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陸劇 一生一世】結局.分集劇情16-30*愛情劇

一生一世》劇情根據墨寶非寶小說《一生一世美人骨》改編,主要講述了業內頂尖配音演員時宜(白鹿飾)與海歸化學教授周生辰(任嘉倫飾)在點滴相處中逐漸產生默契,攜手保全家族傳統手工藝,並在一連風雨後決定相伴此生的故事。

溫婉可人、處事低調的業內頂尖配音演員時宜,一日在機場偶遇了儒雅的海歸化學教授周生辰,兩人一見如故頗有眼緣,短暫交往後彼此都留下了深刻印象。為了拯救日漸沒落的紫砂壺工廠,周生辰答應母親的條件,訂婚承業。他婉拒了家裡安排,向頗有好感的時宜提出了訂婚的請求。時宜內心早已認定,欣然答應。

點滴相處中,兩人默契逐漸產生,兩顆心慢慢靠近。周生辰為了振興家鄉的紫砂壺工藝,與長輩產生了經營理念上的巨大分歧,面對親情和事業的兩難境地,幸得時宜始終相伴,並給予了最堅實的支持和鼓勵,兩人最終攜手最大程度地保全了傳統手工藝。風雨過後,情意更為深重。

然而此時,時宜為了救周生辰遭奸人陷害,身受重傷重度昏迷。周生辰暫時放下事業悉心陪伴照料,終將愛妻喚醒,兩人約定相伴此生此世永不分離。

一生一世



贊助商連結



贊助商連結


 

【相關文章】

一生一世~人物介紹、簡介

一生一世~分集劇情1-15

 

【分集劇情】 

第16集周生辰和時宜濃情蜜意

周生辰緊緊摟著時宜一直到天亮,兩個人都不想起床,周生辰隨口問起男女同居一室會不會被查房,時宜每次出差都是和美霖一起住,她對此毫不知情,沒想到周生辰領證那天就把結婚證拍照存在手機裡,以備不時之需。

佟佳人來到 周生辰的住處,那裡已經人去樓空,周生辰沒有留下任何東西,佟佳人心裡倍感失落,這是周生辰住了九年的地方,他為了時宜竟然走得這麼徹底。周生辰和時宜出門就碰上美霖和王應東等人,同事忍不住拿時宜打趣,讓她介紹一下周生辰,時宜大大方方承認周生辰是她老公,美霖他們今天就要回上海了,時宜想陪周生辰多玩一天。

時宜和周生辰手拉手在烏鎮的巷子裡散步,他們流連忘返,有說不完的情話。中午的時候,時宜帶著周生辰去見宏曉譽和杜風,杜風拉著周生辰喝酒,周生辰不會喝,時宜就替他擋酒,很快就喝醉了。飯後,杜風簡單和周生辰聊了幾句,他沒有說明自己是警察,只是輕描淡寫承認是公務員。

時宜醉得東倒西歪,周生辰讓她躺在自己的腿上休息一會,時宜知道周生辰不喜歡做生意,讓他把家裡的事忙完,就安心去研究金星,時宜還勸周生辰一起去上海,遠離鎮江的是是非非,周生辰很感動。

周生仁不想回家,就帶著穗穗去找時圓圓,時圓圓要給爺爺買茶葉,周生仁就開車帶她到周家的手工茶廠,周生仁讓穗穗拿最好的茶葉給時圓圓帶回去,並且講明茶廠以及周家的所有產業都是周生辰和時宜的,周生仁拜託時圓圓在家人面前多說周生辰的好話。

周文幸坐在大門口等梅行,眼看著天上下起了瓢潑大雨,她也不肯回去。梅行隨後趕回來,周文幸冒雨出來接他,梅行趕忙幫她擦乾頭上和身上的雨水,埋怨她不該出來淋雨,擔心她再次生病,梅行把外罩脫下來給她披上,然後護送她回房間。梅行想帶周文幸去上海見兩個心臟方面的專家,周文幸對自己的病心知肚明,不想再浪費時間。

時宜躺在周生辰的腿上睡著了,周生辰不忍心叫醒她,可眼看著雨越下越大,客棧老闆主動提出開車送他們。周生辰把時宜抱回房間,幫時宜擦乾身上的雨水,時宜緊緊摟著他的脖子,逼周生辰發誓絕不和任何女人親密接觸,即使將來她先行一步離開人世,周生辰也不許有二心,時宜承諾下輩子補償周生辰,周生辰都一一答應下來,時宜再次沉沉睡去。

周生辰上床睡覺,時宜睡夢中摟住他,嘴裡念叨著想吃石榴。周生辰一早向客棧老闆打聽賣石榴的地方,老闆讓他去24小時便利店去買,可老闆沒車,周生辰就騎上他的電動車去找超市。周生辰開著車找遍烏鎮,終於買到了石榴,他把石榴籽一個一個剝出來,時宜從小就愛吃石榴,她開心地大快朵頤。

時宜和周生辰一起回到上海,周生辰本想去住單身公寓,時宜帶他回家,還給他準備了書房,兩個人開始同居生活。

 

第17集周生辰和時宜開始同居

周生辰一早準備出門,時宜急忙追出來,把他強行拉到床上,還把窗簾拉得嚴嚴實實,周生辰被搞得一頭霧水。時宜打開投影儀,天花板上立刻展現出璀璨的夜空,空中繁星點點,照亮房間的每個角落。

時宜歡迎周生辰入住他們的家,由於她晚上經常加班,特意準備了這個讓周生辰打發寂寞,周生辰很感動,他靜靜在床上陶醉了幾分鐘,就起身出去買接線板,時宜被他氣得哭笑不得。周生辰去附近超市買了接線板,服務員拉著他推銷,周生辰經不住她的苦苦糾纏,就買了一大包零食回來。

今天是周生辰和時宜同居的第一夜,周生辰要去開視頻會,時宜來不及去買菜,只好翻出家裡所有食材,做了蔥油拌面和幾個小涼菜。周文幸和管家坐在湖邊閒聊,不由自主說起了梅行,周文幸想起小時候在梅行家的種種趣事,迫不及待想見到梅行,穗穗和管家就陪周文幸來到梅行的住處。穗穗好奇追問梅行選女朋友的標準,梅行極力迴避,穗穗百般糾纏,梅行寫了一副詞牌名的上聯,想找那個能對上下聯的人,他隨手把上聯發給周生辰。

周生辰在書房工作到很晚,時宜給他送來一杯熱牛奶,周生辰收到梅行的郵件,就讓時宜試著對下聯,時宜很快對上來,周生辰第一時間發給梅行,梅行猜到是時宜對的,把她當成知音。周生辰忙完工作就睡在沙發上,時宜給他準備了睡衣,讓他回床上一起睡。

半夜,時宜把被子全捲走,周生辰甘願受涼也不想吵醒她。第二天,周生辰特意包了一艘烏篷船,帶時宜一邊遊湖一邊吃飯,有一對大學生情侶也想到船上吃飯,可沒有多餘的船隻,老闆就想讓周生辰夫婦和他們同游,時宜滿口答應。

雖然有人同游,可絲毫不影響時宜的心情,她和周生辰談古論今,聊得熱火朝天。天突然下起了大雨,那對小情侶先下船離開了,周生辰脫下外罩,護著時宜趕回停車的地方,周生辰事先準備了乾淨的衣服,他在車外淋著雨讓時宜進去換衣服。

時宜換好衣服,把周生辰叫進車裡脫掉濕衣服,時宜死死盯著他,周生辰很難為情。回家的路上,周生辰隨口問起時宜喜歡不喜歡小孩,時宜如實回答喜歡。到家以後,時宜特意換上性感的睡衣,想和周生辰盡快生個孩子,沒想到周生辰竟然是想要帶花童的西式婚禮,時宜很尷尬,只好獨自回去睡覺。後來反應過來的周生辰趕緊會臥室睡覺,討好時宜。

時宜和周生辰剛起床,時圓圓就帶著爺爺和奶奶來時宜家,時宜借口周生辰要去研究所,趕忙把穿著拖鞋的他送出門。周生辰擔心爺爺和奶奶為他們同居的事生氣,時宜答應會妥善處理。

爺爺不問青紅皂白劈頭蓋臉訓斥時宜一頓,時圓圓拚命替周生辰說好話,拉著爺爺去看周生辰養的螃蟹,為時宜化解尷尬。周文幸想定制幾套西裝送給梅行當生日禮物,小曼的二哥擅長做西裝,可他堅持要親自為客人量體裁衣,周文幸想給梅行一個驚喜,現在也只好作罷。

 

第18集周文川離婚要娶小曼

時宜把時圓圓叫到房間,打聽到父母讓她和周生辰分手,時宜已經和周生辰偷偷領證了,時圓圓提醒她妥善處理此事,以免惹怒家裡的人。

周生辰買了一雙鞋換上就去研究所上班,正華大學的兩個教授慕名來找周生辰合作,所長帶他們參觀周生辰的實驗室,周生辰很抱歉,他在西安建了新的實驗室,實在無暇再顧及其他。梅行和父親一起來周家,秦婉和周生行趁機撮合周文幸和梅行,梅行找借口推諉,周文幸不想強人所難,趕忙拉著梅行躲出去。

周文幸和梅行出門看到小曼和她二哥,二哥猜到周文幸想給梅行定制西裝,就上下打量梅行,周文幸趕忙阻止他。父母得知時宜和周生辰已經同居,就讓時宜帶周生辰回家吃飯,時宜早早來研究所接周生辰下班,周生辰換了一身西裝跟她回家,時宜暫時不想公開已經領證的消息,周生辰答應一切都聽她的。

時宜一回家就被母親拉到房間裡問責,周生辰只好陪時父下棋,時刻關注著時宜和母親的談話。母親提醒時宜慎重選擇自己的婚姻,時宜認定周生辰最適合她,還說了周生辰很多好話。周生辰主動幫時父做飯,還忙前忙後做家務,飯後,時宜借口周生辰晚上還有工作,拉起他的手就離開了。

時宜勸周生辰不要緊張,相信父母很快就能接受他,時宜擔心秦婉不能接受他們結婚的消息,周生辰就講起了秦婉和他們兄弟姐妹之間的關係。鄰居的大狗突然衝著時宜狂叫不止,周生辰本能地護住時宜,時宜不怕狗,只是從小貓狗見了她就狂躁,算命的人說她不該出生,周生辰很詫異。

周生辰明天凌晨要回鎮江老家,時宜因為工作太忙不能陪他,周生辰也不想時宜回去面對那些是是非非,時宜很早起床準備了熱乎乎的早飯,讓周生辰和林叔帶在路上吃。周文川一回國就來找小曼,把離婚協議書放在茶几上,周文川向小曼求婚,小曼期待已久,她當場同意。

周文幸來給梅行送早飯,無意中在電腦上看到周生辰和時宜在不來梅遇險的事,周文幸很擔心,詳細打聽了事情原委,梅行從德國警方瞭解到那就是一場糾紛,周文幸心裡很不安。梅行要為周生辰準備上午見長輩的文件,答應下午去找周文幸,周文幸只好先走。

周生辰準時回家見長輩,他們一見面就催周生辰舉行婚禮,周生辰答應盡快籌備。保安小李見過幾次周生辰,得知他是時宜的丈夫,擔心時宜被騙,就向她確認了一下,時宜承認周生辰是她的老公,小李替時宜不值,以為她找了一個依靠女人的壞男人,忍不住和保潔阿姨大發牢騷,保潔阿姨也隨聲附和。

周文川帶小曼去見外婆,跪下求外婆答應他們的婚事,外婆看他們倆已經死心塌地,也只好同意。由於時宜和周生辰晚上睡覺搶被子,時宜不小心受涼感冒,可她還是覺得兩個人的生活很幸福,曉譽精心照顧她,還不時拿她和周生辰的事打趣。

 

第19集周文幸懷疑周文川加害梅行

時宜因為身體不適早早躺在床上,看到旁邊空空的,突然感覺很孤獨。周生辰發信息問候時宜,她遲遲沒有回應,周生辰不放心,和梅行連夜開車回上海。

時宜病情加重,她只好打電話向美霖求助,美霖和王應東在同一個飯局應酬,王應東就陪她一起來醫院,醫生安排時宜在急診室的椅子上輸液。王應東到樓下繳費的時候,周生辰匆匆趕來醫院,美霖趕忙把王應東叫走。周生辰對王應東的到來大為不滿,他強忍著沒有發作,對時宜噓寒問暖,想給她換一家醫院,時宜覺得沒必要,趁機偷偷親了他一下。

周生辰出去打電話找人幫忙,很快給時宜安排了一間病房,時宜看出周生辰吃醋了,周生辰對此供認不諱,他擔心時宜被搶走。梅行去郊外的茶廠找趙老師喝悶酒,他借酒澆愁,很快就喝醉了。

穗穗和林飛情投意合,穗穗幫他洗腳,林飛答應也幫穗穗洗,兩個人正說著情話的時候,周文幸急匆匆跑來,讓林飛去茶廠把梅行接回來,穗穗嚇得趕忙躲走。林飛開車去接梅行,半路上被歹徒攔截,林飛把手錶交給他們,他們不依不饒,對林飛拳打腳踢,梅行下車幫忙,也被打得鼻青臉腫。多虧林叔及時趕來,三拳兩腳把歹徒們打跑。

林叔想送梅行回家,梅行不想周文幸看到他這個樣子擔心,就讓林叔送他去醫院,拜託林飛隱瞞他們被搶劫的事。林飛急匆匆趕回家,周文幸一直在等他們,林飛謊稱梅行喝得太多,就留在茶廠睡了,周文幸信以為真,安心回去睡覺。

時宜病情漸漸好轉,看到周生辰寸步不離守在她身邊,她感覺很幸福,讓周生辰到旁邊沙發上休息。時宜一個人睡不著,拉著周生辰陪她聊天,周生辰假裝睡著不理她,想讓她好好休息,時宜賭氣抱著被子和周生辰擠在沙發上睡覺。

梅行一早回到住處,看到周文幸靠在沙發上睡著了,梅行給她蓋上外罩,周文幸突然醒來,看到梅行受傷,想起來給他處理傷口,突然感覺頭暈目眩,梅行趕忙拿出急救藥讓她喝下去。周文幸追問梅行受傷的原因,他閉口不談,周文幸只好去找林叔打聽,林叔顧左右而言他。周文幸懷疑此事是周文川在幕後主使,就來找他對質,周文川矢口否認,還百般狡辯。

時宜病癒出院,周生辰精心照顧她,給她熬了白粥,時宜想加點白糖,周生辰只給她四分之一勺。時宜和周生辰商量家務分配方案,周生辰一切都聽她的安排,願意承擔她不愛做的事,時宜很開心,覺得自己這個婚結對了。

周生辰開車送時宜上班,時宜帶他去錄音棚參觀,周生辰詳細瞭解了時宜的工作情況,不禁對她刮目相看,最後,時宜帶周生辰來到天台,周生辰拿出工資卡交給時宜。王應東隨後來錄音棚,周生辰立刻警覺起來,時宜反覆講明對王應東不感興趣,周生辰就是無法釋懷,時宜喜歡看他吃醋的樣子,緊緊抱著他不放。

秦老太太得知周生辰和時宜週末回來,就勸秦婉對時宜好一點,她後悔當年拆散了秦婉和周生行,勸秦婉不要重蹈她的覆轍。

 

第20集周生辰帶時宜回家過節

秦婉把周生行叫來,特意溫了一小壺酒,周生行很感慨,他們最後一次這樣喝酒還是六年前的事,秦婉借口四叔孤獨,讓周生行週末帶著周生仁去陪四叔,周生行對她的用意心知肚明,周生辰週末要回來過中元節,秦婉擔心他成為周生辰的絆腳石,才故意找借口把他支開。

周生行一早帶著周生仁回去看四叔,四叔向周生仁打聽周生辰未婚妻的情況,周生仁如實回答。周生辰準時帶時宜回老宅,周文幸很開心,拉著梅行去湖邊找他們,周文幸想抓一隻蜻蜓回家玩,梅行急忙攔住她,時宜解釋蜻蜓和蟈蟈都是鬼魂的化身,帶回去不吉利,周生辰不相信這些迷信的東西,梅行卻認為應該有敬畏心,

時宜把螃蟹的缸蓋起來,周文幸以為螃蟹怕曬,梅行笑稱螃蟹曬久了會熟,時宜被逗得忍俊不禁,周生辰看他們聊得這麼投機,心裡酸溜溜的。全家人一起吃飯,佟佳人謊稱周文川去釣魚了,秦婉也沒有多問。

飯後,梅行給周文幸講竹林發生的鬼故事,緊接著又講藏書樓的事,時宜正好過來,周文幸趕忙制止他,擔心時宜再也不敢去藏書樓,周文幸無意中透露梅行用詞牌名對聯選太太,梅行馬上打斷她的話,拉著周文幸匆匆離開。

周生辰很晚才回房間,看到時宜睡在沙發上,就把她抱到床上去睡。周生辰不想打擾時宜,偷偷把鬧鐘關了,時宜很晚才起床,錯過了吃早飯的時間,穗穗親手做了糯米藕給她送來,時宜很喜歡。周生辰跑到藏書樓找禮物,相送時宜一件實用的東西,後來考慮是中元節打算延後再送。

今天是中元節,外婆想回家,秦婉很痛快答應,她不想讓母親發現周文幸病情加重,周生辰開車送外婆,時宜提醒周生辰早點回來。外婆發覺秦婉今天不對勁,懷疑家裡出了什麼事,周生辰找借口掩飾過去。

秦婉拜託梅行的父親找來心臟方面的專家為周文幸會診,教授檢查發現周文幸的心臟功能已經無法挽回,只有心臟移植才能救活她,周生辰和梅行都很傷心,他們一起祈禱周文幸平安無事。

天漸漸黑了,時宜陪周文幸坐船去小河裡放水燈,周文幸虔誠地祈禱全家每個人幸福安康,她知道自己時日不多,如果她死了,不求時宜和周生辰每年來看她,只要心裡想著她就好,時宜不許她胡思亂想。周文幸突然咳嗽不止,時宜發現她手冰涼,趕忙把衣服脫下來給她披上,勸她早點回家,船夫調轉船頭,周文幸站立不穩差點摔倒,時宜趕忙扶住她,結果不小心掉進河裡,船夫不會游泳,周文幸不顧一切跳下去救人。

周生辰和梅行得知時宜落水了,他們趕忙過去救人,時宜一直昏迷不醒,周文幸高燒不退,秦婉不許消息外傳,管家偷偷告訴梅行實情。周生辰不吃不喝,寸步不離守在時宜身邊,穗穗一早送飯來,把昨晚的飯菜端走,她拜託林叔勸勸周生辰,林叔也無可奈何,他硬著頭皮進去,苦口婆心勸周生辰吃飯,他現在不是一個人,應該為時宜保重身體,周生辰答應一會再吃。時宜迷迷糊糊醒來,周生辰欣喜若狂,讓穗穗準備清淡的飯。

 

第21集秦婉想拆散時宜和周生辰

秦婉正和周家的長輩們閒談,周生辰怒氣沖沖來找周文川,要和他出去單聊,長輩們見狀,趕忙和秦婉告辭離開。

周生辰懷疑周文川暗中搞鬼陷害時宜,周文川百般狡辯,周生辰一氣之下狠狠打了他一耳光,然後負氣而走。秦婉和佟佳人聞訊趕來,周文川想去找周生辰算賬,秦婉拚命攔住他。周生辰來找梅行,才知道周文幸在這裡養病,周文幸硬撐著起來向周生辰賠罪,都是因為救她才讓時宜落水生病,周文幸想親自去找時宜認錯,周生辰拗不過她,只好帶她去見時宜。

周文幸連連向時宜道歉,時宜根本就不怪她,梅行好說歹說才把周文幸勸走。林飛向周生辰報告外婆生病的消息,周生辰第一時間趕過去探望,然後留下來照顧外婆整整一晚上。秦婉親眼目睹周生辰連日來為這個家忙前忙後,對他心生感激,周生辰明確講明時宜也是他的親人,希望秦婉善待時宜。

穗穗熬了白粥給時宜,時宜不想喝,周生辰加了四分之一勺白糖,時宜才肯喝下去,周生辰送給她一個平安扣,詳細瞭解她落水的全過程,時宜知道周生辰這幾天沒有休息好,就讓他躺下一起睡。周生辰因為勞累過度很快就沉沉睡去,時宜仔細端詳他英俊的臉,心裡充滿憐愛。

周生辰一口氣睡到天黑,時宜想明天去看看外婆,周生辰讓她有心理準備,外婆可能不認識她了,時宜很難過。周生辰一早帶時宜去看外婆,進門就遇到秦婉,秦婉對時宜態度大變,連連向她表示感謝,還對她噓寒問暖。外婆時而清楚時而糊塗,她誤以為佟佳人懷孕了,秦婉叮囑周生辰不要說破佟佳人沒有懷孕的事。

周生辰拉著時宜進去,看到外婆拉著佟佳人的手問東問西,周文川站在一旁默不作聲。外婆沒有認出時宜,周生辰就給她介紹,外婆讓他們四個年輕人去聚一聚,周生辰趕忙找借口推辭,外婆詳細講解讀了君子三戒,勸周生辰和周文川兄弟倆不要因身外之物起糾紛,他們倆都保證會和睦相處。外婆要送給時宜祖傳的十八子念珠,時宜說明上次就送給她了。

第二天一早,秦婉派人來請時宜和周生辰一起喝茶,他們倆很意外,可還是準時來赴約。秦婉詢問時宜和周生辰相識相戀的過程,時宜承認她很喜歡周生辰可愛單純的性格,以及周生辰對工作認真負責的態度,秦婉一陣見血指出時宜不適合這個大家庭,她處理不了複雜的人際關係,秦婉勸時宜離開周生辰,重新回到自己簡單而輕鬆的生活。

周文幸和佟佳人匆匆趕來,秦婉趕忙岔開話題,謊稱他們在聊時宜的畫,周文幸讓時宜現場再畫一幅荷花,周生辰主動提出還原那副畫,他畫得惟妙惟肖,周文幸很喜歡,秦婉卻看出兩幅畫意境不同,周生辰即興賦詩一首,時宜不禁對他刮目相看。

周生仁費盡周折才獲准離開老家,他一回到家就來看秦婉,以為那是時宜畫的荷花,秦婉說明是周生辰畫的,而且她還從周生辰的荷花中看出堅持和反抗。時宜終於領教了秦婉的厲害,她對這個家望而卻步,周生辰承諾做她堅強的後盾。

時宜讓穗穗準備滋補身體的藥膳,周生辰硬著頭皮喝下去,穗穗打著送水果的名義,不停地出入時宜和周生辰的房間,林飛不許她打擾周生辰夫婦的二人世界,穗穗口口聲聲稱要讓他們倆盡快度過熱戀期,進入老夫老妻的狀態。

當天夜裡,周生辰坐在電腦前工作,時宜捧著一本書心不在焉走來走去,最後,時宜把周生辰按在沙發上纏綿悱惻。穗穗突然闖進來喊周生辰,他們倆嚇得趕忙分開,周生辰從穗穗口中得知周文幸病情加重,他和時宜說明情況,然後跟著穗穗走了。

 

第22集周生仁帶外婆等人來時宜家

周生辰走後不久,時宜就開始腹痛,她疼地在床上打滾。周文幸舊病復發昏迷不醒,經過醫生的全力搶救,她終於甦醒過來,可是已經奄奄一息,周生辰看著氣若游絲的周文幸,心裡很難受。

周生仁一早來向周生辰報信,時宜昨晚突發急性闌尾炎,因為秦婉不許林飛進客房,他只能等天亮以後讓周生仁來傳信。周生辰急忙趕回去看望時宜,她還在昏迷,周生辰不想讓她繼續留在這個窒息的氛圍裡受罪,當即決定帶時宜回上海治病。

時宜終於甦醒過來,得知自己已經回到上海的家,感覺輕鬆了許多,周生辰趕忙給她做飯。接下來的幾天時間,周生辰請假在家照顧時宜,時宜的病情漸漸好轉,保安看到周生辰工作時間去逛超市,誤以為他是無業遊民。

宏曉譽帶杜風來看望時宜,他們三人在客廳談天說地好不熱鬧,周生辰把自己關在書房工作,時不時出來關心時宜有什麼需要,宏曉譽得知周生辰請假在家照顧時宜,羨慕她命好,還讓杜風好好學習。

穗穗覺得時宜的闌尾炎和她頻繁送食物有關,她很內疚,林飛對她好言相勸,周生仁要去上海看時宜,拉上林飛和穗穗同行,周生仁還叫上外婆和時圓圓一起來時宜家。時宜正在衛生間洗漱,趕忙換衣服出來見外婆他們,時宜想給他們訂酒店,周生仁和時圓圓都不想住酒店,堅持要住在時宜家。

周生仁來到時宜和周生辰的臥室參觀,他好奇地問東問西,求時宜經常回鎮江看他,時宜滿口答應。周生辰進屋叫周生仁和時宜出來看電影,他們圍坐在沙發上看恐怖片,周生仁嚇得大呼小叫,緊緊抓著時宜的胳膊不放,周生辰忙前忙後端茶倒水。

時宜把臥室讓給外婆,周生辰幫外婆洗腳,外婆在時宜面前連連誇周生辰聰明,相信他們倆的孩子更聰明。周生仁睡在沙發上,林飛在旁邊打地鋪,不停地埋怨周生仁不住酒店,要在這裡受罪,周生仁就想住在時宜家,兩個人一言不合就發生了激烈的爭執,周生辰趕忙出來制止他們。

時宜和周生辰安頓好大家才去睡覺,時宜從沙發上下來,和周生辰一起打地鋪,兩個人互相說著情話,然後相擁而眠。時宜一早起來做肉餅,周生仁大快朵頤,他想放假再來時宜家住,時宜歡迎他隨時來。

何善得知周生辰住在時宜的房子裡,忍不住拿他打趣,周生辰卻不以為然。秦婉派管家去上海接周生仁他們,時宜和周生辰目送他們離開,心裡有些許不捨,時宜想等搬到新房就讓外婆一起來住,周生辰知道外婆不肯離開老房子。

 

第23集周文川篡改周文幸檢查結果

周文幸要去上海看病,她擔心自己有去無回,讓管家推著她去後院欣賞一下上山的美景,她觸景生情,心裡感慨萬千。梅行不想讓周文幸坐著輪椅到大門口,就抱著周文幸把她送上車。

時宜和周生辰來小曼姐弟三人的工作室試禮服,婆婆透露了周文川和小曼在一起,而且小曼懷了周文川的孩子,周生辰早就知道此事,時宜很吃驚。婆婆來醫院看周文幸,鼓勵她堅強面對,梅行忙前忙後辦手續,向醫生瞭解周文幸的病情,並把檢測報告拿給周生辰和時宜過目。

周文幸想送婆婆走,順便到樓下曬太陽,周生辰和時宜推著她去散心。周文幸想在她生日之前做完手術出院,時宜堅信她很快就能好起來,周文幸隨口說起梅行喜歡詩詞歌賦,她想投其所好學習這些,卻始終不得要領,周文幸向周生辰打聽梅行曾經交往過幾個女朋友,周生辰對此毫不知情。周文幸勸周生辰把婚禮辦得隆重一點,她要去參加,周生辰不在乎這些事,只要周文幸健康就好,周文幸笑話周生辰不懂得浪漫,替時宜打抱不平。

時宜看出周文幸喜歡梅行,周生辰知道梅行想尋找一段你情我願的感情,而不是單方面的一廂情願。周文幸靠在病床上看恐怖片,她嚇得連連驚呼,梅行不讓她看這種片子,就在旁邊的沙發上陪周文幸。時宜一早送周生辰上班,然後就來找宏曉譽,得知宏曉譽和杜風感情越來越好,宏曉譽好奇她和周生辰這樣的書獃子如何相處,時宜就喜歡周生辰木訥的個性。

管家來醫院照顧周文幸,梅行要去上班,周文幸不捨得,讓他早點回來,還送他一瓶解酒藥,梅行答應忙完就來看她。周文川帶著小曼來看周文幸,周生辰讓小曼在外面等,他獨自一個人進病房。

妍妍來找時宜幫忙調試古箏,時宜隨手彈奏了一曲,周生辰都聽入迷了,時宜檢查琴弦鬆了,答應盡快給妍妍調好。周生辰突然接到周文幸病危的通知,他趕忙帶著時宜去醫院,從林醫生口中得知周文川擅自篡改了周文幸的檢查記錄,故意讓周文幸身體的指標不合格,導致她不能及時手術,而且周文川還和周文幸大吵一架,周文幸急火攻心再次暈了過去,多虧林醫生及時趕來發現周文幸的指標被篡改,他馬上報警。

周生辰得知事情原委,狠狠打了周文川一耳光,警察隨後趕到,帶周文川去做筆錄,秦婉擔心周文川應付不了,讓周生辰去幫幫他,周生辰本來就一肚子氣,他衝著秦婉大呼小叫,然後負氣而走。

其實,周文川想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周文幸的手術上,借此掩蓋他在賬目上的問題,時宜得知真相不禁大吃一驚。周生辰向梅行如實說出了事情原委,梅行氣得咬牙切齒,把手裡的茶杯摔得粉碎。

周生辰想起生命垂危的周文幸就心如刀絞,想用泡澡緩解壓力,可還是無法釋懷,時宜很心疼,又不知道怎麼安慰他,就幫他洗頭,然後默默陪在他身邊,周生辰想抱抱時宜,時宜就和他一起依偎在澡盆裡。

周生辰和時宜一早來醫院,看到梅行一夜未眠守在病房外,周文幸情況越來越糟糕,周生辰趕忙進去看望。時宜本想勸梅行好好陪陪周文幸,梅行已經做好準備,等周文幸手術以後就帶她離開周家,梅行為詞牌名找太太的事向時宜道歉,時宜根本沒放在心上。

 

第24集周文幸舊病復發不治身亡

周生辰失魂落魄從病房出來,周文幸已經生命垂危,奄奄一息,周生辰讓梅行和時宜進去和周文幸說說話。周文幸給時宜留了一段錄音,她要把生命的最後時間留給梅行,想下輩子能很快找到他。

周文幸自稱從小在梅家和醫院兩處跑,她對周家沒感情,只有周生辰和周文川對她最好,周文幸承認她和周文川都知道一個秘密,可不能再告訴時宜,以免給她帶來厄運,周文幸故意讓周生仁留在時宜身邊,就沒有人再敢傷害時宜,她還透露時宜在不來梅遭遇的危險不是偶然,而是人為造成的,周文幸向時宜認錯,她那次故意讓時宜落水,就是想讓周生辰帶時宜離開這個家,不要參與家裡的是是非非,時宜聽完周文幸的錄音,才發覺自己已經淚流滿面。

周文幸拼盡最後一口氣,叮囑梅行好好照顧自己,梅行望著氣若游絲的周文幸,傷心地泣不成聲,周文幸反而安慰他不要難過,梅行答應會一直陪在她身邊,周文幸在梅行的懷裡安然死去,梅行傷心地痛不欲生,時宜隔著窗戶看到這一幕,也忍不住失聲痛哭。

周文川得知周文幸的死訊,急忙來醫院,周生辰對他拳打腳踢,小曼和秦婉趕忙過去阻攔,周生辰怒不可遏,小曼不小心流產大出血,秦婉嚇得大聲呼救,周文川趕忙抱起小曼去找醫生。周生行隨後趕來,看到周文幸的遺體躺在冰冷的床上,他痛哭流涕。

杜風來找周生辰去派出所接受調查,宏曉譽正好來找時宜,她才知道杜風是警察,衝上去和杜風理論,質問他吻合隱瞞身份,時宜趕忙把宏曉譽拉開。梅行失魂落魄坐在周家老宅的門檻上,不由地想起他和周文幸從小到大一起經歷的點點滴滴,以及周文幸臨終的囑托,他的心裡百感交集。

梅行突然聽到熟悉的聲音在喊他,轉身發現周文幸出現在他面前,梅行伸手想去抓住她,周文幸卻不見了蹤影,梅行才意識到自己出現了幻覺。周生辰帶時宜回家參加周文幸的葬禮,全族人都來為周文幸送葬,周生辰親自把周文幸的靈位擺到周家祠堂。梅行站在隊伍的最後面,向祠堂深深三鞠躬,秦婉哭得死去活來,時宜暗暗為周文幸祈福,希望她的在天之靈保佑周生辰。時宜出門看到周生仁蹲在樹下獨自垂淚,對他好言相勸。

周生辰一連幾天不吃不喝不睡,因為傷心過度嗓子都啞了,時宜很心疼,拚命開解他,可他就是無法釋懷。周生辰來派出所做筆錄,杜風勸他節哀。周文川被罰在祠堂反省,他坐在門口黯然神傷,周生行派人把他叫去祠堂,不問青紅皂白狠狠踢了他幾腳,周文川說出他和周文幸都是周生行的孩子,喊周生行一聲爸爸,求周生行為他求情,他不想像四叔公一樣被困在祠堂一輩子,周生行也無能為力,讓他好自為之。

 

第25集時宜得知周文幸身世之謎

周生辰一早出門去派出所找杜風,他很晚還沒有回家,也沒有帶手機,時宜心急如焚,只好打電話給宏曉譽,讓她找杜風打聽一下周生辰的下落,可宏曉譽早已經把杜風拉黑了,時宜趕忙打電話給實驗室。

周生辰買了很多食物,他不想回家,獨自坐在樓下的椅子上黯然神傷,不由地想起周文幸給他攢錢買房的一幕幕往事,心裡百感交集。時宜急匆匆出門去找周生辰,遠遠看到他在椅子上發愣,就把他叫回家。

時宜讓周生辰回房間休息,她來做飯。周生辰躺在床上,眼淚忍不住流下來,他狠狠咬住雙手,不讓自己哭出聲,以免時宜擔心。時宜在外面聽得清清楚楚,她悄悄推門進來,看到周生辰蒙著被子低聲抽泣,就把窗簾拉上,然後默默離開。

天漸漸黑了下來,時宜進屋喊周生辰起來吃飯,她謊稱已經吃過了,坐在旁邊看周生辰吃飯,周生辰給她盛了一碗湯,要兩個人一起吃飯,時宜隨口問起周生辰願意不願意和她一起睡覺,周生辰一時語塞。時宜知道自己睡覺愛搶被子,就和周生辰一人一床被子,周生辰已經習慣了時宜睡在他身邊,讓他有安全感,時宜把被子抱走,繼續和周生辰蓋一條被子。

時宜帶宏曉譽來寵物市場,挑選了一對相手蟹送給周生辰,周生辰很喜歡,宏曉譽當即決定定做一個螃蟹玩偶,送給時宜做結婚禮物。杜風來時宜家看宏曉譽,時宜借口去超市離開了,給他們倆單獨相處的機會。杜風拚命討好宏曉譽,連連解釋他隱瞞身份的不得已,宏曉譽卻不買賬,杜風苦苦懇求宏曉譽原諒他,還拚命哄她開心,宏曉譽才破涕為笑。

杜風進屋來看周生辰,隨口問起他在鎮江老家集資的事,周生辰不想在家裡談工作,讓他去找梅行瞭解情況,杜風只好作罷。時宜和周生辰一起幫相手蟹準備小窩,時宜讓他中秋一起回家,周生辰滿口答應。

周生仁陪時宜和周生辰來看外婆,外婆極力撮合時宜和周生辰在一起,時宜滿口答應。吃飯的時候,外婆催時宜和周生辰好好瞭解對方,他們倆只好做自我介紹,然後互相加微信,周生辰承認第一次在機場見到時宜就覺得她很特別,外婆很開心。

當天夜裡,周生仁突然闖進來,借口怕黑要和周生辰睡在一起,時宜趕忙躲出去。周生辰給周生仁約法三章,不許他隨便打擾他們夫妻的生活,周生仁想向周生辰傾訴心中的苦悶,周生辰讓他痛快哭出來,周生仁傷心地泣不成聲。

時宜突然聽到外面有動靜,趕忙出來一看究竟,看到外婆站在窗前看月亮,就過去陪外婆,外婆把她當成周文幸,迷迷糊糊中透露了周文幸不是周生聞的親生女兒。時宜深感意外,就向周生辰瞭解真相,周生辰早就知道此事,事先沒有向時宜說明實情,就是不想她誤會家裡的事太多。

周生辰一早來研究所,得知隔壁實驗室的學生們和客戶經理鬧矛盾了,雙方吵得不可開交,何善和杜預就過去幫忙吵架,客戶經理用了他們的鋰原料技術投入生產,可是拒不給錢,還吵著要毀約。

周生辰來找客戶經理理論,經理對他惡語相向,周生辰很生氣,讓何善拿來客戶的資料看一下,想讓梅行幫忙打官司,梅行覺得打官司太勞民傷財,周生辰想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想讓這家企業入駐新能源產業園。

客戶經理主動來找周生辰賠禮道歉,答應明天就給隔壁實驗室打款,經理請周生辰吃飯表示感謝,想讓他幫忙引薦梅行大律師,周生辰斷然拒絕。經理打聽到周生辰的妻子時宜是名人,他去而復返,再次向周生辰賠禮,周生辰對他置之不理。

 

第26集時宜帶周生辰留宿娘家

周生辰找梅行幫忙,順利解決了隔壁實驗室和客戶之間的糾紛,學生們感謝周生辰鼎力相助,不但給他加菜,還特意送上下午茶。周生辰派何善和杜預先去西安的實驗室,他隨後趕過去,何善和杜預擔心周生辰和時宜兩地分居影響感情,周生辰相信他們倆情比金堅。

電視裡播放了時宜在頒獎禮後台的採訪,時宜落落大方,美麗動人,同事和學生們都注目觀看。就在這時,時宜突然來研究所找周生辰,她父親請了一個天體物理學家給學生們講座,可對方臨時有事來不了,時宜求周生辰補位,周生辰滿口答應。

周生辰回實驗室拿資料,時宜陪他去大學演講,反覆叮囑周生辰不許笑太多次,以免迷倒學生。時宜在校園裡散步,很快被學生們認出來,大家圍攏過來找她簽名。周生辰的演講很快結束,他不想讓時宜等太久,就沒有給學生們預留提問時間,學生們忍不住拿他的婚姻打趣,時宜來到教室門口向他示意。

周生辰自稱是一個普通人,當眾誇時宜很優秀,如果他不娶時宜,會後悔一輩子,學生們很羨慕,紛紛要求聽他們的愛情故事。周生辰答應讓學生們提問和今天講座有關的問題,有學生好奇他研究金星的初衷,周生辰侃侃而談,博得學生們熱烈的掌聲。

演講結束,時宜誇周生辰今天特別帥,在大庭廣眾之下親了他一下,周生辰很難為情。周生辰一回家就開始手寫結婚請柬,他想每天寫100張,爭取在一個月內完成此事,時宜幫他收拾行李,他們倆要回鎮江參加外婆九十歲生日宴,兩個人一邊幹活,一邊說著情話。

時宜帶周生辰回父母家吃飯,當晚就住在那裡,時宜把螃蟹一起帶過去,拜託母親好好照顧它們。周生辰第一次住丈母娘家,母親忙前忙後恐怕怠慢他,時宜反而勸母親不要緊張。周生辰一早出去吃早飯,回來的時候看到兩個退休老教授一邊下棋一邊聊經濟,他就參與其中,還和老伯下了一盤棋,時宜等了很久也不見周生辰回家,就出去把他找回來。

時宜小時候有社交恐懼症,她不願意坐電梯,就帶周生辰走樓梯,周生辰擔心時宜有危險。時宜透露她曾經主動追求過一個學長,周生辰因為吃醋急紅了臉,時宜只好承認她在開玩笑,發誓一輩子只愛周生辰一個人。

周生辰開車帶時宜回鎮江老家,他們來到印染廠,趙老師透露這家工廠是時宜的,時宜才知道周生辰把父親留下的財產全部轉到她的名下,她很感動。隨後,周生辰帶時宜回周家老宅,秦婉陪長輩們在閒聊,周生辰讓時宜先去休息,他留下來陪大家。

周生辰聽說外婆躲在家裡不肯出來,就帶時宜去勸她,外婆竟然認出了時宜,還埋怨她不把三歲的重孫帶來,周生辰謊稱孩子在家寫作業,外婆催他們再生二胎,周生辰和時宜相視一笑,連連稱是。時宜趁機勸外婆去老宅吃飯,外婆欣然同意。

 

第27集秦婉勸周文川投案自首

小曼來祠堂找周文川,周文川帶她去吃鍋蓋面,小曼借口不餓吃不下,周文川讓她準備好護照,趁中秋和外婆大壽家裡人多的時候偷偷出國。小曼親手做了月餅讓周文川品嚐,周文川看出她有話要說。

小曼承認她和周文川一向感情很好,可他們還有各自的家人和朋友,不能太自私,做事也要考慮是非曲直、善惡之分。小曼忍痛和周文川提出分手,周文川堅決不答應,可小曼已經離席而去,周文川氣得暴跳如雷。外婆跟著時宜和周生辰來到周家老宅,時宜陪外婆賞月,外婆讓她去陪孩子睡覺,隨口問起孩子的名字,多虧周生辰及時趕來解圍,給孩子起名叫周慕時。

當天夜裡,天上突然電閃雷鳴下起雨來,時宜趕忙打電話給母親,擔心螃蟹在窗外淋雨,可上海根本沒有下雨,父親正給周生辰的螃蟹扇風納涼,時宜才放下心來。時宜問起周生辰為何給孩子起名周慕時,周生辰認為周生慕時不好聽,所以才叫周慕時,周生辰想和時宜要個孩子,時宜也正有此意,兩個人纏綿悱惻共度良宵。

周文川眾叛親離,他夜不能寐,獨自坐在祠堂的台階上黯然神傷,四叔公勸他回去休息,周文川還不想睡。秦婉把周家祖宅的所有鑰匙都拿出來,讓周生辰轉交時宜,只求周生辰善待周文川,周生辰想和秦婉好好談一次。

時宜把外婆安頓睡下,周生辰正好回來,時宜向他要藏書樓的一面牆當結婚禮物。穗穗來給時宜送水果,周生辰讓她通知林飛準備筆和墨送到藏書樓。時宜在那面牆上一筆一劃寫「上林賦」,周生辰就在一旁看書陪她。

時宜寫到手酸出汗,周生辰以為她忘詞了,就給她提示下一句,時宜只想坐下來休息一下。很多親戚都來周家參加壽宴,秦婉讓周生辰和時宜出去應付一下,周生辰來向她匯報一件事,警察找梅行瞭解周文川非法集資和走私的事,梅行父親願意給周文川當代理律師,但是前提秦婉要勸周文川去自首,否則後果不堪設想,秦婉答應好好考慮一下。

梅行父親來找周生行,周生行得知周文川的所作所為,他氣得咬牙切齒,他們倆一起等秦婉的決定。秦婉坐在床前苦思冥想一整夜,助理小頌來給秦婉送早飯,她吃不下,讓小頌陪周生行去祠堂把周文川接回來。

周文川想在中秋那天逃走,他悄悄派人去找小曼,被拒之門外,當他得知外地牌照的車輛不許進入鎮子,他知道自己插翅難逃,只好放棄出逃計劃。小頌奉命來請周文川回老宅參加壽宴,周文川出門看到周生行,周生行要留在祠堂替他贖罪。

周文川回到老宅,在門口遇到小曼的兩個哥哥陪著外婆來參加壽宴,他向外婆打聽小曼的情況,外婆對他置之不理。周文川來見秦婉,秦婉讓他跪下認罪,周文川承認所有的罪行,他交代了非法集資以及在德國暗害時宜和周生辰的事。周文川猜到秦婉根本不是請他回來參加壽宴,而是想讓他坐牢,秦婉勸他去自首,梅行父親願意做他的代理律師,周文川滿口答應。

時宜無意中看到周生辰把請柬放到床頭櫃,她好奇地打開看,周生辰親手寫了李白的「浮生如夢,為歡幾何,獨有時宜,唯我所求」等詩句,時宜很感動,當即決定去西安開工作室,她和周生辰就不用受兩地分居的煎熬。時宜向周生辰表明愛意,還說了很多甜言蜜語,周生辰心裡熱乎乎的。

 

第28集時宜為救周生辰受傷昏迷

周生辰下個月要去西安,時宜讓他出去租房子,周生辰想買一套房子。今天是中秋節,也是外婆的九十歲壽誕,周家老宅賓客盈門,張燈結綵,還請來戲班唱大戲,時宜陪外婆來周家老宅,佟佳人早早在大門口等外婆,她今天要回德國了,臨走前想和外婆好好聊一聊。周生辰陪時宜去應酬客人,佟佳人陪外婆看戲,外婆隨口問起周文幸,佟佳人謊稱周文幸剛做完手術正在療養,外婆唏噓不已。

周文川想去自首前看看外婆,擔心自己出獄後外婆就不在了,秦婉同意他去見外婆。周生辰和時宜來陪外婆看戲,佟佳人趁機離開,她走過掌聲如雷的戲台,心裡卻是異常的寂寞與淒涼。

秦婉帶周文川來見外婆,叮囑他不要亂說話。以此同時,杜風和同事著便裝來周家老宅找梅行,他們一起等周文川出來自首。周文川來到包廂,時宜趕忙躲走,周文川拿起桌上的水果刀挾持了時宜,逼周生辰把家產全部還給他,秦婉勸周文川不要魯莽,周生辰強忍心中憤怒,讓周生仁帶著外婆先出去。戲台上鑼鼓喧天唱得正酣,沒有人注意二樓包廂發生了什麼事。

周生仁謊稱周文幸回來了,把外婆勸走。周文川逼梅父把周生辰捆上,梅父被逼無奈只好照辦,周文川把梅父攆出去,還把大門上鎖,周文川把周生辰叫到身邊,一腳把他踢倒在地,周文川不依不饒,逼周生辰再湊近他,周生辰趁其不備把周文川推倒在地。

其實,梅父給周生辰捆了活扣,周生辰掙脫繩索和周文川大打出手,周文川拎起花瓶砸向他的頭,周生辰被砸暈,周文川還繼續對周生辰拳打腳踢,最後,他拿起水果刀想刺殺周生辰,時宜奮不顧身衝上去阻攔,她和周文川撞飛欄杆從二樓墜落而下,台下的觀眾都驚呆了。

周文川傷勢過重,醫治無效死亡,周生辰和時宜一直昏迷不醒,秦婉獨自守在病房外面,周生行隨後趕來,秦婉撲到在他的懷裡嚎啕大哭,他們倆的孩子先後都沒了,周生行也痛不欲生,兩個人抱頭痛哭。

周生辰迷迷糊糊醒來,看到林叔守在他身邊,迫不及待向他詢問時宜的情況,得知時宜還沒醒,周生辰硬撐著起來,一瘸一拐去病房看時宜,看到時宜蒼白的臉,周生辰傷心地泣不成聲,他痛定思痛,決定連夜去祠堂為時宜祈福,林叔默默陪在他身邊。

周生辰清楚地記得小時候,林叔帶他來祠堂,讓他給列祖列宗磕頭,周生辰斷然拒絕,從那天開始,周生辰從來沒有在祠堂下跪過,今天為了時宜,他第一次給列祖列宗下跪,求他們保佑時宜平平安安,林叔也為之動容。

時宜父母和叔叔一起來醫院,叔叔一見面就劈頭蓋臉訓斥周生辰,周生辰百口莫辯,他們要帶時宜去上海治療,周生辰也無可奈何,只好去給時宜辦轉院手續。周生辰望著時宜被救護車拉走,他心如刀絞,林叔對他好言相勸,答應等他傷好之後再陪他去上海探望。

周生辰回家收拾行李,還找了代駕,他要去上海陪時宜。周生辰來到時宜的家,想起他和時宜在這裡度過的美好過往,心裡百感交集。突然有人敲門,周生辰掙扎著起來開門,妍妍來給時宜送寵物螃蟹,因她不會照顧死了兩隻。

 

第29集周生辰對時宜不離不棄

周生辰來醫院看望時宜,時宜嬸嬸攔住他,一再表明時宜父母的態度,強行把他趕走,周生辰想在樓道裡陪陪時宜,嬸嬸堅決不答應,可周生辰心意已決,她也只好作罷。

時母勸周生辰盡快離開,以免影響時宜的聲譽,周生辰堅持要留在醫院陪時宜,並且講明他們倆已經領證結婚,時母讓他找律師準備離婚,周生辰堅決不和時宜離婚,時母勸他趁早死心,這樣拖下去於事無補。

外科主任看出周生辰胳膊的傷很嚴重,擔心他長時間坐著有危險,就讓值班護士盯緊他。周生辰守了整整一夜,一早給時宜父母買了早飯,然後掙扎著去研究所上班。何善和杜預對他噓寒問暖,周生辰說明從今以後他不能加班,每天下班以後要去醫院陪時宜。

接下來一周時間,周生辰一下班就來醫院,晚上就靠在走廊裡的椅子上睡覺,一早就匆匆趕回研究所上班,時宜一直昏迷不醒。宏曉譽勸時宜父母不要錯怪周生辰,而且周家亂七八糟的事與他無關。

宏曉譽勸周生辰好好養傷,多理解時宜父母的心情,周生辰堅持要等時宜醒來的一天。時父和妻子商量,想和周生辰好好談談,看看他有什麼打算,不能總這樣僵著,時母考慮再三,才勉強答應。

時父把周生辰叫進病房,周生辰看到依舊昏迷的時宜,他的眼淚奪眶而出,答應會一直守在時宜身邊,時父想讓周生辰和時宜離婚,周生辰堅決不幹,發誓這輩子都不會和時宜分開,時父擔心時宜再也醒不過來,周生辰甘願照顧時宜一輩子,想給時宜找一個近一點的醫院,方便他隨時來照顧,周生辰還想把時宜接回家,他相信時宜能醒過來,同時也做好了她一輩子醒不過來的準備。

時母被周生辰的一番話感動,可還是不同意他的決定,周生辰發誓絕不離開時宜,相信時宜醒過來最想看到的就是他,時母見他態度堅決,勉強答應他輪流陪護時宜,時父讓周生辰先回去好好睡一覺,然後再來醫院守著時宜,周生辰才肯離開。

周生辰一下班就趕往醫院,時父因為連日勞累一病不起,時母要照顧他,讓周生辰陪著時宜。周生辰緊緊拉著時宜的手,把這一周的經歷事無鉅細全部講給他聽。長輩們一起來找秦婉興師問罪,責怪秦婉包庇周文川,才導致兄弟相殘,秦婉願意承擔一切罪責,想等時宜甦醒過來以後,就把這個家交給她,秦婉就離開周家。

梅父和梅行隨後趕來,長輩們才各自離開。梅行代表周生辰處理家裡的事,他拿出一份周生辰在德國擬定的協議,十年以後把周家交給周生仁全權打理,只有一點要求,家族企業的根基要在國內。秦婉已經決定離開周家,她不參與此事,讓梅行和周生行商量,梅行急忙攔住她,轉達了周生辰的意思,周生辰讓秦婉安心留在周家主持大局。

今天是周生辰的生日,周生辰特意給時宜換上王家婆婆加班繡的雲裳,他在西安已經找好房子,並且徵得時宜父母的同意,周生辰要帶時宜去西安。不久,周生辰帶著昏迷不醒的時宜來到西安的家,他整理行李的時候,無意中看到時宜的筆記本,裡面記錄了美人骨的傳說和小南辰王的平生,以及她和周生辰相識和相戀的全部經歷,周生辰一口氣讀完,他被深深打動。

周生辰不知不覺來到古城牆,坐在那裡癡癡地想著小南辰王和儲妃淒美的愛情故事,保安以為他想自殺,趕忙過來詢問,周生辰不想自殺,只是來這裡散心,保安才放心離開。周生辰當即決定回鎮江辦一件事,他立刻打電話給林叔。

 

第30集時宜和周生辰終成眷屬(結局)

那一年的三月,西安一反常態淅淅瀝瀝下了好幾天的雨,周生辰帶何善出來吃飯,突然接到護士小成的電話,得知時宜手動了一下,周生辰趕忙冒雨跑回家,看到時宜還是昏迷不醒,醫生檢查時宜沒有任何進展,小成承認自己看錯了,周生辰滿懷希望的心徹底涼了。

周生辰一早剛想去上班,小成告訴他一個天大的好消息,時宜終於醒過來了,周生辰急忙跑進臥室,看到時宜真的睜開雙眼,周生辰激動地熱淚盈眶,迫不及待解釋這是他們在西安的家,周生辰不能像小南辰王那樣帶時宜騎馬遊覽美景,他承諾帶時宜走遍這裡的每一個地方。

時宜雖然清醒過來,身體還很虛弱,她做了一個長長的夢,在夢裡周生辰是她的師父,她每天黏在周生辰身邊,陪周生辰讀詩作畫,後來太子想要娶時宜,時宜沒答應,太子竟然要剔周生辰的美人骨,周生辰就離她而去了。周生辰緊緊拉著時宜的手,告訴時宜,他已經回老宅將《上林賦》都寫完了,他發誓和時宜一輩子不分開,時宜感動地泣不成聲。

周生辰親手做了麵條,可時宜想吃辣,求周生辰放一小勺辣椒醬,周生辰不答應,故意坐在一邊大口吃起來,時宜飢餓難耐,求周生辰給她留一點,讓周生辰餵給她吃,時宜大快朵頤。

天上下起了鵝毛大雪,時宜到門外看雪,小成擔心她著涼,勸她不要站太久。周生辰帶時宜來到古城牆,時宜立刻想到一句詩,周生辰不假思索就說出來,保安認出周生辰,讓他們倆好好欣賞雪景,周生辰緊緊擁抱時宜 ,發誓永遠愛她,時宜和他深情相擁,也向他表明愛意。

時宜的學生獲得華星獎,時宜受邀回上海參加頒獎禮,周生辰答應在地下車庫等她。美霖急匆匆來找時宜,透露網上流傳時宜隱婚生子去了,時宜一笑了之。美霖和時宜來到嘉賓席上,獲獎的學生上台領獎,當眾感謝時宜的幫助與鼓勵。幾個大老闆陪著周生辰來看頒獎禮,而且還被安排在最佳位置,時宜很意外,悄悄發信息質問周生辰。

周生辰回信息要帶時宜回家,讓時宜先等他去車庫拿東西,老闆苦苦挽留周生辰,周生辰邀請他五月十一來參加婚禮。周生辰去車庫拿來一雙平底鞋,親自給時宜換上,美霖替時宜擋了好幾個老闆的邀約,催時宜趕快離開。時宜隨口說起網上的傳言,周生辰明確講明暫時不想要孩子,時宜大為不滿。

時宜回家喝完牛奶就吵著要吃油潑面,周生辰只剛想給她做,時宜突然不想吃了,就想把周生辰騙出書房,逼他說清楚不要孩子的理由,周生辰擔心時宜生孩子的時候出危險,可時宜很喜歡孩子,周生辰也只好做出讓步。

周生辰天不亮就到網上搜索孕婦的飲食與保健,以及嬰兒奶瓶的構造和原理,時宜忍不住拿他打趣。時宜來給宏曉譽送結婚請柬,宏曉譽看周生辰親手寫了幾百份請柬,對他讚不絕口。時宜和周生辰的婚禮在即,周家老宅張燈結綵,佈置一新,時宜帶著美霖和宏曉譽來周家老宅參加婚禮。

周生辰匆匆趕回來,他請時宜和朋友們去吃飯,飯後,小曼的兩位哥哥送來很多禮服,讓時宜從中選出六套結婚禮服,周生辰坐在一旁等她。時宜挑選了其中一件換上,她像仙女一樣款款走出來,周生辰眼前一亮,被她清新靚麗的模樣深深吸引,緊接著,時宜又試穿了一件莊重大方的旗袍,周生辰連連誇她好看,時宜挑選了不同風格的禮服,周生辰都很喜歡。

結婚前夜,周生辰想去看時宜,穗穗守在門口不讓進,周生辰只好求梅行幫忙打掩護,梅行支開穗穗去泡茶,周生辰想趁機進去,被穗穗趕出去,不許他們在新婚前夜見面。周生辰想提醒時宜記著喝奶,宏曉譽打開窗戶,好說歹說才把周生辰攆走。

美霖和宏曉譽陪時宜度過單身最後一夜,時宜已經習慣周生辰睡在她身邊,而且她再也不做噩夢了,美霖讓她在孩子和周生辰之間做選擇,時宜毅然決然選擇了周生辰,讓孩子睡嬰兒床,美霖忍不住笑話時宜。梅行想陪周生辰喝一杯,周生辰要等明天婚禮的時候再喝。

半夜,時宜看身邊的美霖和宏曉譽已經睡熟,她悄悄起床,發信息約周生辰見面。周生辰趁梅行熟睡之際偷偷溜出房間,時宜和周生辰在湖邊見面,時宜拿不定主意穿哪一套禮服,又擔心周生辰明天應付不來,她覺得好累,周生辰勸她放寬心,背起她就走。

時宜發現迴廊裡的燈籠上有字,連起來就是整首的「上林賦」,這只是周生辰精心安排的其中一件事,時宜很感動。周生辰讓時宜閉上眼睛,他背著時宜來到藏書樓,時宜睜開眼睛看到那面牆,才知道周生辰特意從西安趕回來幫她寫完了那首「上林賦」,時宜誇周生辰很懂得浪漫,兩個人依偎在一起,欣賞著他們共同完成的傑作。

第二天一早,老陳送給林叔一件一模一樣的紅馬甲,讓他也沾一沾婚禮的喜氣。時宜趴在藏書樓的桌上睡到天亮,周生辰給她送來早飯,時宜忍不住誇他帥。周生辰陪時宜回來換禮服,穗穗急得上躥下跳。

婚禮正式開始,親朋好友齊聚一堂,大家推杯換盞,聊得熱火朝天,林叔站起來說了幾句賀詞,讓大家吃好喝好。宏曉譽出主意讓年輕人喝完酒去鬧洞房,穗穗和林飛死死守在門口,梅行遠遠看到這一幕,他默默離開了。

新婚之夜,周生辰拿起撐桿挑起時宜的紅蓋頭,按照習俗撫摸時宜的秀髮,最後,時宜和周生辰喝了交杯酒,兩個人互相表達對彼此的愛意,周生辰情不自禁想吻時宜,時宜突然制止他,把自己懷孕三個月的事說出來,周生辰開心地合不攏嘴。前世師徒一場,最終有緣無分,今世再續前緣,周生辰時宜終修得圓滿人生。

【圖片cr:一生一世】



贊助商連結


(Visited 7,191 times, 6 visits today)



贊助商連結



贊助商連結



贊助商連結



2 個回應

  1. 珠善表示:

    第24集-周文幸舊病復發不治身亡
    杜風來找周生辰去派出所接受調查,宏曉譽正好來找時宜,她才知道杜風是警察,衝上去和杜風理論,質問他吻合隱瞞身份,
    應該是質問他為何隱瞞身份,

  2. 珠善表示:

    第25集-時宜得知周文幸身世之謎
    時宜帶宏曉譽來寵物市場,挑選了一對相手蟹送給周生辰,周生辰很喜歡,宏曉譽當即決定定做一個螃蟹玩偶,送給時宜做結婚禮物。
    應該是宏曉譽當即決定訂做一個螃蟹玩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