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陸劇 鳳唳九天】結局19~36.分集劇情*古裝勵志女主劇



鳳唳九天》劇情講述大褚皇后姚莫心被奸人所害,重生到妹妹姚莫婉體內後與肅親王夜君清並肩作戰,一步步找尋真相,解開謎題的過程中不斷成長並收穫友情和真愛的故事。

大楚皇后姚莫心在朝中被奸人所害,而一場雷雨閃電之後,她的魂魄卻到了妹妹姚莫婉體內,而姚莫婉此刻正在被敵人追殺,在危機時刻掉下懸崖失去了記憶。

姚莫婉與大楚肅親王夜君清在一系列的陰差陽錯之下逐漸相愛,可就在兩人都想互表心意的當頭,姚莫婉知道了自己就是姚莫心的事實,也知道了自己曾經被仇人所暗害。

為了報仇,姚莫心憑借妹妹姚莫婉的身體,再次進入皇宮。初入皇宮之時,姚莫婉在幾個妃子之間找到了殺害姐姐莫心的仇人,並認識到了皇帝夜鴻弈的本質,狠下心來要替夜君清奪回江山。

為了復仇,姚莫婉先後結識楚漠北、寒錦衣等癡情而又無所求的各色人物,欠下數不清的情債。

姚莫婉終於實現自己的承諾,報了血海深仇,也還心愛之人夜君清錦繡河山。

鳳唳九天




 

【相關文章】

鳳唳九天~分集劇情1-18

 

文章目錄

【分集劇情】 

第19集安炳山被握住把柄入獄,竇士明販賣火藥斬首示眾

靈芝突然萎靡,夜鴻弈請絕塵做法,絕塵卜卦後認為皇宮中有陰邪之氣和污穢之物,才導致靈芝頹然,查出西北角有異常。夜鴻弈命夜君清趕緊到煉丹房,徹查此事。夜鴻弈來到煉丹房,發現桌上全是假藥,而負責藥材供應的劉公公和李公公已經被帶入天牢。

安炳山正在嚴刑拷打劉公公,夜鴻弈懷疑安炳山煉製的丹藥有問題,斥責他辦事不利,罰他一年俸祿和重打二十大板。姚素鸞知道後,要安炳山趕緊善後,以防被夜鴻弈察覺。原來,安炳山為了煉製丹藥,草菅人命,拿宮女試藥。被試藥的宮女大多半死不活,而且數量居多。安炳山表示會處理的不留痕跡。

半夜,安炳山想要毀屍滅跡,將試藥的宮女扔進枯井,被夜君清抓了正著,經仵作拋屍驗證,這些宮女的確是中了丹藥之毒。夜鴻弈得知後惱羞成怒,但拒絕了夜君清推薦的李國富,而是讓張少卿來審理此案。絕塵也因此被封為大褚新任國事。

姚莫婉穿著黑袍來到天牢,親自審問安炳山。安炳山知道自己得罪姚莫婉,小命難保,決心拉個墊背陪葬自己。他說出了竇士明的所有勾當,張少卿在旁記錄。原來,竇士明私自調用軍中黑火藥給安炳山煉丹,安炳山幫助竇士明引薦各地河道官員,竇士明販賣黑火藥從中牟利,用古董生意轉移髒款,才會如此猖狂。

姚莫婉又提到了姚莫心的死,本以為是安炳山送的那副安胎藥有問題,沒想到這一切的幕後指使竟然是夜鴻弈,原因就是姚莫心能力太強,屢屢干預朝政,又和夜君清曖昧不清,宮中謠言四起,所以當姚莫心懷孕,夜君清在上戰場前當眾惦記未出生的仲兒,夜鴻弈就疑心重重,認為仲兒血脈來路不明,不想要她腹中的孩子,才命安炳山在姚莫心的安胎藥中放了駙子膠,這也做實了姚莫婉的猜測。

姚素鸞面見夜鴻弈,姚素鸞在給他送薄荷湯時,不小心偷聽到張少卿審問安炳山的供詞。夜鴻弈看過供詞後怒氣大發,命張少卿帶兵到姚府徹查。竇士明知道躲不過,故意拖延時間,讓竇香蘭去把賬本藏起來,張少卿無奈沒有找到竇士明的罪證。

正當夜鴻弈一籌莫展時,夜君清帶來一廂黃金,正是竇士明販賣黑火藥的罪證。但夜鴻弈並沒有獎賞夜君清,反而因他能力過強,堤防忌憚他,夜鴻弈心裡有些不悅,讓千面來徹查這個案子。

夜君清知道賬本才是關鍵,讓寒錦衣去偷賬本帶給張少卿。竇士明知道自己死罪難逃,有了錘石的證據,千面早已派人攔住竇士明。竇士明和安炳山因為販賣軍火,被降罪斬首示眾,也是為了警示朝堂那些貪污腐敗的官員,給他們威懾,警告他們如有人再犯將會加倍懲罰。隨後,夜鴻弈不想朝廷內訌影響大褚江山,將手中貪污官員的名單扔進了火盆中。

第20集姚素鸞懷上龍嗣被皇上重視,平樂殿突發大火君清差點丟命

夜君清感歎帝王心術,寒錦衣在賬本中發現了一個標記,讓夜君清想起曾經殺掉的一個人。姚莫婉召來竇香蘭,想要報殺母之仇,借此機會羞辱竇香蘭。但竇香蘭死到臨頭,還牙尖嘴利,繼續往姚莫婉和夜君清身上潑髒水。在兩人爭辯過程中,姚莫婉情緒激動,提到自己肚子裡的仲兒,竇香蘭知道站在眼前的人並非姚莫婉,而是姚莫心。竇香蘭突然驚慌失措,她不敢相信姚莫心還活著,跪在地上懇求姚莫婉原諒,希望姚莫婉能饒恕姚素鸞的性命。姚莫婉表示,不管怎樣,都會讓竇香蘭血債血償。竇香蘭想要以死謝罪,一頭撞上桌子死去,姚素鸞看到後嚇得暈了過去。

經過太醫把脈,原來姚素鸞懷孕在身,受了驚嚇才暈倒過去。夜鴻弈得知後,開始心軟,準備好生對待姚素鸞。姚莫婉獨自一人坐在庭院中,黯然神傷,汀月看她如此憂傷,雖然劉醒和莫離的仇已經報了,但姚莫婉依舊不開心。得知姚素鸞懷孕,她心中竟然有些於心不忍,但姚莫心的仇還沒有報,牽涉其中的三人其中一人就是姚素鸞。姚莫婉知道,這條復仇之路一旦開啟就絕無退路。

姚素鸞驚醒,不敢相信竇香蘭已死,情緒大為波動。彩瑩告訴她,太醫要求懷有身孕的人要好生靜養,但姚素鸞還是不開心,心中焦慮萬分。回憶起竇香蘭在世時,曾想盡辦法幫自己掃清障礙。姚素鸞決定用利用自己腹中的龍嗣,再次贏回屬於自己的地位。

夜鴻弈專門送來上好藥材給姚素鸞,期盼她生個小皇子。姚素鸞假裝可憐,利用竇香蘭的死想找姚莫婉報仇,在夜鴻弈面前煽風點火。夜鴻弈很重視姚素鸞腹中的孩子,因為寵幸姚素鸞那日正是姚莫心的生辰,夜鴻弈認為孩子和姚莫心有點緣分。

夜君清偷聽到那日姚莫婉和竇香蘭的對話,突然想到姚莫婉的舉動異常的時候,是在天牢遇見了檀香。他趕緊到天牢找檀香,得知姚莫婉是為姚莫心復仇才入宮,而姚莫心的死另有隱情。

夜君清非常生氣,認為寒錦衣不把他當兄弟,對他有所隱瞞。寒錦衣沒有辦法,說出了真相,姚莫婉是因為深愛夜君清,才不把真相告訴他。皇宮勾心鬥角,黑暗重重,越少人知道越安全,她不希望夜君清身陷囹圄,才下定決心一人承擔所有。夜君清聽後,嘲笑自己沒用,沒有保護好心愛之人。寒錦衣提醒,姚莫婉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夜君清這樣,希望他把今天的真相埋藏於心,假裝不知道。

姚素鸞日日噩夢,夢見姚莫心變成厲鬼找她,也為此而傷神,面色不好,太醫給她開具的湯藥也沒有起到安神的效果,反而令她更加憔悴。

平樂殿突然被人縱火,夜君清睡的太沉,幸好被值班太監發現才得救。淑妃不死心,恨透姚莫婉,想要姚莫婉死,以命威脅讓敦親王送自己回宮。

 

第21集姚素鸞親手殺死腹中胎兒,淑妃想陷害莫婉自食其果

姚素鸞懷孕三個月,夜鴻弈命姚莫婉操辦慶賀宴,但姚素鸞疲憊不堪,身體欠佳。姚莫婉安排內務府有伺孕經驗和宮女和太監照顧姚素鸞,但淑妃從中阻攔,挑撥離間,提醒姚素鸞應該自己找人,不應該被別人安排。突然,姚素鸞神情混亂,感覺有人要傷害她的孩子,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行為,狠狠掐住姚莫婉的脖子。幸好有采妃等人在旁攔住,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彩蝶不知從哪聽到的謠言,認為姚素鸞精神欠佳,是因為做了虧心事被冤魂纏住。淑妃趁機使出詭計,如果讓姚素鸞肚子的孩子消失,姚莫婉作為皇貴妃肯定難辭其咎,來夜鴻弈就很在乎這個和姚莫心同一天生辰的孩子。

夜君清王府頻頻失竊,都是一些信件。汀月突然知道這些事,讓姚莫婉猜到她的心思,知道汀月和奔雷私下交好,提醒汀月要小心謹慎。

姚素鸞很享受采瑩給她梳頭的時候,只有這樣,她才能安心睡覺。采瑩一邊梳頭,眼神中充滿著恨意。姚莫婉準備了上好的如意要送給姚素鸞,恰巧淑妃進入房間看見,假裝道歉,建議姚莫婉再送上麒麟木座,寓意有麒麟送子之意。姚莫婉知道淑妃來著不善,但一時想不到她的用意,於是讓內務府把宮內的麒麟木座刷漆,防止被有心人調包。

深夜,正當夜君清熟睡,一蒙面黑衣人悄悄進入房間,正欲行歹事,沒想到被千面攔住。兩人突然打鬥起來,武功不相上下,突然又出現一黑衣人,撒了白粉遮住千面視線。夜君清從身後攔住千面,千面以為是歹人而把劍刺向夜君清。當士兵們感到看到這一幕,以為真的是傳聞說的夜鴻弈要趕盡殺局。

這一切都是夜君清和寒錦衣商量串通好的,目的就是給夜鴻弈施壓,好放自己出宮。夜鴻弈焦慮萬分,擔心天下人誤以為自己謀害夜君清,他不想背負這樣的罵名,於是放走夜君清。

姚素鸞找到淑妃,希望能與自己聯手對付姚莫婉。但後宮之人各懷鬼胎,淑妃表示自己有辦法,還讓姚素鸞先照顧自己再說。

淑妃知道姚莫婉不會那麼輕易相信自己,命彩蝶將浸過曼陀羅毒的麒麟木座和內務府那個木座調包,想要誣陷姚莫婉。

宴會上,夜鴻弈帶頭恭喜姚素鸞懷孕,還把永福宮賞賜給姚素鸞,讓她居住在那安心養胎。突然,姚素鸞一陣頭暈,想要回宮換身衣服,淑妃也跟著回去,在姚素鸞面前煽風點火刺激她。姚素鸞精神失控,回到宴會對姚莫婉大打出手,把姚莫婉看成姚莫心,糾纏之下,姚素鸞腹中劇痛,太醫查到是有毒的木座。

淑妃想要陷害姚莫婉,沒想到自食其果,被夜鴻弈打入天牢,擇日處死。原來,姚素鸞早已知道木梳和木座有毒,而她選擇假裝不知,一是想借此機會除掉淑妃,二是想讓姚莫婉對她放下戒心,三是可以讓夜鴻弈心神愧疚,這樣就可以重新獲得恩寵,於是姚素鸞決定親手放棄肚子的孩子。

第22集敦親王四處找人救淑妃,洛濱劫走姚莫婉下落不明

果然不出所料,夜鴻弈對姚素鸞失去孩子非常愧疚,讓她不要太過於擔心,以後還會有孩子。姚素鸞哭訴著,假裝自責和難過,訴說自己的可憐與無助,這更加令夜鴻弈心疼,表示今後不會冷落姚素鸞,也會讓害她的人百倍償還。

敦親王得知淑妃被關入大牢,非常難受,第二天一早就進宮向夜鴻弈請罪,新賬舊賬一起算,敦親王曾經支持寧王謀反對抗夜鴻弈,夜鴻弈早已懷恨在心,不管敦親王怎麼說,夜鴻弈都不肯罷休。

姚莫婉到天牢看淑妃,認為淑妃作繭自縛,想要借刀殺人謀害自己卻遭反噬。姚莫婉知道當初害死姚莫心的,安胎藥裡的馬錢子就是淑妃所為,淑妃的所作所為早已該死。淑妃說了一堆話觸痛到姚莫婉,正因為姚莫心三心二意,讓自己捧在手心的人傷情太深。淑妃看不下去,才對姚莫心起了殺心,而她認為姚莫婉就是第二個姚莫心,她希望姚莫心趕緊放開夜君清,如果不愛,就不要傷害她。姚莫婉聽後,心如刀絞,強忍淚水,甩手而去,表示自己會照顧好夜君清,讓淑妃好好上路。

夜鴻弈懷疑夜君清與邊境將士串通,安排千面查探卻一無所獲。文書一事被盜,夜君清又接連遇到刺客,夜鴻弈把夜君清困在皇宮,可能早已打草驚蛇,下令讓夜君清回王府。千面擔心放虎歸山對夜鴻弈不利,而夜鴻弈認為這是欲擒故縱。

寒錦衣聽說夜君清終於可以回府,以為可以放鬆警惕,但夜君清非常瞭解夜鴻弈的性格,肯定他會再次對自己起殺心。夜君清讓寒錦衣準備一些武功厲害的人,以納家奴為由召進王府。敦親王實在沒有辦法,懇請夜君清幫忙救淑妃,自己願意把京城巡防營供夜君清使喚。沒想到夜君清非常理智,警告敦親王不要再提大逆不道的話語,建議他去找洛濱將軍救援。

姚莫婉整日愁眉苦臉,心神不寧,她開始懷疑自己的復仇之路,感歎生死一瞬間,而自己也在復仇道路上沾滿了血跡,只望復仇成功後自行了斷還清血債。

奔雷利用送菜將邊關文書藏起來送進王府,夜君清下令邊境將士切不可輕舉妄動。洛濱位高權重時歸隱山林,敦親王希望他能用先帝賜予的免死金牌救淑妃。洛濱聽說是姚莫婉在後宮新風作浪,擔心此人會動搖大褚根基,百般刁難姚莫婉,提醒夜鴻弈堤防姚莫婉,請求夜鴻弈放出淑妃,並拿出了免死金券。

洛濱執意要見姚莫婉,當場為難姚莫婉,看出姚莫婉來著不善,但夜鴻弈極力維護。洛濱只好找淑妃問清楚,淑妃和盤托出。洛濱聽後憂心忡忡,擔心大褚基業毀於一旦,他即可面見夜鴻弈,說出姚莫婉的不軌之心,一是為了給姚莫心報仇,二是為了幫助夜君清,請求夜鴻弈即刻誅殺姚莫婉。夜鴻弈聽後不相信,認為是淑妃嚼舌根,顛倒是非。洛濱的話刺激到夜鴻弈,斥責夜鴻弈不辨是非。夜鴻弈扔下手中的免死金券,認為洛濱比淑妃更用得著。

這些話被殷雪聽到,姚莫婉認為洛濱處處針對自己,不可以留在宮中,於是讓殷雪散步洛濱和太后的謠言,好讓誅心之論逼走洛濱。但洛濱征戰殺場,老奸巨猾,早已識破姚莫婉的計謀,命人到關雎宮劫走姚莫婉。夜鴻弈得知後大怒,要求嚴防各個關卡,並死守天牢,防止洛濱劫獄。

 

第23集夜鴻弈親手毒死生父洛濱,夜君清被設局出征攻打南域

洛濱找人挾持姚莫婉,沒想到姚莫婉非常淡定,令洛濱刮目相看。洛濱感歎,此等聰明才智不能為大褚所用,所以要殺掉姚莫婉。但實際並非如此,他只是利用挾持姚莫婉,讓夜鴻弈派鐵血軍團尋她,這樣可以讓洛濱有營救淑妃的時間,這一切早已被姚莫婉看透。姚莫婉提醒洛濱,他的功高蓋主早已讓夜鴻弈忌憚,只等洛濱犯錯。而此時,夜鴻弈早已安排千面在天牢設下埋伏,洛濱手下晉成身負重傷身亡。洛濱非常憤怒,拔出劍指向姚莫婉,被夜君清等人攔住。姚莫婉將此等功勞奉送給千面,夜鴻弈重重嘉獎千面。

夜鴻弈果然猜忌心重,抓住洛濱後打算降他一死,以此來鞏固自己的皇權。洛濱表示,只要有利於夜鴻弈鞏固皇權,他都可以去做,但唯獨夜鴻弈不能殺自己,弒父乃大不韙。早年間,洛濱和夜鴻弈的生母曉容相愛,但受職責所在,先帝讓洛濱出征,然後橫刀奪愛娶了曉容,但沒想到,曉容肚子裡早已懷了洛濱的骨肉。為了隱瞞秘密,曉容只能讓夜鴻弈以皇子的身份生存。

夜鴻弈不敢相信,他不能接受這個事實,他一直以為自己是正統皇室血脈。想起曾經兒時,曉容讓他時刻警惕,不可以將自己身上有紅色胎記一事告訴任何人,而洛濱身上正有這樣一塊家族遺傳胎記。夜鴻弈感到恐懼不安,情緒失態,殷雪在屋頂已經偷聽到這一切。

姚莫婉本以為自己有意編排曉容和洛濱的關係,可以刺激洛濱讓他離開皇宮,沒想到歪打正著,洛濱和曉容真的有一段孽緣。得知證據就在兩人手臂上的紅色胎記,姚莫婉打算利用宮中的流言蜚語,以及夜鴻弈與洛濱的關係,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福,逼夜鴻弈做出選擇。

皇宮流言傳的沸沸揚揚,夜鴻弈心中難安,但他不能就此殺了洛濱,而是強制打壓宮中流言,一旦發現則被賜死。殷雪請示姚莫婉下一步舉動,姚莫婉打算按兵不動,繼續監視夜鴻弈。夜鴻弈帶洛濱到曉容靈堂,洛濱向曉容傾訴。夜鴻弈假裝哭訴,為了保證自己的皇位不受到威脅,喊了洛濱父親,遞給洛濱一杯酒。洛濱激動萬分,痛飲下酒杯後口吐鮮血。臨死之前,洛濱提醒夜鴻弈,一定要除掉夜君清,因為夜君清才擁有正統皇室血脈。

夜鴻弈內心難以平靜,自己親手殺了生父,目的就是為了保住皇權,不管是至親至愛,只要威脅到自己的皇位,就會一一除掉。姚莫婉假裝可憐,故意打聽洛濱消息,夜鴻弈欺騙她,自己安排洛濱回老家了。

南域屢次進犯大褚,將士們都很擔憂,希望夜鴻弈派兵增援邊界,朝堂大臣附議讓夜君清率兵出征,夜鴻弈卻打算自己親自出征鼓舞人心,讓夜君清率前哨軍隨軍出征。不料,軍情警報,榆林關被南域軍圍困,急需救援,夜鴻弈派夜君清出征,設局讓他為大褚解圍後除之。

 

第24集寒錦衣楚漠北千里支援,夜鴻弈下令處死夜君清

連城剛剛戰敗兵力薄弱,千面提議主動出擊,攻打南域措手不及。姚莫婉不同意,認為如若再次發動進攻,遭殃的只能是連成百姓,請求夜鴻弈讓自己出面去跟南域和談,一是降低南域人的堤防,而是可以減少大褚軍隊傷亡。夜鴻弈派一支精銳軍隊陪同姚莫婉前去和談。

千面讓人假傳軍情,夜君清以為姚莫婉真的孤身前往連城和談,拚命衝入連城。得知姚莫婉已被南域將軍千刀萬剮,情緒激動下手刃南域將軍。卻沒想到,南域將軍早已同意投降,夜君清被夜鴻弈算計。連城突發鼠疫,糧草供應不足,夜君清心繫百姓,看到一個小姑娘失去母親,夜君清為了救她受傷感染到鼠疫。

姚莫婉聽說夜君清被困連城,請求夜鴻弈派兵支援。夜鴻弈早已對夜君清起了殺心,正想利用假消息除掉夜君清,不管姚莫婉如何懇求,夜鴻弈都不答應派兵支援,還讓姚莫婉從此不要過問軍中之事。夜君清知道自己中計,但還不到殊死一搏時候,恰巧自己鼠疫發作暈倒。

正當姚莫婉和夜鴻弈爭執不休時,前方軍情傳報,夜君清大敗南域不幸殉國,姚莫婉聽到這個消息悲痛萬分,私自騎馬趕到連城,看到夜君清躺在床上,不顧一切抱住他。夜君清看到姚莫婉在面前,擔心她被自己傳染,拚命趕她走,姚莫婉親吻夜鴻弈,表示自己要和夜君清同生共死。

危難關頭,夜鴻弈得知夜君清並未殉國,故意不增派救援。南域軍隊在連城外叫囂,如果夜君清不投降,將會血洗連城。姚莫婉表示要主動出擊,不能坐以待斃,打算請求萬皇城城主寒錦衣和大曙太子楚漠北支援。

原來,姚莫心在世的時候,曾與楚漠北交好。姚莫心憑借自己的聰明伶俐,讓楚漠北心服口服,臨別之際,楚漠北贈予姚莫心一枚金幣,表示如姚莫心遇難,楚漠北定會幫其解圍。儘管手下勸楚漠北不要干預大褚和南域的事情,但楚漠北要還人情,表示這件事一定要幫助。

南域已經濱臨城下,使用火藥噴擊垮連城城門。夜君清病情還為恢復想要迎戰,被姚莫婉阻攔。夜君清只好打暈姚莫婉,帶領眾將士拚死守護連城。連城硝煙四起,大褚將士死傷慘重,夜君清領著剩餘的將士衝出重圍,決定決一死戰。寒錦衣和楚漠北左右夾擊南域,讓南域腹背受敵。夜鴻弈得知這個剷除計劃失敗,只能派兵增援連城,否則落人口實。

姚莫婉找到治療鼠疫的藥草,夜君清一直昏迷不醒,寒錦衣連夜尋找藥草。夜鴻弈趕到連城,看到姚莫婉和夜君清在一起,非常憤怒,想要治罪於夜君清,還指責姚莫婉與夜君清不清不楚。夜鴻弈可以放過姚莫婉,但絕不放過夜君清,打算三日後公開問斬,治他不顧軍中王法之罪。但沒想到,連城戰士多數身感鼠疫,千面表示,如若不趕緊治療,恐怕會危及軍中將士。

第25集段婷婷自願和親救下夜君清,夜君清中蠱清醒後得知莫婉就是莫心

連城疫病沒有得到控制,夜鴻弈下令活燒身染疫病的將士,姚莫婉知道後情緒激動,斥責夜鴻弈麻木不仁,非明君所為,嘶聲大喊後暈厥倒地。夜鴻弈著急,送姚莫婉到營帳休息,苦訴自己內心並非冰冷無情,而是沒有辦法,如若不燒,還會有更多將士和百姓可能被感染。難受之餘,夜鴻弈想起洛濱臨終的警告,要想成帝王者,必須戒掉任何情感,心如刀尖。而自己一番苦心,只為保全大褚江山和黎明百姓,如果要被詬病為惡人,他寧願做這樣的惡人。

三日已到,夜鴻弈公開處刑夜君清,賜予毒酒一杯,與之告別。夜君清心有不甘,明白夜鴻弈一心想置自己死地,他端起酒杯,灑在地上,眼神中透露出堅定和埋怨。夜鴻弈以夜君清違反軍紀為由,公開斬首,時辰已到,準備行刑時,將士們懇請夜鴻弈三思。夜鴻弈更加氣憤,軍中將士居然都向著夜君清,傳令如若再有求情,將按照違反軍令處置。

段婷婷和唅月公主及時趕到,表示南域要與大褚議和,用聯姻方式請求和親。段婷婷表示,不管夜君清現在是什麼境地,自己此生非夜君清不嫁。段婷婷聽說夜君清違抗軍令將被賜死,以死相逼,才讓南域國王寫下和親文書。南域國王為了幫助段婷婷,決定割讓十所城池給大褚,作為議和條件,夜鴻弈想要擴大疆土,必定會動心。果然,夜鴻弈看過南域求和文書後,很不情願放走夜君清,饒他不死。在段婷婷的強烈要求下,夜鴻弈下旨擇三日內,讓兩人在軍中成婚,姚莫婉看到這一切,心如刀絞。

夜君清感謝段婷婷,段婷婷摘下自己的項鏈送個夜君清,表示這是家鄉習俗送給心儀男子,夜君清拒絕,自己一生摯愛只有姚莫婉,恐怕會辜負段婷婷的情義。唅月公主找姚莫婉談心,得知姚莫婉處處被監視,沒想到夜鴻弈手段殘忍,令人震驚,提醒姚莫婉務必小心謹慎。姚莫婉提出想要再見夜君清好好道別。

段婷婷為了得到夜君清,下了南域蠱毒,夜君清中蠱後對段婷婷情深似海,似乎忘記了姚莫婉。姚莫婉不知道夜君清為何推開自己,傷心欲絕。寒錦衣得知後,非常生氣,質問夜君清何為變心,傷害姚莫婉。夜君清反駁幾句後,兩人不歡而散。夜君清看到腰帶的玉珮,突然一陣眩暈。

姚素鸞到天牢諷刺淑妃,故意告知淑妃,夜君清成婚喜訊。淑妃心灰意冷,毫無生存意義,傷心欲絕痛哭流涕,換上新衣後裹上白布自盡於天牢,臨走前,表示下輩子還會繼續愛夜君清。

段婷婷沉浸在大婚喜事中,穿上嫁妝,內心歡喜。沒想到夜君清看著玉珮發呆,遲遲沒來掀起段婷婷的蓋頭。段婷婷一怒之下,搶過玉珮後摔碎在桌上,夜君清頭疼欲裂,想起玉珮來自姚莫心,而婚前姚莫婉曾說過與姚莫心一樣的話。

 

第26集戰亂導致百姓流離失所,流寇綁走姚莫婉威脅夜鴻弈

夜君清跑出營帳,天色已黑,瓢潑大雨,他不顧一切尋找姚莫婉。段婷婷穿著嫁衣,追著夜君清。夜君清找到姚莫婉,一口認定她就是姚莫心,抱住姚莫婉想要帶她遠走高飛。姚莫婉回憶段婷婷說的話,知道此時不能讓夜君清分心,於是打了夜君清一巴掌,讓他清醒,提醒他,現在的大褚江山已經水深火熱,夜君清不能如此自私不顧後果。夜君清瞬間清醒,在江山和美人之間,在百姓與生命之間難以抉擇。夜君清發瘋一樣在雨中大吼,蠱毒解除,段婷婷從此沒有再愛的能力。

因為長期的戰亂,百姓生活艱難,流離失所,疫病纏身,逃難過程中早已渾身傷痕纍纍。夜君清雖然清醒,但為了大褚黎明百姓,選擇接受這段聯姻。南域國王提醒夜君清,他的性命是段婷婷保全下來,希望他好好照顧段婷婷,如若辜負,將讓夜君清付出代價。

逃難百姓經過軍營,有個小孩忍不住飢餓,偷吃將士紅薯被發現,差點被將士毆打,幸好姚莫婉及時制止。姚莫婉匆忙趕到營帳,看到夜鴻弈桌上魚肉遍佈,懇請他能開倉賑民,照顧流離失所的百姓。夜鴻弈嘲笑,表示現在災禍年年,難民數目眾多,如若開倉救濟,國庫將會受到動盪,興許有不安黨羽混及其中對大褚不利,最好的辦法就是將難民遷至了無人煙的莽原地帶。姚莫婉情緒激動,認為此舉和殺人無區別,警告夜鴻弈忠言逆耳。夜鴻弈聽後大怒,讓姚莫婉面壁思過不得干涉朝政。

夜君清懇請夜鴻弈不可放棄難民,恐怕會引起眾怒。千面稟告,大量難民淪為流寇,燒殺搶掠,周圍村莊無一倖免,夜鴻弈讓千面抓住流寇,就地處罰。夜鴻弈迴鑾會途徑祁城,姚莫婉看到城中四處難民流散,表示自己不能視而不見,悄悄出門為難民治療。夜鴻弈看到偷偷跟在其後,看到姚莫婉施針手法極像姚莫心,肯定姚莫婉就是姚莫心,姚莫婉不承認。兩人拉扯中,被夜鴻弈看見,幸好段婷婷幫忙打掩護,但夜鴻弈內心還是極為不爽。

傍晚,姚莫婉主動感謝段婷婷出手搭救,段婷婷一切都是為了夜君清,表示並不稀奇姚莫婉的感謝。姚莫婉回房途中,聽到門外難民求救,決定悄悄溜出來幫難民治病,途經巷子時,碰見一群流寇將她圍困,難民為了保住性命不敢聲張。夜君清一大早就四處打聽姚莫婉下落,流寇劫持住姚莫婉,想要逼迫夜鴻弈開倉賑民,殷雪本可以救走姚莫婉,但姚莫婉表示自己必須留下。姚莫婉跟流寇首領流沙打賭,看夜鴻弈能不能救她。

夜鴻弈得知後,集結大批軍隊兵臨城下,看見流沙將姚莫婉作為人質,捆綁在城樓,拿刀相逼。流沙放言,讓夜鴻弈趕緊開倉放糧,否則會殺掉姚莫婉,夜鴻弈猶豫萬分。

 

第27集流寇首領誓死追隨姚莫婉,莫婉君清使用苦肉計終於相認

夜鴻弈很不爽流寇威脅他,不顧姚莫婉的性命,下令萬箭齊發,幸好姚莫婉早已準備,提前安排了機關,才讓流沙和自己得以逃脫。流沙願賭服輸,任憑姚莫婉差遣,姚莫婉給流沙一封手信,讓他帶著大伙去莽原第一商號旌姚號,表示日後有人會過去統領他們練武。

千面查看城樓,全是流寇佈置的稻草假人,沒有姚莫婉的蹤跡。突然,姚莫婉隻身出現,夜鴻弈驚訝她為何安然無恙,姚莫婉找了托詞瞞過夜鴻弈,而她自己深切知道,夜鴻弈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性命,只在乎江山。雖然姚莫婉回到宮中,但她卻感到非常陌生。

姚素鸞得知夜鴻弈回來,假裝在佛堂抄經念佛,裝作很虛弱的樣子,令夜鴻弈心疼。從太監口中得知,淑妃在夜君清大婚大日在天牢自盡,姚莫婉咬緊牙關,裝作平淡無奇,汀月也看不慣姚素鸞,彩瑩也不知為何死去。姚莫婉更加堅定自己的復仇想法,看透了皇宮一切勾心鬥角,變得無情。

段婷婷看著手中的鐲子,奴婢插嘴,認為夜君清不應該分房睡覺,也替段婷婷感到委屈。段婷婷看到王府如此冷清,將自己陪嫁的首飾盒交給管家,讓他出去採辦點物品,多找幾個傭人,想讓王府熱鬧活躍起來。

夜鴻弈讓千面監視夜君清,打聽他最近的近況,夜君清除了在王府呆著就是陪伴段婷婷。夜君清一人給自己手臂傷口上藥,段婷婷送來南域的金創藥,表示自己應該做妻子的責任。夜君清想開口說兩人成親是假,被段婷婷攔住。突然,千面到門外監視兩人,被夜君清察覺。為了防止傷口暴露讓夜鴻弈懷疑,夜君清反過來將段婷婷按在榻上。等千面走後,夜君清提醒段婷婷,如果發現王府異常也要裝作毫不知情,夜鴻弈肯定還會佈置更多人到府上監視自己。段婷婷不明白夜鴻弈為何緊緊相逼,她知道夜君清從頭到尾心裡只有姚莫婉,拿出和離書,決定成全夜君清和姚莫婉。等夜君清在和離書上簽字,段婷婷終於放下。

夜君清知道夜鴻弈不會放過自己,讓奔雷通知各邊關將士,如今是時候練兵討伐了。所有軍隊集結完畢,只等夜君清發號施令。夜君清讓奔雷送信給姚莫婉,信上是秘密暗語,落在旁人手裡不會有任何異常。但夜鴻弈曾經看到姚莫心也有這樣的數字暗語,認為姚莫婉背著自己與夜君清私會。他故意給兩邊放下密函,相約在東北角偏殿,等姚莫婉到了偏殿,才發現自己中計。而夜鴻弈早已集結軍隊在偏殿門外等候,為了避開夜鴻弈懷疑,姚莫婉和夜君清演了一出苦肉計,兩人用暗語終於相認。

夜鴻弈聽到殿裡的爭吵聲,踢開門後發現夜君清滿身是血倒在地上,姚莫婉手拿匕首,一口咬定曾經殺害姚莫心的就是夜君清,還質疑夜鴻弈對姚莫心的感情。夜鴻弈滿臉憤怒,甩袖而去。

 

第28集夜君清幫助百姓平反冤案,姚素鸞設局想拉姚莫婉下水

夜君清身受重傷,夜鴻弈過來看望,太醫表示還不能脫離性命之憂。夜鴻弈還是懷疑夜君清的傷口,不曾想手臂的劍傷早已被夜君清燙傷覆蓋,而被姚莫婉刺中的那一刀,也的確是要性命的位置。

姚莫婉狠下心,決定邁開一步。她聯繫寒錦衣,讓他把之前盜取的九龍杯裡的藏寶圖地址找到,以便日後可以充當軍費。而寒錦衣擔心夜鴻弈眼線遍佈各地,兩人無法安全脫身,姚莫婉認為眼下時機還不足,朝廷之中還有許多不和之人,她要想辦法招用賢才,在關鍵時刻可以挑起戰爭。

夜君清受傷這段時間,段婷婷細心照顧,有了和離書,兩人的關係也沒有以前那麼尷尬。奔雷和汀月還有寒錦衣探望夜君清,夜君清和寒錦衣戲弄奔雷和汀月,兩人之間產生的戀愛酸臭味讓寒錦衣有點難受,夜君清讓奔雷陪著汀月去姚府祭拜莫離。兩人在經過集市的時候,汀月看到街上賣的兔子特別可愛,奔雷想給她買下來,汀月卻說沒地方養,然後走了,卻遲遲沒見到奔雷,以為奔雷去給她買兔子了。結果奔雷帶過來一隻烤兔,把汀月嚇一跳,責怪奔雷不該吃可愛的兔兔。

夜君清決定思變,曾經自己釋放權力,卻遭到夜鴻弈步步緊逼,也三番五次陷入危險,幸得保全性命,是時候該為百姓著想了。姚相和汀月等人祭拜完莫離後,回府途中,遇到一幫士兵搶佔良田,欺負百姓。姚相看不過去,出面制止了士兵。士兵不服,回去就告訴李隨,李隨命人逮捕百姓,還把他們稱為亂民,其中一個百姓王氏鬧的最凶,被他們殺害。姚相反被桓橫參了一本,夜鴻弈指責姚相,正直災年國庫空虛,姚相竟然幫助亂民對抗軍國策,縱容亂民,非常氣憤。

夜鴻弈下令讓夜君清和桓橫出面查清事實,夜君清知道這是一個局,如果鎮壓百姓成功,會被百姓所唾罵,如果沒有鎮壓百姓,夜鴻弈也可以以此為借口將夜君清判罪。夜君清讓千面查清楚士兵的真正死因。

百姓聚眾將軍府,要求放人,夜君清決定公開審理此案,讓大家心服口服。李隨拿出亂民與軍中籤訂的協議,只認亂民對抗軍國策,王氏還殺害一名士兵罪可當誅。王氏母親喊冤,夜君清事先查出真相,讓李隨百口莫辯。桓橫知道自己沒有明辨是非,表示歉意。夜君清要求釋放百姓,歸還良田,深得人心。

姚素鸞猜測姚莫婉有不軌之心,決定利用采妃對付姚莫婉,她派人故意散佈俊休寫的詩,讓采妃聽見,采妃以為是俊休約她,匆忙到御花園等候。姚莫婉聽聞夜鴻弈也會去御花園,擔心采妃的事情會被發現,當她趕去御花園準備拉走采妃時,夜鴻弈和姚素鸞出現在面前。姚素鸞煽風點火,惹得夜鴻弈猜測,夜鴻弈看到俊休寫的藏頭詩,沒想到他竟然放過兩人。

 

第29集夜鴻弈處處動下殺機,采妃俊休皆死裡逃生

姚素鸞繼續在夜鴻弈面前煽風點火,假裝問夜鴻弈的想法。夜鴻弈表示桓橫在朝廷中頗有威望,如果采妃出現問題,擔心會亂了朝政。姚素鸞拿姚莫婉和夜君清的曖昧關係刺激夜鴻弈,家不平何以平天下,如果不給他們點顏色,恐怕會折損夜鴻弈皇家的顏面。

夜鴻弈叫來俊休,故意派他出去執行任務,實際是命人用毒箭刺傷俊休,將他踢入懸崖。等千面確認俊休已死信息,夜鴻弈又故意告知采妃,假裝表示等俊休執行完任務回來,就放采妃出宮和俊休團聚。采妃傷心欲絕,心如死灰,喝下夜鴻弈命人熬製的蓮子羹。

幸好姚莫婉及時發現,讓夜君清在關鍵時刻救下俊休,他提前給刺殺的人寫了密信,要他手下留情,保住俊休一命。姚莫婉得知俊休還活著,加上俊休送給采妃的劍穗,她想趕緊把俊休活著的消息告訴采妃,沒想到夜鴻弈突然駕到,姚莫婉只能用下棋與夜鴻弈周旋,夜鴻弈故意提到俊休死亡的消息,而采妃已經知道這個消息。姚莫婉強忍難受,假裝故作正定,但事情緊急,她找理由不想跟夜鴻弈去御花園散步,趕到采妃宮中已經來晚了。

采妃喝下那碗蓮子羹中毒身亡,夜鴻弈心性成魔,容不下自己的妃子和別人有染,還涉及朝中局勢,所以早就對采妃和俊休起了殺心,好製造采妃心如死灰自盡現象。俊休從王府丫鬟口中聽到采妃去世消息後,一蹶不振,喝酒麻木自己發洩心情,他責怪自己沒有保護好采妃。奔雷擔心俊休這樣會傷害身體,殷雪及時趕到,告知采妃並沒有死。

原來,姚莫婉及時趕到采妃宮中時,采妃服下毒藥只有一刻鐘,毒素並未侵犯五臟六腑,她拿出銀針紮在采妃頭部,將其體內毒素逼出。為了瞞過夜鴻弈,讓采妃繼續裝作身亡樣子,等出殯送棺的時候將她放出來,讓采妃和俊休團聚。

桓橫並不知道真實情況,以為采妃就這樣殉情,痛苦萬分。夜君清安排師法團給采妃做法事,將俊休安排混入其中,將采妃調換出來。姚莫婉悄悄暗示桓橫,采妃並沒有死,準備出殯的時候,姚素鸞突然進來非要開棺驗屍,認為采妃之死另有隱情。采妃的奴婢彩燕為了阻止姚素鸞開棺,一頭撞在棺材上身亡。姚莫婉痛斥姚素鸞對采妃不敬,又逼死宮女,姚素鸞慌張不想把事情鬧大只能就此作罷。

千面讓人到太醫院取金芝散,到桓橫府上,姚莫婉知道後,擔心桓橫裝病之事被發現後果不堪設想。千面拿出金芝散讓桓橫服下,如果是身體抱恙的人服用會有健全效果,但如果身體健康的人服用後,會是一種難解之毒。桓橫本想拒絕,但夜鴻弈傳令必須要桓橫立即服用此藥,桓橫一口喝下,立即讓人送客。千面指出桓橫是否有意隱瞞病情,但奈何不了桓橫,只能離開。幸好姚莫婉及時讓夜君清送上解藥,才保住桓橫的性命。

 

第30集姚莫婉安頓邊關將士準備起兵,姚素鸞私穿皇后禮服惹鴻弈大怒

千面監視桓橫,向夜鴻弈稟告,桓橫利用壽宴大肆拉攏達官貴人和朝中重臣,恐怕別有用心。夜鴻弈咬牙切齒,認為桓橫明目張膽結黨營私,要去壽宴一探究竟。姚相冒著生命危險參加壽宴,桓橫感激不盡,正要感謝姚莫婉相救之事,夜鴻弈來了。諸位大臣惶恐,氣氛凝重,夜鴻弈訓斥桓橫,今天根本就不是他的生辰,何來壽宴一事。姚相上前幫忙求情,表示今日壽宴實則是為了追思采妃。夜鴻弈根本不相信,怒火沖天,興師問罪,準備將參加壽宴的大臣逐一發落。桓橫懇求夜鴻弈放過其他人,夜鴻弈疑心重重,下令不許私下聚會,結黨營私,否則將重重處罰。

半夜,桓橫被罰去邊關覆命的路上,軍隊在山裡安營紮寨,被夜鴻弈安排的同僚設下埋伏將其圍困,桓橫沒有想到,出賣自己的竟然是徒弟韋奇,他希望韋奇明辨是非,不要盲目跟從,多問問內心。俊休帶人趕到,救走桓橫,韋奇為報恩施土關係,劃傷腿部讓桓橫輕易離開。桓橫來到莽原與采妃相聚,姚莫婉早已留有書信,希望桓橫將旌姚號的人加以軍隊訓練,以便日後上陣殺敵所用。

夜鴻弈有所察覺,想起夜君清推薦桓橫去邊關處理流寇,姚莫婉也提出了同樣的建議,甚是可疑。他深夜召集夜君清,說起桓橫到邊關處理流寇一事,路上竟然失蹤,懷疑韋奇是故意放走桓橫,串通一氣欺騙他。夜君清假裝不知道,正定自若,表示不宜早早將韋奇和桓橫定為亂臣。等夜君清走後,夜鴻弈要求千面秘密調查此事,將韋奇嚴加拷問。

姚素鸞看夜鴻弈眉頭緊鎖,提到桓橫一事,故意說姚府與桓府走得很近,引得夜鴻弈再次猜疑是姚莫婉在其中牽線搭橋,他命人將姚府和朝中重臣監視起來,決定徹查。

姚府為了護全姚莫婉,免去夜鴻弈對她的疑心,故意讓管家以自己的名義送信到宮中。夜鴻弈看到信後大怒,將姚府關入大牢嚴刑拷打。姚莫婉到天牢看到此番場景,表示一定會救出姚相,姚相在生死關頭,希望能保護姚莫婉周全。姚莫婉懇請夜鴻弈放過姚相,向他坦白桓橫一事是自己所為。

殷雪來到王府請夜君清幫忙,姚莫婉被夜鴻弈軟禁宮中,恰巧劉公公奉夜鴻弈之命,讓夜君清馬上到宮中,段婷婷勸夜君清謹慎,夜君清擔心姚莫婉安危,明知是場鴻門宴,可能有去無回,但他執意要去。

姚素鸞知道姚莫婉犯下後宮干政大罪性命堪憂,私自穿上皇后的禮服,想要搶回屬於自己的位置。但沒想到姚相替姚莫婉頂罪,心存一絲良心的姚素鸞沒來得及換衣服就去找夜鴻弈。姚莫婉再三懇求夜鴻弈放過姚相,夜鴻弈拿出匕首,如果姚莫婉親自殺死夜君清就放姚相。兩人終於攤牌,反目成仇。夜鴻弈喪心病狂,看到姚素鸞穿著皇后的衣服勃然大怒。

 

第31集歹人追殺段婷婷墜崖身亡,夜君清姚莫婉遭逝魂陷害

姚素鸞穿著皇后的紅袍,惹怒夜鴻弈,他拿劍架在姚素鸞脖子上,姚素鸞心灰意冷,嘲諷自己的愛如此卑微。夜鴻弈要在場所有人死,千面差點傷到夜君清,幸好奔雷等人及時趕到,姚素鸞為了夜鴻弈,不惜用自己的身體替他擋了一劍,臨終前吐露心扉,自己的愛太累,含恨而終。夜鴻弈這才感覺到姚素鸞的重要,抱著她痛哭不已,表示要封姚素鸞為後。姚相為了讓姚莫婉等人順利離開,用自己的身體擋住大門。

夜君清和姚莫婉等人一路奔向城門,不料遇到一群將士擋在大門。正當夜君清拔劍而出時,將士統領敬佩夜君清的所作所為,表示所有士兵和家人曾受到夜君清的幫助,立馬讓開一條大道,等夜君清等人通過後,與千面追來的兵隊廝殺起來。

夜君清和姚莫婉等人來到莽原,以為萬事俱全,只欠東風,卻不曾想夜鴻弈曾經安插了一個叫逝魂的人。流沙聽聞要再行戰事,非常不情願,當眾駁回夜君清,認為他帶有權貴的嘴臉,自己沒法跟兄弟們解釋。夜君清立誓,如果自己沒有造福百姓,可任憑流沙處置,希望他能詳細和支持自己。

逝魂跟夜君清有著深仇大恨,夜鴻弈派人給他傳信要加以利用,逝魂咬牙切齒。流沙準備好了武器和糧食,可以隨時出征。夜君清表示以自己現在的實力還無法與大褚相抗衡,擔心夜鴻弈會挾持南域與自己對抗。寒錦衣提議先找到南域,搶先大褚一步。夜君清認為有大褚百姓的支持,是他們的優勢,就看南域是否明白聯弱抗強的道理。如果想要打贏大褚,還學要借助莽原和南域的軍隊。恰巧,段婷婷和汀月趕到,提議先去南域,可以說服南域國王幫夜君清。

夜君清權衡考慮,只安排了一小隊兵護送自己到南域。但經過山林的時候,遇到迷路不知前方路況,夜君清、姚莫婉和段婷婷三人先去探路,被歹人安排的老頭亂指了方向,三人進入圈套,遭到逝魂等人追殺,追到懸崖斷橋處時,姚莫婉腳扭傷,夜君清在護著姚莫婉的同時,段婷婷為了讓兩人平安過橋,用身體擋住飛劍,同時砍斷斷橋,與歹人一起掉入懸崖。

逝魂利用這一點,提前帶著段婷婷的屍體回到南域,在南域國王面前顛倒是非,說是夜君清和姚莫婉挾持段婷婷,想讓南域國王出兵,在被大褚士兵追殺過程中,段婷婷墜崖身亡。南域國王因傷心過度,輕信逝魂所言,發誓要讓夜君清和姚莫婉二人血債血償。

夜君清痛失段婷婷,差點頹廢。姚莫婉鼓勵夜君清趕緊振作,走出樹林,去南域尋求幫助,夜君清為段婷婷立了一塊小碑,繼續往前尋找出路。奔雷打聽到南域國王已經得知此事,姚莫婉認為當務之急是要向南域國王解釋。夜君清趁姚莫婉睡著,只身前往南域。

 

第32集姚莫婉受酷刑救下夜君清,楚漠北出兵向莽原義軍開戰

翌日,姚莫婉醒來後,知道夜君清單獨去南域求援,而大褚鐵血軍團已經追上姚莫婉等人。南域國王百般刁難夜君清,認定夜君清和姚莫婉害死段婷婷,除非夜君清死。夜君清認為只要能放過姚莫婉,又得到南域支援,死不足惜,毫不猶豫喝下毒藥。頓時,夜君清飽受蝕骨之痛,口吐鮮血。南域國王下令將夜君清懸掛在城門,讓其自生自滅。

姚莫婉得知後,只讓殷雪護送自己到南域,命奔雷守著義軍,她找到唅月,希望能救下夜君清。唅月相信姚莫婉和夜君清,但南域國王受人蠱惑,一時沒人能說服,自己安排的丫鬟也被殺害死無對證。姚莫婉裝扮成唅月的丫鬟見到夜君清,但夜君清身中絕命之毒,暫時無人能解。夜君清讓姚莫婉一定要帶兄弟和黎明百姓脫離苦海。

姚莫婉隻身面見南域國王,拿出段婷婷生前寫的和離書,但南域國王說什麼夜不相信姚莫婉,認為夜君清和姚莫婉暗通款曲已成事實,讓段婷婷受到委屈。儘管唅月出面求證,南域國王也不打算放過夜君清和姚莫婉二人。姚莫婉再三懇求,南域國王讓她通過三門關,才有資格和他談條件。

第一關則是棍仗之痛,姚莫婉被打的滿身是血;第二關又割腕放血,姚莫婉表示自己沒有殺害段婷婷;第三關是將其放入水中。縱使姚莫婉受到南域殘酷刑法,也沒有承認自己沒有做過的事情。南域國王明知道二人是清白的,但心中喪女之痛難以平憤,只想讓他們受到更多的痛苦。唅月看不過去,向南域國王求情。

姚莫婉經歷酷刑折磨後,身受重傷,必須即刻醫治。南域國王雖然放過姚莫婉,但要求她三日之內必須找到殺害段婷婷真兇,否則就不給夜君清解毒。寒錦衣看到憔悴的姚莫婉心生憐惜,親自熬藥照顧她。

姚莫婉知道鐵血軍團的目標是她,準備將計就計,主動出擊。逝魂得知姚莫婉被南域國王流放邊境為奴,準備在其必經之路將其斬殺。果然,逝魂中計,被姚莫婉抓住,終於抓到殺害段婷婷的兇手。南域國王看到逝魂就來氣,將其一劍斃命。

南域國王為夜君清解毒,夜君清請求南域國王兌現諾言,但南域國王擔心,如若域大褚交戰,恐會殃及南域黎明百姓。夜君清表示不會為難南域,而南域國王也要手刃幕後主使夜鴻弈,答應派兵支援義軍。

夜鴻弈得知夜君清和姚莫婉已經得到南域支援,打算搶先一步。夜君清準備再聯合大曙,三軍會和一起討伐大褚。但大曙軍隊突然進攻莽原,楚漠北親自帶頭。原來,楚漠北父親突然下令讓其與義軍為敵,令人百思不解。楚漠北給夜君清一封密信,約其樹林相見。夜君清不明白為何大曙咄咄逼人,偷襲不成還暗中相逼。楚漠北非常氣憤,似乎兩人之間有什麼誤會。

 

第33集大曙派兵圍攻莽原義軍,姚莫婉答應嫁給楚漠北

夜君清和姚莫婉隻身會見楚漠北,質問楚漠北為何偷襲自己的大褚義軍。楚漠北蠻橫起來,認為夜君清沒有談判的態度,放話要讓姚莫婉做大曙的太子妃,否則大曙絕不退兵。夜君清霸道回應,姚莫婉是自己的女人,誰都不能碰,哪怕是與大曙撕破臉皮。等楚漠北走後,姚莫婉認為楚漠北有這樣的要求,定是其中有誤會,夜君清醋意大發。

楚漠北已經切斷給莽原的糧食和水源,導致義軍只能以粗糧果腹。姚莫婉擔心如此下去,義軍可能撐不住反抗之日,而城中到處鬧饑荒,百姓生活在水生火熱之中,軍中的糧草庫存已經不能支撐義軍和百姓。

楚漠北在夜君清唯一的突破口也安排了重兵,擔心夜長夢多,想要速戰速決,夜君清這般死扛,加上南域隨時都會支援,楚漠北父命難違。但父王要求只能娶到姚莫婉救退兵,他命人攻城之後定要護住姚莫婉的性命。

桓橫表示,目前軍中的情況對抗大曙是沒有任何勝算,如果偷襲,則要將百姓留下,但唯一可以突圍的山谷水路已被大曙封鎖,姚莫婉茶飯不思。突然一民婦喊冤,流沙的兄弟為了搶糧殺害了她的兒子。夜君清要嚴懲不怠,殺一儆百,流沙向姚莫婉求情,但姚莫婉也認為這些匪氣必須除,否則無法成大器。流沙親手處決了兄弟,憤怒離開。

夜君清準備和大曙決一死戰,不管姚莫婉怎麼勸告。姚莫婉隻身來到大曙軍營,要答應與大曙的婚約。夜君清得知後,還是決定開戰。這正是中了夜鴻弈的計謀,他設計希望大曙和義軍還有南域鷸蚌相爭,他好坐收漁翁之利。

夜鴻弈看著姚莫心的屍體,終於得到了九轉還魂丹藥,他一心一意愛著姚莫心,親手餵她服用丹藥,希望姚莫心能夠醒來。夜君清不接受大曙的議和,認為姚莫婉的犧牲不應該由她來獨自承受,寒錦衣提議先去大曙議和,要考慮萬千莽原和黎明百姓的性命。

大曙軍隊在莽原城樓外集結,夜君清一箭射中大曙議和使節,完全不考慮後果。楚漠北認為夜君清腦子糊塗,眼下的情況,只有議和才是最好的辦法。姚莫婉知道是自己的原因,夜君清才失去理智一意孤行,她決定親自去說服夜君清。

寒錦衣誓死追隨夜君清,夜君清準備派三百精銳兵夜襲大曙,此時,他收到姚莫婉的書信。姚莫婉勸說夜君清,希望他能先放下和自己的感情,應該為了百姓展開宏圖大業。但夜君清並不理解姚莫婉,認為她什麼事情都獨自做決定,從不與他商量。姚莫婉希望夜君清理智起來,不要因為感情而犧牲萬千百姓。

大曙國王見到姚莫婉後,讚歎她與別的女子不同,他準備利用楚漠北和姚莫婉的婚約,將南域和莽原邀請過來,簽訂盟約共同對抗大褚。夜君清再次看到姚莫婉嫁給別人,內心的悲痛和憤怒,讓他在這樣的場合只能極力壓制,還說出了違心的祝詞。

 

第34集夜鴻弈殘暴無道用百姓做肉盾,桓橫進祁城勸說被千面殘害

不料,夜君清和其他人喝下酒後,都相繼暈倒,中了軟骨散。大曙國王撕下面具,竟然是夜鴻弈,而真正的大曙國王已經被千面殺害,夜鴻弈臉上的人皮正是大曙國王的。夜鴻弈洋洋得意,認為一切盡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他要讓所有背叛他的人都生不如死。不料,夜君清等人醒來,並未中計,奔雷帶兵進入大殿圍住夜鴻弈和千面的鐵血軍團。

姚莫婉和楚漠北早已察覺大曙國王不對勁,通過秘密查探,在其寢宮找到換皮水,猜測大曙國王已被人冒牌,而寒錦衣安排的密探所知,夜鴻弈三日未上朝,姚莫婉認為是夜鴻弈設下的鴻門宴,她和夜君清等人串通一氣,早在大曙宮中佈置好人手,準備將計就計。

夜鴻弈大笑,表示自己既然能在這裡,肯定有所準備。夜君清指責夜鴻弈殘暴無道,他根本不配執掌天下,為了天下百姓蒼生,夜君清要反抗夜鴻弈。夜鴻弈從小極度夜君清,認為父皇寵愛只有夜君清,群臣也擁戴他,他不甘心任何人與他搶江山,搶美人。雙方交戰,夜君清以一敵十,正當刺殺夜鴻弈時,奔雷扔出煙霧彈,帶夜鴻弈逃離。夜君清召集各國要領,共商對付夜鴻弈的辦法。大戰拉開帷幕,大曙、南域、莽原義軍締結盟約,組成聯軍後先後攻下大褚兩座城池,夜君清和姚莫婉作為聯軍統帥,與寒錦衣和楚漠北等人並肩作戰。

大褚城池接連失利,夜鴻弈傳令重兵圍守祁城。祁城自古乃兵家重地,易守難攻,夜君清決定安排四路人馬,從祁城的護城河兩端以及前後攻入,拿下夜鴻弈。夜鴻弈站在城樓,早已想好應對之策,將祁城百姓婦女兒童作為肉盾,想要逼夜君清等人退兵。夜鴻弈深知夜君清軟肋,夜君清猶豫是否繼續上前,兩難權衡下,姚莫婉提議撤兵。但撤兵路上,居然中了夜鴻弈的埋伏,死傷慘重,楚漠北發現大事不妙,派兵前來支援。

夜鴻弈咬牙切齒,要夜君清等人付出代價。如今的戰事對聯軍非常不利,既不能強攻,也沒有智取的法子。桓橫得知祁城駐守的將士是韋奇,決定親自前去說服。桓橫喬裝進入祁城,但早已被千面盯上。桓橫勸說韋奇,現在的情況是助紂為虐,不料離開之際被千面一刀斃命,韋奇眼睜睜看著桓橫死在自己面前,他內心開始搖蕩,痛恨夜鴻弈的暴虐無道。

楚漠北趕來向姚莫婉表示,之前的婚約是緩兵之計,希望姚莫婉不要放在心上,寒錦衣冷嘲熱諷楚漠北,認為他是擔心被姚莫婉拒絕。楚漠北不願意棒打鴛鴦,真心祝福夜君清和姚莫婉二人。

夜鴻弈下令將桓橫頭顱掛在城樓門外,屍身已經餵狗。夜君清得知後,憤怒不堪,姚莫婉也後悔自責,不應該同意讓桓橫去祁城。清醒之後,四人決定再度商量討伐夜鴻弈。

 

第35集盟軍聯合衝入大褚皇宮,汀月奔雷在姚府舉行婚禮

夜鴻弈將祁城百姓當作肉質,讓老少婦孺作為戰爭的人質將其捆綁,韋奇看到此番情景,內心感歎自己的選擇。姚莫婉因此而茶飯不思,自己的復仇走到這一步竟然連累到眾多百姓,她內心很自責,每次都做了錯誤的選擇。夜君清握住姚莫婉的手,堅信最終會為冤死亡靈報仇,他召集軍中將士,鼓舞士氣,誓死要推翻夜鴻弈的暴政。

夜鴻弈得知夜君清在安營紮寨,整頓休息,命韋奇嚴加防範。夜君清等人想要從前面攻城,楚漠北認為祁城地形複雜,加上我軍兵力和糧草供應不足,很容易被韋奇反擊。寒錦衣看不下去,提議擒賊先擒王,可以從京城入手攻打夜鴻弈片甲不留。夜君清認為此法不錯,決定讓寒錦衣配合自己,潛入京城偷襲夜鴻弈,繞過彎子拿下祁城。

深夜,寒錦衣幹掉京城守衛,帶領小部隊潛入,將被綁百姓救走。夜君清趁此拿下韋奇,勸他不要再做無謂的掙扎。韋奇表示自己一生效忠大褚,認為夜君清篡權謀反,是奇恥大辱。不料,夜鴻弈卻在關鍵時刻棄城而逃,拋下千萬將士和祁城百姓,韋奇一直還被蒙在鼓裡,但他愚昧無知,效忠錯了主子,桓橫臨死之前拜託夜君清饒韋奇一命。想到那些受苦的百姓和桓橫的死,韋奇想通了,他拿出大褚佈防圖,願意助義軍一臂之力。

有了韋奇的幫助,夜君清等人順利攻入大褚皇宮,夜鴻弈的鐵血軍團早已在門外守候,雙方交戰,盟軍士氣洶湧,闖過一關又一關,帶著千萬將士直逼夜鴻弈大殿。夜鴻弈在朝堂早已等候,誰知千面出場攻擊夜君清,卻被反噬。

夜君清說出夜鴻弈並非皇室血脈真相,而姚莫婉拿出洛濱家譜作證,大褚眾臣猶豫,夜鴻弈看到自己隱瞞的的事實敗漏,嚷嚷著要殺掉夜君清,阻止一切影響他權力地位的人。正當夜鴻弈拿劍刺向夜君清時,後面一個小兵看不慣夜鴻弈的殘暴,趁他不注意捅了他一劍。夜鴻弈倒在地上,口吐鮮血,而他手臂的紅色印記早被燙傷遮蓋住。

夜君清表示,大褚境內一切接受投降者,可接受義軍保護,所有在場的人跪下喊著肅親王萬歲。姚莫婉走到姚莫心的屍體前,她不知道叫躺著的人該是莫心還是莫婉,希望她能盡快醒來,而自己現在用著姚莫婉的身體。

夜君清突然潛入姚莫婉房間,抱著姚莫婉上床。姚莫婉問夜君清,如果有一天姚莫心還在他會怎麼選擇。夜君清表示,不管她是姚莫婉還是姚莫心,此時此刻都是自己的女人,兩人擁抱熱吻。

楚漠北跟夜君清等人告別,希望下次再見能對夜君清刮目相看。汀月終於嫁給奔雷了,姚莫婉將她視為親妹妹,在姚府置辦婚禮。夜君清悄悄抱住姚莫婉,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感覺幸福來的太快。

 

第36集夜鴻弈易容起死回生,君清莫心二人終成眷屬(結局)

奔雷回房更換婚服,眾人沉浸在幸福之中時,突然傳來汀月遇害的消息。奔雷趕到現場時,汀月早已沒有呼吸,他傷心欲絕,抱著汀月的屍體走完了婚禮的迎娶過程。汀月的死,對奔雷打擊很大,他一蹶不振。

姚莫婉噩夢驚醒,夜君清親手給她做了銀耳羹,姚莫婉咬了一口夜君清,提醒以後爭寵的人,只有自己才能對夜君清肆無忌憚,夜君清表示,就算自己當了皇上,也絕不納妃,今生今世只愛姚莫婉一人。

千面竟然沒死,還安排鐵血軍團刺殺軍中將領。夜君清根據將領死亡時間推測,猜測到整個大褚有這樣能耐的只有鐵血軍團。他將計就計,引出千面,讓千面誤以為自己是韋奇,千面不肯說出幕後主使,雙方在屋內打鬥起來。

姚莫婉來到夜君清房間,看著他畫的姚莫心畫像,略有所思。夜鴻弈易容成夜君清的臉,悄悄從後面靠近抱住姚莫婉,在她身上撫摸,按耐不住自己的情感。姚莫婉沒有察覺,還感歎他和夜君清的畫像不同之處,認為夜鴻弈實在太看重權力,沒有顧及身邊人的感覺,數落夜鴻弈最終落的身死的下場,也是他咎由自取。

夜鴻弈忍住痛很,再次抱緊姚莫婉,表示自己要得到她的慾望。姚莫婉深情相擁,表達自己內心情感,不管以前如何,今後自己只屬於夜君清。夜鴻弈聽到後咬牙切齒,但還是沒有漏出馬腳,準備刺殺姚莫婉,讓夜君清生不如死。不料,殷雪突然趕來,告知千面餘黨也被抓住,好奇為何夜君清會在此處。夜鴻弈找借口支開殷雪,讓她去天牢幫助寒錦衣。

姚莫婉想要告知夜君清事實,她帶著夜鴻弈來到姚莫心身體旁,告訴他自己的身體一直藏匿在姚莫婉身上,只是沒有告訴夜君清,害怕他一時衝動做出傷害自己的舉動。姚莫婉以為夜君清知道這個事情,沒想到眼前站著的不是夜君清,而是夜鴻弈。夜鴻弈驚訝,知道姚莫婉竟然是姚莫心,而姚莫心的身體甦醒,兩人互相用彼此的身體活在世上。

夜鴻弈越想越氣,自己竟被蒙在鼓裡,自己最心愛的姚莫心竟然欺騙自己,他掐住姚莫婉的脖子,將姚莫心打暈,無意間說出了自己的心情,將夜君清的面具摘下,露出自己就是夜鴻弈的臉。原來,之前被殺死的夜鴻弈只是真正夜鴻弈安排的替身。

夜君清看到夜鴻弈的字跡,知道姚莫婉有危險,他和寒錦衣到處找人,卻無蹤跡,但夜鴻弈留下紙條,已經挾持了姚莫婉和姚莫心,如果不來將殺掉兩人。夜鴻弈已經瘋狂,讓姚莫心將夜君清推下山崖,將刀架在姚莫婉脖子上威脅她。姚莫婉決定守護姚莫心,與夜鴻弈同歸於盡,兩人雙雙墜入山崖。

除掉夜鴻弈後,夜君清登上大褚皇位,姚莫心成了皇妃,二人經歷種種磨難和坎坷,終於有情人終成眷屬,誕下愛的結晶,共同治理大褚江山。

【圖片cr:鳳唳九天】



 
(Visited 2,483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