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陸劇 蓬萊間】分集劇情1~15.人物介紹~白宇、鄭湫泓*都市愛情劇

蓬萊間》劇情講述在煙雨胡同18號,身份神秘的「靈物」醫生白起(白宇飾)遊歷世間,千年來利用神秘植物「桃源鄉」的力量治癒「靈物」,使其化解執念回歸正常人類生活。陰差陽錯之下,白起與人類女孩林夏(鄭湫泓飾)相識並意外「同居」,兩人生活發生改變的同時,一段塵封千年的神秘往事也隨之浮出水面。

蓬萊間




 

【分集劇情】

蓬萊間~分集劇情16-35

 

【劇名】:蓬萊間

【首播】:2020年1月6日

【類型】:都市愛情劇

【原著】:路寒「蓬萊間」

【主演】:白宇、鄭湫泓、季肖冰、陳意涵、李明德

【集數】:35集

【簡介】:靈物醫生白起遊歷世間,在為靈物化解執念的過程中邂逅元氣少女林夏,從而揭開一段「千年往事」的故事。

【播放平台】:騰訊視頻

 

【人物介紹】

蓬萊間



白起-白宇 飾

世間唯一的「靈物」醫生,看似高雅冷峻不近人間煙火,實際性格溫暖內心善良。 千年來遊歷世間,利用神秘植物「桃源鄉」幫助「靈物」消除執念回歸正常人類生活,自身卻背負著不為人知的傷痛與心結。 直到遇見林夏,白起隱藏千年的秘密逐漸被解開。

 

 

蓬萊間

林夏-鄭湫泓 飾

煙雨胡同18號房主,金刀林家第26代傳人,半吊子歌手兼演員,白起的房東。 熱情善良的她就像人間「小太陽」,打開了白起塵封已久的內心。 在與白起攜手治癒「靈物」的過程中,兩人也互生情愫,上演了一段唯美浪漫的千年之戀。

 

 

蓬萊間



楊戟-季肖冰 飾

人類世界的外來者,武力值爆棚卻性格呆萌的「天兵」,以消除「靈物」為己任,後成為大明星笑笑的保鏢。 在林夏的幫助下,與天生死敵白起化敵為友,並與笑笑上演了一段傲嬌千金強撩呆萌保鏢的反套路戀愛。

 

 

蓬萊間

笑笑-陳意涵 飾 高高在上的影視明星與富家千金。 一貫被眾人追捧的她,意外喜歡上了呆萌又不解風情的楊戩,為此她聘用對方做自己的保鏢,並在相處過程中逐漸打動對方。

 

 

蓬萊間



阿離-李明德 飾

活潑熱情的人類少年,白起的全能助理兼貼身管家,遊戲小達人。 鬼馬可愛的他經常「語出驚人」、包袱不斷,是眾人的開心果,也是白起與林夏戀情的「神助攻」。

 

 

【分集劇情】

第1集白起林夏爆笑初遇 林夏遇險白起相助

在銀河之外,有一個神秘的星球,叫做蓬萊,那裡的子民能操控精神的力量讓自己不老不死。數千年前,一艘蓬萊之舟在穿越銀河時意外墜落到了地球上,蘊藏著巨大力量的宇 宙方舟化為了無數玉石碎片散落,如若心懷執念的人拿到這些碎片,會被其力量所誘惑化為受其指引的靈物,而蓬萊之舟的倖存者們自此以消除世間所有靈物回收蓬萊之力為己 任,他們也被稱為天兵。

故事的主人公就是這樣一個身為靈物的人,他叫做白起,他因蓬萊之力的影響跨越數千年不老不死,又因為腦海中對一位神秘的天兵女子的模糊回憶,為了達成她的夙願,成為了世上唯一的一個靈物醫生,為淨化靈物而奮鬥。

林夏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女演員,她每天奔波在各個劇組之間,就是為了還上父親林建南欠下的巨額債款,好讓他早點回家。這天,林夏又接到了一個工作,對方希望她穿上跳舞的衣服去生日派對上熱場,她原本不想做,但無奈最後還是被塞進了生日禮物盒裡。

這天是週末,白起住進了一間酒店,他吩咐助手把自己之前落下的快遞安排運送到房間裡,可是沒想到對方卻搞錯了快遞盒,將林夏所在的盒子給白起送了過來。不明真相的林夏還以為白起是今天過生日的壽星,上來就給他跳了一支貼身熱舞,搞得白起以為林夏是個賣身的脫衣舞女郎,罵她不知廉恥,結果卻被林夏踢了一腳,原本尋常人是傷不了白 起的,所以這引起了白起的注意,他將她留在了房間裡,自己出了門去找人。

這時,聯繫林夏的經紀人打來了電話,她這才發現自己走錯了房間,著急離開的時候又不小心摔碎了白起的一個花盆,裡面種的是蘊藏著蓬萊之力的植物桃源鄉,但她並不知情,把東西拿起就走了,找了助理回來的白起回頭就找出了監控,發現她拿走自己的桃源鄉後就更加生氣了。而將桃源鄉帶回家隨手種在水杯裡的林夏只顧著喝酒消愁,沒發現這 植物居然一夜之間自己長出了好幾片葉子。

林夏家裡的房屋一直在出租,但是這天突然來了一個看起來十分富有的項姓男子,一來就說要買下她的房子和這塊地皮,對方見她不肯賣房子給自己,便藉著手裡的一塊玉石中

的蓬萊之力迷惑了她,還讓她自己從這個世上消失。姓項的剛走,白起就帶著自己的助手阿離來了,被迷惑得失了神智的林夏把桃源鄉給了白起,而後便自顧自地往外走。白起 在回程的半路上回想起方才林夏反常的行為,一路追回來便救下了站在橋上要自殺的她,讓阿離把她帶回了自己房間。

桃源鄉一夜之間長了許多葉子,白起和阿離都對此十分驚訝,白起剪下了桃源鄉的一片葉子,讓阿離拿去煎了水來救林夏,這才將她身上的蠱惑解開了,但夜色深了,阿離顧著自己睡覺便將林夏留在了白起房間。

這一夜的夢中,白起看到了繁茂生長成一顆小樹的桃源鄉,還有那個當初將它送給自己的天兵女子,但是他依然看不到對方的模樣,而且剛夢到一半他就被迷糊間爬上床的林夏給鬧醒了,對方還一直抱著他不撒手,他幾番掙扎才逃了出來,最後被逼得只能把床讓給了她。

 

 

第2集林夏得知靈物之事 白起探尋紫弦往事

天兵楊戩從休眠艙中醒了過來,可時間已經過了上百年,世間已面目全非,一切都顯得那麼的陌生,而一身布衣布鞋飛簷走壁的他和現代的這個世界也顯得十分的格格不入。

從白起房中醒來的林夏對自己所處的環境十分意外,更加讓她吃驚的是,白起一來就把靈物和天兵的事情全都告訴了她,搞得她一度還以為白起是個和自己父親一樣的騙子,但白起一個響指讓她回想起了昨日自己經歷的所有事情,她這才有些相信他的話了。白起讓阿離查來了那個神秘人的資料,發現他叫項伯言,而聽到這個名字的林夏想起自己的房 子,轉身便衝了出去,白起阿離也跟了上去。

林夏家的房子已經被她自己在無意識的情況下賣給了項伯言,她進不了門,只好跟著白起阿離來到對方的公司——伯言地產,三人設計進入了項伯言的辦公室,而林夏一見到他就嚇得躲到了白起身後。項伯言手裡拿著玉石,一副十分胸有成竹的樣子,將合同拿給了白起看,但他很快便咳嗽了起來,白起一眼就看出他這是受蓬萊之力影響的症狀,拿了 一支香給他,還留了自己的名片,隨後便帶著林夏離開了。

迷茫的楊戩走到半路上突然看見了昔日的兄弟王枷,對方之前騙他說自己死了,但實則是放棄了天兵的身份和人類組成了家庭,這讓楊戩十分憤怒,因為原本他們天兵二人成組,是應該每人輪值一百年而後進入休眠艙的,如今王枷不願回去,還給了他一些自己調查到的靈物資料,顯然是要讓他今後獨自行動了。

項伯言身邊的女助理大半夜地偷偷跑來白起家,結果被早有準備的林夏和阿離暗算了一棒子,而後又被放到了客廳拷問。她告訴三人,項伯言自從用了白起的那支香就一直沒有醒過來,於是白起讓她帶著自己去見他,女助理將他們帶到了項伯言休息的地下室,路上林夏因為踢翻了滅火器還嚇得掛在了白起身上,這讓白起非常無語。

白起判斷項伯言並不是個靈物,而真正需要被治療的是女助理紫弦,因為他不是人類也不是靈物,只是個由紫弦的執念而生的附屬品,若要救他只能先解開紫弦的執念。白起點起了一支香,想和紫弦一起進入她的腦海裡,但卻沒想到帶著林夏一起進去了,而且他的法力在林夏身上一點作用都沒有,這讓他非常意外。

原來在紫弦的記憶裡,她本是個琴技高超的姑娘,而項伯言是那個唯一懂得欣賞她琴聲的人,他與她一見如故,不惜花重金百兩收她進了自己的府中,即便她一直不願坦白真心也一直留著她,可這事正值局勢動盪,項伯言憂心連累紫弦,幫她安排好了出國的行程,而自己打算去關外,臨行前二人見了一面,紫弦依然未曾坦白自己的真心,多日之後, 紫弦才從別人口中聽說項伯言落魄了,為了不連累自己才讓自己離開,深受感動的她這才換上了他曾經送自己的裙子來到了他住的破屋子找他,他還留著自己的琴,卻不願開門 讓她見自己,說一定要等自己東山再起有錢了再給她做聘禮,這便是項伯言對金錢有著執念的原因。當日的鵝毛大雪中,紫弦為項伯言彈起了初遇那日的鳳求凰,但後者因病重 當夜便死在了房中,追悔莫及的紫弦太過悲痛,用身上帶著的一塊蓬萊舟玉石將他救了回來,可是人死不能復生,活過來的項伯言也只是一個因執念而生的傀儡,一心只想著要 賺錢,可再多的金錢也填不滿他內心的空洞。

 

第3集紫弦放下執念交出玉石 楊戩白起相遇產生誤會

紫弦用玉石將已死的項伯言拉了回來,而此時旁觀的白起突然由手上的玉鐲覺察到了有天兵的到來,於是帶著林夏從紫弦的回憶裡退了出來。白起方才點的那柱香燒完之前,若 紫弦還不能放下執念,那麼她就會變成惡靈,到時便再無回寰的餘地,所以白起此時並不想讓天兵來搗亂,便讓阿離用香去先拖住對方一陣子,自己則再次回到了紫弦的記憶中 。

想要跟上白起的林夏很快也進入了紫弦的記憶,但是一來就遇上了紫弦,沒有了白起手中那把傘的保護,她便成了紫弦的攻擊目標,被對方一路追殺,幸好白起及時趕到將她救下。白起對紫弦好言相勸,希望她放下執念。而林夏原以為只要項伯言不走,這些事就不會發生,於是幾次嘗試後返回來帶上了紫弦,給她換上裙子,帶著她回到了分別的那一 夜去見項伯言,讓她把心裡話都告訴他,兩個相愛的人這才終於得到機會坦真心,紫弦再次為項伯言彈起了初遇時的那一曲鳳求凰,雖然這一幕只是短暫的假象,但也足以解開 心結。

從回憶中醒來的紫弦終於放下了心中的執念,用玉石放項伯言的元神離開,而後將其交給了白起,還把房子的鑰匙還給了林夏,她無意間提起最近有一些靈物經常找項伯言麻煩,所以他時常動用催眠的力量,身體才會越來越差,而白起對這件事似乎十分感興趣。

被迷暈的楊戩在夢境中見到了一位白衣女子,二人似乎曾經相識,而且這位白衣女子和林夏的長相一模一樣,還未來得及多說,他便醒了過來,而白起也在此時找來,將他一擊倒地,警告他不要再試圖插手自己的事,但躺在地上的楊戩見著白起手上的手環,對此感到十分意外,因為他認得那是那位白衣女子的。而白起處理完紫弦的事就打算和林夏劃 清界限,於是三更半夜的就直接就把她扔在了大馬路上,讓她自己回家。

一位神秘的女子不知在何時出現在了伯言地產附近,她似乎也是為了項伯言而來,還親眼目睹了白起與楊戩的打鬥,回頭就報告給了自己的上級,對方只讓她稍安勿躁再選擇其他的目標,她是否會和紫弦提起的那一夥人有關呢。

回到家裡的白起驚奇地發現桃源鄉居然開花了,他回想起自己曾經聽那位夢中人提起過,只有她才能讓其盛開,對此感到十分驚奇。第二天一早,阿離也被開花的桃源鄉驚呆了,他懷疑是林夏的原因,雖然白起極不願意承認,但他自己一澆水,花就消失了一朵,他只好帶著阿離和桃源鄉再次來到了林夏家裡。

白起帶著早餐來道了歉,而後又問起林夏對桃源鄉到底做了什麼,而林夏就按照自己之前的方法朝花上噴了一口水,氣得他扭頭就走了,但是剛一回家就發現花又長了出來,於是他回想了方才林夏刷牙用的杯子和牙膏牙刷,讓阿離全買回來做測試,可是完全不起作用,而且花還都掉光了。

林夏家裡的債主又打來了電話催債,於是她只好跑來求經紀人給自己接工作,而對方非常不耐煩地就把她打發去洗水桶了,但今天恰好公司的大紅人笑笑回來,她見林夏受欺負,便將自己的MV裡的一個女鬼角色給了她,而林夏也正好拿預先支取的演出費還了債。

楊戩在夢中見過的那個女子名叫小舟,是他的朋友,他見白起拿著小舟的手環,誤以為他殺了小舟決心要復仇,於是讓王枷替自己查到了白起的酒店地址,可是卻被攔在了門口

,他只好動用蓬萊之力困住了保安,而後找到了恰好想要出門找林夏的白起,後者見了他也並不意外,先打發阿離離開,而後二人一同乘電梯一路往上。

 

第4集楊戩追擊白起被擊退 白起成為林夏家租客

楊戩來者不善,白起心裡非常清楚,二人原本在電梯裡就要打起來,但礙於中途突然走進來一對母女,只好暫且休戰,尋到了一處空曠之地這才動起手來。白起憑空祭出了一把 黑色的長傘作為武器,三兩招便再次將楊戩擊倒在地轉身離去,讓阿離開車去林夏家,但是執著的楊戩不願放棄一路緊追。於是白起只好將他引進了一處超市,還在他的身上塞 了超市裡賣的女性內衣,搞到最後保安也來了,他只好叫來了王枷替自己解圍,王枷也只能撒謊說楊戩是個智商低下的傻弟弟,這才將他救了出來。可是楊戩還不願死心,還想 叫上王枷和自己一起去打白起,王枷可不是個願意惹麻煩的人,見他這樣便勸他要先融入這個時代,否則會有暴露天兵一族的危險,楊戩這才暫且冷靜下來。

林夏的鄰居小朋友和老奶奶都以為她是個大明星,對她都非常友善,只是有好些小混混債主跑來找林夏的麻煩,還在她家門口貼了好多林建南的照片和大字報,搞得一團糟,不依不饒地要讓她父債女償,只給了她三天時間,還跟她動手動腳的,隔壁奶奶來幫忙還被他們推倒在地,最後還給她全身都潑了油漆,情狀十分狼狽。阿離和白起恰好看到了這 一幕,但白起知道林夏是有些身手的,只是不懂她為何不反擊,而林夏苦笑著告訴他如果不是這些討債的人自己都不知道父親的消息,欠了債讓他們出出氣也就算了,可白起卻 並不打算輕易放過這些人,回頭就拿挖掘機給三人挖了個大坑扔了進去,隨後便帶著他們去給林夏道了歉,還幫林夏還了錢把欠條換了回來,表示自己現在成為了她的債主,如 果她沒錢還的話,可以用幫自己養花作為交換,還讓她跟著自己和阿離住到酒店裡去。但林夏不願意放棄自家的房子,兩人眼看著又要吵起來,於是阿離提出讓白起租下林夏家 樓下的一層,這樣一來可以讓她照顧桃源鄉,二來也可以暫時躲避楊戩,白起這才同意了下來。

雖然白起的態度冷淡,但林夏對他還是非常感激的,而且細心的白起在臨走前發現林夏臉上還有油漆,於是便下意識地伸手給她擦,驚得她差點摔倒,又順勢扶了她一把,一旁的阿離見了眼珠子都瞪圓了,從前可是從未見過白起如此待人,而白起看似淡漠的表面下,內心也是波瀾四起。那三個討債的人被白起嚇得紛紛認他做了大哥,還直呼林夏為嫂 子,心甘情願地給她清理了院子的外牆,於是林夏為了迎接這位潔癖債主的入住,將家裡上上下下都打掃了一遍。

第二天一大早,白起就帶著阿離入住了林夏家的一層,還把她的傢俱和家電都搬了出去,全都換成了自己帶的,林夏心裡不願意,但合約已經簽下了,她也束手無策。

 

第5集笑笑對楊戩一見鍾情 林夏發現靈物求白起幫助

林夏還以為白起大清早就搬過來了,結果一看鐘,居然已經下午三點了,她匆忙間接了個電話,回頭就衝了出去。

王枷建議楊戩到表演培訓中心去學習,於是他便來到了表演學校,這裡的老師一聽說他要報名,所以熱情地接待了他,可他一來就被教室裡表演的學生們奔放的性格嚇到了,扔下錢就走了出去。林夏也恰好來同一間學校報了名,從教室出來的楊戩恰好在路邊與她相遇,發現她和小舟長得一模一樣,於是便一路騎車去追她坐的公交車。

林夏同一家經紀公司的女藝人笑笑被狗仔隊糾纏,無奈之下她只好讓司機瘋狂加速,可是卻因此撞上了騎車的楊戩,她嚇得連忙下車查看,可是楊戩卻突然自己站了起來,狗仔隊的記者也跟了上來對著笑笑一陣猛拍,驚慌的她差點摔倒,楊戩見狀便伸手扶了她一把,而這一幕恰好又成了狗仔的素材。

笑笑這天恰好是要去拍攝MV的,但她因為車禍的原因遲到了,導演對此十分生氣,他原本就認為笑笑不應該臨時把角色換給林夏,但為了工作還是只能將就著讓林夏先打扮上。林夏換裝的時候聽到一旁的同事說這裡的宅子鬧鬼,又在窗邊見到了一個詭秘的人影,心裡頓時起了些疑心。而笑笑這邊卻在剛剛的事故中對英俊的楊戩一見鍾情,無心去拍攝現場,執意要去看楊戩的檢查,結果卻被一片空白的腦CT照片嚇了一跳,楊戩手上戴著天兵的手環,醫生和經紀人不讓他帶金屬進檢測室,所以執意要讓他摘了,結果被他三兩下就推倒在地上,笑笑見狀一路跟出來還在路上摔倒了,就此讓他走掉了。

林夏化上女鬼的妝開始了拍攝,可是片場頻頻出怪事,林夏還沒跳,就有白色的鬼影從鏡頭前閃過,攝制組的工作人員都倉皇逃跑,林夏因此懷疑是有靈物在搗鬼,於是四處查看,結果發現了一個躲在荒宅子裡裝鬼嚇人的小孩,導演對他耽誤自己拍攝很生氣出手打了他,而此時四周的宅子突然像是有了靈性似的動了起來,而導演也似乎被一個女人掐住了脖子差點死掉,對方警告了他一句便放走了他,而林夏將小孩從宅子裡帶了出來。

小孩阿秀執意要回去宅子裡,說自己和姑姑住得好好的,偏偏這群大人要來搗亂,所以自己這才裝鬼嚇人,林夏自此推斷他的姑姑應該是方才制住導演的那個靈物,而且又聽他說姑姑生病了,於是便好心地將他帶回家去找白起,打算讓他來幫忙。林夏帶著阿秀要回家,但是天色已晚沒有車,他們攔下了一輛過路的車,但沒想到車上的兩個都是不懷好意的壞人,他們原本就是受人指使來捉阿秀和他姑姑的,見此機會自然不肯放過,幸好此時公交車突然開來,林夏和阿秀這才逃過一劫。

白起叫來了裝修隊,把家裡整個都翻修了一遍,林夏帶著阿秀一進門就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激動地和阿秀玩鬧時還不小心摔碎了一個茶杯蓋子,所以和白起開口的時候也猶猶豫豫的,只好讓阿離先把阿秀先帶出去買吃的,自己留下來將阿秀姑姑的事告訴了白起,可是對方卻執意認為她出現了誤判,她不依不饒地拉著他要先去看一眼再說,糾纏間白起將林夏壓在了沙發上,此時阿離正好帶著阿秀回了家,二人只好暫且作罷。

 

第6集穆媄拒絕治療變為惡靈 林夏吹響玉笛白起助阿秀

第二天一早,不願放棄的林夏再次跑來白起的房間門口勸說,可是沒想到白起一大早就出門了,獨自去了阿秀家的宅子查看,結果一來便遇上了阿秀的姑姑穆媄,對方以為他綁架了阿秀,表示他要殺自己沒關係,但不要為難孩子。而白起告訴她自己不是天兵,來此地只是因為阿秀的請求,希望可以治療她,讓她恢復成正常的樣子和阿秀一起生活,但穆媄臉上不知為何有著難看的傷痕,她不願阿秀看見自己這個樣子,於是拒絕了白起的好意,還讓他告訴阿秀別再回來找自己。

林夏站在小區門口等著白起回來,還以為他治好了穆媄,但白起表示對方拒絕了治療,而這話被阿秀聽到了,他非常難過地請求白起治好姑姑,還說自己以後可以把賺到的錢都拿來作報答,但白起還是非常冷漠地拒絕了他,此時阿離又突然給他帶來了一個消息,於是他便轉身離開了,而林夏只好帶著阿秀再次回家,希望能夠說服穆媄。

楊戩再次來到表演中心,他想找林夏,但卻不知道她的名字,也描述不出她長什麼樣,於是老師便建議他先報個班在這裡等,既然對方也是學生,這樣總會遇得上的。

白起匆忙離開是為了去見一個人,此人正是那位出現在伯言地產的神秘女人,她靠販賣情報為生,城府極深,連白起也看不穿,而她表示想和白起交朋友,第一次給的見面禮就是一個西山的定位,而阿離恰好之前發了信息告訴白起林夏帶著阿秀回了西山,這讓白起不禁警覺了起來。

林夏帶著阿秀回了宅子找穆媄,對方打發阿秀先回了房,而後將林夏單獨約到了房中,告訴她自己拒絕白起的原因是因為一旦接受治療,自己就會恢復原本的樣子,這樣會嚇到阿秀,所以這才不願接受治療。且她自知命不久矣,請求林夏永遠不要將自己的原本面目告訴阿秀,還希望她能幫忙照顧他。話音未落,前些天的惡靈又追了過來要害阿秀,穆媄挺身而出將其打倒在地,隨後又大聲凶阿秀試圖讓他離開,但惡靈攻勢兇猛,被蓬萊之力控制的穆媄也幾近喪失理智,林夏在重重攻擊下要護住阿秀屬實艱難,幸而白起及時趕到收服了惡靈,這才將二人救下。

穆媄不願接受治療,已經變成了不受控制的惡靈,連阿秀和林夏都有可能傷害,白起表示對此已經愛莫能助,但林夏苦苦哀求他幫幫阿秀,這讓他心裡有些感觸。夜裡,白起安頓阿秀睡下了,而後從懷裡掏出了一支玉笛,那是他曾經的愛人留下的,有著可以壓制惡靈戾氣的能力,但他不是笛子的主人,無法將其吹響。

林夏告訴白起,自己從小被父親扔在家裡,所以不希望阿秀變成和自己一樣,受傷難過的時候都沒人陪,而後還將穆媄的執念告訴了他,原來穆媄之前因為事故容貌被毀而被拋棄,所以不希望阿秀也發現繼而離開自己。可白起告訴林夏,阿秀是個有著蓬萊基因的孩子,他的眼睛能看穿靈物的偽裝,所以他一早便知道了姑姑的原本面貌,一直裝作不知道也是為了不讓姑姑把自己趕走,因為他曾經也是因為這個異能被父母拋棄的,而哭泣著從睡夢中醒來的阿秀也向林夏承認了這一事實。

白起無奈地表示如今只有用笛聲壓制穆媄這一個辦法,可是這世上已經沒人能吹響這個笛子了,林夏聽了這話拿起他手中的笛子便吹,意外的是,她竟然奇跡般地吹響了,白起雖然萬分驚訝,且林夏只會吹小星星這一首曲子,吹得還不太好聽,但如今救人要緊,他燃了一炷香,用林夏的頭髮做了標記,而後便帶著阿秀進入了穆媄的記憶幻境中,打算要讓穆媄知道阿秀並不在意她的容貌,從而消除她的執念。

 

第7集穆媄執念解除玉笛斷裂 白起由桃源鄉發現真相

在穆媄的記憶中,她原是個貌美的女子,有著幸福美滿的婚姻,可是有一天家裡突然失了火,沒能被及時救出來的她容貌被毀,嚇得她的夫君再也不敢見她。

白起帶著阿秀來到了穆媄真實的夢境,在這裡的她極其害怕見人,不願別人見到自己的面貌。此時西山突然地震,香又燃到了標記的地方,林夏不願意離開,又吹不響笛子,夢境中的白起也遭到了穆媄的攻擊,正當危急之際,突然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幫助林夏再次吹響了玉笛,而且吹出的還是一首她從未聽過的曲子,笛聲撫慰了穆媄,給了白起和阿秀回寰的時間,解除了穆媄的執念。

可是西山的地震還未停,桌上的香已經燃盡了,宅子眼看著就要撐不住了,林夏先將阿秀和穆媄救了出去,而後又回來試圖叫醒白起,但幾番嘗試後都失敗了,此時房梁突然墜下砸到了她的身上,就在她倒下的瞬間白起驚醒,將她救了出去。這一場風波終於平息,穆媄將做成耳墜的玉石交給了白起,而後白起又讓阿離給阿秀安排了學校上學,這讓姑侄二人十分感動,阿秀還拿出了自己這幾年攢下來的糖紙送給了林夏,他原本還一直留著父親拋棄自己時留下的糖果,但如今也徹底放下了,白起接過糖果,拆開就往嘴裡塞,而後微笑著轉身離去。

在被房梁打到的時候,被林夏放在身上的玉笛斷成了兩截,他有些生氣,但又想到方纔她吹響笛子的瞬間,心裡不知是什麼滋味,於是走到半路就下了車。

林夏這兩天沒有看手機信息,因此錯過了賈導演的約戲,經紀人非常憤怒,但林夏提出讓他再聯繫對方試試看,如果對方誠心邀約,肯定會再給一次機會。

白起再次找到神秘女子,問她那兩個惡靈是如何找到穆媄和阿秀的,因為惡靈一向行事並無章程,而女子告訴他,這件事自己不能告訴他,因為對方背後的人自己惹不起,出賣那兩個惡靈只是因為討厭他們沒有禮貌,也順手給白起作個見面禮。

怯生生的楊戩因為獨特的反差萌在表演中心被女生追得只能躲在電話亭裡,路過的阿離見了他這副模樣,故意為了捉弄他,將他的自行車拿了就跑,最後還給他把輪胎卸了下來扔進了江裡,而後自己把剩下的車架子拿回了家。

白起覺得自己不能再與林夏接觸了,因為發現自己最近改變了許多,於是便收拾了行李打算要搬家,他獨自坐在房間裡望著桃源鄉,表示自己會給它找一個更好的園丁,可桃源鄉卻在此時突然散發出蓬萊之力,猝不及防地將白起迷暈後帶入了記憶幻境,他見到了自己曾經的愛人,當時情勢危險,愛人小舟捨棄了自己的性命換了白起一絲生機,而這一次他終於見到了小舟的面容,發現她竟然就是一直在自己身邊的林夏,於是急忙向阿離打聽她的去向。

笑笑在去參加酒會的路上又遇上了楊戩,發現他背著兩個自行車輪胎,便主動邀他上車送他回家,可沒想到楊戩是個木頭,壓根不帶主動和她搭話的,而笑笑為了搭訕,想要看他手上的鐲子,可是卻被楊戩拒絕。笑笑開玩笑地說他是外星人,可沒想到楊戩當真以為自己的身份暴露,為了降低自己的可疑度,答應了和她一起去參加酒會。

經紀人為了再給林夏爭取演出機會,將她帶到了酒會上,賈導演上次在公司看到了林夏,覺得她搬水桶的樣子十分可愛,想要讓她出演自己的新戲,可沒想到楊戩突然闖出來和林夏搭訕,但見她手上沒有手環又轉身離開了。笑笑對此十分不滿,此時服務生過來送飲品,她不耐煩地推了對方一下,沒想到連帶著把林夏推進了池子裡,不善水性的林夏在水裡瘋狂掙扎,就在此時白起趕到,他毫不猶豫地衝進水裡救起了她。

 

第8集白起悉心照料林夏 玲瓏現身林夏吃醋

數千年前,楊戩追尋著惡靈的氣息來到了一處竹林中的小院子,此處正是小舟與白起的居所,彼時還是靈物的白起受了嚴重的傷,小舟正在想辦法給他治療,覺察到有同類的到來,於是小舟出門迎接了楊戩,為了不讓白起暴露,三言兩語便將他打發走了,這便是楊戩與小舟的初遇。

時間回到酒會上,白起將林夏救了起來,知道罪魁禍首的他非常憤怒,想要找笑笑算賬,但楊戩和林夏攔住了他。白起給林夏套上了自己的外套,把她塞進了車裡,而後便開走了,留下阿離獨自一人在原地。他一路加速將林夏帶到了一處江邊,用意念感知了她從小到大的經歷,發現她的人生非常完整,並不是和自己度過從前那段歲月的小舟。受了極大的精神刺激的他痛苦地癱倒在地,林夏見他非常難過,便不管不顧地一把抱住了他,而白起看著她的樣子,突然莫名的覺得心安。

白起將事情全都告訴了阿離,而後者提出可能是桃源鄉受到了林夏的污染,或者白起也可能只是單純地喜歡上了林夏,所以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白起聽了這話沒好氣地將他打發走了,讓他去給受了涼的林夏送去了姜茶。而林夏也的確因為著涼而生病了,大晚上的一直在打噴嚏咳嗽,吵得樓下的白起也輾轉反側地睡不著,只好上樓來找她,這才發現她發了燒,但房間的窗戶又不知為何關不上,於是便將她裹在被子裡抱著下了樓放到自己房間,而後又跑去了阿離屋裡,把阿離擠到了沙發上。

阿離因為睡了一晚沙發也開始打噴嚏,可是白起瞄了他一眼,只讓他自己去喝感冒藥,然後給林夏送一杯,之後再上樓去修窗戶。此時突然有個女人來敲門找白起,阿離原想拒絕對方,但此人自報家門,說是玲瓏,於是白起便出門見了她,而這玲瓏正是前些日子和白起見過兩次面的那個神秘女子。

林夏一覺醒來發現自己睡在白起的床上,床頭還有感冒藥,心裡十分感動,把自己的被子拿著偷偷出了房門,卻恰好遇上白起在客廳見客,玲瓏自稱是白起的朋友,還表示帶了親手做的蛋糕給大家吃,驚得林夏摔了一跤,幸好是倒在被子上沒受傷。林夏見玲瓏穿著打扮十分講究,頓時有些吃醋,可白起為了不讓玲瓏打林夏的主意,連忙打發她回了房,不甘示弱的林夏很快便梳洗打扮了一番,還穿上了樣式浮誇的紅裙子和高跟鞋,又回到了客廳,驚得白起和阿離下巴都快掉下來了,但她就吃了一口蛋糕就現了原形,不顧形象地大呼超好吃。

白起忙著想打發玲瓏離開,玲瓏卻拿出了繪畫大師海明謙的資料,說他是自己的朋友,而且他手裡有一支蘊含蓬萊之力的畫筆,可以畫出所有人心底最深的秘密,但他最近被一個靈物逼瘋了,所以希望白起能幫忙。後天海明謙會出席一個酒會,所以玲瓏希望白起和林夏能夠出席,借此去給對方治療,白起不想讓林夏捲入這件事,所以不同意讓她去,但林夏一聽費用全包的事,而且不希望玲瓏代替自己陪白起出席酒會,於是便一口答應了下來。

白起單獨送走玲瓏時,問她這次到底想打什麼主意,但玲瓏告訴他這次真的只是幫朋友的忙,而且表示自己已經看出了白起對林夏的感情,因為一個人的眼神是騙不了人的,這話讓白起頗有些不自在。

 

第9集楊戩憂心林夏一路追隨 白起林夏探秘畫家豪宅

林夏對玲瓏的身份十分好奇,又聽白起說玲瓏不是他的朋友,於是心情大好,決定去跟學校請幾天假和白起一起去玲瓏之前提過的天海酒會玩。白起雖然表面上裝作不在意,但也沒有拒絕,又看起了玲瓏拿來的資料。

楊戩在表演課上等了許久也不見林夏,只好出門買飲料,卻因此恰好遇上來學校請假的林夏,她想起之前在酒會見過他,又看他不會用自動售貨機,便出手幫了忙。林夏打聽起了楊戩的來歷,聽說他也是這裡的學生,便問起了他來這裡學習的原因,卻聽他說是故意來等自己的,頓時覺得莫名其妙,見他手上也有和白起一樣的手環,便以為他是和白起一樣的靈物醫生。可是楊戩執意說白起是個壞人,和林夏在一起是有目的的,而且自己以前有個朋友就和白起在一起過,當時自己沒能阻止,後來追悔莫及,但林夏卻只以為他是被白起搶了初戀女友,說完便回了教室上課。而楊戩從林夏處聽說她和白起要去天海,於是便將事情告訴了王枷,還借了一個手機,表示自己也要跟著去。

第二天,林夏便抱著桃源鄉和白起一起去了天海,可是卻沒想到在酒店大堂又遇上了楊戩,後者撒謊說自己是來看畫展的,而後還拿出手機加了林夏的微信,一旁的白起見了吃醋便打發林夏去換衣服,而後又諷刺楊戩是個連迪士尼是什麼都不知道的土包子。

林夏一進酒店房間就發現白起給自己準備了造型師,於是她好生打扮了一番,穿上了漂亮的禮服來到畫展現場,把白起和假扮保安的楊戩都驚艷了。白起見楊戩也在現場,故意和林夏靠得很近惹他吃醋,而後又讓現場保安將他帶出了會場。林夏的裙子上沾了酒,於是她便到洗手間清理了一番,恰好遇上一個叫海棠的好心服務生,可惜很快她就被領班叫走了。

海明謙因身體不適並未親自出席這天的畫展,他的管家蘇長生私下叫走了白起和林夏,帶二人來到了一處酒店套房,正在等待的時候,林夏突然見到海棠想要闖進房,卻被保安攔在了門口,於是走上前去將她扶了起來。而白起這邊海明謙執意說自己沒病,所以他轉身便離開了,可是蘇長生一路追出來,告訴他說自己看到過海明謙的宅子裡有靈物的痕跡,希望他能幫忙,此時楊戩也跟了過來,自告奮勇要幫忙,而白起為了氣他便應下了蘇長生的邀約。

三人跟著蘇長生來到了海明謙的別墅豪宅,因為海明謙對來往人員要求嚴格,所以三人都必須換上這裡的員工服才能進門,林夏打扮成了保姆,而楊戩白起扮做了保安,借此機會四處查探。白起被打發去打掃圖書室,而楊戩去了院子裡除雜草,林夏則打算自己去找個地方睡覺,白起和楊戩都不放心,便不約而同地都留了一個小哨子給她。

林夏見海明謙畫的畫亂七八糟的沒有章法,便向白起吐槽說這個畫家水平連嬰兒都不如,此時吃醋的楊戩又橫插一腳進來,還帶來了一隻狗,取名叫嘯天,尷尬的林夏和白起隨後便一前一後地離開了。

海明謙大半夜地在屋裡畫畫,因為作品不滿意於是發起了脾氣,將畫架摔倒地上驚醒了林夏,後者敲了敲門卻半天都沒聽到回應,於是推門進來查看,卻突然發現了一個模樣可怕的女人的影子,對方還一直跟著她,嚇得她驚聲尖叫了起來。

 

第10集海明謙道出舊時往事 楊戩打斷白起林夏治療

海明謙執意要趕林夏出門,而林夏剛一轉身就又看見那女子出現在自己面前,嚇得她馬上就吹響了哨子,叫來了白起和楊戩,二人剛一趕到,女子就消失了,白起留下來將海明謙催眠,而楊戩追出去後卻沒有發現女子的身影。

白起擔心海明謙再留在這裡不安全,於是第二天一早便讓林夏將他從宅子裡帶走了,而自己和楊戩留下來探查靈物。白起發現其他房間都沒有問題,只有畫室出現過那女子的身影,於是便來到了畫室查探,就此發現了女子的蹤跡,但她並不像是普通的靈物,因為白起的催眠香對她並沒有效果,楊戩一來就將那女子的蓬萊之力收走了,而後二人卻又發現畫室的牆上有一副此女子的畫像,而畫像上有許多蓬萊之力,二人將其吸收後便離開了。

林夏帶著海明謙在酒店裡休息,可是那女子卻不知怎的陰魂不散地跟了過來,海明謙還讓她殺了自己,原本在洗手間的林夏察覺不對立刻追了出來,卻因此受了傷。隨後趕回來的白起見了十分心疼,特別誇讚地為她包紮了腳踝上的傷口,這讓林夏非常感動。

白起讓阿離查了宅子的資料,原來這就是海明謙祖上的家產,而且阿離還查到海明謙早期的畫作上都有少量的蓬萊之力痕跡,於是推斷海明謙從一開始便認識這個女子,而且他如今的情況也都是因為她。海明謙看著白起查到的自己年輕時和那女子的合照,頓時悲從中來,將自己的故事告訴了二人。

海明謙小時候身體很差,但是遇到了一個姓柳的老師,對方給了他一支含有蓬萊之力的神奇畫筆,從那之後他畫技突飛猛進身體也逐漸好轉,老師臨走前將畫筆留給了他,並且囑咐他千萬不要畫心愛的人,否則對方一離開他就再也無法畫畫了,可是多年後與艾琳陷入愛河的海明謙將他的話拋之腦後,他不顧艾琳父親是漢奸的背景,為艾琳畫下了許多副人像,牆上那一副就是他們結婚時畫下的。但好景不長,海明謙發現艾琳背著他去給舊情人花花大少蔡志成當模特,吃醋的他和對方大打出手,回到家後又聽艾琳承認了見蔡志成的事,但他認為愛人背叛自己不值得原諒,於是艾琳離開了他,而他也因此將牆上的人像燒燬了大半。

艾琳走後很久蔡志成才告訴海明謙,當時艾琳和自己很開心是因為懷了他的孩子,而當時她願意當自己的模特也是因為自己拿她父親的背景作威脅,可是追悔莫及的海明謙卻再也找不到艾琳的蹤跡。白起由此推斷,這些天大家所見到的艾琳不是人類也不是靈物,只是由那副畫像而產生的幻覺,所有進出過宅子的人都會受到影響,他答應幫助海明謙再找到艾琳,讓他再見愛人一面,但有一個條件。

白起希望林夏和自己一起進入海明謙的夢境,去到二人分別的那一夜將艾琳挽留下來,但海明謙只是一個普通人類,他的夢境很脆弱,所以他們只有一次機會可以嘗試。

二人來到了分別那一夜的街道上,白起將傘留給了林夏,讓她去拖住即將離開的艾琳,而自己回到了宅子去找海明謙,他沒有了傘的保護,一到宅子就受到了圍攻,只能選擇把所有人都打倒,而後來到了燒燬的畫像前找到海明謙,帶他去見艾琳。而艾琳這邊,林夏為了拖住她不斷地暴露自己吸引注意力,但傘突然打不開了,於是二人扭打在了一起,而在此時突然趕到的楊戩不顧林夏的勸阻將艾琳的蓬萊之力收走了,因此害海明謙失去了見到艾琳的唯一一次機會,林夏因此憤怒異常,醒來後便將楊戩趕了出去。

 

 

第11集海棠解開海明謙心結 林夏發現白起靈物身份

被白起抱住的林夏心裡一時間小鹿亂撞,突然覺得這個平日裡十分高冷討厭的人也可愛了起來,迷糊中的白起一反常態地拉著林夏撒嬌,說她故意把自己灌醉,是個壞人,林夏見他這副模樣只能苦笑著用被子把他裹成了個粽子,還幸災樂禍地給他拍下了照片。

海明謙心裡一直念著艾琳,對她思念成疾,甚至似乎又出現了幻覺,以為自己回到了二人初遇的時候,又牽著手跳起了那支華爾茲,借此向她道出了心底最深的歉意。但話剛說出口,他就發現了眼前的這個女子並不是艾琳,雖然她的打扮與自己記憶中的艾琳一樣,但神態卻完全不同。此時白起和林夏蘇長生從一旁走出,將此女子真實的身份告訴了海明謙,原來她正是艾琳的曾孫女海棠,與她的曾祖母長得幾乎一模一樣,而正是之前海棠與林夏的相遇,才讓林夏注意到了這個女生,之前她想要闖進海明謙的房間也是因為想見他一面。

海棠告訴海明謙,自己從小就和太婆一起長大,而且太婆的房間裡一直掛著當初她唯一帶走的那一副海明謙為自己畫的人像,而且還經常帶著自己去看海明謙的畫展,她當初離開後覺得自己欺騙了海明謙,害怕他不肯原諒自己,於是抱著遺憾生下了當初懷的孩子,也就是海棠的爺爺,只可惜她如今已經過世,二人再無相見的機會,但得到了這個消息,也足以撫慰海明謙的執念。

海明謙告訴白起,自己可以給他畫一幅畫作為回報,於是白起讓他畫下自己的畫像,從而透過畫像看到自己丟失的記憶,於是海明謙畫下了畫像,將其用文件袋封起交給了白起,並且答應了他只要幫助朋友最後一次之後就會將筆送出去,從此之後再也不用。

白起陪著林夏在房間裡收拾衣服,林夏看著自己帶的一大堆沒用上的衣服十分遺憾,但想著犧牲了這些時間換來了海明謙的康復,覺得還是很划算的,結果剛等她抱怨完,白起就告訴她說回去的機票改簽了,因為自己想起有一家餐廳想去,於是林夏高興地換上了衣服跟著他出了門。

林夏認為最近白起的行為特別反常,因為他對自己態度大有改觀,所以懷疑他喜歡自己,但彆扭的白起非常果斷地反駁了她這個想法,見她不高興了又突然拐彎抹角地改口承認,而林夏也扭過頭偷偷笑了起來。

二人來到西餐廳,白起見她不會切牛排便主動上前為她切成小塊,林夏見他手環一直在閃,以為附近有麻煩,便讓他先去解決。但其實手環是因為感知到了一路追蹤過來的楊戩才一直報警,而且楊戩此行來者不善,執意認為白起戴著小舟的手環還和林夏在一起是有陰謀,所以和他大打出手。白起此次也不打算再相讓,便與他交起手來,可是見白起一直沒回來,所以林夏也跟著走了出來,她見二人在打架,便出手阻止,可是沒收住攻勢的楊戩一時失手將林夏推倒在地。看到林夏受傷的白起暴揍了楊戩一頓,原本還想殺了他,但林夏擋在了楊戩面前,因此看到了白起發狂時和靈物一樣發紅的眼睛,知道了他的身份。楊戩原本還想勸林夏,但林夏轉頭又看到他身上的傷口自動癒合,於是轉頭就走了。

白起回到酒店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林夏敲了敲他的門,表示想和他聊聊,如果他願意的話可以直接來,但白起幾番走到她的門口卻又退了回去,就這樣,一夜無眠的二人都沒有等到彼此。

第二天一早,林夏又在門口遇上了楊戩,對方還執意想勸林夏說白起是個壞人,但林夏表示靈物並不都是惡人,希望他能多去看看白起救過的病人,隨後便拉著行李箱踏上了回程。她先回了家,放下行李後,又獨自出了門來到小區門口的小賣部瘋狂打遊戲排解鬱悶的心情。

 

第12集白起為林夏資助遊戲店 沈醉求助白起被拒

海明謙畫下了白起的執念後又複製了一副,將畫筆和複製畫像一同寄給了玲瓏,還表示自己直覺畫像上的此人十分危險,叮囑玲瓏千萬要小心。可是玲瓏剛看完這幅畫像,畫像的主角就來到了她的面前,此人囂張異常,表示此次過來就是為了告訴她自己可以隨時滅了她的口,於是玲瓏這才將白起的資料給了他,表示自己之前躲著他只是為了抬高點價錢,此人也沒多說,拿了U盤就走了。

林夏在遊戲廳玩到了深夜才回家,而白起坐在房間裡,看著海明謙給自己畫下的畫像,眉頭也一直緊鎖著,久久無言,聽到林夏回家的聲音這才有了些反應,因為那畫像上正是林夏的笑顏。

第二天白起難得地起了個大早,還給大家做了愛心早餐,驚得阿離以為他對林夏做了禽獸不如的事情,但林夏下了樓見了早餐也沒什麼特別的反應,見他還不願和自己坦誠,於是轉身就走了,飯也沒吃。阿離勸白起說和女人相處要及時溝通,因為錯過了可能就沒有機會了,白起聽了這話,這才起身出門追了出去。

小賣部的巍叔因為生意不佳打算把店舖轉手賣掉,剛好白起來到這裡找林夏,見了告示便偷偷給了巍叔一大筆錢,讓他繼續把店開著,就為了給林夏一個傷心時能去的地方。

楊戩聽了林夏的話,來到了穆媄和阿秀的家裡探望,聽了二人對白起的評價,又聯想到林夏走之前告訴自己的話,心裡受了極大的衝擊。

江北市的大金主上官煉便是上次來到店裡威脅玲瓏的人,此人表面上是個企業家慈善家但背地裡卻是個控制靈物作惡的大魔頭,玲瓏並沒有被他而嚇退,反而又找了人去調查,因為她想要找的一個人與上官煉有關。

江北著名的廚神沈醉從一場醉生夢死的酒會中偷偷溜了出來,此時他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原本混沌的眼神因此突然清明了起來。

林夏一大早把家裡上上下下打掃了一遍,而後又出門扔垃圾,卻突然發現了睡在自家門口的沈醉,她一眼便將他認出,激動地帶他回了家裡,卻沒想到阿離也是沈醉的粉絲,二人在客廳熱情地招待沈醉,吃醋的白起聞聲走了出來,而沈醉也在此時表明來意,於是白起便帶他進了書房,檢查一番後,他表示沈醉早已放下執念,但如今隨著蓬萊之力的消失,他的壽命也會燃盡,但沈醉告訴白起,自己並不尋求治療,只是死前唯一的願望就是能用這把料理刀再做一頓飯,希望他能幫助自己,為此自己可以付出一切,可是白起還是果斷地拒絕了他。

但沈醉是個聰明人,他看出白起對林夏的感情,便主動約林夏來到自己的餐廳吃飯,林夏也知道沈醉約自己是因為白起,她也正好想讓沈醉幫自己的忙,於是二人一拍即合定下了計劃。

林夏出去吃飯到半夜都還沒回來,擔心的白起一直坐在沙發上假裝看書,阿離還在一旁煽風點火,惹得白起醋意大發坐立難安。等到凌晨一點的時候白起終於聽到了門外的車喇叭聲,於是來到陽台上偷窺,正好看到了林夏和沈醉親密分別的一幕,頓時轉頭就回了房,結果又聽到林夏說沈醉請自己吃飯然後又去逛商場看夜景,氣得把手頭的書一把就摔進了垃圾桶。

第二天一早沈醉又來家裡找林夏,在廚房教她做菜,二人為了氣白起,舉止十分親密曖昧,白起故意搗亂把燃氣灶搞壞了,沒想到沈醉又拉著林夏去滿漢樓吃麵,氣得白起把阿離仍在家裡修灶,然後自己跟了出去。

滿漢樓的老闆陸雨嵐被日本天野飲食集團的負責人天野虎徹威脅,對方想要收購滿漢樓,而且還查到了她的貸款逾期,所以故意收購了她債主的公司,借此全資收購這家餐廳。二人話音未落,沈醉就帶著林夏過來了,陸雨嵐剛被人威脅,見了沈醉也沒什麼好臉色。沈醉向林夏介紹了天野,說他也是個靈物,對方表示自己一直想和沈醉比試,只是沈醉一直沒答應,而後便又開始威脅陸雨嵐,讓她出席明天的收購發佈會,沈醉氣不過,端著面走上前裝作找茬,實則反手就潑了天野一臉,一旁的陸雨嵐看了又好氣又好笑。

 

第13集楊戩入住林夏家中 沈醉提出與天野比試

被沈醉澆了一臉麵條和湯水的天野非常生氣,沈醉勸他有氣衝著自己來,別欺負女人,而後天野便狼狽地離開了。沈醉拉著林夏跑回了對面自己的餐廳,林夏看出他對陸雨嵐的感情,他也非常坦率地承認了。

楊戩來到王枷家中拜訪,表示自己想在此借住,但王枷的妻子不太願意留他在家裡,王枷對此很為難,楊戩也看出來他的情況,於是轉身便離開了。

沈醉和林夏阿離三人在客廳談得十分開心,氣得白起轉身就拿了外套出門了,卻沒想到遇上了拉著行李箱和狗無處可去的楊戩,他正在氣頭上,見了楊戩就想打架,但楊戩卻非常淡定地只問了一句林夏是否還好,而後便從他身邊路過了,搞得白起十分莫名其妙。

第二天早上,白起早早地出了門,而阿離趁機勸林夏寬宏大量原諒白起,卻被她懟了一頓。林夏上完表演課後發現了等在門口的哮天,這才跟著發現了楊戩沒地方住,只能在學校裡搭帳篷的事,楊戩對自己往後的生活很迷茫,而好心的林夏便主動牽著狗帶著他回了家。

安頓好楊戩後,林夏來到了沈醉的餐廳找他,後者讓她穿上了和自己一樣的黑色衛衣,而後來到了天野收購滿漢樓的發佈會上。天野當眾宣佈將收購滿漢樓並且恢復滿漢全席,於是二人便站起來表示反對,沈醉趁機拿出了自己的寶刀,提出要和天野比試一場,還拿刀作為了賭注,如若自己獲勝,則需要滿漢樓的收購權,而如若天野獲勝,刀就讓給他。

白起回到家裡發現了楊戩和哮天,還聽他說是林夏安排住進來的,頓時氣得冒煙,楊戩也不願服輸,二人不方便打鬥便鬥起了法,把屋子搞得一團糟,但此時阿離突然開了直播,發現林夏和沈醉上了電視,而且在屏幕上,沈醉還大聲宣揚要把滿漢樓給自己心愛的女人,可是烏龍的是此時站在他身邊的是林夏,這讓記者產生了誤解,沈醉發覺不對後也連忙拉著林夏逃跑了。陸雨嵐在半路上攔下了沈醉,勸他不要多管閒事,但沈醉表示自己早有收購之意,氣得陸雨嵐罵了他兩句扭頭就走了。

沈醉想要贏下比賽,就需要白起的幫忙,林夏也想起自己把楊戩留在家的事,於是拉著沈醉連忙往回趕,一進門就發現家裡亂七八糟的,甚至連自己最愛的玩偶也被他們拆了,頓時心疼得不行。楊戩首先道了歉,林夏也不好怪他,於是便決定讓他留下和自己一起住二樓。吃醋的白起向她問起了沈醉的事,她只說沈醉對自己十分誠實,一開始就坦白了靈物的身份,而白起卻說沈醉並未告訴她為何自己不給他治療的事,說明他也並不是那麼坦白,二人再次不歡而散,而楊戩則成功入住。

阿離為了讓白起和林夏和好,將玩偶的碎片撿了起來,讓白起去找個地方修補,白起雖然表面上不樂意,但還是拿著玩偶出了門。

林夏一大早來餐廳找沈醉,路上卻遇見陸雨嵐仔細打扮了一番神情緊張地出了門,於是便將事情告訴了沈醉,二人隨後便一路跟蹤著她,發現她去見了一個叫丁總的男人,對方表示只要她願意和自己在一起,就能給她一大筆錢救回滿漢樓。林夏為了試探丁總,穿得非常性感地去引誘對方,結果這個丁總剛和林夏曖昧了一番回頭又來勸陸雨嵐和自己在一起,恰好此時沈醉拿出了自己查到的對方招蜂引蝶的照片,還有方才和林夏曖昧的視頻,當眾揭穿了他的真實面目。

可是陸雨嵐並不領情,她生氣地離開了,還說沈醉只把自己視為生命的東西看作一場遊戲,根本就不在乎自己,沈醉為了不讓她對自己抱有希望,也沒有反駁,任由她給了自己一巴掌,待她氣憤地乘出租離開後便終於昏迷倒地。

楊戩心心唸唸自己的自行車,於是阿離將已經散架的車架子還給了他,可是楊戩見了十分生氣,不肯讓阿離就這樣矇混過關。

 

第14集沈醉道出實情感動白起 楊戩向白起求和被拒

阿離見好言相勸不管用,便搬出了林夏的名頭,說她一定也希望家裡人和平相處,這才平復了楊戩的怒氣。此時林夏突然背著昏迷的沈醉回了家,二人見狀便上前幫忙,將他扶進了屋裡。

白起回家的路上遇見一個裁縫大娘,想請她幫忙修好玩偶,但是對方表示自己只會補衣服,對玩偶也無能為力。

林夏恰好在門口等著白起,一見他便拉著他要進去給沈醉治病,白起趁機威脅林夏,讓他告訴自己是否真的喜歡沈醉,而林夏這才只好坦白說之前和沈醉那樣只是為了氣他。心中暗喜的白起將沈醉救醒之後還不忘給他搞了一杯黃連報復,而沈醉再次私下向白起提出了請他幫忙的意願,並且將自己和那把叫河豚毒的神刀的故事告訴了他。

沈醉生在一個小漁村,他父親就是個非常出名的廚師,偶然間的一天他從河中撈起了傳說中的名刀河豚毒,父親知道自己的兒子絕非凡俗,於是給他做了一碗平安面,送他踏上了去外面闖蕩的路途。多年後,漁村早已荒無人煙,變成了靈物的沈醉再次回到這裡,卻再也見不到自己的父親,於是他一直在不停地尋找一個家,金錢很快便失去了意義,而濫用河豚毒的他也消耗了自己的生命。這天,他突然帶著女伴來到了滿漢樓,他一直對這家百年老店十分仰慕,而來到這裡的第一次,一看到麵條粗細不勻配料不精緻,他就立馬叫來了主廚陸雨嵐,諷刺了對方一番後把面倒掉了,還讓她關門,但陸雨嵐也不是好惹的,隨手拿起一碗麵湯就潑了他一臉,而就是這一次,沈醉嘗到了父親當時做的平安面的味道,家的味道,這讓他感動得落下了眼淚,也就此認識了陸雨嵐,他開始注意到了這個女孩,並想辦法查到了她的背景,就此決定留了下來,買下了滿漢樓對面的餐廳,雖然知道會被陸雨嵐懟,還是經常死皮賴臉地去討她嫌,還經常提出要收購滿漢樓,氣得陸雨嵐見了他就拿著掃帚追著他打。

可是滿漢樓的情況確實不太好,生意一天不如一天,而且又有了沈醉的競爭,陸雨嵐更加難做,但她不想讓自家祖傳的百年老店就此沒落,想了許多辦法拉投資,但對方卻只看上了她這個人,要她拿自己來換投資,這讓她非常絕望。沈醉也知道她的情況,便旁敲側擊地想辦法哄她開心,失意的陸雨嵐當著他的面喝下了幾乎一整瓶的酒,而後便趴在桌上哭了。

就在此時一個從日本來的靈物廚師天野盯上了沈醉的河豚毒,而且為了逼沈醉出手,轉而對陸雨嵐的滿漢樓下手,所以沈醉此次必須要幫助陸雨嵐。白起聽了他的話,聯想到自己和林夏,便就此改變了主意。

林夏得知白起答應幫助沈醉,對此很意外,跑來問白起沈醉到底說了什麼,才讓他改了主意,而白起卻說她不夠善解人意,氣得林夏又和他提天海的事,而彆扭的白起這才把自己親手修補好的玩偶還給了她。

第二天一早,白起來到林夏的房間拿桃源鄉,見她睡夢中還抱著玩偶不撒手,想著自己昨天笨手笨腳修補的情形,覺得也十分值得。

楊戩私下找了白起,表示自己現在知道他不是壞人了,所以打算和他一笑泯恩仇,而之前一直不依不饒是因為懷疑他與小舟的死相關,白起得知他認識小舟,向他問起了她的事,而楊戩告訴他自己與小舟只有一面之緣,當時小舟身邊還有個惡靈,後來自己再回去的時候就發現小舟已經沒了蹤跡,又見著他戴著手環,所以懷疑他殺了小舟。白起由此想起了小舟臨死前的事,當時二人正是被一個天兵同族追殺,而小舟為了保全白起犧牲了自己。想起實情的白起對天兵恨之入骨,表示自己也不打算和楊戩交朋友。

 

第15集楊戩暖心幫助笑笑 沈醉艱難贏下比試

白起回憶起當初追殺自己和小舟的人就是天兵,於是對楊戩心生芥蒂,不願與他和好。而後他便來到了沈醉的餐廳,二人定下計劃要往沈醉的體內導入大量純淨的蓬萊之力,以此幫助他參加比試,雖然這個過程會極為痛苦,但沈醉時日無多心意已決。

白起出門了一整天一直沒回家,而且和沈醉二人都不接電話,所以林夏有些擔心,阿離見狀,這才告訴她,白起出門前說過,這幾天都住在沈醉家。

笑笑的衣服破了一個大洞,她正和小助理在洗手間門口發愁,卻碰上了路過的楊戩,後者聽了二人的對話,又折回來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給笑笑穿上,而後還握起了她的手,表示以後要和平相處,隨後又自顧自地走了。但他走到門口才發現自己的請柬不見了,正想回頭去找的時候,笑笑突然找上了門,她得知楊戩住在林夏家的事情十分意外,而後又問他要了電話號碼。

比試很快就到了,白起給沈醉做完了治療,而阿離林夏帶著楊戩跟著來到了比試現場為他加油。比試三局兩勝,且定下了一日三餐的主題,由三位烹飪界的泰山北斗級人物作評判,沈醉自然是胸有成竹,但場邊卻一直沒有陸雨嵐的身影,這讓他心裡暗暗地有些擔心與失落。

陸雨嵐難過地向滿漢樓剩下的廚師與服務員們道了別,表示自己從今往後雖然不會再擔任主廚,但心會永遠和大家在一起,而這些老員工們也算是看著她長大的了,心中自然也是有萬般不捨。

天野做出了一道非常美味的鮑魚粥,裁判們都覺得非常驚艷,林夏不服氣,天野還拿了一碗給她喝,結果就連林夏都被這粥中美味給迷醉了,一旁的阿離看出了其中的奧秘,是天野在粥中加入了蓬萊之力,這才讓大家都產生了幻覺。但沈醉自然也是有備而來,他用麵筋和野菜做出了一道素餛飩,其作品中的生命力實在讓裁判們歎為觀止,最後自然是贏下了第一局。

天野一直與上官煉勾結,而後者得知比試的消息,便派了手下人藉著贊助商的名頭給林夏送了一瓶酒。休息時,白起再次來到酒店為沈醉治療,為了緩解痛苦,沈醉給陸雨嵐打了電話,對方得知他贏下第一場非常開心,但沈醉的治療情況卻並不樂觀,白起必須借助桃源鄉的葉子給他治療,而如今葉子已經用完,所以沈醉必須贏下第二場。

林夏將送來的酒拿到了沈醉房間,原本三人要一起乾杯,但林夏不小心碰碎了自己和白起的酒杯,所以最後只有沈醉喝了酒。

第二場很快便開始了,沈醉原本以嫻熟的刀工驚艷了裁判,已然勝券在握,但此時酒中毒藥突然發作,他突然昏迷倒地,把一旁的林夏阿離和陸雨嵐都嚇了一跳。而在房間守著的白起回想起方纔的酒也察覺不對,為了不讓林夏自責,他沒有將事情告訴她,而後又勸沈醉放棄最後一場比試。但沈醉覺得自己認識陸雨嵐後才真正地感覺到了生活的滋味,所以這一次決不能放棄,而白起也只好表示保證他能活著上台,剩下的事希望他好自為之。

第三場開始了,天野拿出了自己的殺手鑭——著名的懷石料理,裁判們都對此讚不絕口,而此時沈醉的食材卻在鍋裡燒焦了,於是天野自以為勝券在握。但此時沈醉的耳旁卻突然傳來了陸雨嵐的聲音,他這才看到她來到了現場,陸雨嵐留下話讓他別輸給天野,而後便離開了賽場。時間只剩下五分鐘,已然花光蓬萊之力的沈醉卻突然做出了一碗麵,看似平平無奇,但那卻是他心中最美好的家的味道,這一道用真摯的感情做出的美食感動了挑剔的裁判,最終幫他贏下了比賽,也贏得了滿漢樓的收購權。

【圖片cr:蓬萊間,人物介紹轉載百度百科】



(Visited 1,333 times, 1 visits today)



4 個回應

  1. 愛莓表示:

    小宅好久不見壓~~~先跟你說聲新年快樂!!
    因為常常留言然後忘記自己在哪裡留過言了哈哈哈

    你有看這齣嗎?
    昨天看了兩集~出自對白宇的真愛…忽略很多bug的看下去….
    再那麼劇荒的狀態下~應該會稍微看一陣子….(!?)
    浪漫醫生應該不錯看吧?想養肥一點再看…

    先跟小宅說升新年快樂唷!!!

    • 小宅表示:

      新年快樂
      這部小宅沒看耶,雖然小宅對白宇也有小小的愛
      但那個劇情不是小宅的菜,哈

      浪漫醫生小宅也沒看耶,主角有點不吸引小宅XD
      目前小宅最想看的是玉澤演的新戲《The Game:向著零時》
      還有《梨泰院Class》、《天氣好的話,我會去找你》、《如實陳述》

  2. 愛莓表示:

    Hi 小宅,

    最近都看什麼呢?前陣子我看了一齣不錯的美劇「陌生人」,只有八集,一個假日追完超級過癮的 XD

    然後在等謀殺入門課和國務卿女士….實在太太太無聊了!又把蓬萊間撿回來看,老實說這劇情真的不行…和鎮魂一樣,只能看男主QQ但白宇演技太好看了~只好n倍速快轉到有男主講台詞的地方XD

    快~小宅快給幾齣壓箱寶啊⋯⋯

    • 小宅表示:

      最近看了梨泰院Class、英劇布朗神父、美劇神探林肯、日劇連續殺人鬼青蛙男
      只有梨泰院Class能推薦給愛莓,其他的都不行啊Orz
      如實陳述也可以試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