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陸劇 三生三世枕上書】結局.分集劇情21~56

三生三世枕上書》劇情講述青丘帝姬白鳳九和東華帝君三生三世的情傷癡纏。

青丘國少女鳳九在山間修行時被一頭妖獸攻擊,危急時刻被路過的天國帝君東華所救,從此銘記在心。為報恩鳳九執意跟隨東華與作亂世間的妖君渺落戰鬥。在相處中她發現自己的報恩之情已轉化為愛慕之意。但東華在千百年與邪惡的鬥爭中,已經忘卻了「情愛」二字。為保護鳳九安全,東華將她送到人間,卻不幸令朋友為保護她而死。

鳳九為找到傳說中能起死復生的仙果,進入翼族公主阿蘭若的幻夢之境,重歷阿蘭若的坎坷一生。東華歷經艱辛救出鳳九,發現自己已愛上了她。此時東華重傷發作,自覺命不久矣,只能將對鳳九的愛埋在心底,把對她的思念寫成枕上之書。

本已心灰意冷的鳳九發現了枕上書,感悟到東華對自己深沉的感情,於是毅然趕赴戰場,燃燒生命的力量,戰勝強敵,幫助東華維護了世間和平。最終正義戰勝邪惡,光明戰勝黑暗,東華與鳳九得以有情人終成眷屬。

三生三世枕上書




【分集劇情】

三生三世枕上書~人物介紹

三生三世枕上書~分集劇情1-20

 

【分集劇情】

第21集白鳳九痛失葉青緹欲跳崖 宋玄應歷經情劫再度歸天

宋玄應欲先發制人,彈指之間,刀鋒已至宋玄仁門面。白鳳九和身欺上,一臂順勢曲收,擰其攻勢,令他行刺不得,豈料轉身竟被妖刀刺中,宋玄應發現她傷不流血,察覺始非凡人。

與此同時,葉青緹奉旨速來王陵,臨近入口,正與阿芒迎面相對。阿芒不想戀戰,捏法躲過攻擊,速速逃離,葉青緹心有疑慮,但又掛念王君安危,未曾深究,索性衝進地宮。宋玄應見場面混亂,本想趁此奪取靈璧石,幸得葉青緹及時趕到,宋玄應突感變故,趕忙按下機關,又將靈璧石鎖進石盒。

因被葉青緹壞盡好事,宋玄應惱羞成怒,持刀頻起。白鳳九見葉青緹死死抵擋,吃力非常,不肯輕易離開,剛要上前幫忙,卻被宋玄應尋機下手。葉青緹以身作護,四目相對,任由妖刀刺穿胸腹,強撐一口餘氣,將她狠狠推向宋玄仁,隨後奮力跳起,拉下鐵柵。

石門厚重,搖搖欲關,葉青緹盔甲破碎,髮髻凌亂,似以潦倒世間形容,卻仍保留鐵骨錚錚。他留戀再望,三兩眼,欲把白鳳九音容收入眸中——「頑石毋爛,水無秤浮。我之愛矣,此生不悔!」

宋玄應夥同叛軍作亂,承虞國元氣大傷,經幾番多變,王陵之戰,終是拉下帷幕。

更夫咚鼓,值三更頭。自白鳳九重傷昏迷,宋玄仁將其帶回王宮,經太醫診治,雖是脈象平穩,但卻傷勢古怪,難斷根由。太醫走後,宋玄仁替她拈好衾被,手欲觸人頷,又怕露水深重,本應即走,卻貪戀片刻靜寂,點滴深情皆口述,直至更夫敲四咚鼓時,方轉身闔門而離。

太后聞訊,傷心疾首,一因喪兒之痛,二為親兒罪孽,見宋玄應至今還無責備之意,甚至前來安慰,愈發羞愧。事到如今,歷經此災,太后倒也堪破許多,宋玄仁與白鳳九之間,她不再過多計較往昔種種,更不會妄加干預。

白鳳九夢中相見葉青緹,輕聲喚起,但在恍惚之間,幻化虛無,消失至無蹤。轉瞬睜眼,又是依稀光景,再回首,徒留哀思,她撕下白布條,綁在發頂,願為葉青緹守喪三年。成玉目睹全程,深知白鳳九遭受巨大打擊,但又不懂如何安慰,只好下凡送藥,暗歎人仙不同道。宋玄仁再探月華宮,見白鳳九獨坐涼亭發呆,他心如明鏡,仍是不避,緩步前行,至身旁坐定,試以卑微態度,請求白鳳九忘卻之前,重新開始。白鳳九未及回應,卻在翌日悄然離宮,宋玄仁尋遍多處,終有守城士兵發現九夫人騎馬西去。

待得宋玄仁趕到,白鳳九臨淵而立,白色紗幔飄忽反覆,彷彿形影相吊,如在天外。此地風景曾有故人共賞,此物白鐲亦是故人相贈,如今故人不再,訣別將即,白鳳九心如死灰,道明所愛,隨即縱身一躍,漸長漸遠,徒留宋玄仁撕心吶喊,痛不欲生。

白鳳九借此度化帝君情劫,凡間事了,繼而尋回葉青緹遺體,將其帶到幽冥司處。由於葉青緹死於妖刀之下,且受污濁之氣侵染,即便因緣再啟,也只能化世為妖,想要尋求解救良策,除非找到頻婆樹果,為他再造仙體,化解妖氣,以九天瑤池洗滌凡塵,便可重生成仙。頻婆樹雖然長於九重天和西天梵境等地,採摘不難,但卻近幾萬年久不開花,想要尋得仙果,只能靜等機緣,謝孤栦只有將葉青緹放置緣啟台,暫護周全,好為白鳳九爭取時間。

從此之後,宋玄仁嘔血昏迷,轉瞬幾日醒來,彷彿蒼老數年。後宮愁雲慘霧,太后趕來探望,加以勸慰,然而宋玄仁已無求生慾望,望她令立新君,太后聞言,悲慟欲絕。月華宮內,一燈如豆,燭影幢幢,几案光潔如新,不染塵埃,宋玄仁臨終難窺所愛,唯有抱得回憶憾生,英姿颯爽,傾舞庭院,巧目倩兮,美目盼兮。但見窗外天幕漆黑,星河綴連一線——佳人初現。

承虞國君抑鬱而終,數年後,聶初寅率兵攻打承虞國,奪取靈璧石。經這三秋過半一度輪迴,凡間百態,緣盡於此,待得萬物歸貞,九重天上,東華帝君眼尾淚滴垂落,如初方醒,全然清明,再無情愛。

 

第22集滄夷神君青丘初見白鳳九 連宋頻繁撩撥成玉屢受挫

東華帝君醒來,雖說功力恢復七成,然而凡間歷劫如同幻夢,轉瞬即逝,不但記憶全無,更加疑惑眼角淚痕,心緒愈發難過。重霖建議召來司命一問,東華念及凡事已了,執念該放,不必多煩。連宋前去探望,卻見東華常陷深思不語,想到司命掌管帝君運簿,特地打探,竟被司命敷衍搪塞,只稱引發變數之人,是為成玉故交。

聶初寅自從拿到鎖魂玉,整日愁眉歎氣,一來擔慮魔尊依靠此物出關,將會違背承諾,性命不保,二來煩躁寶物在手,竟然無法施展其有用功效。思前想後,聶初寅決定放手一搏,親手奉送鎖魂玉,並且提及承虞國君應是東華渡劫化身。

同在魔界別處,燕池悟接連數次,通過各種方法終令姬蘅恢復記憶。姬蘅悲痛交加,面對燕池悟一往情深,即便感動,仍是無法明確回應。她以療傷為由,騙燕池悟至青玄殿外,隨後來到梵音谷口,用東華所授法術,開關入谷。燕池悟採藥歸來,見石桌留書一封,心下擔憂,前去暴揍聶初寅欲為姬蘅出氣。聶初寅巧舌如簧,演技了得,愣是將他蒙騙過去,這才險險保命。

白鳳九待在幽冥司良久,貪嗔怨憎放下,心境與往不同,告別謝孤栦後,瑀瑀獨行,再返青丘。精衛接到消息,問及凡間有趣之事,白鳳九興致缺缺,不願多提,直至聽聞姑姑將要大婚,雲遊歸來。

白淺還在感慨禮儀繁瑣,發現白鳳九帶傷拜訪,且頭戴白簪花,身著素衣,不禁又氣又愛,直言她身為未來女君,萬不可因為任性行事而枉顧子民。白鳳九不敢惹怒姑姑,立馬起誓,日後必將顧局識體。白淺護犢,對於侄女時常偏愛,自然不會多加指責,她在白鳳九離開後,叮囑阿離施計討歡,為其解免煩憂。

阿離領意,特帶白鳳九出街遊玩,二人打扮一番,混於市井。恰巧北荒滄夷神君得空遊歷,路徑青丘,但見此地民風淳樸厚實,熱鬧非凡,於是駐步停留,甚至從屬下口中探聽青丘帝姬不僅容顏絕美,性格也都直爽豪邁,從不拘泥凡俗禮儀。

與此同時,比翼族皇子相裡萌一心嚮往谷外世界,來到青丘險些遇難,幸得白鳳九及時相救,剎那之間,帷帽後堪現容顏。阿離脫口道出白鳳九身份,四周百姓驚覺,立即跪地參拜,嚇得白鳳九拉著阿離就跑,竟讓滄夷神君頓感有趣。

連宋深知成玉近來牽掛故友,索性便以操持千花盛典的名目來岔開憂思,然而成玉無心打理,又不想太過糾纏,更是將他好意當成胡言亂語,直接掰斷連宋摯愛寶扇,緊接揚長而去。守門神將不忍直視,連宋故作淡定,話外敲打二人傳播自己癡情形象,隨後再找時機撩撥成玉,想借千花盛典秉燭夜談,結成佳侶,為他人所羨。成玉屢受其煩,忍無可忍,終於施法挑起池水,將連宋澆個透徹,此情此景,守門神將越發無眼再看。



【文中圖片cr:三生三世枕上書】

(Visited 4,658 times, 110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