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韓劇 紅天機】結局.分集劇情1-16.人物介紹~金裕貞、安孝燮*奇幻愛情古裝劇

紅天機》劇情是以史料上短暫記載的朝鮮時代唯一一個女畫師的故事為題材的奇幻愛情古裝劇,講述進入景福宮的絕世美人女畫工紅天機,和失明但是可以讀懂天空和星座的觀象監河藍以及風流倜儻的亮明大君之間的故事。

該劇改編自《擁抱太陽的月亮》《成均館緋聞》廷銀闕作家的同名小說。

紅天機




Advertisement




 

【相關文章】

紅天機~人物介紹、簡介

 

【人物介紹】 

紅天機

河藍/日月星安孝燮

書文觀的主簿。

本是楊州貴族出身,某一天被美秀看上了眼,被選為祈雨祭的童子。

在祈雨節當日,他差點溺水身亡,靠著可疑的力量活了下來,但自此失去了視力和家人。

在他再次睜開眼睛時,整個世界都是紅色的,自那天起魔王被封印在自己體內,並對令自己失去家人的王室產生了報復心。

後來,他受到君王的寵愛,負責天文,地理,風水。

在陰氣最強的那天,他遇到了天機,同時在他體內被封存的魔王甦醒了,他停滯命運的鐘擺也開始移動。

 

 

紅天機

紅天機金裕貞

帛瑜畫團的天才女畫師,性格快活,笑的話周圍會變得光彩照人,擁有清涼的美貌和繪畫實力。

出生時,她失去了母親,更是看不見東西的盲人。

一天,他遇到了少年河藍,命運般地睜開了眼睛。

為了治療父親的狂躁症,她以偽作著名古畫為生,堅強地活過來了。在陰氣最強的冬至,她遇上命運的戀人河藍。

他帶著一雙紅眼,長得又美又冷,但是他是看不見未來的男人,也長得像十多年前在漫長的冬至之夜認識的少年。

自此,她與河藍的緣分重新開始,圍繞她和河藍的可怕而神祕的事情不斷發生。

 

 

紅天機




Advertisement




亮明大君孔明

三王子李律,喜歡詩書畫的浪漫主義者,熱愛藝術的風流客。

雖然他在大臣中支持度很高,但是在政治上無法自由的宿命讓他感到淒涼。

後來,他認識了天機,並迷上了她毫無顧忌的語氣和天才的繪畫實力。

但是,他當時不知道天機正在看著河藍。

 

 

紅天機

朱香大君郭時暘

二王子李煦,夢想成為王的野心家。

在十幾年前祈雨祭的那天,他聽到了魔王的聲音。但是,魔王不是附身在朱香身上而是被封印在河藍身上。

從那以後,為了藉助魔王的力量成為王,他不斷尋找魔王,培養奪走魔王的力量。

 

 

【分集劇情】 

第1集魔王被封印天機為拯救蒼生降世 魔王現世再次被封入河藍身體

檀王朝英宗皇帝身上被附了魔鬼,道士河星辰負責這次封印活動。畫師鴻恩吾花了一副假的英宗的繪畫,將要被用於封印魔鬼使用。此時的洪恩吾即將生產的妻子正在懇請神靈保佑自己的丈夫平安歸來,洪恩吾的妻子生產後離世,狼群圍了過來。在狼即將對孩子下口的時候,三神奶奶現世,將孩子紅天機救走。

封印儀式開始,河星辰將魔鬼召喚出來,他的功力不足以封印魔鬼,在屋內的洪恩吾發現幫助自己的官員變成了畫妖逃走了,三神奶奶及時出現幫助河星辰封印了魔鬼。魔鬼被封印之前詛咒洪恩吾的後代世世代代無法握筆,生活在黑暗之中,洪恩吾也吐血衝出屋子。三神奶奶無法解除詛咒,但是可以賜予紅天機既定的緣分。魔鬼被封印在繪畫裡面後,道士河星辰被國巫美秀帶人滅口,河星辰在逃跑過程中被砍掉手臂後墜崖。

魔鬼被封印在畫裡九年內,國家大旱,民不聊生。美秀在民間發現了一個孩子擁有可以召喚水的力量,而這個孩子是曾經墜崖的河星辰的兒子。美秀想要帶走河星辰的孩子,但是河星辰不同意,經過神力筆試,河星辰已經不是美秀的對手。

在冠陽的集市, 收到畫妖妖氣影響的洪恩吾經常會發瘋,這次是因為女兒紅天機被孩子們嘲笑是瞎子,將其他小孩趕跑。路過的河星辰認出了洪恩吾,二人就別重逢再相聚。二人交談才知道,紅天機與河藍都是在封印魔鬼的那天出生的,為了談話將紅天機和河星辰的兒子河藍支出屋子。

河藍一路跟著紅天機到了帛瑜畫團院,畫院裡,河藍像紅天機一樣閉上眼睛感受為什麼紅天機來畫院學習繪畫。見州大嬸要幫助紅天機縫衣服後,脫了紅天機的衣服。聽到河藍的肚子咕咕叫,紅天機決定帶他去找吃的。在集市上遇到了一個白頭髮的奶奶,奶奶要給河藍一個蝴蝶掛墜,但是河藍伸手後卻發現什麼都沒有。原來白頭髮奶奶是三神奶奶的化身,河藍和紅天機兩個人就是既定的緣分。

國巫美秀向皇帝匯報找到了召喚水的的孩子,可以作為蜥蜴童子進行祈雨,並且要活人獻祭,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對,皇帝也下令不用活人獻祭,但是國巫只是表面答應,心裡卻決定按照自己的想法做。紅天機與河藍去偷桃子,被發現,二人急忙逃走。躲過了看桃園的大嬸,河藍埋怨紅天機。紅天機以為河藍是因為自己眼睛瞎和遭遇的不行被看不起,但是河藍只是因為兩個人偷桃子。小孩子終於又和好,河藍為紅天機包紮了逃跑時摔壞的膝蓋。晚上河藍背著紅天機回到星儀館,在館外天機,親吻了河藍,二人約定明日祈雨完畢後,再去偷桃子。

祈雨儀式即將開始,河藍被打扮完畢,收到了皇帝的召見。皇帝的二兒子李煦憂國憂民,但是三兒子則生性愛玩在祈禱下雨之前,帶著二哥去了擺放歷代帝王御真的瓊源殿。在大殿內,李煦將弟弟打暈,用蠟燭燒燬了封印魔王的畫像,魔王出世了,終於下雨了。李煦和李律被救出,但是李煦卻因為受魔力影響任人為王位是自己的。

此時的河藍在儀式上掉入河裡,天機也因為走在河邊不小心同時落入水中。魔王根據三神奶奶的蝴蝶印記,找到了河藍,附在河藍的體內。三神奶奶趁機拿走了魔王的神力之源,他的眼睛。同時,三神奶奶將魔王的眼睛交給了為拯救蒼生而生的天機,二人都被從水裡救了上來。國巫因為違反國王的命令用活人獻祭而被壓入天牢,暈了的河藍在父親的呼喚下睜開了眼睛,但是卻什麼都看不見了。醒來後天機發現,她的眼睛能竟然看見了。

 

第2集惡魔出世附河藍身體眼睛給了天機 十九年後河藍天機相遇惡魔再次出現

因為惡魔出世,當今皇帝成宗因為擔心發生惡魔作祟危害人間,安排女仙再找能夠畫出神韻的畫師來封印惡魔。十三年過去了,恢復視力的天機成了帛瑜畫院唯一的女畫師。失去視力的河藍則在天文官成了做了測官,和書文觀主簿,而且在宮內因為外表瀟灑受到很多宮內的親睞。

天機受到月星堂的委託,臨摹了一副大師的山水田圖。同事崔正和車旭英來找她,車旭英對月星堂的傳說告訴二人,只要有人將想問的問題放到月星堂門前的箱子裡,就會得到答案,但是需要付出代價。崔正對車旭英的演說毫不在意,要天機也不要在乎。

月星堂的堂主就是河藍,他根據星象推測出,今天東門會有貴人出現,只是他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人。天機給月星堂送來自己臨摹的山水畫,天機退鄭掌櫃的稱讚毫不在意,只想快一點給她結賬。結賬完之後,天機告訴鄭掌櫃,她不會再仿製畫作了。但是鄭掌櫃不想放過天機,他威脅天機要殺了她,沒想到天機膽色過人,反將一軍。最後鄭掌櫃放走了天機,天機臨走前看到身後的窗戶,似乎感覺到有人,其實窗後站的是河藍,他聽到了天機和鄭掌櫃的一切對話。

天機用自己掙得50兩銀子從郎中手裡買到了能夠治療父親的病。她買了吃的和酒去集市找父親洪恩吾,此時的洪恩吾根本不記得她,還停留在她是小女孩的階段記憶。天機哄著父親吃下了自己買的藥,希望父親能夠在神藥的治療下恢復神智。其實,王郎中等人都是鄭掌櫃安排的,他們只是為了讓天機為自己繪畫。

在發生活人獻祭時間後,皇帝將國巫美秀趕出冠陽,但是卻被李煦收到自己門下,他依然對王位十分渴望。美秀告訴他,出現了白烏鴉,即將有大事件發生。河藍對當初皇帝殺死自己的父母十分介懷,他在等該時機報仇,聽說太子在溫泉遇刺,他知道時機到了,李煦的謀士安英懷將月星堂堂主推薦給了他。河藍料到李煦會親自來,手下他的字條,並約他七日後見。

洪恩吾的繪畫被一個老奶奶搶走,老奶奶告訴天機她要做大轎子了。天機去找藥店老闆時,得知自己被騙買藥的事情。得知前因後果,天機去清心閣找假郎中。假郎中見到天機急忙逃跑,天機拿著掃把就追,被在清心閣喝酒的李律看到,還笑話是個彪悍的女人。李律見到了李煦,邀請他來和自己一起,但是李煦以有約拒絕了。

李煦見到了河藍的傀儡,通過試探,他對河藍的膽識和智慧都非常滿意。河藍準備離開時,聽到了天機對騙子郎中的咒罵中又關於月星堂的,所以派無影去查探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情。鄭掌櫃因為倒賣假畫被官府帶走,天機在一旁偷笑,因為她在製作假畫的時候用了自己的記號,而被官府請來驗畫的崔正早就知道痕跡。

河藍得知鄭掌櫃的作為後,安排無影暫時關閉了月星堂。皇帝召見河藍,對太子遇刺的事情詢問,河藍要皇帝沉著,皇帝趁機要河藍查看帝王星後的第二、三顆星像你給的動向。

天機準備向月星堂討要被騙的銀子,遇到了伺機報復的鄭掌櫃,天機急忙逃走。逃跑過程中,天機慌亂中鑽進了等待進城的河藍的轎子裡。河藍幫助天機逃脫了鄭掌櫃的追趕,天機給了河藍似曾相識的感覺。顛簸的嬌子讓二人總是有身體的接觸,導致河藍體內的魔鬼感受到了眼睛的存在,導致河藍頭痛難忍,讓天機先下了轎子。

因為魔鬼子在河藍體內不老實,最終被三神奶奶種下的有緣人印記消失。魔鬼在晚上陰氣最重的時候,衝出了轎子。在樹林裡準備過去的天機讓魔鬼感受到了自己的眼睛,他要拿回自己的眼睛。

 

第3集惡魔再次被封印天機救河藍 河藍醒來發現天機名字

皇宮的宮殿頂上出現了很多貓頭鷹,皇帝擔心會有不詳的事情發生,急忙安排人召見河藍。萬秀將河藍消失的事情告訴了張主簿,張主簿急忙帶著官兵去森林找人。三神奶奶化身成白天在集市搶走洪恩吾的老奶奶,讓天機在她的法術屏障內取暖後睡著,導致惡魔就算來到天機身邊也找不到擁有他眼睛的天機。

張主簿帶人到森林找人,卻遇到了惡魔,所有人都被惡魔殺死,只有張主簿被撞暈。醒來的天機強行走出了三神奶奶的屏障,導致惡魔找到了天機,想要取回自己的眼睛。就在剎那間,守護這座山的虎神出現了,虎神與惡魔展開了搏鬥,就在虎神將河藍束縛在樹上即將被殺死時,被三神奶奶阻止。三神奶奶告訴虎神,如果殺死河藍,那麼惡魔也會隨機現世,需要將他暫時封印在河藍體內,等待天機製造出永久的神器才會永久的封印惡魔。隨機虎神放了已經被封印惡魔的河藍,天機也清醒過來。

成為凡人的河藍從樹上掉了下來,砸在天機身上。醒來的張主簿發現所有人都死了,跑著逃命去了。醒來的天機發現了暈倒的河藍,見河藍還有生命跡象,將他背出了樹林,送到了見州大嬸的工作的顏料庫房中。家中無人,天機自己點火照顧河藍。昏睡中的河藍夢到了很多,不住的說自己失去了眼睛,天機看著心痛。

河藍消失的消息傳到了皇宮,皇帝要派李律去尋找,受到了一些大臣的反對,但是皇帝還是執意讓自己的三兒子去尋找河藍的下落。日月星大人消失的消息傳遍了大街小巷,百姓和官員們都著急的找人。鄭掌櫃因為找不到天機發火,被無影警告,堂主回來會收拾他。

喜歡畫作的李煦發現了自己畫院收到的山水圖是假畫,要韓院長在自己出去尋找河藍這段期間找到仿製畫作的那個人。天機醒來後發現自己躺在河藍懷裡嚇了自己一跳,急忙起床,當發現河藍還沒醒來,她才放下心。河藍短暫的醒來後,再次暈倒,三神奶奶留下的蝴蝶印記出現了。為了能夠救河藍,天機去去找大夫。

李煦為了尋找河藍,先是詢問河藍隨送萬秀,萬秀被嚇的痛苦流涕,卻問不出什麼內容,見無法詢問出有用的消息只好另找它法。天機跑回畫院尋求建州大嬸的幫助,沒想到被院長發現她右手受了傷,斥責她傷了自己的手,還把她關進柴房,要她在天黑之前把畫作做完。河藍醒來後,發現沒有人。被關在拆房的天機無法出去,只好求助給她送飯的建州大嬸。建州大嬸被天機說動了心思,決定幫助她。

美秀幫助李煦查看現場那些被吸乾了精氣的屍體情況,發現一切都是魔王所為。李律也在工作犬的帶領下到了河藍的出事地點,李律查看現場後發現這些不似人為。河藍醒來後發現,自己似乎能想起一些事情,而且對天機的感覺像是小時候對那個親了自己的小女孩的感覺。

李煦在美秀的帶領下開始尋找河藍的印記,李律也在工作犬的帶領下尋找河藍。建州大嬸和郎中在天機的帶領下,趕往顏料庫房。此時的河藍已經被無影找到,為了保護自己的身份,河藍讓無影先離開。天機帶了人趕來後,告訴河藍自己去找了大夫。河藍為了表示感謝問她名字,天機支支吾吾的說出了自己的名字,河藍發現她的名字和自己十九年前遇到的小女孩擁有一樣的名字。

 

第4集河藍幫助天機參加繪畫大賽 河藍公佈選題天機知曉身份

天機在河藍和無影的幫助下躲開了鄭掌櫃的要挾,同時進入了梅竹軒參加比賽。參加比賽的還有很多高手,比如鬼筆萬維大師、神筆姜希淵、魔筆沈大游。河藍到了貴賓席與眾人一一見面後,還是與不少人對河藍紅色的眼睛嗤之以鼻。河藍還聽到了他的仇人金官禮的嘲笑聲,暗暗決定一定要報仇。

繪畫大會終於在亮明大君李律的主持下開始了,他首先介紹了評委,比賽分為三階段初試、複試、終試,三個階段。然後又分發了比賽用的紙張,崔定告訴他們,雖然又鬼筆、魔筆都參加了此次比賽,最有可能得到冠軍的是神筆姜希淵。但是為了拿到第一名的獎金,天機還是決定拼盡全力。

第一輪繪畫是以梅花和竹子為主題,李律要韓院長公佈具體內容,在他轉身的剎那交給韓院長一首詩。韓,院長當眾公佈了詩題,畫工們聽了之後,開始揮筆創作。李律將韓院長讀出的詩句用漢字寫了出來,掛在考場,得到了官員們的稱讚。安英懷則勸慰李煦,一定要忍住,李煦告訴大家他十分高興自己的弟弟如此出色。

天機繪畫時被魔筆沈大游看到,沈大游誇讚天機繪畫有創意,自己要另外畫一幅。天機在繪畫的時候,想起了父親還在清醒的時候,曾經對自己說的創作繪畫的要領,並且運用到了繪畫中去。一個時辰的時間很快就到了,眾人將繪畫寫好自己的名字交了上去。

經過眾人的品評,沒有通過的畫工離場,剩下了一小半的人。崔定二人的繪畫全部通過,到了天機的繪畫品平時,畫工和立意都非常受稱讚,但是李律忽然發現了天機繪畫中的蝴蝶竟然與自己買到的贗品的的蝴蝶圖形一樣,立刻就給了藍牌。所有的官員通過李律給藍牌,也都給了藍牌,天機沒有通過。不甘心的天機直接站起來請問李律,為什麼自己不通過。李律驚訝,那個有天分的畫工竟然就是天機。通過李律的解釋,天機決定接受現世。就在天機準備離開的時候,忽然繪畫場內來了兩隻蝴蝶,翩翩栩栩的就落在了天機繪畫的梅花上,韓院長猜到天機就是崔院長委託他一定要安排洪恩吾女兒落榜事情中的主角,他立刻給了直接通過的牌子。

天機和崔定二人洗硯台的時候,崔定提出李律一直提出蝴蝶的問題,很有可能天機模仿的畫作被李律買到了。二人離開後,天機聽到有人議論她肯定是走了後門,硯台的墨汁裡一定是加了蜂蜜,天機才知道一直幫助自己的紅眼睛的男人竟然是天文管的主簿。

天機向崔定打聽天官館主簿的事情,聽說他竟然是十九年前參加蜥蜴童子祈雨的男孩,天機猜想河主簿就是河藍。在通過的畫工發表感言時,其他人說的都是關於繪畫的,只有天機表示,自己要當冠軍。

第二輪的比試開始了,所有人發了相同的畫紙和畫筆,且不能更換畫紙。主題李律宣佈有河藍擬定,河藍隨機說了一首詩,主要說的內容就是關於桃花林裡摘桃子的事情。天機聽了這首詩更加確定河主簿就是河藍,雖然她小時候也心儀於河藍,也有很多話要說,但還是決定惜字如金,先參加繪畫大會再說。

 

第5集暫缺

 

第6集河藍天機認出彼此為計劃河藍放棄私情 天機得冠軍紅恩吾冒犯李煦被逮捕

第二輪筆試結束,崔定的畫作進入了中試決賽,最後剩下了天機和沈大游只能一個人進入最終決賽。李律邀請二人上前,將他們的畫作理由講給眾人聽聽,天機告訴眾人之所以她的畫作中山石是黑色的,那個她失明之後第一次見到的山的顏色。因為天氣乾旱,那天普降甘霖,她睜開眼看到顏色就是這個顏色。而沈大游的畫作也非常精良,最終二人並列第一進入了第二天的終試。

韓院長告訴李律,第的父親就是之前畫了先皇畫作的皇家畫師紅恩吾。而且院長也看出來,李律知道了天機就是仿畫的高手,但是李律似乎一點也不高興。在宴請進入終極比賽的宴會上,天機想要問李律是否能夠滿足冠軍的願望,當李律問如果天機得了冠軍願望是什麼,天機想了想還是沒有說出口。李律將天機單獨叫出,告訴她應該珍惜自己的才華,而不是為了仿畫而濫用那些在書本上學的繪畫技巧,否則就算得了冠軍也會有污點。天機回去的路上又遇到了崔團主,團主不明原因的也想讓天機放棄。天機覺得大家都不理解她,獨自一人坐在馬廄裡傷心。

李煦為了試探李律是否能跟他站在一個陣營,任由手下人在宴會上說出一些試探的話語,李律始終不語。李律約哥哥李煦單獨小酌,問哥哥是否有事情要跟自己說。李煦用先皇做比較,要李律助自己一臂之力登上王位,而不是任由一個身患重病皇子來治理國家,但是李律明確的拒絕了。金官禮將軍聽到二人的天花,飛鴿傳書給皇帝,被無影攔下。荷蘭看到內容後,要無影將消息傳遞給李煦。

河藍聽到崔正說要化解團主和天機的矛盾,否則天機可能無法好好繪畫了。河藍在馬廄裡找到天機,他鼓勵天機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並邀請天機騎馬去散心。二人到了小時候經常去的湖邊,兩個人有意無意的重複著兒時的對話,認出了彼此就是小時候的天機與河藍。情到深處,河藍吻了天機。在那一瞬間,河藍脖子上的蝴蝶印記小時頭疼欲裂的暈了過去,河藍在夢中見到了惡魔。驚醒後的荷蘭,告訴天機自己不是她認識的的那個少年。並且荷蘭要天機忘了那個男孩,因為男孩與她約定好第二天出現,卻沒有來一定是已經忘了她。回去分手後,天機心情很糟糕,她不明白河藍為什麼要這樣對自己。

第二天的比賽選取量量對決,天機被深大游選中比試,最終選出三幅畫進行拍賣第三輪的題目是:馬行花路鐵蹄芬,開始後所有人開始緊張的繪畫。河藍故意提出要回房間,故意碰了金官禮的衣服,讓李煦看到昨天他收到的紙條來自金官禮。

繪畫最終的比試是,天機贏了沈大游,崔定贏了永旭,姜希淵贏了萬維大師,他們三人的畫作要現場的人進行拍賣。拍賣環節,其他二人的畫作都被人拍照走,天機因為是女子又不出名,開場竟然冷場了。還是李律開頭進行加價拍賣,結果再眾人加價後,只剩下李律和河藍進行爭奪。李律看出河藍志在必得,放棄加價,最終河藍以300石白米價值一棟宅子的價格獲得。

天機以冠軍的身份獲得了300石白米後,當眾請問李律是否能夠滿足自己的願望,她想要清心丸,得知天機要清心丸的原因後,李律對天機更加敬佩。繪畫大賽結束後眾人正在收拾行囊,精神混亂的紅恩吾來到現場。他看到李煦後似乎見到了魔王,急忙喊出河星辰的名字,並將手裡的畫筆扔向了李煦。李煦一把抓住了帶著墨汁的毛筆,紅恩吾也被侍衛拿下,天機急忙下跪懇請李煦饒恕自己的父親。

 

第7集借刀殺人死亡名單第一人掉下懸崖 李律雨中接天機河藍半路出現

因為精神不濟的父親衝撞了李煦,天機急忙向李煦告罪討饒,韓院長和李律也懇請李煦饒了紅恩吾。李煦斥責天機作為子女應該父罪子受,問她願不願意替父親受罰。得到肯定的答案後,李煦要天機的一雙手,就在侍衛將要看到天機雙手的時候,河藍要將自己的300斗白米要回來。河藍表示,他不願意把自己的大米白白給了沒有雙手的畫工,願意將米轉贈給大君李煦。看著河藍的樣子,李煦問他是不是願意為女畫工付出一切,雖然沒有得到準確的回復,李煦告訴河藍他會單獨聯繫他。並斥責李律,以後不要以大君的身份去參與任何事情,否則會將事情鬧大。

李律將崔定留下,得知天機當初防止畫作是為了父親的病,也是逼不得已,對天機的憐憫更加多了幾分。無影將天機和鄭掌櫃見的矛盾來源調查清楚匯報給河藍,河藍以星月堂堂主的身份驅趕了鄭掌櫃,並且讓他永遠不要再回來。

因為金官禮給皇帝報信被河藍主動透露給李律,李律派人半夜追殺金官禮,最諷刺的是,金官禮就是在他當初殺了荷蘭父親的懸崖被推下懸崖。得知金官禮已死的消息後,河藍的仇人簿上,少了一個人,但是還有包括當今皇帝在內的很多人,下一個就是曾經的巫師美秀。

皇帝得知河藍重金拍下繪畫大會第一名的繪畫作品,忍不住去觀摩。作為主辦者,李律對天機一陣誇讚,並主動提出將天機招進畫院,皇帝也同意李律的意見,並要天機晚上著手回復先皇畫作。李律想要打探天機的事情,在河藍面前吞吞吐吐,河藍看出端倪。

聽說天機被招進畫院,李煦決定聽從美秀的意見,利用黑蠱術控制畫師沈大游,一次來觀察皇帝的動作。紅恩吾的病情暫時能控制,崔院長建議天機去國畫院,他來照顧紅恩吾,天機擔心父親是身體不肯。韓院長雖然來探望,但是沒有進屋,聽說天機不肯後,告訴崔院長,天機成為畫師的命運已經是不能改變的了,但是韓院長擔心天機會變成跟紅恩吾一樣。

得知天機因為生病的父親暫時不能來書畫院後,李律心急如焚,晚上他直接去家裡找天機。他提出要提天機照看父親,並且提出天機的複印之所以變成這樣有可能就是因為當初紅恩吾畫了先皇的畫像,導致精神不濟。李律邀請天機和自己一起調查出當年的真相,並允諾已經吩咐太醫給天機找了清心丸,要她明天午後去府上找自己拿藥。天機經過深思熟慮,決定接受李律的建議,進入國畫院,順便調查當年的真相。

第二天早上天機找到崔院長,鼓勵他勇敢的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也將自己想去國花園的想法告訴了崔院長。得知天機要去李律府上取藥,將裝裱好的天機畫的年畫給了她,讓她送給李律,記得感恩。天機歡天喜地的拿著花出了畫院的門口,崔院長几人送到門口後,天機對曾經給與她照顧的院長和建州大嬸和管家行了跪拜大禮,告訴他們,自己不會忘記他們對自己的恩德。

天機拿著畫作準備去找李律,半路遇到三神奶奶化身的老婆婆,老婆婆想要看天機懷裡的畫作,天機不肯。老婆婆只好用法術讓時間暫停,給天機和畫作都用了法術。天機說話間,老婆婆不見了蹤影,天機準備去往梅竹軒,卻不知不覺到了一戶人家,無論她怎麼繞彎,依然走不出去,總是出現在這家的門口。天機感到奇怪的時候,院子裡似乎對她有召喚,她走進了大門,才知道這裡是河藍的家,見到了萬秀。河藍路過時,也為聞到了生人的味道,得知是天機,邀請她進屋詳談。

天機在茶室告訴河藍,自己常常在想自己認識的小男孩是不是張大了就是河藍的樣子,如果男孩不願意讓自己認出他,自己也會假裝不認識,但是自己想要守護男孩。說完這番話,天機起身離開,但是落下了那副畫作。

天機回去的路上下雨了,她任由雨點打在臉上,李律忽然出現,用衣服為天機擋雨。天機崴了腳,李律主動蹲下,背起天機。天機問李律對自己如此好的原因,李律告訴他,自己一看到天機就會心痛。就在二人向前走的時候,河藍打著傘出現,告訴李律,自己和天機有約在先。

 

第8集河藍認天機要彼此裝不認識 見殘畫河藍體內魔王要出現

李律責怪河藍讓天機淋雨前行,要帶天機離開,但是天機以河藍眼睛不方便需要人照顧為由,堅決要去送河藍,由此李律看出天機眼中根本看不到自己。李律被管家找到後,隨管家回去,天機也與河藍到了涼亭。河藍告訴天機,當初自己因為祭祀用自己的雙眼換來了國家的甘霖,他不願這樣見天機,他失去了父親沒有了親人。他也想變成那個簡單的河藍,但是一切都回不去了,所有他肯定天機,彼此各自安好就行。天機安慰河藍,一切不是他的錯,如果他心裡不舒服,像今天這樣向自己傾訴心事就好。河藍聽著天機離開時,心裡默默的祈禱,自己一定會回來找天機。

皇帝收到了金官禮的絕筆信,得知二兒子在尋找魔王的消息,急忙休書兩封,分別給李煦和李律。皇帝開始咳血,感覺自己時日無多,在禪位給長子之前一定要將魔王封印。皇帝還通知韓院長,在一個月內務必要將先皇的畫像回復完畢。李律在收到父親的信後,被通知即可前往國畫院與韓院長見面。李煦以為惡魔曾經穿透過他的身體留下的印記時時作痛,只好經常浸泡藥浴。美秀希望盡快確認附在河藍體內魔王的存在,但是需要河藍的血才行,因此她到河藍家門外貼上了魔符,方便試探。

天機為了對贈送他清心丸的李律表示感謝,畫了一副祈求平安的畫作。剛剛畫完,李律就帶著一盒清心丸來送給天機。當天機說要送禮給李律時,李律以為天機要花錢買而拒絕,聽說是畫作後,強烈要求要欣賞。看完天機的畫作,李律當即決定,要明天派人過來取畫。

為了試探河藍是否知道魔王,李煦不斷追問,河藍一再否認。當回答問題的時候,河藍忽然想到,自己的記憶發生短片的時候,都是因為遇到天機。李煦假裝要用劍威嚇河藍,不小心劃傷了河藍的脖子,美秀趁機用手帕的到了河藍的血。出了李煦的府上,河藍要無影調查關於魔王的事情。

天機終於進入國畫院,同時進入的還有崔定和俊旭,三人穿上新的衣服去國畫院,崔院長還是象徵性的囑咐了一番。到了國畫院,他們遇到了沈大游。國畫院的同僚們也傳說,天機作為女畫師是以色上位。崔定聽著氣不過,準備教訓他們,被俊旭拉走。李律到河藍工作的地方問他,是否早就認識天機。河藍則反問,就算自己心儀天機,也不應該由作為一國大君來問。李律心裡暗暗下定決心,要不遺餘力的贏得天機的芳心。

韓院長要天機白天在畫院正常工作,晚上會有別的工作,現在有個特派任務就是恢復地圖。天機跟隨工作人員到了天文館,主管地圖的張主簿不在,天機等待的時候,無意間走到了河藍的屋子。天機離開時,河藍在主動握住天機的手要給她診脈看看是否感染風寒,並主動帶著天機去了自己的辦公室和天儀台。

李律得知天機的工作任務後,不知道為什麼皇帝著急復原先帝的畫像,韓院長認為可能是皇帝最近身體不是。天機被帶到每天要恢復地圖的辦公室才發現天已經黑了,但是她找不到瓊源殿,河藍帶著她找到了韓院長。韓院長帶著天機在瓊源殿瀏覽了所有皇帝的畫像,並告訴天機,當年洪恩吾就是這裡的畫師,畫了衣服先帝的畫像。天機想要看看的時候,被帶到了一副被燒燬的畫像面前。天機看到畫像,忽然申請一變,癱坐在地上,韓院長見狀拉著天機離開。

等天機情緒穩定後,韓院長帶著天機去了每天晚上進行練習的地方,因為沒有畫作無法仿畫,只好通過他人口述的方式進行創作。而這個幫助天機口述的人就是見過先王英宗畫像的紀律,天機準備開始繪畫時,發現自己的手帕落在了瓊源殿,急忙回去尋找。

河藍觀看天象發現又貴人要去世或者出意外,急忙感到瓊源殿。天機正在懇請侍衛要自己進去,侍衛不肯,在河藍的幫助下,天機得以進入英宗畫室去找到自己的手帕。而河藍因為周到魔王的召喚,脖子上三神奶奶給的印記開消失,頭痛不已。找到手帕的天機看到河藍的異狀,扶著她走出畫室。李煦也通過美秀得知,魔王就在河藍體內,美秀準備要召喚魔王。出了瓊源殿的河藍趴在地上,忽然一下將天機震出很遠,撲在了李律身上,河藍的周圍則充滿了魔王的氣息。

 

第9集虎神壓制魔王河藍正常 天機得知恢復御容真相

河藍體內的魔王被喚醒,散發出的魔王之氣,將附近的人全部振暈過去,只有遠處的天機還清醒。魔王卡著天機的脖子,要自己的眼睛,快要上不來氣的天機只能不斷呼喚河藍的名字,以求河藍能夠清醒過來。天機的眼淚落下的瞬間,時間靜止了,一直守護在天機身邊的虎神出現了,他利用大殿裡神獸的能力壓制了魔王,魔王再次被封印。一直在宮外通過沈大游關注魔王氣息的美秀髮現魔王氣息消失,一定是有人壓制了魔王。虎神走後,時間恢復,李律醒過來,看到已經昏倒的河藍,傳了御醫。

李律在屋外告訴天機要將今天發生的事情保密,他要回去考慮考慮如何處理這件事。天機認為河藍需要人照顧,決定留下照顧他。天機將當年河藍送給自己的手帕綁在河藍脖子受傷的地方後,睡著了。三神奶奶出現將蝴蝶印記再次印在了荷蘭脖子上,並且幫天機和河藍恢復了傷口,虎神覺得來回來去的折騰沒有意義,三但神告訴他,魔王存在前年,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消滅的。

天機醒來後發現自己躺在河藍的被子裡,荷蘭已經起來從外面進來。天機被昨天河藍的樣子嚇壞了,意識到河藍應該是正常的樣子,天機放下心。河藍向天機打探昨天自己失去記憶的那段時間做了什麼,天機要求先吃飯。在餐桌上,天機發現荷蘭的脖子傷口已經恢復如初,河藍也驚訝於天機一直保存當年自己送給她的手帕。

河藍想起天機對自己失憶期間的描述非常吃驚,無影將打探到的寥寥無幾的信息匯報給了河藍,河藍決定要以日月星的身份見一見二皇子李煦。李煦也得知魔王昨天被壓制的事情,身邊的安懷英和美秀因為下一步如何計劃如何籌謀起了爭執,美秀建議先發制人,安懷英建議以靜制動,李煦則想先去漸漸傳說中的日月星,以確認父親是否已經知道自己的本意。

李律問河藍昨天是怎麼一回事,河藍表示自己不記得了,李律告訴河藍他導致天機脖子有於痕,要他去檢查下身體,並且一切在不明瞭之前還是先不交見天機。天機在畫室一邊恢復地圖,一邊想著河藍受傷的事情,她無意間看到了畫作上的老虎標誌,又看到了虎神的化身。虎神非常驚訝天機可以看到他,索性就要天機給他倒茶。天機起初不肯,因為虎神的化身是個白髮的小孩子,虎神祇好用自己的虎吼嚇唬天機。天機沏好了茶,虎神告訴她離魔王遠一點,就在她和虎神交談的時候,來送地圖的官員被天機和空氣對話的樣子嚇跑了。

李律望著被毀壞的英宗畫像,似乎有察覺到什麼,深夜入宮去找皇帝。皇帝見李律開始懷疑,便將關於魔王及封印魔王的事情全部告訴了他,要把務必要完成英宗畫像恢復的工作,也務必要保守秘密,李律叩首應允。他回到畫室,看到天機正在被韓院長教畫,天機認真學習,但是學習太久天機的手開始顫抖,無法正常發揮,今天只好到此結束。

回家後天機聽說父親白天有一段時間恢復了神志,高興的去臥室告訴父親,自己今天練習恢復御容,紅恩吾聽到御容後立刻開始發病。安頓好紅恩吾後,崔院長問天機到底跟父親說了什麼,導致父親的病又發作。聽到天機問自己父親是不是畫御容才變成現在這樣,崔院長告訴天機如果韓院長要她畫御容,一定要告訴自己,要天機也一定不要去畫御容。

天機在畫室見到了等她的河藍,河藍要她一起喝茶,得知天機在畫御容,但是掌握不好面向和骨像,便帶著天機去了看面相的大師那裡,一天的學習讓天機受益匪淺。天機在大師門外等待河藍時,不忍心看到因為孩子眼睛看不到沒有錢進去的窮人被欺負,與看門的人發生衝突,在天機要被打的時候被河藍救下。

事後河藍要天機凡事小心,天機看到有人放風箏,河藍邀請天機一起放風箏。見河藍放風箏不方便,天機將風箏放上天空後,交到河藍的手裡。河藍告訴天機,自己會消失幾天,因為李律要他去驗屍所檢查身體。說話間,河藍的風箏線斷了,風箏飛走,天機見此告訴河藍,風箏飛走是阻擋的厄運也一起飛走了,說罷也扯斷了自己的風箏線。河藍將自己父親送給母親的唯一的一枚玉戒指送給天機保存,天機覺得自己沒有資格,河藍告訴天機,自己心悅與她。

天機晚上到畫室準備學習,將自己在集市學習的經歷告訴李律,並追問為什麼回復御容的畫師,不公開招募,李律沒有回答,要帶著她去外面透透氣。帶上面具的河藍以日月星的身份見了李煦,二人棋盤對弈,日月星建議李煦為了成就霸業就要先棄用一些棋子,李煦覺得日月星是讓自己先剷除三弟李律。李律將要天機恢復御容的真相告訴她後,皇帝出現,並確定的告訴天機,她恢復的御容就是用來封印魔王,魔王盡在咫尺。日月星問李煦關於魔王的事情,李煦告訴他自己要登上王位必須有魔王才行,而魔王就在河藍體內封印。

 

第10集李律被警告不能接近天機 河藍擔心天機安排離開

李煦走後,河藍想起自己確實有失憶的時候,便安排無影打聽英宗御容以及英宗御容的繪畫者的情況。回家的路上,天機擔心自己繪畫御容後,也會變得像父親一樣瘋瘋癲癲的。李律得知她的擔心後保證,如果點擊也入她父親一般,自己一定會照顧好天機和她的父親。天機想之後李律這樣做的原因,李律表示自己愛慕著天機,天機急忙打叉覺得李律的玩笑有點過了。天機走後,第五代國巫國月告訴李律,絕對不可以對天機動心。

河藍準備上轎子之前,問萬秀自己當初在山裡消失的情景,聽說之後,河藍才確認自己體內可能確實有魔王的存在。天機回家後擔心自己 繪畫御容件事的後果,準備去找河藍。天機離開畫院之後被畫妖附體的國畫院長簡潤明出現要買天機的畫,洪恩吾認出了畫妖嚇得連滾帶爬的回了屋子。簡潤明見天機不在,準備自己去找天機。

天機糾結要不要叫門的時候,被萬秀看到。天機告訴了自己知曉的御容繪畫的真像,她不知道如何處理,想要請教河藍。河藍暫時也無法給出好的意見,要天機先回去,天機既想回去,又捨不得。河藍請天機在自己府上的客房住下,天機遵從了河藍的意見。

天機在河藍的房間見到鶴絃琴,便請河藍替自己彈奏一曲。國月告訴李律,河藍體內的力量絕對不知常人所有,而天機作為擁有特殊能力的畫工也會有自己的姻緣,她要李律能離天機多遠,就離天機都遠。李律聽說天機和河藍可能是命中注定,他便要打翻這個命運。河藍彈奏鶴絃琴過於投入,留下了眼淚,天機想要幫他擦拭,被河藍攔住,表示自己下次為她彈奏溫和一點的曲目。

美秀預感到魔王即將出現,想要與魔王進行交談,並且告訴李煦如果先要參與就像想起19年前魔王給的啟示。美秀將被魔附身的河藍喚醒,魔王根據感覺找到自己的眼睛,天機所在的房間,想要掐死天機。天機反抗中,手裡的戒指忽然有了靈力,開始注入河藍的體內。門外找到天機的畫妖簡潤明也幫助天機,河藍回復正常暈了過去,畫妖甚至還對美秀進行了攻擊。美秀不明白為什麼畫妖會攻擊自己,最終被自己法術反噬。

天機守著河藍醒來,得知自己來到天機的房間後,河藍想起自己沒穿內衣,天機也才忽然想起自己只穿了睡衣,尷尬之際,萬秀來叫天機吃早飯。天機將萬秀支走,準備讓河藍披著自己的衣服回到河藍的房間,但是半路還是別萬秀和無影看到,天機決定百口莫辯,拿著自己的 衣服離開,而萬秀和無影還是誤會了,無論河藍也說什麼似乎也解釋不清楚。無影將自己調查到的關於惡魔及用繪畫封存惡魔的消息在河藍的臥室會匯報給他,河藍開始懷疑自己體內可能真的存在另一個自己的魔惡魔。

天機回到畫團,對於昨天見到河藍變成惡魔的樣子一直心有餘悸,她悄悄將自己將繪製御容的申請告訴了崔定和俊旭,三人商量如何能夠避免的時候,被崔團主聽到,崔團主鬧著要找韓院長拚命。天機三人聽到動靜,奮力拉住他,冷靜下來的崔團主要天機裝病,不要再去國畫院了。

為了確認魔王確實在河藍體內,李律去找了國巫國月,問她是否有其他的證據,證明魔王在河藍體內,國月用自己的法術讓李律看到了當晚天機眼淚掉下來之前發生的事情,並表示河藍之所以總是在天機身邊出事,他們兩個應該是有姻緣線。李律到河藍府上,河藍問李律關於魔王封印的事情,李律為了保護天機的安全,要河藍在御容完成繪畫之前,不要再見天機,並且要幫河藍找一個隱秘之所,一直隱身到封印儀式之前。

河藍擔心封印魔王對天機的傷害,一心想要找出別的方法,他約天機在武陵溪谷為一個人繪製一幅肖像畫。天機高興的答應了,晚上沒有去學習繪畫儀容,李律得知後去找天機。天機向建州大嬸借了漂亮的衣服,準備明天去和河藍約會,恰巧李律來找她。天機急忙告醉,說自己因為生病才不能去畫室,李律表示要「懲罰」天機,要她明天去畫畫。天機百般推脫,李律看出天機在撒謊,要她無論如何都要去。

天機一早去了武陵溪谷見河藍,得知要畫肖像的人是河藍後,天機笑出了聲音,她一心一意的畫好草圖,並握著河藍的手,將肖像畫完。繪製完畢後,河藍給天機一個信封,要她帶著紅恩吾離開這裡,去燕國,並且將魔王就在自己體內的事情告訴了天機,他們可能是不能夠在一起的命運。沒等愣住的天機反應過來,李律就帶著人,以在仁王山殺人則罪名要逮捕河藍。天機站在河藍面前阻止,被士兵推開,河藍一把拉著天機,一場衝突即將爆發。

 

第11集河藍被捕獄內指揮復仇大計 天機繪製御容為見河藍被捕

河藍摟住天機,但是為了天機不受傷害,他還是決定跟李律的人走,剩下天機在河邊痛哭。離開前,李律安排其他人確認好天機安全的回家。河藍被帶回了天牢嚴加看管,理由是懷疑大王山士兵被殺跟他有關,在御容繪製出來之前,河藍需要一直呆在天牢。李律對河藍說了抱歉,就如同他們第一次見面賀蘭山摔倒後,李律將他扶起來後,也說的是抱歉。在確認天機安全到家之後,河藍放了心。

天機失魂落魄的回家後暈倒,建州大嬸和院長急忙扶住天機。天機在家中發燒,紅恩吾又開始神志不清。昏倒的天機似乎又看到了河藍,想起了他們中間的點點滴滴。天機混混沌沌,似乎在夢裡見到了被燒燬的 御容的真面目。天機告訴父親,她第一次不是為了父親作畫,她決定將父親完成又被燒燬的御容復原。

天機將自己準備恢復御容的事情告訴崔正和俊旭,要他們幫助自己。河藍在天牢被人帶走後,隔壁牢房的老者為他卜卦,似乎要離開這裡了。河藍被李律請到了自己的屋內,李律告訴河藍關於他體內魔王可是就是在求雨當天,他和二哥不小心燒燬了御容時進入他內內的。現在要封印在畫好的御容圖內,要他務必配合。但是河藍提出,繪製御容只能是天機這樣擁有神奇力量的人能夠完成,但是一旦完成封印儀式,畫工就會收到詛咒,就會像天機的父親一樣變的得瘋瘋癲癲。聽聞河藍的話,李律不敢相信。河藍懇請李律阻止封印儀式,保護天機安全。

李律到天機繪畫室時見到了天機還在繪畫,由其看到天機手上的戒指時,告訴天機,自己也有不得以的苦衷。天機不想再跟他說話,卻被李律拉住問她,自己在她心中是個怎樣的男子。天機回復,他是個討厭的傢伙。聽到天機的回復後,李律哭笑不得。天機出來看到觀星台,又想到了河藍。

韓院長看到了天機繪畫的草圖非常成功,當今皇帝看著之後,感覺跟自己的父親非常像。接下來就是塗色,皇帝要韓院長禁止神奇化工出宮。李煦無影將河藍提前留下的信息交給李煦,信裡告訴他要掌握天下需要邁出的第一步。

俊旭打探到河藍可能被關在石頭做的牢房裡,如果想進去,則需要李律的手諭。天機想要做一個假的手續,崔正和俊旭都不同意。天機在院子裡見到了虎神的蹤跡,她用茶水將虎神吸引出來,打探上次虎神說的不要喝魔王一起玩是什麼意思。虎神告訴天機,只要天機和河藍一起出現,就會一引出魔王,並且她就會有性命之憂,虎神要天機好好完成御容。

李律告訴天機,御容上綃之前,她被要求留在宮裡。天機下跪肯定李律,讓她見一見關在牢房的河藍。否則她帶著遺憾完成繪畫,也不應擁有靈力,李律深感天機對河藍用情至深。李煦找見了給世子治病的御醫,想要拉攏對方。並且要聯繫前朝,要將世子病重的消息公佈,希望皇帝能夠選個備用的皇儲。皇帝聽了大臣們的建議後,十分的不高興。

李煦對日月星給出的要御醫上奏的辦法非常受用,而李律門下的門客將消息告訴李律,被李律喝退,李律心中也非常苦惱,自己的哥哥到底要他怎麼樣。河藍在監獄裡也能知道外面的消息,現在無影等著他下一步指示。天機努力繪畫,終於晚上了上綃。上綃的的御容被皇帝看到,非常滿意,當即決定要獎勵天機。李律帶來的國巫可以測試畫有沒有靈力,但是結果很讓人失望,畫作沒有靈力。

李律告訴天機,畫作沒有靈力,讓她重新創作,並且在創作的時候忘掉河藍。河藍隔壁的老人告訴河藍,今晚會有很多人來,會有一個拉住他的手,那個人可能救他,也可能殺了他,這個人就是神奇的畫工。天機一人在苦惱,崔定和俊旭經過打探找打她。天機想要仿製李律的手諭去見河藍,二人只好幫忙。

天機和俊旭順利矇混過關進入天牢,崔定在畫室假裝天機繪畫被韓院長發現。就在天機和俊旭剛剛通過天牢大門的時候,被守衛的首領發現蹊蹺將二人逮捕。李律得到消息後,只好帶著天機去天牢。天機終於見到河藍,河藍要她盡快離開,但是天機知道河藍這麼說,是因為擔心自己。河藍想起了隔壁老者的話,他要天機伸出手,他一把拉住天機的手,戒指在二人中間發出耀眼的光芒。

 

第12集天機見魔王下決心幫助河藍封印 皇帝病危李煦抓緊引出魔王登基

戒指發出的光讓河藍和天機似乎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河藍能看見天機,天機也能看見魔王。魔王要取天機的眼睛,但是天機手上的戒指卻壓制了魔王。天機和河藍忽然回到現實世界,河藍暈倒在地上,天機隔著門大聲呼叫河藍的名字。李律聞聲趕來,天機懇請李律營救河藍,癱坐在地上的天機給李律帶走。李律隔壁的老人將河藍就醒,因為他知道天機手上所帶的戒指就是能夠壓制魔王的兩枚戒指之一。

河藍有暈倒的消息傳到王宮,也傳到了李煦那裡,李煦執意要將河藍救出來。他懷疑河藍暈倒的時候李律在河藍身邊,是李律想要引出魔王。天機懇請李律一定要幫助河藍,看著天機的急匆匆想要再次繪畫御容的樣子,李律覺得天機和河藍真的是天生的一對。一個堵上自己會變得瘋瘋癲癲的也要畫御容,一個寧可被魔王吞噬,也要他阻止封印。天機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獨自思考,恍惚間,她似乎看到了英宗御容被燒燬之前的樣子,天機忽然情形,立刻下筆開始繪畫。

崔定和俊旭在去國畫院前向崔團主告別,被崔團主攔住質問天機在哪裡。李律被皇帝一早宣到皇宮,詢問關於河藍暈倒的問題。李律詢問了畫工和河藍封印結束後會有什麼結果,他感覺封印儀式對天機有些殘忍,但是皇帝告訴他,這是為了天下社稷而不得不做的事情。李煦來覲見皇帝,得知弟弟在時,他要宦官前去稟報,卻聽到皇帝說在封印儀式結束後,要封李律為世子的消息,氣的李煦轉身離開。李律拒絕,但是皇帝告訴他,這是一國之君給他的聖旨,李律只得接受。

李煦回去後射箭發洩,門客詢問後,李煦告訴了屬下們自己聽到的話,美秀猜出,可能皇帝在把尋找畫工的工作交給李律的時候,心就已經偏到李律那邊了。忽然院子鬧鬧哄哄,曾經幫助星月堂工作的鄭掌櫃求見,他與關於日月星的秘密要說。崔團主找到韓院長,質問他為什麼讓天機畫御容。崔定和俊旭把團主聽說他畫御容後去找韓院長的事情告訴天機,剛剛完成御容草稿的天機急忙跑去韓院長的工作室。在畫室外,天機聽到崔團主斥責韓院長不顧天機安危要她畫御容的事情,並且表示,天機就是自己的女兒,他不會讓天機陷入危險。

皇帝的大殿又有了很多貓頭鷹,他想要舉辦儀式,經過宦官提醒才想起河藍在天牢。宦官將李煦聽到他和李律談話的事情匯報給皇帝,皇帝猜出想要得到王位的李煦只有一個地方可去。河藍在天牢始終思念著天機,李律來天牢探望他。告訴他封印儀式即將舉辦,要他配合。忽然李煦來訪,李律只得藏了起來。李煦要河藍答應將魔王交給否則,封印一結束,他就只有死路一條。並且李煦挑明了河藍日月星的身份,李律聽到後有些吃驚,不消息碰到了石頭,被李煦聽到,李律只得出來。李煦告訴河藍,他今天要帶走河藍,卻被李律攔住。二人爭執不下時,皇帝出現了,皇帝單獨與李煦談話時,被氣得吐血暈倒。

經過御醫的診治,李煦得知皇帝時日無多,心裡感謝父親不讓自己弒君殺父,他一定要拿到皇位。李煦囑咐御醫,要占好自己的立場,做好自己的事情。天機知道到了畫妖的秘密,即便如此,她也決定一定要完成御容,拯救河藍。天機一夕之間完成了御容的草稿和上綃,讓韓院長驚歎。

河藍算出皇帝身體已經病入膏肓,準備適時的將魔王交給李煦。李煦與李律前往勤政殿,半路上李煦告訴李律自己準備放出河藍,但是李律一眼就看出哥哥是想擁有魔王,則勸解李煦放棄魔王。大臣們也在為到底誰能成為下一任世子展開爭論,有人認為按順序就是李煦,也有人認為皇帝是中意李律的。

李煦想要盡快舉辦封印儀式,他親自去天牢接河藍出獄。他詢問河藍如何知曉目前的情況,河藍告訴他,自己會關天象。美秀在進行封印儀式前的準備,但是卻胸口發悶。天機聽說了皇帝生病的事情,深感河藍的安慰,急忙跑去天牢。李煦準備將河藍帶走,李律也正好來天牢,李煦告訴他,盡快準備封印儀式。天機見河藍即將被李煦帶走,匆忙間鑽進了河藍的轎子裡。

河藍進了轎子之後,發現天機在裡面。天機關係他的安危,河藍告訴他,封印儀式會按時舉辦,因為是朱香大君李律準備封印儀式。忽然轎夫手滑了一下,天機發出了聲音。河藍要天機不出聲,李煦下馬將劍刺向轎內,河藍摀住了天機的嘴巴。李煦提出,讓把轎門打開。

 

第13集河藍李煦達成交易 封印開始御容被毀

河藍一把抓住了劍,悄悄告訴天機趕快離開。李律要求打開轎門的時候,河藍捂著帶血的手走下轎子,李律急忙安排人取棉布,現場的注意力都在河藍這邊,天機趁機離開。河藍要李煦相信自己,李煦表示之前河藍有兩重身份,現在他會試著相信河藍。河藍也暗暗下決心,要李煦感到無助的恐怖。

天機回到國花園還在擔心河藍,她想起河藍在轎子裡說的要把魔王交給李煦後,想要勸慰河藍改變心意。李煦將河藍安排在自己的府內,希望河藍幫助自己找到一個神物,就是能夠壓制魔王掌控魔王之力的戒指,之前一直是由河藍的父親保管的。河藍想起了自己給天機的戒指,以及在戒指的幫助下,他們看到了魔王的場景。李律得知河藍的身份後,在家丁的述說下,知道了日月星的身份,不明白為什麼河藍會有兩重身份。

因為無法找到可以鎮壓魔王的戒指,李煦想要延遲完成封印儀式,但是再晚,魔王可能就會和河藍融為一體。河藍開始有了魔王的記憶,身體也開始散發魔王之氣。李律向昏迷的父親傾訴魔王封印儀式,但是皇帝卻無法給他答案。李律在畫室見到了天機畫出的未上色的御容,感覺神韻十足。天機取了硃砂回來後,將河藍關於魔王的說法告訴了李律,李律告訴天機,無論如何他都會將魔王封印到御容內,而不會讓自己的王兄與魔王附體,在那之前,天機要做的就是盡快認真完成御容的繪製工作。

李律去查看國巫的封印儀式的準備工作,得知李煦會價格魔王引入自己的體內後,國巫建議李律,只有當場殺了李煦,才不會讓他成為王室的禍害。天機要崔定和俊旭來幫助自己給御容上色,幾人忙活的時候,韓院長和李律來查看情況。經過天機解釋,李律同意了讓二人幫忙。河藍在院子裡祈禱封印儀式的時候,天機不要出現,並交代無影,處理掉星月堂和清心閣。

封印儀式前的準備工作有條不紊的進行,天機在繪製御容,李律時不常的去給父親按摩,河藍的準備工作也在繼續,而李煦則被要求禁食三日。御容除了眼睛已經繪製完畢,河藍得到這個消息後,心裡一沉。李律得到一把可以辟邪的短劍,用以防萬一,李律想著如果萬一必須殺掉哥哥,自己隨後也會自殺。

李煦將河藍選擇的吉日提前,弄得天機等人及時準備。李煦對於自己的安排十分滿意,並且要門客在吸引出魔王后燒燬御容,殺了所有看到封印儀式的人。河藍也被安排沐浴更衣,隨後,河藍向李煦 要求回一趟星月堂,因為要尋找的神物有了消息,李煦聽到後立刻同意了。天機在準備工作做好後,要回一趟畫團,想再去看一看自己的父親。

河藍到了星月堂後,告訴無影,多安排一些殺手在收尾,及時自己暈倒的沒有意識了,也要動手殺了李煦。天機在回畫團的路上看到河藍,在畫團門口等她。二人一起集市交談,趁亂躲開了李煦手下的跟隨,河藍告訴天機戒指與魔王有關,她交給自己。隨後河藍準備跟隨李煦手下離開,天機告訴河藍,自己是為了他才畫的御容,要他無論如何都要將魔王封印到御容裡面。河藍則告訴天機,不要如封印現場。河藍將戒指交給李煦,李煦要身邊的巫師美珠去檢查,美珠發覺戒指似乎有神的力量,卻不會發光。其實戒指是假的,真的戒指在河藍手中。

儀式即將開始,天機將御容的眼睛繪製好,河藍被綁在御容前面,天機被 李律要求,儀式不完成不能出屋子。美珠代替國月做了魔王的召喚與指引工作,隨著儀式開始,魔王印記開始在河藍身上顯示出來,魔王之氣出現。但是無論美珠怎麼指引,魔王無法被引至李煦身上,一直存在河藍身上,河藍雖然有神物戒指,卻無法控制身體。國月急忙繼續封印儀式,但是魔王卻衝破了御容,無法被封信。

天機聽到動靜飛身出來,看到河藍的樣子,她大喊要河藍振作。殘存一絲理智的河藍要天機快逃,但是天機不肯。魔王感受到了自己的眼睛所在,要對天機下手,李律用之前國月給自己的到刺到了河藍的後背,發出了耀眼的光芒。

 

第14集魔王再次被封印 皇帝昏迷後清醒

李律將辟邪劍刺向河藍後,魔王的氣息減弱,再次被封印在河藍體內。李煦見魔王被封印,要兵丁們逮捕河藍,拿回神物截止。但是無影帶著殺手們殺了進來,河藍帶著天機騎馬逃走。李煦用弓箭射向二人,卻被一直遠觀的虎神攔下。天機被荷蘭帶到歷代君王存放牌位的地方,原來清心閣的堂主梅香在此等候河藍。河藍幫助天機清理說上的手腕,天機心裡默默的告訴河藍,自己即便堵上性命也會守護他的安全。

李煦對於封印儀式失敗十分的介懷,要召喚出魔王就要從新繪製御容,門客崔英懷提供了辦法。李律將封印儀式失敗的消息告訴了昏迷中的父親,國月在皇帝寢殿外告訴李律,自己在封印中被魔王攻擊書去了全部神力,而且這次魔王衝破了有神力的御容一定是他們疏漏了什麼。就在這時,李煦告訴李律封印失敗都是李律的責任,立刻將他發配邊疆。

崔定和俊旭回來發現,李煦下了逮捕文書,認定天機和書畫團及李律勾結,將所有人逮捕入獄。崔定二人急忙逃走,尋找天機。天機和河藍成了通緝對象,二人的畫像貼滿了大街小巷。國月在街上遇到了喬莊的李律,到了李府才知道,李律早就知道李煦會對自己下手,所以將押解犯人的人換成了自己的人,才有機會又回到京都。李律得知國月確實無法再恢復神力了之後,非常著急,皇帝又不能及時情形,暫時恐怕是沒有人能阻止李煦了。

天機告訴河藍,無論如何她都要再次繪製御容封印魔王,但是河藍卻要她不要再次繪製御容,二人因為是會否繼續繪製御容的問題產生了小爭吵。天機自己躲在屋內,心裡再次下定決心一定要再次繪製御容,封印魔王。崔英懷命人將紅恩吾幫著遊街示眾,被無影匯報給河藍。河藍猜出李煦此舉的目的是要將天機吸引出來,要他無論如何不讓天機知道。結果,梅香將消息告訴了天機,天機急忙去了集市。河藍來找天機時,梅香告訴他,天機去了集市。河藍責怪梅香管不嘴巴,梅香則認為河藍為了兒女私情要放棄報仇大計。

天機在集市父親經常繪畫的角落找到父親,被崔英懷逮著個正著,父女二人被帶到李煦面前。李煦以紅恩吾為要挾,要天機再次繪製御容,天機只好答應。天機被李煦帶走的消息也被李律知道了,李律決定不阻攔哥哥的行為,他要在哥哥將魔王附在體內後,用辟邪劍刺向他。天機被關在庫房,美珠去查看為什麼魔王會追著她不放,她發現天機的眼睛竟然是魔王的眼睛。

河藍和無影選擇在李煦進宮的日子進行營救天機和紅恩吾,就在他們救完人準備離開的時候,李煦出現了。原來一切都是李煦故意這樣安排的,目的就是吸引河藍出來。在無影及殺手們和煙霧彈的幫助下,河藍、天機和紅恩吾被護送出李煦府上,李煦用弓箭射在了紅恩吾悲傷,無影在關上府門的一剎那,做出了犧牲自己的準備。

河藍等人帶著天機逃到樹林裡,紅恩吾因為中了毒箭,毒素擴散。在去世前,紅恩吾有著片刻的清醒,他告訴天機,及時在父親不在的日子裡,也要好好生活。河藍胸前的神物戒指之神,化作一縷神魂,前去為病種的皇帝治病。

因為天機和河藍最終逃走,李煦憤怒異常,由其朝堂內支持李律的大臣們也一直反對自己。他在崔英懷的建議下,決定一箭雙鵰,他要將崔院長等人在城門口砍頭示眾,一來可以將天機吸引出來,而來也可以殺雞儆猴,讓支持李律的大臣們見識自己的厲害。

萬秀將畫團人員即將被砍頭的消息告訴了河藍,此時的天機正因為父親去世茶飯不思,聽到這個消息後,天機立刻起身要去集市。河藍立刻攔住天機告訴她,如果她出現就正好中了李煦的計,自己會想辦法救人的。河藍出來後,收到一封信。河藍立刻決定相間,而在房內的天機則決定自己不能坐視不管,她要去集市救人。河藍跟隨信的指示到了越好的地點,見他的人竟然是已經清醒過來的皇帝。

 

第15集皇帝解釋河藍父親被魔王殺害 天機締約決定再次繪製御容

河藍見到皇帝後,以為是皇帝在星月堂門前的箱子放的字條,其實是李律放的。皇帝終於將十九年前發生的事情告訴了河藍,當年求雨儀式結束後,皇帝根本不知道河藍的父親被下令殺死,他也知道河藍以日月星的身份行走江湖,而且河藍滿懷復仇之心,他也知道。殺死河藍父親的不是皇家的人,而是河藍體內的魔王。河藍聽著皇帝的話,似乎想起了當初自己體內魔王爆發,殺死父親的場景。河藍痛苦跪地,皇帝表示,自己會對河藍父親的死進行懺悔。

天機在李煦殺死崔團主之前,趕到了集市,她跪地懇請李煦饒恕大家。李煦的目的達到了,但是他依然則要劊子手殺了崔團主。就在劊子手即將看下崔團主頭顱的時候,皇帝帶人出現了。他釋放了崔團主等人,並且要清理現場,讓李煦去皇宮覆命。梅香看到河藍帶著皇帝來救了天機等人,心中憤恨不平,她覺得河藍忘記了仇恨。

天河之後,天機一人坐在院子裡思念父親,她想起李煦的話,感覺是因為自己逃跑,才讓父親死亡。河藍來安慰她,並且將自己曾經以日月星身份行走江湖,並且想要報仇,沒先到最後殺死父親的人竟然是自己的事情告訴天機。兩個因為父親去世而傷心的人,抱團取暖。

皇帝質問李煦,為什麼在自己昏迷之際,違背自己的命令,弄砸了封印儀式。李煦將自己身上魔王曾經進入的痕跡展示給父親,他認為父親當君主高於當自己的父親。沒先到,皇帝竟然承認李煦的說法,並且要給李煦嚴重的懲罰。李煦被帶出宮殿遇到李律,李律對當年祈雨的時候帶哥哥去瓊源殿,導致哥哥被魔王附身感到愧疚,但是李煦對他的愧疚不感興趣,他表示,自己還會回來的。國月被關押的美珠,希望她能在下次紅月升起的時候主持魔王的封印儀式,因為她已經失去了神力。

河藍將天機帶到河家世世代代舉行葬禮的地方,來安置洪恩吾的骨灰。天機一邊Ian高骨灰撒入海裡,一邊痛哭送別父親。送別父親後,天機和河藍在海邊看日落,河藍將神物戒指還給了天機。河藍帶著天機回到了自己的老房子,裡面還有人看管,河藍告訴天機,今天他們就在這裡吃完飯住下,明天再回城裡去。河藍體內的魔王趁著天機睡著,忽然要出世去挖天機的眼睛,河藍用力才得以控制。河藍為了兩個人能走在一體,提前回城尋找方法。天機得知河藍提前回城,也決定要畫出封印魔王的御容,不要河藍再受痛苦。

皇帝告訴李律,自己時日無多,需要盡快秘密的完成封印儀式。天機思索為什麼自己的繪畫會被魔王毀壞,百思不得其解。這時,畫妖出現,畫妖告訴她,需要跟自己締約神奇的畫工才能畫出封印魔王的畫作。通過畫妖,天機看到了當初父親也是跟畫妖地接盟約才畫出了封印魔王的畫作,天機決定與畫妖締約。

河藍找了很多關於魔王的資料,但是都是傳說,忽然萬秀看到一句,得神戒者可控制魔王之力,控制魔王力量的人會讓國家血流成河。河藍體內的魔王忽然蠢蠢欲動,要去找天機奪取她的眼睛。河藍在去找天機的路上,摔倒馬下,暈了過去。

天機准別拿畫筆,拿不起來,李律來視察工作時,國月也帶著沈大游來。沈大游是曾經幫助洪恩吾一起繪畫的簡畫師的養子,國月告訴他們,最近的一次封印是最後的機會,需要在封印儀式上才能繪畫。畫妖也曾經跟天機這樣說過,李律覺得不能完成,但是天機決定試一試。

皇帝去牢房看了美珠,要她將自己的神力用在造福百姓身上,希望她能完成封印儀式。河藍的祖先托夢給河藍,要他一定完成封印儀式,並且要打碎戒指,否則戒指與魔王共存,魔王就會一點點的吞噬他。河藍將自己的想法告訴李律後,李律非常支持,但是河藍懇請李律,如果晚上的封印儀式他沒有準時到場,一定要保護好天機。

梅香到大牢找到李煦,她要幫助李煦登基,為了表示誠意,她用刀劃破了自己的手掌。河藍到河邊打碎了神物戒指後,準備去封印儀式現場,但是魔王似乎要吞噬他。美珠忽然感覺不到河藍的氣勢,李律要她們好好準備河藍一定回來。紅色的月亮升起了,河藍正在跌跌撞撞趕來的路上,天機也到了封印現場在準備繪製御容。但是天機忽然發現,河藍送給她的戒指不見了。

 

第16集魔王封印成功 河藍天機隱居(結局)

河藍在趕來的路上,天機等人一直在專心繪製御容,李律交代美珠,將天機等人正在繪畫的畫室封印起來,避免邪氣入侵。美珠擔心河藍不能趕來,因為他擁有先王的戒指,可以控制魔王之力,但是李律篤定河藍一定回來,因為河藍自己打碎了戒指。

天機和沈大游在崔定和俊旭的協助下,很快就將御容上綃完畢。三神奶奶和虎神也一直在關注著封印儀式,虎神擔心魔王不來,自己要處理魔王,但是三神告訴他,魔王一定回來的,因為這裡有他的眼睛。河藍趕來,天機等人加快繪製御容的速度。但是河藍忽然暈倒,體內的魔王顯現了。他的魔王之氣越來越強,他準備去找天機要回自己的眼睛,天機等人在畫室內不斷的感受到房屋的顫動,但是天機告訴眾人,不管其他,只有努力繪製御容。

魔王還是打開了畫室的門,一心繪製御容的天機回身就見到了魔王,魔王看著天機拿回了自己的眼睛,天機失明了。三神奶奶和虎神來幫忙牽制魔王,但是天機卻失明了,無法繪製御容。畫妖出現,告訴天機,如果她能將御容畫完,那麼還有機會封印魔王。但是天機什麼都看不到,不知如何下筆,她哭著懇請去世的父親保佑自己。畫妖將洪恩吾的靈魂帶倆,在父親靈魂的幫助下,天機完成了御容。畫妖看著天機畫完眼睛,趁機急忙吸收畫中的力量,李律要其他人幫忙舉著御容,完成封印。

室外虎神和三神奶奶牽制魔王非常費力,因為魔王已經拿回自己的眼睛,魔力全部回復了。正在三人糾纏之際,畫室內閃出了金光。美珠起身,決定拼上自己的性命也要完成封印,但是還是被魔王殺害。眼見沒有了封印儀式的主持人,三神奶奶決定拼上自己的性命也要封印魔王。她用自己的形神,抽出了河藍體內的魔王,將魔王和自己都封印在了化作裡。

封印儀式終於結束了,河藍醒來發現自己的眼睛可以看到東西。天機在李律的攙扶下去找河藍,兩個人都確認對方沒有受傷後,擁抱在一起。天機告訴河藍自己看不見了,河藍需要照顧自己,河藍摟著天機告訴她,自己會照顧她一輩子。

五年後,天機生日,畫團眾人要去給天機過生日,沈大游將自己撿到的回本請崔定送給天機,自己則去雲遊四海。已經成為世子的李律,不要侍衛保護,也要找天機。而與天機有仇的鄭掌櫃等人,一直跟著李律,要找天機報仇。一直被關在石牢的李煦則純純欲定,他們決定在今天逃出去。

河藍和天機封印魔王的儀式,已經成了國畫院的傳說,據說封印這魔王的御容已經被畫妖腦走用來吸收靈氣。天機與河藍一直在隱居,他們有了可愛的兒子。天機的眼睛也能看到了,因為五年前的封印儀式結束後,魔王的詛咒也就消失了,天機的眼睛重見光明。

晚上招待李律的時候,李律給他們分別帶來了禮物,天機的是一塊很難尋找的硯台,給河藍的是一副聖旨。河藍跪著接了聖旨,聖旨是為了給河藍的父親回復名譽,以後他們家的後代再也不是罪臣之後,科考不收影響。河藍留著淚,接了聖旨。正當幾人說笑之際,畫團的人也到了。天機歡快的出去接人,一眾人正在熱鬧的說笑,侍衛來找李律。李律聽了消息後,告訴眾人,皇宮沒有自己無法運轉,自己準備離開。河藍知道一定是皇宮出了問題,所以他肯定李律立刻啟程。

晚上天機一人在院子裡看星星,河藍告訴她自己也準備了生日禮物,隨後河藍騎著馬帶著天機去了當初他們偷桃子的桃園。河藍摘下一個桃子,告訴她,自己要遵守預定。天機也將自己的禮物拿了出來,是當初她為河藍畫的畫像。河藍將畫作放在懷裡,保證自己會珍惜,並以吻來代替稿費。忽然看桃園的大嬸來趕人,兩人急逃跑。

愛情就是無論爬山涉水,有多少間艱難險阻,我一定要和你在一起。

【圖片cr:SBS,人物介紹轉載維基百科】

 
(Visited 3,534 times, 3 visits today)




Advertise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