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陸劇 清平樂】分集劇情21~40*古裝宮廷劇*趙徽柔.梁懷吉cp有點虐啊



清平樂》劇情改編自米蘭lady的同名小說。以北宋為背景,在風起雲湧的朝堂之事與剪不斷理還亂的兒女情長之間,還原了一個複雜而真實的宋仁宗。

北宋皇帝趙禎(王凱飾)得知將自己養大的當朝太后劉娥並非親生母親,而自己的生母乃是太后當年的婢女李蘭惠,深感愧疚。

為了報答李家,趙禎將自己最心愛的女兒徽柔嫁給了李家的子孫李瑋。

朝堂之上,慶歷新政大臣和老派權臣之間針鋒相對,鬥爭風起雲湧,趙禎治國如執秤,權衡各方勢力,為國事殫精竭慮。

徽柔與陪伴自己長大的內侍懷吉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對志趣不和又木訥平庸的李瑋萬般排斥,終於與婆家起了衝突,不顧一切地夜扣宮門,打破帝國最嚴苛的規矩,引發滔天非議,司馬光甚至要在大殿之上「碎首進諫」。

趙禎一生悉心呵護的「言路通暢」、「監督國君」的風氣,使得他在愛女之情和維護治國理念之間掙扎得遍體鱗傷。

最終,公主以半瘋狂的抗爭,始終未屈服於「成為李瑋真正妻子」的命運,卻與懷吉永生不得相見

清平樂




 

【相關文章】

清平樂 ~人物介紹、簡介

清平樂 ~分集劇情1-20

清平樂~分集劇情41-70

 

 

文章目錄

【分集劇情】

第21集劉平之子劉宜孫偷偷進京 張妼晗大鬧後宮

趙禎決定讓文彥博主審劉平一案,並叮囑在查清真相前不可以對劉平家人上刑,依律關押,不可虧待了他們,趙禎交代完劉平一案,起身昭告群臣,是因為自己的輕敵大意導致宋軍戰敗,他決定從今天開始食素罪己,為殉國的將士祈福。趙禎下朝後,楊懷敏急匆匆地趕來向趙禎報喜,說太醫確定了張妼晗有了身孕。

宗實在坤寧宮裡背書時,任守忠突然求見曹丹姝,曹丹姝便先讓宗實下去,任守忠告訴曹丹姝,張妼晗突然腹痛,任守忠便叫了太醫去診脈,但張妼晗突然大怒,說要見趙禎,任守忠解釋趙禎在崇政殿接見前朝大臣,張妼晗卻不聽,還罵任守忠故意怠慢她,任守忠勸不住張妼晗,便叫了四個內侍守著張妼晗,自己來請曹丹姝做主,曹丹姝問了太醫的診斷,便決定去看看張妼晗,並吩咐任守忠找內侍去崇政殿外候著,找個機會把張妼晗的情況告訴給趙禎,任守忠領命退下。此刻趙禎正在和韓琦商議政事,夏竦和晏殊都舉薦韓琦出任經略安撫副使,覺得韓琦是最佳人選,韓琦卻向趙禎推薦范仲淹,希望范仲淹可以和自己一起出任經略安撫副使,但趙禎卻早已為范仲淹做了安排,韓琦有些慚愧。趙禎不以為然,商議完此事,趙禎便決定為韓琦和范仲淹擺酒送行。

曹丹姝去看望了張妼晗,問張妼晗為什麼不肯吃王醫官開的安胎藥,張妼晗卻不肯相信別人,只相信趙禎,曹丹姝也不勉強,便勸張妼晗安心睡一覺,張妼晗情緒激動,總覺得有奸人要害自己,神經緊繃,一門心思要見趙禎,曹丹姝畢竟要考慮張妼晗肚子裡皇子的安危,便吩咐任守忠準備車輦軟榻護送張妼晗去福寧殿等趙禎,還要當著張妼晗的面吩咐所有內侍官去找趙禎,讓趙禎盡快回來。

碼頭上,死裡逃生的梁元生帶著喬裝打扮的劉平之子劉宜孫剛剛下船,劉宜孫眼尖,看到碼頭上有黃家的人,知道黃德和想要殺自己滅口,梁元生決定去吸引他們的注意力,讓劉宜孫趁亂逃走。富弼和晏殊也在調查劉平一案,從兩名傷兵口中得知,原來黃德和誣陷劉平為賣國賊,是為了掩蓋自己臨陣脫逃之罪。

張妼晗在福寧殿等到落日時分,趙禎還沒有回來,張妼晗又鬧了起來,曹丹姝說能三五日就能見趙禎一面的,怕是只有張妼晗一個。在曹丹姝看來,趙禎已經十分疼惜張妼晗了,但張妼晗卻不願意和別人對比,說十多個位份比她高的妃嬪沒有幾個是趙禎想要的,都是趙禎按照規矩納的,這話刺痛了曹丹姝,但曹丹姝沒有動怒,只讓張妼晗慎言,張妼晗覺得自己被封後反而見不到趙禎了,便認為是曹丹姝故意要把她和趙禎分開,張妼晗衝動地要跑出去找趙禎,曹丹姝好不容易才將她勸住。此時趙禎正帶著范仲淹和韓琦在街上閒逛,范仲淹許久不在東京,有些驚歎於街市上的繁華景象,幾人又閒談一番,眼看城門就要關閉了,張茂則便駕車準備回宮了。趙禎剛回宮,任守忠趕緊將張妼晗的事情稟報給他,趙禎便急急忙忙地趕去福寧殿,張妼晗一聽趙禎回來了,便撲在趙禎懷裡哭了起來,曹丹姝看著趙禎對張妼晗親密愛護的樣子,忍著心痛向趙禎解釋一番,便默默離開了福寧殿。曹丹姝回宮後,獨自一人回想著張妼晗說的話,忍不住紅了眼眶。

第22集黃德和劉平一案漸有進展 趙禎命富弼查辦涉事官員

趙禎親自餵了張妼晗喝藥,張妼晗才放下戒備,乖乖喝藥,張妼晗卻還是覺得有人會陷害自己,她只信趙禎一人,趙禎好言相勸,但張妼晗卻想要賈教習回宮照顧自己,趙禎卻覺得賈教習狡詐貪心,想要讓任守忠為張妼晗再物色一個人選,但張妼晗覺得任守忠對她不懷好意,只要賈教習照顧自己。趙禎哄了張妼晗睡下後,便帶著張茂則去坤寧宮找曹丹姝。

曹丹姝正獨自傷心時,宗實突然跑進殿內,宗實知道曹丹姝受了委屈,向曹丹姝保證自己一定會好好讀書做事,以後好好孝順曹丹姝,曹丹姝見著宗實乖巧的模樣也有些心疼,宗實作為趙禎的養子,但趙禎並不疼愛宗實,曹丹姝知道宗實想原來的家,便安慰宗實,沒有人能夠事事順心,就連趙禎也不可以。

趙禎到坤寧宮時,曹丹姝正在宮中枯坐,一時出神,都沒注意到趙禎來了,兩人都有些疲憊,趙禎知道今天的事情為難了曹丹姝,但張妼晗情緒不穩,身子也不好,也不好責罰張妼晗的失禮胡鬧,趙禎安慰曹丹姝,除了張妼晗,宮內宮外沒有一個人質疑曹丹姝的德行,曹丹姝心裡稍稍得到安慰,又提出把賈教習召回宮照顧張妼晗,曹丹姝雖然知道賈教習心術不正,但曹丹姝無法得到張妼晗的信任,如果賈教習不回宮照顧,那今日之事會一再出現,曹丹姝讓趙禎以後自行處理張妼晗的事情,不管是寵愛還是責罰,曹丹姝都不再多過問,除非是張妼晗觸犯國法。曹丹姝說完此事,便讓趙禎早點回福寧殿休息,趙禎心情鬱悶,氣得胸口一疼,癱坐在地上,坤寧宮不留他,趙禎也不願意回福寧殿,張茂則便背著趙禎四處走走散心。趙禎絮絮叨叨地說了許多,覺得自己身體好些了,便讓張茂則放自己下來,問張茂則劉平的案子怎麼樣了,張茂則說自己沒能救下證人,向趙禎請罪,趙禎卻動了怒,稍稍平靜後,問張茂則還有沒有人證,張茂則說自己已經派人繼續追查,其實趙禎對劉平一案早就有了自己的判斷,但是他要讓黃德和死得心服口服,讓天下人認清事實真相,趙禎不解,黃德和只是一個小小的邊將,竟然能和京官勾結,十分瞭解官府動向,張茂則解釋邊將可以盜運私鹽,中原有人脈賣女子到邊境去,兩方自然有勾連,趙禎下令加派人手,繼續調查。

趙禎正在為了劉平一案大發雷霆之時,張妼晗卻突然要闖入福寧殿,鐐子說趙禎正在處理朝政,張妼晗卻不信,說自己明明看到是張茂則在裡面,趙禎聽了張妼晗在外吵鬧,歎了口氣,便讓張茂則退下。張妼晗見了趙禎,又疑神疑鬼起來,說張茂則和鐐子他們都只聽曹丹姝的,還覺得曹丹姝十分討厭自己,趙禎安慰了張妼晗幾句,還說曹丹姝準備了宴會,要給趙徽柔過生辰,邀請張妼晗也去參加。

富弼在碼頭上找到了梁元生,通過梁元生找到了劉宜孫,劉宜孫將當時的情況一一告訴富弼,當時劉宜孫中了弓箭手的埋伏,而這埋伏卻是黃德和設下的,劉宜孫將戰場上的箭支交給富弼,富弼將這些箭支帶給趙禎,查證這些箭就是黃德和的,現在黃德和販賣私鹽,偽造官契販賣女子都已證據確鑿,但臨陣脫逃陷害劉平一事還沒有確鑿證據,富弼說自己會繼續追查下去,趙禎吩咐富弼,要將涉事官員一律查辦。

宮宴前,張茂則找了宮女袁彩綾,袁彩綾正要去給曹丹姝送東西,張茂則去找了曹丹姝,曹丹姝的侍女去拿披風後,張茂則見四下無人,竟然僭越說起張妼晗的事情來,他說曹丹姝縱然有千般柔情,萬般無奈,在趙禎面前卻只有正宮的雍容和不可侵犯的威儀,倒叫趙禎把溫柔疼惜都給了那個既會撒嬌又會撒潑,沒有半點皇室體面的張妼晗,張茂則話還沒說完,曹丹姝卻打了張茂則一巴掌,覺得張茂則一定是瘋了,張茂則沒有停下,繼續說著,張茂則十分瞭解曹丹姝,雖然曹丹姝賭氣讓趙禎請賈教習回宮,但她還是默默在為張妼晗找她信得過的宮人。張茂則不顧規矩,勸告曹丹姝珍重自身,這後宮是曹丹姝的,這天下只會認曹丹姝為國母,那麼遲早,趙禎只會是曹丹姝的,也只能是曹丹姝的。

富弼走後,趙禎叫來楊懷敏,讓他幫自己去御書院把梁懷吉叫來,趙禎忘了梁懷吉的名字,只是描述了梁懷吉的外貌等特徵,讓楊懷敏去找,又讓楊懷敏去將蘇州的貢品帶給張妼晗,順便勸勸張妼晗不要執著於賈教習,各個王府公主府裡的下人,有看得順眼的,都可以求來伺候她。

 

第23集趙禎妥協下令接回賈教習 黃德和被判腰斬

楊懷敏領了旨,便動身去御書院準備去找梁懷吉,此時張茂則在御書院找了梁懷吉,借口讓梁懷吉幫忙謄抄證詞,其實是暗中告訴梁懷吉關於梁元生的消息,張茂則讓梁懷吉放心,自己一定會護梁元生周全,梁懷吉這才放心,這邊剛剛說完,楊懷敏到了,正要開口帶走梁懷吉,張茂則打斷他的話,遞給梁懷吉一份劄子讓他抄寫,支走了楊懷敏後,張茂則告訴梁懷吉,趙禎應該是看中了梁懷吉乖巧懂事,想讓梁懷吉去伺候張妼晗,張茂則叮囑了一番,讓梁懷吉自己做決定。

楊懷敏帶著梁懷吉到了趙禎面前,楊懷敏去取蘇州繡品時,還帶來了新的髮冠,張妼晗十分喜歡,但梁懷吉卻說這頂新髮冠不適合張妼晗,張妼晗心中有些不快,但也不好發作,趙禎打了個圓場,讓張妼晗若是喜歡新髮冠就去換上,張妼晗去換髮冠後,趙禎又問了梁懷吉幾句話,對梁懷吉十分關懷。等到只剩趙禎和楊懷敏時,趙禎這才責備起楊懷敏,因為楊懷敏帶來的珍珠牡丹象牙冠並不是張妼晗現在的品階所能用的髮飾,趙禎罰了楊懷敏三月的俸祿,又下旨將獻冠的管事趕出宮去,永不敘用。毫不知情的張妼晗換了新頭冠,興沖沖地從內間出來,趙禎問張妼晗能不能接受曹丹姝親自從魏國大長公主府裡給張妼晗挑兩個她以前熟識,品端忠厚的婆婆照顧她,張妼晗卻說自己以前在公主府裡便沒有對她好的婆婆,都是對她呼來喝去,動輒規矩的。趙禎見張妼晗一定要賈教習回宮伺候,也只好妥協。

宗實不喜歡家宴,不知道該如何與皇伯們相處,但高滔滔卻喜歡熱鬧,宗實便答應高滔滔一起去參加宴會,高滔滔喜笑顏開,還親了宗實一下,這一幕被趙徽柔看到,趙徽柔年齡尚小,還不懂情愛之事,一臉疑惑地問他們兩人在做什麼,高滔滔只好胡亂解釋了一番,說自己是為了感謝宗實,還說這動作只有親人之間才能做。

曹丹姝和魏國大長公主遊湖結束上了岸,趙禎和張妼晗也來了後苑,曹丹姝的好友杜有蘅和晏清素見著張妼晗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還聽到身邊的人議論張妼晗,張妼晗不僅衣服首飾穿的不合規矩,竟然還大咧咧地受了老親王妃的禮,杜有蘅覺得如果張妼晗生了皇子,皇子又受了張妼晗的教導,那才是令人擔憂的事情。

趙徽柔眼饞給客人們準備的點心,便叫了路過的一個小公子李瑋幫忙,兩人便躲在一邊偷吃起來,不一會李瑋的母親楊氏發現了,便責罵起李瑋來,趙徽柔趕緊表明身份阻止楊氏,李瑋和楊氏兩人正驚訝時,趙禎到了,一把將趙徽柔抱了起來,李瑋沒見過趙禎,一副呆呆的模樣,李瑋是李蘭惠的侄子,趙禎見了李瑋便想起自己的母親,宮宴結束後,楊氏帶著李瑋拜見趙禎和曹丹姝,趙禎向趙徽柔解釋李瑋的身份,趙徽柔想起高滔滔說的話,便親了一下李瑋的額頭,說這是親人之間的謝謝。

梁元生和劉宜孫故意在清風樓大談三川口一戰,為的就是引蛇出洞,兩人離開酒樓走在山路上,不一會便有一大批人馬圍住了他們,只見梁元生放了信號,頃刻間富弼便帶著兵馬反包圍了眾人,富弼下令活擒這些殺手,不放跑一個人。劉平一案調查歷時半年之久,現在證據確鑿,終於可以定黃德和的罪了,趙禎覺得斬首不足以警示世人,也不足以懲罰黃德和所犯下的罪行,趙禎親自判處黃德和腰斬,並曝屍於延州城頭,趙禎提醒眾臣,此案不僅於此,黃德和能顛倒黑白,是因為大大小小的官員差吏所形成的關係網,富弼稟報趙禎,因為這關係網受利的朝中大臣還有程琳,呂夷簡等人,呂夷簡趕緊請罪,趙禎向眾臣們說了一番自己的心裡話,呂夷簡和程琳羞愧不已,趙禎宣佈徹查劉平一案所涉及到的官員,要大臣們做到公、忠、能、廉。趙禎這番對朝廷的清洗引發了百姓們的議論,但卻和趙禎所想的不一樣,百姓們沒有明白趙禎的苦心,反而對一些不實的傳言議論紛紛,但其實最讓趙禎驚心的,是這些披枷帶鎖的胥吏差役,曾經織成了開封府的網,扣著開封民政要務的命脈,而背後十八路路府,又有多少胥吏差役,又扣著大宋的命脈。

 

第24集韓琦收到假情報任福戰死 趙徽柔為父祈禱遭陷害

時間到了康定二年,張妼晗的女兒趙楚玥發了燒,張妼晗擔心不已,賈教習勸張妼晗養好自己的身子,張妼晗卻又疑神疑鬼起來,覺得趙楚玥一直容易生病,是有人一直在暗中害自己的女兒,而又想到趙徽柔從小都不生病,張妼晗便覺得是因為曹丹姝在後宮一手遮天,覺得曹丹姝關照趙徽柔,卻不照顧自己的女兒趙楚玥。賈教習叮囑張妼晗,她們越是討厭誰,就越不能急,也不能把討厭誰掛在臉上,賈教習勸張妼晗忍住,說曹丹姝的不好不能從張妼晗嘴裡說出來,必須要讓趙禎從別人那聽到曹丹姝的陰毒。

曹丹姝正和苗心禾一邊看著趙徽柔高滔滔玩耍一邊閒聊,苗心禾又懷了身孕,這次苗心禾真心希望自己能為趙禎生下一個兒子,好為趙禎分憂,曹丹姝見苗心禾為此擔憂,便寬慰了她幾句。

延州邊境,狄青在邊境小勝夏軍,回來向范仲淹報喜,還請求范仲淹讓他作為討伐元昊主力的先鋒,范仲淹卻遞給他一本書,讓他好好學習兵法,狄青拜了范仲淹為師,跪下給范仲淹行了大禮,范仲淹也不推辭,在紙上寫了一個「武」字教給狄青,說武字上戈下止,戰爭不是為了殺戮,而是為了保家衛國。韓琦今日也來和范仲淹商議戰事,韓琦想要尋找到元昊主力,血戰一場一雪前恥,范仲淹卻認為元昊物力不足,堅持認為死守城寨才是上策,兩人爭吵不休,夏竦便把兩人的爭論整理成文書寄給趙禎,請求趙禎定奪此事。趙禎看了兩人的爭論,覺得范仲淹是因為年齡大了,沒有了年輕人的銳氣。

韓琦收到情報,得知元昊即將南下六盤山,想要佔領渭州,韓琦覺得這是一個好機會,便派任福切斷元昊的糧道,迂迴敵後伏擊。誰知這情報是假的,任福落入了元昊包圍圈,戰死沙場,戰報傳回宮裡,趙禎大受打擊,一個人躲了起來,曹丹姝得知消息後便去了福寧殿,張茂則見了曹丹姝,提醒她趙禎可能去的地方,曹丹姝得了張茂則提醒,便獨自一人提著燈籠去找了趙禎,趙禎此時追悔莫及,後悔沒有聽從范仲淹和晏殊的諫言,趙禎見曹丹姝來了有些惱火,說曹丹姝是宮裡唯一一個不怕他的人,但曹丹姝卻說自己當然會害怕,但是她相信趙禎不會殺無辜之人,趙禎卻說是因為自己的決定害得眾多將士白白戰死,趙禎情急之下心口絞痛,曹丹姝擔心不已,趕緊讓人叫御醫,趙禎卻還在自責,曹丹姝抱住趙禎,說就算真有冤魂,自己也願意和他一起承擔,趙禎內心觸動,剛對曹丹姝說了一句對不起,便暈了過去,曹丹姝這才表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喃喃自語,說自己害怕失去趙禎。

趙禎生病的消息被趙徽柔知道了,趙徽柔擔心地睡不著覺,偷跑到湖邊向上天祈禱,願意以自身來承擔趙禎身上的病痛,梁懷吉無意間撞見為趙禎擔憂的趙徽柔,趙徽柔聽到響動回頭詢問是誰,梁懷吉剛應了聲,另一邊的內侍聽到響動便過來查看,趙徽柔便趕緊逃了。兩人走後,蘭苕故意將一個詛咒趙楚玥的娃娃放在了趙徽柔剛剛待過的地方,張妼晗見了這詛咒娃娃,越發肯定是有人在害自己的女兒,賈教習召來去過湖邊的宮女內侍們調查,蘭苕便趁機陷害趙徽柔,張妼晗本就心裡對趙徽柔有嫉妒不滿,蘭苕的陷害讓張妼晗內心的疑心無限放大,失去理智的她直接認定就是趙徽柔做的此事。

第25集張妼晗要求處罰趙徽柔 梁懷吉力證趙徽柔清白

曹丹姝派人把梁懷吉叫到坤寧宮問話,曹丹姝誇獎了梁懷吉幾句,還給梁懷吉送了東西,這時張妼晗抱著趙楚玥硬闖坤寧宮,說她們母女遭受奸人陷害,曹丹姝聽到動靜,便讓人把張妼晗放進來,張妼晗要求帶著生病的趙楚玥見見趙禎,曹丹姝說自己問過太醫,趙楚玥這次依舊是喘疾發作,用上藥已經緩過了危險期,但要根治很難,必須要有耐心慢慢調養,曹丹姝讓張妼晗不要心急,張妼晗卻指責曹丹姝沒有當過母親不懂自己內心的著急。曹丹姝忍住氣,想要勸導張妼晗,張妼晗卻告訴曹丹姝,趙楚玥的病是遭人詛咒導致,如果要趙楚玥痊癒,就要懲罰詛咒趙楚玥的小人,張妼晗將那個詛咒小人扔到了曹丹姝面前,說這就是明證,曹丹姝不相信這等怪力亂神之說,覺得趙楚玥生病和這件事根本沒有關係,張妼晗一口咬定就是趙徽柔陷害自己的女兒,還覺得曹丹姝故意維護趙徽柔,不依不饒地要求曹丹姝處罰趙徽柔。

梁懷吉聽了兩人談話,想起之前自己在湖邊偶遇趙徽柔對天禱告的事情,便對兩人說了出來,梁懷吉不知道趙徽柔的身份,說趙徽柔是在為父親禱告,張妼晗卻不相信,覺得梁懷吉是在說謊維護趙徽柔,梁懷吉說自己對那日的情形記憶深刻,要求給他一些時間,他可以畫出當時的情景,曹丹姝見了梁懷吉的畫,便肯定梁懷吉那天所見到的的確是趙徽柔,張妼晗卻還是不信,覺得梁懷吉是受人指使做假證。張妼晗一再逼問,還動手打了梁懷吉一巴掌,曹丹姝制止了張妼晗,說梁懷吉連趙徽柔是公主都不知道,又會受什麼人指使,梁懷吉這才知道自己遇到的是公主,趕緊跪下請罪,曹丹姝沒有責怪梁懷吉,吩咐下人不要驚動苗心禾,把趙徽柔叫來詢問。

苗心禾卻已經知道此事,趕緊叫來趙徽柔詢問,趙徽柔怕苗心禾擔心,不願意把趙禎病重的消息告訴苗心禾,只能跪下發誓說自己絕對沒有詛咒趙楚玥,苗心禾也心疼趙徽柔,便決定去找曹丹姝解釋清楚。苗心禾先到了坤寧宮,請曹丹姝查清真相,張妼晗始終認為是苗心禾指使,曹丹姝暗中幫忙,幾人聯手陷害趙楚玥。不一會趙徽柔來了,曹丹姝沒有責備,耐心地問起趙徽柔來,趙徽柔有些驚訝曹丹姝怎麼會知道自己去後苑禱告,曹丹姝解釋了原因,苗心禾知道梁懷吉為趙徽柔證明清白後對他感謝不已。

張妼晗卻質問趙徽柔,為什麼在她離開後,那個詛咒小人會出現在湖邊,趙徽柔只說自己不會做,便再也不肯開口,苗心禾有些著急地逼問趙徽柔,梁懷吉見狀,想起自己小時候犯了忌諱,是因為趙徽柔出生宮裡大赦,自己才逃過一劫,梁懷吉心懷感恩,便開口為趙徽柔解釋了一番,曹丹姝誇梁懷吉解釋得好,就在此時,趙禎從昏迷中醒來,第一句就問起趙徽柔,說自己在夢裡聽到趙徽柔在叫自己,內侍趕緊去坤寧宮通傳,曹丹姝一聽趙禎醒了,便帶著趙徽柔和苗心禾去了福寧殿看趙禎,趙禎知道剛剛發生的事後,開口安慰趙徽柔,趙徽柔這才哭了起來,將自己的委屈發洩了出來。

晏殊正和朝臣們商議如何應對契丹人要求割地的無禮要求,晏殊覺得現在的遼主並不好戰,提議用和親解決此事。而遠在延州的范仲淹因為戰敗而被貶黜,狄青為范仲淹打抱不平,范仲淹卻平靜地接受了這個結果,並叮囑了一番狄青,讓他承擔起護國土,保邊民的重任

 

第26集張妼晗陷害梁懷吉 趙禎調梁懷吉入福寧殿

苗心禾懷胎十月生下了一個皇子,眾人紛紛大喜,趕緊去找趙禎報喜,趙禎為皇子取了乳名最興來,但張妼晗的女兒趙楚玥卻病逝夭折了。趙禎正在房中處理公務時,曹丹姝為趙禎送來湯藥,讓趙禎喝完藥後就好好休息,不讓他再看奏章,趙禎知道曹丹姝是擔心自己,喝完藥便躺下休息,曹丹姝便在趙禎身邊一邊做著給最興來的肚兜一邊和趙禎閒聊,趙禎想要晉封苗心禾,但苗心禾卻不願意,還特意囑咐曹丹姝勸諫趙禎,曹丹姝勸趙禎,張妼晗剛經歷喪女之痛,現在又有了身孕,便等張妼晗生下孩子後,給兩位孩子一起晉封。趙禎覺得有些道理,便也不再要求,趙禎突然感慨,有曹丹姝為母,實在是自己兒女們的大幸,還說如果張妼晗有了皇子,也要曹丹姝來教導。

趙禎早些時候在邇英閣接見了新任國子監直講司馬光,聽了司馬光的講讀後,趙禎龍顏大悅,賜給了司馬光一個琉璃盞,而原本要去送琉璃盞的內侍突然肚子疼,讓路過的梁懷吉幫自己送過去,梁懷吉把盒子交給司馬光,司馬光打開一看,琉璃盞已經碎了,梁懷吉大驚,說自己一直穩穩地捧著錦盒,從未跌落過,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替人背了黑鍋,任守忠知道此事後大怒,讓人抓了梁懷吉,任守忠告訴司馬光,按照舊例,大臣有權處罰損壞了御賜之物的內侍,任守忠便請司馬光任意處罰梁懷吉。司馬光卻讓任守忠放了梁懷吉,又告訴了任守忠兩句話,讓他把這兩句話告訴趙禎,趙禎一聽是梁懷吉打碎了琉璃盞,覺得有些奇怪,他知道梁懷吉做事嚴謹,不可能如此馬虎,而梁懷吉剛給司馬光送了琉璃盞,任守忠就收到了消息,兩人意識到是有人故意陷害梁懷吉。

晚上,趙禎到翔鸞閣安慰張妼晗,讓她不要將趙楚玥的死遷怒與別人,又吩咐人把翔鸞閣的下人召集起來,趙禎一番暗中敲打,讓她們不要在張妼晗面前說些不該說的話,趙禎又說起梁懷吉遭人陷害的事情來,說自己已經把梁懷吉調入福寧殿,以後就是他身邊的內侍,趙禎叮囑幾人不要再生事,否則他就讓皇城司的人來徹查內宮。說話時趙禎一直有意無意地看著賈教習,覺得是賈教習主謀陷害梁懷吉,哪知是張妼晗對梁懷吉懷恨在心,瞞著賈教習找了別人做了此事。

第二天一早,趙禎帶著梁懷吉到了宮學,讓梁懷吉說說昨天發生的事情,讓學生們做出一番評判。宗實為了在趙禎面前表現,便第一個發言,宗實覺得梁懷吉接過錦盒時沒有檢驗御賜之物,是心懷不敬,當嚴懲梁懷吉,但趙徽柔卻站出來替梁懷吉說話,認為梁懷吉只是因為好心幫忙,並沒有錯,趙禎將昨天司馬光說的話告訴了眾人,並教導宗實,不要因為過度苛求禮和敬而失去仁愛之心。自從有了最興來,宗實內心便有些忐忑不安,今天在宮學努力表現卻沒能得到趙禎讚賞,這讓宗實更加惶恐,曹丹姝知道宗實面子薄心思重,便讓和宗實親近的高滔滔去安慰宗實。曹丹姝覺得趙禎現在有了親生兒子,過不了多久,趙禎便會效仿先帝將宗實送出宮。趙禎到了崇政殿和富弼商議契丹人要求和親之事,富弼告訴趙禎,契丹人提出要求,希望讓趙徽柔作為和親公主嫁給契丹梁王,富弼以趙徽柔年齡尚小為理由回絕,契丹使者卻說梁王也不滿十歲,兩人最合適不過。

 

第27集趙禎回絕契丹和親要求 趙禎意圖改革三冗問題

苗心禾特意打扮了一番,在趙徽柔的提醒下,曹丹姝才注意到苗心禾今天的妝容十分好看,苗心禾特意向曹丹姝推薦了為她做妝容的尚服局內人董秋和,曹丹姝對董秋和的手藝十分好奇,便讓她為自己做個妝容,董秋和為曹丹姝做了妝容,配了服飾,曹丹姝卻突然問起董秋和認不認識張茂則,董秋和說張茂則的確是親自召她問過話,曹丹姝明白過來,是張茂則特意關照,董秋和才能越過師父給苗心禾做妝容,曹丹姝叮囑董秋和一番,又讓她回了尚服局。此時趙禎來了坤寧宮,趙禎看到煥然一新的曹丹姝有些驚喜,曹丹姝微微一笑,留下趙禎吃飯,趙徽柔見到跟著趙禎一起來的梁懷吉,便興沖沖地跑去找梁懷吉聊天,苗心禾聽到趙徽柔的說笑聲,有些感歎,說要好好教趙徽柔規矩了,趙禎說自己要一直這樣寵著趙徽柔,讓她永遠這樣開懷,以後他一定要給趙徽柔找一個全心全意愛她的夫君,要縱著她永遠如現在一樣無憂無慮,快樂自在。趙禎思來想去,還是捨不得趙徽柔遠嫁,決定讓富弼親自出使契丹,回絕契丹和親的要求。

張妼晗知道趙禎捨不得趙徽柔出嫁後,對趙禎有些不滿,覺得趙禎只疼愛趙徽柔,對趙楚玥的死不聞不問,賈教習勸張妼晗沉住氣,不要輕易動怒,張妼晗則說起夏竦的夫人寫了狀子狀告夏竦收受賄賂養小妾,這件事鬧得眾人皆知,賈教習有些尷尬,轉了話題,說自己準備了一些賞賜,準備拉攏一些宮內有分位的女官,賈教習還勸張妼晗和大伯交好,培養自己在朝中的耳目。

趙禎覺得現在的朝廷冗官冗員冗兵的問題嚴重,想要做出一番改革,雖然呂夷簡以祖宗之法勸趙禎,雖然冗官會增加費用和辦事環節,但是卻可以防止地方權力過大而造反,雖然呂夷簡說得有道理,但趙禎還是想要啟用范仲淹來改善這三冗問題,哪怕只是治標不治本,但也要下一劑猛藥好好治理三冗問題。趙禎說起趙徽柔最近想學畫鳥,便吩咐梁懷吉取畫院取幾幅花鳥畫送去坤寧宮讓曹丹姝先挑一挑。

曹丹姝叫來張茂則問話,說自己很感激張茂則對自己的幫助,張茂則只說這些都是自己覺得應該做的和必須做的,曹丹姝明白張茂則的心意,但她心中想要的,卻不是靠算計能算計得來的,張茂則卻執意要做自己內心認為該做的事情,只說如果曹丹姝和趙禎如果認為他越過了界限,處罰他便是。此時梁懷吉正好給曹丹姝送畫過來,曹丹姝看了梁懷吉拿來好幾副崔白的畫,便猜到這是梁懷吉自作主張加進去的,問了梁懷吉理由,梁懷吉解釋,崔白畫的白鷺畫得寫實生動,並沒有像別的畫師一樣把白鷺的姿態畫錯。曹丹姝聽完梁懷吉的解釋,覺得梁懷吉十分有天賦,眼力也好。趙徽柔便正式跟著崔白學畫,但男女有別,便由梁懷吉在中間傳畫,把崔白的教導再轉述給趙徽柔,這天梁懷吉照例到儀鳳閣為趙徽柔上課,但趙徽柔卻說趙禎讓她抄書,趙徽柔貪玩不想抄,便撒嬌求梁懷吉模仿自己的字跡幫忙抄寫。

 

第28集趙禎逐李司飾出宮 苗心禾與張妼晗爭鋒

梁懷吉本不想答應,但趙徽柔可憐巴巴地哀求他,又把紙筆給他準備好,梁懷吉一時心軟,便替她寫了起來。夏竦一事鬧得滿城皆知,諫官們求見趙禎並說夏竦有失體面,要彈劾夏竦,賈教習知道此事後又氣又急,既生夏竦的氣,又擔心夏竦被彈劾。曹丹姝和苗心禾帶著趙徽柔到了後苑,趙徽柔知道趙禎還沒來,便要去福寧殿等趙禎,趙禎此時聽著蔡襄的長篇大論出了神,突然問起蔡襄平常睡覺時鬍子放在被子外面還是放在被子裡面,趙禎好不容易擺脫諫官們回了福寧殿,便叫李司飾為自己梳頭,這李司飾卻十分多嘴,在趙禎面前喋喋不休著前朝臣子們的不是,還勸趙禎不要納諫,趙禎突然意識到諫官們要求逐宮內無用之人出宮的建議所言極是,便讓人拿了宮籍名冊到後苑,曹丹姝見趙禎來了,想要宣佈開宴,趙禎卻說要將宮宴延後,請司宮令取了宮籍名冊,將李司飾以下三十人除名,讓她們即刻出宮。在宮宴內等待開宴的皇親國戚們議論著此事,魏國大長公主告訴眾人,趙禎此舉是提醒宮內女眷們警醒,不要妄圖觸碰趙禎的底線,張妼晗聽著魏國大長公主的話,被趙禎少見的雷霆手段嚇到,內心有些慌亂,也明白了趙禎對諫官的重視。趙禎納諫官之言遣退李司飾等人出宮的消息傳到夏竦家裡,夏竦卻沒有驚慌,還讓蕙兒陪自己去後院喝酒唱曲,夏竦早就知道蕙兒是賈教習送到自己身邊的。

宴席結束後,張妼晗提出要把自己的梳頭丫頭許靜奴給趙禎,苗心禾卻突然進言,向趙禎推薦了董秋和,張妼晗暗諷了苗心禾幾句,苗心禾平日裡從未和人爭論,一時之間無法反駁,曹丹姝看不過,便替苗心禾解了圍,趙禎便決定等到七夕那天,讓兩人舉薦的梳頭丫頭給兩人梳頭,看哪個人梳得好,便選誰做他的梳頭夫人。張妼晗回了宮忍不住哭了起來,今日趙禎逐出李司飾的雷霆手段有些嚇到了張妼晗,剛剛竟然也沒有應承她的舉薦,賈教習安慰了張妼晗幾句。曹丹姝也問苗心禾今天怎麼突然要和張妼晗爭鋒相對,苗心禾說出了自己的憂慮,張妼晗現在把趙徽柔視作殺女仇人,如果讓張妼晗的人安插在趙禎身邊,日日在趙禎耳邊詆毀趙徽柔,苗心禾擔心會害了趙徽柔,曹丹姝安慰苗心禾,趙禎頭腦清醒,自然不會輕易相信這些話,也不會因為這些話傷害自己的親生女兒,但苗心禾卻說,如果趙禎真的不犯糊塗,又怎麼會獨寵張妼晗呢。

趙禎回了福寧殿,突然問梁懷吉如何看待諫官們的諫言,梁懷吉說大臣們雖然心憂社稷,但是許多想法都是無端揣測,趙禎也說上諫的劄子中,空談大話的諫言佔了大多數,正確又中肯的諫言只有二三成,梁懷吉有些不解,既然諫官們言之無用,趙禎還要任由他們上諫,趙禎說諫官存在的意義,便是讓他和天下百官都有所約束,時刻警醒自身,約束自身的行為。趙禎親自教導梁懷吉,實則是有他的私心,他想讓梁懷吉去儀鳳閣陪伴最興來長大,前朝大臣雖然才華橫溢,但心向的是國家,而趙禎想要給最興來一個親近之人,讓梁懷吉輔助最興來做一個好國君。

第29集苗心禾曹丹姝夜半談心 趙禎下旨讓夏竦夫婦和離

夜半時分,苗心禾和曹丹姝一同談著心,這兩年,苗心禾更曹丹姝親近了幾分,有許多可以和曹丹姝說的話,她都不敢再和趙禎說,曹丹姝勸苗心禾保持本心,不要變成自己都討厭的樣子,曹丹姝還是相信趙禎的溫柔慈悲和睿智精明,不會因為有了張妼晗的耳目就被蒙蔽了,但現在開弓沒有回頭箭,儀鳳閣和翔鸞閣難免會成爭鋒相對之勢,曹丹姝提醒苗心禾,以後如果再有憤怒不甘,也要始終記得,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只要她曹丹姝在後宮一天,就不會讓後宮沒有綱紀。

第二天早上,俞婕妤突然來拜訪苗心禾,俞婕妤也不願意讓張妼晗的人跟在趙禎身邊,還推薦了自己的梳頭丫頭顧采兒參加司飾競爭,兩人又商議了一番,想要再買些相配的頭飾。苗心禾叫來董秋和,詢問她該買什麼首飾相配,董秋和卻跪下求苗心禾收回成命,因為宮裡的喜好會影響民間的物價,就像張妼晗喜歡吃江西金橘,民間金橘的價格便瘋漲,苗心禾和俞婕妤大吃一驚,苗心禾明白了董秋和的意思,趕緊將她扶起來,也不再要求買首飾,董秋和說了一番自己對髮飾設計的打算,這才讓苗心禾放心下來。

趙禎見完夏竦,便去了翔鸞閣,張妼晗讓趙禎不要因為夏竦的家事怪罪賈教習,還口不擇言說著氣話,讓趙禎把她們兩人趕出宮去,賈教習趕緊跪下求饒,讓趙禎看在張妼晗有身孕的份上不要和張妼晗計較,趙禎哄了張妼晗幾句,說自己只是來核實夏竦的話,並沒有來怪罪誰,原來夏竦和賈教習早有婚約,是先帝不知道夏竦的婚約,給夏竦指了婚,才拆散了賈教習和夏竦。趙禎支開張妼晗,告訴賈教習自己決定下旨讓夏竦和夏竦夫人和離,結束這段冤孽,但為了夏竦夫人家的面子,夏竦也不可能迎娶賈教習了,但賈教習還是十分感激趙禎,保證自己今後再也不會想著宮外之事,會好好照顧張妼晗,趙禎也表示可以原諒賈教習之前的過錯,但要賈教習從此以後安分守己,不要再內外勾結,興風作浪,否則他也饒不了。

晚上,趙禎心中想著曹丹姝,便隨手畫了一幅曹丹姝的畫像,並吩咐梁懷吉幫自己裱起來,趙禎又拿出一張畫,讓梁懷吉把這張也裱起來,趙禎看著畫,突然問梁懷吉喜不喜歡曹丹姝,梁懷吉不知趙禎的意思,但也不敢欺瞞趙禎,便說自己不知道,自己對曹丹姝只有敬重,趙禎若有所思。

趙徽柔的奶娘韓氏帶著一個小宮女來到儀鳳閣,說是送來陪著趙徽柔玩耍的,韓氏帶了小宮女到趙徽柔面前,請趙徽柔為小宮女起名,趙徽柔年紀小,胡亂取名,梁懷吉正好來教趙徽柔畫畫,便把桌上的蜜餞往趙徽柔面前推了推,趙徽柔得了提醒,便用桌上的蜜餞為小宮女起名嘉慶子。梁懷吉握著趙徽柔的手教她作畫,趙徽柔誇梁懷吉只幫自己畫了幾筆,就把鴨子給畫活了,說梁懷吉跟著崔白學畫,以後肯定也是個大畫家,梁懷吉趕緊謙虛說自己只是庸才,趙徽柔有些不高興,說趙禎都誇他畫的好,如果他再謙虛,便就是說她趙徽柔愚笨,看不懂人,是大不敬。趙徽柔還不懂事,還鼓勵梁懷吉以後可以科考做前朝大臣,這話戳中了梁懷吉的痛處,但他也只能含著眼淚和趙徽柔解釋,趙徽柔雖然不能明白這規矩,但見梁懷吉為此難過,便安慰梁懷吉,說他比前朝大臣更好,連她都羨慕梁懷吉可以一直待在趙禎身邊。

趙禎去探望生病的魏國大長公主時,問起張茂則知不知道夏竦和賈教習之前的關係,張茂則不敢隱瞞趙禎,張茂則掌管皇城司,掌握情報信息,但是挑選什麼信息請趙禎指示,張茂則難免會有所誤判,但趙禎聽了這話,卻突然動了怒,一言不發地策馬向前,張茂則在後面追了一陣,趙禎在湖邊坐下,讓張茂則為自己重新梳一遍頭。

 

第30集司飾競爭顧采兒獲勝 元昊再次向宋議和

梁懷吉正要離開儀鳳閣時,苗心禾隨口問起他自己的髮髻怎麼樣,趙禎會不會喜歡,梁懷吉誇了幾句,說趙禎應該會喜歡,苗心禾也不對梁懷吉有所隱瞞,說了自己心中的擔心,梁懷吉寬慰苗心禾,為趙禎梳頭不需要會多麼精巧的髮冠髮飾,而且趙禎喜歡以導引術所做的髮髻,因為導引術可以按摩頭皮,理通經絡,使身體康健,只要讓董秋和為苗心禾多理經絡,讓趙禎瞧見苗心禾天然瑩潤的好氣色,自然能看出董秋和導引術的精妙。這邊張茂則為趙禎梳好了頭,趙禎決定讓楊懷敏和張茂則一起管理皇城司之事,讓他們兩人平級共事,做事需要向任守忠報備,而趙禎以後也不會再親自吩咐張茂則做事,趙禎和張茂則之間有了隔閡,交代完這些,趙禎便啟程回宮了。

到了七夕司飾競爭的日子,俞婕妤先出了場,趙禎誇了兩句,又問顧采兒會不會用導引術梳頭。接下來便是苗心禾,苗心禾的髮飾讓趙禎十分滿意,看著容光煥發的苗心禾,趙禎甚至覺得看到了從前苗心禾追在他身後叫著六哥的樣子,趙禎又問了董秋和幾句,知道了董秋和家裡是開藥材香料鋪子的,父親爺爺都精通醫術,但因為之前的戰事,父親爺爺都從了軍,是張茂則親自把董秋和帶入宮中的。到了張妼晗出場,張妼晗穿著和曹丹姝一樣的紅褙子,頭頂著一副浮誇的白色髮冠,趙禎心中不滿,覺得張妼晗一點都不懂得忌諱。張妼晗聽了趙禎的話,一時間心灰意冷,賭氣把頭上的珠寶扯下,說要去偏殿換頭冠,趙禎也不攔著,還讓她把衣服也換了。張妼晗離開後,曹丹姝趕緊緩和氣氛,讓尚食局送來點心,又問趙禎心中對梳頭夫人的人選有沒有了決定,趙禎看了看兩人,宣佈顧采兒成為新司飾,趙禎特意觀察了董秋和和曹丹姝的反應,見兩人都神色如常,並沒有什麼特別失望的反應。

趙禎親自帶著趙徽柔到京城街上閒逛,兩人在馬車上,趙徽柔突然問起趙禎,為什麼進宮做了內人就不能考科舉做官了,趙禎解釋說只是從很早以前沿襲下來的規矩,趙徽柔卻疑惑,如果是不對的規矩,為什麼不能改掉呢。趙禎無法作答,兩人說起董秋和,趙禎這才知道苗心禾之前就向曹丹姝推薦過董秋和,趙禎明白了曹丹姝的用心,但趙徽柔卻不明白曹丹姝和趙禎為什麼不喜歡董秋和,趙禎解釋自己和曹丹姝並沒有不喜歡她,只是最好的人不一定要留在身邊。曹丹姝也單獨見了董秋和,詳細問了她的身世和進宮的緣由。

晚上,張妼晗氣急敗壞地要讓賈教習扔掉那頭冠,張妼晗今天故意穿了紅褙子,就是想看看自己在趙禎心裡到底有多重要,但這一試,張妼晗大失所望,賈教習便勸張妼晗,趙禎對她的情愛,大不過皇家規矩,也大不過位份,但是情愛卻可以換來晉陞,有多大的分位就能穩固得住多大的情愛。

大宋邊境,狄青抓到了幾個和夏貿易的士兵和平民,狄青狠下心嚴懲了幾人,以此警告軍民不准私下和夏做貿易,狄青嚴禁邊境貿易,又通過斥候潛入夏打探消息,寫了劄子將夏的情況上報給趙禎。夏不能與大宋貿易,境內缺米少糧,元昊又向大宋要求議和,趙禎正和朝臣們商議此事,富弼認為元昊詭計多端,求和必定是計,但夏竦卻說停止貿易,大宋便少了一大筆稅收,幾人沒爭出個結果,趙禎又支走了陳執中幾人,只留下富弼和晏殊,讓晏殊匯報冗官的情況,趙禎決定改革選官制度,治理冗官問題,並調了歐陽修回京。

韓琦準備從邊境回京述職,一人抗下所有罪責,臨走前,韓琦將梁元生調去了狄青的手下,讓梁元生在狄青手下好好磨練。

 

第31集趙禎選范仲淹主持治理三冗 曹丹姝舉辦賽香會

范仲淹也被緊急召回了京城,晏殊特意在城門口迎接,晏殊告訴范仲淹,呂夷簡病入膏肓,大限將至,晏殊想要化解范仲淹和呂夷簡之間的矛盾,范仲淹若有所思,決定去探望呂夷簡。晏殊和范仲淹到了呂府,呂夷簡見范仲淹來了,便叮囑了他幾句關於改革的事情,呂夷簡猜到趙禎召回范仲淹,是要范仲淹來治理冗官問題,便告誡范仲淹,祖宗的規矩興許沒那麼好,但是如果范仲淹和趙禎的改革沒有改好,便會成為大宋的罪人,而趙禎雖然有心改革,但是不會真的去改祖宗的毛病。

夜深了,趙禎無心休息,便帶著鐐子在宮裡隨意地走著,趙禎走到坤寧宮,曹丹姝正在宮裡和趙徽柔評崔白的畫,曹丹姝突然興起,準備舉辦一個賽香會,話還未說完,門外便通傳趙禎到了,趙徽柔便躲了起來,打算嚇趙禎一跳,其他侍女也為曹丹姝高興,紛紛退下。趙禎有些感慨,自己已經將近半年沒有來過坤寧殿了,兩人說起給張妼晗換車架的事情,言語之間又有些不快,曹丹姝話裡帶著些責備,責備趙禎對待張妼晗與其他娘子不同,這會繡娘和綾兒端著曹丹姝所釀的酒來了,兩人見有外人在,便也不好再繼續這個話題,趙禎和曹丹姝話不投機,趙禎還說就算沒有他,曹丹姝也會是後宮人人敬服,朝臣稱頌的好皇后,趙禎說完這番話便悻悻離開。趙徽柔躲在一旁聽了趙禎和曹丹姝的話,知道曹丹姝為了趙禎的話難過,便主動說今晚留下陪曹丹姝。

俞婕妤正在苗心禾宮裡閒談宗實和高滔滔的訂婚之事,趙徽柔在一旁聽得懵懵懂懂,俞婕妤又說起幸好張妼晗只是生了個女兒,後宮中當然希望皇儲的母親是個仁厚之人,苗心禾擔心這話犯忌諱,不肯多言,俞婕妤又叮囑趙徽柔不要將她們兩人的話告訴別人,兩人閒聊幾句後,趙徽柔便回了房,今天是趙徽柔學畫的日子,但趙徽柔卻無心作畫,拉著梁懷吉聊天,把那天在坤寧宮聽到的話告訴了梁懷吉,連趙徽柔都能看出趙禎對曹丹姝只有敬重,沒有多少愛意。

趙禎召了韓琦進宮,韓琦一見趙禎便跪下請罪,趙禎卻沒有多怪罪於韓琦,說戰敗之事,自己也有責任,趙禎沒有繼續這個話題,只是說起自己打算治理冗官問題,為了讓百姓信服,便決定讓范仲淹,韓琦,富弼進兩府,主持改制。朝會上,趙禎也向眾多大臣們宣佈自己的改制決心。

曹丹姝正在後宮舉辦賽香會,邀請了各位夫人參加,香會開始後,本不參加宴會的張妼晗卻突然帶著許靜奴來了,張妼晗故意在會上炫耀自己的香受到趙禎的誇獎,還要用這香和眾人比試。最終,八種熏香中,翔鸞閣許靜奴所配製的閣中香與儀鳳閣董秋和所配製的醉江寒票數相同,但是閣中香所費的用料不足醉江寒的一成,所以是閣中香奪魁。曹丹姝便將獲勝的綵頭賞賜給了許靜奴,許靜奴剛接過盒子,正要告退時,卻不小心踩到了衣服摔倒在地,張妼晗覺得許靜奴給自己丟了面子,要懲罰許靜奴,曹丹姝有意放過許靜奴,但張妼晗執意要為難許靜奴,實則是在和曹丹姝作對。

 

第32集趙徽柔當眾指責張妼晗 夏竦被貶謫出京

張妼晗執意要動用私刑嚴懲許靜奴,許靜奴連聲求饒,趙徽柔看不過去,說許靜奴並不是翔鸞閣的人,出言指責張妼晗沒有資格懲罰許靜奴,張妼晗正要動怒,曹丹姝趕緊讓趙徽柔給張妼晗道歉,趙徽柔也不違逆曹丹姝,恭恭敬敬為張妼晗道了歉,但臉上卻沒有絲毫的悔過神色,張妼晗受了氣,也不願多待,借口離開了宴席。

宴席結束後,俞婕妤和苗心禾議論起剛剛發生的事情,兩人都能看出許靜奴是為了討好張妼晗而故意在曹丹姝面前失儀,要給曹丹姝難堪,但許靜奴卻真的惹怒了張妼晗,而今日賽香會上閣中香能和醉江寒得了同票,說明張妼晗已經今非昔比,已經在內眷中有了些擁簇,苗心禾則擔心因為趙徽柔的直率的個性,讓睚眥必報的張妼晗懷恨在心,擔心有朝一日張妼晗的風頭蓋過曹丹姝,便會想方設法地加害趙徽柔。

趙禎讀了范仲淹的文章,下意識想和曹丹姝議論范仲淹的文章,但回頭一看,卻只有梁懷吉在身邊,趙禎便讓梁懷吉把范仲淹的文章送去坤寧宮,梁懷吉正要去,路上偶遇了趙徽柔,兩人便一同去了坤寧宮。趙徽柔在路上和梁懷吉說起下午賽香之事,覺得趙禎怎麼會喜歡張妼晗這樣刻薄無禮的人而不喜歡曹丹姝,梁懷吉卻說,如果趙禎不喜歡曹丹姝,又怎麼會急於和曹丹姝分享前朝之事。

趙禎一人出去散步時,無意間撞見了正在委屈難過的董秋和,趙禎關心了幾句,問她有什麼委屈,董秋和便把緣由說了,趙禎有些奇怪,董秋和輸了司飾之爭都毫無失落之色,又會因為什麼比試而委屈地偷偷躲起來哭呢。董秋和便把下午賽香的事情詳細告訴了趙禎,趙禎寬慰了董秋和幾句,說張妼晗的閣中香勝在奇思妙想,董秋和出生於制香世家,自然很難跳脫常規的套路,董秋和聽了趙禎一番話便釋然了,趙禎為了補償董秋和,便應給董秋和一個許諾,等董秋和有了什麼要求,再找他兌現。

宮學中,趙徽柔幾人正在枯燥地讀書,老師石介突然叫停了學生們,提筆寫起頌來,趙徽柔見石介寫的是誇讚趙禎的話,便趕緊讓人研了磨,要抄下來帶回去。下課後,趙徽柔拿著石介寫的頌興沖沖地跑去坤寧宮和曹丹姝分享,石介寫到夏竦被貶謫,趙徽柔覺得夏竦和賈教習交好,必然也不是什麼好人,夏竦離開京城讓她開心不已,曹丹姝卻讓趙徽柔不要妄言,趙徽柔直言自己不喜歡張妼晗,還說自己不怕張妼晗,曹丹姝卻打住了趙徽柔,說她的不怕是依仗著趙禎的寵愛,但張妼晗的不怕也是因為趙禎,曹丹姝還提醒她,苗心禾因為此事,最近已經是提心吊膽,生怕自己不懂算計,無法保護好趙徽柔。趙禎正在福寧殿用膳時,曹丹姝突然求見,趙禎有些驚喜,趕緊讓人再拿一副碗筷,並把他的藏酒拿來,趙禎和曹丹姝一邊喝酒一邊閒聊,趙禎喝得微醺之時,把曹丹姝拉進懷裡,說起整治冗官的問題來。

夏竦臨走前,吩咐了幾個女子讓她們傳播關於歐陽修和王拱辰的閒話,晚上,賈教習偷偷去見了夏竦,張茂則在一旁看到了賈教習。夏竦把石介寫的頌拿了出來,說這上面提到的人,除了他自己,都是和他過不去的人,夏竦讓賈教習好好對待張妼晗,讓趙禎認為賈教習是真心為了張妼晗好,其他的事情,他自有安排。

 

第33集曹丹姝趙禎因趙徽柔爭吵 蘭苕做手腳陷害公主

夜已深,曹丹姝還在福寧殿裡聽著趙禎絮絮叨叨地說著朝政之事,趙禎拉著曹丹姝的手,說自己有了得意之時,最先便想告訴她,但那些他做砸了的事情,趙禎知道曹丹姝會知道,便不想見曹丹姝,可是擔心憂懼時,他卻總想著曹丹姝,倒像是回到小時候,對著劉娥一樣。趙禎迷迷糊糊地睡著了,曹丹姝便一直陪著他,第二天趙禎睡醒後,曹丹姝說起昨天自己的來意,曹丹姝說趙徽柔現在已有了七歲,不好再和宮學那些男孩子們一起讀書,趙禎聞言清醒了不少,以為趙徽柔在宮學被人輕薄了,曹丹姝趕緊解釋,說自己是擔心趙徽柔在宮學裡聽了石介講朝政之事,又不好和趙徽柔講清楚其中的利害關係,趙徽柔口無遮攔地評論朝政,如果讓有心人聽了去,那就不好了,曹丹姝不求趙徽柔有多大的學問,只希望她一生快樂,做一輩子的小女孩。趙禎聽了曹丹姝的解釋,也覺得有些道理,便說以後趙徽柔的事情,就讓曹丹姝做主。

花園裡,賈教習正帶著張妼晗的女兒四公主瑤瑤玩耍,賈教習用手帕給瑤瑤擦嘴後,卻突發喘疾,一時之間呼吸不上來,賈教習趕緊呼救,董秋和正好路過,董秋和見瑤瑤已經無法呼吸,情急之下用銀針刺穴,又用了藥粉為瑤瑤止咳,這才將瑤瑤搶救過來,瑤瑤被送回了張妼晗宮裡,張妼晗十分著急,見是董秋和救了自己的女兒,有些疑惑,但還是讓賈教習去取些賞賜給董秋和,賈教習走後,董秋和告訴張妼晗,說瑤瑤的病看起來像是因花粉草籽所致,要張妼晗多多注意。

范仲淹提出了十條改制之法,趙禎拿著范仲淹的改制之法來找曹丹姝一同談論,兩人正聊得開心,趙徽柔突然來了,問起曹丹姝為什麼不讓自己去宮學讀書了,曹丹姝解釋了一番,說以後會讓司宮令來教導趙徽柔,雖然不如石介,但教導趙徽柔也是夠了,而且趙徽柔在宮學也不好好聽課,趙禎見趙徽柔被曹丹姝說的有些委屈,便開口想緩和氣氛,說趙徽柔之前也不愛讀書,不去宮學便不去了,趙徽柔說自己從前不懂,偏偏今年喜歡了,曹丹姝便讓趙徽柔講講前幾日宮學裡所教的經文,再講講她喜歡哪裡,趙徽柔講不出來,覺得自己蠢笨,讓曹丹姝和趙禎不喜歡了,便委屈萬分地走了。趙禎有些無奈,自己有心改制,卻沒想到第一個受委屈的卻是趙徽柔,之前自己之所以想要一個女兒,就是想讓自己最愛的孩子不受家國責任的約束,不想讓自己孩子在宮裡一輩子都不開心,曹丹姝誤解了趙禎的意思,以為趙禎是在反感她,趙禎是在百官逼迫下娶了曹丹姝,曹丹姝便覺得自己也成了趙禎受束縛而不開心的原因之一,趙禎見曹丹姝突然做出這副忠臣死諫的架勢十分生氣,曹丹姝卻說自己從大婚之夜以來,趙禎從來沒有把她當做妻子,那她便也就把自己當做大宋的國母,處處不敢怠慢,兩人正在爭吵時,賈教習在外大聲呼喊,說起瑤瑤生病的事情,趙禎顧不上再和曹丹姝爭吵,匆匆離開了。

董秋和找了太醫,說了自己對瑤瑤病情的見解,還說自己和瑤瑤有相同的喘疾,想弄清楚瑤瑤發病的原因,太醫敬佩董秋和的仁心,但他提醒董秋和,涉及皇家之事,任何事情都不得妄言,否則會引起軒然大波,董秋和謝了太醫,出了太醫院,董秋和走到角落處,拿起賈教習給瑤瑤擦嘴的手帕聞了起來,聞了幾下,董秋和的喘疾也發作起來,董秋和趕緊給自己用了藥粉,這下董秋和心中有了數,猜測就是這手帕上有問題。

趙禎到了翔鸞閣安慰張妼晗,還說自己會一直陪著張妼晗,直到張妼晗生下新懷的孩子,自己每天都會來陪張妼晗,張妼晗高興不已,甚至自請降低位份,以求換取女兒的平安。賈教習知道手帕有問題後,便跑去質問蘭苕,蘭苕承認是自己做的手腳,還看破賈教習不敢把此事告訴張妼晗,賈教習氣急,和蘭苕廝打起來,楊懷敏聽到動靜,趕緊進來拉開兩人,並告誡賈教習不要再鬧下去,因為張茂則也在死死地盯著翔鸞閣,若事情鬧大,難免不會被張茂則抓到把柄。

趙徽柔正在書房悶悶不樂,梁懷吉正好來了,見趙徽柔揉紙,便打趣問趙徽柔是不是又背不出書來了,趙徽柔一聽就更委屈了,梁懷吉見趙徽柔生氣,知道自己說錯了話,便趕緊跪下請罪,趙徽柔最看不了梁懷吉這幅疏遠她的樣子,委屈地哭著說沒有人愛她了,梁懷吉安慰趙徽柔,趙禎和曹丹姝最疼愛她,苗心禾最護著她,他自己也最喜歡趙徽柔了,趙徽柔不相信,覺得梁懷吉是在說謊話哄自己,梁懷吉趕緊說自己不會撒謊,趙徽柔便讓梁懷吉以後在私下沒人的時候不准跪她,說自己只會對梁懷吉發脾氣,不會對別人這樣。

 

第34集趙徽柔張妼晗再起衝突 趙禎好言安撫趙徽柔

趙徽柔讓梁懷吉記住自己說的話,梁懷吉答應下來,趙徽柔又不開心梁懷吉三四天才來一次,梁懷吉安慰趙徽柔,今天趙禎剛剛下旨,今後便讓梁懷吉每天陪趙徽柔讀書,宮學所教的,梁懷吉要盡力解釋,趙徽柔感興趣的,宮學沒有教的,梁懷吉也要教導,還特許趙徽柔可以向眾位大臣提問,趙徽柔聽了梁懷吉的話,這才高興起來,知道趙禎還是疼愛自己的。

范仲淹改制兩月有餘,京城四路被罷免了數百名官員,兩府議事大堂內,章得像看著被罷免的官員名單,提出了反對意見,蘇子美正和他爭辯時,此時王拱辰帶來消息,說是一名被罷免的官員自殺身亡,而他的家人們也失去了收入來源,而且還有百餘名被罷免的官員聯名上書請求趙禎體恤民情,停止苛政。

今日宮裡有重陽宮宴,趙禎和韓琦一邊往後苑走,一邊說起趙徽柔的婚事,趙徽柔是公主身份,為了防止外戚亂政,駙馬便不能掌握實權。曹丹姝和董秋和在往後苑走時,曹丹姝說起崔白為董秋和畫了一幅畫,向董秋和表示了愛慕之情,現在這幅畫在自己的手裡,曹丹姝要董秋和給自己一個答覆,是要從畫裡走入生活裡,過上平淡的生活,還是要留在宮裡,繼續守著這宮牆,這宮牆裡雖然寂寞冷清,但這裡也有機遇和獲得權力的機會。

趙徽柔在院子裡見了瑤瑤,便興沖沖地要去找瑤瑤玩,瑤瑤身邊的宮女趕緊攔住趙徽柔,說張妼晗吩咐過不能讓任何人接近瑤瑤,趙徽柔有些失望,便說把自己最喜歡的珠子和香包送給瑤瑤玩,正把東西遞過去的時候,張妼晗見了這一幕,趕緊衝過來拉開趙徽柔,還質問趙徽柔為什麼還不肯放過她和她的女兒,說著說著,張妼晗就要動手打趙徽柔,一旁的侍女們趕緊拉著。這時趙禎聽到動靜趕來,張妼晗見趙禎來了,趕緊跪下哭訴,說自己懷疑是有人在瑤瑤的貼身衣物上下毒,覺得趙徽柔把香包給瑤瑤是居心不良,趙禎剛扶起張妼晗,張妼晗質問趙徽柔為什麼要給瑤瑤香包,趙徽柔開口說張妼晗是個瘋子,趙禎知道此刻不能讓兩人繼續爭吵下去,便不聽趙徽柔解釋,便讓趙徽柔回儀鳳閣去反省。趙徽柔以為趙禎不信任自己,便委屈地跑了,趙禎趕緊示意梁懷吉跟上去。趙徽柔跑到花園裡忍不住哭了起來,其他人不敢跟上,梁懷吉便獨自一人上前安慰趙徽柔,說趙禎對趙徽柔十分信任,自然不需要趙徽柔開口解釋,但張妼晗是個可憐人,從小失去了父親,之前又失去了孩子,在這個世上只有趙禎可以依靠。

苗心禾知道張妼晗和趙徽柔發生衝突後,正在宮裡埋怨著張妼晗心胸狹隘,趙禎突然來了儀鳳閣,問了幾句最興來的情況,便去了趙徽柔房裡。趙徽柔聽到趙禎來了,便馬上背過身子裝睡,趙禎捧著一個食盒在趙徽柔身邊哄著,趙徽柔卻不為所動,繼續裝睡,趙禎見趙徽柔不肯醒,便把食盒賞給了趙徽柔的侍女,還假裝離開騙趙徽柔起了床,趙禎安慰趙徽柔,說他自己知道趙徽柔並沒有錯,但張妼晗認死理,趙禎無法勸解,只能勸趙徽柔理解張妼晗的擔心,趙徽柔聽了趙禎的話,也理解了幾分,便答應趙禎以後不再去招惹張妼晗。趙徽柔還問趙禎,趙禎經常被諫官數落,問趙禎是怎麼緩解生氣和委屈的情緒,趙禎便說自己生氣的時候,便對自己說,諫官進諫也是一片忠心,而冤枉自己也是因為和自己相處的時間有限,對自己不夠瞭解,這樣一想,大多數時候就不生氣了,趙徽柔又問那少數時候怎麼辦。

蘭苕向賈教習承認了是自己放的詛咒布偶,但是她在手帕裡加構樹花裡並不是為了針對瑤瑤,而是她記得張妼晗對構樹花過敏,想要害張妼晗,蘭苕不明白,為什麼當初在教坊的時候,賈教習處處偏心,賈教習沒有回答,說自己願意給蘭苕一座宅子和花不完的金銀錢財,只要蘭苕出宮,蘭苕卻不肯出宮,還說自己以後不會再針對張妼晗,賈教習正要再逼,蘭苕拿出石介寫給富弼的信,這信夏竦一直想要,蘭苕用這封信證明,自己對賈教習是有用的,讓賈教習留下自己。

 

第35集宋夏簽訂停戰合約 趙禎帶趙徽柔出宮遊玩

趙禎回答趙徽柔,遇到實在太生氣的時候,自己會深深地吸一口氣,把要罵的話嚥下去,然後再根據大臣們的不同特點,在心裡悄悄咒罵,偷偷笑話,趙徽柔聽著趙禎講著這些趣事,心情也漸漸好了,趙徽柔便說自己以後要是再被張妼晗罵了,自己就在心裡說張妼晗是個沒爹爹,沒讀過書的瘋子解氣,趙徽柔還保證自己絕對不會說出口,只在心裡說,趙禎有些無奈,便也隨趙徽柔去了,趙徽柔心情這才大好,向趙禎保證自己以後一定會乖乖的。趙禎在趙徽柔房裡待到了晚上,趙禎剛從房裡出來,苗心禾給趙禎端了杯茶,又說最興來還病著,便沒有留趙禎過夜。趙禎在儀鳳閣安慰趙徽柔時,張妼晗正在翔鸞閣等著趙禎來陪自己,賈教習想勸張妼晗理解趙禎,猜測趙禎今晚可能不會來了,但張妼晗卻不死心,執意要等趙禎來,一直等到深夜也不肯回房。

早朝上,章得像向趙禎上奏,說自從整頓吏治以來,被裁掉的官員們頗有抱怨,希望趙禎可以緩慢推進此事,否則會讓被裁官員失去前程,也使一家失去支柱,歐陽修卻當庭反駁,說被裁官員失去自己的前程是因為懶惰苟安,心無家國之事,整頓吏治不可徐徐圖之,必須雷厲風行,盡快將這股拖沓慵懶的風氣從朝廷中剷除。范仲淹也上奏,表示自己仔細調查了被裁撤的官員底細,這些被裁撤的官員在任上沒有為百姓做過一件實事,而他們白食朝廷俸祿,都積攢下了不少家產,沒有一人會因為丟了官職而無以為生,范仲淹覺得將他們裁撤,自己問心無愧。

趙禎召見了司馬光,問司馬光對裁撤冗官有什麼看法,司馬光說冗官必須裁,但是要掌握所裁官員的所思所想所怨,冗官人數龐大,又和朝臣多有勾連,一定要多體察民情,掌握具體情況。司馬光走後,富弼求見趙禎,富弼上報,龐籍和元昊的談判有了進展,元昊已經妥協,同意自去帝號,趙禎得知這個消息,雖然知道再等上一兩年就可讓夏境更亂,甚至可以讓夏境內政權顛覆,但趙禎不願再消耗民生國力去打仗,便同意了和元昊簽訂合約。原在邊境的梁元生也向狄青辭行,梁元生不再打算建功立業,而是決定回到京城盤下一家小店安穩度日。梁元生回了清風樓,清風樓老闆娘張麗華高興不已。

宋與夏戰事結束後,邊境的榷場開放,兩國的貨物也開始流通,又到了過節時候,趙徽柔聽著宮外女眷們說著在外看燈會的盛況有些羨慕,趙禎聽了她們的談話,為了滿足趙徽柔的好奇心,便決定帶著趙徽柔出宮去看燈會,曹丹姝也換上了尋常百姓的衣服跟著趙禎一同出宮遊玩,三人到了市集,找了個位子坐下看起相撲比賽來,比賽結束後,趙徽柔見贏的人得了賞錢,輸的那人卻無人問津,趙徽柔心軟,便去給了她賞錢。

趙禎與韓琦范仲淹等人議事時,韓琦上奏趙禎,京城第一樓礬樓的原主人去世,原主人的兒子因經營不善要出售礬樓和地皮資產還債,因礬樓是京城第一樓,頗有名望,韓琦便將其列為政事,請趙禎定奪,趙禎處理完此事,賈昌朝遞了奏章,說監察御史梁堅調查滕宗諒疑似私吞官錢一事有了回報,認為滕宗諒的確是私吞了官錢,范仲淹卻開口說自己相信滕宗諒的人品,說這件事如果不是有人故意詆毀滕宗諒,也是還未查清楚真相,賈昌朝卻反諷范仲淹還未知詳情就隨意評論。

 

第36集范仲淹整頓吏治遭人憤恨 趙禎兒女連連去世

范仲淹說自己和滕宗諒相交極深,相信滕宗諒絕對不會貪污,但章得像卻反駁范仲淹,如果別的朝臣有問題,是不是也只要有范仲淹出來作擔保便可以無事,范仲淹正要反駁,趙禎卻止住了范仲淹,不肯聽范仲淹再辯解,決定派燕度前往調查滕宗諒疑似貪污一案。

楊懷敏叫來賈教習,告訴她自己賄賂了太醫院,得知了張妼晗的病情,楊懷敏說張妼晗的病就算治好了,也無法再生育,而且一年半年之內還不能侍寢,楊懷敏覺得張妼晗已經沒有了利用價值,便讓賈教習要早做準備,讓她找個新人替張妼晗留住趙禎,畢竟趙禎再愛張妼晗,如果張妼晗不能侍寢,趙禎也不可能再天天來翔鸞閣。賈教習思來想去,還是去找了蘭苕,蘭苕見自己的機會來了,便跪下問賈教習是不是讓她替代張妼晗去伺候趙禎,賈教習看出蘭苕早就有了這份野心,蘭苕也不遮掩,還說宮裡的每個女子都有這份野心。賈教習擔心蘭苕的野心會害了張妼晗,蘭苕卻說自己已經對趙禎死心了,只是要借趙禎對張妼晗的寵愛,在張妼晗力所不及的時候幫上一把,只有成為張妼晗的人,她才能得到趙禎的一絲好顏色,幫張妼晗就是幫她自己,賈教習被蘭苕說服了。

韓琦找到梁元生,和他說起礬樓撲買一事,張麗華聽了此事,便私下暗示韓琦,礬樓的掌櫃和賈昌朝有所關聯,而掌櫃所牽線的陳姓商人,又和夏竦有關係,韓琦將此事默默記下,梁元生打算在十日之內湊齊錢財,爭取買下礬樓。

趙禎和晏殊突然來到范仲淹家裡探望他,晏殊勸范仲淹,現在范仲淹治理冗官之症已經有所成效,便想讓范仲淹先暫緩整頓吏治,把重心放在別的政務上,范仲淹卻執意反對,覺得三冗之症頑固,並不是短短幾個月就可以剷除乾淨的,還是要繼續用猛藥整頓吏治,趙禎見范仲淹如此固執,便只能答應回去再好好想想范仲淹的話。趙禎回去的路上,吩咐張茂則查清楚礬樓一事,調查陳姓商人的底細,以及什麼人會接手礬樓。

趙禎走後,晏殊留在范仲淹家裡繼續勸說,范仲淹實行新政以來,激起了各路官員的憤恨,這憤恨越來越大,越來越廣,晏殊想要勸范仲淹多顧及一些朝野中的得失利害,不要太固執於是非黑白,而且范仲淹不講證據,直接出面在趙禎面前力保滕宗諒,更會讓人懷疑范仲淹是假借治理冗官之名,黨同伐異,晏殊分析了一番利害關係,但范仲淹卻還是說自己做不到為了世人眼裡的公平而去掩蓋真正的事實,他會盡力去找證據證明滕宗諒的清白。

張妼晗看到宮中在做法事,便問賈教習是為誰辦的法事,賈教習說是三皇子去世了,趙禎本來還想為朱才人晉陞位份,沒想到三皇子卻突然急病去世。張妼晗聽著聽著,擔心起自己的女兒來,賈教習安慰了張妼晗幾句,還說趙禎已經為她的女兒起了名,叫幼悟。張妼晗最近身體不適,整日昏昏沉沉的,連趙禎什麼時候來的,什麼時候走的都不知道,賈教習趁機在張妼晗面前提起蘭苕,本以為張妼晗會生氣,但張妼晗卻主動讓賈教習把蘭苕叫來內殿,以後趙禎來翔鸞閣,就讓蘭苕伺候。

深夜,張茂則求見趙禎,將梁元生湊錢想要買下礬樓一事稟告,並說出了梁元生的身世,趙禎卻說自己早已知道了梁元生的身世,而且趙禎還十分羨慕梁元生可以為母報仇,而自己的母親在他心裡一直是一根隱刺,這麼多年來趙禎都兢兢業業,不敢有半分任性,但還是頻頻有天災,趙元儼甚至還說趙禎的子女連連去世,是因為他沒有為生母盡孝而遭致了上天的責罰,張茂則見趙禎自責,便開口說趙元儼這番話更多是出於私憤,並不可信。

 

第37集趙禎出錢暗中資助梁元生 黨派之爭初現端倪

張茂則勸趙禎不要因為趙元儼的胡言亂語而自責傷身,趙禎既痛苦又迷茫,不知道到底怎樣才能順應天意,趙禎只願讓上天的責罰統統落在他一人身上。過了一會,趙禎平靜下來,張茂則便繼續將礬樓一事稟報給趙禎,也告訴趙禎夏竦和賈昌朝在此事中有牽連,趙禎吩咐張茂則從內庫中取了錢財,以張茂則的名義投資礬樓,並叮囑他不是借錢給梁元生,而是投資在礬樓。張茂則又稟報了邊境之事,韓琦調任之前下令停休水洛城,水洛城是軍事要塞,如果能修築自然是好事,所以鄭戩接手後則下令繼續修築,而劉滬將軍排除萬難促成此事後,渭州知州尹洙卻讓狄青以劉滬違反軍令為理由,把劉滬抓了押解回京。趙禎剛聽了此事憤懣不已,不一會便反應過來,鄭戩舉報滕宗諒,而尹洙一向與歐陽修交好,自然要打擊鄭戩,打擊劉滬,不能讓劉滬立功。

趙徽柔知道趙禎心情不好,便去福寧殿陪趙禎,想要讓趙禎心情好一些,到了深夜,趙徽柔迷迷糊糊要睡著了,趙禎偷偷告訴趙徽柔,自己執政問心無愧,僅僅對自己的生母李蘭惠有深深的愧疚,每次天災罪己時,趙禎都在心裡祈禱,讓所有的罪責都降在自己身上,不要牽連自己的孩子。趙禎哄得趙徽柔睡著後,又叫來任守忠詢問燕度調查滕宗諒疑似貪污之事進展如何,趙禎聽了任守忠的稟報,覺得就算大臣們有忠君愛國之心,但也都有自己的私慾,朋黨之爭,已經初現端倪。狄青也被牽連進滕宗諒貪污一案,狄青擔心自己出事,而劉滬進京錢曾叮囑狄青一定要將水洛城修好,狄青便私自進京找到范仲淹,請求范仲淹為水洛城之事費心。

曹丹姝以前親近的侍女繯兒到宮裡和曹丹姝辭行,八年過去,繯兒現在的家庭已經幸福美滿,如今要搬去杭州,便特意來和曹丹姝告別,董秋和在一旁聽著,也不時接上幾句話,這時一旁的宮女給曹丹姝遞了一副畫,那畫是崔白送給董秋和的,曹丹姝說崔白最近聲名鶴起,連晏殊都為他說媒,但崔白卻拒絕了,只對董秋和一片癡心,曹丹姝有意撮合兩人,便問董秋和是什麼想法,還說如果董秋和願意,可以半年後就出宮。

在夏竦的暗中運作下,王拱辰和歐陽修之間的矛盾越來越深,歐陽修彈劾台諫所有官員的奏章更是激怒了王拱辰,覺得歐陽修就是在說他是庸才沒有能力。不久,王拱辰接手了滕宗諒貪污一案,在朝堂上和趙禎稟報此事時,歐陽修多次出言譏諷王拱辰,王拱辰稟報,滕宗諒因為有范仲淹作保,沒有被收押進監牢,滕宗諒藉機燒燬了賬簿,讓此案無法繼續再查下去,王拱辰因此認定滕宗諒確有貪污,不然怎麼會燒燬賬簿。范仲淹出面上奏,說願意以身家性命擔保滕宗諒沒有貪污,趙禎讓范仲淹仔細說說為什麼如此肯定滕宗諒沒有貪污,范仲淹說滕宗諒所用的公款根本沒有十六萬,只有三千,而這三千公款也全數用來倉促應急,穩定軍心所用,而且滕宗諒所用錢財之法,他和韓琦做邊帥時都曾經用過,如果他和韓琦不當罪,那麼滕宗諒也不該因此入罪。

 

第38集趙禎輕罰滕宗諒引王拱辰不滿 四公主瑤瑤去世

范仲淹陳述結束後,梁懷吉稟報趙禎,狄青在殿外候著,趙禎有些生氣狄青私自入京,范仲淹卻請求趙禎見狄青一面,讓狄青上奏關於營建水洛城之事。趙禎召見了狄青,狄青上報了水洛城的情況,讓趙禎一定要繼續修建水洛城,趙禎聽完狄青的陳奏,決定放過劉滬,讓劉滬繼續修建水洛城,趙禎還親自扶起了狄青,表示滕宗諒,狄青和劉滬都是衛國能臣,雖然有過,但是掩蓋不了他們三人對國家的功勞,趙禎分別陳述了三人的功過,做出了公正的獎懲。范仲淹卻擔心趙禎仍然懷疑他們結黨營私,決定第二天向趙禎請求出京巡邊。

宮女碧桃帶著四公主瑤瑤玩躲貓貓,碧桃和瑤瑤躲進了雜物間的櫃子裡,瑤瑤在櫃子裡卻哮喘發作,窒息而亡,趙禎下朝後回到後宮聽聞瑤瑤的死訊悲痛不已,張妼晗也因為悲傷過度血崩,太醫好不容易才穩住了張妼晗的病情,翔鸞閣一時之間亂作一團,他忍著悲痛向賈教習幾人詢問瑤瑤出事的經過。趙禎來到李蘭惠的靈堂喃喃自語,趙禎覺得是李蘭惠在怪罪自己的不孝,便把災禍降到自己的兒女身上,趙禎連連磕頭,只願得到一個彌補之法,讓自己的兒女平安。瑤瑤的死讓趙禎悲痛到輟朝七日,歐陽修對此頗為不滿,想要讓晏殊章得像幾人勸勸趙禎不要因私廢公,但卻沒有一個人附和歐陽修。

趙禎在儀鳳閣休息時,苗心禾提起李蘭惠在世時最在意的便是她的弟弟李用和,而李家現在已經是一門榮寵,趙禎突然反應過來,覺得自己給李用和的封賞遠遠不夠,便連忙讓人宣李用和進宮。

賈昌朝來到王拱辰家裡,王拱辰正在家裡自暴自棄,還在家裡面壁絕食,公然反抗趙禎對滕宗諒的處罰,趙禎發現王拱辰沒來上朝,便開口詢問,賈昌朝說了緣由,趙禎沒有當場決定如何處理王拱辰,只說自己要再考慮一下,而范仲淹在朝堂上請旨去邊境親自實施新政,趙禎也沒有當場答應。王拱辰的妻子薛玉湖在家忐忑不已,聽聞楊懷敏來了,還以為是趙禎下了聖旨要處罰王拱辰,楊懷敏卻說自己是來接她進宮陪張妼晗說說話,張妼晗告訴薛玉湖,瑤瑤去世後,她也悲痛萬分,甚至想要隨瑤瑤而去,但張妼晗今早醒來發現,趙禎在自己床邊看著自己,眼裡又是心疼又是難過,所以張妼晗在心裡暗下決心,自己一定要振作起來。

趙徽柔正在花園裡和弟弟最興來玩著捉迷藏,兩人玩得盡興回宮後,宮裡的婆婆發現最興來耳後有被蚊蟲叮咬的痕跡,而趙徽柔身上也有些癢,到了晚上,最興來突然食慾不振,苗心禾有些慌了,趕緊請來太醫為最興來診治。

晚上,趙禎看著王拱辰的劄子氣憤不已,王拱辰在劄子裡通篇寫著趙禎是聖明君主,就是要用祖宗家法綁架趙禎,他知道趙禎不可能違背祖宗家法重罰自己,所以才肆無忌憚的在家裝瘋,趙禎也只能妥協,決定將滕宗諒的官職再貶兩級,並同意了范仲淹去陝西。張茂則此時求見了趙禎,說外面風傳石介和富弼秘密謀反,張茂則拿到了石介的親筆書信,和趙禎稟報此事,還說了此案的諸多疑點,趙禎也覺得石介就算有謀逆之心,也沒有謀逆的能力。趙禎處理完公務,決定去翔鸞閣看望張妼晗,又吩咐梁懷吉去儀鳳閣給最興來和趙徽柔送件小玩意,路上,趙禎告訴梁懷吉,自己已經和任守忠說了,給梁懷吉升職為高班,再找個日子搬進儀鳳閣,專心伺候最興來。

 

第39集趙徽柔最興來染上疫症 曹丹姝親入儀鳳閣照料

儀鳳閣裡,太醫為最興來診了脈,卻診不出一個所以然來,想要請掌院前來為最興來看病,掌院給最興來看了病,擔心最興來病情反覆,決定留在儀鳳閣觀察最興來的情況。此時梁懷吉來了儀鳳閣,趙徽柔還以為是趙禎知道最興來病了,知道趙禎沒來後,趙徽柔有些失望,苗心禾要招呼掌院和兩位醫官,便讓梁懷吉陪趙徽柔,趙徽柔心神不寧睡不著覺,梁懷吉便在趙徽柔身邊陪著她說話,趙徽柔問起梁懷吉為什麼進宮,梁懷吉說是因為家裡太窮才進的宮,趙徽柔卻不懂是什麼是窮,梁懷吉耐心地解釋了一番,趙徽柔似懂非懂,還把身邊的人都比較了一番,但比到張妼晗和曹丹姝時,趙徽柔卻想不清楚了,張妼晗有趙禎的寵愛,但曹丹姝卻有皇后的地位,不知道兩人誰更窮些,說著說著,趙徽柔迷迷糊糊地便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曹丹姝也來到儀鳳閣關心最興來的情況,見梁懷吉也在儀鳳閣,便問了幾句趙禎的近況,梁懷吉仔細說了趙禎的情況,又稟告曹丹姝說發現趙徽柔的脖子上有被蚊蟲叮咬的包,曹丹姝不敢怠慢,趕緊讓太醫來看看,太醫看過後稟告曹丹姝,說這包不是普通蚊蟲所致,是蜱蟲所咬的包,太醫小心翼翼地為趙徽柔拔了蜱蟲,又在傷口上消了毒,太醫告訴幾人,蜱蟲入體時會釋放毒素,此病可大可小,趙徽柔趕緊反應過來,說最興來也和自己一起滾了草地,曹丹姝趕緊讓人去查看最興來身上有沒有被蜱蟲叮咬的痕跡。

趙禎在翔鸞閣時,張妼晗正在為王拱辰說情,想讓趙禎不要處罰王拱辰,趙禎歎了口氣,說自己不會懲罰王拱辰,但要張妼晗以後不要再議論前朝之事,也不能再求他因私情徇私,張妼晗見趙禎不僅答應了自己的請求,還沒有責罵自己,有些感動,覺得趙禎對自己是真心的,決定要養好身子,一輩子陪在趙禎身邊。

石介和富弼知道有人誣陷他們謀反後,石介憤怒不已,想要上書抗辯,富弼卻十分冷靜,富弼和妻子晏清素卻有些慌張,想要第二天就去找曹丹姝說明白,富弼卻阻止了晏清素,說晏清素如果去找皇后,就更加證實了他結黨營私之事,富弼決定第二天早上就上劄子請調出京。

趙禎在朝堂上同意了范仲淹外調的請求,蘇子美和歐陽修想要勸趙禎收回成命,但卻沒有如願,而富弼也被趙禎外調到了河北,宣佈完兩位大臣的調動,趙禎召見了王拱辰,提醒他不要毀在沽名釣譽四字上,讓王拱辰好自為之。

曹丹姝特意等了趙禎下朝,趙禎一見曹丹姝,也不避諱她,就說起剛剛在朝堂上的事來,兩人走了一陣,曹丹姝告訴趙禎,最興來因為蜱蟲叮咬而染上了疫症,而趙徽柔也可能會發病,曹丹姝提醒趙禎,天聖五年時,軍中也染過此病,而且此病可以傳染,趙禎擔心自己的兒女,想要去儀鳳閣看望,曹丹姝卻執意阻止趙禎,不讓趙禎冒險。還說自己會親自搬進儀鳳閣照顧最興來和趙徽柔,她還寫好了廢後詔書,如果最興來和趙徽柔出事,趙禎便可以廢了自己的後位,在曹丹姝的勸說下,趙禎最終還是妥協了。

掌院向曹丹姝和苗心禾匯報了最興來的病情,說最興來的病情凶險,照顧最興來的宮女內侍一定要十分小心,而趙徽柔的情況也要等上幾天才能確定,苗心禾又急又怕,曹丹姝趕緊扶住她,並讓掌院安排照顧最興來的宮女人數,自己會馬上讓任守忠去安排。

 

第40集趙禎提前控制民間疫情 王拱辰和歐陽修等人矛盾更深

范仲淹特意請了半天的假送富弼出城,歐陽修和韓琦等人還在京中擔任要職,為了避嫌,便不好去送富弼,歐陽修還沒有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覺得就算他們幾人是朋黨,那也是君子黨,韓琦勸歐陽修慎言,無論是君子黨還是小人黨,朋黨二字都是大忌。但歐陽修氣不過,還是寫了一篇關於君子有朋的論述,蘇子美也在邸報中痛斥王拱辰沽名釣譽,還畫了王拱辰趴在地上的醜態,歐陽修的論述和蘇子美的邸報在坊間小報中流傳,王拱辰氣得發瘋,夏竦卻樂於見得兩邊自詡君子的人互相斥責,不僅讓他們內部的矛盾更深,更會加深趙禎對歐陽修等人結黨之事的懷疑。

張太醫向趙禎稟報了最興來的病情,確認了最興來的確染上了疫症,張太醫向趙禎說了曹丹姝的安排,說要在宮裡滅鼠滅蟲,趙禎吩咐下去,讓曹丹姝全權處理後宮疫事,自己則宣召了大臣議事,商議如何應對可能在民間也會爆發的疫病。朝臣們還不知道後宮出現疫症的事情,以為趙禎只是擔心地方歷經大災後會出現疫情。韓琦匯報了河北災情的情況,趙禎神情嚴肅,吩咐晏殊和賈昌朝負責此事,提前為災區做好救治和防護,賈昌朝見趙禎神色不對,想要說幾句好話討好趙禎,但趙禎卻沒有心思聽下去,眾臣又勸趙禎要保重身體,趙禎深深地歎了口氣,離開了崇政殿。

趙徽柔知道最興來的病情後,內心又害怕又擔心,甚至願意自己替最興來生病,梁懷吉看著脆弱的趙徽柔心疼不已,只能安慰她一切都會好起來的,無助的趙徽柔抱著梁懷吉哭了起來,梁懷吉知道趙徽柔傷心,便也沒有拒絕,默默地安撫著她。

賈教習出了宮找夏竦,詢問他有沒有找到當初逃出宮的宮女,夏竦說人海茫茫,還沒有找到,兩人聊了兩句富弼和石介的事,夏竦又問起宮裡的情況,得知和賈教習約好見面的楊懷敏沒有出宮,回想到趙禎的表現也有些奇怪,便猜測宮裡應該是出事了。和梁懷吉同住一屋的張承照是夏竦的人,蘭苕通過他把宮裡疫症的消息帶給了夏竦。

楊懷敏此刻正在宮裡忙著滅蟲滅鼠,張茂則去了福寧殿求見趙禎,說了宮裡其餘宮人染病的情況,還說因為趙禎處理及時,提前拯救了災區百姓們的生命,趙禎卻認為是最興來在為天下百姓受苦,認為這是天將降大任於最興來,是上天為最興來所設的考驗,是上天為大宋選擇的聖君,趙禎想到這裡,便急急忙忙地決定要下詔書立最興來為太子,張茂則安慰趙禎,上天一定會保佑最興來平安。

太醫向曹丹姝匯報了最興來的病情,說最興來已經退了燒,但是脈象卻不是痊癒的跡象,而趙徽柔也起了燒,苗心禾趕走了所有的宮女內侍,親自在最興來身邊貼身照顧,還將來傳趙禎聖旨的內侍趕走了,拒不接詔,苗心禾只想讓自己的孩子平平安安,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像趙禎那樣負擔天下的重責。曹丹姝去看望了苗心禾,見苗心禾抱著最興來痛哭,便說趙徽柔也發了燒,但是不像是疫症,但趙徽柔在病中一直念著,擔心再也見不到趙禎和苗心禾了,曹丹姝說自己和趙徽柔就算再親,也替代不了苗心禾在趙徽柔心中的地位,也沒人能替代苗心禾在趙禎心中的位置,曹丹姝想要讓苗心禾也為了趙徽柔和趙禎多想想。

【圖片cr:清平樂】



(Visited 1,566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