於青龍台上,以平蒼生之怒。蕪浣怒斥天道不公,她提起了后池為一己私慾盜三界之寶之事,三界眾人皆知后池只不過是一個笑話而已,她卻不自知,天啟不願讓上古知曉后池之事,上古卻坦言告訴蕪浣,三界之寶皆是由她混沌靈力而生,她若想要便擔不起一個盜字,至於其他之事無論她知與不知,都容不得他人置喙。

眾仙與眾神離開,上古獨留了白玦一人,上古問起白玦自己失憶的原因,她作為主神醒來之後就連景昭跟蕪浣都可以隨意羞辱嘲笑她。白玦坦言稱蕪浣口中之人並非上古,而是后池。上古對后池之事已經瞭解了七七八八,白玦自知自己對不起后池,他願背負一切罵名,永不回神界。聽著白玦的話,上古也賭氣以上古之神名義向祖神起誓,她永生永世不愛白玦,不恨白玦,只願永生陌路,再無相見之期。看著上古離開的背影,白玦心痛難忍,卻深知自己只能斷情絕愛,才能讓日後的上古心裡好受一點。

上古想知道她出九幽之後究竟經歷什麼,天啟只道他並沒有經歷過不清楚,二人都瞞著上古,只想讓這件事情不了了之,上古已經心神俱疲,也沒有再追究此事,只回了清池宮。妖族內,森羽因景澗的死而心底愧疚,常沁陪在了森羽身邊,只讓森羽慢慢來,未來的路還很長。

暮光前來見蕪浣,他喜歡的一直都不是高高在上的天後,而是當年的小神侍蕪浣。縱然到如今,蕪浣也認為自己並沒有做錯,錯的只是天命,只是神。暮光對蕪浣的感情至深,他上前抱了抱蕪浣,無論蕪浣有沒有做錯,他都認蕪浣是他的妻子。隨後,暮光為蕪浣前來求上古,上古因月彌之死不肯饒恕蕪浣,暮光只道他這一生當斷不斷,終成大錯,如今終於可以做一件他六萬年前就該做之事。

 

第48集上古與天啟重開神界

暮光敲響神界鐘鼓,他公佈了自身的過錯,願以身化石龍來懺悔,永隔仙妖兩地,護萬世太平。鳳皇鳳染,公平公正,乃執掌帝位最佳人選,他願將位傳於鳳染,只望眾卿家繼續輔佐鳳染,永護三界基業。暮光所做的一切令蕪浣感到痛苦難過,終究是六萬載夫妻,她對暮光的情早在不知不覺中存在,如今暮光化石龍,留給她的只不過是片虛幻的龍鱗。隨後,景陽前來向蕪浣道別,他準備離開天宮來懺悔自己的過錯,蕪浣到如今還認為自己沒錯,她讓景陽要去一爭天帝之位,景陽只道自己並無顏面去爭,他準備用畢生修為去蘊化人間危難,來償還自己所犯下的罪孽。神魔殊途,二人如今這一別,只怕往後再難相見,任憑蕪浣如何挽留,景陽都毫不猶豫留開了天宮。

青龍台上,上古準備與蕪浣做個了斷,當年是她帶蕪浣回朝聖殿才有了如今的一切罪孽,如今她親手收了蕪浣的鳳族血脈,從此蕪浣非人、非仙、非妖亦非魔,她歷盡各種病痛卻永不入輪迴,受永生孤寂之苦。見上古對蕪浣如今狠絕,景昭詛咒上古永世不得所愛,也嘗一嘗這萬年孤寂之苦,上古只獨自離開了青龍台,並未與景昭多作糾纏。

羅剎陣地,上古前來見鳳染,只見森羽在景澗所逝之地許下承諾,他此生絕不會再讓應聲鼓有響起之日,兩族必和睦共處,若他有違此誓,他親自下去向景澗請罪。上古準備回神界,她將仙界交給鳳染,如今仙妖不平,她認為鳳染必能擔起大任,待日後兩族和睦共處,她便讓鳳染來去自便。

天啟前來見白玦,白玦早已經將蒼穹之境所有靈力注入到太蒼槍上邊,再加上天啟與上古修為,二人足以打開神界大門。隨後,天啟將當年清穆送后池的小犬帶出來,這小犬便是紅日的一絲殘魂所化,天啟讓紅日陪著白玦萬年孤寂,同時他也想讓白玦赴劫前多陪陪元啟,元啟一直想要一件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兵器,天啟將此事交給了白玦,讓白玦完成元啟一直以來的夢想。

白玦隨著天啟前來見元啟,他將自己對元啟的愛道出,他之所以將元啟留在清池宮是為了元啟的安全。身為元啟的父神,白玦將死的含義教給了元啟,悉心教導著元啟,還帶著元啟到人間遊玩。白玦對元啟在人間的喜好都瞭如指掌,元啟向來聰慧,他想起鳳染從不承認帶他推牌九之事,也猜到了先前帶他到人間遊玩的鳳染是白玦所化,故解開了心結,跟白玦好好地玩了一趟,還收了白玦為他打造的法器,法器雖是一把普通的桃木劍,卻附了白玦半生的靈力修為,令元啟開心不已。一日光陰一晃而過,白玦帶著元啟回到清池宮,與元啟道了別,元啟不知白玦此去無歸期,只盼著白玦早日歸來。

後古歷六萬五百六十九年,九月初十,主神歸位,三界重享太平,神界已開,眾仙與眾神都恭迎混沌主神歸位。歷經六萬年,神界終於再度重開,天啟與上古帶著元啟來到乾坤台,乾坤台上炙陽帶著眾神用靈力默默支撐著整個神界,他們陷入了六萬年的沉睡,終於一切已經恢復如常,他們回家了。

上古回到神界許久,她在夢中夢到了白玦,白玦在夢中親吻了上古,讓上古日後莫要再想他,要好好照顧自己。看著眼前的上古,白玦心中萬般不捨,卻也深知他已到了與上古訣別的時刻。隨後,白玦獨自來到九幽,他六萬年前忍受本源撕裂之苦只為了如今的應劫,為了上古,他無怨無悔。

 

第49集白玦重生歸來(結局)

上古在神界醒來,元啟前來尋上古,稱白玦送他的黑曜石手鏈忽然裂開,上古一見黑曜石手鏈便憶起了所有的往事,天啟在這時也來到二人身邊,讓元啟朝淵嶺沼澤的方面給白玦磕個頭。得知了所有的往事,上古已猜到了白玦所做之事,白玦從未為她斷過情,只一心想為她應劫,讓她好好活著。隨後,上古獨自一人來到淵嶺沼澤,可白玦的神魂已散,她淚流滿面,忍受著錐心之痛,白玦已為她擋了混沌之劫,離她而去。清池宮中萬年孤寂,北海深處千年冰封,青龍台上挫骨焚身,上古不明白白玦為何為她做了千千萬萬件事,就捨得獨留她一人在世間。

三年後,天啟接手了神界事務,炙陽倒是樂得清閒,只終日閒飲酒。如今元啟已初長成,炙陽與天啟商量一番,決定將元啟送往東華那裡拜師學藝。白玦已經離開了三年,炙陽帶著元啟前看一看白玦最後離開的地方,白玦是火神,他離開後便冰天雪地,再無晴朗之日,炙陽深知乾坤台上總會再誕生新的火神,接替白玦之位。炙陽與元啟遇到了上古,上古在淵嶺沼澤已經守了幾年,炙陽勸說上古放下心中之結,白玦花了六萬年時間為上古重聚神魂,又怎會希望上古為他一直獨守淵嶺沼澤。

妖界,常沁決定離開森羽妖族,前往人間走一趟。森羽看著眼前的常沁萬分不捨,常沁只道錯過的事情便已經是錯過了,錯過了又何嘗不是一種圓滿,前程未許,她只希望森羽能夠保重自己,而蕪浣則是神智不清地承受著她該承受的一切過錯代價。

上古前來參加鳳染在梧桐林舉辦的大會,她在外邊見到了有著白鳳之軀的仙君,心底頗為意外,這仙君體內的白鳳神識便是景澗所寄養的。古往今來,未曾有用過兵解之法還能留有一線生機的,鳳染得知此事後,她著急想知道究竟是何人,上古知曉鳳染心急,只讓鳳染好生等待,來日景澗重建身軀時便會一一告訴鳳染。

神界內,紅日翻到了月彌昔日為天啟埋下的酒,天啟想起往事,他深知月彌為他的付出至深,故決定戒酒,從此後棄情絕愛,終生不再動情。爾後,紅日前來將鎮魂塔交還給上古,三年前白玦將鎮魂塔為古君之用,命紅日到北海將塔中的古君元神蘊養好,如今古君元神已養好,紅日應約將鎮魂塔歸還。白玦所做的每一件事都為了上古,上古因白玦一人的離開而落淚大哭,紅日卻一心篤定白玦還有再歸來之時。上古聽後,她知曉白玦不信天命,故她也決心再為白玦賭一次天命。

上古來到乾坤台上,她願長跪不起,只求祖神將白玦歸還於她,她願以命換命。見上古來求祖神,天啟與炙陽均為一歎,凡人不順才寄托於求神拜佛,可他們是真神,上古這樣一直跪根本沒用,二人上前勸說上古,上古卻心意已決,獨跪於乾坤台五百年。

五百年後,元啟準備前往大澤府學藝,他前來跟上古道別,上古依舊長跪乾坤台,哪怕乾坤台沒有祖神的示意,上古依舊心意不改。上古的心意終是令乾坤台有異象,新的火神即將誕生,天啟與炙陽前來見新的火神,新的火神不是別人,正是白玦。看著眼前在眉眼依舊的白玦,上古只飛奔向前,撲進了白玦的懷中,她終於是等到了她一生的至愛歸來,二人終成眷屬。

【圖片cr:千古玦塵,人物介紹轉載百度百科】



贊助商連結


(Visited 3,608 times, 3 visits today)



贊助商連結



贊助商連結



贊助商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