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陸劇 斛珠夫人】結局.分集劇情25-48

斛珠夫人》劇情根據蕭如瑟的同名小說改編,講述九州大陸上的大徵王朝朝堂與後宮當中,帝旭、權臣方諸和奇女子海市三人,面對紛繁複雜的權利鬥爭,堅定守護和平的故事

浩瀚的九州大地上,大徵朝珠賦沉重,逼得漁民絞殺親子,以謀鮫女落淚而得鮫珠,沿海漁村的少女海市因此遭遇,父母亡故,全村被屠戮。生死關頭,她求助於途經此地的大徵第一權臣方諸,歷經考驗,最終被方諸帶回天啟。海市從此女扮男裝,成為方諸的徒弟。

此時,大徵內憂外患不斷,喜怒不定的年輕皇帝褚仲旭,因為經受皇朝內亂,而對生失去了一切興趣,表面上以昏君自居,卻在方諸苦苦支撐國家和平時,暗中默默觀望這一切。海市奉命成為帝旭的護衛,但卻因此引起了帝旭對她的興趣,兩人經歷諸多生死關頭,從互有誤會到逐漸理解對方,帝旭察覺海市的女子身份,暗生情愫,但海市對方諸的依賴,其中藏著可望卻難以言說的感情,三人之間情感糾葛不斷。

隨著皇朝的叛亂再起,海市勇敢地選擇肩負起守護大徵和平的責任,並終於直面對帝旭、方諸兩人的感情。

斛珠夫人



贊助商連結



贊助商連結


 

【相關文章】

斛珠夫人~人物介紹、簡介

斛珠夫人~分集劇情1-24

 

【分集劇情】 

第25集方鑒明英雄救美

一大清早,方海市回到昭明宮,恰巧與師兄打個照面。正因她昨夜以血做藥引,再因值守未曾休息,顯得氣色極差,整個人虛弱不已。方卓英既心疼又氣惱,斥責她不講自己的身體當回事兒,而方鑒明則在房間裡聽到兩人全部對話,同樣也是暗自擔心。

方海市救過緹蘭之後,帝旭對她另眼相看。只不過哨子發現方海市近日情緒消沉,於是便向方鑒明匯報情況,儘管小公子擅作主張請調中衛軍,可至少是為了師父,這份心意尚且是好的。

正因如此,方鑒明有些於心不忍,親自給方海市熬藥。此刻方海市意識迷糊,隱約見到師父端來湯藥,守在床邊照顧,便下意識抓住對方的手。奈何方鑒明稍作愣神,很快鬆開方海市,轉身出門而去。

自從帝旭與方海市談過心事,終於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不僅主動向緹蘭道歉,甚至為她在霜平湖種上注輦之地才有的纈羅。據說此物珍稀,就連注輦也都罕見,傳聞若將其曬乾磨粉,與三花醉混合飲下,便能在夢中重溫電光火石般的幸福,亦或是今生永不能再見的容顏。

緹蘭看在霜平湖面上皆是盛開的纈羅,雖然歡喜,卻有些許哀傷,反觀方海市對此頗為咋舌,平日裡看似暴戾無度的帝旭,若是浪漫起來也旁人難及。正當方海市與師兄去往值守途中,恰巧遇到帝姬褚琳琅,立馬退避旁邊行禮,過後海市想起帝姬褚琳琅自小喜歡牡丹,可剛剛那一陣芰荷香味令她心生疑惑。

帝姬突然拜訪緹蘭,先是贈送香囊作人情,後又故意提及昭明宮原是三皇叔的居所,如今卻變成霽風館,說到底暗示著方鑒明是外男,常在後宮多有不便。然而帝姬屢次明刀暗箭打探宮內虛實,皆是被緹蘭幾句話應付過去,表示愈安宮和霽風館之間並無來往,尚且不知其中事由,並讓侍女將香囊收好。

不過多久,瀚北傳來消息,蘇鳴已然成了東陸謀臣,甚至幫助左菩敦王消滅幾個部落,看來他現下忙著在奪洛面前邀功,無暇顧及南下,攻擊黃泉營。方鑒明認為天啟城仍不可鬆懈,叮囑哨子加以警惕。

隨著話音剛落,方海市前來向方鑒明匯報值守時的奇怪之處,總覺得鄢陵帝姬不似表面簡單,只因早年聽聞帝姬極其喜愛牡丹,乃至癡迷,不僅香料、配飾或者府上裝點都有牡丹,因此以其花作為乳名。可今日聞到帝姬所用熏香卻與牡丹毫無關係,方海市想去尼華羅找人調查,怎知方鑒明當即反對,找了個借口將她打發。

次日朝堂上,段御史上奏顧陳氏狀告方鑒明包藏禍心,建議暫且削去方鑒明的軍權,其他大臣紛紛附議,唯有帝旭震怒,深知這些大臣在位不謀事,搞起政斗倒是一把好手。正因此次群臣激憤難平,倘若不順從他們的意思,恐怕很難罷休,方鑒明自請革職,無非是避免帝旭為難,以免有損聲譽。

方鑒明沒了差事,難得空閒,帝旭則讓他常來找自己下棋。反觀帝姬入宮求見兄長遭拒,途徑霜平湖看見纈羅,不由欣喜,本是要乘舟採摘,豈料舟身險翻。幸好方鑒明及時出現,率先救下帝姬,而這一幕恰巧被海市瞧見,看似頗為正常的英雄救美,卻讓她心裡不是滋味。

方海市與師兄奉師命送帝姬回府,哪曾想,帝姬因方才而心生感激,這一路上都在打聽方鑒明,臨走前還讓方海市代她轉贈纈羅。精心挑選之後,方海市捧花送到師父房內,可當她前腳剛走,方鑒明順手將花丟進木簍,未有絲毫珍視。

當天夜裡,方海市來到綾錦司向柘榴討教香料,希望她能答疑解惑,畢竟帝姬從小喜歡牡丹,可兩次相遇都聞到芰荷,彷彿她對芰荷情有獨鍾,是否有可能選擇牡丹以外的香料。柘榴不敢妄議,認為兩次也許都是偶然,還要多些時日慢慢揣摩,而她曾聽聞武鄉侯爺家的十四郎在小輩裡最擅長制香,倘若方海市與對方相熟,或許能從中得到答案。

因為柘榴的建議,方海市大費周章弄來香料,纏著師兄帶她去見十四郎周幼度。與此同時,柘榴去見緹蘭之時,正逢帝姬離開,果然聞到她身上的芰荷香味。由於帝姬自幼精於點茶,帝旭趁著心情大好,便讓她和方鑒明斗茶。

在這期間,方海市站在不遠處觀望,發現帝姬點茶手法根本不像精通茶藝之人。至於結果也是顯而易見,帝姬技不如人,很快落敗,最終解釋為流落在外多年,未曾練習導致生疏。帝姬對方鑒明的仰慕之情落入帝旭眼裡,令他笑得意味深長,於是讓方鑒明送帝姬回府,打算撮合二人姻緣。

 

第26集方海市調查帝姬

趁著有單獨相處的機會,帝姬刻意向方鑒明示好,欲藉著討教點茶為由,促進彼此之間的關係。方鑒明心如止水地保持著距離,委婉拒絕對方的請求,認為帝旭讓二人彼時點茶不過心血來潮,所以帝姬沒有必要學,實則他也不想教,之後便找借口處理公事,安排哨子護送其回府。

方海市迫不及待地追問方卓英是否幫她約見周幼度,但是周幼度剛從各國遊歷歸來,還需歇息時日。方卓英勸說海市要有耐心,同時也覺得帝姬在外漂泊,與兒時喜好有出入,並無不妥。

可是這些都僅是猜測,不足以令方海市信服,她覺得一個人的技藝早已熟爛於心,絕不會退化到完全拿不出手,就好比是周幼度,此人擅長調香,又怎會因個別緣由閒了幾年,最終忘記如何調香。

所以在方海市看來,帝姬不僅身份可疑,甚至對師父也有想法。方卓英逐漸認同方海市的觀點,也就不再深究,索性去給柘榴送糕點,見她正在趕製帝姬的常服,忍不住多叮囑關心幾句。而當方卓英離開後,柘榴吩咐蘇姨若有空可搜集制香的牡丹花,切記不能讓旁人瞧見。

反觀方海市自從調任中衛軍,除了日常巡邏以外,便是回到昭明宮,也都過著克己守心的平淡,盡量無視師父的關心,以免再深陷其中,難以自拔。哨子奉命派人去尼華羅查探帝姬,所得到的消息與帝姬自述無異,正當方鑒明回想柘榴之前稟報的疑點,忽然聽到房外聲響,湊窗查看發現方海市和哨子打招呼之後,頭上的玉簪子掉地碎成兩半。

幾日過後,方海市回昭明宮,看見一人背對而立,身形極似師父,可當走近才發現竟是小侯爺周幼度,也就是先前她穿著女裝遇到的那位公子。因為二人過於神似,坊間也都為此津津樂道,但是周幼度覺得瑩燭之光與皓月之明,遠遠不能相提並論。

此時方卓英端著兩大盤香料過來,周幼度順勢講起帝姬常用的香方,其中有一條則是牡丹用方與芰荷性味相沖,倘若放在一起,勢必會渾身起疹。周幼度還談起海市他們師父清海公是斗茶制香的高手,可惜方卓英和海市此前並不知曉。方海市想要聞下香料的味道,不慎撞到周幼度的額頭,兩人面面相視,恰巧又被方鑒明看到,暗自吃味。

為表達感謝,方海市留周幼度在昭明宮吃飯,師徒外加小侯爺四人同坐一桌,氣氛顯得無比違和。席間,周幼度詢問方海市家中可有姐妹,方海市不動聲色地否認,怎料方卓英光想著如何轉移話題,一個勁地誇讚周幼度丰神俊朗,顯然將師父冷落在旁。

到了晚上,方鑒明買了支簪子送給海市,並為那日說話語氣重而道歉。方海市反問師父是以何種身份送禮,若僅師徒關係無需如此,可若是以心上人身份,有些話還需盡早說清楚。奈何方鑒明始終不肯承認心裡有她,最終氣得海市將簪子摔在地上,卻不知,方卓英躲在旁邊目睹全程,震驚不已。

次日一大早,方卓英到正堂吃飯,可他看到方鑒明與海市也在,忽然想起昨夜,立馬找借口溜走。之後方鑒明察覺到方卓英似有異樣,幾次來找自己,卻是欲言又止。在師父的深究目光下,方卓英鼓起勇氣坦言海市已長大成人,考慮她快要到了婚嫁的年齡,應當恢復女兒身。

作為師兄的方卓英已然注意到海市心緒沉重,不像從前那般無憂無慮,若是心裡認定誰就絕不會改變。所以方卓英希望師父能想清楚,就算是要堅持底線,至少也得早做了斷,事先跟海市講清楚,以免誤人誤己。然而方卓英的這番話剛講完,只見師父臉色鐵青,呵斥著將他趕走。

帝姬派女使委託方海市代她送信給方鑒明,約對方今日在霜平湖邊賞琴。但是方鑒明接過信,並未有任何表態,方海市不知他是否赴約,索性和師兄去宮外遊逛散心,恰巧在吃飯時遇到周幼度。

途徑一處小攤,方海市被花簪所吸引,周幼度付錢買下送她。殊不知,方鑒明乘坐馬車從旁邊經過,本想是要將方海市摔碎的簪子拿去修補,可看到這一幕,令他心裡泛酸,乾脆轉道離開。

由於方鑒明和廷尉宗裕有要事長談,使得帝姬赴約撲了個空,為此很是失落。得知方海市琴藝是方鑒明親傳,帝姬約海市探討一番。方海市來到涼亭見帝姬,指點她琴藝之時,再次試探其熏香出處。帝旭送方海市香盒作為感謝,但是方鑒明則在私底下訓斥她太過膽大妄為,怎可以外男身份與帝姬單獨相處。方海市覺得委屈,忍不住出言反駁,認為師父想做什麼從來不說,對自己毫無信任。

與此同時,施內官來到綾錦司取走常服,又帶人送到帝姬府請賞,柘榴繡藝精湛,深得帝姬喜愛。蘇姨尋回柘榴想要的牡丹香,根據販子所述,此香乃是宮廷香方所制,後來傳至坊間。

 

第27集緹蘭與帝旭和好

帝姬收到方海市派人送來的琴譜,便親自去向她表達感謝,怎料兩人相談畫面竟被帝旭瞧個正著,反而揣摩起自家皇妹究竟意屬何人,於是將難題拋給了穆德慶。方海市在宮中遇到周幼度,得知他領了聖旨,親自督辦東御馬場。

方海市非常欣賞周幼度的豁達,許多世家子弟既坐享祖蔭所帶來的利益,又不願讓旁人提及,唯獨周幼度整日掛在嘴邊,對此毫不避諱。周幼度並不以為然,他覺得自己本就是靠祖蔭庇佑,遠離朝堂,這才能周遊列國增長見聞。

周幼度想起之間香料一事,立馬打聽起調查進度,當聽聞方海市欲尋聶妃宮裡的舊人,便將此事包攬下來。不過多日,方海市在周幼度的帶領下,來到劉嬤嬤住所,打聽一番後,才知帝姬不僅癡絕牡丹,甚至喜愛騎馬,幼年因騎馬墜落導致受傷,左手臂處留下深長疤痕。

待談話結束,方海市感激周幼度相助,專門請他到會仙樓小酌幾杯,夜裡回到昭明宮,又在師父的注視下,主動去靜室領罰抄寫。方卓英主動給海市送去吃食,跟她提及帝姬和師父要去馬場,順帶稍句近日宮中有關於他二人的傳言。

帝旭捧著幾株纈羅來到愈安宮,看著緹蘭似受噩夢困擾所不寧,於是悄悄為她摘下花瓣擱置旁邊。恰巧一陣風吹過,花瓣四散,帝旭光顧著撿拾花瓣,未曾留意緹蘭已經醒來,嚇得她急忙坐起,結果彼此額頭相碰。

思及以往種種,緹蘭依舊是膽戰心驚,反倒是帝旭一言九鼎,就連語氣也都未曾重過,望向她的目光溫柔如水,小心翼翼地表達著關心,臨走前還不忘各種叮囑。考慮到緹蘭無法參加馬場,定是有些失落,帝旭安慰她盡快養好身子,改日會親自教她騎馬。

方海市在靜室通宵抄寫,直至清晨才算落筆,迫不及待地要與方卓英換崗,趁機去趟東御馬場,隨後陪著師父一同前往。與此同時,柘榴再度繡好帝姬的常服,吩咐蘇姨在內襯撒些牡丹真香的粉末。

東御馬場內,帝旭和眾大臣陸續到來,季昶對此毫無關注,全程興致乏乏。帝姬突然現身馬場,帝旭帶著笑意看向方鑒明,話中多有調侃,暗示他魅力頗大,竟能讓自家皇妹為他魂牽夢繞。

帝旭深知帝姬自幼喜好馬術,索性讓方鑒明陪她選馬,哪曾想,帝姬心思並不在此,而是屢次對方鑒明示好,奈何他都刻意迴避疏遠。周幼度發現方海市頻頻看向方鑒明那邊,有所察覺,正當與她約定下次一醉方休之際,豈料帝姬突然跨馬而奔。

眼見帝姬要從馬背上墜落,方海市趕緊追了過去,尚未留意到她故意踩空腳蹬,造成失足墜馬的假象。幸好方海市及時扶住帝姬,不小心露出她手臂的疤痕,恍然想到劉嬤嬤的說辭,暫且證實她的身份。

儘管是一場有驚無險,帝旭還是責怪方鑒明疏忽大意,直到帝姬幫忙說情,這才不再追究,而是讓他護送回府。此刻柘榴已在帝姬府門前等候多時,為其獻上常服,可是常服上的味道引起大家的注意,帝姬明知是牡丹真香,依然故作歡喜,未曾有半點破綻。

白日裡,方海市與師兄遇到段御史,知他處處針對師父,而師父此時已經自請革職。海市晚上來到會仙樓借酒澆愁,反思自己近日所有行為,包括對帝姬的懷疑是否源於私心不甘,亦或忌妒。正當方海市喝得酩酊爛醉,同在隔壁周幼度發現海市,當即開了間上房讓她休息。

方海市迷迷糊糊認出周幼度,笑他如此循規守矩,肯定是害怕家中娘子,如同自己害怕師父那般。周幼度難掩愛意,算是默認了方海市的話,道了句願得一人心,感歎這世間緣分玄妙,令人猝不及防,視若珍寶。

半夜方鑒明來會仙樓尋人,恰好看到周幼度攙扶著方海市出門,尤其見他手搭在徒兒腰上,舉止親密,不禁醋意大增,表面維持著客套,直接從對方手裡接過方海市,一路抱回房間。

未有半分醒意的方海市在師父面前撒嬌,口口聲聲念著周幼度,重述周幼度說的那句詩詞,使得本就氣火郁盛的方鑒明,就像一盆冷水從頭頂澆灌,令他不能發洩脾氣還甚是無奈。帝旭悄然來到愈安宮,聽著緹蘭滿懷愧疚的話語,以及終生相守的承諾,內心頗為感動,牽起她的手緊緊握住。

 

第28集帝姬請陛下賜婚

帝旭意欲撮合方鑒明的姻緣,所以每次在霜平湖賞琴品茗之時,都有帝姬從旁作陪。帝姬對方鑒明的傾慕之情,落入帝旭眼中,也便如同天成佳偶。而今日之所以召帝姬入宮,實則想為她引見劉嬤嬤,亦是她幼時乳母。

看到劉嬤嬤出現,帝姬不由愣住,旋即喜極而泣,與對方當場相認。方海市和師兄在不遠處觀望,意識到自己或許當真判斷出錯,導致之前各種多疑,現在看來,帝姬身份不虛,自然是皆大歡喜的好事兒。

通過這段時間,方海市終於理解師父為何喜怒不形於色,旁人難以捉摸,正是因為受到他的啟發,才逐漸明白退一步方能看清局勢,應懂得冷靜處事。方卓英聽到海市的自我反省,同樣感到欣慰。

劉嬤嬤想要留在帝姬府做事,因此帝姬專門派人給她騰出房間,吩咐下人要對劉嬤嬤尊敬,不可忤逆。而在另一邊,李御醫為緹蘭複診,發現她身體受損嚴重,若無良方醫治,唯恐以後難再生育。帝旭未料會這般結果,心生愧疚,然而緹蘭毫無怨恨,反倒是主動安撫他的情緒。

季昶來看長姐,知她意屬方鑒明,主動提及段御史上奏罷黜清海公之事。如今天啟城傳聞肆虐,坊間皆認定朝中有佞臣坐守,禍及社稷江山,況且帝旭維護佞臣,實乃昏君。隨著朝堂呼聲越來越高,逼著帝旭自剪羽翼,正當他在殿內惱火之際,帝姬主動請旨賜婚,以此方法留住方鑒明。

自從方鑒明深陷輿論漩渦,文武百官都不願接近霽風館,唯獨帝姬經常來往走動。本來帝旭就為此事犯愁,不知該如何懲處方鑒明堵住悠悠眾口,幸好帝姬這一提議,讓他找到可下的台階。儘管方鑒明一再拒絕,可是賜婚聖旨很快下達,令他不得不領旨受命。

帝姬避免身份暴露,一邊維持著她與劉嬤嬤之間的感情,一邊又服用藥物壓制紅疹。劉嬤嬤專門用牡丹製作糕點贈予帝姬,瞧著她吃得津津有味,心裡喜悅大盛,殊不知她前腳剛走,帝姬立馬放下糕點,咳喘不止。

趁夜深人靜,侍衛英年奉帝姬之命,悄然來到後院,將瓦罐中的藥材倒進土坑裡掩埋。與此同時,方海市值崗返回昭明宮,看到師父獨自在亭中喝酒,於是過去倒了杯酒,表達祝福。聽著方海市的話,方鑒明恍然想起那晚她在會仙樓喝醉時的情形,誤以為方海市對自己淡了感情,轉而愛上周幼度。

次日值守時,方海市遇到季昶,怎料他竟將大婚交於自己籌辦。方海市難以推托,唯有應下,可內心卻是道不盡的酸楚,還得不動聲色地掩飾著情緒,又在帝姬的邀請下,親自為方鑒明挑選合適的婚袍。

方鑒明毫無興致參與婚事籌備,甚至是一反常態地閉關打坐,就連昭明宮也讓家僕打理,不再過問。方卓英知道海市喜歡師父,唯恐她會因此失落難過,而方海市看似還算淡然,表明置辦婚禮雖累,但至少累積經驗,以後還能幫襯著方卓英的婚事。

當天晚上,柘榴在綾錦司趕製喜服,方卓英過去探望,不由陷入沉思,想他素來孑然一身的師父,就算位高權重,也都無法掌控自己的婚事,還要娶個不愛的女子。柘榴察覺到方卓英心事沉重,安慰他應順其自然,天下事皆有緣法,既已發生不必傷懷,改日也可帶方海市來綾錦司小酌幾杯,由她親自準備下酒好菜。

方海市來到如意坊選份稱心的禮物,可挑來挑去都不如意,直到周幼度從門外進來,才知這如意坊本就是他祖下產業。周幼度讓掌櫃拿來他遊歷各地所收藏的寶貝,方海市看到那對喜燭台,忽然想到之前在黃泉關,曾送師父喜燭,當時不懂為何物,如今再看心情頗為複雜。

喜燭台樣式簡單,卻出自河洛之手,屬於無價珍寶,周幼度看出方海市對這樁喜事未有半點開心,所以不願將燭台賣給她,只待她若尋得良緣大婚,定會割愛。周幼度從所有寶貝裡,順手選了一柄如意,隨後帶著方海市走遍各個商舖,不過半日功夫已幫她置辦齊全。趁著還有些許時間,周幼度和方海市在街邊閒逛,恰巧旁邊的江湖雜耍吸引了方海市的主意,而周幼度的目光則落在她身上,看得癡迷。

【圖片cr:斛珠夫人】

(Visited 602 times, 85 visits today)



贊助商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