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陸劇 法醫秦明之無聲的證詞】結局.分集劇情16~30



法醫秦明之無聲的證詞》劇情改編自秦明同名原著作品,講述初出茅廬的青年法醫秦明,在林當等人的幫助下,一步步走出童年記憶陰霾,成長為可以把控全局的法醫大神的故事。

15年後,擁有和15年前秦明經歷的那場兇殺案相同作案特徵的案件,在龍番市居然再次發生了。是模仿做案?還是當年抓錯人?或者是兇手另有幫兇?

舊案夢魘再次被翻出,心結困擾不斷,而現場亂入的林當。更是經常讓秦明措手不及……

鐵籠屍體案、「俠盜聯盟」案、「死亡騎士」案連環發生。最後自己的親生父親居然捲入案情漩渦……

當年的記憶一點點浮現腦海,兇手隨時浮出水面……

法醫秦明之無聲的證詞




【相關文章】

法醫秦明之無聲的證詞~分集劇情1-15

【分集劇情】

第16集意外還是謀殺?

回到家裡,秦明對著自己的小玩具們自言自語,老爸捨棄自己乘車離開的畫面一次次的在腦中閃過。

第二天,林當告訴來上班的秦明自己已經將勇叔被釋放了,但秦明卻認為應該多關幾天,這樣可以問出更多的消息,隨後,二人繼續聊回之前的連環兇殺案,聊了幾句之後,林當揚言要請秦明吃飯,好好的放鬆一下。走出門的二人正巧碰到了在外等待的勇叔,看到林當出來,勇叔立馬上前攔住二人,熱情的給二人送上奶茶,順便提出自己想做警局的線人。看著突然的勇叔,秦明似乎早已認出了勇叔的身份,立馬黑著臉離開。之後,勇叔要了林當的聯繫方式,順便約了吃飯的時間,二人簡單的又聊了幾句之後便分開了。餐廳裡,聽到林當提到勇叔,秦明又不耐煩了起來,拿了桌上的維他奶就起身離開。

下午,一行人開會分析連環殺人案,秦明認為殺人犯可能是醫務人員,喜歡在同行面前炫耀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個反社會人格的極端分子。回到家裡,林當坐著玩手機,秦明則在洗衣服。收到勇叔的邀約的消息的林當喊秦明一塊去吃飯,但是秦明卻一下子激動了起來,沖林當大喊大叫,作為女強人的林當也不是逆來順受的性格,二人相互囔囔了幾句後,林當選擇一個人赴約。

路上,勇叔開著摩托車,造型十分帥氣,沒過多久,勇叔就來到了約定地點,發現秦明沒來的勇叔雖有點失落,但掩飾的很好。隨後,勇叔熱情給林當燙食材,健談的勇叔一頓飯下來滔滔不絕,一邊吃一邊和林當打探秦明的消息。一頓飯局也在有說有笑之中結束。

一條人跡罕見的公路邊,一位老哥在水潭邊取水,突然餘光發現不遠處視乎有什麼東西,走進一看發現是一具屍體,老哥嚇得不輕,慌忙報警。

接到消息的林當帶著秦明來到案發現場,簡單的勘測了現場之後,一行人也發現了一點點可疑的地方,死者的摩托和勇叔的摩托是一款摩托。死者跌落的位置不太符合常理。隨後,林當等人將屍體帶回檢查。

回到局裡,死者的家屬早早的就已經在等待,隨後,秦明帶著死者的未婚妻錢女士去看死者。送走錢女士之後,一行人開始檢驗屍體,眾人發現死者身上的血跡十分的可以,彪哥認為可能是雨水沖刷導致血水堆積形成的,但被秦明推翻,理由是死者的外套上沒有血跡。之後,秦明推論死者應該是被人謀殺後偽造了這起事故,死者在死前曾被人用手固定住體位,隨後用鈍器擊打致死。另外一邊,林當也對死者的家屬進行詢問,面對林當等人的詢問,錢女生也交代了一些信息,死者吳明路在龍番市小有名氣,喜歡玩摩托,二人是通過一次訪談認識的,死者生前人緣挺好,認識的朋友也多。就在林當等人詢問錢女士的時候,秦明出現告訴李隊死者家可能是第一案發現場。聽到一幫人要去家裡調差,錢女士明顯的有一些緊張,但又無法拒絕。

來到死者家裡,推開房門的一幫人發現房間的牆漆還沒有干,顯然是近期新刷的。發現可以的三人找錢女士問話,面對林當的詢問,錢女士吞吞吐吐的給了回應,隨後以想要休息尾蚴謝客。

離開家後,一行人在路上碰到了正好出門遛狗的鄰居,從鄰居的嘴裡得知,鄰居家曾有條黑狗被偷,而被偷的時間也剛好是吳明路失蹤的前一天。

第17集吳家夫妻感情不和

會議上,秦明提出吳明路死於謀殺,車禍現場屬於偽造,第一現場可能是在死者家裡,死亡時間是晚上凌晨左右,隨後,大寶也將吳明路的基本情況給大家複述了一遍。考慮到錢佳佳有充分的不在場證明,所以林當推斷兇手應該另有其人,而且可以熟練的使用摩托車。於是,林當便想到了之前開摩托車的勇叔。

路上,林當打電話給勇叔,聽到是林當的聲音,勇叔也挺意外的。得知秦明也要過來,勇叔慌了神,立馬回到包廂裡將一眾美女驅散,隨後趕忙的收拾了起來。一邊開車,林當和秦明也一邊閒聊,二人打成協議,林當幫秦明忙,秦明繼續扮演林當的男友。很快,二人就來到了ktv包廂裡。看到二人到來,勇叔佯裝就自己一個人在練歌,雖知道就在這個時候,廁所裡的漏網之魚走了出來,勇叔的謊言也被無情的拆穿。秦明惡狠狠的看了一眼勇叔。

隨後一行人來到路邊的燒烤攤,面對詢問,勇叔忍不住的多說了兩句,秦明立馬翻臉呵斥,勇叔只好尷尬賠笑。很快,問完的二人起身離開,勇叔看著二人沒有吃啥,立馬打包好給二人送去,看著勇叔急急忙忙的樣子,秦明勉強收下,但目光刻意地閃躲。三人閒聊了幾句之後便各自離開。

回到家裡,林當的父母早早就在客廳裡等待,看著老媽試衣服的開心勁,林當也忍不住的打趣了幾句。晚上,秦明和林當二人躺在一張床上休息,睡不著的二人一直閒聊到了天亮。突然間,敲門聲響起,林母開始喊二人早飯,林當和秦明嚇得立馬抱在了一起,隨後,發覺林母遲遲沒有進來,秦明立馬推開了林當,被猛然推開的林當一臉不爽,但又無可奈何。二人起床來到客廳吃早飯,林父給秦明展示了一下被染色的白色上衣,為了照顧大家的面子,秦明只能保持著比哭還難看的表情。

警局裡,一幫人開了個簡短的回憶,隨後一幫人將嫌疑人鎖定為裝修工人齊大海,李隊簡單的分配了一下任務之後,一幫人就出發調查。來到齊大海家裡,正在洗頭髮的齊大海發現是警察,立馬倉皇逃竄。眾人見狀立馬對其實施抓捕,而體力不支的秦明被遠遠的落在了後面。沒多久,齊大海就被林當等人抓住,面對詢問,齊大海一五一十的回答了林當等人問出的問題,聽到吳明路死亡的消息,齊大海倍感詫異,眉頭緊鎖。另外一邊,來到警局的吳母忍不住傷心落淚,哭的撕心裂肺。通過對齊大海的詢問,眾人覺得齊大海有諸多的嫌疑和疑點,但齊大海身材矮小,按實際情況很難制服身材較為高大的吳明路,隨後環環提出齊大海可能是有人協助,這一想法也給大家提供了一個新的思路。

走出警局,秦明碰到了在外等待的勇叔,勇叔告訴秦明自己有一些線索可以提供,隨後帶著秦明來到小時候帶秦明去的桌球館,熟悉的桌球館也喚起了秦明小時候的回憶。勇叔告訴秦明自己曾和吳明路是好友,但後來疏遠。秦明也從勇叔的嘴裡得知吳明路是個虛偽的人,而且和錢佳佳的感情沒有表現的那麼恩愛。說完,勇叔試圖邀請秦明吃飯,但是被拒絕,無奈的勇叔只好選擇請秦明喝汽水,也許是受小時候的記憶影響,秦明看著汽水愣愣出神。

回到局裡,秦明申請徹查吳明路的臥室,但被李隊拒絕,隨後,二人只好聽李隊安排從錢佳佳和吳明路的二人感情線入手。來到吳明路的家裡,二人再次遇上上次遛狗的小姐姐,通過聊天,二人得知吳明路曾經因為創作踢過家裡的貓。小姐姐走後,因為秦明剛剛的表現的熱情,林當嘲諷了秦明幾句。

晚上,秦明正吃著泡麵在翻看訊問記錄,門外,勇叔提著豬蹄來找林當小酌,不想看到勇叔的秦明掛斷了林當的電話,隨後,被外面二人吵的不行的秦明忍無可忍,上樓警告二人。隨後,勇叔和林當聊起了自己的過去,林當也得知勇叔早年為了趕海,和家人分開,等好幾年過去,再上岸的勇叔卻再也找不回曾經破散的家庭。聊了許久之後,勇叔拿出了一個寓意非凡的手鐲,試圖送林當,但林當沒好意思收下。

第18集齊大海錢佳佳合夥謀殺

為了查案,林當等人開車跟蹤齊大海,很快一行人跟著齊大海來到齊大海上班的工地。

因為林當對狗毛過敏,秦明便安排林當檢查摩托車,很快,林當出現了過敏反應,秦明也順利的從摩托車上撿到了幾根狗毛。眾人走後,齊大海悄悄地看著眾人,眉頭緊鎖的思考著什麼。

回去路上,林當的過敏越來越嚴重,渾身奇癢難忍。就在這個時候,秦明接到彪哥打來的電話,一行人立馬趕到齊大海的出租屋裡,眾人也發現了被齊大海埋在後院的小狗屍體,以及一根帶血的繩子。通過化驗,眾人也證實了這根繩子曾被用來捆綁過吳明路。就在眾人探討的時候,齊大海突然來到警局自首。

審訊室裡,齊大海如實的告訴了李隊自己殺害吳明路的全過程,但面對齊大海的供詞,李隊卻保持懷疑。理由是齊大海的的殺人動機不夠充分。就在這個時候,彪哥告知秦明黑狗的胃裡和吳明路的胃裡都存在鎮定劑的成分。隨後,秦明打斷了李隊的詢問,簡單的詢問了齊大海幾個問題,面對秦明的步步逼問,齊大海顯得有些吃力,回答的十分勉強,又有些矛盾。之後,實在編不下去的齊大海借口頭疼,終止了審訊。

事後,眾人針對齊大海的表現,緊急召開了會議,因為齊大海表現出不合常理的緊張,眾人懷疑齊大海可能只是共犯,他在試圖包庇。之後,林當分析錢佳佳極有可能涉案。會議結束,李隊帶著林當等人再次到吳明路家裡調查,面對李隊的詢問,錢佳佳強行讓自己鎮定下來,也許是李隊問到了什麼點,錢佳佳餵魚的手明顯的停頓了一下,但很快回復了正常。另外一邊,秦明和林當在臥室裡鏟牆,二人一邊工作一邊拌嘴了幾句,隨後,嫌棄林當幹活不對的秦明選擇了親自動手,但二人忙活了半天,也沒有發現任何的血跡。出門的時候,秦明無意間發現了貓咪玩弄的紅酒瓶塞,想到了什麼的秦明立馬反身回去翻查酒櫃,隨後安排林當去附近尋找某一種酒瓶子。

晚上,林當帶著酒瓶子回到家裡,二人坐在沙發上閒聊了幾句。第二天,瓶塞的化驗結果出來,檢測到的成分也證實了林當之前的推測。錢佳佳和齊大海合夥謀殺吳明路的推測也進一步的得到了證實。很快錢佳佳被逮捕回警局,路上,錢佳佳緊張的發抖,看出不對勁的二人安慰了錢佳佳幾句。開車回去的路上,一行人還正好碰到了吳明路的粉絲慰問吳明路的場景。



回到警局裡,錢佳佳將自己的犯罪過程悉數交代,講述了自己是怎麼給吳明路下藥,也告訴眾人自己選擇配合,是因為自己和齊大海產生了感情。之後,林當和秦明二人來到吳明路在市區的公寓進行調查,一到現場,秦明立馬認真的投入了工作,在一番仔細的搜查下,秦明發現了在抽屜裡的點點血跡,經過化驗,證實了血跡是錢佳佳的。隨後,錢佳佳交代了血跡的由來。因為齊大海和錢佳佳悉數認罪,眾人也準備結案,但秦明卻又不一樣的意見。

回去的路上,秦明還在思考的這個案子,隨後,答應幫忙的林當也要求秦明個自己充當男友,二人去逛了個街,大包小包的提了一堆。回到家裡,秦明認真的處理著晚餐,林當和自己的老爸媽簡單的聊著天。隨後,菜齊上桌,四人也坐下開始聊天。林母也言簡意賅的提出想讓二人盡快的結婚,看老媽這樣,林當立馬提出反對,但誰知道林母話才說一半,之後,林母話鋒一轉,要求秦明上交自己的工資。聽到這些,沒反應過來的秦明呆坐在原地。

【圖片cr:法醫秦明之無聲的證詞,人物介紹轉載百度百科】

(Visited 2,815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