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陸劇 無心法師2結局】電視劇 無心法師第二部 分集劇情13~27、無心法師2播出時間



無心法師2》劇情講述無心在孤島時期的上海灘與小丁貓、蘇桃、顧基、白琉璃之間的不解之緣。
 
上世紀三十年代初,位於上海郊區的蘇宅有人登門,求購蘇家的家傳古董——宋代瓷枕,蘇老爺嚴辭拒絕,並砸碎瓷枕以示決絕。女兒蘇桃出來收拾,卻意外在碎瓷中發現一枚精巧的銅鏡。她一時好奇將銅鏡拿回閣樓把玩,不料卻由此引發一系列詭異離奇之事。
 
無心法師2




【播出時間】
2017年8月14日
搜狐視頻、騰訊視頻,每週一、週二晚20:00各更新兩集
 
  
【分集劇情】
第13集白川家中救出白琉璃,蘇桃的哥哥生死未卜
白琉璃一路緊追暗影魍魎,不料卻落入了陷阱之中,被白川手中的銅鏡吸了進去。
 
旅館裡的蘇桃,看著一動不動的白娘子很是擔心。無心解釋,白娘子是在冬眠。蘇桃笑了,如今的季節也不是冬天,白娘子又怎會冬眠?無心的解釋落了空,二人相視笑了出來。無心根本還不知道白琉璃已經落入了白川手中,他又向顧基請求援助,他和白川一直都有交易,況且又知道白川家在何處。特此前來,就是想讓顧基把他帶入白川家中。一聽這話,顧基瞪了眼。先是冒了極大風險將無心帶入小丁貓別墅,現在又想偷潛到白川家中,顧基不想幫忙,可耐不住無心的再三請求,顧基也只好連連作罷。
 
白川因為上次與無心白琉璃一戰,身負重傷,至今都沒有痊癒。顧基正好有了借口,假借探望之名,將無心藏在汽車的後備箱中,帶進了白川的住處。各種神奇古玩擺在白川隱秘住宅的桌上,無心顯得愛不釋手。白琉璃的一聲招呼傳入無心耳中,原來它已經被白川封印在了人偶之中。撕掉了人偶上的符咒,白琉璃被放了出來。
 
白琉璃直言說道,其實白川根本就沒有什麼通天的本領。只不過是靠著那一面銅鏡作威作福,將這些妖孽全部都封印在了人偶之中供自己派遣。白琉璃想要毀掉幾個人偶,無心慌忙制止。好主意湧上心頭,他告訴白琉璃,另一面銅鏡就在蘇桃手上,他們不妨拿走一個人偶,回去好好研究研究,指不定就將這人偶中的妖孽變成自己的人。白琉璃贊同。
 
房間外面傳來了汽車的躁動,白川已經歸來,他二人慌慌張張拿走了一個最小的人偶,迅速逃離了白川的住處。原來他的心裡早就有了預感,回到家中直奔自己的修法密室,而且已經發現白琉璃已經逃離了。將這人偶帶回旅館中,蘇桃手拿銅鏡,口中唸咒。好不容易將這人偶中封印的狐妖召喚出來,不曾想,這狐妖竟是白川意念所化。咬破了無心的手指,竟連無心的血都對付不了它,最後還是被它逃掉了。
 
今天是蘇桃的哥哥從德國回來的日子,來到船站接人,密密麻麻的人群走過之後,蘇桃也沒有見到她哥哥的影子。找來船廠工作人員詢問,蘇桃看見了登記表,工作人員說她的哥哥並未登船。蘇桃痛哭流涕,坐在一旁一同搭乘這班船回來的華人告訴蘇桃,登船前一天是水晶之夜,希特勒青年團黨衛軍,在德國當地襲擊外僑華人,所以蘇桃的哥哥很可能已經遇害了。蘇桃出國需學習音樂的願望破滅,一心想讓她離開險境的無心也甚是無奈。
 
第14集舞廳遇見相好狐妖,胡同居民全都中邪
住在無心隔壁的陳小姐,又犯了夢遊症。閉上眼睛在無心的屋子裡面一通亂翻,把正要吃飯的蘇桃好一頓驚嚇。蘇桃躲在無心身後,失手將陳小姐按倒在床,她從夢遊中驚醒,看著自己與無心的姿勢破口大罵起來,蘇桃也握緊拳頭吃醋的站在一旁。慌張的無心看看蘇桃,又看看陳小姐,吞吞吐吐的也說不清楚。與白琉璃坐在這樓頂陽台,二人觀望剛剛起床的陳小姐,發現她體內的能量忽高忽低,看似言語正常,可又和常人略有不同。
 
無心白琉璃二人覺得蹊蹺,今日一大早,無心帶著蘇桃一路緊跟,看見陳小姐來到了顧基的舞廳。一直跟到舞女試衣間,男士止步,無心進去不得,遂強迫白琉璃進去查看。幻化成靈光的白琉璃,進入了舞女的試衣間可謂大飽眼福,裡面各種姿色的美女都有,白琉璃在裡面兜兜轉轉,許久也沒有出來。無心在外面等的著急,舞廳的當紅頭牌恰巧也來到了試衣間,她無意回頭看見了無心,先是驚訝後又平靜,強拉硬拽將無心拖進了房間內。蘇桃著急,卻被打手攔住了。
 
無心根本不認識這女人,可這女人的表現彷彿二人又是老熟人。拿出信物之後無心,原來是百年前與無心相好的一隻狐妖,真沒想到,百年之後二人竟又在上海灘碰了面。白琉璃前來尋找無心,也和這狐妖碰了面。他二人百年前就是死對頭,如今見面也是一番唇槍舌戰。無心好一番勸阻,他二人的情緒才平息下來。
 
狐妖相助,無心來到試衣間找到了陳小姐。狐狸當然能聞出狐狸的味道,與無心相好的這只狐妖,一把就聞出了陳小姐身上的狐狸味。原來這只是一隻未成人形的小狐狸做的亂,它在這些舞女身上來回竄逃,無心就一個接一個的將這些舞女的身體摸個遍,蘇桃在一旁氣的說不出話來。
 
甩手滴血,無心像耍流氓似的在這些舞女身上搜了個遍,蘇桃在一旁吃醋,與無心相好的狐妖卻也是笑個不停。顧基將這些舞女通通叫去二樓,讓她們排好隊一個人一個的檢查。從手指的傷口得到線索,無心橫衝直撞的闖進了狐妖大白的房間內,無心又是可憐巴巴的請求,希望大白能夠從中相助。
 
回到家中,大白與無心之間的關係讓蘇桃很吃醋,她想起無心有一個箱子,專門保存經歷過的物品記憶。索性,她刻意在無心的手臂狠狠咬上一口,只希望給他留個念想,不想讓無心輕易的忘記自己。蘇桃害羞的離開了房間,無心卻又回憶起了百年前與月牙的感情,不知不覺竟然落淚了。房門外突然傳來蘇桃的呼救聲,陳小姐手握菜刀向無心砍來,逃到樓下,整條胡同的村民全都手握器具,全都無法自控的想要襲擊無心。
 
第15集蘇桃用銅鏡驅妖魔,狐妖大白被奪內丹
眾鄉鄰圍攻無心,無心又怎忍心與這些無辜百姓動手。蘇桃趕去尋找顧基幫忙。顧基聽了蘇桃的話,決定出面幫助無心。帶著一併兄弟前去餘慶裡,帶上了驅邪的糞便,關鍵時候,救下了被困的無心。返回的路途中央,蘇桃被一隻隱形的巨鳥帶走,白琉璃緊追,一直追趕到一間倉庫的空地,這只隱形巨鳥才變得消停了。
 
白琉璃施法,卻也拿這隻大鳥無可奈何。她在蘇桃耳邊喊出聲音,提示蘇桃用銅鏡收服。隱形巨鳥被消滅,倉庫的大門突然打開,白川一身日服著裝從倉庫中走了出來,白琉璃擋在蘇桃兒面前,和白川對視起來。白川揚言無心功力太弱,勸說白琉璃重新易主,拜在自己門下。此話一出,激怒了白琉璃。二人發出功力對峙,正當二人打的不分上下之時,無心匆忙趕來,白琉璃與白川也只是打個平手而已,又有無心相助,白川定是不敵。
 
可他又喚出銅鏡,釋放出了困在銅鏡中的妖物。天色頓時大變,烏雲席捲整個天空,數不清的妖物從天而降,將他二人團團圍住。各色醜陋無比的妖物聯手圍攻無心,無心腹背受敵,體力不支,敗下陣來。白琉璃為蘇桃施法設下的防護罩被這些妖孽衝破。無心為救蘇桃受了些皮外傷,自從舞廳遇見大白之後,蘇桃更是在乎無心。她急中生智趕緊拿出銅鏡,口中念出咒語。銅鏡顯靈,一束金光從銅鏡中射出,通向天空,萬惡邪靈被驅散,就連白川都被這光的威力震出老遠。
 
白川撿起銅鏡,在眼前幻化出藍紫靈光,一轉眼就不見了蹤跡。白川回到自己的密室內,他施法在銅鏡之上,想要收回白天放出的妖孽。施法之時,銅鏡的鏡面突然炸裂,蘇桃手上那面銅鏡卻也顯現出了異狀。白川密室的角落,封印著一尊石像,如今白川受傷,被封印在石像中的邪靈卻很是不安分。深受重傷的白川費力將這石像中的邪靈勉強再次壓制。無心屈指做法,打開天眼,竟然在銅鏡中聞到了妖氣,白琉璃在一旁竟說這銅鏡中的妖氣還有些似曾相識。
 
餘慶裡那些中邪的居民都被顧基控制起來。與無心相識的狐妖大白,因為出手幫助無心為餘慶裡的居民驅邪,所以又被白川盯上了。藉著和顧基的交易關係,白川輕而易舉見到大白。幾句話還沒有說完,大白已經感受到了不好的氣息,話沒說完,起身就要離開,白川露出真面目,從背後偷襲,一掌打出了大白體內的內丹,將它收進了銅鏡內。沒有了內丹,也就變不成人形。
 
現出狐狸真身的大白,趕緊跑去向無心求助。二人再怎麼說也有幾百年的交情,又是老相好,無心以置辦年貨為由想要拖延住時間,答應為大白尋回內丹。
 
第16集顧基冒險私吞煙土,無心大白硬闖白川住處
無心與白琉璃深夜徹談,剛才大白在場,白琉璃沒敢直言,著隻狐狸,一旦得知自己的內丹被別人利用,一定會嘰嘰喳喳叫個不停。他告訴無心,白川之所以搶奪大白的內丹,是想用內丹的功力修補銅鏡的破損。緊接著問題而來,妖物的內丹與修補鏡子的靈力完全就不是一個路數,白川卻強行用內丹來修補鏡子,這只能說明,白川手中的銅鏡是必修不可,否則定會給他帶來大麻煩。
 
一大清早,又被狐狸的叫喊聲吵醒。蘇桃一開門嚇了一大跳,大白嘴裡銜著一旦子年貨興沖沖的進了屋。無心尷尬的將事實告訴了大白,大白差點氣昏了頭。 她果真嘰嘰喳喳在無心面前吵個沒完沒了,逼迫他快點兒去幫她找回內丹。無心將顧基帶回旅館,推門一進,顧基看見了趴在桌上的白狐狸很是感興趣。他管這只白狐狸叫做狐狸狗,氣得大白說了人話直罵他。狐狸說人話,把顧基嚇的不輕。無心告訴顧基,這白狐就是舞廳的支柱白小姐,都怪顧基當初牽線搭橋,才會讓白川有機可乘,奪走大白的內丹,她才會淪落至今。
 
一番口舌之後,又是勸說,又是威逼利誘,如若顧基不幫忙,今後這舞廳的生意可就別指望能有多好了。 顧基最終同意幫忙,下午與白川有一筆交易,無心正好可以躲在倉庫中查探。到了下午的交易時間,無心伏身躲在草棚子裡,通過洞孔,他屈指現天眼,無心發現白川身上被自己設了結界,而且他一直在被自己的式神攻擊。由於之前他耗費太多的功力修補銅鏡,所以此時的白川顯得異常虛弱。上海租界護衛隊突然趕來,說是有人舉報陳大光的倉庫有違禁品。
 
搜查了陳大光的倉庫,卻並沒有發現什麼。誰料晚上的時候,下午與白川交易的那批煙土被人劫走,顧基勉強逃命,負傷去見陳大光。顧基還裝作不知道是誰下的手,陳大光瞪大了眼,惡狠狠的直言定是小丁貓兒。只不過,這一切都是顧基的障眼法罷了,是他開槍打傷了自己,又殺掉了,幫忙搬貨的兄弟們。他故意在陳大光面前演了一出骨肉親情戲,而那批煙土也被自己私吞了。
 
無心今日竟然獨自去了白川的住處,他藉著交易的理由與白川閒聊拖延時間,好讓大白的元神去白川的密室奪回自己的內丹。二人千算萬算還是失算了,大白剛剛進入密室,就被白川設下的符咒陷阱困住了。
 
無心在密室內與白川打鬥起來,二人不敵,無心一把握住了角落裡那個石像的封印鈴鐺威脅白川。看來那石像中封印的邪靈果真是白川所懼怕的,無心帶著白狐狸勉強逃跑,筋疲力竭的白川也就此放了二人。
 
本想給丁小田過生日,顧基打開房門,卻看見小丁貓坐在沙發上。小丁貓已經知道顧基私吞那批貨的事情,顧基嚇得跪在地上求饒,小丁貓倒是顯得毫不在乎,大大方方的就將這批貨物送給了顧基。只不過顧基此時已經漸漸開始走了歪路,小丁貓正好順水推舟,看一看顧基接下來到底怎麼走這一盤棋。
 
第17集顧基開始陷入金錢誘惑,無心設計白川搶奪大白內丹
顧基私自吞掉這批煙土,不料還是被小丁貓查出來了。更讓顧基想不到的是,小丁貓竟然心甘情願的將這批貨交給了顧基,一來,是考驗顧基的忠心程度,二來,也可以趁機打壓一下陳大光。今天是丁小甜的生日,顧基為她買來鮮花奉上,可是臉色卻不怎麼好看。他心裡有愧,他真的擔心會因為這批貨,自己被小丁貓棄用。可是丁小甜的一番話讓他暖心,不管結局如何,她都願意一心一意的跟著顧基。
 
回到餘慶裡無心的旅館裡,大白這隻老狐狸天天念叨著自己的內丹。這內丹要是奪不回,無心可就沒有消停日子過了。白天時候,無心花上一天的時間畫好了一幅地圖,準備將白川約到這裡,與他算一算之前的帳。可是光有無心一人根本敵不過白川,狐狸大白又將無心帶去神仙廟。燒掉了大白身上的一縷狐狸毛,神仙廟的空地內,沒過一會,幾道靈光散出,便喚出數隻狐狸在原地待命了。同時又找來顧基相助,借用他手下的人助自己一臂之力。
 
白川在車內單獨約見顧基,倒是把顧基嚇了一跳。白川說出榮亞商社想要在上海找一個代理人,將那些凍土源源不斷運來上海,換成真金白銀,看來他的意思,就是想選顧基做這個代理人。白川和無心兩個人的身影一直在顧基腦海中揮之不去,他現在也甚是矛盾,自己到底應該選擇誰?今日是交易之時,無心帶著蘇桃來到大橋會見白川。
 
就在蘇桃將要把這面銅鏡交給白川的時候,無心上前,一把推開蘇桃,將白川手中的大白內丹打飛,狐狸大白早就在橋沿埋伏,看見內丹飛來,張口就要奪去。不料卻又被白川用法術奪了回來。蘇桃快步離開,白川緊追在後。追到了一處十字巷口,白川傻了眼。數位蘇桃在匹夫的車上來回穿行,並時不時衝他拋著媚眼。他一掌掐住了其中一位蘇桃的脖子,一臉媚笑之後,蘇桃竟是狐狸假扮。原來這些假的蘇桃都是那些狐狸所變幻出來的,為的就是迷惑白川。
 
第18集顧基黑化救走白川,蘇桃醉酒坦露真情
最終還是成功的將白川引入了廢棄工廠內。按照事先計劃好的,故意被白川一拳打飛之後,無心碰斷了陷阱繩子,數塊玄鐵從天而降,白川失法,將它們懸停空中。蘇桃趕緊將銅鏡拿出,利用陽光的反射,照射在事先放在白川周圍的鏡子上,形成一個陣法,打壓白川。白川也亮出銅鏡與蘇桃對抗,可是再加上白琉璃施法在蘇桃身後相助,白川很快就敗下陣來。由於銅鏡的破裂,白川家中那些被封印在人偶中的妖孽,紛紛被放出,成團的黑霧在空中飄忽不定,將白川團團圍住,瘋狂的撕咬。
 
白川被這些妖孽傷得極重,利用分身之術勉強逃離。白川家中一直被封印的那位叫做酒吞童子的人偶也被白川放了出來,然而無心一行人還以為白川已經被徹底打敗了。大白的內丹被奪回,只不過已經讓白川用去了五百年的道行,導致她的狐狸尾巴也就時不時的冒出來引得她好是一陣抱怨。在報紙上看見了白川死亡的消息,無心還是決定去白川家探一探虛實,看看白川到底真死假死。
 
白川死亡的消息傳到了小丁貓的耳中,他又約見無心,向無心詢問白川的生死,更加坐實顧基和日本人有染。顧基因為幫助了白川,所以對無心心懷愧疚,於是帶著蘇桃無心去大飯店喝酒。醉酒後的顧基坦言,他們兩個,是顧基在上海灘最親的人。無心再次回憶起了百年之前,曾經也有人這樣對他說過這樣的話。無心將喝醉的蘇桃背回家中,蘇桃坦言,自己想要鑽入無心的心中,自己喜歡無心。安置好了蘇桃,無心下樓獨自閒坐。
 
他知道蘇桃依賴自己,也知道蘇桃很好,可是自己就是無法接受他,因為他總感覺自己的心中有所擱置,鴻門宴預備,顧基假裝在陳大光面前準備就緒。當面一套,背後一套,顧基又單獨找到這些手下,告訴他們該聽誰的心裡要有數。一切準備就緒,顧基將計劃告知小丁貓,陳大光能否繼續在上海灘混下去,就看這一次了。
 
第19集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顧基又被小丁貓算計
顧基又找小丁貓詳談計劃,如果做掉陳大光,顧基的好處那肯定是有的。此時顧基還以為小丁貓是真心幫他,卻不知自己已經掉進了小丁貓的圈套。無心又來賭館尋得顧基,昨晚醉酒之後,顧基可是答應無心,只要無心遇到困難,他都會盡全力幫忙。
 
蘇桃喝醉向無心告白,可是無心卻無論如何都難以接受。他最終認為,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還是多有不便,於是前來尋得顧基,想讓他幫忙,置辦一處有裡外間的大房子。顧基聽後連連笑道,他本以為無心今日找他又是什麼棘手的事情,原來只是找房子住。
 
在大酒店舉辦的宴會,小丁貓拿出了陳大光通日的證據,又是照片,又是錄音,就連當日刺殺小丁貓的那個裝著那把邪刀的盒子,都給陳大光拿來了。陳大光畢竟是元老級人物,所以還是得到眾人的維護,認為是小丁貓在偽造證據。摔杯為號,陳大光卻發現沒人敢動,而且顧基拿著槍,已經緊緊放在了他的身後。
 
顧基本意根本不想殺掉陳大光,畢竟是陳大光將自己從小癟三兒養到現在,這份情還是有的。可是萬萬沒有想到,所有人全都低估了小丁貓。岳綺羅上身,化為男性的小丁貓,身體裡根本就藏著法力。他雙眼冒出藍綠光,手底下也比劃出一圈圈光環,將這一切的陰謀全部推倒顧基身上。
 
顧基被控制開槍殺掉陳大光,小丁貓竟然想將顧基一併殺死。酒店內亂作一團,雙方交戰起來。顧基手底下那群兄弟,捨棄生命才將顧基護送離開飯店。身受重傷的顧基,險些暈倒在了胡同內,還好無心及時出現,將他帶到了診所,花掉了無心要租房的兩百塊錢,大夫才願意將顧基體內的子彈取出。小丁貓手下的人還是迅速趕來,在槍林彈雨之下,無心拖著人力車,拚命的帶著顧基逃亡。
 
第20集一切暫時平靜,顧基東山再起
無心將身上最後一點錢想要送給顧基,顧基拒絕,只拿走了一個硬幣作為念想,於是便離開了。今日一大早,小丁貓派人邀約無心。來到小丁貓的別墅,無心很是不滿。小丁貓直言,顧基欺上瞞下,陽奉陰違,他用人有潔癖,喜歡在背地裡動歪腦筋的人,小丁貓都不會留。他自然曉得顧基是無心幫忙帶出城去的,他並不想追究此事,還說是看在往日的情分上。無心詫異,小丁貓總是和無心提起往日情分,可是無心的腦海裡卻怎麼也想不起,自己之前與小丁貓有過什麼淵源。
 
蘇桃一直在無心想要租的那棟公寓外面坐到深夜,見無心回來了,她告訴無心,房東太太不願意出租。白琉璃在無心耳邊說出事實,原來是蘇桃搞的鬼,是她撒謊告訴房東太太,無心根本就沒錢租房,說是去銀行拿錢,實際上無心是出去閒逛了。房東太太一聽這話,馬上就不樂意了,硬是把蘇桃趕了出來,不想把房子租給他們。
 
離開租界的顧基也是混的風生水起,替日本人做生意,靠著倒賣煙土自己已經賺了一套大房子。這不是,特地派人將無心帶了過來。二人見面很是親熱,顧基還將一盒的金條送給無心,只不過被無心婉言拒絕了。他有手有腳,不想依靠這些來生活。
 
又是做車伕,又是扛麻袋,英語打字全都不會,無心去找工作的時候四處碰壁。回來的路上,看見一個小孩在賣螃蟹。小孩的奶奶在一旁咳嗽,無心不忍,將自己身上所有的錢全部給了小男孩,買走了螃蟹。煮好了螃蟹給蘇桃吃,蘇桃訴說以前的生活。吃螃蟹還要喝黃酒,蘇桃希望無心能夠和自己回趟老宅,去取當年蘇父給蘇桃在院中埋下的女兒紅,那可是蘇父親手為蘇桃埋下的,說是等到蘇桃十八歲嫁人的時候才可以挖出。無心聽到這裡,不由得低下了頭,蘇桃的意思,他也是明白的。
 
第21集顧基已經完全淪陷日本人,無心被人偷襲受重傷
一身便裝,顧基召來那幾位曾經在陳大光手下的幾位長老。鴻門宴一事已經過去了一年多,陳大光已死,顧基開門見山,這次把他們叫來,是看在他們寶刀未老的情況下,給他們一個重新翻盤的機會。舉杯痛飲,眾人達成一致,決心聽從顧基的安排。獨身一人返回租界,顧基又來尋找無心。幾句寒暄,他將無心帶來隱蔽飯店。幾口酒喝下,顧基坦言白川凜根本沒有死,反而比之前更加強大。白川的家族又和日本人有聯繫,這可不是一年前的時候,無心一人就可以與其單打獨鬥了。
 
顧基作為說客想替白川拿走蘇桃手中的銅鏡。無心自然不會答應,他明明看見白川被式神咬死,顧基的話如今讓他備感迷茫。兩兄弟險些反目成仇,一個遵守自己之前的原則,另一個則替日本人做事。無心憤憤的離開,回到旅館,便看見蘇桃兒給他留下的字條兒。蘇桃原來是找狐狸大白來了,餐廳歌聲四溢,大白亮喉,蘇桃在鋼琴前彈奏,卻被突然到來的無心打破了。與大白吵嘴,無心強硬的態度堅決不允許蘇桃在這裡工作,強拉硬拽,他硬是把蘇桃帶離餐廳。剛一出餐廳門口,小丁貓的人就將他二人接走。
 
原來小丁貓早有耳聞,這租界裡面的事情,可沒有他不知道的。無心裝傻,假裝不知顧基回來,卻被小丁貓一語道破。顧基回到租界第一件事就是去找無心,這些小丁貓是知道的,可他還是警告無心,既然顧基回到租界,那麼他們兩個的戰爭就要繼續下去。無心聽在心裡,臉上卻是另一副面孔。雖然他與顧基如今目的不同,可是兄弟情義畢竟還在,他斷然還是擔心顧基的安危。省的小丁貓不放心,無心順坡下驢,正好借口住在小丁貓的別墅中,有吃有喝何樂不為!
 
無心回到家中,收拾行李,帶走銅鏡。離開餘慶裡沒有多久,無心就被人從後偷襲,一隻紅色巨爪掏心而過,無心根本來不及反應,偷襲之人就不見了蹤影。忍著劇痛向小丁貓的別墅趕去,恰巧在半路碰到了小丁貓。無心胸口一個血肉模糊的大窟窿,小丁貓看了卻不以為然。無心受傷一個人難以行走,小丁貓伸手幫助,就在二人的雙手接觸的一剎那,小丁貓的手竟然冒出陣陣黑煙,雙眼冒出血紅色,倒在地上摀住胸口也是痛苦不堪。無心的血液是妖魔鬼怪的天敵,看來這小丁貓絕對不簡單。二人攙扶勉強回家,無心用衣服蓋住傷口,躲過了蘇桃的追問。
 
丁小甜為顧基產下一子,可是如今顧基的處境,也讓她整日愁眉不展,蘇桃看的也很是心疼。
 
第22集友情愛情雙決裂,小丁貓預備絕地反擊
商會裡面的骨幹人物接二連三的被暗殺,事情已經登上了報紙,丁小甜也看見了消息。她硬闖小丁貓的辦公室,被表姐秀紅硬拉出來。蘇桃沒有忍住,將顧基回到上海租界的事情告訴了丁小甜。然後又負荊請罪的來找無心道歉。這可是蘇桃,無心即使有再大的脾氣也不能發出來。沒辦法,蘇桃闖禍一向都是無心解決。
 
他來到丁小甜的房間,看著丁小甜煎熬的神情,又有蘇桃的難過,無心不想插手此事都難了。丁小甜如今的處境,讓人看著也是為難,無心只好硬著頭皮答應了丁小甜,離開了小丁貓的別墅,無心偷偷的把電話給顧基打了過去。接通電話,顧基埋怨無心,為何要將蘇桃接進小丁貓的別墅。無心直言告訴顧基小丁貓,為他產下一子,而且丁小甜如今的身體十分虛弱,顧基眼泛淚光,不由得心疼起來。他讓無心安排時間,明天九點半,讓無心將他們母子接出小丁貓的別墅。
 
今日,丁小甜的心情格外的好,眼看著就要見到顧基,她帶著寶寶離開了小丁貓的別墅。坐上了無心的車,丁小甜來到了日本人的地盤兒,成功見到顧基。可是結局令她失望透頂,顧基完全變成另外一個人。說話冷冰冰的,根本就不想再承認之前對丁小甜的感情。奪走了孩子,又將丁小甜推到一旁,顧基放出狠話,與小丁貓為伍,就是與他為敵。顧基將他們趕出別墅,回到家中的丁小甜舊傷復發,一病不起。
 
秀紅姐看著心疼,她畢竟是丁小甜的表姐,雖然平時極其嚴厲,可她還是非常惦記丁小甜。瞞著小丁貓,秀紅姐帶著人硬闖日本人的地盤兒,想要從顧基手中奪回孩子。結果顧基挖掉了秀紅姐的眼睛,算作警告。看著秀紅姐冰冷的屍體,丁小甜心如刀絞,失足從樓梯摔落,她姐妹二人的生命就這樣一前一後的離開了。眾人圍在床邊,丁小甜,馬秀紅的屍體放在床上。無心為她二人超度,小丁貓發狠,看來他與顧基的恩怨馬上就要開始了。
 
第23集蘇桃哥哥定居香港,無心蘇桃面臨分離
小丁貓說出事情的嚴重性,無心責怪,認為顧基變成如今的樣子是拜小丁貓所賜,小丁貓反駁,顧基如果心裡有這個念頭,變成這個樣子是早晚的事情。深夜,小丁貓讓下人拿來了木頭盒子,裡面有兩縷頭髮絲,手拿剪刀,小丁貓氣定神閒的剪起紙來。無心突然推門而入,看這眼前的一幕,又在腦海中慢慢回憶起來。一個身穿斗篷的女孩,身邊漂浮著無數紙人,沒錯,這個女孩就是一百年前的岳綺羅。小丁貓警告無心,不要插手他與顧基之間的恩怨。
 
夜深的滂沱大雨,讓人倍感淒涼。丁小甜的兒子在保姆的懷中大哭,聽得顧基抱頭發飆。罵走了保姆媽媽,顧基一人看著孩子。窗戶玻璃突然爆裂,一隻手伸進屋來。丁小甜,馬秀紅,前後出現在屋子內。她們兩個其實已經死亡,只不過是小丁貓利用法術將她二人的頭髮絲放在剪紙上,從而幻化出她二人的模樣,報復顧基。顧基被嚇得丟了魂,馬秀紅突然掐住了他的脖子。顧基掙扎,將她推到一旁。
 
撞翻了火爐,馬秀紅緊緊逼迫而來。顧基拿起鐵夾子夾起一塊火紅的煤炭,一把捅到馬秀紅的腹部,一陣撕心裂肺的尖叫,紙人化身的馬秀紅在烈火中燃盡。她們雖然是紙人化身,可是她們依舊有之前的情感,丁小甜伸手走向自己的孩子,顧基自保瘋狂,一把將火爐砸向了丁小甜。在哭泣中化為炊煙,丁小甜含淚送別,自己沒有背叛顧基,隨後消散在空中。
 
一大清早,顧基急忙派人找來無心,推開房間的門,顧基神魂顛倒的躲在被子裡。見了無心彷彿看見了救命稻草,他拿刀割傷無心,握住他受傷的手將血液蹭在自己身上驅邪。獨自坐著人力車離開,無心回憶起之前與顧基的點點滴滴十分傷感。他與顧基深厚的感情也就此徹底破裂了。
 
回到小丁貓的別墅,無心決定放棄所有的事情,與顧基和小丁貓徹底一刀兩段,不想再涉足這些事情了。搬回了餘慶裡,一大清早,房東太太就給蘇桃送來了電報。蘇桃的哥哥還活著,目前定居在香港,他想蘇桃搬回來和他住,可是蘇桃卻始終放不下無心。蘇桃哥哥的老朋友無奈,答應蘇桃再為無心尋來一張船票。
 
第24集無心遭背叛,白川成為銅鏡新主人
蘇桃與她哥哥大吵一通,如果買不到兩張船票,無心走不了,她也不會離開。她含情脈脈的看著無心,如果能買到兩張船票,她問無心是否願意和她一起離開。無心回答願意,蘇桃心喜的一路小跑離開了。
 
小丁貓的貼身助手馬秀紅被殺,這讓小丁貓明顯感覺力不從心,處理文件的時候,他的胸口突然疼痛起來。從他自言自語中得知,原來岳綺羅附在小丁貓的身上,一旦小丁貓借用岳綺羅的法力,胸口便會隱隱作痛。闖哥為他拿來藥物,咀嚼入口,才勉強緩解疼痛。
 
小丁貓帶傷參加會議,可是商會那幾名骨幹,表面臣服小丁貓,實際上早就被顧基收買了。開完了會議,虛弱的小丁貓被顧基半路埋伏。連同司機還有闖哥,他們一共就三個人。然而顧基卻找來數十名槍手,想要殺掉小丁貓。闖哥為救小丁貓被顧基射殺,顧基舉槍,又朝著小丁貓兒連射幾發。小丁貓忽然雙眼冒出黃色光芒,週身又被黃色光圈保護,子彈停留在了光圈外面。小丁貓甩開手臂,擺出動作用出法術。
 
顧基趁著小丁貓不注意,將無心留給他的那些血符貼在了小丁貓兒的腦門兒上。小丁貓兒被岳綺羅附身,如今的情況,小丁貓自然動彈不得,倒在地上昏迷了過去。為了捉住小丁貓,顧基犧牲了那麼多人的生命,可他卻覺得樂此不疲,睜眼的時候,小丁貓已經被關進了秘密囚籠。顧基貼在小丁貓臉上的符咒血跡漸漸消失,小丁貓掙脫了封印,殺掉了看守他的兩名手下。顧基又從身後偷襲,用掉了最後一張符咒,勉強制服小丁貓。
 
白川一直沒有現身,顧基現在合作的日本人叫做渡邊,渡邊不讓顧基殺掉小丁貓,可是帶血的符咒已經沒有了,出此下策,趁著無心給蘇桃買餛飩的功夫,顧基派人把無心抓走了。無心一睜眼,整個人都感覺不好了。他竟然和小丁貓兒被關在同一間牢籠中,顧基這是想利用無心的血液長期壓制小丁貓。二人相互對視,小丁貓兒便開口痛罵無心。
 
要不是無心給了顧基帶血的符咒,小丁貓也不會淪落至此。可惜讓白川鑽了空子,他趁著無心不在,又將白琉璃打出了房間之外,帶著蘇桃一同進入了銅鏡之中。二人在銅鏡中一番追逐之戰,蘇桃的銅鏡最後重新易主,白川成了那面鏡子的新主人。可是如今的白川和往日不同,他的右手變成了一隻巨大的血紅魔爪。
 
白琉璃為了救出蘇桃,硬闖銅鏡之中,化身白龍與白川激戰。房間裡散發出種種光芒,好一會兒才恢復了平靜。白川嘴角還留著血跡,表情痛苦的逃離了旅館。蘇桃之前已經被白琉璃推出了銅鏡之外,此刻她正匆忙的趕去尋找大白,讓她幫忙。可是大白並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口中吐出陣陣白煙,蘇桃便昏睡了過去。
 
 
第25集協助作戰逃離地牢,小丁貓真身竟是饕餮所化
陰暗地牢,小丁貓被折磨的痛不欲生。他將無心罵得狗血淋頭,如果不是無心的血,他現在根本就不會困在這裡。生死關頭,小丁貓直言不諱,他揚言自己根本就不怕無心的血液,害怕無心血液的,是住在小丁貓心臟裡面那位人不人鬼不鬼的妹妹。由此可想而知,這位小丁貓口中所說的妹妹,應該就是一百年前的岳綺羅了。只可惜,無心一百年前的記憶都已經被白琉璃丟掉了,所以他現在根本就想不起什麼岳綺羅,只是腦海中時而有這個記憶罷了。
 
時間回到那天,那些式神咬死的根本不是白川,而是他施法變出的分身。回到密室,白川依然沒有逃脫那些式神的追捕,為了保命,他只有打破了酒吞童子的石像,借助酒吞童子的力量才能活到現在。看見了白川手中的銅鏡,無心發狂般的嘶吼著。他警告白川,如果蘇桃有什麼危險,無心與他勢不兩立。
 
牢房裡的死囚被抬出牢房,無心想出計策,趁其不備,掏出他身邊打手的手槍開槍自殺。關押無心的打手慌了神,無心死了,也就說明沒有血液能夠繼續鎮壓小丁貓了。他們將無心單獨隔離,並且將他倒吊起來,想要將他身體裡的血液全部流盡。可是他們根本不能想到,無心是不死之身,即使全身都打成彈孔,依然能夠行走自如。
 
費了一番功夫,無心將小丁貓從大牢中救出。數名槍手早已埋伏在地牢之中,小丁貓使出法力,黃色光芒從身體發出,眾人被打飛,小丁貓雙手合十,從這些暈倒人的身體裡面吸出精氣,用來恢復自己的精力。無心帶著小丁貓回到了餘慶裡的旅館,原來狐狸大白早就派了幾隻黃鼠狼精在這裡等候,為了就是傳給無心一句話,蘇桃兒在她那裡。顧基的手下窮追不捨,一直追到了大白的夜璇宮。
 
小丁貓向無心講述真心話,原來小丁貓根本不是普通人,在開天闢地之時,他就已經存在。他的真身是一隻饕餮,偶然的一次休眠,他失誤吃掉了岳綺羅的真身,然而岳綺羅的元神他卻消化不掉,所以這幾年來,他也只能任由岳綺羅在自己的體內折騰,同時,他自然而然也有了岳綺羅與無心的記憶。小丁貓兒當初選擇沉睡是為了延緩生命,可是一旦沉睡,又和死了有什麼區別?索性,他一不做二不休,化成人形,遊戲人間。
 
第26集攜手並肩除敵,無心小丁貓結下深厚友誼
小丁貓兒與無心徹夜深談,自從小丁貓化為人形之後,在人間過的可以說是如魚得水。唯一遺憾的一件事情,就是無法將岳綺羅從自己的體內除去,還要任憑她在自己的體內折騰,小丁貓兒外表雖然年紀輕輕,可他的真身已經活了無數年。本來之前遇到無心,他以為無心可以除掉岳綺羅,可是現在看來,也只是功虧一簣。狐狸大白深夜跟蹤顧基,並將顧基出現的地址告訴了無心。
 
一大早,狐狸大白準備離開上海。臨別之際,她將蘇桃叫到一旁,她不懷好意地告訴蘇桃,如果真的喜歡無心,那就要變成他的女人。只有生米煮成熟飯,這個男人才不會離開。蘇桃似懂非懂的點點頭,深情地凝視無心,羞澀的跑進房間裡。知道了無心要與白川拚死一戰,蘇桃請求小丁貓幫忙,蘇桃為了無心,想要勇敢一次。蘇桃借口要來了無心的血液,小丁貓替她畫了符咒。
 
無心一人獨自來到白川的住處,剛想暗中突襲,不料卻被白琉璃傷了身體。此時的白琉璃,已經完全被百川控制。他善惡不分,竟然動手打起了無心。小丁貓從天而降,蘇桃身後偷襲白川。口中唸咒,庚金為器,丁火為神,蘇桃將白川一同帶入了銅鏡之中。無心憤怒的斥責小丁貓,他當然不願意蘇桃捲入這場戰爭之中。原來蘇桃之前要來了無心的血液,為的就是這一刻用來制服白川。白琉璃魔性大發,他將無心小丁貓打出窗外,無心卻遲遲不肯下手。他深知,白琉璃一但觸碰到了他的血液,必定會魂飛魄散。
 
銅鏡內,酒吞童子從白川的身體衝了出來,他對白川的欺騙非常怨恨,與他打鬥起來。喧雜吵鬧,白川引劍,化作閃電直逼酒吞童子。白川試圖再次強行封印酒吞童子,不曾想,蘇桃卻在身後一劍了結了白川的生命,白琉璃也從控制中清醒,可是酒吞童子卻變成了一隻怪獸。憑借意念,蘇桃將無心帶進了銅鏡之中。二人攜手並進,將怪獸消滅,成功的離開銅鏡。最後,小丁貓用法術將銅鏡徹底破壞,將那怪獸永遠封印在了另一個空間之中。
 
白川被除掉,無心與小丁貓成為了朋友。如今的此番相遇,是天意,也是緣分。小丁貓決心利用剩下的時間,離開上海,去海外散散心。說到這裡,無心對他卻是滿臉的不捨。二人緊握雙手,月黑風高,就此離別。
 
第27集蘇桃無心忍痛分離,春去秋來難忘此行(結局)
二人回到了餘慶裡的旅館,一番折騰,無心想帶蘇桃去洗澡。一聲驚呼,蘇桃想起自己的外套丟在了銅鏡的幻境裡,而且船票就在外套的口袋,沒有船票,她和無心根本無法離開上海。去找蘇桃哥哥的朋友,他們一家人早已經搬離了上海。出行受阻,蘇桃抱住無心哀嚎痛哭,無心丟神,不知如何是好。秋風瑟瑟,撩撥蘇桃的長裙。她一人獨自倚在陽台之前,默默傷心。
 
無心走來,他希望蘇桃聽她哥哥的話,趕緊離開,不要留有遺憾。淚流滿面,淚珠從臉頰滑落,無心含淚說出捨得讓蘇桃離開,二人的情感在這一刻五味雜陳,蘇桃喜歡無心,她寧願不離開上海,也要和無心在一起。深夜,二人躺在床上。蘇桃突然想起了狐狸大白說過的話,如果想要勾住一個男人的心,就要生米煮成熟飯。蘇桃下床對無心動手動腳,繼而,摟住無心大哭,質問無心,到底捨不捨得自己離開。
 
小丁貓突然消失了十來天,他從七十六號逃脫出來以後,顧基就沒有過一天的消停日子,他是多麼的害怕,小丁貓回來找他復仇。說到就到,小丁貓臨別之際,來找顧基做一個最後的了結。二人從合作關係破裂以後結下恩怨,成王敗寇的道理顧基懂得,以小丁貓的性格,從來不喜歡輸。直到這一刻,顧基終得醒悟,他自己之前做了太多的錯事。小丁貓也不是心狠手辣之人,答應留住顧基孩子的性命,小丁貓施法,痛快地了結了他。顧基手裡拿著留有他父親照片的懷表,永遠的閉上了眼睛。
 
費了很大的功夫搞來了船票,無心又替蘇桃過了十八歲的生日。蘇桃一身酒紅長裙,那個當初相識的稚嫩女孩,如今已經變成了一個大姑娘。告別了餘慶裡的人們,無心蘇桃來到碼頭準備坐船離開。
 
可是,無心本意並不是想陪著蘇桃一起離開,而是只希望蘇桃能夠永遠幸福。在捨不得蘇桃離開與讓她幸福之間做選擇,無心還是艱難的選擇了後者。無心回到蘇府後院,挖開了蘇父為蘇桃埋下的那罈女兒紅。他並沒有拿出這罈酒,而是重新又埋下一壇。將他與蘇桃那些美好的記憶,曾經的過往,歡笑與哭泣,都寄托在這罈酒裡,深埋於地下,成為回憶。
 
多年以後,又是一位身披破爛袈裟的男人,手拿玄鐵權杖,一深一淺的漫步在大雪飛舞的白樺林。然而蘇桃,已經為人妻為人母,她依舊喜歡坐在鋼琴前彈奏,而且依然沒有忘記她與無心的這段感情。 
 
【分集劇情】 
 
【文中圖片轉載無心法師2官微】  
(Visited 7,196 times, 1 visits today)





2 個回應

  1. 香港pooh表示:

    剛看完廿七集了(原來已是結局),雖然覺得沒有「無心法師一」那輯好看。但我也是停了看韓劇而追著網絡的第二輯播出去看呢!
    小宅,還未開始看嗎?
    不知會否又要等兩年才有第三輯啊!

    • 小宅表示:
      小宅有看前面一點點,雖然覺得好像還好,就停住 了
      從故事性來說,第三季應該也沒問題,不過就不曉得製作方的意思如何了X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