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韓劇 風雲碑】結局.分集劇情11~21*古裝愛情劇



風雲碑》劇情講述通過展現才華出眾的男子的偉大且美麗的挑戰、愛情、苦難與希望,來反思當今的現實生活,以及在21世紀的科學文明時代仍留有神秘領域的命理學。

風雲碑




 

【相關文章】

風雲碑~人物介紹、簡介

風雲碑~分集劇情1-10

 

【分集劇情】 

第11集延致成刺殺金炳雲 鳳蓮找到母親

漢陽最近又出現了一名很厲害的道士,叫松辰。

李昰應在妓院設宴請金炳雲、金炳學兄弟二人,想作畫為之前和李夏銓一起做事的事情道歉,希望取得原諒。但金炳雲並不會輕易被糊弄過去,他有意侮辱李昰應,既然為了表決心,不知他是否願意爬妓女的裙底。知道他有意侮辱,但為了大局,李昰應忍辱負重還是爬了妓女裙底。

天中找到了鳳蓮母親,看著眼底山有淚光的鳳蓮問她要不要去見。,鳳蓮拒絕了,她還要帶一個人一起,那人便是陛下。見到陛下與鳳蓮的鳳蓮母親半月十分激動。陛下希望半月留在漢陽,如果是擔心金家的話,他準備了一個金家察覺不到的地方。陛下雖然是無能的王,但半月是他被稱為江華公子的那個年輕時代心中的第一個女人,他不希望半月再流浪。

半月在天中找到她時二人交談過,作為巫女,她看到天中的命運光世雄傑的命運同時擁有悲傷的龍的宿命,是個可憐人。天中知道半月想讓自己從鳳蓮的身邊離開,但在他爹去世的那天,他也一起死了。在之後黑暗的人生裡行屍走肉一般的活著,鳳蓮是唯一的安慰。不管命運怎樣,直到他粉身碎骨為止,會一直守在鳳蓮身邊。

延致成為了給李夏銓報仇,深夜時來到金家刺殺金炳雲。狡猾如他,假死用帶毒的毛筆刺傷了延致成。護衛的及時趕到讓延致成的刺殺失敗,逃走的時候遇見了來給鳳蓮送書信的閔茲映。因為之前有一面之緣,閔茲映擋在要對他動手的小丹面前。這時,傳來追趕侍衛的聲音,延致成不敵毒性暈倒了,鳳蓮及時出現將他救下。

延致成不能留在這裡,要想辦法送到天中那裡。醒來後的延致成看見牆角的天中不在意身上的上就拔劍準備刺向天中。天中不在意,說是殺他可以,但延致成要保證不會自殺。他是長白山的野狼,在新王繼任後要幫助新王守衛、拓展邊疆。延致成的命運就是作為戰士死在戰場上。

蔡仁圭以萬石的七旬老母和幼女來要挾萬石,將萬石放走後,蔡仁圭要求他將天中發生事情都告訴他。眼下金炳雲被行刺,金家現在到處搜尋延致成,萬石自然要將此事告訴蔡仁圭。這一切被龍八龍看見了,沒等到他去金家告發,龍八龍就把他捉到天中面前。想在萬石身上搜證據,沒想到搜到了寫給天中的繼任書。

趙大妃宣天中、李昰應和李載晃進宮。就在所有人都認為趙大妃要認定李載晃的時候,她卻找來了懷平君也就是陛下同父異母哥哥的孩子李旻。李旻不僅與李夏銓小時長得像,而且生辰八字也一樣。但懷平君在世的時候並沒有子嗣,這孩子是李恆老帶來的,並且還有一位不亞於天中的命裡學家說李旻是王才。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這個叫松辰的命裡學家正是宋志毅。

第12集趙大妃執意立李旻為王 貧民村發生疫情

懷平君連婚事都沒有的人怎麼會有兒子,這個李旻和宋志毅一定有問題。眾人走後,趙大妃還是留下鳳蓮,期待的問她李旻有沒有王相。上一次鳳蓮說李夏銓的命運時話不中聽,這次希望趙大妃能聽取自己的話。李旻只是一個資質平凡的人,沒有王的氣運。聽聞這些的趙大妃不悅,只要她出面,什麼氣運都能製造。當初大王大妃立了大行王和現在的主上,她為什麼不可以。

金左根病重,金炳雲被刺傷嚴重,現在金家包括之前金炳雲管理的財產都由金炳學負責。金炳雲奸猾狡詐,只聽老是聽聞有人要刺殺他,所以一直帶著護具。不僅如此,他還拿到了金左根給他的身為堂主履行任務的傳書。

李旻的確是懷平君的兒子,宋志毅按金左根說給他的生辰八字還有手上和李夏銓一樣的胎記,果然趙大妃上當了。天中清楚宋志毅是什麼樣的人,但他現在能猜對地位高的人的事情,宋志毅背後一定有點地位的人在幫宋志毅處理後事。

金左根病重,如果他死後羅閣不知道自己會怎麼,於是來找天中讓他看看金左根會怎麼,她又會怎麼樣。天中只給羅閣一句話:重陽節擇成泰山有一路。羅閣不懂什麼意思,天中說過一段會拜訪金左根,到時候具體告訴她,也準備五萬兩。五萬兩不是一筆小數目,但這五萬兩是羅閣和金左根的命錢。

趙大妃將李旻帶到大殿上,殿下對李旻也有懷疑,但他說出了一個只有懷平君和陛下才知道的疤痕。趙大妃很滿意,對殿下說李旻是一個非常有名的術士找到並帶來的,這術士正是宋志毅。宋志毅當著大殿上的所有人大聲說出他偶然間看見了李旻的四柱,那分明是王的四柱。老天通過天信也給這個國家做了啟示,李旻可以造福這個國家。正當宋志毅說到慷慨激昂處,天中趕到。

天中之前指出李載晃是王運,但宋志毅說李旻是王運。王的命運就是國家的命運,認出帝王意味著讀懂了國運。於是乎陛下決定誰能夠猜出近期這個國家國運如何的人,那麼他指認的繼承者才是正確的。宋志毅慌亂之際說出,陛下今年可以看到世孫的喜事。與宋志毅的喜事相比,天中說即將發生大混亂侵襲著百姓和王。天中的話引起混亂和惶恐,如果他說錯了,那麼就砍掉他的腦袋。

貧民村發生了大疫病,人們都在正染病死去,但漢城府和惠民園都沒有來救援。看到這一切的閔茲映力量薄弱沒有辦法,延致成給她出主意找鳳蓮幫忙。

疾病突發的匆忙,藥物不夠。就在這時,天中將他提前在全國各地搜尋回來的藥拿來。即便如此,朝廷中大部分官員還是不理會,該娛樂還是娛樂。

李昰應為了疫情到處討預算,卻屢次碰壁。看見在這種情況下官員還是到處吃酒找樂,為了自己的私慾還不給撥預算。百姓是天,是一個國家的根基,而這些人卻視百姓生命為草芥。氣急之下的李昰應讓,將從貧民村帶來的泥土,裡面還有可能攜帶病毒,灑在那些官員身上,讓他們也體驗百姓的無助。

 

第13集貧民村百姓獲救 宋志毅被殺

朝堂上,陛下找來群臣商量解決疾病的事情。以金炳雲為首的一眾人沒有想解決疾病,而是想著解決那些得病的人。說是將重症患者全部送到水口門外隔離,而水口門是堆放屍體的地方。

不僅如此,宋志毅在朝堂之上說這次疫情是天中招來的,是天中用方術讓國運走入歧途,要處罰天中。陛下和李昰應知道宋志毅是一派胡言,但耐不住沒有實權加上金炳雲人多勢眾。

天中被抓進監牢,但沒想到在這裡等待他的是金炳雲和宋志毅。金炳雲不打算殺他,天中是李昰應的人,他打算讓天中和他一起誣陷李昰應準備殺李旻,而且如果還能說出李旻是帝王之才,作為交換條件會把鳳蓮給天中。

這一下,宋志毅慌了,說好了讓他做李旻算命師,不給他一個小小官職也就算了,為什麼還讓天中當駙馬。金炳雲冷漠的看了他一眼,給手下使了一個眼色。一旁的人手起刀落,直接用隨身的小刀割了宋志毅的喉,一瞬間斃命。

天中如約而至來找羅閣,金左根病重,金炳學陪同前來。天中告訴他們,今年之內金家會遭遇橫禍,但金左根不會因橫禍而死。既然如此,羅閣問道那橫禍指的是什麼。天中沒有說話,只是一直盯著金炳學看。金炳學把約定好的五萬兩拿出來,天中才說道要選擇李昰應。

今天的談話除了屋子裡的人不能告訴別人,洩露者格殺勿論。金炳雲和金炳學兩人相剋,一人興另一人必定衰,所以不能同行。天中告訴金炳學要毫無憐憫地斬斷他,這些話正中金炳學的心。

陛下的身體越來越差,在他歸西前只有一個願望,那就是看鳳蓮嫁人。陛下請趙大妃能夠幫他這個忙。

天中讓萬石拿一筆錢去買馬和馬車,到時候說不定得帶著病人們逃命。萬石不解,為什麼要帶上重病患者,他不用為百姓做到這份上,可以自私些。別人不懂但天中自己知道,他是一個自私的人,只要他放棄了鳳蓮和他周圍的人就不用這麼辛苦了,但他如果真的放棄了,百姓就只有死路一條。他環顧四周能救這些病人的只有手無縛雞之力的他,一旦放棄,病人就會死。

在這一段期間,天中讓龍八龍拿著錢去找能容納這裡所有人的地皮,龍八龍這一次也不負眾望。還好在蔡仁圭來抓那些病人之前,龍八龍趕了回來。百姓得救了,所有人都在感激天中。

李旻阻擋了李載晃登上王位之路,心狠手辣的李昰應想殺掉他,但天中告訴他萬萬不可,這超出了天中做事的行為準則。李昰應不悅,不悅天中的命令,不悅天中的不聽從。被殺之後身體就會腐爛,然而那個腐爛的臭味會傳出幾百里之外,因為不存在秘密。如果殺了李旻,那麼殺害宗親的標籤會一輩子貼在李載晃身上。李昰應面上笑嘻嘻的答應了天中不再殺人的要求,背地卻想著如何出手

秘密是不存在的,但是現在還有一個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秘密,那就是李旻曾經是奴婢……

第14集鳳蓮機智揭穿李旻 離開金家

說是為了躲避疫情,金炳學邀李昰應在山間看景喝酒,實則兩人心裡各懷鬼胎。金炳學看似不經意的問起宗親們選擇的繼承人是誰,說是怎麼樣也應該是從李昰應家中選出,他一定會鼎力相助。李昰應家有適合的人選,金家也有端莊的姑娘,金炳學希望到時可以聯姻,共謀諸多事。心思深沉的李昰應,樂呵呵的答應。但他知道,金炳學這是選好了隊伍,證明金家有龜裂的意思。

陛下在死前想看見鳳蓮嫁人,趙大妃答應了陛下,拿人的生辰八字,替鳳蓮選駙馬。鳳蓮自然不同意,於是去找陛下。她想嫁的人只有天中,不能與心愛的人相處的痛苦陛下不是比誰都明白嗎?

得知趙大妃再替鳳蓮選駙馬,心急的蔡仁圭直接去請求趙大妃把鳳蓮賜給她,他們從小就認識,他會認真對待鳳蓮。趙大妃知道蔡仁圭還是因為上次他把鳳蓮弄失蹤的時候。雖面上不答應,但是在蔡仁圭走後,趙大妃還是讓人調查了他。

天中也聽龍八龍說了鳳蓮擇婿的事情,雖面上對龍八龍說知道遲早會有這麼一天,但還是在夜晚時拿起箭準備去金家帶鳳蓮走。好在 延致成出面阻止他,希望天中不要心急。但他已經讓鳳蓮等的太久了,誰勸都不頂用。這時,萬石拿著一封信來,信是鳳蓮傳來的,希望天中不要心急,她會創造機會的。

鳳蓮找了機會讓天中和李旻見面,天中試探的問道聽說宋志毅去了雞龍山。沒想到李旻的反映很大,還支支吾吾的。鳳蓮和天中這是看出來了,他已經知道宋志毅死了,看來他是和金炳雲勾結,這也說明李旻是假的。

翁主結婚是大事,金家不會坐視不管,金家父子想讓金家金正德三兒子當駙馬。但那個三兒子幾個月前生了場大病,現在全身麻痺,只剩一條命。陛下自然不同意,金炳雲威脅道陛下想過駕崩之後的事情嗎。即使受辱,但是為了不讓金家傷害鳳蓮,陛下也忍下來說會考慮。

金家父子走後,陛下召見了天中。現在的天中真的和年輕的崔涇真的很像,剛正不阿。把鳳蓮交給天中,陛下也就放心了。天中既驚訝又開心,既是因為陛下將鳳蓮許配給自己,也是因為陛下對父親的認可。

鳳蓮將李旻叫到金家,說是在成婚離開金家前為大家斟茶。給李旻另有準備,在斟茶時,故意倒在李旻的手臂上,他發出刺痛的叫聲。這並不是什麼茶,而是冰醋酸稀釋液。鳳蓮當場指出李旻手臂上有痣的地方其實是為了隱藏作為奴僕的刺字,威脅金炳雲要不要把這件事公佈於眾。如果這件事外界知道了,金家就不能獨善其身,說不定還會招來滅門之災。她不會把這件事說出來,作為條件,鳳蓮要離開金家,金左根答應了。

天中在金家門口等鳳蓮,就在鳳蓮快要走到天中跟前時,不想鳳蓮離開的蔡仁圭拔劍劫持了她,威脅天中。蔡仁圭已經有些瘋狂,他命人殺了天中。在混亂中鳳蓮掙脫開蔡仁圭,擋在天中面前,開槍射殺了蔡仁圭。但只是打到肩膀,受了重傷,性命無礙。

 

第15集李載晃登上皇位 天中接受新知識

鳳蓮雖然沒有把李旻的事告訴別人,但是李昰應告訴了趙大妃。見趙大妃心灰意冷,他告訴趙大妃,只要他的兒子登上王位,他保證會結束金家的掌權的局面,還會把金家交給一直被受侮辱的趙大妃處置。

想讓金家內部出現矛盾,天中去找了金左根。告訴金左根他四十年額官運如今已經走到末路了,如果他和從前那般在官場上行事,會毀了金左根和金家。但是他可以選擇在政治上結束自己,接受李昰應,那就還有條活路。金左根定然不信,天中讓他看看金炳雲現在準備殺了李昰應。

果然,金炳雲準備殺李昰應。如果年輕的李載晃登上王位,李昰應定會權傾朝野,他不對放過金家。金左根動手打了金炳雲一巴掌,一旁的金炳學也說如果計劃暴露,他會毀了金家。金炳雲也不客氣,說出他勾結李昰應的事。見二人這般,金左根當場病發,氣暈了過去。

陛下去世了,他這一生過的太艱辛了。鳳蓮用靈力看見了一切,朝著宮門的方向拜別。現在國無君,由趙大妃暫管政務,即使金家一再組織,她還是下令李載晃為王。年幼的李載晃還是登上了王位,即使迷茫,即使不得已,但還是一步步的走上那個萬人敬仰的位置。但即使李載晃走上了那個位置,也還是受李昰應的掌握。

雖然讓李載晃上位,但是趙大妃還是擔心李昰應濫用職權,於是找來蔡仁圭監督李昰應。被金炳雲拋棄後的蔡仁圭也願意為趙大妃做事。

現在疫情過去了,龍八龍都在勸解天中解散之前集中在這裡的貧民。一來是現在疫情已經過去,本應該就解散。而來,大量的百姓聚集在這,會讓朝廷不滿。天中有些糾結,因為他有新的打算。

李載晃登上王位,天中一眾人功不可沒。於是李昰應設宴邀請他們,還準備了許多禮物。心思深沉的李昰應還問起貧民聚集的那件事,沒等天中回答,龍八龍說道他們也正有打算解散。本要賜給天中官職,但他拒絕了,鳳蓮也認為他做的對。他與李昰應走的不是同一條路。

外國勢力將要衝擊朝鮮,現在其他國家已經開始接受洋人的知識與書籍了,如今朝鮮屏氣藏了起來。天中準備應對新時代,以這裡的百姓開始,所以他不打算解散之前在這裡聚集的貧民。一個叫張敬一的法國神父來找天中,他想給天中傳授西洋的知識和技能。但作為交換條件希望天中可以找個地方隱藏天主教徒們。

 

第16集李昰應露出真實面容 天中、鳳蓮分離

月光下,鳳蓮和天中在樹下舉行了只有彼此的婚禮。給鳳蓮帶上玉指環,以後他們就是夫婦了,他們會成為此生彼此唯一的摯愛。現在的鳳蓮實在太幸福了,幸福到有點害怕,害怕預言成真,害怕與天中分離。看著眼前愛人的擔憂,天中溫柔的將她摟緊懷中,不管發生什麼他都不會離開她的。

金左根壽辰李昰應受邀前來,現在的李昰應今非昔比,被請坐上席。金炳學奉承地將滿席好菜介紹給李昰應,李昰應也欣然夾起品嚐。美味是美味,但還沒等下嚥,李昰應就渾身抽搐,將口中的食物殘渣吐出來。眾人受到驚嚇,帶來的侍從也趕緊上前,喊道是中毒,菜裡有毒,並喊其他侍衛前來。

金左根見形勢不對立即喊他們停下,並且跪在不停抽搐地李昰應面前。金炳雲出聲阻止,但金左根並不理會,撿起地上吐出來的殘渣放進口中。見形勢沒有朝著自己想的發展,李昰應站了起來。金左根說道,如果事物有毒他也會身亡,他也會因為疾病請求卸任現在的職位。

朝鮮最大的商人李德胤要求見上天中一面,天中不解,以為是想找自己來算命,沒想到是為了感恩。她的兒子之前在疫情的時候得了疾病,是天中他們所救,有救命之恩。

解決了金左根,李昰應下一步就是取締書院,這一道令遭到了一眾儒林的反對。在大殿上商議起此事,趙大妃得知也極力反對。但對於趙大妃的意見,李昰應在群臣面前公然反駁,不留一絲顏面。

因為取締書院的事。儒林代表的掌議心高氣傲的前來找李昰應,要求其下跪道歉並停止取締書院。但在過去二百多年幾代的王為了控制儒林亂用財政想盡許多辦法,但他們每次都喊著護國建堂,沒辦法只能一直縱容那些沒有組織的書院。但他們得寸進尺,書院越建越多,他們就是在吸百姓的血。這些話讓掌議無言以對,李昰應不會再放縱這些人了,拔出劍架在掌議的脖子上,只見他哆哆嗦嗦的求饒。見李昰應這般心狠手辣,旁邊的人面面相窺,不禁嚇出冷汗。

金炳雲求見李昰應,不料吃了閉門羹,讓他等著吧,還讓人侮辱他。心高氣傲的金炳雲何時受過這氣,本想走人,但還是留下了。等了一夜的金炳雲進去不敢有怨言,跪下將十萬兩黃金獻上,主動請求降職,希望可以放過張東金家。

李昰應疑心病嚴重,對天中他早已不滿,在得知李德胤和天中有所來往更是不滿。便隻身來到三全道場,在這裡看見了西洋的傳教士,還看見他們在製造火槍。

李昰應宴請天中在家中喝酒,鳳蓮很是擔心,約定如果發生什麼事就去李德胤的貿易館。結束完宴席,夜裡天中往回走的路上,李昰應還是痛下殺手,好在武力高強的天中逃脫了。 在三全道館的鳳蓮心神不寧,她預見這裡未來會有一場大火,於是讓大家趕緊收拾行李走。不料還是來不及,蔡仁圭帶人前來逮捕這裡的人,還放火箭,使許多人都受傷。

爭鬥過程中還是受了上,但是回來時候三全道館已經空無一人,於是去貿易館。鳳蓮被帶走,李昰應也派人正前往貿易館,為了能逃走,李德胤讓天中坐船離開。鳳蓮還沒找到,天中自然不願意離開,但為了這個國家,李德胤讓人打暈了天中。

一望無際的滄海上,一艘竹筏帶著天中離開了……

第17集天中重新歸來 閔茲映當上中殿

三年後的天中隨著英吉利的商船和一眾神父又回到了漢陽。

李載晃上位一來一直沒有立中殿,趙大妃緊言相逼,李昰應一眾人心想趙大妃一定是心有所選。為了不在讓別人掌權,還不如選一個家境貧寒的賤民孤兒坐上中殿位置。

面對為非作歹的李昰應,趙大妃決定要重新利用金炳學,於是讓蔡仁圭去江華詢問金炳雲的心思。金炳雲曾經對蔡仁圭有幫助,但更大的是侮辱。就在金炳雲讓侍從準備殺掉蔡仁圭的時候,躲在暗處的侍衛射箭殺掉了金炳雲的侍從,撿起劍,蔡仁圭手起刀落殺了金炳雲。

自從三年前那場變亂之後,三全道場被毀,被李昰應打壓的龍八龍一眾人也過著孤苦伶仃的日子。三年前的那場禍事除了天中還有一個逃脫的人就是萬石,當時因為去外面辦事才免遭迫害,如今也重新歸來。

雖一直受打壓,但如今卻找到了一份工作,是去一個富商家做僕人。等到去了富商家,才發現是萬石,更詭異的是還看見了天中。多年不見,他們甚是想念天中,直到真真切切地確定眼前的人才痛哭擁抱。所有人都在艱難的過著日子,雖然苦但也能過去。只有鳳蓮被李昰應監管著,還忘記了天中。被李昰應監管的鳳蓮就像當初被金炳雲監管的那般,利用鳳蓮的靈力為自己的政治密謀。

王室選中殿,這是一個好機會,能撼動李昰應,掌握王室的內部情況這都需要在九重宮殿最深處有他們的人,天中想利用次機會。閔茲映是擁有王妃的四柱,雖然她家境貧寒,但只要她願意,天中會幫助她,一旦她成為王妃她就能幫助朝鮮和天中。閔茲映決定試一試,她想幫助天中。

閔茲映的哥哥閔升鎬帶她去見了李昰應,聽聞她之前與李載晃相處的很好,她卻不答覆。問及為何,只說自己身份卑賤,不敢提起王登基以前的事情,就算問及她也要裝不明白。李昰應生性多疑,這些都是天中所教,閔茲映天性聰明但她要裝無知,才能騙過李昰應。

閔升鎬帶著家譜想去萬石那裡換一千兩,家譜能有什麼用,萬石讓他那房屋抵押,便讓人把他轟走。天中以河俊浩的身份呵斥萬石居然為了區區一千兩侮辱儒生。得到了錢財與恩惠的閔升鎬帶天中和李昰應的長子李載冕一起吃酒。問及天中來到漢陽有什麼事,天中說他是來找一個叫張三成的盜賊,這人正是李昰應的手下。不久後民間流傳大盜張三成偷有錢人的錢財分給百姓。

令人佩服的是,天中知道李昰應一定會讓人看閔茲映的四柱,於是弄了假的四柱給李昰應。她真正的四柱會推翻李昰應,攏聚民心,生成火花。不出所料,閔茲映被選為了中殿。

與此同時,天中也想李昰應發出自己回來的消息,一心想殺掉天中的李昰應派出重兵去捉拿天中。趁著這個空子,天中去攔截路上的鳳蓮。

鳳蓮雖然忘記了天中,但是天中的腦海中全是和鳳蓮的種種,彷彿一切就在昨天,眼前的不是自己一生所愛又是誰。

 

第18集孩子出現 天中重返朝堂

閔茲映向李載晃建議可以讀一讀《大學》,從中學習治國之道,李昰應得知非常生氣,訓斥了她。善良的李載晃安慰閔茲映不必太過上心,至少她與李昰應未共處太長時間,自己可是嘗了一輩子,李昰應的脾氣不會改,希望她不要太過介懷。對於李載晃的安慰,閔茲映真心的感謝。李載晃以前雖一直忍受他父親的脾氣,可如今沒必要一直隱忍,閔茲映希望李載晃知道,如今的一國之君是李載晃而不是李昰應。沉思片刻的李載晃點頭應聲他知道了。

如今的鳳蓮已經記不起和天中曾發生的事情,隻身在山野間,但只要一閉眼就全是他們曾經的記憶,包括那場大火的場景。中了迷魂散會視線模糊,鳳蓮腳軟滾下山坡,還好被因為擔心而跟蹤她的天中接住了。鳳蓮雖沒事,但天中還是受了傷。

天中重新回到漢陽,見到了酒母和赤道士,幫他們重新開了算卦場所和店面。赤道士利用算卦的優勢,向前來占卜的人宣傳張三成的事,張三成將李昰應玩弄股掌之間,龍八龍也在賭場放肆宣揚李昰應的不是。得知這些的李昰應非常生氣,當然他不知道幕後推手是誰,只能下令讓人查。

李昰應帶人來到貿易館,此時李德胤和天中正好在相聚,還好通知及時,天中躲了起來。但敏感的李昰應還是看見桌上的兩個茶杯,他警告李德胤如果幫助天中,李德胤和她的貿易館將從朝鮮消失。說罷變派人搜尋天中,但並沒有找到。

能成為朝鮮最大的富商,李德胤也不是吃素的。面對李昰應的不客氣,她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在清國李昰應的名字並不管用,但她寫票據皇室都能行得通,李昰應如果再這般不客氣,恐怕對彼此都不好。如今的李昰應何時還受得了氣,讓人將她壓倒在地,持劍威脅再幫助天中,她就會悄悄消失。

想要打到李昰應,僅僅憑借天中一人之力還是不行的,天中還要利用上趙大妃和金炳學。利用他們之間的矛盾,一步步打倒李昰應。

鳳蓮失憶還和三年前的那場大火有關,當時頭部受了重傷,自此之後她只認識她的母親半月,而現在半月和小丹在別宮撫養她的孩子,沒錯,就是她和天中的孩子,但天中並不知道這個孩子的存在。

鳳蓮想念孩子,半月決定帶孩子和鳳蓮在以前山上住過的窩棚見面。月半發現有人跟蹤他們,於是讓小丹帶著孩子先走,她引開跟蹤她們的人。見到鳳蓮,小丹將這個消息告訴了她,鳳蓮告訴小丹先帶孩子去窩棚,便連忙去找半月了。

在引開跟蹤人的時候,半月不慎跌落。跟蹤她們的人正是以蔡仁圭為首的一幫人,他們目的不是半月,便轉身前往窩棚,打暈了小丹,帶走了孩子。等到找到半月時,她倒在冰涼的山間,頭流了很多血。神靈在召喚她了,她只希望鳳蓮能好好活著。終究還是抵不過神的旨意,半月還是離開了鳳蓮。

李昰應還是找到了天中住的地方,派人前來抓捕,也就在這是,主上的指令來了。下令赦免天中。李昰應被宣進宮,在這裡,他看見了一直想找到的天中。

 

第19集天中父子重聚 蔡仁圭殺人被揭穿

朝堂之上,即使李昰應一再指出天中的「罪名」,可是滿朝文武還是幫著天中說話,陛下恢復了天中的職務,希望早日可以抓捕盜賊張三成。

鳳蓮遇上了正打算帶孩子的蔡仁圭一眾人,一切聯繫起來,她便猜到一切皆他所為。拔出隨身帶得刀,她恨不得殺死眼前的這個人面獸心的畜生,可蔡仁圭威脅如果殺了他,鳳蓮就再也見不到孩子了。使勁全身力氣,鳳蓮一巴掌接著一巴掌打在他臉上,蔡仁圭也掐住鳳蓮的脖頸,失去空氣,鳳蓮便暈倒了。

還好鳳蓮及時被龍八龍他們找到了,再次醒來想起母親離世上心欲絕,但她也想起了天中。鳳蓮將孩子被蔡仁圭帶走的事告訴天中,一定要找到孩子。突然有了孩子天中十分開心,但又擔憂他的安全。鳳蓮不希望天中魯莽行事,陷入蔡仁圭的圈套,只要他們謹慎行事,蔡仁圭不會傷害孩子的。

天中重返於朝堂之上,李昰應想讓李載晃收回成命,但如今的他也有了自己的想法。見李載晃這般執拗,李昰應威脅到自己將不再理會朝堂之事。自登基以來,李載晃一直是有名無實,根本不會處理朝政,雖他也想做這個國家真正的主人,可如果李昰應突然離開他根本無從下手,連忙求李昰應不要離開。

天中進宮拜見李載晃,一直在父親呵斥下成長的李載晃,每次見到天中他才能鬆一口氣。天中現在重新回來,他希望李載晃可以超越李昰應,能鬆一口氣。剛受到「威脅」的李載晃不敢再這樣,沒有父親他如何搞政治。但天中告訴他,現在他是百姓之父,不再是李昰應的兒子。天中可以代替李昰應扶持李載晃,而且他是陛下的臣子,甘願為陛下赴湯蹈火。李載晃心動了,他希望天中能留在自己身邊。

龍八龍跟蹤了蔡仁圭的人找到了藏孩子的地方,趁著夜,天中他們來找孩子。看見鳳蓮,抱著孩子的宋華很害怕,但也沒有做出傷害孩子的事情,顫巍巍的將孩子交給了鳳蓮。就在這時蔡仁圭帶著火槍來了。

現在鳳蓮手上有蔡仁圭就是殺害金炳雲的兇手的書信,走到這一步的蔡仁圭已經什麼都不怕了,他已經沒有良知了。他舉起槍射向他們,關鍵時候延致成出手阻擋了他。現在還不是殺蔡仁圭的時候,即使再恨,他們放走了他。

因為天中的事,李昰應禁止李德胤的船出海,就在爭執時,閔升鎬帶著御令讓放行。閔茲映告訴李德胤,她會想辦法打開她的商路。李德胤不相信眼前這個年幼的女孩所說的話,但又介於是中殿。既然是商人就有看人的眼光,她讓李德胤在自己身上押注,她會幫助她的事業,但掙的錢要投資在她和王室身上。

不知道閔茲映的能力,李德胤找來鳳蓮一問究竟。鳳蓮第一眼見到閔茲映的時候,她身上帶著王氣,眼中帶著刀。也許,閔茲映能用眼裡的這把刀打倒李昰應。

夜裡景福宮著火,李載晃看著眼前的火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再次找李昰應。大臣們都想讓李昰應退居幕後,可經過昨晚,李載晃還是退縮了。他以身體不適為由,一切交給李昰應處理。

 

第20集天中救下蔡仁圭 決心拯救國家命運

因誤殺了九名法蘭西的傳教士,法蘭西以此為借口向朝鮮宣戰,在江華雙方打得不可開交,法蘭西雖人少,但他們的武器先進,朝鮮因此損失不少。李昰應派天中前往江華務必要擊退法方,不容有誤。

閔升鎬等人因風紀紊亂被抓,身為親妹妹,閔茲映不能不管,讓人把他們放了,李昰應知道此事十分生氣。就在閔茲映教訓他們的時候,李昰應推門而進。作為中殿,閔茲映不應將自己放在法律之上,從此以後朝中大小事物都不准告訴她,不知道就不會犯錯了。不僅如此,還下命令將閔升鎬執以仗刑。在眾人面前,閔茲映丟盡顏面,但現在還不是翻臉的時候,她還太弱了,這筆賬她默默記下了。

這些年天中接受了西方的知識,這也是李昰應派他來的原因之一,天中決定去法方陣營談判。雖然法蘭西嘴上說是要朝鮮打開通商口岸,可天中明白,這次來他們就是想試探朝鮮的兵力武器,如果他們執意攻打,朝鮮也不是好欺負的。離開後的天中明白了一定要讓李昰應接受西方知識才行。

蔡仁圭殺害了金炳學本應問斬,可天中將其救下了,現在面對法蘭西在江華的為非作歹的情況,十分需要一個對江華很熟悉的人,這人非蔡仁圭莫屬。在天中的計謀與眾人的努力下,朝鮮擊敗了法蘭西,大獲全勝。蔡仁圭也在天中的默許下被救走了,天中不想再看認識的人死掉了。

天中平安歸來,李德胤做東請認識的人前來吃酒慶祝,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天中將李昰應也請來了。席間坐的都是朝鮮的有名的道士,李昰應開口說想聽聽他們對國運的探討。李昰應帶來的觀象監的命理學教授對國運和李昰應一番誇獎,說國運會昌盛,李昰應也會永久的走運。輪到山水道人的時候他卻實話實話,李昰應的權利不過十年。見眾人停了沒動靜,山水道人便打著哈哈說這只是自己的見解。

李昰應不悅,他跳過鳳蓮直接問天中。天中也直言不諱,這個國家將是亡國的命。李昰應聽聞勃然大怒,但天中依舊淡定。這個國家想要存在,就要自救。在他遊歷的這幾年,知道西方有個小國家叫瑞士,雖然過小,但沒有國家侵犯,那是因為他們永遠保持中立。朝鮮應該學習瑞士打開國門,保持中立。李昰應定然不會聽天中的話,不僅如此還起了殺意。但現在還不是殺天中的時候,便說念在他擊退法蘭西的功勞上,暫且放他一馬。

之後李昰應派人搶打了貿易館,還抓走了龍八龍。天中去找李昰應,李昰應拿出那些所謂的證據說天中接觸洋人,如果再這樣他將會殺了鳳蓮和孩子。但要放過龍八龍,李昰應還有天中下跪發誓效忠於他。為了不波及他人,天中還是忍辱下跪了

天中想救這個國家,當下感受到的是內心深深的顫抖,這就是他活在世上的理由。他要殺了李昰應,改變這個國家的命運。

 

第21集蔡仁圭為救鳳蓮而亡 天中死而復生(結局)

李昰應打算舉辦觀燈節,前有宮裡起火,後有外敵入侵,舉辦觀燈節想讓百姓放鬆一下。當然這不是目的,李昰應真正的目的是觀燈節結束後他會以謀反罪將貿易館內的所有人緝拿問斬。天中也聽聞了這個消息,所以觀燈節那天殺掉李昰應也是迫在眉睫的事,他們只能成功。

要抑制天中的唯一辦法就是鳳蓮和孩子,天中也想到他們的安危,便讓鳳蓮帶孩子躲起來。但還是來不及,李昰應先一步派人來抓他們。鳳蓮感到不對勁,讓小丹帶著孩子去貿易館,自己獨身一人引開那群跟蹤他們的人。鳳蓮自然不敵那群人,但沒想到的時蔡仁圭出現救了她,自己卻身負重傷,最終還是死了。

等到了觀燈節那天晚上,李昰應帶著大臣慶祝吃酒。天中帶著酒不請自來,將酒灑在琴弦上,這樣不久之後就會爆炸。計劃本來進行的好好的,可是就在天中離開的時候看見幾個孩子進去了。不想傷害孩子,就在最後時刻天中衝進去將琴抱起來扔開,救了孩子們。

獵殺李昰應失敗,天中成為階下囚。天中想要救這個國家,讓國家打開大門去交涉談判,而李昰應只想鞏固王權。他們的道路不同,李昰應自然要處理天中,但他卻要留天中一命。李昰應命人將天中帶去法場砍掉手腳,掛在城牆上,以示眾人。

觀燈節的行動雖然失敗,但獵虎行動沒有結束。在法場上,龍八龍等人拿著提前準備的火槍救下了天中。等逃脫後,天中看見了孩子卻不見鳳蓮的身影,他不能讓鳳蓮隻身一人深處虎穴,他要救她。

李昰應早已恭候天中多時,鳳蓮在自己手中,他也不怕天中不來找他。獵虎行動失敗,李昰應不殺,朝鮮就無出頭之日。一個國家真正的君主不是任何一個人,而是百姓。作為李昰應的術士,天中最後一個預言就是王的時代將會過去,永遠過去,成為傳說,以後人作為主人的世界會來到。

李昰應不信那個時代不會到來,但天中相信,他要去往那個時代,李昰應放了天中和鳳蓮,他要他們證明,看看那個時代是否會到來。李昰應準備派人跟著趁機殺掉他們,但有人卻趁機先了一步,受了火槍的襲擊,天中負傷。延致成及時出現,但卻只能帶走鳳蓮。

李昰應對天中心生殺意,可是真的等到死了他卻又心懷愧疚。想起之前初識時天中說他有虎面,想起一起對抗金家,天中於他來說亦是敵人也是朋友。

天中在之前安排好了所有事情,包括失敗後他們前往俄羅斯邊境的一片所購買的土地生活。在那裡他們接受著西方的知識與生活習慣,一片與朝鮮截然不同的樣子。

就在所有人都認為天中已經死了再也不會回來的時候,他騎著馬來找鳳蓮。看見眼前的人,鳳蓮簡直不敢相信。不用太多言語,他打破天理來找她了,鳳蓮激動的抱著天中,還是留下了幸福而激動的眼淚。

【圖片cr:TV朝鮮】



 

(Visited 855 times, 9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