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陸劇 狼殿下】分集劇情1~24.人物介紹~王大陸、李沁*古裝愛情劇



狼殿下》劇情講述郡主馬摘星和狼殿下渤王之間的一段裂心的愛情故事。 

唐朝末年,梁王朱溫篡位稱帝,建立後梁。後梁奎州城主馬瑛之女摘星,結識了自小生長於山林間的野少年。不諳世事的野少年為救幼狼遭到追殺,失足墜崖,被朱溫收為義子,封為渤王。

十年後,渤王偶遇並救了摘星。他心動於摘星的聰慧與勇敢,摘星也發現,出身草根的渤王雖然已經身居高位卻依然保有著天性中的善良和正義感。在摘星的感化和支持下,渤王反對苛政、扶助百姓、匡扶正義、阻止兄弟相爭,在這個過程中兩人的感情也在不斷加深。

雖然此後也有過爭執和誤會,但是二人始終懷揣良善之心,坦誠相待,不離不棄。

在歷經重重磨難和考驗之後,渤王和摘星秉持善良和正義戰勝了各種危機與挑戰,最終也收穫了屬於自己的幸福。

狼殿下




 

【人物介紹】

狼殿下




朱友文王大陸 飾 

煬國渤王

驍勇善戰。楚馗的第三個兒子,實為義子。

小時候便結識了摘星,是摘星的狼仔,後來墜崖。長大後再遇摘星已是渤王。

一直愛著摘星。生氣時,經常會露出狼性

 

 

狼殿下

馬摘星李沁 飾

煬國奎州城郡主→溍國川王妃

馬瑛之女。

聰慧、勇敢。是渤王的星兒。

小時候在山中遇見了還是狼仔的渤王,在其墜崖後以為他死了,長大後再遇,狼仔已是煬國渤王。

在父親死於煬國之手後,一心想找渤王報仇可心裡還是放不下他。

後嫁給了疾沖(李炬嶢),雖婚後生活甜蜜,並明白疾沖才是那個一直守護她的人,但她還是忘不掉渤王。

於是疾沖再次放手讓她回到心愛之人身邊。

 

 

狼殿下



疾沖肖戰 飾

賞金獵人、溍國王世子(川王)

溍王之子,為人桀驁不馴、有情有義、足智多謀、武功高強,箭術勝於渤王。

幾年前拋棄了川王身份做起了賞金獵人。

初遇摘星時,便喜歡上了她,想要成為她的第二個狼仔,並為了幫助她而重新要回了川王身份。

當得知渤王就是狼仔時,主動退讓,並會在摘星惹渤王吃醋時提醒摘星。

後娶了摘星,雖婚後生活甜蜜,但摘星的心裡還是放不下渤王,為了不讓自己成為困住摘星的籠子,他忍痛再次放手讓摘星回到渤王身邊。後和寶娜一起浪跡天涯

 

 

狼殿下

寶娜郭書瑤 飾

契丹公主

起初刁蠻任性並喜歡著渤王,還嫉妒摘星霸占了渤王的心。

後慢慢成熟了起來。在疾沖放手讓摘星回到渤王身邊時,佩服疾沖也心疼他。

最後和疾沖一起浪跡天涯。

 

【分集劇情】 

第1集妙齡少女初遇狼仔 禍免於狼亦起於狼

數十年前,溍、煬兩國對立,煬王楚馗大肆征伐,致使戰火紛飛。溍王脾性忠義,抵抗楚馗未成,繼而退守北方養兵蓄銳,以待攻敵之日。奈何楚馗無道,竟對所有抵抗者斬草除根,其副將夏侯義奉命圍剿,王室中人皆被屠殺殆盡,似無一人得以逃生。至此,煬國主掌生殺予奪,後享盛世安寧。

奎州城主馬瑛守於一方樂土,受百姓擁戴,膝下兒女雙全,奈何長子馬俊乃是大夫人所出,為人囂張跋扈,雖暫代城主之位,但無城主之德。眼下馬俊正處理一樁狼怪傷人案,告發者則是城中年輕力壯的少獵人,眾多百姓圍聚門旁,從他隻言片語中獲悉起因緣由。

自初春雪融以來,奎州城內出現狼怪傳聞,更有人將狼怪描述為修煉成精,嗜血殘暴,不但能呼風喚雨,甚至善於指揮狼群,迷人心志。因於這番添油加醋,無論男女老少皆是惶惶難安,且不論其中真假,單憑出處便已指向城外山嶽。

此山形如狼頭張牙怒吼,地勢高聳,山腰以上雲霧繚繞,亦是狼群出沒之地,所以名為狼狩山,常有獵戶設陷阱,以販賣狼皮狼肉維生。尤其最近北疆盛傳狼肉治百病,一兩狼肉值萬金,於是少獵人隨父進山。

其父顧忌外界風聞,特在樹梢掛上降魔杵,怎料林間忽然爆發野獸嚎叫,伴隨一陣陰風襲來,四周雲霧瀰漫,竟將父子倆團團圍住,幾乎分不清方向。少獵人發現野狼誤入陷阱,不僅欣喜萬分,意欲投矛擊殺,怎料雷鳴電閃湧現,霧氣漸濃,彷彿千百隻狼群近在咫尺,血盆大嘴從正面襲來。

事後少獵人與父死裡逃生,念及家父重創在家,仍舊心有餘悸,索性懇求少城主能夠派人上山,為民除害。然而馬俊根本不信世間有怪,全當無稽之談,剛想吩咐下人趕走少獵人,結果喝止聲起,一名少女直接從門外進來,近看貌似豆蔻,身形纖細且模樣俊秀,一襲青衫羅裙襯得雙眸皎皎,既有不諳世事的純真,還有見經識經的機靈勁,眾所周知此人正是城主之女馬摘星。

縱然馬摘星作為庶出,但她偏受馬瑛寵愛,對於兄長並無懼意,反而出言頂撞,主動幫少獵人開脫。大夫人對她心生惱怒,斥其多管閒事,馬俊被妹妹的伶牙俐齒堵得詞窮,臉色難看,奈何天性愚鈍,一時三刻想不出話來回嘴。

事已至此,馬摘星要求兄長親自領軍上山探狼怪虛實,倘若真有狼怪出現,便立即下令封山,明令禁止吃狼肉、獵狼群,保護全城百姓。馬俊礙於父親近日返城,並且不敢貿然得罪馬摘星,於是當眾應允,殊不知已被馬摘星暗中算計。

狼狩山上,明顯日正當空,馬俊率人行至半山腰處,豈料雲迷霧鎖,如同少獵人所言那般,恍若進入幽冥鬼界。煙霧中央徘徊森森綠光,不時竄動,乍看之下猶如獸眼,緊接出現數頭體型巨大的惡狼,嚇得馬俊跌落在地,狼狽逃竄,拖著已遭獸夾摧殘的右腿,驚恐狂呼「封山」二字。

待眾人身影倉皇遁去,林間不僅只剩狼群,還有一位貌似野人的年輕男子,即懂攀爬,行為敏捷,還可與狼群親密接觸,雖不善言語,卻能聽懂馬摘星所言何意,包括此番封山亦是馬摘星故意安排,提前施散迷魂香製造幻覺,目的是為阻止人類獵殺。

時敘一年之前,馬摘星為尋娘親生前所愛的女蘿草,初踏狼狩山頓覺新奇,意外闖入狼群地盤,順便救下身負重傷的男子。經過連日救治照顧,馬摘星同男子逐漸熟識,並且稱他為「狼仔」,她教他讀書識字,他帶她感受自然,二人度過美好時光,無需任何語言,僅靠心意互通。

然而狼仔習性像狼,可他終究是人,未來還要回歸生活。為能讓狼仔盡快適應環境,馬摘星決定帶他下山接觸人類,這一天正巧趕上馬瑛率軍歸城,同行之人還有身份尊崇的夏侯義,也是當朝皇帝的義弟。

山下集市熱鬧喧囂,狼仔跟在馬摘星身後東瞧西看,見人懼怕,見車慌張,唯獨見雞垂涎。馬摘星拉著狼仔來到酒館內,特以皮影方式表演出她與狼仔相識的全部過程。台前觀眾越來越多,再加上樂器配合盡責,格外引人注意,就連狼仔也都為之感動,彷彿疇昔歷歷在目。

正當故事聽得滋滋有味,外面傳來販賣冰糖葫蘆的聲音,狼仔想要買下一串送給馬摘星,因為沒有以錢換物的概念,導致旁邊百姓險些將他當成小偷。面對周圍人的指指點點,狼仔逐漸感受到敵意,他眼神警戒地盯著大家,不由發出低狺。幸好賣包子的老婆婆心地善良,主動為他付錢,並且附贈一個肉包。圍觀眾人悉知誤會一場,索性逐漸散去,馬摘星見此情形,頗感欣慰,同樣也是狼仔第二次感受到人類的善意。

夏侯義做客馬府,卻沒有表現出應有的禮貌,而是出言譏諷偌大的奎州城每年貢稅最少,哪怕馬瑛身為一城之主,可在皇帝面前不過是條看門之犬。馬摘星從外面回來,正巧聽聞此言,直接出言回懟。馬瑛唯恐夏侯義怪罪,趕在他發怒前責罰馬摘星禁足七日,明著看是讓女兒閉門思過,實則替她擋掉麻煩,這份四兩撥千斤的分寸拿捏得體,夏侯義對馬瑛的輕視心態也稍微收斂。

結束完談話,馬瑛送走夏侯義,隨即準備吃食送去,陪著馬摘星聊天,父女倆有說有笑。夏侯義郁氣未消,再加上頑疾久治不愈,立馬命令馬府管家汪翔前往狼狩山抓捕幼狼,以此根治風濕痺痛。次日一早,狼仔在馬摘星的陪同下,摘取果實送給幫過他的大叔和婆婆,期間親吻馬摘星臉頰表達愛意。思及狼仔曾見孩童用這種方式向母親表達感謝,馬摘星頓時羞澀不已,叮囑狼仔以後不可對其他女孩如此。

第2集馬摘星親自查疑團 汪翔承認殺夏侯義

夏侯義被人殺死,下人慌忙來報,馬瑛匆忙趕了過去。到那裡就看到一屋的狼藉,木頭上還有像狼爪抓過的痕跡。狼仔正從窗戶往外逃竄。

結合狼怪的傳聞,眾人推斷是狼怪所為,但馬瑛卻不這麼想,他從現場狀況推斷兇手應該只是舉止像狼,是個野人般的少年。馬瑛知道夏侯義是皇上的義兄,死在馬府,這件事非同小可,他們必須在皇上駕臨奎州城之前,抓住真兇,給皇上一個交代。

馬摘星拿著一摞布料歡快的走著,看到前廳有些不對,一問才知夏侯義被殺了,父親懷疑兇手是狼仔。馬摘星丟了手裡的布料,慌裡慌張去找父親坦白真相,她告訴父親,並沒有什麼狼怪,她只是想保護狼群,讓它們免受獵人捕殺,才向汪翔學習藥理,利用迷魂香使人產生錯覺,誤以為是狼怪。父親聽了大發雷霆,馬摘星做的事情太過魯莽,造謠,假公濟私,馬瑛命人把馬摘星關到了房間裡。

馬摘星擔心極了,她請求能夠告訴她狼仔的情況,被拒絕。她哭訴著,有誰能夠相信那個狼人是一個比世人都要善良的人呢!

眾將領上了狼狩山上,狼仔感到危險在逼近,他想方設法讓狼群先走,自己則去引開追兵。他中了埋伏,被吊到了樹上。狼群看到狼仔有危險,想攻擊馬家軍救他。馬家軍嚴陣以待,準備用火攻擊狼群。狼仔自願被抓,救下狼群。狼仔的做法,讓馬家軍很感慨,他們誇讚狼仔有大將之風。

馬摘星聽說馬家軍跑到山上捉狼仔,很擔心,她想到最好的辦法就是讓狼仔離開這裡。在小鳳的幫助下,她跑了出去。狼仔聽到馬摘星的鈴聲,衝破了牢籠,去找馬摘星。馬摘星看到一身狼狽的狼仔,淚水濕了眼眶。她故意說著絕情的話,逼迫狼仔離開。狼仔不明所以,他拿下自己胸前的項鏈,遞給馬摘星,費勁的說著保護狼群。馬摘星知道狼仔在提醒自己,答應一起保護狼群的事,馬摘星狠心拿過項鏈,一下丟到了湖裡。狼仔傷心的離開了,馬摘星哭得不能自已。

小鳳有些想吐,向馬摘星抱怨廚房的味道難聞。馬摘星想到是黎胡,突然馬摘星意識到,夏侯義被殺一案很可能另藏玄機。她趕忙去夏侯義房間查看。

皇上駕到,幾把箭射向了馬瑛,都被接住。皇上誇讚馬瑛寶刀未老。馬瑛恭敬的向皇上請安。皇上看了夏侯義的屍體,有些責怪馬瑛。馬瑛解釋野人的厲害之處,能夠空手打爛鐵籠逃跑。皇上好奇,想要自己親自去會會野人。

馬摘星跪到皇上面前,要稟報夏侯義被殺的真相。皇上嚇唬了她一翻,讓她說來聽聽,說不好就要罰。馬摘星緩緩道來,她推斷兇手是一個精通藥理之人,利用黎胡和參湯,讓夏侯義沒有力氣,趁機殺了夏侯義,而且屍體還找不到中毒的跡象。並且用鐵鉤偽造了野人殺人的現場,但沒想到野人真的出現,被馬瑛他們看到,殺人的帽子被扣到了狼仔身上。馬家精通藥理的不過十幾人,只要逐一排查便能查到真兇。這時,汪翔站了出來,他承認夏侯義正是自己所殺。理由是夏侯義揣摩聖意,殺了前朝李家一族,他就是要殺了夏侯義,再陷害給馬家。

皇上誇讚馬摘星青出於藍而勝於藍,讓馬瑛看著處置汪翔。馬瑛誇讚女兒,讓她趕緊去阻止抓捕狼仔。自己去大牢裡看望汪翔,一杯毒酒,是汪翔最後的結局。汪翔慶幸是馬瑛送自己最後一程,他感激馬瑛曾救了前朝公主。

馬摘星去狼狩山,她使勁晃動鈴鐺,希望狼仔出現,狼仔聽到了鈴鐺聲,急忙跑過去找摘星,但是看到摘星的背影,他又有些害怕,他摸著自己從湖裡重新撈出來的項鏈,擔心再次受到傷害。

 

第3集馬俊率軍屠殺狼群 狼仔獲救成為勃王

汪翔被五花大綁,馬瑛來看汪翔。當年汪翔看見馬瑛冒死救下公主,還保全了前朝的血脈,在暗中養育公主母女二人,還將馬摘星視為己出。這一切汪翔都看在眼裡,他很感激馬瑛。而汪翔口口聲聲要加害馬府,其實是為了保全馬府,馬瑛很是感動,可是汪翔殺人犯法,馬瑛不得不忍痛處決他。汪翔表示自己大仇已報,已經沒有遺憾了。

馬俊讓人假扮馬摘星,鈴鐺引誘狼仔出來,一群人埋伏好,趁機抓住狼仔。馬俊拿著鈴鐺,毆打狼仔。還一邊諷刺著狼仔,把他狠狠的折磨了一番。就在狼仔身受重傷的時候,一群狼衝出來了,和馬俊等人撕打在一起。馬俊還將狼崽殺害。狼仔看著狼崽被殺害,像發了瘋一樣去追趕馬俊,馬俊的手下向狼仔射箭,一隻狼冒死為他擋下了箭。狼仔生氣極了,他追逐著馬俊來到懸崖邊。在打鬥中,狼仔不幸掉下了懸崖。馬俊依舊不願意放過他,想要射箭射死他。這個時候馬摘星趕到,阻止他們。看見狼仔掉下了懸崖,傷心得暈厥了。

馬瑛知道這件事情以後,十分生氣。他要馬俊立馬去尋回狼仔。皇帝阻止了他,還滿不在乎的說,富貴在天,生死由命。

馬瑛回到家中,把鈴鐺還給了馬摘星。告訴馬摘星,懸崖下,伸手不見五指,沒有找尋到。不過陛下已經讓人明天白天去找了。馬摘星很是著急,她想要自己去尋找狼仔。他受了那麼重的傷,沒人去救他,說不定狼仔會死的。但是馬瑛攔下了馬摘星,希望她可以為了全家人的安危,暫時放棄找狼仔的事情。

其實皇帝已經找到了狼仔,他見狼仔醒了。給了他一個賜爵令牌還告訴他,從今往後,他的命是自己的。天地間,只要他想要的,自己都能夠給他。皇帝不想讓其他人知道自己已經找到了狼仔。他吩咐其他人,明天的搜救做做樣子就行了。如今朝內外,皇帝的敵人無處不在,而且敵國勢力越來越強大。他需要為自己盡忠的可用人才。皇帝告訴貼身太監,自己收養他,只要他能過了自己給他的磨練,他就會從裡到外,成為真正的狼。

八年後,馬摘星成為代理城主,而且即將成親。侍女請馬摘星挑選成親的吉日,但是馬摘星卻滿不在乎,而且還表示自己要悔婚。這一切其實都是馬摘星和沈府商量好的,為的就是引來惡名,不讓人上門提親。

兩國邊界,煬國鎮國侯蕭貴為搶奪溍地城池,大肆徵兵斂財。鎮國侯蕭貴為臣不忠,私通敵溍,暗藏謀逆之心,皇帝下令圍剿侯府。渤王帶著狼群親自殺死了鎮國侯。而這冷酷無情的三皇子渤王就是狼仔。

就在諸位大臣為鎮國侯求情的時候,渤王已經拿著他的頭顱出現在大殿上。馬瑛決定交出兵權,保全馬家。皇帝派渤王前往奎州城監視馬瑛。

另一邊,即使馬摘星悔婚,卻依舊有大批上門提親者。馬摘星想要讓這些提親的人放棄,便故意刁難這些人。而這時渤王已經進入了奎州城。

第4集馬家遭逢滅門巨變 勃王與馬摘星重遇

馬摘星退婚後,提親的人依然絡繹不絕,她便想了一個題目難為前來提親的人,好讓自己可以得以清淨。通州少主顧清平前來拜訪,小鳳誤以為他也是來提親,便像往常一樣謊稱馬摘星身體不適,不便見客。顧清平明明看到馬摘星就在不遠處的亭子裡擺弄茶具,小鳳看此人並不願離開,便把他帶到馬摘星旁邊。

馬摘星好像沒有看到他,依然在擺弄自己的東西。小鳳指著地上的三個樟木箱子,問顧清平哪一個箱子裡裝著蝴蝶。顧清平反問馬摘星是否是愛蝶之人,小鳳回答是的。顧清平了然一笑道,沒有任何一個箱子裡有蝴蝶,因為箱子是樟木所製,味道奇特,蝴蝶若被關在裡面,就會命不久矣。馬摘星作為愛蝶之人,是萬萬不會將蝴蝶放到裡面的。

顧清平答對了,馬摘星不免好奇,抬頭看向他。顧清平解釋稱自己並非來提親,而是給城主送信。馬摘星一聽,起身行禮,為剛才不適的待客之道道歉。顧清平並不在意,只是調侃馬摘星果然如傳聞一般難以相見。顧清平看到亭子四周種滿了女蘿草,爭奇鬥艷,煞是好看。

小鳳解釋稱這是馬摘星最喜歡的花。顧清平卻搖頭道,自己並不喜歡這種花,因為它需要依附別人而活,如同人生,只有讓自己活出自己,才是正確的。顧清平一番話,引得小鳳流露出欣賞之色。小鳳覺得顧清平與眾不同,和馬摘星極為相似,便想留下顧清平喝茶。可顧清平並沒有此意,告辭離去。

小鳳勸馬摘星不要再沉浸在過去,但馬摘星始終無法忘掉渤王,渤王掉下山崖,是她心中永遠無法癒合的傷痛,她一直沉浸在這種悲傷中,她的內心希望有一天渤王還能活著出現在自己面前,但她也知道,她的背叛傷渤王至深,就算他活著,也不可能會原諒自己,她只希望渤王能夠在世界的某個地方,還像以前一樣善良的活著,愛吃糖葫蘆和肉包子,最好是還有一位善解人意的姑娘陪伴他。

此時,渤王已經來到奎州城,監視馬瑛的一舉一動。他和衍文等人在路邊的茶館裡坐著休息,遠處的肉包子和糖葫蘆讓渤王目光有些呆滯。手下以為他想吃,便提議買一些,卻被渤王呵斥。茶館門口掛著一個字謎,能解謎之人就可以免單。渤王一下猜出謎底為狼。他以為出題之人故弄玄虛,其實是對狼一知半解,題目本身就不對。幾人起身離開,去客棧入住。朱之文不知道的是,謎題是馬摘星所寫,故意出錯,就是盼望猜中的人能是渤王。

馬摘星聽說謎題被解開,而且指出了題目中的錯誤,欣喜非常,詢問解題人的下落,可茶館老闆根本不知道。馬摘星忍不住失落,小鳳為了哄她高興,便提議帶她去看今天搭的皮影戲戲台。皮影戲戲台就在渤王入住的酒樓,酒樓已被渤王包下,不再接待外客。酒樓老闆看是馬摘星,便偷偷把她放了進來。馬摘星和渤王擦肩而過,卻沒有看到對方。

馬摘星慢慢走著,來到皮影戲的布幕旁,她拿起皮影,正是小星和狼人的故事,她忍不住輕輕擺弄起來。渤王看到布幕上的影子,他和馬摘星往日的一幕幕如同皮影戲般一幕幕出現在他的腦海,腳步不停使喚的,渤王慢慢向馬摘星靠近。就在這時,衍文來報,渤王隨他離開。等他再回來,已不見馬摘星身影。他抓住酒樓老闆詢問,是誰在擺弄皮影,老闆稱是女兒小紅。小紅的臉受傷了,總被人嘲笑,沒有朋友。小紅一直希望自己能夠像小狼一樣,交到小星一樣真心的朋友。渤王聽了,厲聲告訴小紅不要相信這個故事,否則會被傷害的體無完膚。只有讓自己強大,才是生活之法。

小鳳告訴馬摘星找到瞭解題之人,馬摘星到那一看竟是顧清平,馬摘星惱怒小鳳和顧清平聯合起來欺騙自己。顧清平卻勸解馬摘星不要沉浸過去,他曾因為一名女子消沉,以至於母親去世都無法安心。他不希望馬摘星步自己後塵。

馬瑛從京城趕回,為了能夠保全馬家,他把馬家軍交給了陛下,以打消陛下的猜疑。馬摘星和父親徹夜詳談,父親明白馬摘星悔婚和拒絕提親的人的原因是等待渤王,馬瑛很內疚,不希望女兒繼續這樣,他希望女兒能夠有人照顧,自己也可以頤養天年,抱外孫。

馬摘星覺得自己不孝,多年來從沒考慮父親的感受,她重重點頭,答應父親。馬摘星望著鈴鐺,這是最後一次了。馬摘星問起母親,父親眼神溫柔,向她講述。還沒等說完,外面一陣騷亂。是文衍率領夜煞殺入馬府,他們瞞著渤王,依照陛下命令,滅門馬家。只留馬馬摘星一人。

馬家一夜間血流成河,馬摘星親眼看到父親死在自己面前,她也被重創,昏迷不醒,被衍文帶回。朱文友看到馬摘星,陷入沉默,沒想到再見到她會是如此場合。但他也終於明白,為何那時馬摘星會棄自己,原來她是馬府的郡主。

 

第5集馬摘星患上離魂症 勃王對其細心照顧

渤王渤王得知馬摘星是馬家郡主,才明白當年她背棄他於馬府官兵的原因。通州城少主聽聞馬府慘案,特意前往馬府。眾人皆知馬府郡主馬摘星屍體已被燒焦,屍體面目難辨。然而馬摘星佩戴的銅鈴不可能被大火燒燬,通州城少主發現這個疑點,令人搜尋銅鈴。馬府之人並未發現銅鈴的存在,通州城少主據此推測馬摘星並未身亡,遂提議以馬府為中心向南搜尋馬摘星的下落。

另一邊,馬摘星甦醒之後,因精神受刺激身體受重傷患了離魂症。馬邪寒傳來消息,馬摘星一家慘遭溍國滅門。馬婧提議向陛下請求出兵攻打溍國,血債血償,為馬氏報仇。然而這一切全在陛下的計劃之中,馬家軍願為死士出軍討伐溍王,僅憑馬瑛一人之死換來馬家軍無價軍心,這讓陛下十分滿意,他並命令丞相敬祥迎接馬家軍回京。

患有離魂症的馬摘星失去意識身如木偶,連渤王餵她喝水都無法吞嚥。藥石罔效,現如今只能鋌而走險嘗試以毒攻毒的辦法。只是此等猛藥還需要一味藥材,那就是女蘿草。女蘿草藥性柔而不弱,正好可以中和馬摘星體內毒性,護住她的心脈。於是渤王不顧山中猛虎傳言獨自前往附近的星月山尋找女蘿草,在發現女蘿草的時候兩隻猛虎忽然出現,渤王陷入與猛虎的殊死搏鬥之中。

在文衍獨自照顧摘星之時,通州城少主尋上門來。渤王擊退猛虎帶回薄荷草和女蘿草,一進門他就發現通州城少主正在給馬摘星餵食,動作親暱。喝了薄荷草藥之後,馬摘星忽然開口說話。原來馬摘星喜歡薄荷草的味道,渤王正是利用了這一點。

丞相敬祥在城外迎接馬家軍,不料馬將軍懷疑馬瑛之死另有其因乘機擒住敬祥,逼陛下對質以血書毒誓自證清白。陛下無法只得派人通知渤王渤王速速回京。渤王準備帶馬摘星回京之時看到屋內空空蕩蕩,馬摘星已被通州城少主帶回奎州城。通州城少主此行只為了帶馬摘星投降溍王,這等陰謀早已被渤王識破,他從通州城少主手中救出馬摘星。

兩人打鬥之時,馬摘星恢復記憶,認出渤王就是狼仔。渤王此刻並未和馬摘星相認,這令馬摘星十分失落。夜晚文衍問詢馬摘星失憶前的記憶,渤王告訴馬摘星馬瑛之死並非溍王一人所為,而是和通州城少主互相勾結。在通州城少主屍體上發現他和溍軍勾結的書信以及溍軍專用虎形令牌,也證明了渤王的判斷是正確的。

馬摘星手握書信和令牌悲奮交加,她決定告別渤王等人回馬府處理相關事宜。然而馬家軍一口斷定馬瑛之死與陛下有關,集結人馬於城外,大戰一觸即發。為了阻止這場戰爭,馬摘星同意和渤王一起回京。

馬家軍兵臨城下,比渤王的計劃提早半天,如果不能及時趕回京城便無人能阻擋馬家軍。馬摘星身為馬家軍的一員,深知事情的緊迫,於是主動請求涉險。

 

第6集-勃王否認狼仔身份 皇帝當眾下旨賜婚

馬摘星吞服壓制離魂症的藥物和渤王抄近道回京,這條所謂的近道竟然是一處懸崖峭壁。壓制離魂症的藥物令馬摘星忽然昏迷,渤王背著馬摘星順著懸崖攀爬而下,成功在午時趕到馬家軍面前。馬家軍看到馬摘星還活著十分激動,誓死效忠馬摘星。

渤王告訴馬將軍,馬瑛之死是內賊通敵所為,而這個內賊正是通州城少主顧清平。正當馬將軍將信將疑之時,陛下出城,他對馬將軍發誓馬瑛之死與自己無關,並當著眾將士寫下血書。至此,馬家軍才真正相信陛下的清白,宣誓歸降朝廷歸降陛下。

面對馬家軍進京捨命一戰的恩情,馬摘星跪謝馬婧和馬將軍,馬將軍等人受寵若驚。歷經此事,馬家軍現和陛下已有間隙,馬摘星立志修復他們之間的關係。馬婧擔心馬摘星在路上受傷,面對傳言中殘酷無情充滿邪氣的渤王渤王,這份擔憂實在合乎情理。馬摘星回憶這一路發生的事情,告訴馬婧渤王雖沉默寡言,但是對她照顧有加,甚至為了從通州城少主手中救回她還受了傷。

說到這裡馬摘星想起渤王的還帶著傷,匆忙跑去探望他。端著冰水來到渤王的房前,馬摘星意料之中被渤王冷漠拒絕。不過這並未讓馬摘星放棄,她勇敢地走到渤王面前給他敷藥。渤王上身傷痕纍纍,卻從未聽到他抱怨,一路忍耐傷痛,這讓馬摘星心疼不已,眼淚奪眶而出。馬摘星的真情流露並未打動渤王,相反他認為馬摘星只是在他面前演戲。

夜晚陛下在御花園宴請群臣,宮女端出龍鳳瑞祥杯,大家猜測陛下會有要事即將宣佈。陛下落座後命令今後眾人不許以及白天在城外發生的一切事情,所有的事情到此為止。馬摘星舉杯敬丞相不計前嫌,陛下示意她更應感謝渤王渤王的救命之恩,並宣佈要賜婚於她和渤王。這一席話讓馬摘星十分震驚,她看向渤王,只見渤王面無絲毫喜悅激動神色。

面對陛下的旨意,渤王以天下未定,自己心繫軍務未曾想過大婚為由婉拒。陛下此意旨在通過皇族大婚,君臣共結連理,消除溍國離間之計,展示他對馬摘星的恩寵以及馬家軍對他的忠心。馬摘星同意與渤王婚配,但是必須先滅溍再行大婚之禮。此話一出立即得到陛下的允諾,他用龍鳳杯賜酒,定下二人的婚事。

馬摘星喝醉離席,在橋邊她用酒告別狼仔,為這段有緣無份的感情畫上句號。這一幕被渤王看見,他送馬摘星回宮。馬摘星在酒意朦朧之際將渤王認作狼仔,被渤王一掌冷酷推開。馬摘星認為渤王就是狼仔,而狼仔的存在對她而言就是絆腳石,因為人和狼永遠無法在一起,狼仔在世人眼中就是一個怪物。在兩人推搡之時,馬摘星跌落到池塘之中,渤王惱羞成怒揮袖離去,馬摘星被前來尋找她的馬婧救上岸。

第7集馬摘星入住渤王府 二殿下身世成謎團

楚友圭送二人後,二人在馬車上懷疑,二殿下的生母與亳州軍廚有染的傳言為真,定要將其找出來。溯暘近郊官奴營內,官奴林廣趁眾人吃飯,用繩子磨開繩索逃跑。紮營的官兵得知消息後,急忙四處追查此人蹤跡,怕敬祥大人怪罪下來。

渤王府上,勃王向眾人宣告,明日馬摘星將以渤王妃的身份入住王府。第二天馬摘星宿醉後醒來,已然不記得昨晚摔進水池一事。馬婧幫其還原,原來昨晚勃王本想對她以禮相待,但喝醉的馬摘星卻做出失禮之舉,見她落入水池便頭也不回的走了。馬峰程前來告罪,馬摘星卻說這反而是因禍得福,讓他不要自責。馬峰程見狀承諾,日後馬摘星有難他必隨叫隨到。但渤王果然性情古怪,明明是他派人來接馬摘星到王府,但在西宮門口等他一個時辰,卻不見其人影。

等待中的馬摘星和馬婧閒聊起了渤王的性格,卻被派來送她們回府的侍衛嚇了一跳。在馬車上兩人商量要去買些見面禮,來到市集卻看到一群人在毆打一個大叔,大叔的情況不容樂觀,馬摘星提出要接此人回渤王府。剛下車她就招呼文衍為其治療,馬婧看到他臉上瞬間泛起了紅暈。

安頓好傷者,海蝶和文衍帶著初來府上的二人熟悉王府,馬摘星隨口問起一個庭落,海蝶說那是渤王的起居地,任何人沒有允許不得入內。馬摘星邁步剛想進去,卻被海蝶阻止。兩人回房整理行李時,還在對那片禁地念念不忘,馬摘星嚇唬馬婧渤王心狠手辣定藏有不可告知的秘密,正好被前來探望的渤王聽見。勃王指責馬摘星的行為配不上王妃的稱號,她趕忙道歉,隨後便帶著事前準備的禮物找到王府的各位賠禮。所有禮物都經過她精心挑選,渤王卻沒有因為她的思慮周全而對她有所改觀,要眾人都將禮物退回。馬婧面色為難,渤王就將送給他的硯台打落,硯台碎成了兩半。

馬摘星見狀要求和渤王詳談,她認為勃王的所作所為都帶有明顯偏見,而後者則告訴她馬峰程曾向他拋過橄欖枝,並稱必以重金相報。馬摘星連忙解釋以婚約保馬家軍安全的主意都是她一個人的,與旁人無關。勃王卻笑稱方才只是一次試探,他為皇命馬摘星為家族,兩人都不過逢場作戲罷了。見馬摘星不依不饒,他看了一眼庭院,竟以除非庭院的鐵樹開花為條件,才會相信馬摘星的情誼。

昨日逃走一名官奴的消息傳到了敬祥大人的耳朵裡,他還聽聞那個官奴酒後透露他的兒子是二殿下,所以必要進宮。敬祥大人下令將所有知情者滅口,盡快找出軍廚。夜晚馬摘星白天救助的大叔醒來,此人正是林廣,他謊稱自己來京城尋找恩人,已經身無分文。馬摘星再動惻隱之心,答應再留他兩天。

第二天,二殿下楚友圭攜夫人來渤王府拜訪,允王妃去找馬摘星她還在照顧林廣,林廣一見來人是二殿下夫人,立刻說出自己來找的恩人其實就是楚友圭。

 

第8集渤王得知往事真相 化身狼仔冒雨救人

此時焦急尋找逃跑軍廚的敬祥大人,也得知其出現在渤王府,趕忙帶上人馬前去捉人。渤王府眾人還不知情,馬摘星向楚友圭問起了勃王的喜好,後者回答是前朝書法家和練習書法,渤王想起自己昨日謊稱不喜歡馬摘星送的硯台,還將其摔碎便不敢與二哥對視。正好二殿下說要看看那個硯台,二人默契地打起了馬哈。

聊完後一行人前往王府花園用膳,楚友圭喝上一口林廣親手做的撒湯,沒想到正是他記憶中的娘親的味道。他趕忙邀請其來允王府,後者正推脫明日便離開京城實在不便,敬祥大人此時卻帶人馬帶走了林廣,稱其對二殿下意欲不軌。楚友圭上前追問,敬祥低聲告訴楚友圭林廣自稱是他的生父。楚友圭聽罷一改此前的笑意,前往監牢將林廣滅口

陛下得知此事後大怒,於是立刻下令召見渤王和渤王妃馬摘星。廷上敬祥遞上了林廣畫押的認罪狀,楚友圭也解釋此前徹查軍中集體藏糧時,曾罰降過一批士兵,此人已查明是其中一人,定是其前來報復。陛下見已查明真相,便罰渤王思過三月,供繳一年俸祿。罰渤王妃於太廟跪地反思三天三夜。

看著跪下廟前的馬摘星,陛下囑咐渤王要挫其銳氣,談起林廣的案子他覺得疑點頗多,讓渤王繼續調查,三日之內定要查明真相。烈日之下,馬摘星面色蒼白地搖晃著身子,馬婧想要上前查看卻被禁軍將領攔下。焦急的馬婧想起馬峰程,結果馬摘星出聲阻止,因為縱使要犧牲自己的雙腿,她也不願再連累渤王。

當天夜裡,海蝶和黃霄發現林廣的屍體從丞王府運出,被人埋入樹林,而參與此事的下人也被殺害。二人稟報渤王,勃王開始相信馬摘星所言為真,正巧馬婧前來求見。勃王並不想理,轉身要走,馬婧便將馬摘星曾經因為救人被馬家少主用長槍打斷腿的事說了出來,而她所救之人叫作’狼仔’。

勃王這才知道,原來以前馬摘星的狠心不過是為了保護自己,鈴鐺也是馬家少主偷走的。勃王終於解開了心結,趕去太廟救走了暈倒在大雨中的馬摘星,看著懷中人蒼白的臉龐,勃王的悔意湧上心頭。一句星兒別怕,狼仔來了我們回家,他記憶中的傷疤也便徹底癒合了。

海蝶黃霄經過一夜徹查,立馬查出二殿下是早產兒,根據時間林廣卻有可能是楚友圭的生父。陛下正好因其昨晚違抗皇命一事召見勃王,他說明情況後下跪請罪,陛下也就原諒了他。隨即他將林廣之事稟告陛下,陛下卻不以為然,讓他不要亂說妄言。等楚友圭和敬祥大人來找陛下為馬摘星求情,卻不知他們已經來晚一步,被陛下大罵偽善甚至欺君。原來陛下早就知曉王妃與林廣一事,其卻心急犯了欺君之罪,難逃一罰。

 

第9集相愛之人互訴衷腸 勃王奉命接待使者

聽說渤王去了太廟救自己,馬摘星非常擔心他能否全身而退。文衍詢問馬摘星對林廣案的看法。馬摘星推斷林廣並非是真正的刺客,一定有什麼讓他寧願犧牲自己也要保護的人或者事,他既然認定林廣為人良善,便不會執著追求揭開林廣所要隱藏保護的真相。文衍聽了馬摘星一番話,微微一笑。馬摘星和渤王幾乎說的一模一樣,兩人果真是絕配。文衍受渤王所托,邀請馬摘星去別院一敘。

渤王在別處等待,拿著曾被渤王摔爛的硯台覆命。聽到馬摘星回答不見不散,渤王的嘴角微微上揚。

夜已至。馬摘星如約來到別院。打開門的一瞬間,滿天的螢火蟲在飛舞,如星光點點,馬摘星忍不住拿手去碰觸,她忍不住吟詩一首,渤王從馬摘星身後走來,自然的把馬摘星未讀完的詩接了下去。兩人敞開心扉,無話不談。馬摘星不明白渤王為何要帶他來別院禁地,渤王領著她走到鐵樹跟前,鐵樹花開,渤王的心也跟著打開了。馬摘星是第一個走進這個院子裡的人。馬摘星訝異渤王態度前後轉變如此之大。

渤王稱他原來一直以為馬摘星與他的婚約,只是為了利益,但直到昨晚他才發現馬摘星是一個會為了保護自己心中的信念,不懼誤解,善良美好的人。聽到渤王的誇讚,馬摘星忍不住笑了出來。渤王準備了夜宴邀請馬摘星。馬摘星擔心自己又像賜婚那晚酒後發瘋,渤王主動和馬摘星提起狼仔。馬摘星幾杯酒下肚,真情流露,忍不住淚流滿面。她聲聲傾訴著對狼仔的思念以及愧疚之情。當他看到渤王和狼仔一模一樣的臉時,更是忍不住對其哭訴。渤王輕鬆擁馬摘星入懷,安慰她,如果勃王還活著一定會原諒馬摘星。馬摘星在渤王懷中,安然入睡,直到天亮。

馬摘星醒來後發現兩人相互緊靠,害羞極了,她想偷偷離開,不料被渤王踩住了衣服,她輕輕搬開渤王的腳,抽出衣服,趕緊逃走。她不知道,渤王只是在佯裝睡著,她剛一離開,便睜開了眼睛。回到房間的馬摘星被馬婧調侃。

渤王和馬摘星經過一夜的坦誠交流,二人的感情升溫。渤王為了以最好的面貌見馬摘星,讓下屬幫自己挑衣服。同時告知眾人要保護馬摘星周全。

渤王神秘兮兮要送馬摘星一個禮物,讓文衍帶馬摘星來練武場。原來他要教馬摘星一樣兵器,好讓他能夠在危險時刻自保。文衍幾人在周圍看著馬摘星和渤王學武,總感覺是在談情說愛。

太醫給馬摘星看診,馬摘星疼得滿頭大汗,渤王在一旁心疼不已,訓斥太醫讓他輕一點。太醫診斷剛起身,渤王便迎上去輕輕為馬摘星擦汗,馬摘星看著如此溫柔的渤王心裡漾出別樣的情愫。渤王詳細詢問太醫馬摘星的病情,叮囑馬摘星一定要記牢。馬摘星認真的看著他問他為何對自己如此之好,渤王有些不好意思,道因為二人有婚約。馬摘星也認真的回答,一定會做好渤王妃。

陛下讓渤王進宮商討使者來訪的事。渤王在殿前見到了二殿下。兩人唇槍舌劍,渤王態度不善,因林廣案險些傷害馬摘星。

陛下讓二殿下協助渤王接待使者寶娜,不准怠慢。渤王聽到寶娜的名字,臉色一變。渤王在院子裡見到馬摘星,忙趕了過去,擔心她受傷。馬摘星看出渤王神色凝重,詢問起來。二殿下一笑,解釋道,這個寶娜公主是假公濟私,根本就是為了心儀的渤王。馬摘星調侃渤王挺搶手。

 

第10集寶娜公主心儀勃王 馬摘星打翻醋罈子

馬摘星說對渤王打趣說,沒想到外表冷酷的渤王如此受歡迎,渤王尷尬的說,是寶娜小公主胡鬧,不能當真。二殿下也很頭大寶娜公主,渤王看到馬摘星聊起寶娜公主興致勃勃,毫無收手之意,生氣拂袖而去。二殿下給馬摘星出了一個主意,借助五日後公主到來之際,只要馬摘星配合的好,可以讓渤王借兵成功。

渤王府內,寶娜公主先行送了東西與信過來,信件中透露出寶娜公主的情誼。在送到東西中,有寶娜公主的春夏秋冬四季的畫像,字也是公主親自填寫,並提出將畫像掛在王府的多個地方,甚至還包括四種渤王愛吃的肉乾。各種情況表現了寶娜公主對渤王愛的瘋狂,此時身邊侍女點出,如果公主知道馬摘星與渤王的婚約,擔心會鬧出天翻地覆。

馬摘星提出為了渤王可以順利借兵,提議說在公主來的期間隱瞞渤王婚約,但是渤王拒絕了,並希望借此機會讓寶娜公主死心。渤王憤憤提起,當年公主為了不讓他離開,在他的茶水裡放瀉藥,導致他顏面盡失落荒而逃。另外,公主在信中提出房間的朝向、顏色大紅、房間內要擺滿牡丹、以及對應的胭脂。馬摘星命人將公主要求謄寫抄送一份給二殿下進行佈置,而她則親自說服渤王配合。

為了說服渤王配合,馬摘星拿自己是否喝湯藥來與渤王做交易。馬摘星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渤王無法拒接馬摘星,最終無奈同意了。同時,馬摘星為了讓渤王高興完美配合,特地找來索敬的失傳真跡送給他。見達到目的,馬摘星爽快的喝了藥。同時,渤王提了讓馬摘星親手給他做巧果。馬摘星以後渤王是惡趣味故意整他,被馬婧點出其實渤王是希望收到馬摘星親手給他準備的七夕禮物。

此時,寶娜公主提前到了,但渤王還在皇宮中,馬摘星立刻帶眾人出門迎接。安靜的公主特別漂亮,但一張口,本性全部暴露。公主的刁蠻行為,讓渤王府的所有人都很崩潰。皇宮內,二殿下說已經行宮和消息封鎖都已經搞定,渤王剛說公主到達當天他去迎接,就看到有人來稟告公主已經提前到了,二殿下立刻和渤王一起回渤王府查看。

渤王府內,公主為客廳沒有掛上自己的畫軸,很生氣,馬摘星圓謊稱畫像掛在渤王的院落。期間,公主還打聽渤王是否有心儀的女子,聽到說還沒有後,公主開心到炸裂。隨機詢問馬摘星為什麼會這麼髒,馬摘星說她在做巧果,寶娜公主讓馬摘星幫她做,然後送給渤王。

渤王和二殿下回到府裡,見面第一句就問馬摘星,寶娜公主不喜歡渤王一開口就問別的女人,佯裝要回家,二殿下立刻打了圓場。此時,馬摘星以公主的名義,將巧果呈送上來,渤王知道巧果是馬摘星親手所做,直言道這是他吃過最好吃的巧果。寶娜公主拒絕在七夕前談公事,本次前來是為了和渤王過七夕。寶娜公主看馬摘星的房間離渤王比較近,要求換馬摘星的房間。同時,馬摘星把公主的其他人員安排也告知公主。寶娜誤以為馬摘星是下人,看到馬摘星總是鄒眉頭,將胭脂送給了馬摘星。

房間內馬摘星因為寶娜的話鬱鬱寡歡,此時,渤王來訪到馬摘星房間裡,覺得委屈了馬摘星,內心十分抱歉。渤王對於馬摘星的識大體,內心很複雜,並不開心。次日一早,馬摘星看到渤王和寶娜的互動,內心不開心,寶娜假裝傷了手,渤王同意親自喂公主,並要單獨出去逛,馬摘星打翻了醋罈子,內心很不舒服。

其實,渤往不願意帶馬摘星,是擔心她的腿傷,但馬摘星在府裡坐不住,偷偷的跟蹤渤往和公主。街上,渤王精挑細選的賣了一個香囊,準備送給馬摘星。渤王一直知道馬摘星在跟蹤,便打發了寶娜公主,來偷偷找馬摘星。馬摘星不承認自己跟蹤他們,佯裝自己出來是買飴糖的。渤王買了兩包,一包馬摘星一包給自己,還謊稱自己的那一包是給寶娜公主。馬摘星瞬間就不高興了,渤王調侃道飴糖好酸。

【文中圖片cr:狼殿下,人物介紹轉載維基百科】



 
(Visited 12,704 times, 1,078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