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陸劇 有翡】結局.分集劇情26~51



有翡》劇情根據Priest小說《有匪》改編,講述多年前江湖禍亂,一代大俠南刀李徵奉旨圍匪,從此便有了四十八寨。後李徵病逝,江湖名門也相繼落敗。李徵的女兒李瑾容接任大當家,與周以棠成婚。周家有女初成長,周翡所生的朝代卻是一個江湖沒落的時候,前輩們的光輝與意氣風發在南刀李徵逝去後逐漸都銷聲匿跡了。

周翡十三歲那年離家出走,差點命喪洗墨江,被端王謝允救下,冥冥之中結下良緣。三年後,兩位頭角崢嶸的少年再次在霍家堡相遇,引出了多年前隱匿江湖的各類宗師高手。同時遭到曹賊手下北斗七位高手的追殺,令兩位少年陷入了一場暗潮洶湧的陰謀。

周翡以「破雪刀」之招數名震江湖,以浩然之姿,為這江湖名冊再添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有翡




 

【相關文章】

有翡~人物介紹、簡介

有翡~分集劇情1-25

 

【分集劇情】

第26集謝允死期將至 不告而別

沈天庶等人逃竄途中,正好與李瑾容的隊伍狹路相逢,二人不作一言,纏鬥在一起。李瑾容的刀向來霸道,竟一刀將沈天庶的鐵手生生斬斷,卻也被對方以斷手擊中左肩,地煞等人也趁機逃跑。

吳楚楚之前聽聞李晟在飛虹橋不知所蹤,她便在江下尋找,這才找到懸在橋下的李晟,並帶李瑾容等人將其救下。李瑾容在面對悠悠轉醒的李晟,尚有幾分安慰和認同,卻偏偏在面對昏迷不醒的周翡時,仍對她下山種種感到不滿。

李瑾容看著昏迷不醒的周翡,以及身邊放置的新刀,頓時明白李徵所言。刀是傳承,這彷彿是李家逃脫不了的命運,周翡也不可能再掙脫江湖的糾纏,李瑾容雖深感無奈,也只能坦然接受。

李瑾容自然不會不疼愛親女,但當查探周翡並無大礙之後,那本就流露不多的親情也隨之消散殆盡,取而代之的便是嚴厲與指責。但僅僅是這片刻的溫情,也足以讓周翡受寵若驚,溫暖她期待了許久的母愛。

李瑾容前腳剛走,身體康復的李晟就前來關心,只是這份關心雖然顯得很是不習慣,卻最是真誠。在這次山寨危難之中,李晟是心服口服地承認自己不如周翡,並表達自己的關切之情。周翡一聲「哥」,徹底化解了二人之前潛在的矛盾,也讓李晟渾身不自在的逃跑了。

無人打擾,周翡陷入沉思,卻被一陣熟悉的笛聲吸引注意,門外除謝允還能是誰。只見謝允恢復從前嬉皮笑臉的模樣,拉著周翡坐在床邊,力盡所能的出言調戲,卻見周翡巍然不動地盯著自己。

周翡從很早之前便發現,謝允越是心情輕鬆就越是正經,反而心裡愁緒繁多便越是不正經。謝允被她一語道破心思,便也收起無賴模樣,等著周翡探究自己的身世與目的。

以周翡對謝允的瞭解,她深知詢問其身世也毫無用處,得到的也不過是各種胡說八道的說辭,她只想知道謝允追查海天一色的目的。最終,周翡只得到一句不痛不癢的回答,同時得知,原來殷家的刀鞘、吳楚楚的長命鎖,以及李家的手鐲便是海天一色的信物。至於其他,謝允再不肯多言,甚至面對周翡的動情也無動於衷,出手點其睡穴。

此時的俞聞止正在為攻打失敗之事責怪與沈天庶,但除了地煞,他再無可用的江湖勢力,也不得不容忍對方。此次,他們已看出謝允便是當年的蕭川,再聯想這次讓身中透骨青的謝允強行動用內力,必將於幾月後毒打身亡,便覺得此行不虧。

謝允本還想趁著餘生不多,在四十八寨中與周翡多相處些時日,奈何李瑾容雖感謝謝允出手相助,但也毫不客氣地下了逐客令。分別在即,謝允再三提醒周翡莫要再捲入是非,更不要主動與海天一色扯上關係,否則必將危及性命。

二人獨自走在寨中的林間小道,彷彿也是走完了他們曾經歷過的一切。周翡並不知此番相見,或許就是永別,心中還為此刻安寧感到甜蜜。等周翡第二天拿著親手縫製的荷包想贈予謝允之時,對方早已不知所蹤。

周翡單純以為謝允只是不在房中,而吳楚楚的到來,徹底引開了她的注意力。周翡本想趁機將長命鎖歸還,二人權衡再三,還是決意將此等重要之物交給李瑾容保管更為合適,周翡也因此失去追尋謝允的最後機會。

四十八寨逃過覆滅之劫,李晟與吳楚楚的情感也更進一步。雖然二人並未挑明,但吳楚楚對李晟的稱呼已越來越親密,他們也嚮往著,等將吳家小弟接來寨中,便可安心生活在此,一家團聚。

第27集霍連濤舉行滅煞大會 江湖各路勢力齊聚零陵城

四十八寨山下某客舍中,客人正在討論有關某個天縱奇才,因命途坎坷而得仙人收之為徒,後投身入軍營卻身中奇毒的故事。這讓坐在一旁的周翡想起謝允曾提過有關「逃兵」的故事,並且他也很是瞭解透骨青之毒。

至於對於仙人之說,吳楚楚記得在武功批注上曾有記載,「蓬萊世外舊夢涼,日落推雲過無痕」,這句話究竟何意,二人暫且尚不明瞭。兩者相聯繫,周翡隱隱覺得事與謝允有關,當她回到山寨詢問守衛,才得知對方早已離去,連忙下山去尋。

霍連濤號召武林中人開滅煞大會,並將水波紋印記刻在請帖之上,使得眾人難以拒絕。事關霍家,李晟主動請纓前去,其一是為打探霍連濤究竟目的何在,其二,衝霄子對李晟有恩,又對霍長風的死耿耿於懷,如若可以查清霍長風死因,也好給衝霄子一個交代。

此時的衝霄子正為保護殷沛,欲打造假的殷家刀鞘迷惑世人。當衝霄子回到住處,發現殷沛神色異樣,生死一線,再觀床上的鳳凰丹只剩空盒,大驚失色,連忙為殷沛運功調理。

殷沛得衝霄子相救,內力調息穩定之後,在其房內勿踩機關打開密室,巧然中發現裡面存放的數枚鳳凰丹。幸虧衝霄子及時歸來,經他解釋才知,原來服用鳳凰丹需內力深厚之人相助調息方可,否則將會淪為殺人狂魔,於兩年後爆體而亡。

一夜過去,殷沛再次從噩夢中醒來,猛然發覺劍鞘不再,便如瘋魔一般衝進衝霄子屋內,趁其中無人,再次吞服鳳凰丹,並將剩餘盡數偷走。下山途中,殷沛與歸來的衝霄子迎面相撞,殷沛誤以為對方是為鑄造假劍鞘偷換真品,便在盛怒之下,一掌將其殺死。

此一舉,讓殷沛感到從所未有的力量,貪戀掌握他人生死的快感,顯然已近走火入魔之態。衝霄子臨死前欲將拂塵相送,並囑咐其中有救他性命的辦法,奈何殷沛根本不會再信其所言,更不屑於所謂的救命之法。

霍連濤廣發請帖,致使眾多江湖之人齊聚零陵城,零陵客舍內,興南門朱晨和朱瑩兄妹正此休整。二人眼見旁桌男子在夏天也凍得哆嗦,好心送上棉衣,便見男人致謝後匆匆離開,此人便是不告而別的謝允。

謝允桌上放著幾枚被冰碴包裹的銅錢,吸引毒醫應何跟隨,可等他再追出去時,哪裡還有謝允蹤影。湊巧周翡與應何從擦肩而過,進入零陵客舍,她一路在行腳幫的幫忙下追蹤至此,只晚了一步便是與謝允擦肩而過的結果。

突然,一群鬼面白衣之人打破了客舍的平靜,將朱家兄妹團團包圍,他們便是四象山玄武門主丁魁的弟子。丁魁為滅煞大會而來,卻未收到請帖,只得派遣弟子搶奪無勢的朱家兄妹,兩方就此變得劍拔弩張。

自從興南門門主重傷後,其子朱晨孱弱,無人繼承門派,轉而從商,深受霍連濤照應,此次他們兄妹帶領門中數人前來,便是為霍家聲勢助威。眼下尚未見到霍連濤,便遇丁魁搶奪請帖,無力抵抗之際,得周翡出手相助,將其打退。這番交手,也讓偷偷跟著楊瑾下山的李妍不得不與周翡同路。

滅煞大會之事,將陳子琛和白先生也引來零陵城。目下,周翡托行腳幫查探謝允行蹤,而白先生便是行腳幫長老,便特來親自道謝上次相助之恩。言語中,白先生深感滅煞大會隱患重重,故而也想尋謝允親自勸說陳子琛。

他們且不知,在同一時刻,謝允早已趁白先生不在,試圖勸說陳子琛離開無果。而謝允此行,無意中從陳子琛口中得知周翡也已來到零陵城,行蹤更是小心,避免被對方找到。

 

第28集謝允身中透骨青之事暴露 周翡借天門鎖「軟禁」謝允

謝允與周翡在零陵城迎面相遇,正巧靈雨的馬車便停在一旁,立刻躲身其中,等周翡走到馬車旁,便只能聽到關車門的聲音。謝允看著周翡的背影戀戀不捨,而後才與靈雨道謝,閒話幾句便不見蹤影。

靜謐無人的小巷中,謝允為不透露行蹤,特意換上千歲憂的行頭,誰知沒走幾步,就被一把再熟悉不過的刀擋住去路。謝允本欲裝作不知想要矇混過關,可心中掛念之人就在眼前,周翡豈能再容他逃跑。

這些日子,周翡不顧四十八寨百廢待興,不顧母女難得再次相聚,不顧一切偷偷下山,就是為了行腳幫似是而非的消息,一路尋找謝允直到零陵城。謝允看著周翡似委屈又似埋怨的喃喃自語,這才知道,原來對方並不是為滅煞大會而碰巧相遇。

周翡的委屈剛剛找到出口,可與生俱來的倔強又不允許她如此作態,故而置氣反口是為查水波紋一事而來。眼見周翡這般模樣,謝允的心早融化,可丁魁聲勢壯大的隊伍路過,喚醒了他的理智。殘命而已,謝允不想連累周翡一生,卻在不經意間,被對方點中睡穴。

周翡用木推車將謝允推回零陵客舍門口,便遇到剛剛到達此地的李晟和吳楚楚,寒暄幾句,眾人便回到房中。而此刻,一直關注謝允的應何從,看著推車上遺落的草帽,終於找到機會接近對方。

同日,丁魁親至霍家堡門口,借合作剿滅地煞之名想要進入其中。奈何霍家堡前院有衝霄子所布奇門遁甲,不懂其理而硬闖者必死無疑,丁魁眼見霍連濤不屑與己為伍,也只能留下一句狠話,灰溜溜離開。

一計不成,丁魁特意找到木小喬合作。木小喬因曾受霍長風一飯之恩,故而維護霍家堡,丁魁特意找到曾目睹霍長風死因的家丁推在他面前。此時的木小喬知曉霍長風死於霍連濤之手,必然會出手為其報仇。

近來多事之秋,滅煞大會尚不知如何收場,江湖之中便出了一位絕頂殺手。微風吹羅袂,明月耀清暉。自從殷沛殺害衝霄子,巧遇封無言後,便以鐵面具遮顏,在江湖之中肆意殺人,並留下清暉真人四個血字。

夜間,霓裳夫人應周翡邀請而來,經她把脈才知,謝允身中透骨青已無多少時日,為今之計,唯有杜絕動用內力拖延時間。霓裳夫人走後,應何從假借歸還草帽之名敲開周翡的門,並自稱毒醫,一語道破謝允所中之毒,從而順利進門。

只見應何從興奮無比地盯著謝允左看右看,儼然一副毒癡模樣。應何從依照對方脈搏和狀態便知謝允久中透骨青之毒,幸得高人渡內力助他壓制才苟活至今,而他曾用搜魂針迫出內力,這才導致毒發。應何從研究半天醫理,最後竟坦言自己不過喜愛搜集各種毒物,並不會醫人治病,結果被周翡一腳踢出門外。

搜魂針的傷痕因謝允週身冰冷,導致針孔處瘀血不散,也正是因他身體代謝變得緩慢,才能暫時躲過搜魂針的副作用。周翡看著昏迷不醒的謝允,實在難以接受對方竟然為了自己,故意逼出內力,導致自身油盡燈枯,她對謝允的感情也在這一刻徹底迸發。

周翡用霓裳夫人處借來的天門鎖,將謝允一手一腳鎖住,防止他再偷偷逃跑。天門鎖有兩層特質鎖面,若不知曉規律,就算是李徵和殷聞嵐也不可能掙脫天門鎖的束縛。

近來,周翡本就為謝允之事煩心,再遭楊瑾多番挑戰,實在不勝其擾,再看他老實好欺,再聯想近日必應霍連濤之約,三言兩語便挑得楊瑾將目光鎖在滅煞大會之上。

第29集朱晨心慕周翡獻慇勤 謝允心生醋意

一桌冷食難以下嚥,謝允是寧願少活一日,也不願受這樣的罪,只是飲食事關他的生死,周翡能做的也只有同甘共苦,冷食同享。謝允勸說無果,忽然將話題引至自身,也是他第一次真正向周翡提及過往。

多年前,謝允的師叔強行用真氣打通謝允週身經脈,將畢生功力分毫不剩地傳給他,而一個人耗盡內力必然也只有油盡燈枯這唯一的結局,這便是一命換一命罷了。謝允自認,這剩下的半條命是苟延殘喘不孝之命。

而謝允身為前朝皇室血脈存活一天,便會給人以江山終可光復的希望,那麼王麟將軍的安平軍便永遠不會放下手中的刀,為天下徒增殺孽,這是禍害天下的不忠之命。如此不忠不孝的活著,多一天,謝允也覺多餘。

周翡這才明白,原來謝允轉彎抹角說了許久,不過是想勸解她不必心存愧疚。可於周翡而言,不論為何,她都不會對謝允見死不救,也更加不會如他這般認命等死。哪怕機會渺茫,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周翡都不會放棄尋找活下去的希望。

在房中悶了許久,天色漸黑,謝允借口洗澡不便為由,想要解開天門鎖,誰知周翡竟讓李晟與他鎖在一起湊合著洗。雖然李晟得周翡提醒,不論謝允如何挑釁都不可生氣離開,但洗澡穿衣著實不便,李晟只得暫時解開天門鎖。

謝允一邊穿衣,一邊與屏風後的李晟搭話,時機一到,只見他飛身出窗,便沒了蹤影。等謝允准備翻過圍牆逃跑時,再次被早已等候再此的周翡抓個正著,還是沒能逃脫被束縛手腳的命運。

第二天一早,謝允便被朱晨的敲門聲吵醒,見對方特意製作美食送於周翡,一舉一動一神色,無不是對周翡的歡喜,心中醋意橫生。謝允哪怕束手束腳也要做一份一模一樣的美食比較一二,更不願讓周翡與讓人親近,他這才猛然發現,這輩子怕是再也逃不出周翡的身邊。

沈天庶接連吃虧,此前主動邀請楚天瑜相助,奪取慎獨印。楚天瑜不費吹灰之力,便得霍連濤恭敬服從,更承諾在大會之後將慎獨印雙手奉上。只是眼下,陳子琛也來到零陵城的消息,更能牽動楚天瑜的興趣。

滅煞大會在即,霍連濤想要故技重施,在堡中布下火油,利用這次武林人士齊集在此,將他們一網打盡。至於是否有請帖皆可入內,只是需分道而行,李妍也早已先一步拉著楊瑾偷偷進了霍家堡。

李晟擔憂李妍安危,與吳楚楚先行一步,周翡則將謝允腳上的天門鎖換在自己手上,防止他逃跑。二人途中巧遇朱晨兄妹,周翡得知有無請帖並非一路,便與朱晨道謝後離開,後者滿心不捨卻也無可奈何。

此時的李妍和楊瑾一路跟隨引路女侍,最終被一條紅蛇吸引目光,從而追逐,正巧將險些喪命於玄武弟子之手的應何從救下。二人這才知曉,方纔的紅蛇名為紅玉,是應何從精心豢養,極其珍貴。不知為何,紅玉身處此地之後便如受驚一般,到處亂竄,可見此地可疑非常。

 

第30集霍連濤陰謀敗露 眾人被困奇門陣法

應何從用笛聲喚回紅玉,還不及伸手取回,便被李妍搶先一步將紅玉佔為己有,強行留在身邊耍玩幾日。說話間,眾人齊聚,有無請帖者以水榭一分為二,而沒有請帖之人,進出都需經過一條齊門八卦陣,不通其理,必有進無出。

隨著鼓聲陣陣,霍連濤出現在高台之上,真假參半的蒙騙著在坐武林人士。霍家祖傳慎獨印便是水波紋,也正是海天一色信物其中之一,霍連濤利用海天一色為武林歷代遺留寶藏,借口選舉以武選舉武林盟主,便可代管慎獨印,以此挑撥在場之人互相殘殺。

期間,霓裳夫人突然而至,雖引起霍連濤心虛,卻也不過片刻便再次慷慨激昂的與其對峙。正在場眾人不知該信誰時,楚天瑜從天而降,以朝廷中官的身份出示陳子琛腰牌為霍連濤作證,順水推舟之下,果然讓眾人再起搶奪之心。

楚天瑜早已將陳子琛和白先生等人囚禁在房中,眼下將其腰牌示人,不過是在警告霍連濤,若不將慎獨印雙手奉上,那麼霍家唯一的靠山也將不復存在。此前,霍連濤得罪眾多江湖人士,眾人現在將注意力集中在寶物之上,一旦霍連濤失去朝廷相助,必將覆滅在各門各派的報復之中。

楚天瑜的出現,不但驚訝了周翡等人,也讓坐在後面的應何從怒上心頭,彷彿恨不得將此人生吞活剝。謝允本就猜到能一眼知曉他身中透骨青之人,唯有早已滅門的大藥谷弟子。從應何從對楚天瑜的恨意看來,大藥谷覆滅之禍,必然是此人所為。

謝允擔憂應何從一時衝動送了性命,可此時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方才楚天瑜出示腰牌的確為陳子琛隨身信物,可想而知對方處境,周翡便與謝允一同潛入霍家堡內部,成功將陳子琛等人救出。

而此時,楚天瑜以辨別真偽為由,讓霍連濤不得不心甘情願交出。就在慎獨印距離楚天瑜的手不過毫釐,突然被從天而降的木小喬奪走。霍連濤面色大喜,還以為木小喬是為護他而來,待對方將曾經的花匠推出,他才知今日難以善了。

面對人證,霍連濤無法否認丟下癱瘓的霍長風,任由其自生自滅,可激動辯解之下,卻也無意中透露出霍長風實乃中毒身亡。這樣的真相,徹底激怒木小喬,勢要弄清事情真相。

李妍因追逃跑的紅玉而湊巧撞見想要點著火油的霍家弟子,幸得楊瑾及時殺人滅火,否則一旦火勢連天,眾人又不懂出陣之法,必將於今日同葬火海。就在霍連濤受木小喬質問之時,回來報信的李妍一聲大吼,驚得在場眾人無不慌亂逃命。

眼下危機,周翡本想解開天門鎖,誰知借開第二層的鑰匙,在眾人推撞之下掉落湖中。束手束腳的周翡和謝允,只得放棄追殺楚天瑜,轉而去和陳子琛匯合。而木小喬身懷慎獨印被楚天瑜攔住去路,並在其圍攻之下全身而退。

在場之人不懂陣法,自然如無頭蒼蠅一般亂轉,丁魁不分是非,便要殺了領路人解氣而被李晟阻止。待霓裳夫人趕到後,李晟便欲帶領眾人逃離齊門八卦陣,誰知惱羞成怒的丁魁為展威嚴,竟要強行將眾人留下。

第31集楚天瑜命喪黃泉 謝允毒發命懸一線

霍連濤倉皇逃命,被木小喬堵在他生路之前,二人尚未言語兩句,只見霍連濤突然脖頸斷裂而亡。楚天瑜意在慎獨印,殺死霍連濤不過順手,木小喬自不會將霍家的東西拱手相讓,隨即二人便纏鬥在一起。數招過後,木小喬不敵,只得縱身逃離。

當年,楚天瑜是謝允父親身邊的小官,之後偷學了本事便心生背叛,之後才加入地煞,成為當朝的中官。周翡與謝允剛從敵人手中將陳子琛救下,便與隨後而至的楚天瑜相遇,殺父之仇不共戴天,頃刻間,便是要不死不休的局面。

交代比命重要,周翡自然明白謝允決心已定,為他解開天門鎖,二人合力共擊楚天瑜。若非楚天瑜入朝為官,不屑於江湖諸事,否則以他的功力,又豈會是沈天庶成為地煞之主。可想而知,周翡必不是楚天瑜的對手,佩刀也應招兩段。

危急時刻,謝允調動週身內力,一掌下去,便是要去楚天瑜一命換一命,將對方震得從容不再,心神紊亂。謝允也因強行使用內力被透骨青反噬,鮮血噴出,再無以為繼。就在三人愈殺紅眼時,忽然一陣濃郁的白色煙霧飄散,楚天瑜與周翡皆腳步渙散,體虛無力。

凝露之毒,內力越深,毒發越快,就是應何從專門為了對付楚天瑜所制,今日終於可以親眼看見楚天瑜在自己面前毒發斷氣,應何從心中大快。雖高興,應何從也很清楚,若非周翡和謝允打傷楚天瑜,擾亂他的心神,這樣的毒根本靠近不了對方,否則也不會三年都沒有使用的機會。

應何從願意來日報答,可惜周翡想要的,他卻給不起。自從大藥谷出了憐蜃這個叛徒,引地煞將門派覆滅,便只留下應何從這個從前只知貪玩的弟子,根本不曾受大藥谷半分傳承。應何從無力解透骨青之毒,將凝露的解藥留下後,便落寞離去。

別無他法,周翡便只想著背謝允去寺廟求神拜佛,若非走投無路,誰又會寄希望於這般虛無縹緲的事情。謝允自知大限將至,只想與周翡一訴真心,若能與她同住四十八寨,平凡逍遙,便是謝允最大的心願。

周翡心中掛念謝允,連應何從給的解藥也顧不及服用。如今拖著傷重又中毒的身體,哪裡能背著謝允有多遠,很快,二人便雙雙昏倒在樹林之中。

期間,李晟和霓裳夫人本欲找到丁魁為民除害,便見丁魁被一身黑衣,面具遮臉的男人丟在地上,再無聲息。丁魁雖非一流高手,但想要輕鬆殺死他的人,絕不可能是江湖上寂寂無名之輩。霓裳夫人並不知道此人是誰,唯有吳楚楚在他身上看到了殷沛的影子。

等周翡從昏迷中醒來,竟然發現自己身處一葉扁舟,而撐船得是個不知來歷的和尚。周翡以為謝允身亡,一時不知何去何從,終在和尚點撥之下,明白江湖俠義代代傳承,不該陷於情愛,就此頹喪。

和尚見周翡心中清明,這才讓她進船篷查看,只見謝允雖面色蒼白,好歹尚有一絲呼吸。大悲大喜,讓周翡心情難以平復,忍不住躺在謝允懷中,感受著對方的心跳與失而復得的喜悅。

經周翡詢問,才知這和尚是蓬萊散仙同明大師,也正是謝允的師傅。閒話間,同明大師憶想當年,謝允及其厭惡身份高貴帶來的苦難,夢想著可以成為最普通的人,卻不知,最普通的人困於生計,也嚮往著成為王公貴族。

 

第32集周翡欲摘火蓮救謝允 李晟再次不告而別

兒時的謝允貪圖平凡享樂,根本不願背負任何重擔,可自從他故意躲著不見人,讓王中官誤以為他命喪大海,自愧之下留書自盡。謝允如何也沒有想到,不過捉迷藏而已,怎會連累一人性命。

王中官的死牢牢刻在謝允的心中,自此後,他便判若兩人,文韜武學無不認真刻苦。多年過去,謝允第一次離開蓬萊,也正是這次身入戰場,中了透骨青被師叔救回後,便再不能與人動武。

提及過往許多,最重要的便是救命之法,透骨青是大藥谷配製的毒藥之首,記載於藥王經之中,同明大師猜測藥王經會有解毒之法,只是自從大藥谷覆滅,便再無見過這本藥王經。

為今之計,唯有同明大師將謝允帶回蓬萊,並用費盡心機尋找的三味湯吊命。三味湯共三劑,是散落各地的驅寒聖物,同明大師也只配出第一味而已,可暫時保心脈不至凍結。

第二味藥引便是火蓮,生於西北極寒之地,蓮生九蒂,九朵長成便是最佳採摘時機,所錯過便需再等十年。三味湯治標不治本,但總算可暫時保命,為此便足以讓周翡赴湯蹈火。

周翡取藥之心急切,就連最後看一眼謝允也顧不上,至於那慎獨印,她無心爭奪,也無力保管,索性托付同明大師代為保管。等周翡走後,一直藏身暗處的應何從才偷偷摸摸潛入船篷,正想偷取謝允屍體之時被同明大師抓個正著。只見那應何從直接飛出船外,掛在樹枝上,昏迷過去。

前一夜,吳楚楚正與李晟談及殷沛,他的脫胎換骨肉眼可見,但一夜武功大漲,必然會付出旁人不知的慘痛代價。李晟並無絲毫羨慕殷沛,此刻在他心裡,唯有一點一滴慢慢積累,才是練功正途。

吳楚楚自覺拖累,竟拿出曾經記載的枯榮手,誰知殷沛突然而至,在零陵客舍中尋到了正在試圖練武的她。當初的一絲善意讓殷沛惦念至今,也一直想要報答吳楚楚一二,只是他此刻模樣,著實讓對方不敢靠近。

李晟不知從何而來,才竟發現衝霄子的拂塵竟然在殷沛手中。二人纏鬥,李晟被殷沛以拂塵制住頸脖,還是吳楚楚開口求情才得喘息。殷沛本就是為送拂塵而來,如今成為四象山主人,是他為自己報仇,至於那些不是自己的東西,他也從不稀罕。

今日,李妍和楊瑾本是外出尋找周翡,卻機緣巧合救了應何從。對於之前種種,應何從不願多提,這才讓眾人誤以為楚天瑜是周翡所殺,這樣的消息讓李晟陷入沉默。不過轉身的功夫,李晟便不知去處。吳楚楚孤身尋找,引得殷沛擔憂,欲追其後。

憐蜃煞胡天瑛的病情已入膏肓,沈天庶費盡心機尋找海天一色,也不過是為找到其中藥王經謀取救命之法。謝允的透骨青是胡天瑛所下,她自然知曉火蓮可救其性命,當下便讓沈天庶派「雪狼」之稱的陸天曠前去西北極寒之地截殺周翡。

楚天瑜死前曾找過安平軍劉有良,他深知海天一色的秘密,是地煞所不能容。童天仰一路追殺劉有良至零陵客舍,李妍只當是與地煞有仇者皆是好人,便暗中派紅玉上樓求助,自己先一步護在劉有良身前。

 

第33集李妍得知海天一色地址 木小喬救周翡於雪崩

楊瑾的刀和應何從的蛇將包括童天仰在內的所有人嚇跑客棧,三人帶著劉有良趕緊離開是非之地。李妍三人一路逃到一處廢棄的破廟裡,劉有良本來並不信任眼前之人,但聽到李妍是李徵的孫女,立刻將身上藏得秘密告知。

原來這個劉有良是守護海天一色的守墓人,二十年過去,天下早已易主,唯有他被蒙在鼓裡,想來也是怕他忍受不了寂寞而出山。之前還有衝霄子與他書信來往,可近日卻斷了消息,劉有良這才難以忍受無盡的孤獨和安靜,選擇出山打聽情況。

下山之後,劉有良聽聞霍家堡舉辦天下大會,將前輩苦苦隱藏的秘密公然放在眾人面前討論,也因此被楚天瑜發現蹤跡,進而遭遇眼前追殺。雖然劉有良守護海天一色二十年,但就連他也不知道海天一色究竟是何物。

不遠處的馬蹄聲越來越近,破廟裡還有流浪至此的孩童,李妍三人若逃跑,童天仰定不會放過這些孩子。既然不能逃跑,也無法力敵,唯有玉石俱焚一條路可走,劉有良將暗示海天一色所在之處的詩,強迫李妍背下。

眾人正面與追來的童天仰對峙,劉有良將地圖丟給對方,卻見那圖在打開的瞬間自燃。劉有良緊緊抱著童天仰的大腿,給李妍三人逃跑的機會,他也慘死在對方手下。劉有良二十年渾渾噩噩,已分不清自己是人是鬼,臨死前將海天一色的秘密托付給後人,也算死得其所。

同時,陸天曠故意讓商販將不耐寒的馬匹賣給周翡,再一路跟隨其後,來到西北極寒之地。此處冰天雪地,狂風呼嘯,可周翡沒有半分退縮之意,哪怕靠自己的雙腿,她也要爬上雪山頂。沒想到的是,木小喬也為了替霍家奪回慎獨印來到此處。

陸天曠向路上行人打探周翡去向,結果被當地居民認出,他就是曾經在這雪山之中和狼一起長大的孩子,所以才有雪狼之說。只見那人如同見鬼一般,大聲叫嚷,陸天曠笑容諷刺便不再理會。

周翡憑借自己的力量爬上山頂,卻被木小喬先一步制住行動,火蓮就在眼前,她卻沒能將其摘下。隨之而來的陸天曠也為慎獨印而來,木小喬本就厭惡地煞之人,當下倒不再糾纏周翡,轉而攻向陸天曠。

就在周翡抽身摘火蓮的前一刻,突然的雪崩,讓她的手只差片刻便心願達成,若非木小喬出手相助,恐怕周翡此時已經被活埋在雪山之中。朦朧中,周翡似乎看見了謝允在勸她放棄,再與她道別。

互相牽掛之人似有感應,身在蓬萊的謝允雖然還未醒來,但就在周翡遇險境時,他彷彿可以感應到對方的一切,口中不斷喚著周翡的名字。

蓬萊散仙陳俊夫本就不贊成謝允出山,每一次回來都只剩半條命,如今更是神志不清。倒是同明大師更通透,不論結果如何都是命數,強求不得,未曾拿起又如何放下,不曾下山,又如何遇良緣。

等周翡徹底從昏迷中清醒,發現她被困在雪洞中,木小喬就坐在身邊。獨處之時,木小喬發現周翡與他一樣,皆是為某一人多看自己一眼,哪怕刀山火海也在所不惜。木小喬本就性情中人,如今機遇,也算與周翡化敵為友。

李晟擔憂衝霄子安危,孤身一人回到已廢棄的齊門,卻不知封無言早已跟在他身後。齊門外雖仍有陣法保護,但這又如何能阻擋封無言。

 

第34集吳楚楚身受重傷 周翡成功取得火蓮

吳楚楚一路打探追尋李晟的腳步,終於來到了齊門腳下,因在一處茶寮被調戲幾句,暗中派人保護的殷沛,就將那些人的舌頭全部割下餵狗。之後,殷沛聽聞吳楚楚與陌生可疑男子同行,更是親自前往。

封無言一直難以想起怎麼完全通過陣法密林,只得在山腳下守株待兔,這才誘騙吳楚楚一起來到齊門陣法前。吳楚楚自然不知通過法門,氣得封無言轉頭便走,將她一人丟在此處。

吳楚楚擔憂李晟心切,一頭撞進樹林中迷了路,還是在殷沛的指引下才進了齊門。殷沛故意裝扮普通,頭戴斗笠,裝作一般的樵夫才沒讓吳楚楚認出。他剛走出樹林,便遇到封無言上山求助,殷沛得知對方目的為殺害李晟,自然樂於帶路。

李晟並非封無言對手,但天下之大,懂得奇門遁甲、八卦之術的人也只有李晟,故而封無言不敢真下殺手。二人僵持不下,李晟索性做自殺狀,那時便是封無言愧對齊門祖先。

聽聞祖先二字,似戳穿封無言心中軟肋,他何嘗不後悔,因曾經年輕氣盛,不屑於齊門之術,導致父親重視衝霄子而冷落於他,更是一氣之下離家出走。如今齊門覆滅,身為掌門之子,卻無能力將門派絕學傳承,封無言既是懊悔又不願承認。

李晟見封無言可憐,便將齊門之術寫出供其學習。封無言將奪來的拂塵隨意丟棄,偶然間,讓李晟發現隱藏在拂塵之中的水波紋。正在這時,原本應離開的吳楚楚竟然沿途留下記號,導致童天仰帶人追蹤至此。

封無言眼見童天仰欲搶奪掌門拂塵,當即便與之纏鬥。二人鬥法,拂塵落地,李晟撿起拂塵便拉著吳楚楚逃出道館,落下石門,將所有人關在道館之中。期間,吳楚楚身受重傷,李晟帶著她回到零陵客舍巧遇朱晨,這才得以有馬車趕往衡陽,尋求霓裳夫人相救。

仍被困在雪洞中的周翡和木小喬做下交易,既然此次皆不為名利,不為追逐海天一色,那麼便由木小喬做戲助周翡取得火蓮,事成後,便將慎獨印交還木小喬。周翡假意打不過木小喬,突然將「慎獨印」丟出山下,也不願讓對方佔得便宜。

陸天曠果然上當,等他一路追下山,才發現所謂的「慎獨印」不過石頭而已,此刻他再回頭也已無用。而周翡也趁機摘下火蓮,與木小喬來到雪山腳下,約定他日零陵客舍相見。木小喬見慣了江湖險惡,這是他最後一次願意相信他人。

周翡帶著火蓮不眠不休地趕往蓬萊島,便徹底昏睡過去。謝允喝下第二味藥,已甦醒,只是不得不閉關修養,才未能和周翡見上一面。相反,周翡倒是毫不在意,她現在只想一心前往南疆酷熱之地,尋找最後一味朱明火尾草。

地煞別院之中,俞聞止親自前來尋找胡天瑛。眼下,雖然劉有良將地圖燒燬,但童天仰曾看過一眼,從圖案可探知衝霄子的拂塵也是其中之一。沈天庶下令谷天顯,即可前往大藥谷附近打探,卻不知,有人已悄然慫恿胡天瑛答應出山。

不論是胡天瑛的身體,還是沈天庶的現狀,根本不能再強行與人打鬥,這也是他們此次並未親自出山的原因。胡天瑛一邊為沈天庶療傷,一邊回憶他們曾經的過往。

 

第35集海天一色再引風波 周翡心繫謝允所願

多年前,胡天瑛被大藥谷以只醉心研究毒藥,而對治病救人之法一竅不通,故而心術不正為由逐出門派。自胡天瑛被沈天庶收留,她此生最大的願望便是成全對方稱霸天下的野心。胡天瑛重出江湖的第一步,便是親自去擎雲溝取周翡性命,重獲慎獨印。

朱明火尾草只生長在擎雲溝,周翡未見謝允一面便再次啟程,也順道前往安平軍營寨面見周以棠,弄清楚海天一色究竟為何物。正巧,周以棠已為周翡尋得寶刀一把,名為「碎遮」。此刀雖並非出自名家之手,卻最為適合周翡,且為鍛造者呂潤唯一作品。

相傳呂潤是鬼谷最後一位門生,精通兵法、醫術和武功,乃前朝極為有名的人物。呂潤畢生所學承有三位弟子,一位成立大藥谷,一位開創齊門,最小的弟子黃沈編則學習兵法入了仕途。

二十五年前,前朝叛軍兵變,黃沈編身為安平軍前任將領,為保存朝廷實力,便將許多寶物全部運往宮外,藏於大藥谷附近,這批寶藏便是傳說中的海天一色。自黃沈編身死後,海天一色的秘密在江湖中流傳,這才導致殷家慘遭滅門,以及大藥谷被屠之事。

曾經身為安平軍一份子的沈天庶成了地煞首領,便將這海天一色弄得人盡皆知。這寶藏本身究竟為何物誰也不知,只相傳裡面有黃沈編所創藥王經,又或是一些逆天改命之物,到底不過是人們的慾念作祟罷了。

謝允身為前朝皇子,而海天一色正是為復國所準備,即便他對此不屑一顧,人們的貪念也會讓海天一色成為附骨之蛆糾纏在謝允身邊。周翡得知前因後果,也更加堅定救謝允的心,並助其達成所願。

正說話間,三皇子陳子琛突然前來拜訪,眼見周翡同在此地,目光便是一刻也無法從對方身上轉移,即使周翡拒他於千里之外,仍會沉醉於其離開的身影,久久回不過神。陳子琛顧左右而言他,待說清來意,竟是為提親而來。

身在蓬萊島不知情況的謝允,在睡夢之中悠悠轉醒,他彷彿在夢中回到初入江湖之時,不知人間疾苦,不懂錢銀這等身外之物的貴重。機緣巧合之下,謝允發現寫詞作曲也可賺錢飽讀,這才有了之後的千歲憂。

謝允不知自己是否還能清醒著等到周翡回來,當下便要將自己所思所想畫成手中畫作。也許不知前路如何,不論謝允經歷過各種苦難,自從遇見周翡,便是他此生全部的美好。

此時,楊瑾與應何從正為如何解透骨青之毒嘗百草、試百毒,李妍收到周翡書信一封,便先一步前往擎雲溝為其求藥。三人來到擎雲溝入口處,需以黑布遮眼放可進入,即便楊瑾身為擎雲溝掌門,也無任何方便可言,更是絲毫沒有掌門威信。

朱明火尾草生長在擎雲溝禁地,危險至極,有進無出,楊瑾與擎雲溝長老求藥不成,竟要歸還掌門信物,堅持進入禁地取藥惹得長老不快,下令捉拿李妍與應何從。二人眼見不妙,拔腿便跑,無意中來到禁地之外,迷暈巡邏弟子便欲相伴進入危險之地取藥。

 

第36集擎雲溝遭地煞入侵 應何從擊退胡天瑛

朱明火尾草生於瘴氣林中,此處巡邏弟子必會攜帶防瘴氣之物,應何從在兩個擎雲溝弟子身上果然搜尋到防瘴氣的香包。二人不過行了幾步便遇上追來的楊瑾,原來擎雲溝正欲更換掌門,而楊瑾得知二人不顧生死進入禁地,這才能孤身追來。

禁地瘴氣濃郁,偏偏不識朱明火尾草又武藝不精的李妍,如何也不願丟下二人獨自躲藏等待,唯有冒險一同進入。待瘴氣難以抵抗之時,李妍突發奇想,由楊瑾將香包掛在脖間,再背著她前行,便可一同聞香解毒。

三人一路深入林中,朱明火尾草也正在他們眼前不遠處的山石之間。前方有許多毒物產下的蛋,一旦不小心踩碎,便會頃刻間被吸引而來的毒物覆蓋。李妍身嬌敏捷,由她獨自一人前行,在楊瑾與應何從擔憂的眼神中成功取下朱明火尾草。

與此同時,胡天瑛正帶著地煞一眾弟子來到擎雲溝,翻手之間便將看守弟子迷暈在地,如入無人之境。胡天瑛巧遇擎雲溝重選掌門,便以比試醫術為名與長老一較長短,她善於下毒而自身百毒不侵,輕易便讓長老氣血虧虛,再無反抗之力。

胡天瑛善於用毒又自稱大藥谷唯一傳人,等地煞之人將擎雲溝弟子盡數控制,長老這才認出對方便是火燒大藥谷的叛徒憐蜃。長老本不想出賣李妍等人,奈何胡天瑛以弟子性命相要挾,導致某個弟子不願捨命,這才將谷中曾來兩位陌生人之事主動透露。

李妍三人取藥成功後便徑直往山下逃去,路過一處山間茶寮休息,這才從店家口中得知,曾有一群凶神惡煞之人途徑此處。為首的女人詢問擎雲溝所在何處之後,隨手將一顆果實丟給野狗,便使生靈當即沒了性命,應何從便知來人定是憐蜃胡天瑛。

楊瑾暗中從小路回到擎雲溝,奈何擎雲溝眾人中毒難行,唯有他故意製造混亂,讓應何從和李妍趁機偷盜解藥方可。誰知二人久尋解藥不成,胡天瑛便先一步回來,當應何從再次躲入櫃中,兒時陰影便再次侵入他的內心。

當大藥谷覆滅之時,應何從就是如今日一般躲在櫃中,親眼看著胡天瑛殺害自己的師傅,這是他一生難以忘卻的痛苦與恐懼。應何從從櫃子的縫隙中看著越來越靠近的胡天瑛,已是滿頭大汗,雙手也止不住地顫抖。

楊瑾突然現身才讓李妍二人得以喘息之機,應何從雖不知是否有效,卻也只得拿出自己製作的解藥交給李妍為眾人解毒,而他則決心直面恐懼。同樣,胡天瑛叛師滅門,這是她一生的洗不去的污點,而應何從便是她不忠不義最好的證明。

應何從一直潛心研究如何對付胡天瑛的毒針,而地煞弟子也盡數中毒。已解毒的擎雲溝弟子成包圍之勢,胡天瑛在自身心神不穩之下,不得不下令撤退。

經此一事,擎雲溝長老也終於明白,楊瑾為掌門才能保護一心研究醫術的弟子,方可免於重蹈大藥谷慘事。李妍得擎雲溝長老許可,興高采烈得將朱明火尾草光明正大地帶走,而應何從卻決意就此留在小藥谷。

李晟曾托付朱晨等候在此,告知周翡他與吳楚楚身在羽衣班的消息,朱晨也是為能有理由再與喜歡的人相見,可惜此情終難有果。周翡一心牽掛謝允,在等到木小喬到來,履行交還慎獨印後便再次啟程前往擎雲溝。

殷沛化身清暉真人,在江湖中掀起腥風血雨,到處以武力迫使其他門派屈服。之前殷沛尋上朱晨兄妹,也是遇周翡出手相救才倖免於難。李晟欲聯合江湖中人與之對抗,羽衣班便是他第一個的後盾。羽衣班雖向來避世,但霓裳夫人眼見殷聞嵐之子誤入歧途,自不會袖手旁觀。

 

第37集周翡再得草藥 清暉真人惹眾怒

李妍在這山下走了一遭,雖還是改不掉貪玩任性的毛病,但認真做起事來也懂得擔起肩上的責任。二人一路護送朱明火尾草,突然發現被地煞之人盯上,倒是李妍囑咐楊瑾不可衝動招惹事端。

李妍擔心馬蹄聲引來地煞主力部隊,讓楊瑾將馬驅趕後,他們則朝著另一方向步行。行路途中,楊瑾驚覺前方轉角動靜,細看之下,竟是路過的李晟和吳楚楚,楊瑾迫不及待扯開掛在李晟身上的李妍,彷彿自己才是他思念許久的親人。

這些日子,楊瑾著實有些受不了李妍,現在終於可以將看管責任還給李晟,喜不自勝之情溢於言表。楊瑾嫌棄歸嫌棄,但看李晟帶著幾分擔憂地責罵李妍,又忍不住為她辯解。當李妍炫耀一般將朱明火尾草交出來,李晟也有些不可思議,卻仍將妹妹的功勞歸功於運氣。

正在四人閒話時,童天仰帶著一眾人等追來,李晟假意欲將朱明火尾草交出,實則是為釋放信號。李妍帶著吳楚楚先一步逃離,李晟和楊瑾正準備拚死一搏時,看見信號而及時趕來的周翡為他們擋去童天仰的一擊。

李晟與楊瑾心繫李妍二人,將戰場交給周翡。地煞一心想要阻止周翡得到草藥,不過是想用謝允的命換慎獨印,可眼下,童天仰得下屬來報,慎獨印已到木小喬手中,他竟直接帶著地煞眾人撤退,不願與周翡過多糾纏。

正逃跑的李妍二人遇三個地煞弟子圍攻,她武功半吊子根本指望不上,倒是吳楚楚急中生智,以麵粉代替毒粉,待地煞心有放鬆後再撒出真正的蒙汗藥,這才能逃過一劫。

與此同時,撤退的童天仰正巧遇到興南門之人,即刻下令圍殺。興南門人豈是地煞對手,頓時血流滿地,唯有朱晨一人得手下拚死相護才留得性命。

從昏迷中醒來的朱晨看著滿地屍體,以及慘死的親妹妹,心中恨意沖天。殷沛彷彿早已知曉此事,故意趕來挑撥他服下鳳凰丹並帶上本屬於清暉真人的鐵面具。朱晨為了報仇,明知殷沛是為利用他,也心甘情願服下丹藥。

周翡得到朱明火尾草後,即可趕往蓬萊島,正看見謝允躺在山石之上曬天陽,口中還惦念著自己。這是數月以來,二人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見面,可惜有再多的不捨和千言萬語,也抵不過謝允再次襲來的睡意。

醒來的日子,謝允只能寫寫畫畫以解相思,周翡看著牆上的花和字,看著石桌上謝允留給她的信,彷彿都能想到謝允寫信畫畫時的模樣。信件中畫著一幅紅裙少女,是謝允心目中愛人的模樣,若是有一天周翡穿著紅裙,必與這畫中女子一模一樣。

周翡應著謝允的留言,欲為他留下隻言片語,本苦思不得,再見謝允特意囑咐毛筆只可用於白紙,她便立刻有了心思。當周翡在謝允臉上塗塗畫畫,這一刻,她才透著幾分天真少女該有的活潑與無憂。

李晟再次孤身踏上尋找盟友的道路,巧聞柳莊主也在集結天下英雄共抗清暉真人,當即便上門拜見,並借用莊主庭院作為誘殺清暉真人之地。柳莊主等人顯然是恨不得將清暉真人殺之而後快,當下便願傾力配合李晟。

 

第38集謝允僅剩一年性命 履行康健承諾

朱明火尾草這第三味藥被謝允服下,可以逼出他體內最後一點活氣,自然也會有精力充沛之假象。這三味藥只可讓謝允不至無聲無息而亡,卻是治標不治本,且會透支人體元氣,如若再找不到解藥,後果可想而知。

謝允看著睡顏安穩的周翡,思緒飛向過往。天下戰亂,百姓苦不堪言,謝允無意得天下江山而罔顧生靈,後得知王麟身陷囹圄,他才再次踏足安平軍軍營。

謝允欲帶王麟逃命,但看後山滿地墓碑,其中便已有王麟之墓。此番謝允前來,安平軍令牌才有人可將之帶給周以棠,王麟既無後顧之憂,更可慷慨赴死。正如此,謝允與周翡的命運才緊緊聯繫在一起,雖無海誓山盟,卻可死生不負。

謝允自認命不久矣,只念著可以為周翡打造一把曠世寶刀。此前,謝允也曾鑄刀一把,卻被師叔溶於火爐,只因實在難以見人。謝允再次求教師叔鑄刀心得,刀尚未開始鑄造,倒先想出了名字。

生不逢時,便是生於戰亂而人命低賤,終究不如太平盛世,哪怕鄉野小民也自有野趣,可惜人生不可選,若是生在破曉之時,便可迎接朝陽初生的溫暖與希望。謝允給刀取名「熹微」,雖有恨晨光之熹微,但行將破曉,縱使天色暗淡,也該當滿足。

誘殺清暉真人之事將近,柳莊主以家母過壽為名廣邀天下豪傑,實則都是有意合力誅殺清暉真人之英雄子弟。李妍正巧撞見李晟在整理請帖,便以為這是樁好吃又好玩的事,埋怨李晟不帶著她。

自從回到四十八寨,吳楚楚一直在整理武學典籍,就連李瑾容也有意將李家南刀交由她整理,也好為後世流傳。李妍本是來告知壽宴之事,巧於吳楚楚也準備下山尋柳莊主討教武學,這更是堅定了兩人偷偷前去的心。

謝允喝下三味藥,雖保性命暫時無憂,卻只剩一年性命,他最後的願望便是帶著周翡去往建康,履行曾經帶她嘗遍美食的承諾。謝允不願坦白自身情況,可巧周翡偷聽到他與同明大師的對話,周翡心明謝允之意,也當自己不曉真相便罷。

二人來到建康,街頭巷尾熱鬧非凡,雜耍賣藝層出不窮,著實一處不受戰亂之苦的桃源景象。謝允帶著周翡來到一家店舖,因曾經有一位情郎為得愛慕之人的芳心,竟買下數萬燈籠燃了七天七夜,終得有情人終成眷屬,自此後,為紀念這等美事,這家店舖便只賣燈籠。

二人進了店舖,店家不知情況,以為二人是為準備成親禮而來,誰知這次反倒是謝允連連否認,而周翡坦蕩認下未婚夫妻的名分。待周翡取出寨中令牌,原來這裡也是四十八寨暗樁之一,店家更是對周翡的傳說讚不絕口,惹來謝允陣陣笑聲。

周翡隨手拿出一個燈籠送予謝允,並非不曾用心,而是只要謝允想要,她便可將整個店舖送予他又有何困難。向來瀟灑不羈的謝允,這次竟忽然有種第一次被女孩撩心之感。二人雖一直未曾宣之於口,但互相愛慕之心,卻早已心領神會。

謝允帶著周翡來到一處酒樓樓頂之上,看著腳下燈火通明、熱鬧非凡,再得心愛之人不離不棄,哪怕性命僅剩一年,謝允也甘之如飴。二人對酒暢飲,今夜沒有愁緒,沒有殺戮,只有雙眸對視之間透露的愛意與安寧。

 

第39集柳家莊合力絞清暉 李晟聲望一日沖天

雙唇相接,微弱的溫度在齒間流轉,謝允全然不曾想到自己的初吻,竟是消失在周翡的主動之中。平日裡,皆是謝允常作無賴模樣,如今倒是讓周翡先一步撩進了心裡。周翡向來不懂情愛,活得宛如男子一般,眼下既是自己主動,倒是少見地露出幾分羞澀。

雖無白頭偕老,卻也算是相守一生,謝允本就看淡生死,如今可在生命的盡頭遇見周翡,哪怕只能相守一年,便也此生無憾。如若一年不可解透骨青之毒,周翡自是回到四十八寨了了此生罷了。

謝允提及湘水之地,乃是其父埋骨之處。那時的謝允不過一歲,之後便從皇親貴族成了落魄流亡的皇子,日後但凡遇到艱難與困惑,他總會有個念頭,彷彿只有湘水才可找到答案。

柳莊主家母大壽在即,李晟與一眾江湖人士準備好機關暗器,只等著殷沛自投羅網。在此之前,李晟還準備書信兩封,一封送於楊瑾之手,一封送於周翡,共邀誅殺殷沛大計。殷沛武功因鳳凰丹精進不少,周翡早有領教,如今眼見李晟欲殺之,連忙趕往柳家莊相助。

大壽當日,清暉真人果然現身於柳家莊,並輕易便中了李晟設下的機關。就在眾人疑惑清暉真人豈會如此不堪一擊之時,竟突然同時出現七個清暉真人。數個清暉真人雖打扮相同,卻身形迥異,因收集武學典籍而來的吳楚楚,一眼便看出其中並無殷沛。

事情超過眾人預期,此前還義憤填膺的江湖俠士,在這一刻盡作鳥獸散,唯有柳莊主與其家母願拚死一搏。兩方纏鬥,那數個清暉真人竟使出齊門陣法戰術,楊瑾應李晟之請加入戰局拖延時間。

李晟隨眼瞧見庭院有數個石碑,立刻以齊門之法,將數個清暉真人引入其中,逐個擊破。在霓裳夫人的相助下,隱藏於嘍囉之中的殷沛無處遁形,被正巧趕到的周翡追殺至不遠處的樹林之中。

二人武功旗鼓相當,皆中對方一掌。殷沛本就思想偏執,再加之鳳凰丹的效用,更加聽不進周翡的勸說。殷沛本欲看在周翡曾經的救命之恩,想要放她一條生路,但周翡又豈會是貪生怕死之人,何況殷沛此時便是連劍也無力抬起。

周翡欲起身攻之,卻見周圍再次冒出數個清暉真人,殷沛也趁機逃走。周翡本就有傷在身,「碎遮」也因此折斷,正在她難有反抗之力時,其中一位清暉真人竟臨陣倒戈,以性命與其他人同歸於盡。

臨死之際,鐵面具碎裂而開,露出了朱晨的臉。若有機會,朱晨一直想邀請周翡回興南門,此時正是桂花遍地的季節,想來必是一番美景,可惜他尚未如願便殞命在此。

若是剛下山時,周翡定不會領著相救的情分,甚至會覺得這般作為只配得上「莫名其妙」四個字,只是現在的周翡已然動了情,這才能切身體會朱晨的心意有多麼深重。

此番絞殺計劃,雖讓殷沛逃之夭夭,但也因此救下數個誤入歧途,聽信殷沛讒言而為之賣命的年輕後輩。在場眾人,包括柳莊主在內,無不折服於李晟的俠義,有意推舉他為武林盟主。

李晟面對眾人吹捧,並未迷失在得意之中,反而心中清明,斷然拒絕統領群雄。若無與之匹配的才能,坐在高位之上,只會引來旁人覬覦,是福是禍便不得而知。

此間事了,吳楚楚向各家門派提出整理武學典籍一事,自家武學可流傳於世,眾人自願全力配合。同時,霓裳夫人為殷聞嵐守護許久的山川劍劍譜,也終於有了它新的主人。山川劍本該傳於殷沛,但眼下此人德行不配,霓裳夫人思來想去便將劍譜交於吳楚楚。

 

第40集木小喬中毒身死 殷沛並非殷聞嵐之子

原本安靜的山林中,忽然傳來陣陣熟悉的歌聲,周翡順著聲音尋去,卻見是木小喬一身白衣坐在林中唱曲。二人許久不見,幾番鬥法,周翡得木小喬稱讚,竟是李徵在世怕也難是敵手,只因李徵刀中並無周翡那般凜冽的殺意。

此前,木小喬故意大肆操辦霍長風的身後事,成功引來胡天瑛現身。二人幾番追逐過招,胡天瑛下毒不成,反被木小喬趁虛而入,死在自己所下之毒。

木小喬身受重傷,自以為殺了胡天瑛為霍長風報了仇,此番便是特來將慎獨印交託周翡保管。木小喬曾因一時置氣離開霍家堡,導致霍長風死於胡天瑛毒手,如今他命不久矣,亦可無憾赴死。

然而木小喬所殺之人,不過是胡天瑛手下死士,她故意讓慎獨印落入周翡之手。只待周翡將所有水波紋收集完整,胡天瑛便可帶領地煞眾人,一舉殺入四十八寨搶奪信物,也不失為一勞永逸之法。

自從有了建康一行,周翡每每與謝允分開片刻,便再不會隱藏心中思念,總要主動緊緊抱住對方才覺安心。周翡的「碎遮」再次斷裂,謝允的「熹微」便有了用武之地,往日諾言也在此刻實現。

山川劍只傳殷氏後人,如今落入吳楚楚之手,她竟堂而皇之將它燒燬,以免落入奸邪之手。山川劍譜剛被燃了一角,便被躲在一旁的殷沛搶回,奈何劍譜已然不全,想要重新奪回,唯有讓過目不忘的吳楚楚再譜寫一份。

殷沛將吳楚楚強行帶到殷家舊址,誰知一時不察,她一發哨箭不但等來了李晟的搭救,也引來童天仰的追殺。李晟先一步到達殷家舊址,在暗室中成功救出吳楚楚,奈何他根本不是殷沛對手,二人再次被迫回到殷家舊宅。

殷沛欲以二人性命威脅吳楚楚默出山川劍劍譜,誰知他們竟想將劍譜中的招式順序顛倒,誘導殷沛自掘墳墓。殷沛生性多疑,又見劍譜與原本有些許不同,正起疑心之際,童天仰突然現身在此。

李晟武功不濟,殷沛又身受重傷,只得眼睜睜看著童天仰將劍譜奪走。劍譜本就有異,童天仰現學數招,越發覺得內息不穩。殷沛假意投誠,並將最後一顆鳳凰丹送予童天仰,這才能趁其不備,將他五花大綁。

仇人近在眼前,血仇終將得報,可童天仰卻突然爆出驚人秘密。原來當年童天仰有個名為樂堂的兄弟,因自由散漫而拒絕加入地煞,只願做行打家劫舍的勾當,直到中原掌門常歡與之狹路相逢。

常歡生有一子,體弱多病,全靠人參珍貴藥物吊命,傳言食其肉可治百病。樂堂本想截獲常歡愛子,卻被李徵和霓裳夫人出手相救,並將樂堂除之而後快。此後,二人便將常歡的兒子送給殷聞嵐扶養,因隨身帶著一塊刻有「沛」字的玉珮,便取名殷沛。

身為殷聞嵐之子,是殷沛一生的榮耀與信仰,得此消息,他再也不顧童天仰生死,只一心前往霓裳夫人處得一真相。霓裳夫人將玉珮丟出窗外,痛惜殷沛辜負他們三人的期望,殷沛心中僅存的美好也就此付之一炬。

殷沛失魂落魄追出窗外,想要拿回屬於自己的玉珮,卻被趕來的童天仰踩在腳下。原來童天仰因服用鳳凰丹內力大增,一直尾隨二人身後,就在他欲殺在場眾人之時,周翡及時趕到。

此時的童天仰已非往日可比,周翡一時也非其對手,正在生死關頭,殷沛竟以自身死死牽制住童天仰,這才讓李晟和周翡有機會將其誅殺。只可惜,周翡剛從木小喬處聽聞鳳凰丹或可救謝允一命,這最後一顆丹藥卻早已進了童天仰的腹中。

 

第41集四十八寨危機重重 李瑾容欲孤身刺殺沈天庶

殷沛乃殷聞嵐之子,是為名門正派之後,他親手為殷家滿門報了仇。這是殷沛一生的驕傲,得周翡親口承認,便是他在彌留之際最後的安慰。

江湖之人為海天一色,如殷沛這般猜忌一生,又或為貪念,或為守護,最終皆化成一堆黃土,有些人卻連死後都無人收屍。海天一色彷彿詛咒一般,誰沾染便會不得善終,著實讓人唏噓。

周翡四人帶著水波紋信物趕回四十八寨,謝允則煩心了一路,他本就因為王麟囑托之事惹了李瑾容不喜,以前還能逃之夭夭,如今卻是再也不能逃跑。謝允走了一路就哀求了一路,希望周翡可以幫忙從中調和,琢磨著各種辦法討李瑾容喜歡。

周翡等人以為事情暫時告一段落,只需將信物妥善保管在四十八寨便可,但他們不知,李瑾容卻在這時舊傷復發。此時,如若李瑾容舊患復發的消息散播出去,必然會給四十八寨帶來滅頂之災,除了她親近的阿丹,再無人知曉這個秘密,李瑾容也因此一直拒不看醫者。

李徵雖將藏著水波紋的手鐲交給李瑾容,卻從未想過告訴她真相,就是不願讓後輩捲入這是非之中。如今周翡等人歸來,更帶回所有信物,李瑾容料定地煞之人會很快有攻山舉動。同樣為了不連累後輩,李瑾容決意先發制人,孤身刺殺沈天庶,地煞群龍無首,必定就此潰散,方可護住四十八寨不受傷害。

李瑾容大壽在即,不宴請外人,不節外生枝,在確定周翡對謝允的心意後,也不再從中阻撓。李瑾容將四十八寨的防禦機關和人員崗哨佈防圖交給李晟。李晟在柳家莊所為充分展現了他善於謀略的頭腦,李瑾容也可放心將寨中事物交託於他。

今日,地煞地宮又迎來一位不速之客,李瑾容大壽將近,俞聞止相信周以棠定會脫離安平軍回到四十八寨,他此次前來便是請沈天庶出地煞之力將其截殺。可惜,沈天庶自有志向,他所圖所求並非俞聞止願割捨之物,二人再次不歡而散。

想當年,雙刀一劍只剩李徵一人,而他也甘願為了救段九娘性命,將透骨青之毒吸入自身體內。沈天庶帶著數名手下將重傷的李徵團團圍住,卻不屑於出手送他一程,沈天庶堅信,沒有李徵的四十八寨就如一盤散沙,輕輕一吹便可輕易將之覆滅。

李徵拖著重傷的身體回到四十八寨,第一件事便是讓李瑾容以打敗自己的方式在寨中立威,並以送信為名,支走李瑾容以及寨中所有年輕精銳。李徵相信江湖生生不息,即便雙刀一劍不復存在,也有後輩崛起,再創傳奇。

行至中途,李瑾容忽感蹊蹺,打開所謂密信才發現這是李徵寫給她的遺言。地煞趁李徵命不久矣必將攻打四十八寨,李瑾容自知衝動無用,本想求受恩於四十八寨的安平軍出手相救,奈何戰事緊張,根本不容王麟出手相救。

周以棠於心不忍,私自率領部分安平軍趕往四十八寨相救,也讓李瑾容得以見父親最後一面。李徵將手鐲鄭重托付給李瑾容後,便在後輩的寨規聲中斷了氣息,李瑾容也正是因此才對王麟產生嫌隙。

【圖片cr:有翡】



(Visited 4,393 times, 13 visits today)





1 個回應

  1. LbsxPaulp表示:

    online pharmacy canada viagra pyschological online medicine to bu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