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陸劇 周生如故】結局、分集劇情13-24*古裝劇BE!

周生如故》劇情講述年少成名、戰功赫赫的小南辰王周生辰,立志一生效忠國家,其嚴謹作風和謙遜為人為世人所稱道。名門崔氏獨女崔時宜出生便被指腹為婚為未來太子妃,因與王府是世交,便被長輩送到王府學藝。

崔時宜善良可愛、活潑聰慧的個性,在王府深得眾人喜愛,學藝精進也很快,是王府的開心果。點滴相處中,崔時宜欽佩周生辰遠大的志向和儒雅的品格,不知不覺中愛上了這位將軍。無論是守在王府等待捷報,還是與周生辰並肩作戰,崔時宜都是周生辰最堅強的後盾和最溫暖的支撐。

兩人情感迅速升溫,但依然發乎情止乎禮。邊關再度告急,周生辰義不容辭領兵出戰,而崔時宜卻須擔負起家族聲譽的責任與太子完婚。奮勇抗敵的周生辰意外重傷,留下給崔時宜的臨終遺言之後不治身亡。

周生如故



贊助商連結



贊助商連結


 

【相關文章】

周生如故~分集劇情1-12

一生一世~人物介紹、簡介(周生如故今生篇)

 

【分集劇情】 

第13集周生辰時宜回北陳

時宜拒絕了侯莫陳氏的愛慕之意,她雖未表明心中所屬之人是誰,周生辰卻知曉那人便是他,只不過他早年間便在中州立過誓言,他這一生不娶妻妾,不留子嗣。這一夜,周生辰心事重重,時宜也輾轉難寐,二人隔著一扇門望著彼此,時宜隱藏住心底裡萬千話語,只問周生辰何時啟程。二人都對感情之事避而不談,可動了心的人又如何能毫無波瀾,周生辰站在時宜的房門前看了一夜的書院夜雨,而時宜則在房中畫著蓮池。

次日,周生辰與時宜啟程,桓愈欲撮合二人,只派弟子前來告訴周生辰,他也曾和周生辰一樣在娘子的門外看了一夜的雨,後來二人便成親了。弟子的話令時宜頗為驚訝,心底裡卻生出一絲甜蜜。而後,二人渡江回北陳,渡江途中時宜還聽到船夫講述當年小南辰王揮師南下,在此打造定疆樓商談和談一事,自此之後,定疆十年,互不侵犯。南辰王府所有人都在這裡等候二人歸來,漼風也率王軍前來等候,見時宜平安無恙,漼風心底裡也大鬆一口氣。既王軍在此,周生辰便決定前往壽陽走一趟,恰好時宜也一直想去壽陽,此番二人便一同前往。

高淮陽被周生辰托付給平秦王照顧,高淮陽暫住王府,怕給平秦王添麻煩,欲搬離王府,可平秦王早已對高淮陽傾慕不已,自是不願放其離開。周生辰一行人隨著漼風前往壽陽,幸華也在府中,二人一見面便百番爭吵,周生辰上前聽著二人的爭論,方才得知幸華想回中州,漼風則想留在壽陽,漼風百般不願回中州,幸華卻脫口而出她已懷有身孕必須回中州,讓漼風自行抉擇。實則,幸華並未有孕,只不過劉子行給她來了信,稱只有她回了中州便能讓她擺脫這場有名無實的賜婚,她心底裡一直想著劉子行。二人未有夫妻之實,漼風又如何不知,只不過他與幸華也確無感情,見幸華如此執著想回中州,漼風誤以為幸華真有了身孕,他隨了幸華心願,稱他自會修書一封向家裡人報喜,這孩子只能姓漼,日後幸華在中州,他留守壽陽,若是幸華想和離,他也無怨無悔。

漼風需送幸華回中州,周生辰讓曉譽留守壽陽,一想到要離開壽陽,漼風心底裡萬般不捨,他對時宜吐露心聲,壽陽於他來說是第二個故鄉,他與曉譽剛收復壽陽之時在這裡住了三年,同時他也讓時宜轉告曉譽,如果可以的話希望曉譽出戰之後送一份捷報到中州漼府,他方能安心。看著二人愛得不得的模樣,時宜心底裡百般不是滋味。

時宜私下詢問周生辰,若兩人真心相守卻無法在一起,雖知該放下又放不下該如何?周生辰坦言桓愈曾問過自己是否後悔立誓無妻無子,當時尚不知如何回答,可在世人看來無論是否後悔,一切的選擇都是值得的。

中州後宮,秦嚴守在太后宮門口,太后對秦嚴的部下多番縱容奢靡之風,並讓秦嚴喝了一杯又一杯的酒。秦嚴失去意識後醒來,震驚發覺自己醉後侍寢了,此為一樁醜事,秦嚴無法告知他人,只求著太后放過他,太后早已經盯著秦嚴了,此次設下這番計謀也是為了拿到秦嚴手中的兵。

 

第14集周生辰時宜同游西州城

周生辰時宜一行人來到青龍寺,時宜先前便將自己的嫁妝半數漼氏藏書藏於寺中,此處的清靜令蕭晏也不得不一誇。鳳俏經這幾日的相處已對蕭晏產生出不一般的心思,她不自知地問著蕭晏執意出家的理由,盼著蕭晏能夠還俗。

時宜在府中撫琴,她琴音過重,就連軍師的義子謝辰都能聽出來。謝辰雖目不能視,卻擅長卜卦,一向只為軍事卜卦的他破了一例,為時宜卜姻緣卦。謝辰的卦向來准,只是時宜未等聽卦便被周生辰喚了去。周生辰喚時宜前來是因平秦王,平秦王一見時宜會說話便十分欣喜,滔滔不絕地提起周生辰先前為時宜的失語症遍訪名醫之事,他此次前來是想將即將過門的平秦王妃高淮陽送過來,他要前往雍城不便帶著淮陽,只好委託周生辰照顧數日。

平秦王敘完舊,留下淮陽便離開,時宜有漼氏與高家之間的恩怨在不便見淮陽,周生辰為怕時宜誤會,也挑了蕭晏陪著自己一同見高淮陽。蕭晏一眼便看出了周生辰的心思,可淮陽還是想單獨與周生辰談話,周生辰只出言拒絕,蕭晏為緩解尷尬氛圍,只提了西州的景致之美,讓人前去準備準備,好帶著淮陽夜遊西州。

府中人準備著淮陽夜遊西州一事,時宜有些賭氣地收拾著藏書,周生辰前來尋時宜,他原本就沒有打算陪著淮陽,只準備單獨帶著時宜夜遊西州城。夜晚的西州城十分熱鬧,周生辰與時宜前往廚城門,正好跟淮陽所遊玩之處相反方向,逛完城中之後,周生辰策馬帶著時宜前往渭河,他第一次受重傷便是在渭河,他當時在這裡大醉了一場,這麼多年來,南辰王軍雖然立功無數,卻被朝廷提防,跟著他的人一直都得不到重用跟封賞。聽著周生辰吐露心聲,時宜提起阿娘的話「江山易主常有,而英雄千古」,英雄一詞過於沉重,周生辰並不想擔起這詞,只道他也有私心,只是不能做而已。二人四目相視,一場磅礡大雨落了下來,時宜不想回城,周生辰只帶著時宜前往一屋子避雨,為時宜溫柔地擦乾著頭髮。

舊屋中有著避雨的百姓,令周生辰意外的是也有著楊邵,楊邵殺了裡通外敵的叛徒,逃跑時卻被長孫傑拿住。周生辰知曉楊邵今夜是為忠義而殺,他並沒有為難楊邵,反放走了楊邵。時宜憂心放走楊邵後患無窮,周生辰反安慰時宜已發生的事情都是必然,無需憂心,並同時宜下起了棋盤。

次日,周生辰與時宜啟程回西州,淮陽前來向周生辰辭行,淮陽坦白告訴周生辰,她想見一見高家的孩子。

 

第15集謝崇病死獄中

周生辰並沒有同意淮陽的請求,這孩子是王府中最聰明的一個,一旦見了淮陽自然能察覺問題。時宜趕到之時淮陽正好與周生辰道別離開。謝雲因之前一戰傷了腿腳,他請命前往鹿苑,鹿苑常有外敵來犯,時宜不同意讓謝雲前去,謝雲卻勸說不動,執意前往,他生來就是要當將軍,要鎮守邊關。隨著謝雲同往邊關的還有長孫傑,他自願跟隨謝雲鎮守邊關,周生辰十分不放心謝雲,只將謝雲托付給了長孫傑。周生辰用鷹羽做成弓箭當作明年生辰禮送給了時宜,時宜很開心。分別在即,鳳俏為謝雲準備了防寒膝,謝雲十分感動師妹的關懷,他也相信總有一日他定會回到大軍。謝雲叮囑師妹日後行事莫要衝動,自己不在身邊可沒法幫她求情。

劉子行重病在床,劉徽憂心如焚,他承諾劉子行,若有朝一日群臣要殺他殺劉子行,他定不會手足相殘。之後,漼風送幸華回宮,幸華一進宮便前來看望劉子行,劉子行重病在身,他最多能撐三年,卻認為這三年足矣,他一定能要回屬於他的東西。漼風則前來看望同為重病的謝崇,謝崇跟劉徽提起了金榮的叛亂,讓漼風臨危受命,前往金榮駐守。這個消息被秦嚴傳到了太后的耳中,太后準備對謝崇動手,秦嚴卻為了自己的性命不得不瞞下此事。

謝崇看破朝中局勢,他讓劉徽務必要找機會在金嬪誕生子嗣之前囚禁太后,劉徽狠不下心來對付太后,太后卻先發制人,她前來斥責謝崇患有著欺君之罪,謝崇的結髮妻子正是當年一直要迫害劉徽的高氏,雖此事令劉徽意外,但劉徽並沒有怪謝崇,反倒是太后軟禁了劉徽,讓秦嚴重兵把守著。直至這時,謝崇也知道了秦嚴的狼心狗肺。

太后臨朝理政,她與劉巍勾結,眾臣忌憚於其勢力,只俯首稱臣。劉子行上奏,他想求一處封地遠離中州,太后攔下此事,她摸不準劉子行心思,準備先押下劉子行,此事容後再決定。之後,宮中一直歌舞昇平,太后如今重兵在握,她為感謝劉子行當年的解救之恩,願將漼氏之女漼時宜賜婚給劉子行。

劉徽在宮中追悔莫及,若他能早日聽謝崇所言便不會有今日。謝崇此時正在牢獄之中,他面對著秦嚴的認錯道歉,只失望不已,這一夜,他在這牢獄裡結束了他這一生。這一生,他承蒙先帝賞識一直輔佐至今,從未有愧,唯獨對周生辰一人心中有愧。

謝崇之死在十日後傳到了周生辰的耳中,周生辰心底裡十分不好受,只靜默不語獨自一人呆著,時宜不放心默默跟著周生辰,周生辰提起謝崇之所以跟他的原因,其實謝崇一開始是先帝為了提防他所布下的眼線,只是先帝走後,謝崇將一切如實相告,讓他選擇是殺是留,他當時便選擇了留下謝崇,更是深信不已。謝崇走後,周生辰也提起了謝崇的結髮之妻是高氏一族,謝崇擔心時宜會恨他,這才一直瞞著這事,囑咐周生辰在他死後再將這件事情跟時宜坦白。雖得知此事,時宜也並未恨謝崇,她恩怨分別,高氏一族上千人,她又怎會一個個恨之入骨。

 

第16集時宜拜別周生辰

周生辰與時宜回軍營,周生辰看著這漫天的景色,只承諾時宜,來年春天他帶著時宜去雁門關,時宜對此十分期待欣喜。回軍營後,周生辰讓人進中州想辦法跟秦嚴見上一面,打探一下謝崇的死,他懷疑其中有蹊蹺。隨後周生辰親自將扭傷腳的時宜背回房間,時宜內心很開心。

謝雲前來見周生辰,周生辰將謝雲的真實身份告訴謝雲,他便是謝崇的親生之子,為之所以隱姓埋名是怕戚氏報復,本來謝崇想瞞謝雲一生,但周生辰思來想去還是決定將真相告訴謝雲,謝雲聽後心底裡的悲傷難過更多了幾分。

時宜修書一封前往清河郡,她想一生留於西州陪著周生辰。不曾想,宮中一道賜婚聖旨來到了清河郡,同來的還有漼家的漼侍中。接過這道聖旨的漼三娘十分凝重,只讓漼四娘收拾衣服,隨她同往西州。西州南辰王府,時宜本是十分欣喜漼三娘的到來,漼三娘卻帶來了賜婚一事,時宜錯愣不已,遲遲不肯接受這門婚事。

漼三娘來到時宜房中,她知曉時宜對周生辰的心思,只不過漼氏與南辰王府並非泛泛之輩,若是兩方聯姻必會引來殺身之禍,時宜注定是無法與周生辰相守一生,不為自己,為了周生辰的安危,時宜也該將他放下。看著眼前痛苦的時宜,漼三娘心底裡又何嘗好受,漼風經歷過這痛苦,她這唯一的女兒也要陷此這等痛苦之中,但她卻無能為力,只能靜靜地陪著時宜。時宜向來懂事,她知曉局勢無法挽回,只懇求著再多待幾日,漼侍中與宮中內侍都在驛館,漼三娘給了時宜一天的時間,讓時宜與南辰王府的人好好道別。

時宜換上了新衣裳,好好扮成了自己,她端著飯菜前來周生辰房中,跟周生辰提起了她初來王府的時候。一桌小菜都是她親自做的,她強忍著悲傷與周生辰痛飲一番。時宜不勝酒力,周生辰抱著時宜前往床榻,時宜卻哭著抱住了周生辰,周生辰第一次也回應了時宜 ,只是面對二人的終究是分別。

漼侍中前來見周生辰,他帶來了太后的懿旨,要求周生辰收時宜為義女,破了坊間漼氏跟南辰王府聯姻的流言。時宜不願成為周生辰的義女,周生辰見時宜如此難過,也決定為時宜抗一回旨。臨別之前,時宜拜別周生辰,她輕撫過周生辰的美人骨,只道不知骨頭究竟有何特別 ,不僅能讓世人傳頌,更能讓王室忌憚。時宜來西州多年,卻從未完整地看過西州城,周生辰帶著時宜逛遍西州城的所有角落,二人來到他從未來過的阿房宮,在阿房宮裡落了二人的名字,阿房宮一直是緊鎖著,出了這道宮門,二人的這個秘密將會一直被鎖於這裡。

 

第17集時宜回到中州城

時宜啟程回中州,鳳俏前來護送時宜,周生辰獨自站在城牆上看著時宜離去,他以一隊小南辰王軍護送時宜回京,為的就是告知世人,南辰王府永遠是時宜最堅強的後盾,永遠是時宜的家。途中歇息驛站,時宜看著外邊的初雪,不由得想起了周生辰,她想起她與周生辰過的第一個除夕,周生辰半年不曾回府,卻趕在除夕夜回來,與她一同喝了杯花椒酒過除夕。往事歷歷在目,時宜越想越睡不著,她半夜起身前來尋鳳俏,卻意外在鳳俏房中看到了周生辰。原來,周生辰一直都暗中護送著她。

周生辰與時宜在房中一見,房中並未點燈,時宜也放肆了一回,她提起她原本想長留西州,長伴周生辰之事,只是她就差一步,宮中的一道賜婚聖旨打破了她所有的夢,也斷了二人來日。看著眼前難過的時宜,周生辰心痛不已,只告訴她以後她還是等捷報,他守城,他們會有機會再見的,而後任由時宜哭著緊緊抱住自己。良久後,時宜與周生辰道別,她出嫁之時只希望周生辰不要過來。

次日,時宜回到中州領地,周生辰站在大軍著目送著時宜,恰好周天行帶著謝崇遺體出城,二人見了一面,時宜拜別軍師,告別了南辰王軍,告別了周生辰,踏入了中州城。時宜進京的消息傳到了劉子行那裡,劉子行大為欣喜準備去見時宜,金嬪卻帶著厚禮前來,她希望劉子行能記得二人之間的約定,金氏願效忠劉子行,而後位必須留給金氏。劉子行只道他並未忘約定,為了讓金氏安心,劉子行也取消了見時宜的行程。

宮中,時宜隨母親前來面見太后,太后故意支開了漼三娘跟幸華,將獨處空間留給了劉子行與時宜。劉子行與時宜許久未見,時宜不願意多看劉子行一眼,她對劉子行禮遇有加,語氣中卻透著一股淡漠。另一邊,幸華險些摔倒,漼三娘扶了幸華一把,知道了幸華假裝有孕一事,回去之後她大為生氣,得知幸華有孕一事連漼風都不知,立馬讓時宜修書一封,催漼風回府。

謝崇病逝,京中勢力失衡,周生辰斷定兩個月內朝中定有大事發生,他決定前往壽陽停留,以隨時看京中動靜。漼風收到書信後便回府,時宜將幸華的事情告訴漼風,漼風得知此事後卻鬆了一口氣,認為自己無愧於幸華。漼風與幸華早已離心,時宜不忍見漼風如此痛苦,她前來懇求漼三娘成全漼風,聯姻一事有她一人足矣。聽時宜此言,漼三娘也應了時宜之求,願尋周全之法讓漼風跟幸華和離。

太后命太醫開一劑催產藥,想早日讓皇太孫出生,她才好讓孩子成為她新的傀儡皇帝。劉徽意識到了太后的心狠手辣,也知曉太后定不會留他,他想起了謝崇為他準備好的退路,準備與太后最後一博。劉徽前來見太后,他聲聲懇求著太后放過他,他願退位,太后並不相信劉徽所言,她只道許久未與劉徽一同用膳,二人一同用膳,劉徽在太后的酒中下了毒,這毒是謝崇為他留的最後退路。

 

第18集時宜被軟禁於宮中

劉徽最終心善攔下了太后的那杯毒酒,太后卻將毒酒賜給劉徽,劉徽終究是被自己的心善害死,死於太后寢宮。另一邊,劉徽的孩子雖生了下來,其母姜嬪卻慘遭太后毒手,皇孫也未能活下來,太后卻想來個狸貓換太子,如今太后大局在握,秦嚴卻奪馬南逃,太后也不在乎秦嚴這小小人物,只將元武出任命為禁衛軍統領,處死有關於劉徽一事的內侍婢女。

漼風已準備好和離書,他將和離書交給時宜,只要漼三娘解除了二人的婚事,時宜便將此和離書交給幸華,讓幸華隨意離府。漼府內,漼三娘收到了謝崇的貼身之物跟一封信,信中提醒著時宜要萬事小心,宮中已生變。宮內氣氛異常,時宜與幸華在這時被召入宮,二人同乘一新馬車,幸華只希望時宜能夠全心對劉子行好一些。

宮門口,劉子行前來接時宜,如今在宮內都在慶賀著小皇子新生,可劉子行卻未曾見過小皇子,他想上前扶過時宜,時宜卻對劉子行幾分避讓,劉子行臉色一沉,也頗有幾分生氣。二人來到太后寢宮,太后設宴歌舞昇平,時宜在宴會上也見到了金嬪,她只覺得宮中處處透著古怪,皇上與新皇子、姜嬪一直不見身影。直到半夜,太后這才召集眾人公佈了劉徽歸天一事,讓眾人削了頭髮暫居宮中,為劉徽超度。

金嬪不願意削髮,也知太后將金嬪名正言順困在宮中是為了威脅自己父親,太后強行命人將她和一眾后妃送至庵堂,留下了時宜。時宜身份特殊,她並不敢否定太后的話,只尊聲應下,陪在太后身側。太后要求時宜替她寫三封信,第一封信給周生辰,她想讓周生辰再度入京師安人心,扶皇長孫上位。時宜不願師父陷入險境,因而不願意替太后寫這封信,太后念在漼廣救過她兩次,她不殺時宜,只將時宜跟金嬪關在了宮中。時宜和金嬪兩人聯想當年太后設計除掉高國舅一事,很擔心太后利用兩人分別除掉各自的師父和父親。

太后關了中州城門,一直等著丞相到來,丞相卻在途中被周生辰的南辰王軍攔下,周生辰從丞相口中知曉了宮內一切變化,既然太后想要讓新帝登基,重新把持朝政,他便來個將計就計。

丞相按照周生辰所吩咐的,他仍留在太后身側,擁立著新帝登基,為太后著手準備登基大典。新帝身份是假,太后恐事情敗露,丞相提起了劉子貞此人,他是離皇室最近的血脈了,可先接入宮來,後期再尋適當時機扶劉子貞上位。

 

第19集周生辰廢太后立新帝

周生辰造訪漼府,他將自己的打算告知漼三娘,他決定立新帝,廢太后,希望漼家能助他一把。宮內舉行著盛典,各位重臣奉詔入宮,漼三娘前來攔下眾人,她拆穿了太后欺瞞皇子一事,希望眾人不要被太后蒙騙。

朝堂上,眾人質疑起了小皇子的身份,想讓時宜出面作證,以證明小皇子的真實身份。時宜被丞相請上朝堂,他奉周生辰的命塞了一張紙條給時宜匆匆看一眼,讓時宜來到朝堂上。時宜知曉了周生辰的計劃,她當著眾人的面稱她在宮中秘見了劉徽,劉徽死前告訴過她,皇子已死。時宜的話無疑引起了一場軒然大波,眾臣都信漼氏,而非太后,丞相讓眾人先行退下,他想獨自詢問太后關於此事。在眾人離開後,丞相提起周生辰就在中州一事,今日太后必定是退無可退,周生辰希望太后能立劉子貞為帝。

太后忌憚周生辰,為保戚氏全族,她迫不得已只好認下此事,當場立劉子貞為帝,而假皇子則被時宜抱回房中,時宜甚是喜歡這個孩子。周生辰也同在宮中,漼三娘讓時宜前去見周生辰一面,二人難得相見,周生辰對於劉徽的死十分愧疚,時宜卻認為周生辰做得已經足夠好了。曉譽前來稟報周生辰,鳳俏與援軍已經在路上了,不日便可抵達中州。一見曉譽,時宜便將漼風的事情告訴她,漼風與幸華並無情分,曉譽聽此消息,不由得嘴角勾起,臉上佈滿笑容。

周生辰還要留在中州一兩個月,時宜很開心。時宜很可憐假皇子的遭遇,也不知道這個孩子父母是誰,未來如何。周生辰提議將這個孩子帶回西州撫養。而後他與時宜前來見劉子貞,他讓劉子貞先拜時宜為師,他來日再為劉子貞尋一位太傅。這時,劉子行前來見時宜,周生辰將獨處的空間留給了二人,劉子行見周生辰回來,他迫不及待想與時宜成婚,決定將婚事提到下個月。

劉子行召見漼侍中,他點破了漼侍中想當漼氏家主的念頭,元武出已被劉子行收攏,如今劉子行手握禁衛軍,漼侍中也決定投靠劉子行。

劉子貞帶著周生辰前來看時宜,曉譽傳來了戚太后削髮的消息,太后以削髮逼得周生辰前來見她。直到這時,太后還未認錯,不承認殺了先帝,更是污蔑秦嚴下毒殺人。她懇求著周生辰饒她一命,甚至念起了先帝之情,太后罪無可赦,周生辰雖未殺太后,卻只將太后囚於白馬寺中祈福,終身不得回朝,朝中再無太皇太后,而秦嚴身為南辰王軍的叛徒,他是曉譽的人,曉譽追到天涯海角親手殺了秦嚴,解決了南辰王軍的叛徒。

劉子貞得知時宜在下月即將成婚,詢問周生辰送何禮物給老師比較好,周生辰坦言時宜喜歡書,而自己送過時宜叛軍降書。時宜在寢殿內看著往日周生辰給她的生辰禮——南辰王軍這些年來征來的降軍帥印,她心底裡一直念著周生辰,卻深知她與周生辰無法再守此生。

 

第20集時宜入中州王宮

周生辰身處中州,鳳俏與蕭晏也已率兵來到中州,如今只有謝雲跟漼風未至中州,謝雲鎮守著邊關並不擔憂,只是漼風遲遲受詔未入京,周生辰不免有些擔心,時宜決定寫一封家書給漼風,催漼風回京,時宜雖然給漼風的家書只有六字,但她相信漼風能看懂,並且猜到這是討伐太原郡的信號。

劉子貞年幼難擔大任,周生辰無意朝政,朝中各臣商議後決定選劉子行為攝政王,而攝政王與漼家的聯姻一時間成為了坊間最大的熱鬧。婚期將近,劉子行命人送來嫁衣,時宜卻十分隨意,對這樁婚事並不看好。另一邊,金榮準備起兵造反。

鳳俏陪在宮中陪著時宜一晚,時宜為鳳俏換上了女兒家的裝扮,為圓著鳳俏的心思,時宜帶著鳳俏來到太極殿。看著眼前的太極殿,鳳俏感慨無比,她守了北陳疆土數十年,這還是第一次站在太極殿門口。恰好這時,周生辰與蕭晏也前來賞月,四人在殿前下相遇,蕭晏帶著鳳俏入了太極殿,看著眼前的金鑾殿,鳳俏並不感興趣,反倒是蕭晏要講起太極殿的前世今生,鳳俏起了幾分興趣。

周生辰與時宜再次相遇,卻不是師徒如此簡單的情誼,二人身份沉沉,只能默默地關心著彼此,可以提起的只有二人的西州往事。從太極殿回來後,時宜與鳳俏均有些睡不著,時宜只道她心中有一個一直喜歡的人,除了她阿娘卻無人知曉,鳳俏誤以為是其中一位師兄,她只為時宜感到惋惜。另一邊,周生辰和蕭晏也徹夜未眠,索性在皇宮賞月,兩人聊起關外,周生辰談及時宜曾想去關外,卻未曾想沒有機會了。

時宜將藏書閣的鑰匙送回周生辰,周生辰看著熟悉的鑰匙心底裡十分沉重。轉眼間,時宜的婚期已至,她身穿大紅嫁衣走向劉子行,這場成親禮只如了劉子行的意,於她而言只不過是一場繁瑣的規矩而已,她今後便要被禁錮於這深宮之中。這一日,中州城飄起漫天白雪,周生辰如約沒有前去觀禮,他曾與時宜在西州的屋頂上看過初雪,卻不想再次看雪,竟是他送時宜出嫁。

時宜與劉子行成親禮行至一半,劉子行內侍前來稟報要事,劉子行迫不得已只好先去解決此事。周天行也趕來告知周生辰,眾人連忙趕往軍營。另一邊,元武出挾持帶走了劉子貞與太后,劉子行下令重兵把守東宮門,任何人不得進入。楊邵如今隨在金榮身邊,元武出帶著劉子貞跟太后前來見金榮,金榮提起劉氏朝堂有個不成文的規矩,立儲君之前需先鑄金人,若金人鑄成才能成為儲君,鑄金人本就是戚氏的無稽之談,金榮也乾脆讓太后死個明白,救太后出來的是他與劉子行,他命人將太后扔進河裡餵魚,至於劉子貞,他留著自有用處。

大婚過後幾日,時宜才得以見劉子行,劉子行只稱金榮攻打河內,周生辰起兵平叛,劉子貞被戚氏擄走,漼風雖離開太原郡,但目前下落不明,而南辰王府的周將軍則受了傷。聽聞二師兄受傷,時宜只心底著急,準備起身去見二師兄。

 

第21集劉子行推遲婚事

劉子行咳嗽不止,時宜只好扶著劉子行先去歇息,劉子行卻只緊攥著時宜的手,不願讓她離開。時宜一直留在劉子行這裡,她在床榻處睡著了,待醒來她見劉子行無礙,只對劉子行行禮便離開。漼侍中前來見劉子行,劉子行準備在三日內將陛下歸天的消息傳至中州,而漼侍中則認為周生辰乃大患,必除之。此時的周生辰已追至城外,他誤以為劉子貞與太后均被沉湖,宮中必定生變,他為劉子貞的逝去而悲傷之時,也讓曉譽帶一隊斥候先入中州。

金嬪前來見劉子行,她警告劉子行,金氏大軍正在前方為劉子行賣命,劉子行一日未登帝位,她未登後位,劉子行就一日不能與時宜做夫妻。迫於金氏大軍的賣命,劉子行只好答應了金嬪。隨後,劉子行前來見時宜,他將劉子貞已死的消息告訴時宜,漼侍中想讓他登基為帝,他想聽聽時宜的看法,時宜認為劉子行不適合登帝位,劉子行因此與時宜說了幾句重話,他認為時宜心心唸唸的也只有周生辰而已,故他決定暫且推後二人的婚事。

戚氏一族遭重罰,漼三娘與劉子行保下了幸華,幸華不捨家人受苦,她前來求劉子行,希望劉子行能放過她家人。劉子行不願見幸華,他無法保戚氏族人,只能獨保幸華一個,幸華落淚大哭,知曉了劉子行想以戚氏的血鋪登基的路,只是那是她的親生爹娘,她如何能置之不理,但戚氏一族落敗已成定局,幸華一人之力也無法保全家。

周生辰征伐太原郡,捷報歸來,王軍駐守於中州城外,鳳俏掛念時宜,她與謝辰談起時宜的姻緣卦,謝辰只道他卦象並不准,卦中顯示時宜並無婚嫁之命。王軍捷報歸來的消息傳到了時宜耳中,時宜大為欣喜,平秦王帶兵來到中州城,卻繞到城門口羞辱了一番禁衛軍,再轉折回到了南辰王軍的營賬。此次,平秦王聽說時宜要成親,他只恨鐵不成器地看著周生辰,實在不明白周生辰為何要將時宜拱手讓人。他不解周生辰既已捨棄王姓,為何要為皇室而讓步。周生辰不僅是他的義弟,更是他的伯樂,他不希望周生辰此生留有遺憾。

周生辰的王軍要先行,他想讓平秦王留下來守城,同時他也讓各地藩王聯軍前來中州城,為征戰做著一切準備。此次出征危險重重,平秦王讓周生辰前來見時宜一面,如今二人身份不便單獨見面,平秦王帶上了鳳俏跟蕭晏,四人一同來見時宜,借此機會時宜與周生辰也得見一面。見過後,時宜看著周生辰一行人離開,一如當年在西州時目送著周生辰出征一樣,此行她只願周生辰與各位師兄妹凱旋歸來,得以平安。

周生辰在百姓的送別裡帶兵出城,時宜來到白馬寺祈福,金嬪也來見時宜,她想知道這一場仗究竟是誰會贏。時宜一心篤定,南辰王軍從無敗績。事實也確如此,自金榮起兵,南辰王軍便無敗績,而周天行也已經醒了過來,只是漼風一直都無消息。

金榮戰敗,劉子行前來見金嬪,他想送金嬪去太原郡勸降金榮,金嬪深知自己的父親寧死不降,劉子行只道只有投降才有生路。太原郡裡,金榮暗中埋伏了歸京的漼風,他想用漼風逼周生辰退兵,此次正是曉譽前線帶的兵,曉譽聽說漼風在金榮那邊,只帶了一隊斥候前來,金榮此次正是想用漼風來逼曉譽退兵。

 

第22集周生辰束手就擒

漼風跟曉譽提起了壽陽一戰,那一戰二人靠著彼此,也承諾過彼此,他們萬事需以王軍戰事跟百姓為先,若一人被俘,另一人只需要當對方死了便可,不可為其亂了陣腳。二人的承諾歷歷在目,曉譽知曉漼風的傲骨,她怕漼風會受金榮折磨,只含淚拿起弓箭準備送漼風一程,來日她必會為漼風報仇。

曉譽的箭已離弦,卻被周生辰一箭擋了下來,周生辰帶來了金嬪,讓金榮再行商議漼風一事,殺了漼風對他們半點好處沒有。金嬪的到來緩解了局面,漼風也被放了出來,他得以回到了南辰王軍,也見到了曉譽。這一次,二人都彼此沒有顧忌地緊抱著彼此,約定好了等中州的事情處理好之後,他們便一起回壽陽。

漼風帶回來了金榮的降書,劉子行決定在平陰行宮祭天然後登基,以金氏之血告慰先帝。另一邊,周生辰在街上看到石榴,他驀然想起愛吃石榴的時宜,他當時為了時宜買了三千籃石榴,此時周生辰也以曉譽的名義買下所有石榴,讓曉譽送入宮中。謝辰重病,他醒來看到了大勝歸來的周生辰,心底鬆了一口氣,只認為是自己算錯了卦。、

夜晚,周生辰帶著徒弟們一同赴行宮的宴席,過了這頓宴席他們將啟程回西州。殊不知,這場宴席暗藏殺機,劉子行登基為帝,劉氏子孫齊聚一堂 ,眾人都在感慨著北陳有周生辰何其有幸,劉子行看向周生辰的目光不由得多了幾分冷冽銳利。諸王與朝臣在正殿裡,一眾將軍留在殿外,周生辰飲過幾杯酒後便想離席,劉子行卻下令將宮門緊鎖,重兵把守,準備以周生辰行刺攝政王的名義拿下周生辰。

周生辰與一份徒弟們被大軍困住,他一出手反抗卻被說成謀反,劉子行以尚在人世的劉子貞和朝中重臣來威脅,讓周生辰不得不放下兵器,束手就擒。為突破重圍救周生辰,曉譽替鳳俏擋了一劍,死於大軍之下,她死在了漼風的懷中,臨死前只希望漼風不要忘了她,自始至終都是她先喜歡的漼風。

蕭晏帶著王軍前來救周生辰,他們已知曉金榮與劉子行勾結,設下埋伏之事,周生辰忍著巨痛,下令讓漼風帶曉譽離開。未等周生辰離開,金榮跟劉子行以劉子貞跟劉氏宗親的性命威脅,周生辰不得不撤軍,束手就擒,但他要求金榮跟劉子行放了劉子貞,並讓鳳俏等人護送離開。

王軍在被誣造反,平秦王讓周天行先行離開,並保證自己會設法營救時宜,可劉子行卻下令封鎖城門,周天行只好在漼家的幫助下出了城。這一切消息時宜皆不知,時宜誤以為王軍出征,她到白馬寺祈福,劉子行生怕時宜看出端倪,只讓人到寺中假扮高僧。時宜心思聰慧,她在寺中一眼看出了端倪,只盼著周生辰能夠平安。

 

第23集時宜得知周生辰死訊

周生辰落獄,楊邵得知周生辰被抓,提前來見周生辰。自稱自己對不起周生辰,劉子行連夜定下周生辰的罪,朝中忠臣均願隨周生辰而死,周生辰只認為諸位大人無需隨他而死,他忍受著刀刀腕骨之痛,卻不喊叫一聲,而時宜也從噩夢中醒來,只覺得渾身痛苦難忍。就在周生辰死後,金榮下令殺光了朝中所有忠臣,劉子行親眼目睹了這一殘刑,他雖雙手未沾滿鮮血,卻取了無數忠良的命。

南辰王軍欲向劉子行討回周生辰屍體,蕭晏得知曾經被南辰王軍打敗過的叛軍都將與南辰王軍為敵,勸說鳳俏等將軍撤軍,只有撤軍,來日才能復仇。可南辰王軍接不回周生辰遺體,怎可能撤軍離開。蕭晏為保南辰王軍決定自行前去索要周生辰遺體,劉子行本不願意交出周生辰屍骨,蕭晏以南蕭二皇子的身份強行要回了周生辰屍骨,這才發現周生辰竟被行剔骨之刑。而時宜此時則被困在東宮,她身邊所有宮女都被換了,並不知曉周生辰此事,就連平秦王都無法進宮見時宜。楊邵先前曾欠時宜兩條命,他讓平秦王不要衝動行事,兩日後等他消息即可,若平秦王不信他,時宜他便自己救。楊邵暗中殺掉元武出,並將周天行放走一事歸到他身上,金榮氣惱不已。

南辰王軍全軍上下含淚祭拜了周生辰,楊邵在宮中設法救時宜,劉子行已經成為了江山之主,他在太極殿登基為帝,金嬪則被封為後。隨後,楊邵前來見漼三娘,以受周生辰所托為由懇求漼三娘出手相助,漼三娘將塢水房的鑰匙交給了漼文姬,讓漼文姬帶著漼家舉家南遷,當初她為了漼氏捨棄了時宜父親,如今她萬不能再捨棄自己的女兒。

時宜被冊封為貴嬪,劉子行欲以皇后冊封之禮冊封她。金嬪只可憐著時宜,劉子行殺盡時宜身邊所有人,卻想以這些虛禮來彌補時宜,若她是時宜,只恨不得殺了劉子行。劉子行生怕時宜會知曉這些事,只下令讓人寸步不離地看守時宜。如今時宜失語症再度發作,她口不能言,問起了周生辰的行蹤,劉子行只稱周生辰遠赴關外趕不回來,對此事多有迴避。

周生辰一死,南蕭與北陳的邊境全都敗於南蕭。邊境無重兵把守,世家也都不服於劉子行,劉子行為了籠絡手握重兵的世家,想要漼三娘出手相助,漼三娘因此得以見時宜一面。漼三娘見了時宜,她將周生辰起兵反叛的消息告訴時宜,周生辰被賜剔骨之刑,行刑三個時辰,周生辰無一生哀號,拒不悔過。周生辰是何人時宜十分清楚,她聽此消息只整個人奔潰不已,她無法哭出聲,只落淚不止,痛苦暈了過去。時宜醒來後,漼三娘無法在宮中久留,只囑咐時宜要照顧好自己便離開了王宮。

 

第24集時宜跳宮門(結局)

漼三娘臨走之前塞了一封血書給時宜,這封血書是周生辰親手所寫,一字一句寫著他這一生不辜負天下,只辜負了時宜一人。看著這封血書,時宜再度痛苦落淚,心痛難忍。另一邊,漼風準備起兵為南辰王軍正名,他棄漼姓,隨姓小南辰王,投於小南辰王軍,於壽陽起兵。漼三娘得知漼風的選擇,也並未多言,只選擇支持他的決定。

時宜整夜未眠,不肯吃喝,劉子行提起高氏因一人滅族,戚氏因一人毀族,希望時宜不要讓漼氏步此後塵。如今時宜情緒偏激,她傷了自己的手,漼三娘提起楊氏跟長孫氏,若劉子行還想要兩族的相助,就不得再刺激時宜。劉子行無奈,只好允了漼三娘,讓時宜搬去偏殿住,相信時宜慢慢就會想通的。

時宜在偏殿住著,她站在屋頂看著漫天大雪,再也等不到周生辰的身影,她不明白,明明王軍都回來了,周生辰為何偏偏要留在平陰,他這一生無妻無子,究竟是為了什麼,這天下終究是負了周生辰。時宜回到偏殿,將以往周生辰寄給自己的捷報都燒掉,最後將周生辰留給自己的血書也燒掉,不再給自己留念想了。

金嬪前來見時宜,她提起塢水房悄然南遷,被她父親的兵困在境內的消息,此事除了她跟劉子行之外無人知曉。時宜不解金嬪為何要將此消息告訴自己,同時也向金嬪道了一句謝。次日,時宜即將行冊封之禮,被冊封為貴嬪,漼三娘前來見時宜,她向時宜認錯,只道她做錯了,而今日她也為時宜準備好了出逃計劃,桓愈在南蕭等著她,到了南面,時宜不必回頭。

時宜含淚叩別了漼三娘,她坐上了劉子行準備好的馬車,來到了王宮中。楊邵借此機會來到時宜身側,他將平秦王在文人之後等待的事情告訴時宜,讓時宜沿著小道跑就好,不必回頭,他今日必為時宜殺出一條生路。不曾想,時宜卻不想連累平秦王一行人,她獨自一身紅嫁衣登上宮門,她知道漼三娘想以自己的命換她的命,她並不想逃,更不想連累上千族人。漫天白雪中,時宜一步一步登上宮門,她自進南辰王府便得師父照顧,師兄姐保護,但她師父卻慘死劉子行手上,她斷無跟仇人成婚可能,今日她不再是漼氏之女時宜,只是南辰王府的十一,她也相信世人終有還她南辰王軍清白一日。

時宜登上宮門,她看著漫天白雪只輕笑出聲,她來嫁周生辰了,如有來世,她只希望換周生辰先來娶她。一襲紅衣躍下宮門,時宜跳宮門而死,劉子行緊抓不住時宜的衣裳,只在宮門上大哭出聲,他費勁心思只為得到時宜,卻還是輸了所有,親眼看著時宜因他而死。

漼三娘得知了時宜的死訊,她在漼府中難過落淚,漼風也在行軍途中落淚,謝雲遠在鹿苑,同樣奔潰痛苦。隔年,劉子行以金嬪的孩子為由誘金榮入宮,設伏殺之,金榮終死於楊邵之手。劉子行也時日無多,臨走時只有幸華一直在照顧著他。為示好南蕭,幸華也自請南嫁,不久,各地起兵,中州孤立無援,劉子行也病死於中州,未留子嗣。三年後,大將軍長孫傑與楊邵議和,擁立劉子貞為帝定都中州。

西州,鳳俏率南辰王軍送蕭晏,如今蕭晏已放下心結決定回南蕭。數十年後,謝雲前來青龍寺進香,如今西州幾位師兄妹們都離開了,他臨離開之前也念著前來上柱香。時間一晃到年少時,那時小南辰王帶著他幾位徒弟前來為青龍寺選址,卻不想如今竟物是人非,一代英雄已離開。

【圖片cr:周生如故,人物介紹轉載百度百科】



贊助商連結


(Visited 2,359 times, 4 visits today)



贊助商連結



贊助商連結



贊助商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