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陸劇 周生如故】分集劇情1~12.人物介紹~任嘉倫、白鹿*古裝愛情劇



 

周生如故》劇情講述年少成名、戰功赫赫的小南辰王周生辰,立志一生效忠國家,其嚴謹作風和謙遜為人為世人所稱道。名門崔氏獨女崔時宜出生便被指腹為婚為未來太子妃,因與王府是世交,便被長輩送到王府學藝。

 

崔時宜善良可愛、活潑聰慧的個性,在王府深得眾人喜愛,學藝精進也很快,是王府的開心果。點滴相處中,崔時宜欽佩周生辰遠大的志向和儒雅的品格,不知不覺中愛上了這位將軍。無論是守在王府等待捷報,還是與周生辰並肩作戰,崔時宜都是周生辰最堅強的後盾和最溫暖的支撐。

 

兩人情感迅速升溫,但依然發乎情止乎禮。邊關再度告急,周生辰義不容辭領兵出戰,而崔時宜卻須擔負起家族聲譽的責任與太子完婚。奮勇抗敵的周生辰意外重傷,留下給崔時宜的臨終遺言之後不治身亡。

 

周生如故




 

【相關文章】

周生如故~人物介紹、簡介(一生一世前世篇)

一生一世~人物介紹、簡介(周生如故今生篇)

 

【人物介紹】 

周生如故




 

周生辰任嘉倫

年少成名,戰功赫赫的小南辰王,立志一生報效國家,有著嚴謹的作風和謙遜的態度。

 

 

周生如故

 

崔時宜白鹿

名門崔氏獨女,出生的時候就被指腹為婚為未來太子妃,善良可愛,活潑聰慧,有著很強的個性。

 

 

 

【分集劇情】 

 

第1集漼時宜少年患失語症

白雪皚皚的冬季,一身披裘衣的女子步履款款走進院中,她名為漼時宜,乃是指腹為婚的太子妃,此次她前來內院正是受東宮的厚禮,東宮內侍傳來皇家的意思,希望漼時宜四季如意,盡早出師,進宮完婚。厚禮並不能令漼時宜展開笑顏,她半夜無法入眠行至屋頂看萬家燈火,終於等到了她心心唸唸的捷報,周生辰帶著捷報,大獲全勝平安地出現在她面前,這對於口不能言的她便是最好的禮物。

漼氏一這脈,漼時宜是唯一一個女孩,餘下的大多都是折於襁褓時,因家族權勢過盛,她尚未出生便被指腹給太子。那一年,正逢漼時宜十歲生辰,她滿心歡喜地等待阿爹歸來,母親漼文君前來催促時宜前往宴席,此次府中大辦宴席,漼文君的兄長漼廣坐於高位,時宜問起了自己阿爹的身影,漼文君只道他並不在府中,惹得時宜滿臉失望。時宜的父親七郎得罪了皇后高氏一族,皇上念在漼廣兩朝元老的份上,要求漼文君跟七郎和離,讓二人自此不再相見,可七郎卻執意要見時宜一面,漼文君也十分不捨七郎,二人多年夫妻感情豈是說離就離,漼廣怒斥漼文君,讓漼文君清醒一些,她不僅是七郎的妻子,更是漼家三娘,她該保護的應該是漼家一氏。

七郎在時宜入睡前見了時宜一面,外邊寒風凜凜,他深知這極有可能是他與時宜的最後一面。萬般不捨地見完時宜後,七郎前來見漼文君,夫妻二人情深意重,面對著這無可奈何的分別,二人依舊牽掛著彼此,為不牽連漼文君,七郎決定此生與漼文君不復相見。

次日,時宜起床後匆忙尋著找七郎,可七郎卻早已離開,漼廣前來在告訴時宜,七郎已經離開了,他拋下了這個家,以後時宜只有母親跟舅舅,不會再有父親。時宜不相信漼廣的話,她悲痛欲絕之時昏厥,醒來之後卻再也說不出話來,府中請名醫前來施針半年,時宜依舊口不能言。

宮內生變,趙騰帶來貴嬪戚真真的信件,漼廣帶著漼壽進宮,二人來到宮中確定了皇上駕崩之事,故他這一派擁戴戚嬪之子劉徽登基。如今劉徽已登基,可戚嬪卻擔憂起了周生辰此人,生怕周生辰會懷疑起劉徽的帝位是否順理成章。漼廣毫無慌張之色,只決定先按祖制送先帝出靈。

前線傳來捷報,小南辰王周生辰大獲全勝,他英姿颯爽地立於戰馬之上,滿臉少年英勇之色,軍師謝崇恭周生辰拿下此戰。其徒弟周天行跟宏曉譽準備殺生起火慶功,可周生辰卻看到了宮州來的密報,得知皇兄已駕崩。周生辰先前曾立下誓言,此生永不入中州,不入宮城,可皇兄駕崩,周生辰還是想前往中州一送,謝崇生怕宮中會懷疑起周生辰起兵謀反,周生辰卻心裡有數,他點了三千騎兵前往中州,謝崇陪同著周生辰一起。

周生辰駐兵扎守城外,漼廣生出一計,他讓宮內人逼迫著周生辰進宮,若周生辰肯進宮便能當場扶劉徽為帝,若他不肯進宮便坐實了謀反之名。周生辰如何不知宮內人的想法,他少年曾在殿中立過誓,願捨棄王姓自守西州,從此不再踏入中州半步,只不過為了見自己兄長最後一面,他還是破了誓言,且幼侄登基,人心不穩,他此舉也是想幫劉徽穩住人心。為了破了他有意起兵謀反的流言,他在殿中立下誓言,他這一生不娶妻妾,不留子嗣,也就無謀反理由。聽此,漼廣提起了時宜,想讓周生辰收了時宜為徒,好拉近皇家與漼家、南辰王府之間的關係,戚嬪大讚此意,周生辰也拒絕不得,只好應下此要求。

 

第2集周生辰收時宜為徒

皇陵前,劉徽見到一旁的周生辰,他請周生辰主持入陵,周生辰自知自己外姓不得入皇陵,劉徽卻賜予了周生辰班劍黃鉞,日後奏事不必通名,入朝不必趨行,可直通殿內。周生辰感謝劉徽厚愛,只不過這些身外之物他並不需要,故他只留給了劉徽一個背影,瀟灑策馬離去。

順昌四年,帝崩,年僅六歲的太子劉徽登基,戚嬪一行人卻想過河拆橋,先前時宜指腹為婚為太子妃,如今劉徽登基為帝,戚嬪卻不願意讓時宜為後,只立了炎武王的三子劉子行為太子,逼得漼廣收下聖旨。而戚嬪坐穩太后之位後,立馬安排心腹將高太后一門滅門。

數年後,時宜已經長成亭亭玉立的少女,她雖然口不能言,眉眼之間卻是溫柔之色,哥哥漼風知曉時宜即將前往南辰王府拜師學藝,故自請送著時宜前來西州。周生辰南征尚未歸來,漼風帶著時宜先行入住驛館,他得知了周生辰即將抵達西州,他將會在城風閱軍,故悄悄帶著時宜城上遠觀周生辰閱軍。眸光望去,時宜一眼便看到了高台的周生辰,長夜破曉,三軍齊出,狼煙為景,黃沙襲天,這便是周生辰,是家臣上千,手握七十萬大軍的小南辰王。

拜師宴,漼文君跟漼風送時宜到南辰王府,時宜上前行過拜師禮,周生辰受了時宜的拜師禮,他在府中已有十個徒弟,故他決定喚時宜為十一。這時,府中送來了賀禮,賀禮是班劍黃鉞,這次周生辰拒絕不得,只好收下此禮,並將禮物送至時宜房中。除了賀禮外,宮中還帶來畫師為時宜畫像,這張畫像將來要送到東宮的,周生辰命人將畫師跟時宜一同帶到書房。遣散廳中眾人,漼文君提起了她想留下漼壽一事,漼壽帶著兩千士兵會留在西州護時宜,且漼風也會留在西州城中隨著周生辰一同參軍。

漼文君將時宜口不能言的事情告訴周生辰,將時宜托付給周生辰後,她便與時宜道別。見時宜紅著眼睛跟母親道別,周生辰心頭生起了一抹柔軟,親自帶著時宜前往院子。半夜,照顧時宜的侍女慌張前來尋周生辰,稱時宜不見了,望族之女不見蹤跡非同凡小,周生辰只讓侍女不必慌張,他前去尋時宜。藏書樓內,周生辰尋到了時宜,他將藏書樓的鑰匙給了周生辰,當作今日的拜師禮,時宜欣喜收下了此禮。

之後,時宜每日都向周生辰行弟子晨昏禮,周生辰向來不受拘束,如今來了個望族女子的繁瑣規矩,他只受不了地讓時宜忘了這些規矩。雖然周生辰有十個徒弟,可時宜才是他第一個正經收的徒弟,他頗為頭疼想不出要教時宜什麼,在瞭解過時宜平日所學之物,他讓謝崇備琴,準備教時宜琴法。時宜隨著謝崇到琴房挑琴,她挑了一把周生辰用過的琴,名為長風。

 

第3集時宜等待周生辰捷報歸來

平秦王來到書房尋周生辰,卻意外看到了時宜,誤將時宜當成了周生辰藏的女人,直到周生辰出現,這才解開了誤會,可誤會的不止是平秦王,更是西州城的百姓跟王軍,周生辰這才知道自己做法欠妥,準備明日帶著時宜外出見見王軍。次日,周生辰帶著時宜登城牆,與時宜共同閱兵,也算正式公佈了時宜是他徒弟的身份,看著城下的萬千士兵,時宜心中澎湃,更加仰慕著身邊的周生辰。

時宜跟隨在周生辰身邊學習,這日時宜忍不住打起瞌睡,她睡著後乖巧地靠在了周生辰身上,周生辰扶著時宜,這一幕被謝崇看到,謝崇自覺躲開,周生辰解釋不清,可面對著熟睡的時宜,他只好用狐裘裹著時宜,抱她回房間睡覺。這一幕被路上的周天行跟宏曉譽看到,二人分別是時宜的二師兄跟大師姐,鳳俏不解謝時宜用狐裘裹著時宜的做法,謝雲瞬間明白這是周生辰在避嫌,男女授受不親。

次日,時宜醒過來,經婢女成喜提醒,這才知道自己昨晚竟不小心在書房睡著了。為反省自己,時宜將自己關在房間裡不吃不喝抄書,曉譽擔心時宜會餓壞了,在周生辰回來之時立馬讓周生辰去看時宜,周生辰過來開導著時宜,讓時宜先出院子吃飯。隨後,周生辰向謝崇問起了失語症一事,謝崇認為時宜的失語症病根在心,心病還得心藥醫。

宮中,劉徽私藏著旁人構陷太后的密信,此信被太后知道,她大為生氣,劉子行想為劉徽擋下過錯在,太后卻對劉子行施二十杖責之刑。杖責之刑幾乎要了劉子行的半條命,劉子行被賜為廣凌王,卻在宮中如履薄冰,他深知在宮中只有不爭不想不搶方能活命。劉徽前來看望劉子行,他為劉子行帶來了時宜的畫像,稱這是他未來的太子妃。看著眼前貌美無比的女子,劉子行心中一動。

時宜即將過生辰,宮中跟漼氏都送來賀禮,周生辰也送上了自己的賀禮,他將降軍將領的用印都送給了時宜。周生辰身為將士,他即將上戰場,可如今府中多了時宜,他只有些掛心,時宜不會武功,身子也弱,自然無法隨他們一同上戰場,故周生辰前來尋時宜,他將自己要走的事情告訴時宜,一年之內他有八九個月都會帶兵在外,時宜必須習慣。時宜知曉周生辰的重任,只叮囑著周生辰要傳來捷報,周生辰應下時宜,從此後王軍只有捷報歸來。大軍出兵當日,時宜獨自一人看著周生辰跟師兄姐離開,內心只為他們祈禱著,希望他們早日平安歸來。

時宜得知周生辰大勝歸來,她開心來到書房,卻只見到了師兄周天行。從周天行口中,時宜得知周生辰負傷在軍營,她慌張準備去軍營見周生辰,周天行奈何不過時宜,只好帶著時宜過來軍營。時宜與周生辰已有一年未見,一見周生辰,時宜忍不住紅了眼眶,而大軍還在作戰,宏譽跟漼風都有著各自的任務,時宜也準備留在了軍營中照顧周生辰,此次周生辰是中了毒箭,時宜想貼身照顧周生辰,周生辰卻讓時宜回營賬中歇著。時宜歇不下來,她不顧著周生辰的命令,只求了軍醫,讓軍醫將藥給她,她前來給周生辰送藥。周生辰已經睡著,時宜口不能言,只一直拉著周生辰,想將周生辰喚醒,周生辰警惕心強,只招式凶狠地將時宜壓在身下,這才看清楚了眼前之人。

藥灑了一地,時宜匆忙前來尋軍醫,讓軍醫再為周生辰煎一碗藥。待周生辰喝過藥後,時宜說什麼都不肯離開,她留在周生辰的帳篷中,十分欣喜地看著周生辰。

 

第4集時宜開口說話

次日,周生辰醒來看到一旁熟睡的時宜,他溫柔地為時宜蓋好被子。此時的中州皇宮,幸華公主前來向劉子行送糕點,她眸中絲毫不掩對劉子行的愛慕之心,只可惜落花有情,流水無意,劉子行心中只惦記著時宜一人。

三師兄謝雲與四師姐鳳俏前來向周生辰覆命,隨他們一同歸來的還有白馬寺的僧人跟流民,目前他們都被安置在伽藍寺內。聽此,周生辰決定帶著時宜走一遭,一同前往伽藍寺,見到時宜在軍營,鳳俏不由得蹙起眉頭,擔憂時宜安危的她忍不住斥責起時宜的胡鬧,周生辰只寵溺地護著時宜。

伽藍寺,周生辰一行人卸了兵器進入寺內,只見僧人將房間讓給了流民,打坐於寺內。周生辰讓謝雲跟鳳俏妥善安置流民,護送流民前往西州城,且他也有意為僧人們再建一座新寺。住持感激周生辰,他提起自己要為一流民剃度的事,周生辰帶著時宜一同去觀看剃度,只不過在看到剃度的流民時,周生辰冷下了臉,當場拉著時宜離開。原來,這位流民不是別人,正是南蕭大梁二皇子蕭文,現已改名蕭晏。早先年間,蕭文頗得大梁皇帝寵愛,一時風光位極太子,只不過後來不知發生何事,蕭文與大梁皇帝發生衝突,這才隱居於世,不再見人。

鳳俏安排好流民,她前來見蕭晏,想知道蕭晏的身份,蕭晏卻讓鳳俏挾持於他,用他來壓制前來追兵。鳳俏與大梁的人交手,她手無兵器只好控制著蕭晏,周生辰趕來助鳳俏,眼見周生辰空手敵兵,時宜焦心如焚,她戰勝了困擾她已久的失語症,將劍丟給周生辰,提醒周生辰收劍。

周生辰收下時宜的劍,拿下了所有大梁追兵,時宜心底大鬆一口氣,也十分驚訝自己竟能開口說話。如今時宜已經能說話,周生辰自然是欣喜無比,他將此事密報中州,並讓鳳俏將蕭晏帶到佛樓。另一邊,曉譽完成任務回南辰王府,漼風為曉譽接風洗塵,親自剝了蟹肉給曉譽吃。

中州王宮,太監趙騰控制住了劉徽,他隻手遮天把控著朝政。漼廣年過古稀,他已經看清了朝中局勢,只當朝請旨回清河郡頤養天年,劉徽不願意讓漼廣離朝,可迫於趙騰的脅迫,他不得不應。漼廣離朝無疑是令朝中更陷入水深火勢之勢,劉子行想勸漼廣,漼廣只道他有心無力,同時他也讓劉子行盡快自請封地離開中州,而時宜與劉子行的婚約就當一朝幻影,別再惦念。漼廣辭官回清河郡,他急召漼氏子弟回去編纂朝史,下個月時宜就必須離開西州。歸家日子已近,可時宜卻開心不起來,心底裡只惦記著周生辰。

趙騰如今的權勢如日中天,他控制住了劉徽,逼迫劉徽將太后困於後宮之中。太后終日借酒消愁,劉子行野心勃勃,他與太后達成協議,他可助太后離開這後天牢籠,只不過太后也必須給他想要的皇位跟太子冊封禮。

劉徽召見劉子行,他提起了周生辰的密信,想讓劉子行親自走一趟西州。劉子行明白劉徽的意思,自請前往西州,劉徽暗中讓劉子行帶話給周生辰,他希望周生辰能入中州一聚。此次劉子行前往西州自然少不了趙騰的眼線跟隨,劉子行為讓趙騰放心戒備也自請讓自己的母親進宮,以自己的母親為人質。

周生辰得知劉子行要來西州,除了處理南蕭皇子一事外,便是秘見時宜,周生辰不願意跟劉子行打交道,只準備隨謝崇回軍營。聽聞周生辰不願意留在府中過年,時宜上前詢問原因,謝崇只道周生辰是不願意打擾劉子行跟時宜。聽此,時宜只心底失落,不再過問此事。

周生辰離府,卻已經為時宜備好生辰禮。看著這份生辰禮,時宜不由得想起先前之事,先前她倒了一壺茶,被周生辰罰了抄寫茶名。周生辰也是為了教育時宜能知百姓辛苦,儉以養德。

 

第5集劉子行初見時宜

周天行與鳳俏留於府中,見到了遠道而來的劉子行。劉子行一進府便掛念起了時宜,他與時宜初次見面,只挑了一處閑雅之地。看著眼前的妙齡女子,劉子行只一時看愣了神,今日他終於不用再看著畫像,而能見到時宜本人。二人席地而坐,劉子行談起了南辰王府的奢靡,時宜容不得他人說周生辰半句不好,只開口為周生辰說話,南辰王府的豪華是為了震懾住周邊的作亂之人。劉子行也順著時宜的話誇起了周生辰,他想為時宜倒茶,時宜自知不合規矩,只上前攔下劉子行,也因此被燙到了手,劉子行關心著時宜,時宜卻處處躲閃,對劉子行並未生出好感。

劉子行十分鍾意時宜,恰好時宜生辰,劉子行帶著時宜一同前往軍營慶生,一是想送時宜一份生辰禮,二是想見一見周生辰。軍營中,周生辰見時宜燙傷了手,立馬讓軍醫前去為時宜看傷勢,時宜此番帶來了屠蘇酒,周生辰與眾將士舉杯同飲,一敬逝去的將士,二願國家再無戰爭,三祝時宜生辰歡喜。今日這宴席所有人都痛快大飲,唯獨劉子行身體不適先行休息,他聽著外邊的暢飲聲音,再想起時宜與周生辰眼神交接的默契,不由得五味陳雜。

曉譽並不知軍營中有劉子行及他身邊的人,她大誇起了周生辰,百姓皆說周生辰的骨比帝王還要稀有,周天行拉了拉曉譽,讓曉譽不要多言,軍營還有外人在,這番話正好被劉子行身邊的侍從聽得。宴席散後,時宜前來尋周生辰,她與周生辰再多飲了幾杯,只願這碗花椒酒能保佑周生辰與她的師兄姐們歲歲年年,平平順順。之後,周生辰抱著喝醉的時宜回去休息,時宜在夢中哭著喊周生辰,生怕周生辰會在外邊有意外,周生辰卻坦言答道,如果他出了意外,他死在何方就會葬在何方,無需他人來找,無需留下傷心。聽此,時宜睜開了眼睛,更加落淚不止。

周生辰將營賬讓給了時宜,曉譽前來陪時宜,她送了時宜一件盔甲,並跟時宜談起了周生辰。她與謝雲雖一直伴著周生辰,可他們還是來晚了,周生辰最難的時候是他自己熬過來了,南辰王這支軍隊是他自己組建起來的,他一路征戰,從未有敗績,小南辰王的名號便是這樣來的,其中的艱辛不言而喻。看到師姐曉譽腹中飢餓,時宜陪同師姐外出尋找吃的,周生辰遠遠看到兩人,也猜到她們倆目的,悄悄安排伙夫給徒弟們做點熱飯。

次日,時宜為昨晚失態之舉致歉,周生辰並未在意,隨後周生辰陪著時宜參觀軍營,除了看到正在訓練的士兵之外,時宜也見到了鳳俏與蕭晏。鳳俏一直逼著蕭晏與她比試一場,蕭晏卻甘於認輸,不肯動手。

 

第6集時宜帶周生辰密信回清河郡

周生辰讓蕭晏與鳳俏較量一回,蕭晏也決定作一回武僧,他上前與鳳俏較量起來,果然是鳳俏輸於蕭晏。蕭晏提起與周生辰在淮水一戰,讓周生辰與他較量一場,周生辰應約,二人赤手空拳於台上較量,周生辰贏下了蕭晏。

周生辰帶著幾位徒弟跟時宜,一同來到新寺的選址地,時宜為新寺取名為青龍寺。周生辰問起名字來源,才知當年時宜父親離去後,時宜母親告訴她父親出家在青龍寺。可多年來,時宜找遍很多地,都未找到叫青龍寺的寺廟。歸來時,謝崇將賬內的情況告訴周生辰,劉子行等候周生辰已久,他還隨身帶了四名侍衛,周生辰進賬,閒談兩句劉子行表示要同審蕭晏,隨後周生辰藉機將四名侍衛趕出大帳並讓鳳俏帶來了蕭晏。蕭晏進賬進了周生辰與劉子行,他提起自己來北陳的原因,他的母妃是前朝后妃,國破後才進入南蕭後宮,南蕭皇帝一直懷疑他是前朝皇帝遺腹子,而這一切都是真的,他這才安排了這場逃亡,逃到北陳。

解決完蕭晏的事情後,周生辰問起了劉子行的意圖,剛剛劉子行可是借他的手將四名侍衛都趕出營賬,劉子行將朝中的情勢道出,他懇求周生辰能帶兵進宮解救皇上。周生辰知道此事後,讓劉子行先行回宮,他與謝崇商量起了此事,雖他有心解救劉徽,但他不能明面出動,所以他必須找一個德高望重的人出面制衡趙騰。此人甚是難選,時宜提起了漼廣,想與漼風回去勸說漼廣,讓漼廣出面助周生辰。周生辰應了時宜所允,可多年來看到時宜初次出西州,周生辰還是不免有些擔憂。

鳳俏與蕭晏談起話來,得知了蕭晏的心酸之處,鳳俏不由得有幾分心疼蕭晏。之後,周生辰前來命鳳俏點三萬士兵明日押蕭晏去京師,鳳俏領命離開,周天行卻在暗中拉住了鳳俏,二人在賬旁聽著蕭晏跟周生辰的對話。蕭晏知曉周生辰是想拿他當借口,調重兵去中州,他以為周生辰是要反,周生辰坦言道他並非是要謀反,他提起蕭晏在寺裡藏的一子一女,二人已被蕭帝找到並賜死,只不過蕭帝還是後悔並厚葬了他們。此仇於蕭晏不共戴天,周生辰稱他有辦法保蕭晏一命,只不過蕭晏需按他所說的做,他此行調蕭晏前往中州確有要事。

時宜與漼風回到了清河郡,二人本是帶著周生辰的密信回來,可一見到漼廣,這才知道漼廣已經重病纏事,他這些年在朝中為了牽制劉元跟趙騰耗費了不少精力,此次召漼氏子弟回來是為了護住漼氏子弟安全。時宜與母親談起了周生辰的計劃,他準備清君側正朝綱,只是朝堂需要漼廣站出來穩住局面,漼廣自知自己身上的重任,只決定明日動身前往中州。

漼風貼身照顧漼廣,漼廣提起他這坎坷一生,他少年落魄,而後靠著才學做到了太傅,讓漼家光耀門楣,但他現在已經老了,接下來漼家就靠漼風這一輩年輕人了。曉譽來到漼府,她看到漼風的神情,心底裡也忍不住一陣擔憂。時宜與母親漼文君敘話,漼文君詢問時宜為何禮儀生疏,才知女兒在南辰王府並不受禮數約束,不禁感歎原來世人評價小南辰王放蕩不羈,確有此事。

 

第7集周生辰清君側

鳳俏帶著假聖旨,以看押要犯為由率重兵進了中州城。劉子行在宮內裡應外合,他前來見趙騰,趙騰語氣中滿是對劉子行的不屑,稱雖然劉子行的太子之位定是保不住了,但他一定會促成劉子行與漼家的婚事。之後,劉子行屈尊為趙騰洗腳,趙騰舒服之際劉子行親手解決了趙騰,並配合著大軍裡應外合,開始了宮變。

鳳俏一行人連夜拿下了大將軍劉元,次日的朝堂上群龍無首,所有人都不知該如何,漼文君奉著漼廣的命前來請承相一行人前往漼府一敘。朝中重臣皆前往漼府,漼廣拖著這副病重的身子議論起了朝綱局勢,劉元養婢蓄奴,作惡多時,他相信丞相一行人已經等候今日多時,接下來他只懇請丞相能夠盡心輔佐劉徽,穩住朝綱。

周生辰前來見劉徽,如今局勢已定,趙騰已死,劉元也自請罪,他今日來見劉徽也並未帶兵器,只帶了御賜的木劍,足以證明他的忠心,他是劉徽的皇叔,對於他來說,劉徽比皇位更重要。趙騰已除,太后也恢復自由,她前來感謝周生辰的相救,劉徽更是聲聲向太后認錯,他當時只是早日臨朝,後來卻怎麼也擺脫不了趙騰,之所以一直聽趙騰所言是因為他怕趙騰會殺了太后,看著眼前軟弱無能的兒子,太后只心底難過,權當自己沒有這個兒子。

時宜前來宮裡找周生辰,難得此次周生辰兵不血刃,可時宜卻眼眶紅紅,她生怕劉徽會不信任讓周生辰背上謀反的罪名,幸好大局已定,周生辰並無任何危險。此次勤王除了此少數人知道周生辰回來,時宜想跟周生辰一同在宮內隱姓埋名,所以她決定在宮裡不喚周生辰師父,避免暴露二人的身份。

周生辰清君側功不可沒,劉子行卻在可惜著劉徽沒有除了周生辰,他本想更衣去見周生辰,可太后已經先一步召見了周生辰。後宮內,周生辰見到了舊人高淮陽,高淮陽這些年一直留在宮裡也是想等著周生辰歸來,高淮陽想知道周生辰當年離宮與她是否有關係,周生辰坦言應道,他的離開與高淮陽毫無關係。

劉徽前來見周生辰,恰好周生辰不在,只有時宜跟謝崇在收拾東西。劉徽向謝崇行了禮,並問起了高淮陽此人,想知道高淮陽跟周生辰之間的關係,得知高淮陽心慕周生辰,卻被先帝從中阻撓,之後一直在宮中帶發出家。聽著高淮陽跟周生辰之間的關係,時宜心底頗為吃醋,甚至想要連夜出宮,被周生辰攔了下來。周生辰帶著時宜回了殿中,劉徽還未離開,劉徽想促成周生辰跟高淮陽之事,讓周生辰留有後人,周生辰卻道他府中有十個孤兒和一徒弟足矣,並非無後人。

周生辰與劉徽一同下棋,謝崇在一旁伺候,他不甚打翻燭台,劉徽大嚇一跳,重兵入宮內。直到這時,周生辰才知道劉徽並非對他沒有防備之心,劉徽問起了劉元之事,想知道周生辰想如何處置,周生辰只希望此事勿株連後人。後半夜,周生辰喝著酒,他想著故友劉元,心底裡十分難過,他還是無法救得了劉元,時宜一開始以為周生辰說的是高淮陽,直到她聽到劉元的名字時,這才心底一鬆,不再有半分醋意。之後 ,周生辰帶著時宜一同來挖酒,這酒是他與劉元一同埋下的,他們曾約定好待他凱旋歸來之日,這飲便拿出來同飲,只是二人如今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周生辰帶著時宜一同來見劉元,劉元得知是周生辰率兵來到京師,他自認輸得心服口服。霸攬朝政這些年,他也行過天子威儀,此生無憾,只是他府中一子還希望周生辰能護其周全。

 

第8集漼風欲迎娶幸華公主

周生辰與時宜回殿中,周生辰憶起往昔,除了劉徽之外,先帝曾有一位皇長子,不是皇后生的,三歲時夭折了,他為了追查此事惹怒了高皇后,是劉元求情護住了他,他與劉元之間的關係向來不錯。聽此,時宜委婉打聽起了高淮陽,可周生辰卻聽不懂時宜之意,時宜得知周生辰對高淮陽並沒有男女之意,心底裡更是大鬆一口氣。

次日,劉子行求見時宜,時宜不願意見劉子行,只以身子不舒服推拖著,周生辰看出了時宜的小心思,只依舊寵著時宜,隨著時宜的心願。劉子行求見時宜不得,他在宮內坐臥不安,幸華知曉劉子行坐臥不安的原因,對時宜吊著劉子行的行為並沒有半分好感。

漼府的人進宮見太后,漼廣知曉太后不會將太子一位傳給劉子行,想廢了時宜與劉子行的婚約,替漼風求娶幸華。皇室本身就虧欠漼氏,如今漼公又再度立功,太后縱然不願意讓幸華嫁給漼風,也無法辱沒漼公顏面,只好應下此事。時宜與劉子行婚約作廢,劉子行心底著急,他追出來拉著時宜,不肯讓婚約作廢,周生辰及時趕到攔住了劉子行。

幸華哭著不肯嫁給漼風,太后卻容不得幸華胡鬧,她給了幸華公主之尊,要麼嫁給漼風,要麼塞外和親,幸華必須自己選擇一個。漼府,漼公自知漼家在朝中無人了,他讓漼文君不要管三年孝期,公主必須盡快入府,漼風不願意娶公主,漼廣病上加病,讓人打到漼風點頭為止。漼廣已經病入膏肓,漼文君提起她十年前的犧牲,當年是她為了漼氏親手寫了和離書,送走了自己的丈夫,漼家哪一個人不用為家族犧牲。聽此,漼風也自知自己身上重任,只應下了這樁婚事,讓漼廣死無遺憾。漼廣的死令時宜落淚不止,時宜在周生辰面前哭得不成樣,她緊緊地抱住了周生辰,只哭著道她想回西州,不願意呆在這裡。

時宜留在了周生辰那裡,漼文君跟漼文姬前來接時宜,周生辰只希望二人再給時宜一些時日,漼文君自知時宜心結難解,她請周生辰向時宜解釋十年前之事。漼文姬跟周生辰舅舅南辰王有些過往,周生辰提起當日漼廣在大殿上提起二人之間的事情,這才讓他收了時宜為徒,也想著化解兩家恩怨,只不過今日一見漼文姬,他便知道漼文姬還活在過去無法釋懷。這番話被時宜聽到,時宜哭著跑了出去,周生辰連忙追上去,他知道時宜誤會了,只好向時宜解釋清楚,他與世家的關係十分微妙,當初任何世家子弟他都不會輕易收為徒,但如今時宜是他的徒弟,他也只會有這一個徒弟。

周生辰將時宜哄好,時宜終於笑了出來,不過高淮陽前來見周生辰,時宜十分好奇二人之間的談話,周生辰寵溺時宜,只讓時宜在屏風後聽著。高淮陽前來見周生辰,她提起太后讓她成周生辰枕邊人之事,唯有她跟著周生辰去西州才能保下一命,離開王宮。周生辰對高淮陽無意,自然也不願意給高淮陽承諾,不過他還是善心地提起了平秦王,讓高淮陽隨他一同離開,他可將高淮陽送去平秦王那邊,得以保全性命。高淮陽感恩周生辰,同時她也看到了屏風後時宜的身影,當年高氏欠了李氏七郎一債,她今日也正式替高氏向時宜道歉。直至此生,時宜才知道父親和母親之前所有的往事。

漼府大辦喪禮,漼風與曉譽再見之時已不再如之前的和氣,漼風費盡一番功夫終於單獨約見了曉譽。二人一見面,曉譽便提起了她對漼風的心意,她敬重愛慕漼風,漼風也將他這些年收集的有關於曉譽的捷報交到曉譽手裡,他同樣也愛慕曉譽多年,是他一直愛而不得。如今二人這一別,再無來日,也只能將那份情愛藏於心中。

蕭晏前來見劉徽,劉徽欲賜蕭晏封號,蕭晏卻出言拒絕。但最終為了復仇,答應接下封號,請求同南辰王一起返回西州。而後,劉徽跟周生辰提起了一個要求,他希望謝崇留在中州輔佐他。

 

第9集時宜帶周生辰回漼府

周生辰因謝崇的事情為難著,謝崇對他來說如師如父,將謝崇獨自留在京師他並不放心。謝崇不願讓周生辰為難,他主動向周生辰提起他願留下來,只不過他希望死後能夠葬在西州。留在這權力之巔的地方,謝崇得到了一凶卦,他自己又何嘗不知,只不過他不願意讓周生辰擔心,還是瞞下了此卦。

周生辰即將啟程回西州,因太后旨意,漼風與幸華即將完婚,時宜必須留在清河郡,故她答應周生辰,兩年內必回西州。蕭晏前來見周生辰,卻被鳳俏攔下,鳳俏讓蕭晏先不要打擾時宜與周生辰,二人今日一別,要兩年才能相見。周生辰帶著時宜出宮,二人來到白馬寺,周生辰平生從未燒過香,他踏遍血流成河之地,不願意污染了佛祖,時宜稱從今往後她會替周生辰跟師兄姐們燒香的,保佑他們平平安安。

周生辰與時宜來到漼府,二人為漼廣上過香之後,周生辰單獨與漼文姬說了幾句話,他替舅舅南辰王當年退婚一事道歉,而南辰王當初退婚是被宮中逼迫,這也是南辰王一生的遺憾,他希望漼文姬能放下心結。

次日,大軍啟程,周生辰與軍師一行人道別,他盼著再見面之時,軍師心底卻知只怕今日一別,再無相見之日。周生辰離開之時遇到了一契胡人金將軍,金將軍前來見劉子行,二人提起如今朝中的局勢,殺了個趙騰劉元,如今卻來了個秦嚴謝崇 ,大軍重權都在南辰王府秦嚴的手中,而金將軍的女兒金嬪在宮中並不受寵,劉子行只稱他會替金將軍多照顧金嬪,而金將軍也允諾太原軍任劉子行調遣。

漼府三年孝期未滿,幸華與漼風沒有大辦婚禮,只由劉子行將幸華送入府內,二人禮節一切從簡。漼風成親這日,曉譽一邊燒著軍報一邊泣不成聲,她心中的這份愛始終是只能埋藏於心。因著漼風的成親,劉子行也在府內見到了時宜,他問起時宜是否願意隨他離開,若願意的話他想討一處封地遠離王宮,還是時宜依舊想做太子妃做皇后,時宜拒絕了劉子行,她從未想過入宮,也希望劉子行能夠忘了漼氏之女,她的心並不在劉子行身上。

劉子行回宮後大醉一場,金嬪前來找劉子行,二人不得勢不得寵,金嬪想扶持劉子行當皇帝,但劉子行必須允諾她後位。

清河郡,各房家主都以弔唁漼廣為由,得知漼文君之後為塢水房房主,漼征想娶漼文君跟塢水房結親,漼文君知曉漼征是六房的,這一行人是為搶奪家業跟宗主之位而來,她並沒有讓漼徵得逞,而經過這麼多事,時宜也明白了漼文君的身不由己,她也諒解了當年漼文君與七郎和離之事。

 

第10集時宜率三千兵救雍城

時宜正搬著書院的書,準備將書都搬到西州的藏書樓。另一邊,周生辰與蕭晏對酒宴飲,也因得知時宜即將回西州而開心。漼風因國事要動身前往壽陽,他無法送時宜,只讓時宜一切小心。而時宜看到日益消瘦的漼風也心疼,原來太后一直催幸華公主生孩子,可幸華不願,所以一直吵鬧著漼風納戚家女為妾生子。西州,周生辰見了劉長善,如今劉長善敗於他手,他只將劉長善送回宮中,由劉徽處置。

時宜動身回西州,她留宿於青龍寺,半夜睡不著只出來祈求佛祖,保佑周生辰早日凱旋歸來。這時,一將士拚死前來見時宜,他知曉時宜是周生辰徒弟,只懇求時宜能救一救雍城,雍城被圍,北海王不肯派兵,周生辰又不在封地上,時宜身邊帶了三千兵,她毫不猶豫帶著這三千兵前往雍城,並讓喜陽留在寺廟中等著周生辰。

時宜與將軍趕到雍城,竟意外發現雍城被救,而救之人是一名叫甘將軍的人。甘將軍與時宜同登城牆,只見敵軍密密麻麻趕來攻城,時宜與甘將軍的兵不敵對方,一場浴血之戰殺開了來。另一邊,周生辰得知雍城被困,時宜也在那邊,速速安排人支援,並帶騎兵先行。雍城,時宜的三師兄帶兵前來增援,但還是難敵敵軍,他的腿在戰上受傷,甘將軍也以身殉國。站在城牆上的時宜眼睜睜地看著甘將軍殉國,她紅了眼眶,幸虧周生辰帶著騎兵及時趕到,周生辰以一敵百,殺了敵軍,救了雍城。

雍城被救,時宜與周生辰時隔兩年再見,時宜只哭著撲進周生辰懷中,她因甘將軍的死而難過,周生辰卻輕撫著時宜的背,她已經做得很好了,是他來遲了。這兩年,周生辰一直為時宜留著向降軍用印,直至今日時宜才知道這降印來得多不容易。雍城被救,周生辰準備留兩萬軍在這裡協助楊邵,楊邵卻對北陳心寒,他準備離開這裡,這裡自有王軍相守。周生辰對楊邵多了一個防備,只命人盯著楊邵,看他究竟會投靠誰。

謝雲在戰場上死裡逃生,卻難再上馬,時宜前來為謝雲送飯,謝雲提起跟隨在周生辰身邊的蕭晏,他始終還是不怎麼相信蕭晏。選擇相信蕭晏是周生辰的決定,時宜也沒有過多提及此事,只有些愧疚自己今日的沒開城門,謝雲只道今日之事時宜做的對,城門一開,這城便破了。之後,周生辰前來見謝雲,他避開了時宜,將謝雲無法再上戰馬一事告訴他,二人都心底沉重。

周生辰守城三日,謝雲也不見身影三日,時宜心底裡一直擔憂著二人。未曾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楊邵挾持住了鳳俏,時宜後悔救了楊邵反被他挾持,楊邵讓鳳俏一行人不得不交出劉長善,並為楊邵備一輛馬車。

 

【圖片cr:周生如故,人物介紹轉載百度百科】



 

 
(Visited 7,680 times, 38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